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Garrison building workshop.png

正在施工
这篇文章正在施工。在此期间编辑本文可能会引起编辑冲突
如果超过15天没有编辑,请手动删除本标签。

本词条讲述的是血精灵的历史。关于可选种族,请参阅血精灵(可选种族)。 关于一般意义上的精灵,请参阅精灵
BloodElvesSots.jpg
血精灵
Blood elf
阵营 奎尔萨拉斯部落伊利丹的军队燃烧军团占星者破碎残阳银色北伐军, 暗月马戏团, 独立
角色职业 WoW Icon 16x16.png 猎人, 法师, 武僧, 圣骑士, 牧师, 潜行者, 术士, 战士, 死亡骑士, 恶魔猎手
WoW-novel-logo-16x62.png 驯鹰者, 植物学者, 斥候, 游侠, 德鲁伊, 萨满祭司寻日者地术师
WC3RoC logo 16x32.png 女巫, 破法者, 龙鹰骑士, 血法师
The RPG Icon 16x36.png 魔誓者, 通灵师
种族主城 银月城
种族领袖 部落  洛瑟玛·塞隆
占星者  先知沃雷塔尔
前任领袖 交战  凯尔萨斯·逐日者 [阵亡]
坐骑 IconSmall Hawkstrider.png陆行鸟
IconSmall Dragonhawk.gif龙鹰
故乡 艾泽拉斯
语言 萨拉斯语
其它语言 兽人语, 达纳苏斯语, 通用语, 矮人语, 恶魔语, 地精语, 古卡利姆多语, 卡利姆多语, 纳迦语
“我们必须把这种痛苦抛在身后。我们必须进入新的篇章!所以我告诉你们,从这一天起,我们不再是高等精灵!为了纪念在这个王国中所流的鲜血,为了纪念所有牺牲的兄弟姐妹,我们的父母和我们的孩子们,为了纪念阿纳斯塔里安…从这天起,我将以我们皇室的名义宣告:从今往后我们就是辛多雷! 为了奎尔萨拉斯!”[1]

—— 凯尔萨斯·逐日者宣告血精灵的崛起

血精灵Blood elf又称辛多雷(Sin'dorei[ˈsiːndɔraɪ][siːnˈdɔraɪ] 或者 [siːndɔreɪ],在高等精灵语中意为“血之子”)。血精灵是艾泽拉斯原生种族中精灵的一个分支,他们的祖先是建立了奎尔萨拉斯王国上层精灵。在天灾入侵奎尔萨拉斯[2]之前,血精灵被称作高等精灵。他们的名字是一首挽歌——纪念那些牺牲在第三次大战中的同胞之血与他们高贵的血统。[1][3]

近7000年来,被放逐的高等精灵利用最初从永恒之井中取出的一小瓶圣水,建起了一座蕴涵着巨大能量的魔法源泉,并将之命名为太阳之井。太阳之井的力量大大强化了艾泽拉斯大陆上的高等精灵,并对城市周围的大片森林地区施加了魔法,使洛丹伦以北的奎尔萨拉斯四季永远温暖如春。但是,在第三次大战期间,几乎难以在艾泽拉斯寻找到高等精灵的踪迹。由死亡骑士阿尔萨斯率领的一支天灾部队袭击了奎尔萨拉斯,屠杀了王国将近九成的人民。阿尔萨斯进而利用神秘的太阳井的力量复活了死去的通灵师克尔苏加德,太阳之井因此受到了不可逆转的污染。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飞速赶去援助他的祖国,为了纪念在这场袭击中牺牲的人们,他将幸存者们重新命名为“血精灵”。[4]虽然他们摧毁了被污染的太阳之井, 但多年以来,精灵们已经对太阳之井的奥术能量产生了瘾症,幸存的高等精灵们很快一病不起,变得浑浑噩噩。凯尔萨斯向他的人民保证会找到治愈魔法瘾症的办法,在将奎尔萨拉斯托付给摄政王洛瑟玛·塞隆之后,他踏上了寻求治愈与复仇之路。

血精灵们努力地重建奎尔萨拉斯,并从天灾军团的手中夺回了他们的大部分土地。 凯尔萨斯则向他的人民保证,总有一天他会回到奎尔萨拉斯,并带领他们走向乐土。然而时间证明,他的承诺不过是一场谎言罢了。 在外域,依赖邪能之力的王子变得异常扭曲,这种黑暗而腐化的能量是恶魔燃烧军团的邪恶本质。不为他的盟友伊利丹·怒风所知的是,凯尔萨斯已经被军团的领袖基尔加丹招至麾下。 王子最终回到了奎尔萨拉斯,他试图通过利用被污染的太阳之井来帮助他的新主人进入艾泽拉斯,但在他的野心实现之前他就因背叛而遇害了。德莱尼先知维伦随后用黑暗纳鲁的精华将太阳之井恢复成了奥术与神圣能量的源泉。

受到重生后的太阳之井的影响,血精灵已经进入了这个古老种族历史上一个崭新的纪元。尽管有些人仍然犹豫不决,不愿放弃他们对奥术魔法的依赖,但仍有更多的人愿意为了更好的奎尔萨拉斯[2]而改变自己。尽管他们过去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但血精灵们依然在为重现他们所爱着的国家往日的辉煌而不懈奋斗着。[5]

介绍

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血精灵的前任统治者。
"魔法是每个居民与生俱来的权利, 太阳之井拥抱着我们所有人。"[6]

那些被称为“血精灵”的精灵们就是曾经的高等精灵。 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并身处太阳之井的保护之下,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繁荣兴盛了7000多年。 他们是运用魔法的大师,对魔法有着天生的亲和力。高等精灵信仰“太阳祝福”,他们沐浴在太阳之井的光辉之中, 如同上层精灵使用永恒之井那样的使用它。在第三次大战期间,高等精灵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阿尔萨斯天灾军团对奎尔萨拉斯发起了进攻。 天灾军团杀死了近90%的高等精灵[2],毁灭了他们的王国并杀死了他们的国王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他的儿子和继任者——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在天灾入侵期间正在达拉然学习魔法,当他得知家园被入侵的噩耗后便迅速回到了他的人民之中。返回故土的凯尔萨斯发现那里已是满目疮痍,急于复仇的王子集结起了幸存的精灵,并将自己的种族重新命名为“血精灵”,以此纪念在天灾入侵时逝去的同胞们。在太阳之井被摧毁前,所有高等精灵都从井中汲取魔法之力。但现在,他们丧失了这一奥术能量的源泉,奎尔萨拉斯的精灵们饱受着失去能量之源的痛苦。凯尔萨斯心急如焚,他担心他的人民很快就会因为没有其他可以替代太阳之井的魔力来源而纷纷逝去。

很快,血精灵就与天灾阿曼尼巨魔发生了冲突,他们入侵了精灵的领地。洛瑟玛·塞隆奉命守护支离破碎的精灵王国,并寻求治愈他们的方法,而凯尔萨斯则率领一群最强大的血精灵战士和施法者加入了联盟抵抗天灾军团。他们急于向亡灵势力复仇,然而,偏执的联盟指挥官阻止了人类部队对他们的援助之举。由于大元帅加里瑟斯的偏见,凯尔萨斯被迫接受了瓦丝琪女士和她的纳迦们的帮助。人类发现血精灵正在与纳迦合作,就这样,血精灵们遭到了联盟的囚禁,并被冠以“通敌罪”的罪名。凯尔萨斯和他的士兵们在纳迦的帮助下逃离了达拉然监狱,纳迦向凯尔讲述了伊利丹·怒风的事迹,还告诉他,伊利丹知道如何帮助血精灵戒除魔法瘾症。之后,血精灵们帮助伊利丹击败了恶魔玛瑟里顿,并将他的黑暗神殿据为己有。

凯尔萨斯恳求伊利丹治愈血精灵的魔法瘾症。但伊利丹却给出了一个不同的建议:出于对血精灵的无限忠诚的回报,他将教导他们从强大的替代来源(包括恶魔)中汲取魔法的能力。凯尔萨斯觉得自己必须接受这一提议。他确信,如果没有治愈的方法或新的魔法来源,他的人民就会死去。于是,凯尔萨斯向伊利丹宣誓效忠,他还向几个血精灵传授了伊利丹所提供的技巧。这些方法传播到了外域的其他血精灵那里,让他们得以避免对奥术魔法的痛苦饥渴。王子让一位名叫罗曼斯的大法师和他的几位魔导师给留在奎尔萨拉斯的血精灵送去了福音:终有一天,凯尔萨斯王子会回归这里,并带领他的人民进入极乐世界。[7]在凯尔萨斯回归承诺的鼓舞下,消沉的奎尔萨拉斯人民专注于恢复自身的力量,即使他们正在开辟的是一条通往未知领域的全新道路。[8]

历史

一万年前,在艾萨拉女王统治暗夜精灵的时期,有一个名为上层精灵的精锐魔法使用团体借助永恒之井的力量,涉足了被许多其他精灵认为是异端的魔法。忠于女王的上层精灵们在女王陛下的要求下开启了许多传送门,这一举动最终招致了燃烧军团的入侵,继而引发了上古之战。在大分裂之后的某个时候,大部分幸存的上层精灵从卡利姆多漂泊到了东部王国,他们建立起了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并自称为高等精灵。在此期间,他们还创造了太阳之井。在太阳之井的作用下,他们的紫色皮肤渐渐变成了类似于人类矮人的肤色。[9]

银月城,精灵族的古都。

魔法王国里的精灵们在逐日者王朝银月议会的统治下繁荣昌盛了数千年。但他们并非没有敌人:精灵们经常与一个心怀怨恨的敌人——祖阿曼阿曼尼巨魔作战。巨魔们最终被精灵高贵的先祖们赶出了这片土地,消除了外部威胁的奎尔萨拉斯在未来的7000年里屹立不倒。

第三次大战期间,阿尔萨斯王子率领天灾军团侵入了精灵们的土地,他们肆意蹂躏奎尔萨拉斯的土地,还腐蚀了太阳之井。尽管精灵尽了最大的努力保卫自己的家园,但大部分高等精灵还是在这场冲突中被杀害了。虽然那场战斗给高等精灵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痕,但是他们并肩作战,收复了大部分的失地。这些幸存者们称自己为“血精灵”,并发誓要再次获得强大的力量。在他们深深爱戴的凯尔萨斯王子的激励下,血精灵开始寻找新的魔法之源,以及抵御天灾军团的办法。太阳井在天灾入侵期间被黑暗魔法污染,凯尔萨斯摧毁了它以避免另一场灾难。但精灵们已经对太阳之井的奥术能量产生了瘾症。现在,他们的魔法源泉消失了,幸存的高等精灵们很快一病不起,变得浑浑噩噩。[2]
Quel'Thalas.jpg
第三次大战后,血精灵迫切需要盟友的援助,于是他们加入了联盟。凯尔萨斯命令他的摄政王洛瑟玛·塞隆保卫精灵的家园,哈杜伦·明翼为新的银月城游侠将军和血精灵将军的军事领袖。凯尔带着剩余的15%血精灵(包括他最强大和最有天赋的魔导师)加入了同样毁于战争的洛丹伦联军。然而,这种脆弱的联盟并没有持续下去,血精灵受到了大元帅加里瑟斯的偏见。[10]

凯尔萨斯和他的部队得到了瓦丝琪女士手下的纳迦的帮助,纳迦与精灵有着共同的祖先,他们也是天灾军团的敌人。人类发现了血精灵一直在与纳迦合作的事实,于是,他们将凯尔萨斯和其他人监禁起来,还判处他们死刑。瓦丝琪女士释放了他们,之后带领他们穿过了一个传送门,进入了外域那片破碎的废土。

凯尔萨斯王子带领他的追随者们走向了自由,他们决定效忠伊利丹·怒风。伊利丹承诺通过教导他们从强大的替代来源(包括恶魔)中汲取魔法,为他们提供一个新的魔法之源。伊利丹与他们的纳迦盟友一起征服了外域,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还赢得了濒临灭绝的破碎者的友谊。血精灵们追随伊利丹的脚步来到冰冠冰川,试图一劳永逸地消灭巫妖王。然而,他们被阿尔萨斯击败了,阿尔萨斯重伤了伊利丹,血精灵和纳迦不得不立即撤退。最终,阿尔萨斯成功登上了冰川之顶,并与巫妖王合为一体。在诺森德的战斗中,一些已故的血精灵(包括奎尔德拉的持有者兰娜瑟尔)被阿尔萨斯复活成了亡灵生物——萨莱因。失败后,凯尔的部队回到了外域,王子从此走上了一条将对所有血精灵产生可怕影响的不归路。

