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Inv archaeology 70 purplehillsofmacaree.png

需要翻译
这篇文章还没有翻译。你可以点击这里来翻译这篇文章。
部分原文可能隐藏在代码模式的注释符<!-- -->中。

Icon goldbox.png
Ability paladin handoflight.png

需要帮助
这篇文章需要改进。

Icon goldbox.png
Garrison building workshop.png

正在施工
这篇文章正在被卷毛儿特别好 2020年2月20日 (四) 20:26 (CST)施工。在此期间编辑本文可能会引起编辑冲突
如果超过15天没有编辑,请手动删除本标签。

Apocrypha.jpg
鸦人
Arakkoa
阵营 斯克提斯, 斯克提斯流放者, 塞泰克 / 塞泰克(平行宇宙), 古神军团, 格里施纳, 鲁克玛信徒, 鸦人流亡者, 觉醒教派, 暗影议会
角色职业 战士, 牧师, 利爪卫士, 鸦爪祭司, 刀翼卫士, 太阳贤者, 德鲁伊,[1] 法师,[2] 萨满祭司[3][4]
种族主城 斯克提斯
塞泰克大厅
通天峰
泰罗克鸦巢
塞泰克山谷
种族领袖

IconSmall Arakkoa.gif 泰罗克
IconSmall Arakkoa.gif 觉醒者基尔里克
IconSmall Arakkoa.gif 利爪之王艾吉斯
IconSmall HighArakkoa.gif 高阶贤者维里克斯

IconSmall Iskar.gif 暗影贤者艾斯卡
坐骑 IconSmall DreadRaven.gif 恐惧渡鸦
Self-powered flight
故乡 德拉诺外域 / 德拉诺(平行宇宙)
语言 鸦人语
其它语言 通用语


暗影蔽日,渡鸦吞天。
黑翼遮云,天火湮灭。
安歇吧,我的孩子。安歇吧,就连烈日也要安歇。

—— 鲁克玛

鸦人Arakkoa鸦人语中意为阿兰卡之子)[5]是一种双脚行走的,敏锐智慧的鸟类种族,来自德拉诺(现在的外域),那里被他们称为“拉克沙”(意为“太阳之石”)。[6]鸦人对奥术魔法和奥秘有着天然的亲和力。[7]大部分鸦人对联盟部落都抱有敌意,不过也存在着友好的鸦人。

有翼鸦人,或 高等鸦人[8][9][10]是曾经璀璨无比的拜日文明,在食人魔统治时期前统治着广袤土地的埃匹希斯帝国的自负传人。即使他们先祖留下的杰作中仍有诸多谜团亟待破解,他们依然在德拉诺破碎前的最后时光中醉心于他们的日光魔法,骄傲,目中无人,令人生厌。他们在 阿兰卡峰林的顶端俯视着德拉诺,在嘲弄着其它生灵的同时,也试图找回族人们的昔日荣光。 [11]

另有一支鸦人群体,叫做鸦人流亡者,他们因为同胞的背叛而诞生。原本也是高等鸦人的流亡者,被塞泰的诅咒变得身形佝偻,但也被乌鸦之神安苏赐予了精通暗影魔法的能力[12]。在德拉诺崩毁前的日子里,流亡者们绝望地试图逃脱背叛自己的高等鸦人对他们的灭绝屠杀。缺少勇士和希望的流亡者开始听从一个上古之神的召唤,最终彻底堕入曾经保护他们的暗影。

历史

阿兰卡诸神

鸦人起源与其社会中两种独特的文化,同三位身处德拉诺阿兰卡地区的原始神灵密切相关:他们是强大而庄严的鲁克玛卡利鸟之母;纤弱但聪慧的安苏恐惧渡鸦之父;以及残忍且傲慢的塞泰风蛇之父。在鸦人种族诞生前,塞泰与鲁克玛在阿兰卡发生战斗。鲁克玛事先得到了安苏的警告,故而得以将风蛇击落到地面——但安苏才是最终杀死塞泰的人。塞泰在死前拼尽最后一口气,利用自己的血肉施放诅咒,腐化它们接触到的一切。尽管安苏将他整个吞入腹中,试图控制诅咒,但还是有一小部分塞泰之血滴落到地面上,形成了塞泰克山谷。诅咒扭曲了安苏的身体,使他无法飞翔,黑暗的幻象也令他痛不欲生。

安苏原本爱慕着鲁克玛,但被诅咒腐化后他无法向对方坦白自己的爱意。既然她从前对自己都无甚好感,如今这幅面目也只会惹她嫌恶。于是,安苏消失在密林深处,无论鲁克玛怎么呼唤,他都不愿再次现身。尽管塞泰的诅咒令安苏变得虚弱,却也赋予了他新的力量——塞泰曾经掌握的虚空之力。随着安苏与这股力量磨合得日渐默契,他遁入暗影界,永远躲藏在鲁克玛的视线之外[13]

在苦寻无果后,鲁克玛只得放弃。安苏高尚的自我牺牲之举令她很是感动,可那威胁着她家园的诅咒也让她深感恐惧。无奈之下,鲁克玛一飞冲天,离开了阿兰卡尖峰,最终在戈尔隆德最高峰上定居下来。布莱恩·铜须曾将鸦人的起源与安苏联系在一起[14],但他只说对了一部分——是鲁克玛创造了鸦人这支如同自己子嗣的种族。鲁克玛决定,如果她无法当面向安苏致谢,那她至少可以创造一个全新的种族,以此向他表达敬意。火鸟利用自身的生命能量,将她身边的一部分卡利鸟追随者转变为长有翅膀的鸟人族,阿拉卡鸦人,意为“阿兰卡之子”。他们身上展现着鲁克玛的优雅与庄严,以及安苏的睿智与机敏[13]

