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太阳最终挂在山顶的正上方时,鼓声停止了。

此时的德兹科觉得自己很平静。也许受苦受难的日子终于结束了,他持着谨慎乐观的态度想着。也许莱莎所说的好日子真的开始了。


在德兹科的命令下,更多的人手投入到了平台的治安工作,他可不想给来访的客人留下坏印象。在神殿生活的这几周里,作为领袖的德兹科每天都要处理部落成员间各种各样的纠纷和争斗。虽然都是些小摩擦,但是他生怕让金莲教看到矛盾激化后的场景。毕竟多少个世纪都守卫在这个山谷的金莲教毫不保留的接纳了他们,牛头人自然不希望辜负他们的好意。

换下仪式服装重新披上战甲的德兹科召集了四名晨逐者守卫,吩咐他们在通往平台蜿蜒的阶梯前等待客人前来。每处阶梯都矗着两尊金色的雕像。手持长矛的人像面目狰狞,好似要消灭任何胆敢上前的人。光看着他们德兹科就觉得自己的血液在沸腾。

这些雕像的原型是魔古族,这个嗜血凶残的民族曾经统治整片山谷,并用暴政建立起了一个霸权帝国。德兹科和他们交过手,这些冷血无情的敌人力大无比。幸好他们的帝国很久以前就衰亡了。

但天有不测风云,一群名叫韶天的魔古族渗透到了山谷中。许多报道都表明他们的人数在日益增长。他在平台阶梯等待的同时,也在思索是不是韶天和金莲教之间的战斗又进一步激化了。否则又有什么原因一大早就召来这么多的金莲教?

访客抵达前他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德兹科在看到来访的一行人中有和谐者智先生时,很庆幸自己让人整顿了下秩序。这位金莲教的熊猫人贤者可以说是他在整个潘达利亚最为敬重的人之一。

“希望我们没给您添什么麻烦,我们在来的路上听到鼓声了。”智先生在德兹科将来宾们引到平台中央的树阴下后说道。

“当然不会。那是我为纪念妻子举行的仪式,黎明的时候就结束了。”

“原来是为了您的妻子。”智先生沉重的点了下头。“牛头人在纪念亡者时都举行这样的仪式吗?”

“一部分人罢了。这个仪式已是非常的久远。如果不是烈日行者重新将其带回人们的视线,恐怕早已失传了。它恰巧极为符合和我们的信仰。”

“真有趣。”智先生边说边抚了抚他扎辫的灰胡子。“我对你们的文化非常好奇,金莲教和你们的习俗有很多相似之处。等哪天山谷的危机化解了,我们俩一定要好好谈谈。”

“那再好不过了。”德兹科说完扫了一眼其余的金莲教成员。当中的很多人在他初次来到山谷中时就认识,但也只是认识而已。仁慈的翁是其中的一张熟脸,这位体型丰满、温文尔雅的熊猫人目不转睛的审视着神殿。

接着就是莫吉莫。这位身形硕大的猢狲身着镶嵌木片和铁皮的护甲。他向后梳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周围一圈都是银白色毛发的无毛的脸上画着青蓝的油彩。莫吉莫不停的在那里东张西望,然后自顾自的在那儿用猢狲语念念叨叨。大家对此都习以为常。

“幼崽呢?”这位猢狲老兄总算说了句德兹科听得懂的话。

“他们一宿都没怎么睡,现在需要休息了。”

“原来如此。”莫吉莫的白尾巴因为失望一下子塌了下来。

“以后有的是机会。”德兹科在猢狲的背上拍了拍以示友好,不过他仍庆幸自己的孩子和娜拉一起回到了神殿。自从伊娜耶的仪式结束之后,孩子们的病情又复发了,这让德兹科非常沮丧。更主要的是,他总觉得每次莫吉莫接近他的孩子总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等待着发生。猢狲大都手舞足蹈、做事不计后果。虽然莫吉莫的举止谈吐更像是一个熊猫人而非他那爱捣蛋的同类,但是他每次遇到小孩子便激动的显出了本性。

“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是莫吉莫自己的幼崽。”智先生打趣的说道。“不过我也挺担心那俩孩子的,他们还安好吗?”

“嗯……”牛头人顿了顿。他显然不想让智先生担心,何况具体得了什么病他还不清楚。“孩子们都好,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说完智先生便深入了一段沉思。他摇了摇头,理顺了下思绪接着说道:“我们还是赶紧办完自己的事吧。你也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忙,我们不耽误你的工作了。”

智先生向其他的金莲教成员示意后,其余人便很快地投入到了工作中。一些人向入口处的一群移民走去,其余的人则忙着解开他们带来的一只大木箱子。

“需要帮忙的话,还请告诉我。”德兹科此时倍感好奇。

“当然,只不过我们此行是奉天神的命令。”

天神派他们到这里来?德兹科尽量掩饰着自己的惊讶。他曾经听智先生说:早在潘达利亚还未有历史记载之前,四方之灵就守卫着这片大陆。对于德兹科来说,他们就犹如神灵一般。就是天神在不久之前打开了锦绣谷尘封数个世纪的大门,他们相信像德兹科这样的外乡人能帮助金莲教抵御来自外界的威胁。

“我相信你也听说了。”智先生继续说道。“锦绣谷地域广阔,而我们人数稀少。韶天的侵蚀使我们愈发的势单力薄。我们这次是来召集新成员的。”

“部落的人民将很荣幸与你们并肩作战。”德兹科说。

“这事情有些复杂。天神之所以引导我们来这里,是因为他早已指定了人选……至少目前如此。神灵们因战事饱受困扰,所转达的旨意已经不如往常那么清晰了。神灵告诉我在山谷的这里有位未来的金莲教卫士,这也着实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以往的人选通常都是在其他地方产生的,在山谷内找还是第一回。不过来到这看到许许多多不同种族的人们在这里安家落户,也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

“智贤者!”翁从平台的另一侧大声喊着。“我们都准备好了!”

翁的身旁架着一面银色的锣,上面雕刻着象征四位天神的标记:玄牛砮皂、青龙玉珑、白虎雪怒、朱鹤赤精。一群熊猫人难民在锣前驻足观望。

“马上就来!”智先生回答道。随即转向德兹科:“我们只要做个简单的测试,不会耽误很久。结束后我再和你细谈。”

“我——”德兹科刚启齿想说什么,智先生就大跨步的向锣走去了。牛头人望着他的背影,一股失落感油然而生。部落虽然在为战事提供援助,但德兹科自己却觉得愈发的无足轻重。他的时间都浪费在维持双月殿的治安上。

莫吉莫在智先生和难民发表讲话时凑了过来。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