光复奎尔萨拉斯

在奎尔萨拉斯,洛瑟玛·塞隆哈杜伦·明翼麾下的血精灵们正经历着不同的苦难。夺回他们的家园似乎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仍然有大量的天灾士兵盘踞在那里,而王国的土地已是一片荒芜。魔法瘾症的影响在血精灵中蔓延,普通的血精灵民众严重依赖于远行者的保护,这些远行者们并没有受到魔法戒断效果的影响。太阳之井的化身——名为安薇娜·提歌的女人被叛徒达尔坎·德拉希尔(他在天灾入侵期间将自己的人民出卖给了阿尔萨斯)绑架并带到了奎尔萨拉斯。试图为太阳之井的毁灭复仇的洛瑟玛和游侠们决定杀死达尔坎,但在达尔坎的黑暗魔法面前,他们失败了。血精灵们最终与蓝龙卡雷苟斯及其伙伴结盟,他们成功地暂时消灭了达尔坎。洛瑟玛将安薇娜置于辛多雷的保护之下,精灵们严格保守着她的秘密。

凯尔萨斯将大法师罗曼斯和一群魔导师送回了奎尔萨拉斯,让他们传播伊利丹的教诲,并用他们强大的魔法夺回奎尔萨拉斯。在他们掌握的强大能力(如强行获取奥术生物的魔法和力量)的加持下,血精灵们夺回了奎尔萨拉斯的大部分土地,甚至复辟了银月城的大部分地区。剩下的天灾军团无法与罗曼斯和魔导师们匹敌,精灵们迅速地击溃了他们,并“几乎在一夜之间”重建了这座城市。凯尔萨斯归来的承诺,激励了原本已精疲力竭的人民,使他们重新振作恢复元气,向未知的前方迈进。[4]

不久之后,在魔法的帮助之下,银月城的尖塔得以再次耸立。血精灵们渐渐夺回了永歌森林的主权。但有些人却不安于现状,他们继续前往南方的幽魂之地,希望将天灾军团永远地赶出奎尔萨拉斯。[1]

血精灵在重建了他们的王国之后,开始寻找新的盟友。他们曾是洛丹伦联盟的一份子,但联盟已经不再关心奎尔萨拉斯的安危。[4]血精灵从他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得到了援助:拥有自由意志的被遗忘者亡灵,这个曾经参与了毁灭的势力之一,向身处困境的辛多雷伸出了援手。一开始,血精灵对他们的意图非常谨慎,害怕被这些亡灵欺骗;但精灵们最终还是默许了,因为已经没有其他人愿意为奎尔萨拉斯而战了。[4][11]

被遗忘者一直与血精灵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他们清除了位于幽魂之地的天灾军队。在天灾军团入侵奎尔萨拉斯期间,洛瑟玛·塞隆担任着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副手之职。许多被遗忘者都是曾在战争中堕落的高等精灵。希尔瓦娜斯声称还没有丧失对往昔的故乡与人民的爱;她曾为了银月城能在幽暗城奥格瑞玛的谈判桌上有一席之地而与兽人针锋相对。[12]

除了他们传统的魔导师和远行者之外,血精灵还扩大了他们的力量根基,让血骑士加入了他们。血骑士是一群借助穆鲁(凯尔从外域送给他们的礼物,骑士可以从他身上接受圣光的力量)之力的血精灵圣骑士

经典旧世

WoW Icon 16x1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

厄运之槌的扭曲能量将蕾瑟塔蒂丝从远方吸引而来,令对奥术魔法有着无尽渴求的她看到了希望。她用献祭牺牲者的肌肉和韧带制出了特殊的网,从东翼虹吸腐化之力。让她高兴的是,她发现这个装置能收集并贮存势不可当的强大力量,足以送所有敌人归西。[13]

诅咒之地奥达兰大使试图说服联盟搁置与部落的“小冲突”,与他们联合对抗燃烧军团德拉吉亚莱诺雷两兄弟也在诅咒之地为冒险者处理任务。

大法师雷姆托里率领一支探险队前往艾萨拉寻找符文,他们雇佣了部落的几名兽人卫兵,随后探险队背叛了他们。

燃烧的远征

逐日岛,血精灵角色的出生地。
燃烧的远征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

在摄政王洛瑟玛·塞隆、游侠将军哈杜伦·明翼和大魔导师罗曼斯的领导下,辛多雷收复了奎尔萨拉斯的大部分领土。然而,新的试验出现了:从外部来源获取魔法的技术导致了“ 失心者 ”的诞生,这是一个无组织的、亡灵化的魔法瘾症者群体,他们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退化。他们的出现让血精灵们意识到了控制魔法瘾症的重要性:如果他们不去控制这种症状,它就会把他们变得和那些失心者一样。

与天灾军团作战的血精灵。

血精灵陷入了无止境的战斗阵痛之中:一方面,他们面临着戴索姆天灾军团的威胁,而另一方面,他们还遭到阿曼尼巨魔的持续骚扰和攻击——这些巨魔出没在祖阿曼的废墟和神庙之中。在辛多雷魔导师和远行者的共同努力以及被遗弃者的支持下,前一个威胁最终被消除了。在幽魂之地领袖的带领下,天灾军团的达尔坎·德拉希尔之死将整场战争推向了高潮,之后达尔坎·德拉希尔的头颅被送到了摄政王洛瑟玛面前。在与联盟谈判失败,暗夜精灵入侵奎尔萨拉斯之时,洛瑟玛开始寻求他的被遗忘者盟友所属的阵营——部落的支持。使者们在银月城展开了谈判,达尔坎之死为血精灵赢得了在萨尔大酋长谈判桌上的平等话语权。

就这样,奎尔萨拉斯再一次找到了他们的立足点。罗曼斯和魔导师们迅速着手平息了对银月城新道路持不同意见者的呼声,血精灵们为了更好地保持内部团结,建立起了一个近乎极权的警察国家。为了将加入凯尔萨斯王子的计划提上议程,几名血精灵动身前往破碎的外域世界。

画着腾飞凤凰的银月城旗帜。

与此同时,凯尔萨斯王子麾下的外域血精灵们纷纷离去。但其中的大部分,如强大的日怒部队,都留在了王子的身边,并占领了虚空风暴这个法力丰富的地方。而其他人(例如日蚀),则前往影月谷满足伊利丹·怒风的野心。他们中的一些还被训练成了恶魔猎手。不过,训练恶魔猎手的成功率一直是个谜:一些训练者陷入了疯狂,而另一些却非常成功,训练成功者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伊利丹手下的精英成员。

在此期间,凯尔萨斯经历了一个将产生可怕后果的变化。凯尔萨斯将伊利丹视作无能的领袖,他转而向基尔加丹和燃烧军团表明自己的忠诚;恶魔领主向凯尔萨斯许诺会拯救他的人民,并让他拥有终极的力量。[14]他开始秘密获取穿越虚空风暴的强大力量,与此同时他的判断与行动也变得愈发冷酷无情。在下令屠戮肯瑞瓦村后,凯尔派出了一支由先知沃雷塔尔领导的血精灵部队进攻沙塔斯城。然而,沃雷塔尔和他的追随者们背叛了扭曲的王子,他们向沙塔尔投降,还组建了占星者来对抗他。尽管他们遭到了这座城市的德莱尼居民(一个名为奥尔多的祭司)的冷眼相对,但占星者们还是在沙塔斯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们开始立足于此反击凯尔萨斯,并派出了众多的特工返回虚空风暴和影月谷。占星者们想要知道他们的王子究竟在为谁工作,他们渴望将他们的人民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

视线转向奎尔萨拉斯,血精灵曾经的对手再一次出现。巨魔督军祖尔金仍然对在第二次大战期间兽人放弃围攻精灵高地(以及新部落随后接受血精灵加入他们的行列)大为不满,他转而攻击了他之前的盟友。在祖阿曼坚固的城墙堡垒庇护之下,巨魔们没有受到天灾军团的袭击,祖尔金指示妖术领主玛拉卡斯将远古动物神灵的灵魂注入活着的巨魔战士体内。可怕的巨魔军队再次被击败了,祖尔金本人也在冲突中丧生。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辛多雷再也不会被他们的宿敌所困扰了。[15]

更多的奎尔萨拉斯血精灵开始动身前往外域,还敦促他们的部落盟友(摄政王洛瑟玛和大魔导师罗曼斯都曾以未腐化的兽人仍然在那里的言论引诱他们)[16]与他们一起前往外域。[15]然而,等待他们的不是应许的天堂,而是遍布地狱火的贫瘠荒原。占星者发现了凯尔萨斯的转变,王子被困在了风暴要塞。他被打败了,尽管他还活着,但已经奄奄一息。凯尔萨斯出现在沙塔尔领袖纳鲁阿达尔的面前,斥责他没有完成自己的工作。凯尔萨斯宣布了自己对所有在场者的忠心,并决定将基尔加丹带到艾泽拉斯。

凯尔萨斯回到了奎尔萨拉斯,并率领他的魔血精灵袭击了银月城。凯尔萨斯从密室中夺回了穆鲁,为他在奎尔达纳斯岛的最后一役奠定了基础。他还将安薇娜从她在奎尔萨拉斯的秘密地点带走了。血骑士领袖莉亚德琳女伯爵亲眼目睹了这场对银月城的袭击,现在血骑士失去了能量来源,于是她前往沙塔斯与阿达尔会面。她得知穆鲁早已臣服于命运的安排,她誓言要以血骑士之刃终结王子的黑暗野心,恢复银月城往日的荣耀。

凯尔萨斯最后一次出现在魔导师平台上。他被击败了,他的燃烧军团盟友也失败了。

最终,破碎残阳将太阳之井从燃烧军团的手中夺了回来,还将基尔加丹放逐回了扭曲虚空

太阳之井的重生

安薇娜牺牲了自己,将基尔加丹放逐到了扭曲虚空,但太阳之井的力量似乎已经耗尽。不久之后,先知维伦和莉亚德琳出现在了太阳之井。维伦将穆鲁残余的“火种”丢入了太阳之井,接着一道巨大的光柱从太阳之井中窜出,维伦说道:“很快,其中蕴含着的光明与希望——将重新构成一个不仅仅只是能量源泉的事物......或许,它们将构成一个国家的灵魂。”

受到太阳之井重生的鼓舞,血精灵们自此进入了他们古老种族历史上一个充满光明的新纪元。尽管一些精灵仍然对放弃使用奥术魔法犹豫不决,但其他人为了改善奎尔萨拉斯的状况,而接受了这种改变。然而,只有时间才能证明血精灵能否避免再次误入歧途。[2]血精灵们不再需要消耗魔法能量来保持身体的健康了,他们的瘾症得到了缓解。随着太阳之井的重生,血骑士与圣光之间建立了更加和谐的联系,现在,他们可以直接通过太阳之井来获取奥能,以一种更为健康的方式使用圣光之力。[17][18]他们簇拥在新的力量之源周围,并为自己打造了全新的身份,共同迈向更美好的未来。[15]

权力空位

随着背叛的王子凯尔萨斯的死亡,权力移交到了他的摄政王手中,洛瑟玛成为了血精灵事实上的领导者。摄政王洛瑟玛下定决心要让他的人民彻底摆脱魔法瘾症。尽管他的游侠将军哈杜伦·明翼支持他成为国王,但他并没有宣布建立新的精灵王朝(他不愿意也不相信任何精灵有这样的权力),而是选择了继续维持他的摄政王身份。由于逐日者王朝已经没有幸存的成员了,洛瑟玛成为了奎尔萨拉斯唯一的统治者。

在这个时期,血精灵加强了奎尔丹纳斯岛的防御,岛内守卫森严且不对外开放。哈杜伦·明翼现在掌控着通往重生的太阳之井的道路,辛多雷们一丝不苟地守护着它。洛瑟玛试图用他的奎尔多雷堂兄弟们的遗体修复桥梁,让他们能够进入神圣的太阳之井,并为流亡的居民提供一定的小屋援助和补给。洛瑟玛尝试利用他的奎尔多雷兄弟们的遗物修复桥梁,允许他们进入神圣的太阳之井,并为流亡的人们提供援助和补给。这些尝试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前者前往奎尔萨拉斯朝圣,而后者则拒绝了他们给予的任何援助。

太阳王的阴影

凯尔萨斯决定与燃烧军团结盟,他为了夺回穆鲁而攻击了银月城,并强迫让少数抵达外域的朝圣者从事艰苦的劳动[19]。凯尔萨斯死后,一些日怒部队已经重返家园继续为他们的人民服务,不再追随凯尔萨斯那日渐黑暗的道路。奎尔萨拉斯此后宣布凯尔萨斯为叛徒,这一严重的背叛行径已经动摇了它统治的根基。[11]

奎尔丹纳斯收复后不久,巫妖王开启了他的征服之路。尽管洛瑟玛担心血精灵如此快速地投入到下一场战争中是否合适,但在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劝说下,辛多雷最终同意在新的诺森德战役中与他们的盟友并肩战斗,终结巫妖王的邪恶统治,为奎尔萨拉斯之陨复仇。