埃匹希斯的黎明

鲁克玛打算让鸦人重返阿兰卡尖峰,但眼下还不是时候。塞泰的诅咒萦绕不散,她不愿送这些新生的子嗣去那里承受苦难。等他们有朝一日变得成熟而充满智慧时,鲁克玛会亲自带领他们返回先祖的家园。她唯一担心的是自己恐怕活不到那么久。为了创造阿拉卡鸦人,鲁克玛消耗了大量自身的生命精华,再也不是昔日那只强大的火鸟。她知道自己正在老去,终将离开这个世界[13]

世代以来,鲁克玛都在远处观察着鸦人族群的发展壮大。她会时不时地与这个羽翼未丰的新种族畅谈过往,给它们讲述阿兰卡尖峰的故事,讲述塞泰的邪恶和安苏的壮举。除此之外,鲁克玛还向鸦人传授了驾驭圣光的基本方法。鸦人学得很快,不久便将圣光操纵自如,成为老练的治疗者与先知。他们的许多原始风俗都与对鲁克玛的崇拜有关,将她奉为太阳女神,视作圣光魔法的源泉。然而鸦人并不满足于驾驭圣光之力,通过聆听鲁克玛的述说,他们也对安苏倍加尊崇,给予他和太阳女神同等尊贵的地位。许多鸦人掌握了奥术魔法,成为卓越的法师[13]黑暗之门开启前3000年,随着鸦人族群的繁荣壮大,鲁克玛却感到她的生命力在不断消退。她最后一次与子嗣们交谈,催促他们尽快夺回阿兰卡尖峰。之后,鲁克玛便乘风而起,振翅南飞,鸦人紧随其后。就在即将抵达目的地时,火鸟吐出最后一口气息。烈焰吞噬了她的躯体,她就像是另一轮艳阳,高挂天穹。鸦人将鲁克玛的辞世看作族群崛起的信号,立誓要在阿兰卡创造出无比辉煌的文明——令德拉诺种族全都相形失色的鸦人文明,来祭奠太阳女神。像鲁克玛一样,他们的知识与力量也将在九天之上放射出夺目的光辉。

远古时期德拉诺三大势力分布图:埃匹希斯(黄色),破坏者(红色),原兽(绿色)

这些鸦人自称埃匹希斯,占领了阿兰卡尖峰的最高处。他们从附近的林地中砍伐树木,从山岭里采掘矿石,在他们高耸的新家周围建造了一座座富丽堂皇的建筑物。利用对圣光的驾驭能力,埃匹希斯还制造出了燃烧着魔法烈焰的巨型灯笼,高挂在尖峰各处。追寻着安苏与他高尚壮举的神秘传说,鸦人法师开始调查塞泰克山谷。他们小心地研究着那里被诅咒的能量之池,弄清了暗影魔法的秘密。这些法师利用一种独特的方法,将自身的奥术知识和在塞泰克山谷里找到的黑暗力量合二为一。埃匹希斯同时接纳了圣光与虚空,认为它们都是生命的自然主城部分,继而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教派:安哈尔教派对神圣魔法深入钻研,司卡拉克斯教派则致力于探究暗影与奥术魔法。这两个教派占据着埃匹希斯社会的上层阶级,在威望和影响力方面不分伯仲[13]

随着鸦人在阿兰卡尖峰的势力日渐巩固,他们开始对世界的其他地区展开探索。尽管这些鸦人并不是在盲目地追求扩张,却凭着好奇之心,在德拉诺各地建立了哨站,观察各地的动植物群。在研究森林和高山并为之绘制地图的过程中,鸦人敬畏地发现,原来许多地方都是由曾经称霸德拉诺的古老生物残骸变化而来。根据从鲁克玛处听来的传说,埃匹希斯鸦人意识到原兽破坏者正是这些原始巨人的后裔。他们观察着双方无休无止的战斗,既深深着迷,又倍感同情,却从未插手介入。他们是鲁克玛的子嗣,因此也继承了她的傲慢,认为对陆地族群的冲突横加干预是自贬身份的做法[13]

对抗永茂林地

一千年过去了。在黑暗之门(地理)开启两千年前,鸦人的崛起并未被德拉诺的其他住民所忽视。在阿兰卡尖峰不远处,原兽占据着泰罗卡森林(塔拉多)的茂密树林,其中力量最强的是一位名叫纳勒加尔树人。他不仅驾驭着强大的自然魔法和生命之灵,还从原祖荆兽那里得知了永茂林地、孢子群落和能够让整片树林协同行动的感知力。他能够操纵其他原兽,指引它们的行动,并且发现木精是德拉诺所有原兽中最具潜力的种族。但正当木精专注于对抗破坏者时,纳勒加尔留意到了埃匹希斯。他将鸦人文明视为对自然的亵渎。他们的魔法有力量将自然烧成灰烬或是令暗影能量泛滥成灾,纳勒加尔相信若不对此加以阻止,后者用不了多久便会征服整个德拉诺。他寻得一块波塔安的石化根须并召集木精,宣布要消灭鸦人以便复兴永茂林地。纳勒加尔不仅利用波塔安的化石根须培育出了名叫塔亚拉的的孢子群落,他还引导生命之灵进入树林,为数千颗大树赋予智慧与意志——进而催生了多瘤行者——与此同时,他的木精从生命之池中唤醒新的原祖荆兽。[15]

