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Achievement legionpvp4tier3.png

基本完善
V'uekyabsgyi!这篇文章已经基本完善了,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关于strategy on the End Time dungeon encounter,请查阅Echo of Baine
Glowei Baine Bloodhoof.jpg
贝恩·血蹄
Baine Bloodhoof
Horde 32.png
基本信息
头衔 血蹄氏族酋长
牛头人酋长[1]
牛头人氏族酋长[2]
首领[3]
性别 男性
种族 牛头人
职业

WC3RoC logo 16x32.png 牛头人酋长

WoW Icon 16x16.png 战士
身份 牛头人酋长,血蹄村前首领
所在地 多个地点
状态 存活
势力信息
对玩家 联盟 部落
阵营 部落
势力 雷霆崖部落
人物关系
亲属 血蹄长者(先祖)
凯恩·血蹄(父亲)
塔玛拉(母亲)
我们的人民在这片大地行走了好多好多年,我们学到了许多这个世界的知识与智慧,我们的盟友未来还会继续需要我们提供的智慧与指引。我的父亲曾经对部落做出一个承诺,借以回报他们给予我们族人的恩情。而我身为他的儿子,决意要实现这个承诺。

—— 贝恩·血蹄

大族长贝恩·血蹄Baine Bloodhoof是上任牛头人首领凯恩·血蹄之子,他将自己的父亲作为行事楷模。虽然在战场上英勇善战,贝恩最擅长的其实是外交领域。他谦逊、冷静而睿智,在部落中受人爱戴,尤其是在与联盟交涉时能够统一各方意见。[1] 除了继承父亲的善良与风度之外,贝恩也成长为了一位勇猛无双的战士。

在凯恩与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决斗中逝世后,贝恩逃回了家乡血蹄村,随后牛头人女头目玛加萨·野性图腾派密探袭击了村子并占领了雷霆崖。尽管仍为父亲之死而痛苦万分,贝恩还是对玛加萨及其部队进行了反攻,最终夺回了牛头人主城并击败了这名叛徒。作为凯恩之子,他高尚地赦免了玛加萨的死罪,并将其连同盟友放逐至荒无人烟的石爪山脉。从此开始,贝恩便担任了莫高雷牛头人的酋长一职。

虽然贝恩仍为凯恩之死难过不已,他还是为了牛头人一族而向部落与大酋长宣誓效忠。[4] 最近他支持暗矛起义军对抗大酋长,并最终向加尔鲁什的继任者沃金宣布效忠。

生平

被掳为人质

魔兽争霸III》中的贝恩。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贝恩带着自豪与尊敬同父亲并肩作战,并在莫高雷建立了一片领地守护自己的人民。然而,在一次半人马对村子的袭击中,贝恩不幸被捕并被带回了敌方营地。他成功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但看着自己周围的同班一个接一个倒下,他渐渐失去了生还的希望。

牛头人塔加尔雷克萨前往寻找并带回贝恩。最终贝恩被雷克萨所救,并一路杀穿半人马部落回到了凯恩身边。在波瓦恩·风之图腾的帮助下,贝恩再次见到了父亲,而喜出望外的凯恩·血蹄也决定加入雷克萨的小队。

魔兽世界

WoW Icon 16x1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

血蹄村,贝恩·血蹄领导了风险投资公司在东边的行动与西边对抗白鬃豺狼人的战斗。随着父亲年事渐高,贝恩在牛头人一族中的领导地位也日渐稳固。

贝恩试图警告巴尔丹挖掘场中的矮人矿工,称他们粗暴的开采手段伤害到了大地之灵,并甚至希望通过派遣冒险者破坏其工具的方式将其吓走。然而矮人们仍然我行我素,并继续使用炸药爆破地表。在《大地的裂变》中,贝恩证明了自己所言非虚:大地之灵在地表出现并杀死了挖掘场中的所有矮人。[5]

怒风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详见:World of Warcraft: Stormrage

巫妖王战败之时,贝恩已经成长为牛头人的主要领袖。当翡翠梦魇逐渐侵蚀雷霆崖的居民时,他帮助自己的人民进行抵抗,然而最终却徒劳无功。梦魇影响到不少牛头人,其中有一位贝恩的朋友名叫“加姆”,在他看到的幻象之中贝恩的外表变成了半人马。他向贝恩发起进攻,后者最终不得不用长矛刺穿他的胸膛,看着他坠桥而亡。