巫妖王之怒

巫妖王之怒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血精灵与部落一同进军诺森德,讨伐巫妖王和他的天灾军团。大法师艾萨斯·夺日者六人议会的一名强大的血精灵成员,他帮助部落在魔法圣地达拉然建立了一处据点,他的追随者夺日者们试图让血精灵成为肯瑞托的一员。夺日者派出了许多战斗法师前往部落的首都,好让他们的盟友更加便捷地前往冬拥湖的要塞。

洛瑟玛从太阳之井中取出奎尔德拉

最终,银色北伐军在冰冠冰川得以立足,并开启了银色锦标赛。夺日者代表部落的勇士参加比赛,包括血骑士勇士玛里萨斯·辉刃在内的几名血精灵在比赛中进行了战斗。人们发现了一把名为奎尔德拉的古老棱刀隐藏在比赛场地外的积雪之中。它的主人萨洛瑞安·寻晨者已经在天灾入侵期间英勇牺牲了,他曾使用这把武器保卫太阳之井。奎尔德拉后来被萨洛瑞安的好友兰娜瑟尔取回,她陪同凯尔萨斯王子一起进入诺森德,在那里她借助奎尔德拉的力量对抗阿尔萨斯。然而,她被击败并被复活成了亡灵。现在,作为萨莱茵的鲜血女王,兰娜瑟尔将那场远征中堕落的血精灵们组织起来,服务于阿尔萨斯的意志。兰娜瑟尔再次出现并弄断了奎尔德拉,试图切断与它的一切情感纽带。目睹了这一切的精灵们发誓要修复奎尔德拉。

为了净化奎尔德拉的天灾污染,英雄们最终决定前往太阳之井,在那里,他们得到了游侠将军哈杜伦·明翼的许可,顺利地进入了太阳之井。洛瑟玛·塞隆、大魔导师罗曼斯和莉亚德琳,还有乌瑞克·猎日者和精灵朝圣者共聚一处。奎尔德拉的净化仪式取得了成功。期间莉亚德琳鼓励她的兄弟姐妹们克服对魔法的依赖,利用太阳之井的力量来协助他们完成这项任务。

鲜血女王兰娜瑟尔和她的萨莱茵追随者们最终在冰冠堡垒的战役中被击败,巫妖王也难逃命运的审判。血精灵们终于得偿所愿,目睹了奎尔萨拉斯入侵者的终结。

大地的裂变

大地的裂变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虽然奎尔萨拉斯的血精灵相对而言没有遭受浩劫带来的损害,但他们仍在同魔法瘾症作斗争。在摄政王洛瑟玛·塞隆和新的太阳之井神圣能量的鼓励下,尽管有些人仍不愿放弃对奥术的依赖,但许多辛多雷已经下定决心克服困扰他们种族的魔法瘾症。日子一天天过去,太阳之井的纯净之光治愈了血精灵们的诅咒效果,但有些人却依然无法摆脱对奥术之力的渴望,他们还在犹豫是否要放弃这种力量。与以往一样,辛多雷为保护奎尔萨拉斯而战,并希望救赎他们远古种族的灵魂。[20]

血精灵似乎已经普遍接受了洛瑟玛·塞隆的统治,不管是因为皇室的衰落,或是最后皇室子嗣的背叛,洛瑟玛都经历了那段王国最黑暗的岁月,他决心带领自己的人民走向繁荣的未来。[2]

在高阶考察者泰瑟兰·血望者的领导下,一个被称为神圣遗物学会的古老组织重新浮出水面,以支持奎尔萨拉斯及其部落盟友。为了获得和妥善保管强大的魔法物品,并让精灵永远摆脱对魔法的依赖,神圣遗物学会已经将自己确立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泰瑟兰的目标有点类似于血骑士女族长莉亚德琳女士所宣称的雄心壮志,她也下定决心,让她的人民克服那严重削弱他们的魔法瘾症。[21]神圣遗物学会在不同区域都有势力分布,包括荒芜之地诅咒之地奥达曼奥丹姆

由于血精灵因使用奥术魔法,而在上古之战后被驱逐出了暗夜精灵社会,他们对卡多雷欢迎上层精灵归来并再次允许他们使用奥术魔法的做法感到非常愤怒。然而,在目睹了新的卡多雷法师所犯下的“新手”错误后,血精灵们正焦急地等待卡多雷将将自己陷入混乱之中。[22]

浩劫之后,一些血精灵似乎在部落中扮演了更加积极的角色。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与银月城的几位代表常常一同露面,而血骑士派雷亚诺则被成为了大酋长的私人顾问之一。茜拉尔特使守护者曼纳林被派往灰谷支援战歌氏族,虽然他们的计划总被敌方特工搅乱。 几位被派往征服石爪山脉的辛多雷在军队中有着相当高的地位,如萨莱曼将军刺客大师凯莉丝卓征服者德沃得到了滚岩狗头人的效忠,并利用他们来增援克罗姆加大王对抗联盟的军队。弗瑞恩凄凉之地死于联盟之手后,他的姐姐瑟蕾莉亚开始为他报仇,她最终摧毁了尼耶尔前哨站[23]艾萨拉,几个血精灵渴望从古老的精灵废墟中更多的了解他们先祖的遗产。安多瑞尔·誓日协调各方力量清除该地区逗留的暗夜精灵。

游侠将军哈杜伦·明翼和一队远行者出现在祖阿曼附近,他们负责保卫该地区并与暗矛酋长沃金温蕾萨·风行者讨论当前的局势。由于祖阿曼正在谋求建立一个新的巨魔帝国,游侠将军呼吁温蕾萨提供帮助,后者欣然接受了,但洛瑟玛·塞隆却对这一决定不太满意。

灾变之后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随着部落联盟之间的战争愈演愈烈,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想要从塞拉摩岛开始实现他的扩张梦想。血精灵们被视为部落的重要成员,其中一部分原因是他们的技术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尤其是他们那可怕的法力炸弹技艺。

洛瑟玛·塞隆似乎已经摆脱了对希尔瓦纳斯·风行者的毕恭毕敬,这与他在奎尔达纳斯光复之后近乎顺从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与之相反,他赢得了加罗什·地狱咆哮的赏识与尊重,同时也与大酋长间保持着必要的距离。 摄政王曾表示,在他和他的人民孤立无助的时候,是部落敞开怀抱接纳了他们。他不会忘记这一点。他的忠诚,血精灵一族的忠诚,都永远属于部落。洛瑟玛和哈杜伦决定派遣克兰蒂尔·血刃率领两艘辛多雷战船参加加尔鲁什对塞拉摩的战争,由于克兰蒂尔·血刃更倾向于沃金贝恩·血蹄的观点,并公开质疑加尔鲁什的方法,她最终被暗杀了。

夺日者的努力下,达拉然重新接纳了血精灵为他们中的一员,血精灵已经成为肯瑞托的正式成员。艾萨斯罗宁决定让肯瑞托法师部队协助塞拉摩抵御部落的入侵,他们推荐了一位名叫萨伦·织歌者的法师前往执行这一任务。然而,萨伦却在战争打响之时背叛了肯瑞托,他其实是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间谍,抛弃了他原本的职责而帮助部落军队破城而入。塞拉摩被法力炸弹瞬间夷为平地,徒留满目疮痍而又消散不去的伤痕。泰伦的背叛给艾萨斯的事业造成了十分沉重的打击。

熊猫人之谜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在[10-35]任务:族谱中,可以看到血精灵的历史。游学者周卓在观察血精灵、他们的高等精灵先祖和他们的暗夜精灵先祖的时做了几项调查,他尤其注意到了这个种族近期所遭受的苦难,血精灵名称背后的原因,这个种族所拥有的强大力量,以及随之而来的负担。

夺岛奇兵

血精灵大军抵达了潘达利亚,摄政王塞隆亲自带领一些游侠日怒血骑士奔赴那里。神圣遗物学会也部署至此,他们遍及四处,想要揭开长久以来隐藏在这片土地的秘密。由于大酋长加尔鲁什多次无视血精灵的福祉,辛多雷和部落之间产生了隔阂,洛瑟玛开始考虑让奎尔萨拉斯脱离部落的掌控,率领他的族人重新加入联盟。然而,当洛瑟玛和瓦里安·乌瑞恩就此提议展开对话时,夺日者们被吉安娜·普罗德摩尔驱逐出了达拉然,她声称这样做都是为了联盟。大魔导师罗曼斯为营救艾萨斯和夺日者部队袭击了达拉然。他成功地完成了他的任务,帮助了许多受伤的夺日者,预先警告了那些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家伙,还将艾萨斯从紫罗兰城堡中救了出来。在这之后,夺日者们认为加尔鲁什要为他们从达拉然被驱逐的事情负责,吉安娜也难辞其咎。

尽管吉安娜发动的大清洗事件终结了塞隆和乌瑞恩国王之间的谈判(并迫使辛多雷重新回到了地狱咆哮领导下的部落),但无论如何,洛瑟玛都对加尔鲁什的行为感到无比愤怒,他们间的关系彻底破碎了。洛瑟玛命令哈杜伦和罗曼斯召集游骑兵和法师们,并表示是时候让辛多雷自己处理这些烂摊子了。

雷神再临

洛瑟玛领导着夺日者先锋军,这支军队汇集了银月城一切不同势力的成员,包括:血骑士、破法者远行者魔导师以及神圣遗物学会,显然夺日者也在其中。这次突袭的对象是雷神岛,其目的是从魔古族手中夺取所有可用的泰坦遗物,确保血精灵在部落的危机中得以幸免。除此之外,他们还对抗了雷神和他们的赞达拉盟友。

血精灵登上了三艘驱逐舰,他们在斥候队长艾尔希娅的帮助下成功地在雷神岛建立了一个基地,[24]并将其命名为寻晨者海角以纪念萨洛瑞安·寻晨者。战争仍在持续,血精灵在洛瑟玛的带领下攻破了雷神所在堡垒的城墙。[25]影踪突袭营的帮助下,他们占领了雷霆熔炉[26]以阻止纳拉克的复活。[27]

决战奥格瑞玛

洛瑟玛率领血精灵部队从潘达利亚航行到了杜隆塔尔,他们将帮助沃金暗矛起义军和联盟的军队围剿加尔鲁什。血精灵们控制了刃拳湾并与沃金取得了联系。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加尔鲁什最终被击败了。

德拉诺之王

德拉诺之王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

血骑士为首的血精灵日誓者部队在莉亚德琳的指挥下前往德拉诺。他们为保卫奥金顿沙塔斯而同奥金尼战斗。

神圣遗物学会也来到了德拉诺,他们在阿什兰与探险者协会热砂保护协会发生了冲突,前者为了寻找一件古老的神器,而后者则是为了囤积魔法物品以获取巨额利润。

军团再临

军团再临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伊利达雷的血精灵恶魔猎手归来了,他们在军团入侵外域的十年前就被他们的先行者派去执行一项任务。与他们的暗夜精灵同伴一样,他们的恶魔特征和对恶魔魔法的高度依赖让他们的人民感到不安,但他们的强大力量却是对抗燃烧军团的重要环节。

辛多雷军队出现在了夜之子起义的最后阶段。由女伯爵莉亚德琳和大魔导师罗曼斯率领的血精灵大军与暗夜精灵和高等精灵联手(尽管非常不情愿)帮助苏拉玛城摆脱了大魔导师艾利桑德的掌控,进而从军团的控制中解放出来。

一些以魔导师乌布里克为首的血精灵学者因为他们对虚空的实验而被放逐出了银月城。在与虚空一族发生冲突之后,乌布里克和他的同胞被转化成了虚空精灵。第一个成功掌握虚空的凡人——奥蕾莉亚·风行者帮助了她的同胞,并教导虚空精灵们如何掌握自身的暗影之力。在她的引荐下,虚空精灵开始效忠于联盟

争霸艾泽拉斯

争霸艾泽拉斯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争霸艾泽拉斯

夜之子的共同历史,和对夜之子起义的帮助,让血精灵在《争霸艾泽拉斯》期间将夜之子招募进部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继洛丹伦之战后,奎尔萨拉斯成为了部落在东部王国的最后堡垒。血精灵的士兵在第四次大战中扮演着温和的角色,他们与部落的其他部队一起参加了激流堡之战和阵营突袭任务。

外表

《燃烧的远征》CG中的血精灵女祭司。
Glenn Rane创作的血精灵画像。

女性血精灵平均身高为5英尺9英寸(约1.75米),而男性血精灵则通常高约6英尺3英寸(约1.9米)左右,[28] 男性血精灵通常比较纤瘦,他们肌肉发达且较为健壮。他们还长着尖尖的长耳朵,有着敏锐的感知力和夜视能力。暗夜精灵的耳朵长而向外侧倾斜,而血精灵的耳朵则稍短且向上竖立。血精灵女性也可以拥有同样的身材,尽管她们的身形通常较为苗条。大多数凡人种族都认为血精灵与所有精灵一样极具吸引力。[29]他们常常留着很长的头发,而且基本直到老年时才会长出浓密的面部毛发。此外,他们都有大而尖的耳朵,这往往会让他们受到其他种族的赞许(或嘲笑)。[30]