埃匹希斯起初并未理会原兽的骚动,他们认为那只是对方与破坏者战争的一部分。然而位于阿兰卡尖峰边缘的森林很快变得更加茂密,藤蔓甚至攀附到了尖峰之上,撒播的树种生根发芽,以惊人的速度成长为不计其数的参天大树。安哈尔与司卡拉克斯教派的成员终于开始调查塔拉多,但派出的斥候几乎全都有去无回,只有几位幸存者带回了骇人听闻的消息。根据已知的永茂林地的情报,埃匹希斯很快意识到那个成长中的怪物必定是一个孢子群落,如若它真的苏醒,鸦人文明必将灭亡,而德拉诺难逃毁灭的命运。此事关乎种族存亡,安哈尔与司卡拉克斯的教派领袖们动员埃匹希斯,组成了一支军队,两派的祭司和法师组成了这只军队的主力。鸦人大军从空中向塔拉多进发,他们没有与沿途的原兽多做纠缠,一心只求消灭森林深处的那个恐怖怪物。[15]

安哈尔祭司用附魔烈焰的魔法之刃烧灼正片绿野,司卡拉克斯法师用诅咒削弱敌人的力量,可他们没能突破原兽的防线。纳勒加尔进入了冥想状态,联接到原兽们的意志,使之协同战斗。每一条藤蔓与根须都朝着埃匹希斯步步紧逼,原兽们配合得天衣无缝,打的鸦人节节败退,只得飞回空中。鸦人在这场惨败中几乎损失了半数兵力,这让安哈尔与司卡拉克斯教派大为震惊。安哈尔提出了一个对策:他们提议建造一种名为鲁克玛之息的武器,它能引导太阳能量,释放出惊人的毁灭之力。安哈尔教派在尖峰的最高处开始了武器的制造,与此同时,纳勒加尔也在加速塔亚拉的成长。终于,全身长满荆刺的孢子群落苏醒过来,它和其他原兽一道听命于纳勒加尔,浩浩荡荡地超阿兰卡尖峰发起进军。[15]

第二座鲁克玛之息.

此时鲁克玛之息尚未建造完成。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司卡拉克斯法师自愿前去阻击敌人,为安哈尔争取时间。塔拉多之战虽然以失败告终,但法师们却发现了纳勒加尔,知道它能引导木精和其他生物的行动。若能除掉原兽的首领,敌人必将遭受重创。司卡拉克斯法师们以暗影作掩护,悄悄潜入了塔拉多的森林,找到了纳勒加尔。但纳勒加尔已经察觉了他们的到来。愤怒的树人脱离了冥想状态,迅速除掉了这群来犯的鸦人,他后者还是成功释放出了暗影的力量。诅咒侵蚀了纳勒加尔,它变成了一刻焦黑的枯木,倒在刺客的尸体旁边。[15]

纳勒加尔一死,原兽间的联接立刻崩解,植物大军在阿兰卡尖峰的边缘停顿下来,不知该何去何从。司卡拉克斯法师为安哈尔赢得了宝贵的时间,鲁克玛之息完成了。强大无匹的能量自鲁克玛之息中咆哮而出,撼动了整个尖峰。装置中喷射而出的白炽火光穿透了塔亚拉的胸膛,孢子群落瞬间被烧的只剩一团灰烬。其他原兽也未能幸免。不论是木精,多瘤行者还是原祖荆兽,都在刹那间被鲁克玛之息烧的灰飞烟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在恐惧中逃往塔拉多,但安哈尔的烈焰将其尽数吞噬。等到战火消散之时,剑锋周围早已化作一片焦土,再无半点生气。埃匹希斯的胜利彻底削弱了自然的力量,永茂林地再也无法以任何形式重振昔日的雄风,德拉诺的凡间文明从此进入了全新的黄金时代。

埃匹希斯文明的巅峰和没落

位于埃匹希斯废墟中的一架埃匹希斯魔像

在瓦解永茂林地后的数百年间,埃匹希斯逐渐壮大成为一个繁盛的帝国,人口也与日俱增。自视甚高的鸦人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物种——就连强大的原兽都无力与之匹敌。既然不再有任何力量能对他们构成威胁,埃匹希斯便投入到科学与魔法的研究当中,知识成为了鸦人文化中最为宝贵的资源。安哈尔与司卡拉克斯教派也化身为智慧的守护者,负责编纂历史,钻研魔法,以及记录与世界和各种生物相关的所有信息。 埃匹希斯鸦人并未把这些知识记录在书册或卷轴上,安哈尔祭司与司卡拉克斯法师别出心裁地用魔法创造出了水晶存储装置。只要轻触这些水晶,鸦人就能把存于其中的所有知识全部吸收到自己的脑海中,甚至连装置制造者的记忆也能归其所有。[16]

埃匹希斯还用手中的魔法力量创造出了各类机械装置来帮助他们建设帝国。鸦人本就傲慢,对原兽的大捷过后更是变本加厉地急速自我膨胀。他们认为所有行走在星球表面的物种都不洁净,于是制造了机械装置取而代之,从地下采集金属矿物和各种资源。[16]