后来当玛法里奥·怒风呼唤艾泽拉斯的勇士们与梦魇战斗时,贝恩积极响应。进入翡翠梦境之后,贝恩再一次展示出了自己的领导才能。当部落成员对玛法里奥将领导权交给瓦里安·乌瑞恩表示质疑时,贝恩第一个表示支持,并表示这场战斗的重要性远高于彼此种族间的纷争,尽管胜利的希望渺茫,艾泽拉斯的联军部队最终还是拿下了这场战斗,贝恩也回到了自己的人民之中进行灾难的后续处理。

元素暴动

巫妖王之怒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元素暴动时,贝恩在灵魂高地对战水元素与风元素以援助雷霆崖的防御。

天崩地裂前夕的崛起

 
这篇文章需要改进(勘误/通顺语句或是维基化)。你可以帮助魔兽世界来 编辑它
Rewrite to past tense.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诺森德的战争如火如荼之时,贝恩在自己的父亲前往战歌要塞而缺席的情况下担负起了领导族人的重任。他证明了自己是位行事果决而深受爱戴的领导者,是父亲优秀的接班人。

因为恐怖图腾的背叛,凯恩在奥格瑞玛竞技场与新任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决斗时不幸被害。在他死后,凯恩的死敌玛加萨·恐怖图腾下令占领莫高雷并屠杀其中的居民,同时派遣了此刻前往血蹄村刺杀对此毫不知情的贝恩。然而,本应率部进攻血蹄村的萨满风暴之歌背叛了自己的氏族并向贝恩泄密,而后者在科多群的奔逃中借机离开,并向周围的村落派出信使警告了野性图腾一族背叛的消息。他们随后成功抵达陶拉祖营地,并与同样逃出生天的哈缪尔·符文图腾组成盟军。渴望为父亲复仇并重夺雷霆崖的贝恩向父亲的老朋友与顾问寻求击败玛加萨的办法,而哈缪尔则向年轻的酋长表示他们的盟友还太少,加尔鲁什的态度尚不明确,被遗忘者也无法援助(忠于加尔鲁什的兽人们由于过去的事件而在幽暗城周围巡逻),血精灵相距过远,而暗矛巨魔势单力薄。意识到自己无法呼唤好友帮助后,贝恩决定向一位高尚的敌人请求援助: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在会面地点,贝恩意外地遇见了暴风城王座继承人,安度因·乌瑞恩王子。在一开始的尴尬过后,贝恩让这位年轻人感到与自己的父亲瓦里安国王不同的温暖。他的悲伤与搅动的情绪让安度因产生了极大的同情心;作为友情的象征,他将麦格尼·铜须国王留给自己的传家宝战锤破惧者送给贝恩。这把武器似乎十分“喜爱”贝恩,并在他手中闪耀着神圣的光芒。他许诺将会永远将其作为自己的挚爱之物。吉安娜被他的态度所触动,并同意援助贝恩击败玛加萨与野性图腾。

作为一位恐怖图腾族人,风暴之歌的黑色毛皮让他成为了完美(也是唯一可靠)的卧底。他前往棘齿城用来源不明的塞拉摩金币买来了首领加兹鲁维的援助。这位地精工程师——他把凯恩称作“老牛”以表达亲昵——同意援助贝恩并提供了飞艇、炸药与其他补给。一方面部落各方成员都积极踊跃加入贝恩的部队,另一方面塞拉摩的金币也雇来了不少武艺高超的佣兵。有了物资和人力之后,贝恩利用风暴之歌以萨满力量创造的雷雨风暴作为掩护向雷霆崖发动了奇袭。他成功击败了玛加萨,并在其求饶之后决定将其赦免(不过对方如果负隅顽抗他也很高兴将其抹除)。留下愿意追随自己的恐怖图腾族人之后,贝恩放逐了玛加萨及其追随者。

贝恩在千针石林与加尔鲁什起了冲突,并鲁莽地斥责他参与了玛加萨的背叛行动。加尔鲁什坚称自己对此事毫不知情,如果贝恩愿意的话可以再次挑战自己。贝恩认为凯恩的挑战是为了团结部落,而再一次挑战则会将其分裂,于是选择了拒绝,希望能够解决此事。尽管他仍对加尔鲁什导致自己父亲遇害而心存不满(归根结底是加尔鲁什要求将玛克戈拉变为死斗),贝恩仍然承认加尔鲁什作为大酋长的身份,并以牛头人的新领袖之名宣布继续向部落效忠。

