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这次能找到答案。”猢狲的双手来回搓着。“前几个星期里我们踏遍了山谷中的每个角落。我都记不清测试了多少个幼崽。”

“幼崽?”德兹科诧异的问道。这时他才注意到站在锣旁边的难民手里都捧着孩子。

“我们的成员都是在幼年时被选拔的。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智先生造访了我当初在翡翠林的家乡,从此改变了我的一生。但现在我们不得不采取其他的办法来寻找潜在成员。三天前,我们敲响了鸣唱之锣,任何能够感应到天神召唤的儿童都会听到锣声。不过这都是听古书上所记载,上次使用这个测试还不知道是哪个年代。”

“三天前敲响的锣声……”德兹科在一旁自言自语。红角和云蹄是三天前开始病的吗?还是更久之前?他实在回忆不起来。

“听到锣声有什么反应呢?”他问道。

“我不知道,没人清楚究竟会发生什么。我估计孩子听到之后会一下子受惊,好像得了病一样。这些就是我们要找的苗子。第二次锣声会来安抚受惊的孩子,我们也可以进一步确认孩子是否真正地被天神所挑选。在这之后天神就该会出现。”

德兹科的脉搏陡然加快,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鼻梁上滑落。好像得了病一样……

智先生从一位金莲教成员手中接过一把铁锤子,随即猛地敲在锣上。银色的锣盘强烈的震动着、前后摇摆,但却没发出半点声音来。至少德兹科和在场的所有人什么都没听到,而那些被捧在怀里的熊猫人幼崽看上去也没有任何反应。

“什么都没发生。”德兹科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为什么要为自己的孩子担心呢?金莲教的成员全部都是在潘达利亚大陆上土生土长的:锦鱼人、熊猫人、猢狲等等。我的孩子是牛头人,是外乡人。

“一无所获……”莫吉莫垂下了头。同行的金莲教成员仍不敢相信现实,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出个答案。沮丧的智先生默默地将手里的铁锤还给了别人。

一丝惆怅感涌上德兹科的心头。金莲教一直都与宁静祥和为伴,而战火突然就出现在他们的跟前。就连他们所信奉的天神也——

人群中传来一声尖叫。

突然,锣开始剧烈的震颤。裂缝开始从银盘中央像蜘蛛网般向外扩散,直至完全破碎跌落到地面上。一颗闪着金光的蓝色圆球从碎片里冒了出来,随着它不停的扭曲、扩张,逐渐形成了一只硕大的仙鹤。巨鸟伸了伸他的脖子,竖起了身上那或黄、或红、或白的羽毛。

“赤精。”智先生的语气仍非常平静。他和金莲教的成员随即一同向其鞠躬致意。

“召唤已被响应。”朱鹤化身的声音犹如大地惊雷一般。有德兹科两倍高的天神逐个审视着每个熊猫人幼崽。

“不在这里。”说完天神的头猛然转向神殿镀金的门廊,大踏步的向那里走去。众人楞了半天才缓过神来,赶忙跟着朱鹤跑去。

德兹科心里惦记着红角和云蹄,也随众人一起前去。他穿过双月殿拱形的走廊,直奔夏之眠。他知道娜拉一定会把他的孩子安置在旅店里的。

赤精也料想到了。

德兹科万万没想到朱鹤早已经到了那里,他那纤长的脖子高高的矗立在用木头和纸做成的屏风上。里头的娜拉用身体挡在两个孩子之前,随时准备保护孩子。

“你不是他们的亲身母亲。”赤精好奇的问道。

德兹科穿过天神的身边,来安慰神经紧绷的娜拉。红角和云蹄则在他们的摇篮里好奇地看着赤精,发出咯咯的欢笑声。这还是德兹科几天以来第一次见到他的孩子如此高兴。

“这……肯定是搞错了。”德兹科尽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

“想必你就是孩子的父亲了。”天神的双眼犹如两颗炎日,直盯盯的看着他。牛头人觉得自己的所思所想完全都暴露给了朱鹤。“母亲在分娩时过世了。不过她在临终前仍创造出了两个新生命。”

赤精点了点头。“你管他们叫红角和云蹄,但那并不是他们的真名。”

“不是真名?”莫吉莫好不容易从人群外挤了进来,四周都被伸长了脖子的金莲教和部落群众围了个水泄不通。

“的却如此。”德兹科的惊讶之情溢于言表。红角和云蹄只是孩子的乳名,这是他们族人保留的一个罕见的风俗。等到他们长大就将继承他们的真名——一个将取自在潘达利亚丛林逝世的挚友,另一个将取自帮助他们族人的新朋友。

“我并没有预知到是双胞胎。”赤精的化身转向智先生:“只要一人就够了。”

“我明白了。”智先生连连点头。这位长者之前镇静的神情早已荡然无存,脸上挂着的只有诧异。“来自遥远异乡的孩子……真是无论如何也猜不到,我的朋友。”他望着德兹科继续说道:“虽然之前我也有想到过,但我从来不认为这事能够成真。”

“他们是我的骨肉。”事情实在发生的太突然,德兹科整个人还未能在震惊中恢复过来。“你们这是希望我……”

“来保护你不远千里来到的锦绣谷。”朱鹤接着他的话说道。“为了实现你死去妻子的梦想,和她一样为山谷做出牺牲。幸好你有两个孩子,一个将保卫山谷而另一个则可以在你身边陪伴。现在你需要做的只是选择。”说完赤精的化身渐渐地化为一缕青烟,随即消逝在空气中。

“我还有话要说!”德兹科大吼一声。

但此时朱鹤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金莲教一行人则在一旁拍手庆祝。他们身后的难民全都涌到了孩子跟前,连脸都挤在了一起。一个伸手想摸摸红角的熊猫人被娜拉一掌击退,整个人连着屏风一起倒在了地上。

突然有个人在德兹科的背上重重了拍了下,他转过身来发现是高兴的连嘴都合不拢的莫吉莫。“真是个好日子啊!”猢狲在人群的嘈杂中喊道。“真是个伟大的日子!”


选择……

赤精的命令像阴魂一样折磨着他。他漫无目的的四处走着,等他来到金色平台时太阳早已从西边下山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