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离开血色领地以前的阿比迪斯将军的日记,请查阅救赎之路
Scarlet Crusade logo.png

阿比迪斯将军的日记The Diary of High General Abbendis,或者说救赎之路The Path of Redemption (Updated version),是游戏内的一件可阅读物品。联盟与部落对这本书有不同的叫法,但其内容对两个阵营都是一样的。

部落《阿比迪斯将军的日记》:不要偷看!

联盟《救赎之路》:一本被反复读过很多次的书。

来源

部落龙骨荒野-新壁炉谷,接受任务寻找真相后,在新壁炉谷里教堂旁边房子的二楼床头柜上拿取。(物品名为《阿比迪斯将军的日记》The Diary of High General Abbendis

联盟龙骨荒野-先锋军营地,接受任务救赎之路后,杀死先锋军营地的生物拾取获得。(物品名为《救赎之路》The Path of Redemption

  • 虽然名字、获取方式、描述不同,但两本书的内容一样。

内容

阿比迪斯将军的日志
收录于版本7.3.5.25937
阿比迪斯将军的日记

  那个声音对我说,“到我这里来。”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是我在梦中听到的圣光之声。终于来了!在多年的祈祷和行善之后,在多年与天灾军团的不懈抗争之后,在这么多次的失败和复苏之后。

  终于来了!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到我这里来……”圣光命令我道。

  我猛然醒来,浑身冰凉,但是我的房间里并不冷。我一定要加倍努力!明天我就要告诉高阶修士,让他筹备更多的祈祷会。不能再漫不经心的了!

  圣光已经注意到了我们的努力。我可以感觉得到!


  这一次我是在头脑清醒的状态下听到的!那个声音非常清晰,不过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在这阳光明媚的暖和日子里,我的呼吸居然冷到了雾化的地步。一名牧师注意到了这个情况,立即跪下来进行祈祷。

  但是没有其他人听到那个声音。至少目击者可以证明我并没有发疯。也许我应该让兰德雷进行一些祷告?

  我会让乔丹斯崔特对他们招募新兵的尺度进行更细致的审查。我们的组织中已经充斥了太多毫无信仰可言的人,他们一心只想着毁灭亡灵,那样是远远不够的!


  指挥官和主教都很合作,其实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斯崔特主教对此显得尤其狂热,他谈到了十字军的复兴,并发誓要揪出组织中的所有意志不坚定者。

  我让他不必操之过急。我并没有打算要毁灭十字军,不过我确实对于“组织最虔诚的骨干力量前往诺森德为圣光而战”的想法非常赞赏。我担心他与里克拉夫的友谊正在慢慢扭曲他的心智。话说回来,他们毕竟还有些用处。


  我会将十字军的大部队留在这里,继续剿灭后方的亡灵。我想,当他们结束这旷日持久的战斗之后,应该会解甲归田,从此过上宁静和平的日子。

  听起来真不错。一直以来,我们都在这片土地上南征北战,为了从天灾的魔掌中夺回我们的家园,为了让我们的洛丹伦重归荣耀,为了让一切回到天灾入侵之前,回到阿尔萨斯弑君之前……回到巫妖王出现之前。


  部队中开始流行一个传言,说是在不远的将来的某一天,血色十字军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斯崔特主教还给这一天起了个名字,叫做“血色的黎明”。

  我会关注这一情况,不过我也能感觉到它的真相。我默默地祈祷,希望它给我们带来的是福音,而非灾难。


  圣光又一次对我说话了,这次显得非常急迫。我从梦中惊醒,那种急迫感仍然萦绕着我。我不会让圣光失望的,不能再拖延了,我们必须马上出发!

  非常巧合的是,今天下午舍雷船长为我们提供了数艘供远航使用的新船,我不得不努力控制自己的仪态才没显得过于欣喜。也许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巧合?圣光表达自己意愿的方式岂是我辈可以妄自揣度的。

  我会将“罪人的愚行”号作为我的旗舰,这名字非常合适。


  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圣光急切地催促我启程了。一座天天灾浮空城趁着深夜开到了我们头顶,并降下了无数的亡灵!

  一个新的死亡骑士带队进行突袭,使我们遭受了极其惨重的代价。天灾士兵从天而降,遍地都是,我们根本无法阻止起有效的防御。

  恐怕我们计划中的远征诺森德行动,在开始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听说壁炉谷及其周边地区的部队已经开始集结,高级指挥官加瓦尔·普布拉德准备亲自领导这支部队来救援我们。他的努力必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必须派一名最可靠的信使绕过敌军的封锁线去警告他。壁炉谷必须马上做好全面的防御准备,并召集其余的十字军部队。

  运气够好的话,天黑之前信使应该就可以突出重围了。


  今天早上没有一名信使回来向我报到,这意味着他们全都没能抵达壁炉谷。瘟疫之地已经沦陷了,普布拉德的部队会在旷野上遭到围攻,全军覆没。

  今天下午,圣光向我展示了一个幻象。我看到了十字军在这里苦心经营的一切都被彻底摧毁,一切都已经很明白了——圣光要我立刻带走最虔诚的信徒,让十字军去迎接自己的末日。


  随后,兰德雷说他也看到了同样的幻象。我无法理解圣光为什么会要求我们做出这样一件不光彩的事情,但是我没有资格去发问——我的职责就是服从,而且我也一定会服从。

  我惊恐地看着新阿瓦隆,心想也许这是最后一次看到这座城市了。我们的命运将在诺森德决定。不知为什么,我的心中充满了不祥的预感,也许这次行动可以让我忘记这些想法。我必须摒弃杂念。


  如果足够走运的话,也许高级指挥官加瓦尔·普布拉德可以躲过这一劫,把幸存者们集合起来。我是一个懦夫……一条夹着尾巴落荒而逃的丧家之犬!