他参加了凯恩在莫高雷的葬礼,并是萨尔和阿格娜前往棘齿城与大漩涡之前最后与其交谈的人之一。贝恩向其保证会将毁灭之锤的板甲送往奥格瑞玛。

如吾父辈

 
这篇文章需要改进(勘误/通顺语句或是维基化)。你可以帮助魔兽世界来 编辑它
Rewrite to past tense.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详见:As Our Fathers Before Us

在贝恩登上牛头人酋长的过程之中,他与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本已如履薄冰般的关系变得更为紧张。贝恩为了部落的统一而放弃为父亲凯恩的死向加尔鲁什复仇,他知道部落要想存活就必须有一位标志性的领袖,而加尔鲁什可以让人民充满激情。他与加尔鲁什和大德鲁伊哈缪尔·符文图腾雷霆崖会面,而这位年轻的酋长对加尔鲁什向牛头人永无止境的索取产生了厌烦情绪。

加尔鲁什的命令之一就是要求莫高雷提供原始的纯净水资源补给,因为部落的新盟友地精艾萨拉的工业项目导致奥格瑞玛的大部分水源都遭到了污染。贝恩对此非常抵触,而哈缪尔更为甚之,不过在一番激烈争辩后他们还是同意了——只不过此后牛头人要派代表监视地精的一举一动。加尔鲁什同意了这份妥协,并向两位牛头人重申自己对部落的责任后强调带着怒气离开了会议。在与哈缪尔的讨论中,贝恩对加尔鲁什表示了乐观,认为他将来会变得不这样冷酷无情,否则必然是自寻死路。哈缪尔对此并不信服,甚至指出牛头人早在部落成立前就已存在——如果他们还要这样向加尔鲁什卑躬屈膝,倒不如返回之前的古老领地去。贝恩拒绝了这个提议,并重申他对部落的忠诚遵循了父亲的期望。

贝恩·血蹄

无论如何,加尔鲁什还是收到了满意的补给,不久后杜隆塔尔的居民也得到了充足的水源。然而,几支车队在莫高雷遭到的野蛮袭击引起了贝恩的担心,这位大酋长决定一睹究竟。他难过地发现了一片狼藉的屠杀现场,并确定这是野猪人干的好事——这些家伙的装备比之前更为精良。贝恩认为在这种时刻谈判可能会是更好的办法,但加尔鲁什得知后坚持要武力处决这些谋杀犯。贝恩的顾问们也有相似的态度,并建议酋长让这些野猪人了解到进犯牛头人领地的后果。然而贝恩拒绝了这个计划,认为这是加尔鲁什的处事方式——他自己并非如此。贝恩决心要用外交手段解决此事,并不顾其他人再三提醒野猪人的残暴天性而再次妥协。

数名牛头人开始对贝恩向加尔鲁什的妥协态度有所不满。他们认为贝恩不顾自己人民的情况向加尔鲁什阿谀奉承,并打算离开部落。与此同时,贝恩仍然在解决野猪人的事端。他向哈缪尔寻求指引,而这位大德鲁伊指导他与萨满们交流以及向德鲁伊们寻找答案。

贝恩后来又有了另一个麻烦——一些以灰蹄·远游者为首的牛头人认为莫高雷已经成为了加尔鲁什的傀儡阵营,并打算离开莫高雷与部落。尽管如此,贝恩还是希望他们保持对部落的忠诚,因为部落本身比其领导人更为重要,这也是萨尔和凯恩共同塑造的理念。贝恩解释称只要有机会,这些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部落也会从内忧外患中重获新生。然而漫游者们还是准备踏上了旅途。

在一系列糟糕事件中,贝恩总算从哈缪尔那里收到了一些关于野猪人的好消息。他们称自己近来的举动都是因为缺乏水源,这场大灾难让野猪人的补给也陷入了困境。贝恩与哈缪尔亲自向加尔鲁什,然而这位大酋长在知道这群暴徒又一次袭击牛头人领地而遥逍法外之后暴怒不已。在对大地母亲的自然天性与贝恩对袭击部落领地的野猪人退让进行冷嘲热讽之后,加尔鲁什保证这件事一定会尽速解决。贝恩自己与烈日行者援助加尔鲁什时,他发现自己开始对这种混乱式的领导产生了怀疑。哈缪尔出乎意料地对他表示支持,认为他的决定是高尚而正义的。而在下方的莫高雷,加尔鲁什与一队库卡隆已经准备好向野猪人发起攻击。

