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古族和穴居人The Mogu and the Trogg是一本游戏内书籍。

同步版本至:7.3.2.25549

来源

内容

魔古族和穴居人

  很久以前,在山脚下住着一只名叫穴居人的生物。它在山中的洞穴和隧道里东游西荡,四处嗅探,自得其乐。直到有一天,它遇见了一个魔古人

  “瞧瞧你那强壮的臂膀,”魔古人对穴居人说,“我能用魔法把它们变得更加强壮,这样它们就能粉碎我的敌人。”

  “瞧瞧你那灵敏的鼻子,”魔古人接着往下说,“我能用魔法把它变得更加灵敏,这样它就能闻出我敌人的气味。”

  “瞧瞧你那令人望尘莫及的方向感,”魔古人继续对穴居人说,“我能用魔法让你具备经途不忘的能力,这样你就能记住我敌人走过的路线。”

  魔古人用锦绣谷的水流把这种生物塑造成武器。

  当烟雾散尽、尘埃落定时,你猜魔古人看见了什么?只见一个土地精笑嘻嘻地站在自己面前。

  “现在你有了强壮的臂膀、灵敏的鼻子和过路不忘的好记性,”魔古人对土地精说,“将食物从东边的农场运到西边的长城。把两地之间的每条路线都记下来,然后告诉我你在途中见到了哪些敌人。”

  于是双臂有力、嗅觉敏锐、记忆超群的土地精整装上路了,去搜寻魔古人口中的“敌人”。结果他送达了食物,探明了道路,却连一个敌人也没发现。

  “有关于我敌人的消息吗?”魔古人问土地精,“他们是不是藏在山口里?是不是藏在河边的洞穴里?是不是藏在农田里?”

  土地精眨眨眼睛,开始思索起来。他想啊想啊想啊,过了好久才开口回答:“我用鼻子闻,用眼睛瞧,可就连一个你所说的敌人都没见到。在山里,我只看见了猢狲,正在努力挖掘他们的小隧道;在洞里,我只看见了锦鱼人,正在和他们的流水说话;在田地里,我只看见了熊猫人,正在跳着滑稽的舞蹈。”

  魔古人思忖了半晌,终于放松了警惕。

  土地精一次次地去了又回,每次魔古人都会问他同样的问题。土地精给出的答案也别无二致。

  魔古人没有想到,猢狲挖掘的隧道正是通往魔古防线的后方;锦鱼人聆听水流,正是为了占卜当起义爆发时,魔古人会最先从哪里应对;熊猫人也不是在跳舞,而是在训练徒手战斗。

  反叛者揭竿而起,魔古人因惊讶而大发雷霆。

  “你说你没发现任何我的敌人!”魔古人质问土地精。

  土地精咧嘴而笑,对魔古人说:“我只看见了自己想看的,而你也只听见了自己想听的。”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