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icon-2men-48x48.png
需要帮助
这篇文章需要改进。你可以点击这里来编辑这篇文章。

达纳苏斯铁炉堡暴风城
TBC 埃索达MoP 七星殿WoD 暴风之盾

TBC 沙塔斯城WotLKLegion 达拉然

奥格瑞玛雷霆崖幽暗城
TBC 银月城MoP 双月殿WoD 战争之矛

如果你要找的是相关声望阵营,请访问银月城 (阵营).
Silvermoon City TCG.jpg
银月城
类别 首都
种族

银月城血精灵男性银月城血精灵女性血精灵
奥格瑞玛兽人男性奥格瑞玛兽人女性兽人
丛林巨魔女性丛林巨魔女性丛林巨魔
雷霆崖牛头人男性雷霆崖牛头人女性牛头人
被遗忘者男性被遗忘者女性被遗忘者
地精男性地精女性地精

麻风侏儒男性麻风侏儒女性麻风侏儒
政权 (表面上)空位期;世袭君主制[1]
统治者 IconSmall Lor'themar.gif 摄政王洛瑟玛·塞隆
语言 萨拉斯语, 兽人语, 通用语, 赞达拉语, Taur-ahe
阵营 奎尔萨拉斯 (部落)
地理位置 北方 永歌森林
来源: 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
“数千年来,光荣的银月城一直都是东部王国的精灵族家园。”

银月城Silvermoon City, Silvermoon) 是血精灵的御宝,坐落在他们古老的王国奎尔萨拉斯境内的永歌森林旁。 这座位于东部王国最北端的雄伟城市有着美丽高塔和繁华街道,与荒凉险恶的 死亡之痕——阿尔萨斯在毁灭这座城市时的进军路线——形成了鲜明对比。尽管阿尔萨斯袭击太阳之井 时曾将这里摧毁殆尽,如今银月城已经再度变得光彩照人。[2]近来,太阳之井的净化极大地鼓舞了血精灵的士气,他们正在努力治愈银月城的伤口,希望这座他们挚爱的首都能恢复往日的荣光。 [3]

历史

达斯雷玛·逐日者带领高等精灵建造银月城。

这座城市的建造者是由达斯雷玛·逐日者率领的上层精灵,他们于数千年前来到洛丹伦北部的森林寻找新的家园。达斯雷玛用一小瓶取自永恒之井的泉水建造了神圣的太阳之井,它所蕴含的巨大奥术能量在接下来的数千年内都和他的子民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他和手下的上层精灵用强大的魔法升起高塔与房屋,完成了银月城的建造。整座城市基本上按照卡多雷帝国的风格由白色石头筑成,其间点缀着鲜活植物,与自然十分契合。上层精灵——如今他们自称为高等精灵 ——就此建立了奎尔萨拉斯王国,银月城则成为了这顶王冠上最耀眼的宝石。在魔法的帮助下,奎尔萨拉斯度过了一段持续颇久的繁荣期。 但银月城本身却建造在了巨魔神圣的土地上,这也使得精灵们此后都不得不面对阿曼尼部族的敌意。[4]逐日者王朝银月议会(奎尔萨拉斯最强大的贵族们)构成的权力中心也位于银月城。银月城有着巨大的藏书量,同时也是举世闻名的魔法学习中心。

Ban'dinoriel ( 萨拉斯语中的“守门人”) 是一道由太阳之井供能的魔法护盾,它横穿了奎尔萨拉斯的地脉,保护着银月城不受任何可能的侵害。精灵一族在过去的数千年里造出了各式各样的魔法物品,包括用来保卫国土的符文石,为魔法试验提供能量的crystals[5]以及用来清扫街道的 brooms (如果有人能找出让它们停下来的方法的话它们将显得更好用)。[6]

尽管在过去的数千年里奎尔萨拉斯境内爆发了数场战役,银月城却一直屹立不倒。在由渴望复仇的阿曼尼帝国(高等精灵迁入奎尔萨拉斯后曾将他们驱走)发动的巨魔战争进行到高潮时,银月城与达拉然建立起了一段经久不衰的友谊,它一共持续了两千多年。[7] 由于精灵的长寿,很多精灵选择了同时在银月城和达拉然学习魔法(一些精灵甚至宣称自己曾用了相当于一个人几辈子的时间为这两座魔法之城服务),但人类却没能享受这一好处:长久以来银月城都以孤傲闻名,因为一些高等精灵认为不应该把魔法学识传授给人类。[8]