握着手中的血吼,加尔鲁什与库卡隆精英们通过野猪人的隧道向其发起猛烈进攻。然而,一次数百只野兽的伏击让库卡隆小队损失殆尽,加尔鲁什本人也被逼入绝境。正当他准备决一死战时,贝恩、哈缪尔与烈日行者及时赶到。贝恩靠着手中的破惧者击退了伏击,并帮助大酋长夺回了血吼。部落军队撤退后,哈缪尔通过召唤一条河流向加尔鲁什展示了大地母亲的力量。贝恩恐吓战败的野猪人,并称这条河流会为他们提供需要的水源——他们也不需要再攻击牛头人。野猪人不情愿地返回了自己的隧道中。

贝恩向沉默不语的加尔鲁什表示如果牛头人需要其他帮助会有所言语,随后大酋长乘坐飞艇返回了奥格瑞玛

灰蹄·远游者告诉贝恩,此前打算离开莫高雷的牛头人目睹了贝恩对野猪人的胜利,并为自己怀疑酋长的领导能力而道歉,希望为这一鲁莽的行为请求原谅。贝恩准许了这个请求,并希望他们为了人民的未来而继续奋战。

贝恩在夜色笼罩中注视着自己的领地,并向客人重申了自己对部落的信念——他的父亲曾许诺会偿还欠下的情分,而他将子承父债。[2]

大地的裂变

大地的裂变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作为牛头人的领袖,贝恩面对着莫高雷的问题。在年轻的牛头人帮助下,他杀死了奥尔诺·恐怖图腾

儿童周,贝恩会在雷霆崖与哈缪尔与卡多一同纪念凯恩。

陶拉祖营地陷落之后,贝恩建造了一扇大门将贫瘠之地与莫高雷分割开来。有些牛头人支持他的决定,有些则打算进攻联盟,贝恩将这些成员下令放逐出雷霆崖。[6]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战争之潮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当大酋长通知其他部落领袖前往奥格瑞玛参加会议时,对“新奥格瑞玛”感觉不佳的贝恩还是响应了召唤。到达后他与洛瑟玛·塞隆互相致意,与贸易大王加里维克斯进行了简要交谈,而伊崔格则向他表示自己并不喜欢这次会议的主题。让大家等候多时的地狱咆哮到达之后,他宣布了将塞拉摩从这片大陆上清除掉并扫清联盟军事部队的计划。除此之外,随着南方威胁的解除,加尔鲁什还打算让部落拿下属于暗夜精灵的领地。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拒绝实行此计划,因为一旦联盟无力抗衡卡利姆多的部落,他们就会把目光放到北方:被遗忘者血精灵。洛瑟玛对此保持沉默,而贝恩感到希尔瓦娜斯迫切需要一位支持她的人,最终却一无所获。

当伊崔格打算讲讲对此事的看法时,加尔鲁什表示他已经听过了这些观点。然而,贝恩指出并非如此,要求加尔鲁什继续让伊崔格讲下去。在讲话过程中,伊崔格被加里维克斯打断,而后者表示这事没什么代价,他看重的只有回报。对这位地精将敌友双方的鲜血用金钱衡量的做法,贝恩感到自己无法再保持沉默了。他愤怒地告诉加尔鲁什,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不该遭受这样的对待,因为她比部落的其他成员还要对他更加友善。然而加尔鲁什要贝恩不想和他父亲一样下场的话就保持安静。贝恩则反问称这是否意味着遭受背叛而死。在加尔鲁什的怒吼声中,哈缪尔·符文图腾与伊崔格选择了贝恩一边,而同时加尔鲁什的新护卫,黑石兽人马尔考罗克则站在了主人的身后。

在命令马尔考罗克退下之后,地狱咆哮看向贝恩的脸庞,质问他的忠诚究竟属于曾屠杀他族人的联盟,还是部落。贝恩冷静地回答道如果他曾打算离开部落,他会在凯恩死去而加尔鲁什决定不参与贝恩与玛加萨争夺雷霆崖的战斗时就这样做了。贝恩注意到大酋长的脸上划过一丝愧疚,随后又迅速消失。不久后会议宣告结束,而加尔鲁什的决定是向北方城堡前进,接下来就是塞拉摩,并清理掉沿途的人类部队抵抗。