无论是从生物学还是生理学意义上而言,血精灵都是高等精灵。[4]

最忠于凯尔萨斯·逐日者的血精灵被基尔加丹赐予了饮用恶魔之血的特权,这似乎加速了他们的恶魔化进程,让他们成为了后来被称作魔血精灵的生物,演化出了各种各样的恶魔特质。那些屈服于魔法瘾症并陷入疯狂的血精灵和高等精灵们都被算在了失心者之列。

辛多雷是红龙军团最喜欢的人形生物。[31]

眼睛

《燃烧的远征》之前描绘的没有绿色眼睛的血精灵。

血精灵的眼睛能很好地适应黑暗的环境,还能“透过黑暗看到本质”,这得益于他们的暗夜精灵先祖。血精灵可以从视觉上识别物体或人周围能量的色调[1]以及这种能量产生的波动。[32]

血精灵的双眼散发着神奇的能量之光,其力量之源,或长时间接触的某种魔法决定着光芒的颜色。

在《魔兽世界》中,血精灵们拥有四种不同颜色的眼睛:

  • 绿色:受到邪能腐化的标志。太阳之井被摧毁时,血精灵法师利用恶魔能量重建了银月城;居住在附近的许多血精灵因此获得了一双绿色的眼睛。虽然腐化效果最终会消失,但仍然需要一段时间。[22]
  • 金色:与太阳之井的光芒有一定的联系。随着血精灵力量之源的恢复,太阳之井净化了一些血精灵的恶魔腐化效果。[33]血精灵圣骑士和牧师与太阳之井的联系尤为紧密,他们通常有着金色的眼睛。
  • 蓝色:他们作为精灵天生具有的眼睛颜色。[34]这是《暗影国度》中新增的角色自定义选项,为血精灵(和虚空精灵)提供了高等精灵的角色自定义选项。
  • 浅紫色:可能代表奥术能量,奥术力量原材料通常被描述为紫色。他们也长着明显的虹膜和白色巩膜。[35]

一些资料给出了不同的说法,还提到了其他的眼睛颜色:

  • 炉石传说》(和集换式卡牌游戏)中的几个血精灵被描绘成拥有一双火红色的双眼。人们普遍认为,女伯爵莉亚德琳在《炉石传说》中的出现是《魔兽世界》中玩家获得金色眼睛的先兆。
  • 无论是在《冰封王座》的游戏中还是在官方设定集中,血精灵的眼睛都被设计成了白色且没有瞳孔的样式。可能的解释是,当血精灵第一次接触邪能魔法时,他们的眼睛需要经历一段时间才会发生变化。在《魔兽世界:经典怀旧服》中,血精灵有着正常的白色双眼。《太阳之井三部曲》中也是如此。《炉石传说》中的一些血精灵插画同样描绘了白色的眼睛。
  • 一些血精灵的眼睛呈深紫色,但紫色似乎与多种能量之源有关。当瓦莉拉·萨古纳尔吸收了纳迦海女巫三叉戟的魔力时,她的眼睛立即变成了紫色,这是三叉戟中魔法的颜色;同样,Red Knuckle的一件官方画作展示了一个由于术士能力而拥有紫色眼睛的血精灵。[36]《炉石传说》中也有紫色眼睛的血精灵,其中一些与虚空有着明确的联系。在《魔兽世界》中,虚空精灵可以同时拥有浅紫色和深紫色的眼睛,但血精灵只有浅紫色的眼睛;可能是因为浅紫色代表着奥术魔法,而深紫色与虚空能量有关,这种力量在奎尔萨拉斯是明令禁止的。
  • 小说《黑暗之潮》和《穿越黑暗之门》并没有表明高等精灵的眼睛有什么特别之处;例如,洛瑟玛·塞隆的双眼被描述为深棕色,而奥蕾莉亚·风行者的眼睛描述为翠绿色。自那以后,这一想法就再也没有被重新审视过,新的作品倾向于所有第三次大战前的所有高等精灵都长着蓝色的眼睛(除了安纳斯特里亚在《重制版》中的金色眼睛)。

寿命

血精灵的寿命可能长达数千年。[30]他们发育成熟的年龄似乎与人类的年龄大致相当,这一点可以从一些年轻的精灵身上看到(如瓦莉拉·萨古纳尔,她在天灾入侵期间还是个孩子,但几年后就发育成熟了)。在老化进程更加明显,出现典型的精灵特征前,他们的衰老似乎在生理巅峰期前后趋于平稳。

目前还不清楚他们的具体寿命,但它们中年纪最大的似乎有3000多岁。 奎尔萨拉斯的至高王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就是个极其长寿的人,他曾多次领导了血精灵的长期冲突,并于约三千岁的时候逝世。这时的他已经变得非常苍老和干瘪了,说明处于这个年龄段的血精灵大概率已经步入晚年。莉亚德琳女士尤其将他年老的容貌归功于他长达3000年的上层精灵血统。[1]

除此之外,一群血精灵工程师曾告诉凯尔萨斯王子,他们曾参与建造达拉然原先的防御体系。考虑到此时已经是第三次大战,而达拉兰原先的防御体系几乎在2700年前就已经建立起来了,那么这些工程师应该比这个设施的年龄还大。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曾提到,夺日者中的一些成员曾经教给了人类魔法,这意味着其中的一些人已经超过2000岁了。罗拉什·日束的加入让这一观点变得更加混乱。罗拉什·日束是一名血精灵,他的背景故事明确表明他的年龄已经超过7000岁:他生于上层精灵被流放之后,但不迟于奎尔萨拉斯成立之前,这意味着他是个上层精灵,也是在太阳之井建立之后获得上层精灵外观的精灵之一。罗拉什成为了迄今为止已知最古老的精灵,但也造成了一些矛盾。

文化

Glenn Rane创作的辛多雷血魔法师。
“太阳之塔曾经被太阳之井滋养着......但是现在,我们的生活完全被颠倒了,即使是这样,我们还是坚持了下来。这是我们的出路,我们是幸存者。如果你是从这巨变中幸存下来的......如果你想要继续把握自己的命运,那么你必须学会怎么去生存。所有的血精灵都必须这么做。你必须在魔法控制你之前控制住你对它的渴望。”

—— 护井者索兰尼亚

“血精灵”一词本身就是一种文化认同:饱含着对高等精灵之陨、太阳之井的毁灭、几近灭亡的帝国和从灰烬中涅槃的尊重与荣耀。[4]同时也是他们皇族谱系的标识——他们的血统。[1][3]作为一种文化,尽管他们对红色有了更大的嗜好,但辛多雷保留了他们对堕落的高等精灵王国的感观。自高等精灵堕落以来,深红色的长袍、装饰和盔甲在血精灵社会中变得更为普遍,这与他们在第三次大战中丧生的许多同胞之血有关。[37]血精灵的传统颜色是红色、金色,以及在较小程度上的蓝色,凡此种种均可以从他们的种族标志——鲜血之标上看到。

血精灵建筑。

总体上,血精灵是一个骄傲、务实、有点沙文主义的种族;他们非常热爱自己的祖国,对敌人毫不留情,这一点在游戏中的许多名言中都有所体现。他们孤立主义的名声来之不易,许多人更愿意保持本族内的交流。然而,他们并不是一个邪恶的种族。[38]血精灵是一个坚韧不拔的幸存者种族,勇气、坚韧和战斗力信标是他们最突出的特质,任谁也无法阻止他们。[39]

过去,奎尔萨拉斯会举行华美辉煌的典礼,高等精灵们会在典礼上举行模拟战役,盛大的游行,还有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表演。但在这个时代,曾经的高等精灵疲于应付各种背叛,早已抛弃了往日的嗜好,变得更加严于律己。奎尔萨拉斯正在恢复。只有血精灵依然喜爱奢华和舒适的生活。但就连他们也发现这样的浮夸和炫耀在他们所遭受的众多无情劫难面前已经显得越来越苍白无聊了。[40]

血精灵的建筑就像达斯雷玛逐日者建立奎尔萨拉斯时那样的辉煌和优雅。有着美妙的曲线和下垂的立柱造型,他们的设计涵盖了自然、鲜花、溪流和动物的图形。他们的喷泉似乎超越了的物质的边界,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塑造和引导水流。

血精灵的旗帜上画着一只凤凰。在第三次大战中,血法师能从火元素位面召唤凤凰。这些生物似乎与血精灵有着密切的联系,可能是因为它们善于破环的本能,也可能是由于它们纯粹的魔法构成。这利于血精灵对他们的控制。由于凤凰会在死后涅槃,它可能成为了血精灵的象征——血精灵隐喻死为高等精灵,再生为血精灵,并成为一个更强大的人。[41]

在《魔兽世界》中,血精灵玩家可以使用萨拉斯语兽人语

血精灵最瞧不起那些对血蓟上瘾的家伙,他们被称为血蓟瘾君子。[42]

魔法瘾症

详见:魔法瘾症
在《燃烧的远征》宣传片中,血精灵女牧师正在吸取一条法力浮龙体内的魔法。
血精灵术士

自从太阳之井被阿尔萨斯和天灾军团摧毁之后,血精灵们不得不直面他们对魔法能量的依赖。在最初的永恒之井被摧毁后,这种瘾症变得越发不可收拾。血精灵们会在清醒的时候拼命抑制自己对魔法的饥饿感,他们要么通过吸取周围的魔法能量来满足自身的需要,要么利用魔法水晶来苟延残喘,抑或是强行压抑自己内心的欲望。

虽然血精灵不会放弃直接吸取奥术能量,但他们会小心地控制自己,避免染上瘾症,在保证新技能能量供给的同时保持自律。那些无法控制自己瘾症的倒霉蛋,总是避免不了疯狂和腐化的下场。

太阳之井被污染之后,凯尔萨斯曾多次公开表示:如果他们找不到新的替代魔法之源,那么他的人民将会死去。毫无疑问,在长期接触奥术魔法的状态下彻底戒除它是一个很不愉快的过程:直到今天,一个高等精灵可能会选择屈服于这种嗜好,成为血精灵中的一员。不过,严格来说,王子错了。根据艾泽拉斯的顶级牧师和医者的说法,因太阳之井的陨落而丧生的只是年老体衰、蹒跚学步和体弱多病的高等精灵。

但这并不意味着摆脱魔法会让精灵一点事儿都没有。相反地,它很可能会造成永久性的精神或生理创伤。

即便如此,王子还是比较快地采纳了一般血精灵接受不了的可怕方法(例如,从恶魔身上汲取魔法)。现在,外域的血精灵已经发现了凯尔萨斯与伊利丹之间的契约,并且他们大部分都支持这种决策。不过,大多数血精灵仍然生活在艾泽拉斯。这些精灵中很少有人知道凯尔萨斯与伊利丹的契约,他们若是发现了这个秘密,大多会感到震惊。从携带法力的小害虫身上吸取魔法与从恶魔身上吸取魔力大相径庭。然而,随着他们饥渴感的一天天增长,血精灵(特别是外域的血精灵)为了获得更多魔法,越来越习惯于这样做。[4]

正如奥术师赫里恩(出生地NPC)所说的:“血精灵对魔法的渴求是一种无止境的渴求......你所吸收的能量必须完全处于你的掌控之中。”[43]

马迪亚斯·肖尔在他关于银月城的报告中指出,血精灵们对奥术魔法和邪能魔法都有依赖症。[44]

戒除魔法瘾症

精灵们依靠太阳之井的力量维持了数千年的岁月,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变得愈发仰赖太阳之井的力量。太阳之井被摧毁以后,精灵们的魔法之源被斩断了,他们开始真正意识到奥术能量的重要性,这口井就是他们的血脉所在。

失去了太阳之井的血精灵们不得不通过不同的方法应对他们的瘾症。在伊利丹·怒风(他认为魔法瘾症无法通过任何方式克服,只能不断地满足它)的帮助下,凯尔萨斯王子习得了从其他来源获取奥术能量的方法(无论是魔法物品或是魔法生物)。凯尔萨斯让罗曼斯将这些方法带回奎尔萨拉斯 ,作为满足而非治愈魔法瘾症的一种手段。这些知识一直流传了下去,直至每个血精灵都学会了从水晶、神器、生物,甚至是拥有能量的凡人身上吸收奥术能量的技能。[1]这一措施引发了争议:一些人认为这种行为不道德,而另一些人则冷漠地过度使用这项技能,他们的身体被扭曲成了“失心者”。

最终,太阳井恢复了,现在它是奥术与神圣魔法的结合体。在这一鼓舞人心事件的转变下,精灵们的瘾症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得到了控制,就像在太阳之井陨落前一样。在摄政王洛塞玛·塞隆的鼓励下,精灵们借助太阳之井满足了自身对魔法的渴望,神圣遗物学会也摆脱了困境,精灵们不再被瘾症控制,他们走上了一条更加效率(也不那么危险)的道路。然而,一些精灵仍然迷恋于他们曾经获取力量的技能,并不急于放弃这些能力。[2]

