Icon goldbox.png
Inv scroll 04.png

原创设定
本文是用户原创内容,文章内任何部分均不可用作正史讨论
本文及其子页面遵守原创设定编写规范
你可以点击这里查看所有原创词条。

Icon goldbox.png
Garrison building workshop.png

正在施工
这篇文章正在被用户:The Hangedman施工。在此期间编辑本文可能会引起编辑冲突
如果超过15天没有编辑,请手动删除本标签。

萨娜艾拉·翰月为魔兽世界(国服) - 金色平原(RP)公会:黑月近卫军中的自定角色。人物设定基于暴雪娱乐旗下的MMORPG游戏: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 创建,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设定属于暴雪娱乐所有。游戏运营期间本角色的扮演互动受到暴雪娱乐、上海网之易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及相关服务器和玩家管理条款约束。


萨娜艾拉·翰月.png
“万物皆奇迹,乃至黑暗与寂静。我已懂得,无论境遇,泰然处之。”
萨娜艾拉·翰月
Sanahayla Vastmoon
性别
年龄 7577
种族 达纳苏斯暗夜精灵男性达纳苏斯暗夜精灵女性暗夜精灵
进阶设定
国籍 达纳苏斯
信仰 月神艾露恩
职业 艾露恩的女祭司
阵营 混乱善良
掌握语言 达纳苏斯语
通用语
关系
组织关系 黑月近卫军
联盟
艾露恩姐妹会
人际关系 IconSmall NightElf Male.gif 科尔奥林·星歌(父亲;存活)
IconSmall NightElf Female.gif 塞勒娅·冬霜(母亲;死亡)
IconSmall NightElf Male.gif 德莱利·熊鬃(丈夫;死亡)
IconSmall NightElf Female.gif 莎莉娅·夜月(女儿;死亡)
IconSmall NightElf Female.gif 露米娅·夜月(女儿;死亡)
IconSmall NightElf Female.gif 艾莉德莎·叶语(私生女;存活)
IconSmall NightElf Female.gif 艾米薇尔·风歌(养女;死亡)
IconSmall NightElf Female.gif 爱尔弥娅·叶语(外孙女;仅出现在未来设定中)
当前状态 存活
高贵的表象之下暗藏着残忍卑鄙的阴谋。她性格多变,有着许多让人无法摸透的想法以及被害妄想。有时做事鲁莽,稍欠缜密的思考。反对的声浪只会更加的坚定她的想法。为了达到目的不惜违反自己多年前立下的信条。可能她唯一的也是最亮的闪光点就是那源源不断的母性与对自己信赖的人的仁爱。
我们见证了阿克蒙德之死的明亮永恒,我们看见你在世界之树脚下闪烁。我们将歌颂你!永远歌颂你!无论战斗结果如何。我们一直忍受着这个沉重的枷锁,如今的侵略已经无法忍受片刻。让我们在战争中大获全胜,要么就是光荣牺牲……现在再也不会容忍任何的妥协。

—— 高阶祭司塞勒娅·冬霜

我曾躺进黑暗的洞穴,也曾覆于死亡的阴影。你的怒气压制我身,你的忧虑覆盖我心。而我在这床上,呼喊着,点燃你的光!我的过去已烟消云散,我的骨头如灰烬焦干,让我所有的不洁成为火的燃料,直到一切消失。只剩下光……

—— 仪式中的高阶祭司萨娜艾拉·翰月

概要

萨娜艾拉·翰月(Sanahayla Vestmoon)是一位时而刻板严肃,时而风趣幽默的艾露恩姐妹会高阶祭司之一,同时也是黑月近卫军的领导人与创始人之一。在她正式进修之前曾经是一位小有名气的作家。正是因为她继承了她母亲的演讲天赋,能够赋予笔墨文字情感和灵魂与她母亲那可怕的号召力和凝聚力以及对侍奉艾露恩那近乎疯狂的忠诚。也继承了他父亲与作家那应该具备的阴险严谨的谋划能力,使她成为了一个天生的团队领导者与对于部落来说的高价值目标。