会议结束后,贝恩与暗矛氏族沃金酋长进行了简短的谈话。当贝恩得知马尔考罗克与其他黑石兽人也得到允许加入了部落,并对加尔鲁什让这位黑石氏族兽人与雷德·黑手的前仆从加入部落表示不满时,沃金指出他也让恐怖图腾氏族的成员加入了部落。当贝恩说到他认为现在的牛头人比兽人更强时,沃金表示自己也这么认为。

当入侵正式开始后,贝恩率领牛头人部队从莫高雷巨门出发,并与沃金的暗矛部队会合。贝恩随后率领这支联军从巨门向北方城堡进发,并扫清了沿途的联盟部队。当部落军队与北方城堡的部队遭遇后,加尔鲁什命令他的黑暗萨满召唤出了熔岩巨人。贝恩不知道这些召唤物是何神圣,并询问卡多·云歌,然而后者大发雷霆,称加尔鲁什召唤并奴役熔岩巨人的行为是大地之环明令禁止的。在目睹了这些元素巨人摧毁眼前的一切事物后,贝恩召集自己的部队撤退,以防被这些恐怖的熔岩元素所误伤。

在北方城堡因为部落强大的攻势而沦陷后,确认熔岩巨人全部消失的贝恩前往质问加尔鲁什。双方的争吵进入白热化之后,马尔考罗克挡在贝恩面前要与他进行玛克戈拉。不过贝恩并没有理会他,只是表示他已经失去了太多的勇士,并且希望不再有部落的战士为此而牺牲。他向加尔鲁什问起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事,而加尔鲁什则表示他的担忧完全是杞人忧天。他还向贝恩表示自己已经有了计划,最终二人达成了共识,加尔鲁什接受了贝恩的道歉,但同时也表示以后不希望再听到贝恩的抱怨。

返回附近的营地之后,贝恩命令自己的部队收敛牺牲者的遗体。他还要求族人不许亵渎牺牲的联盟战士,认为大地母亲会对她的孩子一视同仁。独自在帐篷中沉思的贝恩觉得加尔鲁什的草率与自负以及对元素的滥用都是为了个人的荣耀。他的结论让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在确认不会被加尔鲁什的耳目发现之后,他秘密召唤佩里斯·雷蹄前来面见。贝恩命令雷蹄前往警告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关于部落对塞拉摩的进攻并将破惧者送还给它原来的主人,强调自己在参与攻陷北方城堡之后已不配再使用这把武器。

胜利之后又过去了数日,部落成员们(主要有贝恩、沃金、科兰缇尔·血刃弗兰迪斯‧法利)对加尔鲁什下令留守北方城堡的举动十分不解,如此一来塞拉摩便有机会召集援军,征服计划会变得更加艰难。在加尔鲁什闭门不出的情况下,贝恩与其他人秘密召开会议讨论大酋长目前的想法,然而这次会议却被地精内部的叛徒通报给了加尔鲁什。直到沃金表示对元素的奴役可能会导致元素开始对抗部落时,他们才发现自己被监视了。

当加尔鲁什表现出对这次会议的不信任时,贝恩之处并没有人“打算对加尔鲁什不利”。他们只是在质疑。然而马尔考罗克却说质疑大酋长就是在质疑部落。贝恩反驳称这种逻辑简直是无稽之谈,并进一步强调称这次会议召开的原因就是加尔鲁什除了马尔考罗克之外谁也不见。而加尔鲁什则称他不需要向任何人做出回应,所有人只需要按照他的指示进军即可。当哈缪尔表示如果是萨尔就会听取众人意见的时候,加尔鲁什指着自己的棕色皮肤,问这和萨尔的绿色皮肤有何相似之处。贝恩注意到加尔鲁什曲解了哈缪尔的意思,没人会把他错认成萨尔,而马尔考罗克眯起了眼睛。受到加尔鲁什的注视后,这位兽人表示他理解贝恩和沃金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展现对部落的忠诚,随后便让他们返回了自己的营地。

意识到加尔鲁什或马尔考罗克并未发现自己对佩里斯·雷蹄下达的任务后,贝恩松了一口气。他随后立刻想到在自己需要加尔鲁什的好意时,加尔鲁什也同样需要他。由于贝恩是一位知名的楷模,部落中有不少成员都愿意效仿他的作风。思考个中关系之后,贝恩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在他前行时表示自己急需用圣烟净化自己,因为每次他屈服于加尔鲁什的命令之后都感到自己声名不复。