职业

血精灵种族拥有相当数量的可选职业:猎人(通常代表远行者)、法师(通常代表魔导师)、圣骑士(通常代表血骑士)、潜行者术士战士牧师死亡骑士武僧恶魔猎手

血精灵血法师破法者龙鹰骑士、牧师和女巫在《冰封王座》中首次亮相,后三者是第三次大战后高等精灵的化身。

某种程度上来说,所有这些职业都可以在现在的《魔兽世界》中找到; 然而,在凯尔萨斯对奎尔丹纳斯岛的进攻中,当他们的总部被凯尔萨斯和他的燃烧军团大军攻破时,强大的破法者急剧减少。现在,残余破法者的零星小队是先前的遗民,因为自从凯尔萨斯叛变后,破坏者就一直没有再训练新兵了。[22]话虽如此,不久后,洛瑟玛·塞隆亲自下令重启破法者的训练,这让破法者重现了往日的辉煌。[45]血精灵也是成功完成恶魔猎手训练的两大种族之一,另一个是他们的暗夜精灵表亲。

天灾军团的精灵们已经证明了他们可以成为通灵师。高级植物学家弗雷温是一名亲近植物的奥术师。

血精灵们的大部分职业都至少有一个健在的传说人物代表:洛瑟玛哈杜伦代表猎人(也可以说是战士);罗曼斯泰瑟兰艾萨斯代表法师;莉亚德琳代表圣骑士(也可以说是牧师);瓦莉拉代表潜行者;死亡骑士的代表库尔迪拉。术士和武僧则是例外。

人口

天灾军团入侵奎尔萨拉斯时,大约90%的高等精灵遭到了屠杀。[2]在奎尔多雷被天灾军团击败后,凯尔萨斯召集了大约90%的生还者,为他们取名为“血精灵”,以此纪念他们遇难的同胞们。[4]

在血精灵离开了加里瑟斯的部队后,凯尔萨斯带领15%的血精灵号称在外域找到了新的家园,而剩下85%的血精灵则留在了艾泽拉斯,他们试图从天灾军团的手中夺回奎尔萨拉斯。[4]凯尔萨斯被击败后,一些日怒部队回到了奎尔萨拉斯。[11]

目前关于的血精灵人口有一个问题:据估计,幸存的高等精灵约有1481人,即总人口的10%,那么这意味着剩下90%的血精灵至少有13329人。

15%的血精灵(至少有2000人)前往了外域,其中一些变成了魔血精灵,另一些成为了中立的占星者,他们留在了外域,不受银月城的管辖。同时考虑到血精灵在外域的伤亡问题,那15%中又逝去了多少,变成了魔血精灵,或者作为占星者留在了外域。

奎尔萨拉斯剩余的85%(约11000 人)中,又有多少被流放并成为了虚空精灵,或牺牲在了各种冲突之中。

信仰与习俗

银月城的入口处,装点着奎尔萨拉斯的凤凰标志。

血精灵的文化有尊崇“太阳”的隐喻概念。他们视自己为“受太阳祝福者”,[请求来源]甚至将其纳入了他们的社交问候语和告别语中。[46]这种崇拜与他们的暗夜精灵表亲的信仰截然相反,暗夜精灵们对月亮也有着同样高的敬意。这种信仰源于以古老的太阳之井为中心构建的精灵社会,早在奎尔萨拉斯毁灭7000年前,太阳之井就赋予了奎尔萨拉斯及其人民以强大的力量并保护着他们。[2]失去太阳之井后,奎尔萨拉斯的人民有了“纪念”的观念——“记住太阳之井的耻辱!”,这是对曾经的魔法之源的怀念。

作为高等精灵,有些血精灵是光明大教堂的成员。[47]天灾军团入侵奎尔萨拉斯后,奎尔萨拉斯的一些辛多雷深感圣光在最黑暗的时刻抛弃了他们。莉亚德琳就是持这种观点的代表人物,她因这种所谓的放弃,放弃了对圣光许下的誓言。幻想破灭的莉亚德琳和她的许多追随者后来将圣光视作工具,不再依靠信仰来使用它,[1]尽管被摧毁的王国外的一些血精灵牧师仍然忠于圣光的教导并继续使用它。进攻外域时,奎尔萨拉斯的牧师训练师说:“牧师之道常常被误会成和平之路;但对血精灵来说,这简直事与愿违。牧师不仅可以治愈骨头与灵魂,还可以成为复仇的双拳,让那些背叛辛多雷的人付出代价。”[48]训练师还提及了“布道”,[49]这是一种主要与神圣祝福相关的说法,并延伸到了圣光崇拜。随着太阳之井的修复,它现在成为了神圣和奥术之力的混合体,似乎有些辛多雷——特别是莉亚德琳——已经皈依(或再次皈依)此道。然而,一些人并不急于放弃他们以前的技能。[2]

血精灵的标志出现在奎尔萨拉斯城内城外的许多旗帜、战袍和建筑物上,上面画着一只凤凰。象征着血精灵已经从第三次大战中被摧毁的王国和同胞之血中“涅槃”而归,成为了一个更加坚强的种族。[50]

每年,血精灵都会让一位勇士来举行一场纪念仪式,以此缅怀那些死于天灾军团之手的同胞。然后,那名勇士会带着一盏盛着取自太阳之井的火焰的灯笼,前往太阳之井和奎尔萨拉斯沦陷时的重要地点,点燃他们不能忘却的记忆。[51]

血精灵社会中还有许多其他的信仰和习俗,其中不乏相互冲突的理念,如血骑士和远行者的信仰和原则。

象征

血精灵将凤凰作为主要的装饰图案。他们的旗帜、种族标志(鲜血之标)、武器、建筑、帐篷和许多其他事物上都有凤凰出现。从隐喻来讲,凤凰的本质象征着他们从同胞之陨中浴血重生,血精灵的名字也反映了这种情感。一般来说,凤凰会被描绘成金黄色,并用于红底物品的装饰,但它仍有一些变化:

  • 血骑士的战袍上画着奎尔萨拉斯的凤凰,凤凰涂上了深红色,与黑色的背景形成鲜明的对比。
  • 日怒部队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创新,他们用双头凤凰取代了单头凤凰。
  • 夺日者战袍上描绘的凤凰似乎更为抽象,它的设计思路可能源自龙鹰
  • 很多辛多雷的帐篷的上方装饰着蓝色的凤凰。
  • 银色盟约在他们的旗帜上也使用了凤凰(蓝底金色凤凰)的造型,但鉴于他们的建筑只是改变了现有血精灵的配色,尚不清楚这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姓名

不同于他们的暗夜精灵表亲,血精灵的命名习惯倾向于白天、太阳和光辉/光明/火焰的概念,而非夜晚、月亮与黑暗。很多血精灵的姓氏中,以某种方式引用其中一个前缀(如“明翼”、“火羽”等)的做法非常常见。但是其他人则完全回避了这一点,他们有相当标准的精灵名,没有特别的意象;洛瑟玛·塞隆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一些血精灵为了向逝去的同胞和所爱之人表达敬意,改变了他们的姓氏,他们更名为“血望者”、“血刃”和“血怒”等。[1]

语言

血精灵们使用“萨拉斯语”,这是他们古老种族的语言。它和达纳苏斯语属同一语系,这让二者间存在一些重叠部分和相似用语。

详见:萨拉斯语

坐骑与伙伴

血精灵身边的龙鹰。

血精灵们最常见的坐骑是陆行鸟,这种类鹰生物似乎产于奎尔萨拉斯的林地之中,除了在血精灵照料下的少量种群,艾泽拉斯的其他地方都没有它们的身影。当凯尔萨斯携追随者来到外域的废土世界时,他们带来的活泼好动的陆行鸟是血精灵们追忆美丽的家园奎尔萨拉斯的最好媒介。这些五彩斑斓的有翼类生物既可靠又迅捷,代表了血精灵王国森林中内在的光辉品质。虽然近年来奎尔萨拉斯遭受了种种苦难,但陆行鸟依然是精灵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2]

血精灵与龙鹰的关系也较为融洽。它们曾被用作飞行坐骑,并在几次冲突中与它们的精灵主人并肩作战。[52]远行者们用它们对天灾军团发动空袭,血精灵在两度造访诺森德期间,都对阿尔萨斯使出了这种战术。[53]

辛多雷曾与永歌森林的生物有着天然的亲和力。法力浮龙曾是精灵王国附近各种水晶和神秘结构的守护者。然而,他们因天灾的入侵而陷入疯狂,甚至还将血精灵视为它们的食物。曾几何时,山猫树人也是精灵的盟友,但在天灾入侵之后,他们也开始变得敌对了。最近,血精灵在雷霆岛部署了一群法力浮龙,以对抗敌方的魔法使用者。

事实表明,血精灵会在他们的城市和居住地附近饲养一些,这种骄傲而独立的生物或许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血精灵的态度。除此以外,血精灵还会运用奥术给制造一些赋能物品,如扫地的魔法扫帚、银月城周围的水晶和魔法悬浮体中的鲜花装饰。

构造体、发明和武器

血精灵仍然保留并控制着大量负责保卫城市的奥术傀儡。这些笨重的机械构造体是银月城的精锐巡逻部队,无论敌人藏身何处,它们都可以找到并消灭他们。奥术傀儡受雇于血骑士,占星者们也创造了他们自己的守护者,就像门卫艾恩多尔和他的同伴们一样。尽管它们是很多年前制造出来的,但它们体内用于驱动机关运行的奥术核心仍然对精灵们很有价值。[54]

魔导师们将奥术守护者用作他们的宣传工具,他们会定期提醒市民:“遵守银月城的法律。违法者将被消灭。”“凯尔萨斯——错误——洛瑟玛会指引你们走向力量和光明!”“不要破坏城市的宁静。必须维护和平。”[55]

除了普通的傀儡之外,凯尔萨斯和基尔加丹统治下的血精灵还对它们进行了强化改造,最终的产物称为邪能魔像,这是一种充满恶魔之力的高大构造体。夺日者先锋军进一步完善了邪能魔像,制造出了新的造物(奥术毁灭者错乱的夺日者构造体),即使在没有邪能输入的情况下依然拥有更加多变、强大的技能。

除此之外,血精灵已经掌握了心能魔像的使用方法,这是一种在雷电王座中锻造的强大机械构造体,曾听命于雷神

在外域,日怒部队制造出了法力炸弹,这是一种运用奥术之力的武器,具有强大的杀伤力。肯瑞瓦村塞纳里奥树林都被法力炸弹弄得面目全非,还有一个被用于袭击塞拉摩岛。在聚焦虹膜的进一步强化作用下,炸弹摧毁了整个岛屿。虽然战术法力炸弹也已经生产出来了,但它们的不稳定性并不适合普通士兵来使用。[56]

漂浮的水晶装点着血精灵的几个城市与岗哨。这些水晶有两个品种:邪能水晶(或称逐日者岛上的燃烧水晶)和更为普通的法力水晶。前者是魔导师创造的储存邪能的装置;这种情形下,一般会有数名法师从水晶中吸取能量。它们曾经出现在奎尔萨拉斯的附近,但据罗曼斯的说法,它们在太阳之井恢复以后就被移除了。[57]法力水晶(又称为奥术水晶、防御水晶或血宝石水晶)是一种更为平常的造物(暗示了邪能水晶的初始形态),用于祭仪、增强防御、打击空中敌人,为城镇与哨岗创建魔法护盾等。

血精灵与圣光

血精灵故事中的一个关键主题是圣光在萨拉斯社会的没落,和在燃烧的远征结束以后的复兴。在第三次大战之后,绝大多数精灵对圣光的幻想破灭了,他们蔑视那个在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辜负了他们的圣光。[58]本着这样的态度,精灵们开始尝试让圣光服从于他们的意志,并将自己视为圣光真正的主人:当世界上其他地区的圣骑士们还在赞美圣光,接受它的赐福,被迫遵循严格的道德准则时,血骑士们已经在凯尔萨斯王子的教导下俘获了一名纳鲁——穆鲁,吸收他体内的神圣能量,为他们的伪圣骑士能力供能了。

血水晶。

现在,血骑士得以从被修复的太阳之井中自由地获取他们所需的神圣能量,这是一种混合了神圣与奥术能量的全新力量之源。[18]这与血精灵传统意义上的的圣光崇拜有何关联目前尚不明了,但至少有些辛多雷(好像其中大部分都是莉亚德琳和她的追随者)重新燃起了对圣光的崇拜之情。

血精灵牧师与魔导师各不相谋。[59]

关系

血精灵是一个十分骄傲的种族,正如历史所示的那样,他们更倾向于独处。奎尔萨拉斯曾在漫长的时间里避免同年轻的种族接触,直至巨魔战争第二次大战时他们才不得不与人类结盟。尽管如此,奎尔萨拉斯很快回到了原来的状态,直到天灾入侵时,他们才再一次在洛瑟玛·塞隆和凯尔萨斯·逐日者的领导下寻找新的盟友。现在,他们是部落的一员。