埃匹希斯曾设计了一座宏伟的“天空神殿”。也许它曾存在于阿兰卡尖峰之巅,但这座建筑究竟建成与否我们不得而知。[17]

在埃匹希斯文明的巅峰时期,一小支有安哈尔祭司组成的队伍前去寻找鲁克玛的遗骸。他们在尖峰不远处找到了她焦黑的尸骨,并用魔法复活了这只巨鸟。安哈尔取得了成功,但效果并不理想——新生的鲁克玛只继承了从前的少许神力与智慧。虽然如此,埃匹希斯鸦人仍将其视作重生的女神。安哈尔赋予她光明的力量,延长了火鸟的寿命,让她能在天空中翱翔千年万世。[18]

宗教也是埃匹希斯鸦人日常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安哈尔祭司在消灭塔亚拉的“鲁克玛之息”周围建造了一座闪闪发光的太阳神殿,每年都会有千百鸦人齐聚于此,纪念埃匹希斯的胜利,并对鲁克玛献上敬意。其他鸦人则会频频造访位于尖峰脚下那些凿于岩石之中的神祠,司卡拉克斯法师会在那里举行仪式,缅怀乌鸦之神安苏,以及他当年的牺牲壮举。埃匹希斯文明看似发展得蒸蒸日上,但事实并非如此。安哈尔和司卡拉克斯教派各自在为争取族人的支持而进行着激烈的角力。安哈尔知道,要想夺取族群的统治权,就必须把知识牢牢地控制在手。教派领袖——大祭司威斯利克命令追随者前去搜集尽可能多的埃匹希斯水晶。数年来,安哈尔都在秘密进行着这一行动,将水晶偷偷藏在峰林顶端的太阳神殿中。[16]

司卡拉克斯在其领袖,大法师萨拉维斯的领导下,最终发现了事情的真相。他们认为知识是归所有鸦人共同所有的,族群中的每个成员都有权获得。萨拉维斯要求安哈尔祭司立即把水晶交出来。但威斯利克没有理会,他宣布安哈尔鸦人才是埃匹希斯唯一的统治者,只有安哈尔教派有权决定水晶与知识的归属。不仅如此,威斯利克还号称他和安哈尔鸦人才是鲁克玛意志的全权代表,鸦人只有遵从教派的领导才能得到太阳女神的眷顾。萨拉维斯心思狡猾,他深知倘若不及时采取行动,司卡拉克斯教派就会慢慢从鸦人社会中被边缘化,渐渐失去原有的影响力。于是这位大法师果断召集追随者,大举进攻太阳神殿。如果安哈尔拒不交出埃匹希斯水晶,那么司卡拉克斯就要用武力夺取。

两大教派在太阳神殿正门前打的昏天暗地,战火很快便烧到了尖峰下层。一些鸦人加入和安哈尔,另一些则选择与司卡拉克斯并肩战斗。这场内战持续了数月之久,埃匹希斯文明的各个角落都未能逃脱战乱的洗劫。为了力挽战局,安哈尔鸦人决定动用鲁克玛之息,要用这台巨大的武器令司卡拉克斯与其追随者们葬身火海。事已至此,萨拉维斯明白司卡拉克斯鸦人绝对不是鲁克玛之息的对手,可他仍然寸步不让。大法师率领一小队最为杰出的法师冲上尖峰顶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破了安哈尔的防线,来到了鲁克玛之息面前。虽然安哈尔鸦人奋力反扑,但萨拉维斯已经施法破坏了鲁克玛之息。他的法术起了作用,但却引发了灾难性的后果——这件强大的武器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尖峰上大部分鸦人当场毙命,大地也随之震裂破碎。火光消散后,只剩下一片黑暗。[16]

这场爆炸将阿兰卡尖峰分裂成无数个较矮的峰群,还把附近的地区变成了贫瘠的荒地。后来,人们将这里称为阿兰卡峰林。经过许多个世代后,此地才重新焕发出生命力,幸存的鸦人耗费了更多的时间才从创伤中振作起来。尽管埃匹希斯文明已经烟消云散,但新的文明将从它的灰烬中冉冉升起。[16] 许多年后,埃匹希斯文明消失的真相将渐渐变成一个谜。一些人相信是埃匹希斯人制造的魔像毁灭了他们自己。[19][20]

Stub.png

本文需要补充一些内容。请协助本维基 扩充,但请不要从百度百科等协议冲突的网站摘录。有问题请加编辑组QQ群446449482
你可以从gamepedia上搬运英文并翻译,或是直接撰写,但请保证所有内容都有来源可寻。


第二次大战

艾泽拉斯人与鸦人的首次接触是在洛丹伦联盟部队于部落入侵多年后远征德拉诺期间。鸦人格里兹克因为同胞遭到兽人的残酷对待,大胆地提出为达纳斯·托尔贝恩的部队充当追踪者和向导,带领他们前往血环氏族的堡垒奥金顿,并协助联盟作战[21]

当德拉诺经历大崩坏变成外域后,阿兰卡峰林彻底毁灭,鲁克玛和塞泰的信徒们完全灭亡。身处斯克提斯,以及逃往奥金顿和泰罗卡森林深处的鸦人得以在大灾难中幸免。


燃烧军团

古尔丹掌控钢铁部落后,燃烧军团对德拉诺展开全面入侵。塞泰克鸦人为了复活塞泰之子拉瑟,选择与军团和暗影议会结盟。另外,艾斯卡和流亡者中的部分成员倒向古尔丹,他们接受了邪能法术,以便摆脱塞泰的诅咒并重获自己的双翼。