  这次航行预计需要两个月。其它的船只并没有像罪人的愚行号这样的速度,它们运载着我们的主力部队和辎重,并且差不多都是单帆货船,但是它们应该可以平安抵达目的地。

  虽然我并不指望自己能克服晕船的毛病,但是为了圣光,我会努力克服这一点。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看到我晕船。


  我已经有些日子没写日记了。即便只是坚持不病倒,对我来说也已经很费力了。下属们开始猜测我为什么要整天钻在船舱里,如果让他们看到我这个样子,对士气一定大有损伤。

  应该不远了。我祈祷我们快点抵达终点。已经过去了六个星期,每天的气候仿佛都比前一天更糟糕。我真希望诺森德的气候不至于如此恶劣,我不太习惯寒冷的天气。

  圣光已经沉默很久了。


  我们遭到了毫无征兆的攻击!从迷雾中冒出许多由巨人驾驶的长船,就像幽灵一样!他们如死亡一般悄无声息。

  我们损失了一艘船,以及船上的所有乘员。虽然只受过最基本的海战训练,但我们仍然以极大的勇气顽强战斗。

  被那些巨人俘虏的同伴们的惨叫声回荡在海面上,随即归于沉寂。斯崔特主教带领大家进行了祈祷。


  今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地图上调整航线。是圣光指引着我的手,告诉我该驶向哪里。

  就要到了!


  登陆了!

  我从小船跳到海滩上,将我们的旗帜立了起来。圣光笼罩了我,并通过我的喉舌向所有人宣讲。今天就是血色的黎明——我们等待许久的伟大日子。我们将在这里建造新壁炉谷。我们不再是血色十字军,而是全新的血色先锋军

  我们将彻底净化诺森德!天灾军团在这个世界之冠肆虐,并妄图将我们全部吞噬,现在,我们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可以向巫妖王的大本营进军了!


  将近一个月过去了,建筑工程正在快速进行。我忙得无暇提笔写日记。斥候汇报说,这座岛屿上到处都是龙和其它的怪兽。我们必须提高警惕,直到我们做好准备。

  在今天的祈祷会上,高阶修士宣布即将有一位访客到来——圣光派他来指引我们取得胜利。

  我不知道该怎么想。为什么圣光没有告诉我这件事?难道我不够虔诚?难道我要被某个外来者取代了?


  今晚,海军上将巴利·韦斯温出现在我的面前!原来多年前他并没有死在这里的海岸边。

  他看起来并不是很老,但我知道一定是他。他声称自己是整个舰队中唯一的幸存者,而他能活下来完全是靠着圣光的庇护。


  我们彻夜长谈,直到天亮。他向我保证并没有要取代我的意图,因为圣光指引他穿越辽阔的龙骨荒野前来的目的,是要作为我的顾问和名义上的指挥官。他声称诺森德即将发生巨大的变化,联盟和部落很快就要被巫妖王释放的瘟疫彻底毁灭。


  大家对海军上将表现出了极大的狂热,尤其是高阶修士兰德雷和斯崔特主教。显然,在海军上将的睡梦中,圣光赐予了他新的祝福,而他将这种祝福分享给了兰德雷。一些人转职成新的祭司,他们被称为“黑鸦祭司”。

  只有乔丹表现出得毫不在意。我可以理解他的想法,他大概和我一样,觉得自己的位置受到了威胁。


  我总觉得一些事情不太对劲。我说不出是哪里有问题,但是我确实无法完全信任海军上将。他什么都没有做错,真是奇怪!不过,我还是要相信自己的直觉。

  我会进行祈祷,以求获得理解。圣光为我们带来了海军上将,让他指引我们走向胜利,我没有资格质疑圣光的决定。我会继续服从。我是虔诚的信徒。


  又过去了几个月。我们在新壁炉谷的建筑工程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城墙和兵营已经接近完工。卡列基那伙人真是神奇的建筑工。

  我无法静下心来写日记,出于某些原因,我在试图避免把心思用在这方面。圣光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与我沟通了,但是海军上将安慰我,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担心的事情。


  我的部下报告说,一小撮被遗忘者在北边的山上建造了一座营地。在那座山的另一边,联盟已经开始动工修筑更大规模的基地。

  海军上将说我们应该放任他们发展。部落的多股部队已经在西边集结,如果我们贸然发动攻击,他们一定会前来救援。我对此感觉不好,但是他的话不无道理。


  建筑工程的第一阶段已经完工了。韦斯温上将命令我的一队部下前往北方确立了一处落脚点。他不愿意详细解释,只是说他是受到“指引”才这么做的。

  今天下午,我们抓到了四个被遗忘者的间谍,他们都是从怨毒镇来的。我打算让里克拉夫拷问他们。如果我们只抓住了四个,又有多少间谍漏网并且混迹在我们当中呢?

  为什么我觉得事情逐渐变得明朗了起来?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