从建城一直到 第三次战争 (其间大概有7000年),[3] 银月城从未陷落。[9]

第二次战争

第三次战争以前的银月城。

第二次战争期间,阿曼尼巨魔同意与旧部落结盟,条件是兽人帮助他们将精灵赶出奎尔萨拉斯。在Ban'dinoriel的魔法屏障保护下,银月城本身没有受到太大损害,但巨魔袭击了永歌森林并在某种程度上逼近了精灵首都。runestone也起到了一些作用,它的运作机理之复杂就连兽人术士都无法破解。阿曼尼巨魔曾多次尝试从精灵俘虏口中探出runestone的秘密,希望能以此破除银月城的防御,但没有成功。

阿纳斯塔里安国王在 Sunstrider Spire召开会议,与会者一致决定乘此机会永久地消除阿曼尼巨魔这一隐患。阿纳斯塔里安更是不情愿地将银月城的军队交予了洛丹伦联盟,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必须兑现在巨魔战争中向安度因·洛萨的先祖立下的诺言。在联盟军队的协助下,精灵成功将入侵者赶走,并击溃了兽人与阿曼尼的军队。

尽管他们打赢了这场战争,高等精灵和他们的人类盟友却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互相冷眼相看。[10] 阿纳斯塔里安意识到继续留在联盟已经没有多大价值(他也察觉到其实是联盟更需要它的成员而不是它的成员需要联盟),于是便宣布他的王国脱离联盟,并宣布这是由于目无法纪的人类在他的领地内犯下了诸多本可被避免的暴行。[11] 银月城由此再次淡出了人们的视线。[12]

第三次战争

详见:天灾军团入侵银月城

银月城废墟

银月城平和地度过了第二次战争后的几年,但这种和平却没能持续太久。天灾军团,一支在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统率下的庞大亡灵军队摧毁了洛丹伦,并开始向奎尔萨拉斯进军以污染太阳之井。阿尔萨斯挥军横穿过永歌森林并击败了试图阻止他继续前进的远行者游侠后,他来到了银月城下,要求精灵打开城门让他通过。银月城守军在拒绝投降后集结到大魔导师碧洛华——他在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陨落后接管了银月城的防御——的指挥下。银月城的弓箭手,法师牧师龙鹰骑士尽其所能地抵挡着亡灵的猛烈进攻,尽管他们知道胜利是多么渺茫。在大叛徒达尔坎·德拉希尔的协助下,阿尔萨斯成功摧毁了 Ban'dinoriel ,由此使得银月城失去了魔法护盾。碧洛华知道自己的抵抗已成强弩之末,便命令罗曼斯尽可能多地撤离平民与剩下的士兵,以让他们和阿纳斯塔里安以及众多贵族一起坚守奎尔丹纳斯

他们离开后不久银月城即告沦陷。亡灵军队蜂拥而入,将城市付之一炬,远在奎尔丹纳斯都能望见浓烟。

阿尔萨斯最终达成了目的,他用巫妖克尔苏加德污染了太阳之井,并在万事具毕后离开了奎尔丹纳斯废墟,只留下达尔坎统领一支亡灵军队镇守。这场战争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90%的高等精灵死于亡灵手下,其中包括国王阿纳斯塔里安,碧洛华,希尔瓦娜斯,以及整个银月议会。游侠领主洛瑟玛·塞隆尽其所能将幸存者聚集在一起,并收复了一部分银月城城区 (The Bazaar) 作为聚集地。罗曼斯此时也回到了银月城,并使用他强大的魔法清扫着天灾军团。

血精灵的诞生

血精灵重建银月城

在大多数高等精灵遭到屠杀后,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火速赶回了奎尔萨拉斯。回到银月城后,凯尔向其父致以敬意——国王的尸体已经被带回了城中——并立刻组织了一支精锐小队来协助他摧毁被污染的太阳之井,以防它的邪恶能量最终摧毁整个精灵族和他们生活的土地。凯旋回到银月城后,凯尔萨斯将他的子民更名为血精灵以纪念死去的无数同胞。