塞泰克和艾斯卡的邪能鸦人转移到了塔纳安丛林,协助军团入侵。为了同这两个组织对抗,觉醒教派在塔纳安展开行动。瑞沙德在冒险者的帮助下监视着他们。部落与联盟都派出勇士前往鸦人控制区与对方作战。

在进军地狱火堡垒的过程中,艾斯卡和他的仆从全数死亡。

生理与文化

其他种族很难通过外貌区分鸦人的性别

鸦人“和你见过的任何一个侏儒一样聪明”,这是位于地狱火半岛格雷尼·长须对他们的评价。格里兹克展示出的能力证明,鸦人可以仅靠观察他人说话,便能在短时间内掌握另一种语言。

鸦人身上覆盖着颜色光鲜的彩色羽毛。他们面部生有弯曲的鸟喙,双手为爪形,脚掌长有尖爪,头顶还有一束直立的羽毛头冠。高等鸦人腰背挺直,双臂长有翅膀,而被诅咒的鸦人则身形佝偻,双翼也因诅咒折断。对外人而言,鸦人的性别在羽毛颜色或其它生理外貌上都没有明显特征[22]。这种看似雌雄同体的外貌导致非鸦人种族很难区分他们的性别[23]。但一些女性鸦人,如奥耐卡,其声音明显具有女性特征。

身处塔纳安丛林觅晨者科塞克表示,丛林中被邪能腐化的埃匹希斯水晶已经影响到许多鸦人。他们已经习惯于邪能带来的力量,愈发沉沦于黑暗的低语[24]

鸦人喜欢用精美的珠宝装饰他们的武器和盔甲[25]

炼金师发现鸦人羽毛分泌出的油脂很有用处[26]。他们的羽毛也很适合用于魔法仪式[27]

风俗传统

高等和被诅咒的鸦人有着各自的阶层划分。哈兹克提到过被诅咒者的阶层,暗影贤者艾斯卡则描述了有关高等鸦人的部分。被诅咒者用破旧的披风掩盖自己畸形的身躯,他们的两个阶层分别是“贤者”(身着华丽的披肩和头饰)和“战士”(佩戴金属头盔和锁甲肩饰)。高等鸦人则会穿着包括从长袍到奢华铠甲的各种服饰。他们中的一些人似乎属于卫士[28]和祭司阶层。

鲁克玛信徒会将年轻的鸦人配对。这种风俗意味着成长中的信徒将会互相照料,确保所有人都遵从鲁克玛的教条。若配对中的一人有所成就,两人都将获得褒奖。换之言,如一人犯错,则两人皆会受罚[29]。这种叫做“爪誓兄弟”或“爪誓姐妹”(也称作“利爪兄弟”或“利爪姐妹”)的风俗只是一种象征,不具有实际意义[30]

高等鸦人习惯随身携带捕梦网,据说它能阻挡塞泰的诅咒。鸦人相信诅咒会被捕梦网缠住,并在清晨的阳光照耀下消散[29][31]。然而流亡者改造了捕梦网,它不再抵挡塞泰的诅咒,而是捕抓和收集他们失落的诸神散逸出的微量精华[32]

鲁克玛恩赐之日是每年中太阳最高,白昼最长、最明亮的一天。为了纪念这一天,所有高等鸦人都必须参加在通天峰举行的典礼并举行仪式。鸦人使用带有刻痕的日晷计算时间。只要日晷的阴影落在其中一个刻痕上,所有信徒都会停下手中的工作,向鲁克玛表示感谢,感谢她将她的光明与鸦人分享[29]

鲁克玛的信徒有在献祭仪式中将祭品活活烧死的习惯[33]

育鸟

鸦人以培育多种鸟类并训练它们作为护卫或宠物而著称,如猫头鹰和渡鸦。

一种叫做卡利鸟的猫头鹰鸟种尤其受到鸦人的珍视,它们因身上贵重的羽毛而闻名。一些鸦人还能通过这些飞鸟的眼睛视物,利用这种罕见的能力去观察其他人。[29]

宗教

一群鸦人流亡者

鸦人最初崇拜太阳女神鲁克玛,后者创造了鸦人这个种族。利爪之王泰罗克作为被鲁克玛选中的王被认为是女神本人,因此受到信徒们的高度尊崇。

高等鸦人的核心文化就是对鲁克玛和太阳的崇拜。通天峰周围散落着数百颗太阳宝珠,它们能散发出无尽的光芒,让鸦人哪怕在阴暗寒冷的日子里也能永远沐浴着温暖的阳光[9]。所有的鸦人在死后,都希望能升入德拉诺天空中的太阳神鲁克玛的神国。因此火葬就成为他们最偏好的葬礼形式。有些人会将他们的骨灰撒入高空,而其他人则选择用精美的骨灰坛将骨灰收集起来,放入墓穴[34]

一位效忠上古之神的鸦人教徒

鲁克玛的崇拜者青睐火葬,流亡者则选择了更为黑暗的墓葬仪式[35]