童年时期的萨娜艾拉因其内敛与寡言少语过着孤寂的生活,她一直以来都喜欢一个人在森林之中与里面的观察着野生动物和小精灵。在有成为德鲁伊的潜质的条件下,她的父亲却误认为这是某种先天的心理疾病,便让她远离森林并开始学习与古代暗夜精灵相关的乐器与舞蹈想让她成为一名艺术家,但都被她拒绝了。在她成年之后,她虽然拿起自己的笔开始了自己的创作,但更多的时间是一个人偷偷地溜进森林之中赞叹大自然的瑰丽与壮观。她的作品起先只是一些短篇的小说与童话故事,到之后才开始诗歌范围的涉猎。也是为了表达自己对双亲的不满,因此她的作品大多是以讽刺自然界与自负的上层精灵为题材,也是这个原因让她受到了一部分读者的关注,自身的知名度也开始上升。直到进入月神殿前,萨娜艾拉的双亲读到自己女儿的作品之后禁止了她的创作,萨娜艾拉的作家生涯也就这么草草结束。

上古之战结束后的几千年后,也是燃烧军团残党与萨特等剩下的恶魔开始在卡利姆多再次发动战争之时,她受命跟随姐妹会的部队前往灰谷。虽然不是一个强壮的战士,但是曾经那基础的武术训练却成为了萨娜艾拉成功的在灰谷茂密的森林中存活了下来,并且救下自己未来的丈夫与今后组织和领导黑月近卫军打下了基础。不止止法术与武术上的造诣,也是因为其面对灾难那异于常人的冷静与不会轻易放弃的天赋,她的母亲便让她与自己修行,并传授法术相关知识。与此同时,她也收到了稍年长于她的德鲁伊德莱利·月喙的追求,并顶着父亲施加的压力之下答应了成为他终生伴侣的请求。为了侍奉艾露恩,她在之后的几千年中一直跟随自己的母亲进修,并且参与无数次的冲突与战役。就跟流沙之战时一样,之后的第三次大战她又一次的冲在最前面与哨兵们战斗。后来的北伐大灾变灰谷入侵,她都独自在后方默默地守护着自己的丈夫与孩子。在高阶祭司塞勒娅·冬霜死后,直到军团再临她最后一次迎接刚苏醒的大德鲁伊德莱利·月喙登上前往暴风城的船只之后,便就一直一心一意的在达纳苏斯领导着那些深深地信任自己的人民与同伴。

人物生平

信仰,在绝望时难得可贵,在浮华时一文不值。

—— 埃洛伊丝·星歌 (Eloise Clustersong)

早年

萨娜艾拉出生在黑海岸奥伯丁(当时的名字是迦蒂斯·冬霜),在成年之前的幼年时期包括整个童年都一直独自与自己那未被放逐的“上层精灵”父亲科尔奥林·星歌生活。她没有朋友也没有玩伴,甚至连供自己玩耍的玩具都没有。作为当时整个镇子里唯一的一个孩童便备受镇子里的其他暗夜精灵爱戴,尽管如此,她的父亲仍然想要让她学习乐器与舞蹈并让想要让她远离荒野,但这些尝试都失败了。虽然自己已经摆脱了上层精灵这个名号,但是科尔奥林仍然深受几千年前贵族生活的影响。他把自己的女儿留在家中,强迫她不能与其他暗夜精灵交往,科尔奥林声称这么做是为了让自己的女儿能够像自己的亲人一样能够在乐器舞蹈方面涉足,并成为一个万人仰慕的艺术家。这使幼年时期的萨娜艾拉变得孤僻且少言寡语,在她的母亲回到奥伯丁之前便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她被自己的父亲“囚禁”起来,并被尝试着强制转化成与自己一样的“上层精灵”。