黑暗之门之外的辛多雷血骑士和德莱尼法师。

留在艾泽拉斯的血精灵与被遗忘者间建立起了联系,这还要归功于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女王,她曾是银月的游侠将军,直到阿尔萨斯将她变成了一个女妖。女王坚持认为自己依然是奎尔萨拉斯最重要的守护者之一。她曾多次为银月城提供物资和军事上的帮助。辛多雷起初还担心这是女妖的计谋,但他们最终还是让步了,并允许希尔瓦娜斯在幽魂之地驻扎被遗忘者的军队,帮助过度扩张的血精灵军队。此后,奎尔萨拉斯和幽暗城之间建立起了友谊,还建造了一个用于两国间的快速旅行的宝珠。奎尔萨拉斯的人民似乎已经开始将他们的前任游侠将军视为英雄,她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保卫银月城,即使成为了亡灵,她依旧在帮助她的祖国。[60]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希尔瓦纳斯与血精灵摄政王洛瑟玛·塞隆(她以前的副手)和他的大魔导师的关系似乎并不怎么样,希尔瓦纳斯不得不用威胁的口吻,让他将部队投入诺森德的战场。[11]随着战争的结束,洛瑟玛和希尔瓦纳斯变得更加疏远,摄政王并不认同她对其他部落领袖的看法。

瓦莉拉·萨古纳尔与一名德莱尼圣骑士战斗。

经历了固执的大元帅加里瑟斯的所作所为后,血精灵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反对与联盟合作。尽管如此,奎尔萨拉斯还是与一位铁炉堡大使建立了外交关系,尽管并没能善始善终。[61]毫无疑问,联盟对帮助艾泽拉斯血精灵抵达外域或将天灾逐出奎尔萨拉斯毫无兴趣。联盟已经对仍然存在的少数分散的高等精灵表示出了怀疑,他们觉得血精灵更加不可靠。暗夜精灵尤其敌视血精灵:对暗夜精灵们来说,辛多雷浑身散发着绝望与奥术魔法的恶臭气息。[4]梦魇之战中,瓦里安·乌瑞恩国王指出,他没有任何理由相信血精灵的荣誉感,因为他们在失去了引以为豪的能量之源——太阳之井后,开始吸取恶魔的魔法,之后还屈服于邪能的淫威[62]。 但总的来说,由于血精灵被罗宁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治下的达拉然所接受,血精灵与人类的关系似乎有所改善,直到他们的中立地位被滥用,这种关系避免了血精灵受联盟对手及其高等精灵盟友所害。血精灵与达拉然的关系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改善,在见证了加尔鲁什统治下的部落的偏见后,洛瑟玛·塞隆与瓦里安国王和暴风城展开了谈判,寻求重新加入联盟。即使是在塞拉摩陷落以后,尽管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对部落的新仇旧恨与日俱增,但她仍然很同情血精灵的遭遇。辛多雷似乎对矮人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有一些反对铁炉堡的声音,声称“矮人从未成为奎尔萨拉斯的朋友”,但这种情绪很罕见。近期辛多雷和矮人之间出现了针对古代文物的竞赛,他们成立了神圣遗物学会来对抗矮人的探险者协会。奎尔萨拉斯的精灵曾经是鹰巢山矮人信任的少数几个种族之一;在天灾军团入侵期间,精灵们一度将他们的孩子送去那里避难。[1]

血精灵与德莱尼有着错综复杂的历史。凯尔萨斯的血精灵部队对乘坐埃索达逃离外域的德莱尼,和飞船坠落艾泽拉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后来,他们一度试图从风暴要塞召唤援军,彻底征服埃索达并消灭幸存的德莱尼。然而,先知维伦看到了未来的景象——包括穆鲁的命运、女伯爵莉亚德琳的困境和凯尔萨斯背叛银月城后的未来。尽管凯尔萨斯率领的血精灵对德莱尼充满了怨恨,但维伦将却用穆鲁最后的火种重新点燃了辛多雷的太阳之井。尽管他们心存疑虑,但破碎残阳奥尔多占星者的同盟)展示了两个种族在齐心协力的情况下可以完成什么样的壮举。这两个种族在“德拉诺之王”中再次并肩作战。

血精灵和暗夜精灵之间积怨已深。的确,暗夜精灵对血精灵充满了怀疑、厌恶与敌意[30],同时血精灵则将卡多雷视为野蛮人。[63]在魔导师们返回并收复银月城后不久,一名暗夜精灵骨干潜入奎尔萨拉斯,监视血精灵们的活动。最近,血精灵对高等精灵重新加入暗夜精灵的行列的决定非常愤怒,并急于看到这些新的卡多雷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麻烦。辛多雷还帮忙将暗夜精灵从艾萨拉撵走,他们希望在卡多雷不在场的情况下,更多地了解有关他们的高等精灵遗产。

血精灵对他们的高等精灵兄弟的遗迹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一些人,如哈杜伦·明翼和泰瑟兰·血望者,对奎尔多雷的残物没有表达特别的怨念或强烈的感情;前者将精灵种族统称为“银月城之子”,而后者则直截了当地表示他打算将精灵从他们的魔瘾中解放出来,让他们重新团结起来,回归那个曾经的骄傲种族。洛瑟玛·塞隆和哈杜伦允许他们进入太阳之井,不过洛瑟玛本人也对一些高等精灵(如:温蕾萨·风行者)表现出了些许敌意,因为他们曾反对将血精灵纳入肯瑞托

许多血精灵曾与达拉然和肯瑞托有着紧密的联系,在长达2000多年的岁月里,他们中的许多成员都来自肯瑞托,凯尔萨斯王子就曾在那里学习,大法师罗曼斯也曾在那里生活过一段时间。然而,当大元帅加里瑟斯不公地判处了血精灵死刑时,肯瑞托却并没有介入此案,这让罗曼斯和他的魔导师们对他们怀恨在心。随着血精灵大法师艾萨斯·夺日者加入了六人议会,六人议会中的现任成员表达出了与血精灵重建良好关系的愿景,[11]一些辛多雷对重新加入肯瑞托的做法十分赞许,但罗曼斯仍然对这个提议不屑一顾。大法师艾萨斯在肯瑞托中占有重要地位,其追随者(以他的名字命名,称为夺日者)已经帮血精灵及其盟友控制了达拉然的大部分地区。[64]达拉然的“大清洗”事件后,罗曼斯对肯瑞托的看法似乎更加广为人知了。

高等/血精灵与红龙军团之间有过一段历史,他们中的大部分更乐于变成精灵(尤其是辛多雷)的模样[31]。正是红龙军团将奎尔德拉送给了高等精灵(阿莱克丝塔萨亲自将其交给了安纳斯特里亚),而她的伴侣考雷斯特拉兹则很关心精灵的事务,只不过来得太迟了,他没能从阿尔萨斯的手中拯救太阳之井。[1]

血精灵和部落

绝大多数血精灵现在都是部落的成员,这个同盟有着强烈的文化冲突。血精灵与他们的前任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和被遗忘者是东边部落的主体成员,也是如此。作为较新加入的成员,血精灵派了几名外交官前往各个城市和部落领袖身边(如欧诺·炎伤帕拉·晨歌),并且银月城内有每个部落国家的外交官。尽管更多的部落成员最初不需要辛多雷的拥戴,但在希尔瓦娜斯的担保下,以及血精灵可以弥补部落不足的普遍共识[65],最终让奎尔萨拉斯作为一个平等独立的国家而被部落所接受。

一些血精灵更喜欢与自己的群体合作,认为他们在奎尔萨拉斯以外的部署让人厌恶,但其他人已经很好地融入了部落,甚至对部落依然允许他们的文化以自己的方式存在而赞赏有加。[66]为了便利与生存而结成的同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愈发温情,让血精灵多次拒绝了重新加入联盟的提议。当代血精灵对成为部落的一份子感到十分自豪,因为阵营帮助了他们,而现在银月城在部落议会上也拥有了一席之地。血精灵是部落在诺森德战役的主力军,艾萨斯·夺日者确保了他们在前联盟城市达拉然内的重要据点。许多辛多雷已经晋升为部落的将军[67]与间谍大师。[68]

一些强大的血精灵甚至成为了库卡隆卫兵[69]这是部落军工厂中最精锐的战斗力量。血精灵神圣遗物学会则致力于让部落独享强力的神器。

暗矛部族与辛多雷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尽管他们共同效忠部落,但一些血精灵(如派尔拉林)似乎对巨魔公开怀有敌意,甚至拒绝为他们服务。另一方面,沃金酋长与洛瑟玛·塞隆和游侠将军哈杜伦·明翼之间的关系却相当友好和敬重。也许是因为他们较为温和的观点。随着时间的推移,血精灵与巨魔和其他部落种族的关系都有所改善。破碎海滩一役失利后,血精灵们都表现出了对部落士兵和沃金的关心。许多血精灵参加了后者的葬礼,并积极响应了为他报仇的号召,他们的摄政王还担任了遇难大酋长的护柩者。[70]

血精灵与夜之子有着亲缘关系,他们都有魔法瘾症的困扰史,还有共同的祖先——上层精灵。一支血精灵远征军加入了解放苏拉玛城的夜之子起义,这让两个群体间的友谊更加深厚。不同于暗夜精灵的冷漠与猜疑,由莉亚德琳领导的血精灵代表认可了部落作为维护文化自治的手段,并作为一种可靠的力量,确保他们两个种族的安全,对抗外部的世界;这对夜之子和血精灵来说是个天大的好事,极大地促进了夜之子加入部落。

领袖

银月城的血精灵领袖们。

第三次大战前,奎尔萨拉斯还保持着君主专制的政体,至高王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是高等精灵的末代君主。安纳斯特里亚的统治在银月城议会的辅佐下起码延续了约2800年,银月城议会是精灵领主的高阶议会,他们曾发誓要帮逐日者家族保护奎尔萨拉斯。但在天灾军团的入侵中,安纳斯特里亚不幸遇害,整个议会也被消灭殆尽。

奎尔萨拉斯的领导层彻底瓦解之后,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成为了血精灵仅剩的领袖。虽然他本质上还是一位君主,但凯尔萨斯并没有正式获得“精灵王之冠”,他自称“血精灵之王”和“太阳王”。凯尔萨斯决定不再重组议会,他命令前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副手洛瑟玛·塞隆在自己离开精灵家园时担任奎尔萨拉斯的摄政王。

最终,凯尔萨斯王子的背叛与身亡,让洛瑟玛成为了血精灵的唯一领袖。随着逐日者王朝的彻底终结,精灵王冠已经无人问津,而洛瑟玛本人也不想成为新的国王,不愿重组议会,他继续保留着自己的“摄政王”头衔。[11]未婚且无子嗣的洛瑟玛深知,在治理奎尔萨拉斯的过程中很难权衡国家的现实需要和人民的更高理想。因此,他无意建立自己的王朝。[11]

因此,血精灵目前处于一种政权空白状态,摄政王洛瑟玛·塞隆是他们的唯一领袖。

血精灵还有一些其他领导者。如银月城游侠将军,远行者的领袖和血精灵的军事指挥官哈杜伦·明翼;魔导师的管理者,辛多雷社会中最有魔法天赋、力量最为强大的施法者大法师罗曼斯;以及银月城血骑士的首领女伯爵莉亚德琳。

血精灵组织

辛多雷有许多组织,大部分都直接隶属于奎尔萨拉斯。

魔导师

详见:魔导师

魔导师是奎尔萨拉斯中最著名的群体之一,甚至以达拉然的标准来看,他们的破坏力也十分令人恐惧[11]。 在奎尔萨拉斯大法师罗曼斯的领导下,这些魔导师是奎尔萨拉斯最受尊敬、最具政治影响力的团体之一,也是银月城主要的法师组织。他们负责从天灾军团的中改造精灵的家园,他们对魔法的熟练掌握让他们“几乎在一夜之间”就重建了银月城。魔导师甚至可以扭曲纳鲁的能量供血精灵使用,他们借助这种能力创造了血骑士。他们为城市周围的各种神秘建筑赋予了变幻莫测的魔法之力,作为艾泽拉斯最强大的魔法组织之一,魔导师的无限可能成为了部落接纳血精灵的重要依据。[65]

奎尔萨拉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魔导师们仍然在奎尔萨拉内部保持着巨大的尊重和政治影响力,尽管不太可能,但他们的警察国家共识是否仍然席卷奎尔萨拉斯还不得而知。

远行者

详见:远行者(血精灵)