由于相信自己被太阳神抛弃了,这些被诅咒的鸦人更喜欢白天时躲藏在森林或者遮阳篷下。鸦爪祭司则更进一步,从不将自己的脸暴露在太阳之下。他们终日戴着仪式面具,以帮助他们集中精神与安苏沟通[36]

另有一些随抛弃了对鲁克玛的信仰,但他们依然尊崇着泰罗克。一个称作鸦人流亡者的团体崇拜安苏和泰罗克,但在燃烧的远征期间转变为斯克提斯教派后,他们变得鄙视安苏,只剩下格里施纳教派还在崇拜安苏。在过去,一支名为鸦语者的鸦人追随鸦母卡鲁,她是恐惧渡鸦的首领和安苏的配偶[37]

在如今的外域,斯克提斯鸦人崇拜被召唤的上古之神,它同样被塞泰克鸦人和他们的领袖利爪之王艾吉斯所崇拜(艾吉斯认为自己是泰罗克转世)。在侍奉上古之神前,斯克提斯是塞泰的追随者。一些塞泰克教派的鸦人还提到一种叫做“黑暗之火”的物质[38]

魔法

远古时的埃匹希斯人会使用圣光虚空奥术法术[13] 。尽管鲁克玛信徒似乎是在使用圣光法术,但它们实际上是一种太阳魔法,这和德鲁伊更为接近[39]。鸦人对太阳的崇拜使他们制造出一些奇特而可怕的仆从[40]。鸦人流亡者则使用与艾泽拉斯暗影牧师相似的虚空魔法[41]。这一点在鸦爪祭司身上得到了进一步印证,这些鸦人使用安苏赐予他们的黑暗法术,还会饮下奇怪的药剂让自己遁入充满血肉兽和其他虚空生物的暗影界。流亡者还会使用奥术魔法[42]

已知鸦人阵营

位于斯克提斯入口的鸦人旗帜
  • 塞泰克:一支邪教,由疯狂的利爪之王艾吉斯统领,他们认为只有自己才是统治所有鸦人的神秘主人的真正信徒。当奥金顿因为摩摩尔的召唤仪式爆炸时,塞泰克相信这是其主人二次降临的征兆。艾吉斯随即率领信徒,携带泰罗克的遗物自斯克提斯前往奥金顿,并建立了后来被称为塞泰克大厅的营地。在那里,艾吉斯宣称自己是泰罗克转世,要求所有鸦人向他宣誓效忠。
  • 黑暗教团:这是一批忠诚于斯克提斯的鸦人,他们在旧部落崛起前就已经在影月谷定居。兽人术士古尔丹计划释放法术,切断兽人与元素之灵的联系,而教团打算借此机会偷袭他,但计划暴露。古尔丹用强大的法术摧毁了教团的营地,鸦人信徒也只剩下虚无的灵魂。但黑暗教团并未被死亡击垮,他们继续自己召唤强大的上古邪灵进入外域的计划,不过最终被艾泽拉斯冒险者们阻止。

已消亡的阵营

  • 埃匹希斯:埃匹希斯是鸦人最早,也是最伟大的文明。他们曾居住在阿兰卡峰林和如今在刀锋山被称为奥格瑞拉的区域附近。埃匹希斯科技由太阳能驱动,鲁克玛信徒曾使用这种科技对鸦人流亡者展开灭绝性屠杀。
    • 安哈尔:埃匹希斯社会中的祭司与先知,他们使用圣光法术。最终变迁为鲁克玛信徒[42]
    • 司卡拉克斯:埃匹希斯社会中的学者,他们掌握着奥术虚空的力量。
  • 鲁克玛信徒:太阳女神鲁克玛的带翼信徒,他们惧怕且憎恨背负塞泰诅咒的鸦人。信徒们曾居住在阿兰卡的通天峰,他们对犯罪的惩罚是将犯人打入塞泰克山谷,令其遭受诅咒,失去飞翔的能力。信徒们利用发掘出来的埃匹希斯科技攻击流亡者,他们用炽热的光束将地面上的流亡者鸦巢逐个焚毁。鲁克玛信徒和他们的帝国,以及阿兰卡峰林,随着德拉诺的崩毁彻底灭亡。
  • 鸦人流亡者:这个隐秘的社会由被鲁克玛信徒打入塞泰克山谷并遭到诅咒的鸦人组成。流亡者身躯畸形,无法飞翔,但他们因乌鸦之神安苏的帮助避免了疯狂的命运,还被后者赐予使用黑暗法术的能力。泰罗克,这位鸦人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伟大的利爪之王统领着所有流亡者。但在泰罗克失踪后——在同时缺少传统捍卫者的情况下——流亡者们渐渐堕入黑暗,最终遭到吞噬。当前外域的鸦人都是鸦人流亡者的后裔。
  • 鸦语者:流亡者内的一个组织,位于泰罗克鸦巢不远处的鸦语者巢穴。他们崇拜卡鲁,安苏的配偶。鸦语者有可能就是外域的格里施纳鸦人(因为他们是整个外域仅存的安苏崇拜者),但这只是一种猜测。

仅限平行宇宙

  • 觉醒教派:一个由高等鸦人和被诅咒的鸦人流亡者构成的组织,他们尝试为自己的人民寻求一个和平的新时代。教派为了与鲁克玛信徒战斗而收集埃匹希斯水晶。觉醒教派在主宇宙时间线中并不存在,是玩家在德拉诺时间线的阿兰卡剧情线中的作为促使教派诞生。[44]