凯尔萨斯带着数名最厉害的手下前往洛丹伦与天灾作战,留下洛瑟玛·塞隆防守银月城,并让他寻找一种可以治疗随着太阳之井的毁灭而日渐增强的魔瘾的方法。血精灵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路上举步维艰,他们的精力也因为失去了太阳之井的支持而日益耗竭。重组的远行者军队对于抵抗天灾也少有成效。然而,这样一种一边倒的局面即将迎来出人意料的转折。

收复失地

TBC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
The Icon of Blood, 银月城与奎尔萨拉斯的纹章

《太阳之井》三部曲的故事结束后,洛瑟玛·塞隆和哈杜伦·明翼见到了数名奉凯尔萨斯之命会到奎尔萨拉斯的法师。作为这群法师的领袖,罗曼斯告诉他们凯尔萨斯(以及伊利丹·怒风)找到了让虚弱的血精灵恢复元气的方法。罗曼斯手下的法师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用强大的法力清除了盘踞银月城的天灾军团,并完成了部分重建。

奎尔萨拉斯的御宝

银月城的重建工作高效地进行着,这座精灵首都也再次变成了东部王国的一大魔法中心。[4] 银月城的参天高塔再次拔地而起,很快,整个东城区也在辛多雷的努力下恢复了原貌。但西城区却仍是一片废墟,不过目前血精灵已经有意向将其修复。

血精灵不得不利用巨大的邪能来保证城市的正常运行,[13] 他们将储存了魔力的水晶分散在银月城的各个角落,所有魔法造物——包括悬浮的高塔与城堡——都需要它们提供能量。由于瘟疫之地完全阻隔了血精灵和其他盟友的联系,他们又制作了一个传送宝珠来往返银月城和幽暗城

银月城还曾充当过一个名为穆鲁纳鲁的牢房,莉亚德琳女伯爵手下血骑士的力量便必须从中汲取。然而,不久之后,向燃烧军团效忠的凯尔萨斯王子便带着他的魔血精灵突袭了银月城,从Hall of Blood盗走了穆鲁。

城市中魔法驱动的全自动守卫不断颂扬着这位血精灵救主,它们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一份措辞精确的宣告,以使血精灵民众永不忘记他们效忠的对象。然而, 在凯尔萨斯背叛了他的人民后, 奥术守卫们已经改口将凯尔萨斯成为叛徒,洛瑟玛·塞隆则成了真正的救主。除此之外,勇士凡纳斯统领下的银月城守卫也不再称凯尔萨斯为“太阳王”。

近期事件

随着太阳之井被成功收复,奎尔萨拉斯的未来再度光明起来。如今血精灵已经着手修复西城区,力图重现这座城市往日的荣光。[3]

一件产自潘达利亚的工艺品由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派船送来,这位部落酋长要求精灵好好钻研其中奥秘。部落各族都派出使者来与洛瑟玛·塞隆进行协商,摄政王也将测试这一物件的任务交派给了大魔导师罗曼斯。洛瑟玛还召回了夺日者的领袖艾萨斯·夺日者来协助研究,而这一实验的最终后果就是一个差点在城市中被释放出来。

这一事件发生在Hall of Blood,由罗曼斯手下的数名法师(他们曾负责吸取穆鲁的能量)负责调查。在与玩家的对话中,罗曼斯确认银月城周边的fel crystals (绿水晶) 已被全部移除。逃过了达拉然清洗的夺日者成员也得到了银月城的庇护。

扎伊拉夏琪亚来到银月城并找到了萨伦·织歌者,三人一同离开并加入了True Horde[14]

外观

银月城

如同绝大部分的奎尔萨拉斯,银月城很大程度上受到了Art Nouveau风格的影响。在这座豪奢的城市里,魔法与自然融而为一,随处可见草坪铺就的露天庭院和观赏花丛(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在魔法作用下被塑造为不可能的造型)。银月城的墙上有着各式各样的雕塑,尤以凯尔萨斯·逐日者和一位不知名女性为最多,持此之外还有戴兜帽的女游侠和镇定的魔导师。这座城市最喜爱金色、白色和红色,7000年来从未变过。 [15]

银月城的徽记是红色背景上的金色凤凰,但版本不一。[16]