后来,沃金与贝恩受邀参与加尔鲁什的会议,并发现马尔考罗克也在场。部落的三位领袖进行了一番政治对话,直到贝恩表达出自己的担忧并询问加尔鲁什为何他只听那位黑石兽人所言。在确认马尔考罗克离开执勤后,加尔鲁什对沃金和贝恩说他对舰队有所命令。以为加尔鲁什会继续进攻塞拉摩或是让他们参战的二人怎么也没想到加尔鲁什竟然下令让舰队撤退。在前往执行命令时,贝恩对加尔鲁什说他希望部落不会因此而分崩离析。而在二人离开时,他们听见了大酋长与其护卫的大笑声。

当加尔鲁什终于开始对塞拉摩的进攻后,贝恩率领牛头人部队与沃金一同参与了加尔鲁什向塞拉摩北大门的攻击。在战斗中,贝恩与身兼塞拉摩间谍大师和吉安娜护卫之名的暗夜精灵蓓恩厮杀在一起。作为一名可怕的对手,蓓恩让贝恩鲜有招架之力。当沃金前来营救他与附近的加尔鲁什之时,还通知他们称有条巨龙卡雷苟斯不仅在协助防御塞拉摩,还试图诱使部落军队防止其撤退。收到这一消息之后,加尔鲁什下令撤退,而贝恩负责断后。不过当加尔鲁什要贝恩也尽速撤退以避免陷入又一场救援任务时,贝恩挥起战锤将蓓恩砸在地上,随后迅速撤出了战场。

塞拉摩的战斗几近失败后,贝恩怒气冲冲地来到正凝视着尘泥海湾大桥的加尔鲁什面前,并将一件沾满血污的衣战衣向他扔去。面对加尔鲁什的咆哮,贝恩说这些被杀害的牛头人之血大概会更适合他身上的刺青。然而让贝恩迷惑的是,加尔鲁什只是笑了笑,说他不过是愚蠢的野兽,并伸手指向前方。而塞拉摩之战的真相此时才真正揭开:进攻塞拉摩并不是为了摧毁要塞,而是为了将联盟高阶将领,例如珊蒂斯·羽月马库斯·乔纳森将军等人聚集起来,这样用法力炸弹就能将城市连同内部人员全部消灭,而加尔鲁什宣称此举是为了弱化联盟。不久之后,部落军队便见证了法力炸弹摧毁塞拉摩的景象,有人为此欢呼,也有人对此唾弃不已,贝恩就是后者之一。

目睹了塞拉摩的毁灭之后,贝恩不禁问自己曾经那个因为克罗姆加大王杀害无辜德鲁伊而将其处决的兽人去了哪里,而那个曾说过不论怎样艰苦的战斗也不能放弃荣耀的人也已经不复存在了。在加尔鲁什与许多部落成员在奥格瑞玛中欢庆时,沃金与其他人如贝恩、科兰缇尔‧血刃与弗兰迪斯‧法利在剃刀岭集合讨论大酋长摧毁塞拉摩的真正意图。不久之后,马尔考罗克与库卡隆成员炸毁了旅店,杀死了包括曾质疑大酋长的血刃与法利等人并将其称为意外。尽管贝恩对这场“意外”的原因尚不知晓,但他和沃金都确定这绝不是偶然。

在联盟向奥格瑞玛发起反击、联盟舰队被逼退与部落控制的海怪被杀后,贝恩与沃金和马尔考罗克得知联盟收复了北方城堡,后来贝恩的一位长行者又称联盟还成功突破了部落在塞拉摩被毁后建立的封锁线。之后他目睹了加尔鲁什下令让卡利姆多海岸防线进行回撤。年轻的血蹄酋长对此十分高兴,认为加尔鲁什已经放弃了征服计划。然而当他准备称赞加尔鲁什的时候,后者称计划有变:他不再打算驱逐联盟,而是打算将其彻底灭族。

作为回应,贝恩称自己将率领牛头人返回雷霆崖,以及倘若再有塞拉摩之类的事情发生,加尔鲁什将永远失去牛头人的支持。加尔鲁什仅仅回以一个难以捉摸的微笑,并称他的宣言“太过愚蠢”。随后他看向巨魔领袖,而沃金向贝恩投去了悲哀的目光,轻轻摇了摇头。而贝恩则点点头,表示理解沃金希望保护人民的苦衷。在贝恩与族人返回莫高雷的途中,他不禁思考加尔鲁什究竟是对权力过于痴迷还是已经彻底陷入疯狂之中。