知名鸦人角色

主宇宙
名称 身份 阵营 当前状态 位置
交战  泰罗克 利爪之王,斯克提斯的建立者 斯克提斯 可击杀 泰罗克之墓, 泰罗卡森林
首领  利爪之王艾吉斯 塞泰克的领袖,自称泰罗克转世 塞泰克 可击杀 哀悼大厅, 塞泰克大厅
首领  黑暗编织者塞斯 塞泰克大厅的守护者 塞泰克 可击杀 塞泰克鸦巢, 塞泰克大厅
首领  埃雷克姆 企图暗杀六人议会,后被关押于紫罗兰监狱 蓝龙军团 可击杀 紫罗兰监狱
中立  Grizzik 联盟远征军的协助者 洛萨之子 未知 未知
中立  伊斯法尔 塞泰克流亡者,黑暗编织者塞斯的兄弟 贫民窟 健在 塞泰克大厅
交战  奇拉瓦克 搏击俱乐部角斗士 搏击俱乐部 可击杀 比兹莫的搏击俱乐部, 矿道地铁; 搏击竞技场
中立  觉醒者基尔里克 斯克提斯流放者的领袖 贫民窟, 斯克提斯流放者 健在 难民车队, 泰罗卡森林
中立  帕沙恩 黑暗教团叛逃者 曾属于黑暗教团 健在 熔岩平原, 影月谷
中立  救赎者瑞拉克 斯克提斯流放者成员 贫民窟, 斯克提斯流放者 健在 贫民窟, 沙塔斯城
平行宇宙
名称 身份 阵营 当前状态 位置
中立  泰罗克 利爪之王,流亡者之王,斯克提斯的建立者 鸦人流亡者 活跃 泰罗克鸦巢, 阿兰卡峰林
首领  高阶贤者维里克斯 鲁克玛信徒的高阶贤者 鲁克玛信徒 可击杀 主峰, 通天峰
中立  暗影贤者艾斯卡 塞泰克的领袖, 鸦人流亡者前任领袖 塞泰克, 暗影议会, 燃烧军团 已故-可击杀 多处位置
交战  利爪之王艾吉斯 塞泰克前任领袖,自称是泰罗克转世 塞泰克 已故-可击杀 塞泰克山谷, 阿兰卡峰林
交战  剑舞者艾瑞克斯 率领鲁克玛信徒对阿兰卡各地的流亡者营地发起了一系列攻击 鲁克玛信徒 可击杀 斯克提斯, 阿兰卡峰林
中立  觅晨者基尔里克 位于战争之矛觉醒教派代表 觉醒教派 健在 战争之矛, 阿什兰
中立  觅晨者科塞克 位于塔纳安丛林觉醒教派代表 觉醒教派 健在 雄狮岗哨沃玛尔, 塔纳安丛林
中立  觅晨者瑞拉克 位于暴风之盾觉醒教派代表 觉醒教派 健在 暴风之盾, 阿什兰
中立  高阶鸦语者科卡 鸦语者的领袖 鸦人流亡者, 鸦语者 健在 鸦语者巢穴, 阿兰卡峰林
中立  高阶贤者泽尔凯 鲁克玛信徒前任高阶贤者 鲁克玛信徒 已故 未知
交战  堕落的科斯卡尔 鲁克玛圣武士 鲁克玛信徒 (推测) 可击杀 炽燃远征军祭坛, 塔纳安丛林
中立  蕾希 泰罗克之女 曾属于鲁克玛信徒 已故 蕾希之眠, 阿兰卡峰林
中立  奥耐卡 流亡者老妪 鸦人流亡者 健在 乌鸦小屋, 阿兰卡峰林
交战  监督者阿卡拉斯 埃匹希斯挖掘场的监督者 鲁克玛信徒 可击杀 埃匹希斯挖掘场, 阿兰卡峰林
首领  兰吉特 四风大师,通天峰内部圣殿的保卫者 鲁克玛信徒 可击杀 下层平台, 通天峰
中立  瑞沙德 流亡者藏卷人 鸦人流亡者 健在 多处位置
交战  狂热者罗卡 试炼竞技场角斗士 鲁克玛信徒 (推测) 可击杀 试炼竞技场, 纳格兰
交战  太阳贤者拉希克斯 鲁克玛的传令官 鲁克玛信徒 可击杀 斯克提斯, 阿兰卡峰林
中立  伊基什 石槌奴隶角斗士 鸦人流亡者 健在 石槌竞技场, 戈尔隆德

聚居地

鸦人建筑概念图

鸦人的首都是隐秘之城斯克提斯,它位于泰罗卡森林东南部的高山之中。在鸦人传说中,这座城市由泰罗克在乌鸦之神安苏的帮助下亲手建立,并成为了所有鸦人流亡者的避难所。如果现如今外域的斯克提斯和上述的隐秘城市是同一座,那么它就代表了鸦人古老的家园阿兰卡峰林以及原始神灵在德拉诺毁灭后仅存的残余。

大部分鸦人聚居地叫做“鸦巢”,在泰罗卡森林中有许多这样的地点。如位于泰罗卡森林北部,地狱火半岛交界处的西诺鸦巢里斯克鸦巢;分布在白骨荒野外围的基斯鸦巢泰罗克黑石就位于此地;被奥金顿大灾难摧毁的哈兹鸦巢;鸦人在蕾希鸦巢腐化飞鸟为泰罗克效命;以及位于斯克提斯山脚下的沙拉斯鸦巢,它是鸦人最大的聚居地。泰罗克的贤者们在此向圣光发起战争。鸦人还在刀锋山建立了卢安鸦巢拉什鸦巢以及维克鸦巢