银月城的外貌可以很好地反映血精灵的心灵与精神。血精灵必须不断与他们对魔法的饥渴作斗争,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自己不能掌控这种渴望这欲望便会吞噬他们,银月城的建造便体现了这一挣扎。一半是断壁残垣,一半已恢复了往日荣光;外表光鲜亮丽,内里却有黑暗徘徊不散。然而,真正有趣的还需要玩家走近来自己观察,在华丽的大街和帘幕背后只有黑暗如影随形,而它光鲜的一部分之所以存在便是为了遮掩破烂的那一部份。

能源

一次关于燃烧的远征的幕后访谈提到银月城的建筑设施都是由太阳之井的魔法建造的,而当太阳之井被摧毁后城里的建筑也就变成了如今银月城废墟那样。据说失去太阳之井的巨大能量后,血精灵法师不得不使用恶魔法术来重建银月城。[13] 但在太阳之井被净化、fel crystals 被移除后情况是否仍是这样就不得而知了。

显要人物

详见:Silvermoon City NPCs

洛瑟玛·塞隆是凯尔萨斯离开期间奎尔萨拉斯的摄政王和艾泽拉斯血精灵的领袖。随着凯尔萨斯的背叛与殒命,他似乎成为了这一种族唯一的领导者。大魔导师罗曼斯是艾泽拉斯血精灵法师的首领,他对凯尔萨斯抱有相当程度的忠诚。哈杜伦·眀翼是新任游侠将军,同时也是艾泽拉斯血精灵的军事统帅。

穆鲁是被血精灵捕获的纳鲁,他为血骑士提供圣光能量。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他被关在圣骑士训练区的地下,由魔导师阿斯塔洛·血誓女伯爵莉亚德琳日夜监管——前者全权负责,后者则成为了首个血骑士。2.4时穆鲁被带到了太阳之井高地,并成为了一个25人团队副本的boss,莉亚德琳则离开银月城去到了沙塔斯并遇见了阿达尔

银月城中有着许多可参与的 lore events,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影射着奎尔萨拉斯的政治与立场。玩家将会见到一些血骑士谈论着他们的处境之尴尬,比如ColinEmeline。在城中巡逻的勇士凡纳斯总是能得到守卫的尊敬,但他似乎对自己的远行者同袍颇有微词。作为回应,远行者们则谈论着他们自己在维护王国和平上更优良的方法。

词源

精灵用“太阳”为他们的能量源泉命名以显示其与夜间生活之断绝关系,因此似乎以“月亮”为名的都城显得有些古怪。至于为什么他们选取了这一名字而没有选用太阳,就不得而知了。或许达斯雷玛在建城之时仍对抛弃过去的生活感到哀伤,于是他就(只)保留了这一点来提醒自己的子民不要忘记自己来自何处。

银月城之名有可能是受到,Forgotten Realms中的一座都城——Silverymoonlore——的启发。

地理

银月城地图

目前有人居住的这一半银月城由数个连贯而风格迥异的区域组成。

景点名胜

详见:银月城景点名胜


以下为银月城中的景点名胜:

牧羊人之门

牧羊人之门,银月城入口

牧羊人之门是银月城的主要(且唯一)常用入口,其中耸立着一个凯尔萨斯·逐日者的巨型雕像。另一座相同规模的巨门则位于西城区入口,尽管其后只有一个鹰翼广场,因为这一部分还没有完全收复。牧羊人之门高耸于大部分奎尔萨拉斯之上,门外有美丽的花园,其内则有全副武装的银月城卫兵。。

牧羊人之门是银月城唯一在用的进出通道,但实际上的进出方法却不止一种:日怒之塔中的传送宝珠可以直达洛丹伦废墟,花园街市处也有另一道大门。但后者一直处于关闭状态并有卫兵把守,或许是因为血精灵尚未完全控制住银月城西部,也没有多余的力量来维持另一座庞大城门;而且直通死亡之痕的后门也有可能存在种种隐患。

长者步道

长者步道是与牧羊人之门直接相连的主干道
长者步道

血精灵首都的壮美在长者步道得到了初步呈现:魔法物品装点着街道,生长于奎尔萨拉斯全境的火红树木零星点缀,与全城红与金的整体风格完美契合。参观者也将首次见到奥术守卫,至少是仍处于控制之下、尚未出现故障的那一部分。这些巨大的奥术机器人将保证银月城居民遵守秩序,并歌颂赞美银月城的领袖:摄政王洛瑟玛·塞隆