熊猫人之谜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贝恩梦见了一片开满金色鲜花充满希望的山谷,并命令烈日行者德兹科与他的逐晨者氏族前往潘达利亚的附近海域进行搜寻。

夺岛奇兵

贝恩前往潘达利亚并对地狱咆哮紧密监视。当加尔鲁什的兽人们无法掌握地狱咆哮要他们接受的煞能时,贝恩命令纳兹戈林将军派遣忠诚善战的部落勇士们攻击被煞能感染的兽人们让其恢复意识。贝恩还向沃金送信,向他通知了这里发生的事情。在听说一些异议的传言后,贝恩开始担心自己的牛头人同伴们,并决定留在潘达利亚留心事情的动向。尽管贝恩相信他能留在地狱咆哮身边,沃金却很担心他的安全,并私下里要求部落勇士们照顾好贝恩。

贝恩随后与加尔鲁什来到昆莱山并在酒坛集东边建立了加尔鲁什尔前哨站。在魔古领主单简拒绝透露圣钟的所在之处后,伊什受命拔出了武器。眼见此状,贝恩上前提出了另一种不流血的解决方法。通过他在锦绣谷习得的一种能唤起对方记忆的古代熊猫人酊剂,贝恩成功让部落英雄们看到了单简的过去。了解到圣钟的隐藏之所后,冒险者们将地点回报给了贝恩。他表示部落会去寻找那个洞穴,并在发现后再次召集他们。

雷神再临

贝恩听说加尔鲁什对安度因的攻击后,他感到十分紧张。[7]

绝地反击

听说暗矛起义军出现后,贝恩来到剃刀岭,此时暗矛部队刚刚与库卡隆大战一场。在这里,他发现沃金在之前潘达利亚遭受加尔鲁什的手下刺杀时活了下来。他向巨魔酋长提供了帮助,但由于仍有许多牛头人留在奥格瑞玛之中,因此他需要周密计划保护族人不受伤害。他还提到加尔鲁什将整座城市变为了一座堡垒,因此寻找“部落外的”其他盟友会非常明智。他派遣Abrogar Dusthoof前往双月殿保持对谷中事态的监视。

贝恩在内部圣殿

决战奥格瑞玛

贝恩和沃金进驻剃刀岭,而他们的部队(雷霆崖战士与暗矛猎头者)也在前来途中。两位领袖讨论了当前海战登陆与加尔鲁什的情况。

决战奥格瑞玛中,沃金的起义军解放了杜隆塔尔的大部分区域,并来到了奥格瑞玛的大门前。贝恩与沃金直面纳兹戈林将军,而后者放出了钢铁战蝎。将其击败之后,泰兰德·语风打开了奥格瑞玛大门,并要贝恩和沃金向前进攻,她自己则在此守住阵线。

贝恩随后与一队部落成员出现在地下要塞中并与库卡隆兽人交战。

贝恩与部落的其他领袖(除了早前在围城战中负伤的季·火拳)目睹了加尔鲁什的战败与被捕。当萨尔指名沃金为新任大酋长时,贝恩下跪以表敬意。

联盟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玩家种族>。
部落
我们要团结一致, <玩家职业>。

战争罪行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战争罪行》

决战奥格瑞玛之后,部落领袖们前往白虎寺见证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命运。然而,至尊天神决定将加尔鲁什的审判交由联盟部落共同负责。

在其他领袖的共同意见下,大酋长沃金选择了贝恩而不是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担任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辩护者。在与自己父亲的灵魂见面后,贝恩同意尽力为加尔鲁什辩护。

贝恩在审判中与泰兰德·语风进行辩论交锋并尽心尽力。值得一提的是,他并没有对其他部落领袖嘴下留情。他指出沃金在回音群岛上的言行可能使得加尔鲁什将巨魔一族当成了叛徒,并让古伊尔承认尽管在围攻奥格瑞玛之时差点杀死这位大酋长,但如果有机会还是会饶他一命。

不过,贝恩为加尔鲁什辩护的资格在泰兰德提到他过去与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安度因·乌瑞恩的交情时遭到了质疑。尽管如此,曾把贝恩说成让自己生命中的最后时分“充满娱乐”的地狱咆哮仍然选定贝恩作为自己的辩护者,这让庭审人员惊讶不已。

最终,贝恩在总结陈述时对自己为加尔鲁什辩护时的激烈言辞作了解释。他认为只要人还活着,就还有做决定的权利,而人是会变的,加尔鲁什也一样。然而加尔鲁什对此不屑一顾,称他对所做的一切与所杀害的一切生命,以及在他的战争之路上伤害的所有人,都毫无悔意。