远行者是最具标志性的血精灵组织之一。这个由血精灵游侠组成的精英组织可以追溯至巨魔战争时期,当时一支松散的高等精灵战士有时会一起保卫奎尔萨拉斯。在银月城游侠将军哈杜伦·明翼的带领下,他们或许是最接近高等精灵的群体。作为荒野的主人,许多远行者对自己的家园了如指掌,他们大多在奎尔萨拉斯及其周围活动。无与伦比的神射手们是外科手术式打击和伏击的大师。虽然是血精灵政府的一部分,但他们还不是正式的军队。[71]一直以来,远行者都是勇敢而可敬的精灵,他们对法律充满敬意和仰慕。的确,长期以来被他们都是无私奉献的缩影。[71]

远行者反对创立血骑士,哈杜伦本人也公开反对榨取穆鲁的力量。这两个血精灵组织的关系一向不太好。

血骑士

详见:血骑士

从血精灵开始试着使用更加不可靠的办法来满足他们的魔瘾之后,一些精灵觉得圣光抛弃了他们。随后,光明女士莉亚德琳女士背弃了她的誓言。然而,凯尔萨斯王子后来征服了一个纯净的光明存在——一位名为穆鲁的纳鲁,并将其送回了奎尔萨拉斯。魔导师们并没有直接吸收他的能量,而是设计了一种更好的方法来利用它的力量。经过实验,他们成功地让血精灵从那些不情愿的生物身上强行夺取了他们的神圣力量。因此,在莉亚德琳的领导下,血骑士诞生了。当银月城的穆鲁被劫走时,血骑士失去了能量的源泉,骑士团的意志经受了考验。然而,随着太阳之井的恢复,神圣与奥术之力的源泉得到了重生,现在银月城的血骑士们可以直接从太阳之井中获得力量,与他们之前使用圣光之力的方法相比,这样做的损害更小,也更为和谐。[18]

血骑士很快就获得了奎尔萨拉斯民众的支持,他们的成员数量也随之增加。血骑士是奎尔萨拉斯的铁卫,银月城的忠实仆从,偶尔也会成为国家的执法者。[72]不过他们并没有得到远行者同胞们的接纳,而且这两个组织很少有意见一致的时候。

夺日者

详见:夺日者

大法师艾萨斯·夺日者领导下的夺日者,是一群渴望看到辛多雷成为肯瑞托一员的血精灵。部落一直以来都被禁止进入达拉然,在他们的努力之下,部落获得了这座城市的一席之地。由于肯瑞托内部的背叛,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下令将他们从达拉然中清除殆尽。这一事件导致夺日者平民和投降者被监禁,宁死不屈者丢掉了性命。

夺日者先锋军

详见:夺日者先锋军

在银月城和摄政王洛瑟玛的支持下,在大清洗中幸免遇难的夺日者先锋军拿起武器,在雷神岛对抗雷神与肯瑞托,他们的目的是在加尔鲁什·地狱咆哮领导的部落陷入危机状态时,获得强大的筹码,确保血精灵的未来。

神圣遗物学会

详见:神圣遗物学会

神圣遗物学会是一个由高阶考察者泰瑟兰·血望者领导的组织,这是部落为对抗探险者协会而创立一个的组织。神圣遗物学会寻找着具有强大力量的文物,并用它们彻底让精灵摆脱魔法瘾症的残余影响。[73]

日怒

日怒部队的旗帜,拥有较暗的银月城纹理,描绘了奎尔萨拉斯的双头而非单头凤凰。
详见:日怒部队

日怒是凯尔萨斯王子带入外域的最为强大的血精灵群体之一,日怒部队的成员数以千计。[74]他们主要分布于虚空风暴魔法富集的区域,而其他血精灵则分散在占星者伊利丹·怒风的军队之间。在达尔利斯·晨击等众多将军的带领下,一支日怒部队袭击并屠杀了当地的肯瑞瓦村及其村民,而其他的日怒成员则为了满足他们主人的利益,拆除了该地区的法力熔炉。他们还获得了许多血宝石碎片,并通过引导血宝石以获得暂时的力量提升。日怒是外域最残忍的血精灵团体之一。

然而,在背叛了凯尔萨斯之后,一些日怒部队返回家园为他们的人民服务,不再追随凯尔日趋邪恶的道路,从而与奎尔萨拉斯和部落建立了联系。[11]

虽然日怒现在是银月城军队的正式组成部分,但日怒部队在《魔兽世界》中的登场只是冰山一角。

占星者

详见:占星者

占星者曾是凯尔萨斯王子军队中的高阶血精灵,他们中包括了一些凯尔带入外域的最具天赋的学者和法师。占星者由先知沃雷塔尔领导,他是一位极具实力且年长的法师。[75]沃雷塔尔越来越为王子选择的黑暗道路所困扰,他看到了纳鲁阿达尔的幻象。沃雷塔尔和他的追随者们认为,辛多雷的唯一生存希望在纳鲁身上,因此他们放弃了凯尔的目标。

沃雷塔尔和他的部队奉命进攻沙塔斯城,但他们丢掉了武器,要求与阿达尔会面。沃伦萨尔承诺他的部队将帮助沙塔斯的事业,这一叛逃行为让凯尔萨斯失去了一些最强大的追随者。沃伦萨尔和他的追随者们现在被称为占星者,他们被授予了城市的居住权,这是属于自己的居住权。虽然得到了城市之主纳鲁的收留,但占星者的德莱尼对手奥尔多却对占星者们并不友好;二者间很快就爆发了冲突。

占星者试图从凯尔的倒台中拯救他们的人民,他们还发现了王子已经开始与燃烧军团合作的有力证据。[76]凯尔在风暴要塞战败后,占星者部队以破碎残阳(奥尔多和占星者联合作战)的身份回到了奎尔萨拉斯,彻底结束凯尔的野心。

凯尔萨斯的死亡、基尔加丹的战败和太阳之井恢复如初后,占星者的现状如何尚不明朗,但他们依然对纳鲁无上崇拜。[77]

其他

其他地区的著名血精灵组织(与凯尔萨斯、伊利丹或燃烧军团有关联)包括:日蚀寻日者影刃炎鹰炎刃晨锋炽手火翼血精灵。

一个名为“血鹰”的小型组织服务于永歌森林的奎尔萨拉斯,其领导层直接听命于游侠将军哈杜伦。[61]

著名血精灵

姓名 职务 从属 状态 位置
中立   凯尔萨斯·逐日者 逐日者王朝的最后接任者,风暴要塞的主人,伊利丹·怒风的前副官 他的军队燃烧军团温西尔盟约 已故-可击杀 葬于奎尔丹纳斯岛,目前隶属温西尔
部落  洛瑟玛·塞隆 奎尔萨拉斯摄政王和血精灵的现任统治者 奎尔萨拉斯王国远行者 健在 不同地点
部落  哈杜伦·明翼 银月城游侠将军,远行者领袖 奎尔萨拉斯王国远行者 健在 不同地点
部落  大魔导师罗曼斯 奎尔萨拉斯大魔导师 奎尔萨拉斯王国魔导师 健在 不同地点
部落  女伯爵莉亚德琳 血骑士教团女首领,破碎残阳成员,誓日者首领 奎尔萨拉斯王国血骑士 健在 不同地点
部落  艾萨斯·夺日者 奎尔萨拉斯肯瑞托的大法师,提瑞斯法的勇士;六人议会的前成员 夺日者奎尔萨拉斯王国肯瑞托 健在 不同地点
部落  泰瑟兰·血望者 神圣遗物学会高阶考察者 神圣遗物学会银月城 健在 血望者营地荒芜之地守护者大厅奥达曼苏拉玛
部落  阿斯塔洛·血誓 血骑士的共同创建者,凯尔萨斯王子的顾问 奎尔萨拉斯血骑士魔导师誓日者 健在 德拉诺银月城
部落  索拉纳·血怒 血骑士的二把手 奎尔萨拉斯王国血骑士 健在 银月城
部落  库尔迪拉·织亡者 第一位重新加入部落死亡骑士 黑锋骑士团幽暗城 活跃 不同地点
中立  凯恩·日怒 伊利丹·怒风最受信赖的副官 伊利达雷 健在 玛顿
占星者  先知沃雷塔尔 占星者的领袖 占星者沙塔斯 健在 沙塔斯城
中立  加列尔 血骑士成员,莉亚德琳的学徒 奎尔萨拉斯王国血骑士 已故 未知
部落  斥候队长艾尔希娅 夺日者的侦察队长和游侠 夺日者夺日者先锋军 健在 不同地点
部落  贝洛克·辉刃 神圣遗物学会的领袖 银月城神圣遗物学会 健在 不同地点
首领  计算者帕萨雷恩 凯尔萨斯·逐日者的中尉 日怒 可击杀 能源舰
中立  瓦莉拉·萨古纳尔 无冕者的成员,瓦里安·乌瑞恩的伙伴 无冕者新提瑞斯法议会 健在 暗影密室达拉然
部落  萨兰蒂亚 孤儿,莉亚德琳夫人的学生 血骑士 健在 沙塔斯城
中立  岑达林·风行者 辛瑟莉亚军队 黑龙军团暮光龙军团 已故 未知
中立  莉安达·逐日者 烈焰之击的目前持有者 天灾军团 可击杀 冰冠堡垒

先祖与分支

萨莱因的黑暗堕落者旗帜,修改自血精灵的原版版本。
女性失心者

如今的血精灵是暗夜精灵的后裔。尽管辛多雷自称是从破裂的奎尔多雷的灰烬中“重生”的,但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这两个族群同属一个种族。[4]血精灵是其他几个新出现种族的本源,如同辛多雷起源于卡多雷一样,他们都源于辛多雷,但不是通过传统方式:

  • 亡灵精灵男性亡灵精灵女性黑暗堕落者 - 阿尔萨斯最初为天灾军团复活的亡灵精灵,包括被遗忘者黑暗游侠和继续服务于天灾军团的吸血鬼萨莱茵
  • IconSmall Wretched.gif 失心者 - 如果血精灵无法控制他们的魔法瘾症,那么他们往往就会屈服于它,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吞噬过量的能量。这个野蛮的血精灵分支,其精灵的外表已不复存在,以一种原始的“社会”结构苟且偷生,这是对血精灵发出的警告——如果他们的魔法瘾症得不到控制,那么这个悲惨的命运也会降临到他们身上。虽然他们基本没有什么组织,但一些人还是跟随凯尔萨斯来到了奎尔丹纳斯岛,在那里他们被屠戮殆尽。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凯尔萨斯自己最终的下场也不怎么样。最近,奎尔多雷也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分支。
  • 魔血精灵男性魔血精灵女性魔血精灵 - 恶魔的一份子,和之前的兽人一样,已经被燃烧军团所腐化。在与堕落的王子凯尔萨斯返回艾泽拉斯后,这些忠诚的残余军队喝下了大量的恶魔之血。魔血精灵有着各种恶魔的特征,包括黑色的翅膀、恶魔的肤色与犄角。虽然与数量相对较少的失心者相比,魔血精灵的战斗力要强大许多,但他们仍然觊觎着魔能,引导恶魔的能量满足自身的欲望,丝毫不担心受到反噬。他们的部队和一个主要的组织在太阳之井高地被击败。

在角色扮演游戏中

联盟与部落纲要的血精灵章节。
克里斯·梅森创作的《联盟与部落纲要》中的血精灵。
The RPG Icon 16x3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角色扮演游戏,这些设定可能是非官方设定.