不遵循以“鸦巢”命名聚居地传统的地方,通常都和当地鸦人独特的行为有关。以位于刀锋山的格里施纳为例,它是鸦人在外域最北端的聚居地,最后一批崇拜乌鸦之神安苏的鸦人就生活于此。位于地狱火半岛哈尔什巢穴的鸦人是唯一一支在没有树的岩石环境中筑巢的鸦人。他们可能就是曾与血环氏族兽人开战的鸦人。最后要提到的,也许是最为神秘的两支鸦人团体,它们均身处影月谷。这两处斯克瑟隆聚居地的鸦人曾两次试图召唤神秘的古神但均被阻止——一次是被术士古尔丹,另一次则是被勇敢的艾泽拉斯冒险者。现如今,两处斯克瑟隆营地只剩下废墟和鸦人的鬼魂在此游荡。

尽管鸦人大多生性好奇,但他们从未试图在艾泽拉斯建立聚居地。仅有游客会偶尔拜访暗月马戏团。然而,确有个别鸦人在艾泽拉斯有其他目的。如埃雷克姆这位来自外域的,臭名昭著的罪犯。他曾试图刺杀六人议会,但被肯瑞托阻止并关将其押于紫罗兰监狱内。

轶事

一位使用了迷时雕像的部落玩家

创作灵感

The arakkoa are aesthetically inspired by the Skeksis, an evil race of bird-men who feature in Jim Henson's 1982 fantasy movie The Dark Crystal, further possible references to which include the "Darkstone" in Veil Skith, on the western edge of the Bone Wastes (as a reference to its title), and the arakkoa capital city of "Skettis" (as a reference to the Skeksis themselves). They also bear a strong resemblance to the Shrykes of The Edge Chronicles, both in appearance and architecture.

The name "arakkoa" may have been derived from the Aarakocra in Dungeons & Dragons, or the Aracuan from the Disney movie The Three Caballeros. Though not proven, the lore of the arakkoa may also be inspired by the bird-like Chozo of the Metroid video game series, whose mysterious disappearance and powerful, ancient artifacts parallel those of the extinct Apexis civilization and the relics they left behind.

As with many of the races of the WarCraft universe, arakkoa culture may have a real world analogue, here in the real world's Indian civilization. This is most evident in their caste system, but the high arakkoa also predominantly use chakram—weapons invented in India—and some have traditional Indian names. The Warlords of Draenor alpha also contained a reference to chakras in the Dungeon Journal entry for Ranjit, a boss in the arakkoa-themed 通天峰 dungeon, but it was removed before the official release of the game.

As a result of this Indian theme, the winged arakkoa may be partially based on the Garuda, a humanoid bird who serves as the vahana (mount) of Vishnu in Hindu mythology.

画廊

引用和注释

  1. 寻晨者鲁卡里斯
  2. 太阳祭司瓦克斯
  3. 黑暗编织者塞斯
  4. 斯克提斯萨满
  5.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第24页
  6.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第12页
  7. Ultimate Visual Guide, pg. 185
  8. Quest:Friends Above
  9. 9.0 9.1 Solar Orb - "Central to High Arakkoan culture is reverence of Rukhmar and the sun. (...)"
  10. Quest:The False Talon King - "Ikiss was once a respected sage among the high arakkoa, (...)"
  11. Beasts of the Savage Lands - Spires of Arak
  12. Quest:Terokk's Fall
  13.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World of Warcraft: Chronicle Volume 2, pg. 24-25
  14. World of Warcraft: The Magazine Issue 5
  15. 15.0 15.1 15.2 15.3 World of Warcraft: Chronicle Volume 2, pg. 25-29
  16. 16.0 16.1 16.2 16.3 16.4 World of Warcraft: Chronicle Volume 2, pg. 29-32
  17. Apexis Scroll
  18. World of Warcraft: Chronicle Volume 2, pg. 33
  19. Quest:Guardian of the Monument
  20. Quest:Legacy of the Apexis
  21. Beyond the Dark Portal
  22. Don Adams on Twitter (2014-07-29)。
  23. GregoryMoonkin; WarcraftDevs 2015-10-05. WarcraftDevs on Twitter. Twitter。 从原始页面归档于2015-10-05。 重新获取于2015-10-05.
  24. Quest:Unseen Influence
  25. Jewels of Denial
  26. Pluck Them All
  27. Quest:Malaise
  28. Quest:Kura's Vengeance
  29. 29.0 29.1 29.2 29.3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Apocrypha的引用提供文字
  30. Matt Burns on Twitter
  31. Dreamcatcher
  32. Outcast Dreamcatcher
  33. Bad Day at Work
  34. Burial Urn (archaeology)
  35. Feather of Syth
  36. Talonpriest Mask
  37. Don Adams on Twitter
  38. Sethekk Ravenguard说: Darkfire -- avenge us!
  39. Don Adams on Twitter
  40. Blazing Firehawk
  41. Don Adams on Twitter
  42. 42.0 42.1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Chronicle44-46的引用提供文字
  43. Don Adams on Twitter
  44.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Awakened的引用提供文字

模板:Arakkoa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