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INV Offhand 1h ArtifactSkullofEredar D 05.png
这篇文章的内容已从魔兽世界中移除。
相关的物品和任务将无法再从游戏中取得,本文相关的内容仅作为资料存档。

贝拉摩尔的研究日记可由达拉然附近收容所的典狱官贝拉摩尔掉落。

正文

贝拉摩尔的研究日记
第一页

一支亡灵小队毫不顾忌人类和亡灵之间的对立关系,到我们这里来躲避他们的“同胞”。克甘达玛是这支小队的队长,他的皮肤已经腐烂,他的血液早已停止了流淌,但他却显得彬彬有礼,他对同伴安全的关心甚至胜于关心他自己。

实际上,我甚至觉得他拥有我周围的人已经丧失许久的人性。


第二页

但是我为什么要提到这个?我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表明我将要写下的东西是可信的,因为这些话来自克甘之口,我希望我的同胞看到这本日记,知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他的话:

“还有一些上古之神在世界的深渊中游荡,新的势力在寻找支配这些古老力量的方法,谁成功了,谁就将得到一件可怕的武器去对付他的敌人。”


第三页

这就是克甘达玛将他的血石坠饰递给我时所说的话,那时他的眼里还带着某种恐惧或是敬畏。他的手接触到我的手时犹豫了片刻,好象不愿放弃那个坠饰。一股反感的力量传遍了我的全身,而至今我还不清楚当时是我自己排斥他那已死亡的肉体,还是坠饰本身让我毛骨悚然。

因为我感到了坠饰中隐藏的力量,那是一股深沉、隐藏、饥渴的力量,他似乎极度希望被释放出来。


第四页

我在达拉然的同事对研究克甘带来的血石不太感兴趣,而是很快隔离了那四个流亡者,并把血石继续留在他们身上。他是克甘真诚促使我开始着手研究他的血石坠饰。


第五页

我希望能够和我的同事通过研究证明那种石头确定具有某种魔法特性,如果达拉然的巫师不希望发掘血石的能量,那么我们至少应该了解它的特性,因为我们的敌人也许会利用血石对付我们。

所以我的研究开始了。


第六页

在实验的第一阶段,我假定血石是一种岩石,比如石英石或黑曜石之类的。于是我做了一系列实验以确定血石所含的矿物成分,以及与其颜色、硬度等特性有关的成分。令我沮丧的是,这块血石和一般的矿石不一样,我的实验毫无结果。


第七页

事实上,血石常常出现和我预期完全相反的反应!它好像在故意和我的实验作对。

它似乎是具有生命的,而且还会思考。

虽然很恼怒,但我并不气馁,我决定不再把它当作一块没有生命的岩石来研究。

然而我又一次失败了。


第八页

我的所有新实验都无法揭示这块血石的来历。我那时所解开的唯一一个谜就是:血石既不是活的,也不是死的!

不过正是在失败的边缘,我迎来了一个大突破。我最近的实验里使用了一只玻璃杯,杯口边有个小小的锯齿状的缺口,在实验又一次以失败告终之后,我去打扫工作台,结果一不小心被那只杯子割伤了手。


第九页

伤口不深,但是血流不止。在我开始用绷带包扎受伤的手指时,已经有很多血流到了工作台上。

此时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第十页

溅在血石坠饰周围的血似乎受到了某种引力的作用,全部都被吸引向那块宝石。血液一碰到坠饰就消失了,而在吸收了我的血之后,石头的红色变得更深了。


第十一页

看到这个,我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也许是因为我的新伤口(虽然我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流了那么多血),也许是因为在屡遭挫折之后终于发现了血石的秘密。我坐下来开始思考,脑中不断涌现各种想法和问题,这让我头晕目眩、摇摇欲坠。

血石会吸收鲜血?它渴望鲜血吗?它还会吸引鲜血?


第十二页

或许血石是用血制成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它所用的是谁的血呢?我的?任何人类的血?或是随便什么动物的血?

也许血石是用某种未知事物的血制成的,就是克甘将坠饰交给我时又惧怕又崇敬的那个东西。

我一定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它是一切的关键。


第十三页

这重新激起了我的热情,我又投入到研究之中。这次我没有做假设,而是系统地完成了各项试验。这需要我更加努力地工作,当然也意味着会有更大的发现。另外,尽管我的实验室很小,而且没有助手的帮助,但是我终于发现了血石的另一个有趣的特点。


第十四页

除了血,还有一些自然力量附在这块石头上。火,水,雷,石,它们与血混合在一起(但这个问题仍然存在:到底是谁的血?),虽然这种混合物外表上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各种力量在它内部相互争斗着。这让我对这个奇怪的不祥之物有了更多的疑惑。


第十五页

不过要回答这些问题,还需要对坠饰进行更多的研究和实验,洛丹米尔收容所恐怕无法提供相应的人力和设备。因此我派了一个信差把血石坠饰送到达拉然去,并给他们提供了关于如何进行实验的具体说明,以免他们重复我曾经犯过的错误。


第十六页

在等待那里的实验结果的日子里,我又去找克甘谈了谈。尽管我不断逼问他关于血石的事,他却没有再多说一句。他也很少提及他所属的亡灵群体----他称之为“被遗忘者”----那边度过的日子。


第十七页

但是克甘看起来更喜欢淡点别的东西,特别是在洛丹伦陷之前他在那里成长的时光。

他依然深深地爱着那个现在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王国。

克甘越来越吸引我,这使我不再那么焦急地等待实验结果了。


第十八页

可是过了几个星期还是没有收到消息,我的耐心开始动摇了。向达拉然询问后,我才得知血石居然根本没有送到我的同僚的手上。我的信使在半路失踪,血石也和他一起消失了!

这是个沉重的消息。虽然克甘和他的人还有血石样本可以供我实验,不过我担心这枚坠饰会落在邪恶势力的手中。


第十九页

我已经派了另一个信差去达拉然,并且听说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在我们的保护范围之外的废墟中搜索那枚坠饰了。

我只希望我们行动得不是太晚。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