幼年时期的萨娜艾拉(左)与卡兰缀尔(右)

萨娜艾拉·翰月四岁时的生日礼物也是唯一的生日礼物是他父亲送给她的上层精灵风格的袍子和头环,虽然很少出门,但是萨娜艾拉很是喜欢这身装扮。

在这些尝试都失败之后,萨娜艾拉变得越来越孤僻,甚至都不再愿意开口说话。直到某天她的父亲给她留下了一支笔和一张纸,她更愿意把自己的想法通过文字和图像表达出来。而科尔奥林也察觉到了如此,便也放弃了曾经的想法。他在家里给萨娜艾拉当上了她的第一位启蒙老师,教她上层精灵应该学会的书法与绘画,有的时候还会偷偷灌输一些与奥术的相关知识。但很明显,萨娜艾拉对此并不感兴趣,她那热爱大自然的天性还是让她在缺少自己父亲监视的那段日子里偷偷跑进奥伯丁郊外的森林里过夜。

青年

随着乳白色的长发逐渐变深,成年之后的萨娜艾拉已经完全拥有了青色的头发。虽然自己已经过了一个成人礼,但是她还是没有为自己选择一个合适的面纹。他的家人也因为琐事而搬离了奥伯丁,来到了灰谷居住。她们在阿斯特兰纳定居下来并过着平静无忧的生活,而萨娜艾拉也继续这自己的写作。阿斯特兰纳四面环湖,因为地处灰谷灰谷那茂密的丛林带给了她许多的创作灵感,而她也有相比以前孩提时代有更多的时间跑到森林之中。

她对于森林的热爱却被自己的父亲错误的理解成为某种心理疾病,在萨娜艾拉成年之后,科尔奥林已经无法将她留在家中,转而每次在萨娜艾拉出门之后都是悄悄地跟踪着她。

与此同时,塞勒娅·冬霜的回归让萨娜艾拉在自己成年之后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她感叹于她母亲的优雅与那对于她来说深不可测的魔法,并展现出了对艾露恩姐妹会无限的向往。

但是她们永远不知道的是:萨娜艾拉父亲的上层贵族生活方式,与她母亲因为自己的职位而喜欢支配别人的性格对幼童时期的萨娜艾拉带来的影响将会支配着她之后几千乃至几万年的生活。而且象征这颗种子的权力与虚荣还一直在左右她的未来的命运。

那一天总会到来,只是时候未到。

萨特之战的余波

上古之战后的燃烧军团残党与萨特仍然在灰谷区域与暗夜精灵产生着冲突。虽然剩下的萨特对暗夜精灵的政权够成不了实质性上的威胁,但他们本身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仍然是危险的。萨娜艾拉也遭到了萨特的袭击,在当地哨兵与自己父亲的帮助之下才勉强保住自己的性命。而科尔奥林则在与萨特的冲突之中被发现使用了在几千年前就已经禁用的奥术魔法之后就遭到了盘问。高阶祭司塞勒娅出面协调才平息了这场闹剧,看在科尔奥林救了自己的孩子一命,也是因为两人作为夫妻,为了惩罚他,她便将萨娜艾拉接走与自己共同生活。仍然深爱着自己丈夫的塞勒娅将上层精灵带走并私下告诉了科尔奥林(在上层精灵被放逐前的名字是卡林·繁星)他必须得改名换面,否则就将会面临被放逐的危险。最后塞勒娅也为他编造了科尔奥林已经被处死的流言。

几乎是在同时,高阶祭司似乎也看到了自己女儿创作出来的作品,虽然为此感到骄傲,但因为题材的政治敏感性便劝阻那因为童年生活而在内心上已悄然扭曲的萨娜艾拉停止接下来的创作。而塞勒娅也答应作为交换,她将带着萨娜艾拉进入月神殿修行。而后者也几乎立刻就答应了。

