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碧卡的日志Jubeka's Journal是术士绿火任务链中所提供的一件绑定物品,术士玩家可以永久保留这本书籍。

综述

这本被啃掉了一半的皮面日志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鲜。

来源

联盟&部落奥格瑞玛暴风城,任务:寻找灵魂石

内容

裘碧卡的日志
收录于版本7.3.2.25549

裘碧卡的日志
这份文件是一位大师级术士训练师的日记。书页里写满了各种随笔,有小鬼的内脏图,还有地狱猎犬喜欢吃的食物。
读到快结尾处时,一条记录引起了你的注意……

第26天:

  我和坎雷萨德来到外域差不多快两周了。在这之后,他就一个人动身去了影月谷。我没多问他原因,只要他别把自己的小命丢了就行。

  我在这片沙尘漫天的废土上的研究还在痛苦地继续着,然而燃烧军团的凌厉攻势已被化解了,现在剩下的都是些较以往更加稀有的恶魔物种。

第28天:

  地狱火半岛魔火峡谷里的邪能小鬼出奇地能侃。我发现和它们签订契约很容易,只要你知道它们的真名就可以了。召唤它们的仪式简单到爆。

  但是空灵领主就比较难对付了,不过让它们说出自己讨厌的对手的名字还是费不了多大工夫。

  我曾不止一次地想过坎雷萨德到底还回不回来了,不过说到底,这根本无所谓。议会或许会处死我,只要我的魔典能传下去就行,让我能留点东西在世上。

第32天:

  今天在查看虚空风暴中恶心的法兰伦废墟时,我遭到了一种漂浮眼魔的伏击。它们自称是观察者,并且出人意料的聪明。它们极其渴望见证所有形态的魔法,并且愿意提供服务以换取享受新形态魔法的机会。

  召唤观察者的仪式出乎意料地复杂。由于它们居住在遥远的黑暗中并具有极高的迁移性,召唤仪式必须补偿它们的旅途之劳。如果不是它们自愿配合,召唤观察者根本不可能。

第35天:

  坎雷萨德回来了,看上去一脸苦相。考虑到他的半吊子水平,也难怪他的研究进展不大。

  我准备尝试束缚更高阶的燃烧军团成员了,不过我还不敢独自一人来举行仪式。事实上,坎雷萨德或许可以成为最佳的试验品……

第36天:

  非常好!我首次尝试召唤更高阶的燃烧军团成员的仪式果然失败了。就在坎雷萨德完成仪式后,破坏魔几乎瞬间就挣脱了控制。

  我原本以为在我放逐恶魔时,那个脆弱的人类会瞬间毙命。结果相反,就在破坏魔剃刀般锋利的利刃划破空气的一瞬间,坎雷萨德就完成了变形,利刃如同击中磐石一样被弹了回去。

  和通常的变形术完全不一样,他的恶魔变形并不完全……或许他的研究比我之前预想的要成功得多。

第40天:

  讽刺的是,束缚愤怒卫士的关键竟然是减少召唤法阵上的符文数量。愤怒卫士非常反感魅惑和压制,但对纯粹的力量展示却会欣然接受。

  我没想到,坎雷萨德竟对燃烧军团用来迫使愤怒卫士听命的手段颇有见解。他支配低级恶魔的能力令人刮目相看。忍受了巨大的痛苦后,我成功模拟出了他用来同时召唤多个恶魔仆从的形态。

  可惜,他可以无限期地控制两名低级恶魔,我却只能控制一小段时间。

第47天:

  我们干掉了一些食人魔,但是在研究维姆高尔的法阵时发现了使用恶魔献祭从而提升我们力量的方法。虽然这项行动严重激怒了我们的恶魔仆从,可将它们的生命能量注入到我们自己体内可以使我们的力量得到极大增强。

  稍作实验之后我发现,你献祭的恶魔和你链接的越为紧密,你从这个仪式中获得的力量也就越大。

  坎雷萨德抑制自身恶魔变形的能力似乎达到了瓶颈。他的低能又令我感到厌恶了。对大多数术士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他却得花上无数时间。

第50天:

  在坎雷萨德的坚持下,我们前往了影月谷的诅咒祭坛。他似乎坚信古尔丹之手绝不仅仅是一个展示力量的遗迹而已。

  我心里并不相信他,不过反正现在我的魔典已经完成了。我很不理解,他为何会痴迷于控制恶魔变形过程中产生的恶魔能量流。

  在他折腾那些古祭坛时,我打算尝试打开一道能一次性召唤大量野生小鬼的传送门……

第60天:

  坎雷萨德一定是在搞什么鬼名堂。要说我担心下一步的行动恐怕都说得太轻了。

(封皮日志的背面写着一段潦草文字)

  我越来越确信,我们绝对不可能从下一次冒险中生还了。我绝对不能让我的魔典就此失传。为此,我和小鬼立下了契约,将我的灵魂石的四块碎片留在我日志中记录的地点。

  我现在把这本日志送给你,我忠实的朋友,你需要它来找到我,将四块碎片拼合起来,找到我的身体,然后一定要把我的魔典带回艾泽拉斯。

署名,
裘碧卡·碎影

历史版本

收录版本约为5.4,发现时版本为7.3.2

其他差异部分由于时间过长暂时无法确认。

位置 新版 旧版
第28天 空灵领主 虚空领主

引用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