在地狱咆哮逃脱时,贝恩与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进行了交战。这一位贝恩在凯恩死后亲手撕碎了加尔鲁什并亲自继任大酋长之职。在战斗中,贝恩对至尊天神的袖手旁观忿忿不平,而至尊天神此时要两人“记住能”,这使贝恩想起了自己不能杀死另一个自己,而是要接受对方。在二人不约而同回想起父亲的睿智之后,贝恩成功完成了这一切,另一位贝恩也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中。在后来,贝恩站在泰兰德·语风身边与其他双方阵营领袖一起见证了朱鹤赤精为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疗伤。[8]

性格

贝恩与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完全相反:他有着与年龄极不相符的耐心、冷静与睿智,并且遇事尽可能选择不必诉诸武力的解决方式。他对于加尔鲁什向自己的人民无休止的索求仍然保持平静,这说明了他在与这种要么自杀要么成长之人交流时的自控力与忍耐程度。他非常不喜欢扰乱平静的事情,并总能够迅速抓住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他对自己的人民深深信任着,但经常会怀疑自己是否能像父亲一样做好一位成功的领袖,并以自己对部落的统一与理想作为信心的来源,带领人民在黑暗时分继续向前。尽管贝恩敢于担当大任并且平易近人,他并不会勉强自己回避非战不可的局面,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充满冲突与苦难的年代。外交术是他的强大依靠,但他作为一位战士同样不能小瞧,因为他会尽可能地迅速结束战斗。不管他有多少个人损失或遭受多少质疑,贝恩总是对人民十分宽容,并会为了人民的利益与自己内心的平和化解一切不满与怨恨。在他尽力效仿父亲时,其实他已经走上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在其中善解人意,按理处事,并对这个急需和平的世界奉献出自己的力量。[9]

角色扮演游戏中

The RPG Icon 16x3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角色扮演游戏,这些设定可能是非官方设定.

看起来在布莱恩·铜须有机会与雷霆崖的牛头人酋长关于巴尔丹挖掘场的矮人们进行交谈后,贝恩血蹄要求一队年轻的牛头人们作为信使前往巴尔丹的矮人挖掘点,希望让这些家伙停止自己的挖掘。做出一番努力后,牛头人让矮人接受一名萨满监视他们,以确保这片土地在挖掘过程中不受打扰,以及要矮人尽量返回自己的领地去。贝恩随后让他们一同解决风险投资公司的问题——这是个更难的问题,不过看起来武力手段比外交沟通有效得多。[10]

轶事

  • 鉴于萨尔已经不再是大酋长,似乎贝恩与安度因之间的友谊已经取代了吉安娜与萨尔成为了维系双方阵营和平的重要保障。
  • 贝恩有着棕色的眼睛。[11] 在模型更新之后,他的瞳色变成了蓝色。
  • 贝恩似乎造访过诺森德。[12]
  • 尽管贝恩一般被形容为一位年轻的牛头人,然而TCG艺术图显示他看起来更加成熟,如同他的父亲一般。
  • 贝恩在一个可能的未来中以残影的形式出现。
  • Christie Golden在《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中完善了贝恩的性格。他的背景故事在这本书中得以建立,不过除了与凯恩的关系,他的性格就只剩下一个“酷”。[13]
  • 贝恩由Jamieson Price配音。
  • 在《炉石传说:魔兽英雄传》中,贝恩可以由传奇卡牌凯恩·血蹄的亡语召唤出。

平行时间线

在一条平行时间线中,贝恩谋杀了加尔鲁什,亲手将他撕成碎片,并成为了部落大酋长。他被传送至白虎寺并在凯诺兹告诉他主宇宙的贝恩为加尔鲁什进行辩护后与其大打出手。他手持一柄大锤,穿着大酋长的沉重铠甲。根据主宇宙的贝恩所说,凯诺兹选取的都是人们最破碎与黑暗的自己。为了将其送回原本的世界中,就必须接受另一个自己。当他们回想起父亲凯恩的睿智时,也终于合二为一。[14]

画廊

参考与注释

继承自
Cairne Bloodhoof
头衔
High Chieftain of the united tribes of the Tauren
继任者
Incumbent
继承自
Cairne Bloodhoof
头衔
Chieftain of the Bloodhoof tribe
继任者
Incumbent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