在那次与萨特的遭遇之后,萨娜艾拉的右侧大腿上就有了一个骇人的伤疤,正是这个伤口就差点夺走萨娜艾拉的性命。

猛禽德鲁伊

萨娜艾拉第一次遇到自己一生所爱的时候还是个见习祭司,那时候她刚从海加尔山脚下准备前往山腰上的一个营地。而途中就遇到了德莱利·月喙。后者称自己准备前往海加尔山山脊与自己的导师相见,而且也给出了一个奇怪的理由来跟萨娜艾拉搭话。他称自己在接受训练期间从来没有见过女性,而她就是自己清醒之后见到的第一个女人。萨娜艾拉几乎立刻就看清了他的心思与想法,并且很欣赏德莱利的风趣与他对今后自己的职责的坚持。也是因为自己童年时的压抑生活,在她遇到这个相对于来说更开放男人之后他们俩也就成为了最好的伙伴。

长期卫戍

上层精灵被流放之后,暗夜精灵文明终于开始了新的篇章。

德鲁伊们正忙着治愈被恶魔腐化之力污染的土地,他们与绿龙们练手合力使被污染的土地重获新生。因此,莱德利——萨娜艾拉的伴侣进入了长达数十年的沉睡。

与此同时,在哨兵部队与其他暗夜精灵的共同努力下,她们终于换来了难得可贵的和平与安宁,海加尔山以及灰谷的森林再一次变得生机无限。

萨娜艾拉亲眼见到了树妖与林地守护者,他们是半神——塞纳留斯的孩子。除了树妖与林地守护者之外,其他她从未见识到的生物也出现在她的视野中。睿智的树人、行踪飘忽的精灵龙与神话般奇妙的奇美拉开始在暗夜精灵居住地附近的森林中出现。萨娜艾拉也有幸了解到这些生物并与它们建立起了紧密联结。

她也与哨兵部队一同守卫着暗夜精灵的领地,对任何死灰复燃的恶魔之力格外的警惕。她对未来的生活态度变得乐观积极、满怀希望。同时她也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倘若那天真的到来的话。

家族

黑月近卫军内的卡埃瑞尔之箭的卡埃瑞尔对应的达纳苏斯语是Kal Alor'el,意为“由星空编织的爱情之叶”。不过鉴于夜之子暗夜精灵的一支演化种族,因此达纳苏斯语苏拉玛精灵使用的夏拉斯语均有许多相似之处。所以这个诞生于上古之战前的苏拉玛家族的名称仍用达纳苏斯语来称呼(无论上古时期的暗夜精灵语言被如何称呼)。

高贵的灵魂懂得通过战争和反抗来获取和平与安宁,哪怕只是暂时的。

—— 苏拉玛的魔导师埃洛伊丝·星歌 (Eloise Clustersong)

 
 
 
 
 
 
 
 
塞薇尔·雾星
 
 
 
法瑟恩·星歌
 
 
 
 
 
 
 
 
 
 
 
 
 
 
 
 
 
 
 
 
 
 
 
 
 
 
 
 
 
 
 
 
 
 
 
 
 
 
 
 
 
 
 
 
 
 
 
 
 
塞勒娅·冬霜
 
科尔奥林·星歌
 
 
 
 
 
 
 
埃洛伊丝·星歌
 
 
 
 
 
 
 
 
 
 
 
 
 
 
 
 
 
 
 
 
 
 
 
 
德莱利·月喙
 
 
 
萨娜艾拉·翰月
 
 
 
???
 
 
 
 
 
 
 
 
 
 
 
 
 
 
 
 
 
 
 
 
 
 
 
 
 
 
 
 
 
 
 
 
 
 
 
 
 
 
莎莉叶·夜月
 
 
露米娅·夜月
 
艾莉德莎·叶语
 
???
 
 
 
 
 
 
 
 
 
 
 
 
 
 
 
 
 
 
 
 
 
 
 
 
 
 
 
 
 
 
 
 
 
爱尔弥娅·叶语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