公会注册员

长者步道两端排列着一列列猩红帘幕笼罩着的长椅,提供了暂息的绝佳场所。长者步道也是城市的枢纽,连通了城市各个区域。这里有数名专业训练师,旅店旅者的梦乡则在这边开有后门。辛多雷的部落盟友派来的使者也会在长者步道出现;在维兰尼的魔法用品店以北,可以找到德鲁伊职业训练师哈雷尼·平原行者萨满祭司职业训练师吉兹利。著名的牛头人酋长也在银月城中,他们的驻地位于银月城登记处旁边一座建筑的二楼平台上。

花园街市

裁缝训练师的位置
花园街市——在这里可以找到护甲、武器和药剂商人,还有第二座旅店。

花园街市是银月城的初级交易场所,提供了辛多雷需要的一切实用事物:拍卖行,武器商,护具商,银行和其他服务。全城的数个旅馆之一——旅者的梦乡角色扮演的热门场所)——也位于花园街市,为疲惫的冒险家提供了可口的食物与休息场所。

一座巨大的喷泉位于花园街市正中,最西角则有一群血精灵正就“政治”问题争执不休。咒术师泰伦的游行也始于花园街市,他每到一处便会放小烟花来将周围照亮。

基伦的裁缝店看起来是家模范店铺,但若深入探索便会发现关押在地下的麻风侏儒苦工。银月城服装店提供了辛多雷可能需要的任何布料制品。

皇家贸易区

皇家贸易区拥有一座拍卖行珠宝加工训练师也在这里。

皇家贸易区是花园街市的放大版,但商业气息反而不那么浓厚。皇家贸易区占地极宽,一座闪闪发亮的大喷泉周围有小猫(现在似乎没有了)和兔子;街道上随时有魔法扫帚在做着清理工作。

安息大厅是魔导师的活动空间,不时有魔导师来水晶周围吸上两口。血精灵组织神圣遗物学会在这里设有总部,但组织成员却认为他们的大殿堂——包含有他们的所有宝藏、财富、秘密——根本不在这个位面。神圣遗物学会对面的珠宝加工训练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全艾泽拉斯仅有的珠宝加工训练师。

谋杀小径

谋杀小径

正如名字所暗示的那样,谋杀小径是银月城中少有的不祥之地:它通过温馨的银月城旅店与皇家贸易区相连,但隔壁便是辛多雷的潜行者术士训练师。

阴森的密室位于地下,其中驻扎了众多血精灵术士,大厅中间是数个刻意隐藏于公众视野之外的邪能水晶,术士们以极低效率从其中攫取着能量。潜行者的大厅位于地面上,其中有正在训练实习生的指导者塞尔,三名潜行者训练师,和一个出售潜行者必备物品——如毒药——的毒药商。

术士克亚诺米尔是个神奇的存在,他的魅魔仆从只会在天黑后出现。

远行者广场

鲜血大厅的入口,血骑士总部

远行者广场是银月城中远行者血骑士的驻地,但这两个组织似乎在刻意和彼此保持距离。尽管远行者的驻地大多位于银月城外(如远行者居所),广场北边仍有一座游侠小屋。令人敬畏的鲜血大厅是血骑士总部,重兵把守的屋子内可以找到大多数高阶成员,但女伯爵莉亚德琳却不在其中——她正在沙塔斯为血骑士寻找新的能量源。银月城的战场军官——艾伦琼·阳刃伊蕊莎·血星——也在鲜血大厅内。鲜血大厅的地下曾关押着一只名为穆鲁纳鲁,但当他被劫到太阳之井后,只有阿斯塔洛·血誓带领的数名魔导师和莉亚德琳的二把手索拉纳·血怒留在那里了。

门外的训练场上一直有远行者在磨练战斗技巧,玩家也可以利用训练假人进行训练。银月城的战士训练师位于广场二层,他们的领袖是捍卫者阿尔苏达采矿工程锻造训练师也可以在广场中找到,周围是数辆巨型弩车。

逐日王庭是日怒之塔外的大片区域。

逐日王庭是银月城最北端的区域,日怒之塔就坐落在这里。逐日王庭与谋杀小径和远行者广场直接相连,城中最庞大的喷泉位于庭院正中。在这里可以找到附魔铭文训练师。

在王庭最高处,银月城的林立尖塔尽收眼底——背后的日怒之塔除外。

日怒之塔

从日怒之塔中可以望见逐日王庭上的巨大喷泉。

日怒之塔是银月城的皇家区,这里驻有奎尔萨拉斯的摄政王洛瑟玛·塞隆银月城的游侠将军哈杜伦·眀翼和大法师罗曼斯

逐日者之塔是过去的王宫,在天灾军团将其摧毁后,日怒之塔在原址上修建起来。一座铺有猩红色地毯的宽阔桥梁将王庭与宫殿连接起来,两列银月城守卫警戒地驻守在门外。两座硕大的雕像、许多奎尔萨拉斯国徽和驻守的重兵都是日怒之塔的典型特征。

进塔后左转可以找到银月城的牧师训练师,右转则有法师训练师和通往地狱火半岛的传送门。高塔内部是皇家卫士簇拥着的银月城的三巨头,洛瑟玛身后即是凤凰标志装点的钴蓝色王座。

宫殿深处还有内部圣殿,通往洛丹伦废墟的传送宝珠就位于螺旋阶梯的最上端。


银月城的其他义项

The RPG Icon 16x3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角色扮演游戏,这些设定可能是非官方设定.
Jimmy Lo创作的“银月城之夜”

在游戏中,银月城也用来指代奎尔萨拉斯的绝大部分地区——包括了银月城(主城)、银月城废墟和奎尔斯丹纳岛太阳之井林地的所在地)。在更广义的层面上,银月城也可用于指代永歌森林的部分区域。[17][18]

琐事

游戏中的银月城守卫
  • 为了纪念在公测版本第一个达到67级的血精灵,圣骑士训练师勇士巴卡希即以该玩家为名。
  • 银月城守卫使用的是与其他男性血精灵截然不同的人物模型。他们的造型——典型的长盾与战刃——效仿了过去奎尔萨拉的破法者部队。这一模型来源于燃烧的远征内测前的一个血精灵玩家模型,曾亮相于暴雪嘉年华上的资料片发布会。
  • 有趣的是,女性血精灵在/silly时会说,“你是说我的头发永远要保持这种颜色么?”这句话其实相当符合现实——银月城没有理发师,这也就意味着想要改变造型的血精灵必须前往其他主城。
  • 银月城原先的主门在第三次战争中被完全摧毁,牧羊人之门即修建在其原址之上。
  • 现在的银月城只是原来的东边部分,西城区在第三次战争期间被天灾军团毁灭殆尽。死亡之痕横穿过重建中的银月城,但银月城废墟中却没有亡灵——新手要面临的敌人是失心者和脱离控制的奥术守卫
  • 银月城的会议厅位于最北端的日怒之塔内,在这里洛瑟玛·塞隆和他的顾问(哈杜伦·眀翼和罗曼斯)讨论着血精灵的立场和政治问题。这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大厅,据说站在塔上还能遥望见大海中的奎尔斯丹纳岛[19] 但究竟这只是游戏中日怒之塔的主厅,还是说现实中也是如此,尚无定论。
  • 在血精灵眼中,银月城的壮美为世间之最。[4]

一些推测

Questionmark-medium.png 以下为理论推测和演绎,不能被当做官方说明。

银月城西部

银月城西部能否被血精灵收复是一个热门话题。随着永歌森林天灾的减少和银月城在魔导师的法力帮助下快速重建,似乎西银月城的重建也只是时间问题——更何况他们还有来自部落的德鲁伊和萨满祭司帮忙。然而,确实有血精灵曾提到死亡之痕是一道无法愈合的创伤,也就是说重建工作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太阳之井的力量

  • 第二次战争期间,太阳之井作为强大的武器帮助奎尔萨拉斯击退了入侵者。太阳之井直接为奎尔萨拉斯提供能量,使得兽人控制下的红龙始终无法靠近都城。但在银月城高层的叛徒达尔坎·德拉希尔的帮助下,阿尔萨斯却绕过了这层强大的防线,甚至直接摧毁了太阳之井本身。
    • 尽管现在太阳之井已经得到净化,血精灵是否已经重建了这层防御仍是一个问题。

Gallery

References

模板:Silvermoon City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