血精灵在艾泽拉斯没有永久的定居点;唯一的血精灵据点位于伊利丹流亡的超维度废土——外域[78]尽管如此,一些人在阿奎尔鲁萨拉的领导下驻扎在奎尔丹纳斯。[79]

语言

血精灵适用的是萨拉斯语,这是他们古老种族的语言,而且他们已经学会了盟友和敌人的语言。[80][81]

职业

很多血精灵是术士法师,但有些人成为了猎人斥候战士——尤其是那些想要成为破法者恶魔猎手游侠的人。[80]少数人继续从圣光中汲取力量,担任着牧师之职。一些血精灵对恶魔之力的痴迷更甚,成为了魔誓者[80]而另一些则选择利用燃烧军团的魔法成为了血魔法师

其他关系

虽然他们讨厌大部分种族,但他们已经开始接受被遗忘者了,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82]西方部落认为血精灵危险、反复无常、终归具有破坏性。[83]部落兽人、暗矛巨魔和牛头人不信任血精灵,因为他们对魔法的痴迷让高等精灵看起来像是外行。尤其是兽人会斥责血精灵,原因在于他们认为血精灵会沿着腐化兽人的道路堕落下去。兽人可以闻到血精灵身上的恶魔气息,并且知道这会让他们产生多么严重的扭曲。血精灵认为部落是拒绝在他们面前拥有力量的野蛮人。他们特别不喜欢兽人,他们本应该强大到足以控制恶魔赋予他们的力量,而非听由他们的指使。[84]血精灵散发着恶魔之力的腐臭气息,让暗夜精灵和牛头人的精神感官很不舒服。[80]

血精灵觉得他们遭到了联盟的背叛,他们是人类和暗夜精灵的敌人。血精灵试图将剩余的高等精灵拉入他们的麾下——善良的高等精灵对这个想法感到恐惧和厌恶。的确,血精灵的存在表明了这个曾经强大无比的种族可能遭受的腐化之痛,而高等精灵则将这视为一个可怕的信号。许多高等精灵试图弥补他们​​疯狂的表亲制造的罪孽。血精灵与纳迦(他们都有上层精灵的血统)和其他独立阵营相处得很好。他们在联盟领土上不受欢迎。[83]联盟代表着血精灵在世界上憎恨的一切事物。在洛丹伦的大逃亡期间,人类将血精灵丢给天灾军团,却带走了许多高等精灵。高等精灵很弱小;他们有达到血精灵地位的潜力,但他们不会接受力量,因此没有施展拳脚的空间。血精灵们牢记着暗夜精灵很久以前将他们赶出了家园,而这些怨恨至今未曾散去。其他种族之所以不受血精灵的待见,仅仅是因为他们是联盟的一员。可以说,敌人之友,亦为敌人。联盟认为他们很危险(有时甚至很疯狂)。联盟的奥术施法者们一致认为,血精灵在追求力量的路上渐行渐远了,就连高等精灵也对他们先前的兄弟失去同情心和自制力感到恶心与畏惧。血精灵对联盟没什么用处,从他们清除了洛丹伦的天灾之后,这个阵营的倒台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85]

血精灵将纳加视作他们的盟友。他们感兴趣的其他中立种族是地精和一些黑暗巨魔。地精是唯一一种能够不带偏见地出售物品给血精灵的商人;如果一个联盟或部落商人允许血精灵查看她的商品,她肯定会将价格抬高成天文数字。巨魔部族常常拥有对血精灵有用的物品或信息,并且他们几乎和血精灵一样憎恨暗夜精灵。血精灵对其他独立的种族几乎没什么看法——那些崇拜神权的人是弱者,而那些保持中立的人则无足轻重。[85]

许多血精灵已经悄无声息地回到了这个世界,寻找魔法能量富集的地方,如灰谷森林。一些沉浸在痛苦与愤怒中的血精灵加入了费伍德森林暗影议会[83]

进化自高等精灵?

Blood elves between the Third War and World of Warcraft were physically identical to high elves, save that they dressed primarily in blacks and reds to remind themselves of their terrible losses. Many painted runes or mysterious tattoos on their faces, arms and shoulders for warding off demons or celebrating significant kills or simply to look intimidating — something high elves would never do. As well, they adopted hair styles that went against the norms of high elf society.[83] Nevertheless when approaching Alliance towns blood elves would often disguise themselves as high elves to avoid harm.[85]

Separated more by cultural differences than physiological ones, it has since been determined that they are, in fact, beginning to evolve into a separate race, due largely to their consumption of mana from primarily fel sources.[86][87] This reliance on fel magic causes the eyes of blood elves to glow green with demonic fire.[82] This readily available source of energy also tends to give blood elves a ruddier or paler look compared to their quel'dorei cousins. A blood elf can appear like a high elf bearing odd red tattoos across his or her face and arms. However, his or her hair and skin is much paler than that of a high elf, their eyes glint with a green light, and they wear blood-red robes.[82] These represent signs of evolution from their high elven cousins, and it is believed that, with time, they may become as physically distant to high elves as satyrs are to night elves.[82]

姓名

正如大部分在第三次大战中幸存下来的血精灵那样,辛多雷(大多数)都保留了他们的名字。因此,相同的命名规则是他们与高等精灵表亲的典型特征。高等精灵和血精灵与太阳有着共同的联系,这一点在他们选择姓氏时非常普遍。[88]

  • 男性名: 马里埃尔, 阿萨尼尔, 阿南多,塔拉玛, 维里迪尔,玛兰尼奥。[88]
  • 女性名: 阿娜瑞娅, 芙蕾雅, 德莉安娜, 科里亚, 阿拉娜索莉, 墨拉尼昂, 艾萨拉。[88]
  • 姓氏: 逐枝者, 黎明之刃, 光明使者, 晨光, 踏日者。[88]

Unlike the high elves, however, a number of blood elves have taken on more aggressive surnames - often incorporating the word "blood" into their identity, which had not been heard of prior to the sin'dorei coming to power. Presumably, this is to better illustrate their cultural identity and their drive for vengeance, as many blood elves would have lost family members during the Scourge massacre. This is particularly prevalent within the Blood Knight order, which displays a number of members bearing the term - Bloodvalor, Bloodsworn, Bloodwrath, among others. A number of blood elven ranks, titles, and organization names are similarly fashioned, such as Bloodwarders, blood mages, and of course the blood knights themselves.[请求来源]

结盟

Most blood elves are not insane or evil—they just choose to fight fire with fire. They are suffering due to the loss of their precious Sunwell; they all needed—and still need—to feed on arcane energies, even though most of them aren't spellcasters. The most powerful blood elf spellcasters are insane, as the magic they wield is corrupting.[89] Farstriders is one of the few groups that still have any of these virtues.[90] Blood elves as a whole are classified as the "neutral" alignment.[82]

在 TCG 中

TCGlore.jpg 此部分包含来自集换式卡牌(TCG)及其扩展包中的内容,并非正史

Blood elven priests are more of a quandary, however, as comparatively little is known about their own outlooks on the Light. Some viewed the Blood Knights' opinion on the Light's abandonment as "folly," and continued to embrace it as priests and priestesses as the Light regardless of the new direction their society was heading in.[91]

Blood elves have green eyes, but a blood elf warlock in the TCG has purple eyes.[92] Mages, paladins and others have been seen with golden eyes.[93][94][95][96][97][98]

Furthermore, a blood elf mage is seen with glowing red eyes while casting an invisibility spell. Whether the eye color has any correlation with arcane, or the specific spell being used, is unknown.[99]

备注与轶事

  • "Silvermoon" Harry appears to be one of the biggest blood elf fans on Azeroth.
  • The RPG seeded the idea of blood elves bearing runic tattoos to ward off demons, and early blood elf artwork depicted them with such. The idea seemed to have been dropped by the time they were made playable in World of Warcraft; neither the playable faction in Silvermoon nor Kael's elves on Outland are seen sporting any tattoos. The sole exception seems to be Grand Magister Rommath, whose unique model appears to depict him with runic tattoos on his arms, though it's unclear as to whether it's a tattoo or a part of his clothing.
  • As a visual cue, blood elves are almost always depicted with green eyes in World of Warcraft, though exceptions exist. Blood elf death knights (who are unaffected by magical addiction and many, like Koltira, would not have been active in Quel'Thalas anyway when fel power was being used) have regular blue eyes beneath their glowing, icy death knight eyes.
  • The official The Burning Crusade webpage mentioned blood elves having a "dark destiny."[100] This likely referred to the fact that blood elves under Kael'thas had joined with the Burning Legion.
  • Samwise Didier describes the blood elves as the "rock stars" of World of Warcraft: both male and female elves are slender, regal and beautiful, with rich and elaborate clothing; they are also intensely proud, inclining to a little egotism; and most of all, they were addicts for the longest time. Since then, "They cleaned up their act, and now they're doing well!"[101]
  • When working on concepts for a blood elf racial mount, the designers "debated everything from unicorns to nether sea horses."[38]

灵感

Blood elves appear inspired by a blend of other fictional settings, OrientalismIslamic culture, motifs invoking the Eastern Roman Empire, Germanic mythology, and French historical elements.

科幻
  • Middle Earth
    • Game developers described blood elves as "Legolas as if he went down a pretty heavy path".[102]
    • The "Elves living in a magic forest"-theme inherited from Tolkien is ultimately based on Seelie Elves from Scottish folklore. Some place names are Celtic derived (like Caer Darrow).
    • The name sin'dorei might refer to the Sindarin language in the Tolkien mythos; however, "sin'dorei" also relates to the naming of other types of elves in Warcraft so it could be coincidence.
    • The reforging of Felo'melorn by Kael'thas is comparable to the reforging of Anduril for Aragorn in The Lord of the Rings.
  • Warhammer
    • They may also be inspired by the high elves of Warhammer, since it was stated that "Warhammer was a huge inspiration for the art-style of Warcraft".[103]
    • Sin'dorei Heritage armor resembles armor worn by Finubar, also called the Phoenix King (of Ulthuan).
现实文化
  • Elves are a type of humanoid supernatural being in Germanic mythology and folklore.
  • Blood elves use runestones, which are common across northwestern Europe to denote memorials (whether people, events, or myths).
  • Blood elves might also echo Hyperboreans, as described by the ancient Greek poet Pindar: People with an extremely long lifespan, living in the far north in eternal spring, and favored by the sun god Apollo.
  • Blood elf aesthetics resemble Art Nouveau while other architectural elements resemble Byzantine and Ottoman period architecture.
  • There are hookahs in most blood elf inns and other locations, similar to many Middle Eastern cultures.
  • Blood elven ships resemble Byzantine dromon, Chinese Junk ships, Arab dhow, and baghlah.
  • The phoenix motif is rooted in Greek and Egyptian/North African myth.
  • Various names of the blood elves derive from either mythology, such as Sylvanas (Silvanus the Roman god), Alleria (an ancient variation of the Roman name Aurelian) and Halduron (Haldir from Lord of the Rings)
  • The description of Kael'thas as the "Sun King" could be a reference to Louis XIV of France, nicknamed "the Sun King".
  • The stylization of the phoenix (single and double-headed) on blood elf flags in the "displayed" charge resembles the use of eagles and double-headed eagles in heraldry and flags since antiquity.
  • The garden layouts in both Quel'Thalas and Quel'Danas resemble French formal gardens.

猜测

Illidari Demon Hunter training on top of the Ruins of Karabor.
Questionmark-medium.png 以下为理论推测和演绎,不能被当做官方说明。

邪能vs奥术魔法

An interesting point made in wider supplementary material (notably the Warcraft Encyclopedia) is that most blood elves in Quel'Thalas were trained by Grand Magister Rommath purely in the art of taking arcane magic from external sources, yet never demons; the only sin'dorei fully aware of Prince Kael'thas' demonic dealings with Illidan Stormrage—the progenitor of these radical techniques—were the ones in Outland, and they alone were becoming convinced of its necessity while their brethren in Azeroth sated themselves purely on lesser magic, such as "small mana-bearing creatures",[4] and that most sin'dorei in Quel'Thalas would likely have been horrified if they had realized the true nature of their prince's dealings with Illidan. Exactly how the fel-induced green eye glint could become widespread is thus curious.

  • One logical possibility lies with the (even now, enigmatic) fel crystals found around Quel'Thalas, which, while not openly addressed in-game, are hinted to bear a degree of arcane energy. It could be that the general blood elf populace was given free access to these crystals, though this is not seen in-game (in fact, only magisters have been seen to drain power from the crystals; other sin'dorei make references to using "mana crystals" or simply draining arcane magic elsewhere instead), and seems contradictory to the above statement. Furthermore, it was stated in the very first quest on Sunstrider Isle that said crystals had always been empowering Quel'Thalas, long before the Scourge invasion.
  • A more likely possibility lies in the sheer nature of demonic power, as witnessed with the orcs: even the orcs who did not engage in the drinking of Mannoroth's blood were afflicted by the side-effects by mere proximity to those who had. It seems highly likely that this had occurred in Quel'Thalas—the green eye glint passing by mere proximity to those who were actively dabbling in fel-power.
  • Another reason could be that draining arcane magic itself was behind the eye glint, as the mere practice of "bathing" in the freely-given arcane magic of the Sunwell could have proved a vastly different process than actively draining it to sustain the elves.
  • It is equally possible that some aspects of all of the above were present.

Following the restoration of the Sunwell, the draining of arcane magic is no longer needed (or encouraged).[2] The blood elves are instead urged by their leadership to turn to the Sunwell to sate their addiction in a more healthy and more harmonious manner,[2] though a few are yet hesitant to abandon their "dependence on arcane magic."

With the recent developments at the Sunwell, the demise of the demonically-twisted Prince Kael'thas, and the newly-taboo nature of draining arcane magic instead of using the Sunwell to bathe in it, it seems likely that fel-power is more taboo than ever in sin'dorei society, if not outright outlawed. It was stated that the monumental events that transpired at the Sunwell may take some time to be properly painted in-game, though it is possible that Quel'Thalas itself may someday be updated to better convey some of these massive changes sweeping blood elf society.

This query was addressed in the third round of Ask CDev:

  • How did the blood elven fel eye glint become so widespread? The Warcraft Encyclopedia suggests that Rommath only taught the blood elves of Azeroth about how to siphon arcane magic, as most of the populace would likely be "horrified" if they knew the true extent of Kael’s dealings with Illidan.
  • The situation regarding blood elf eyes is, in fact, extremely similar to that of the green skin of orcs: just being around heavy use of fel magic turned the eyes of the blood elves green. You could be the most pious of priests or most outdoorsy of Farstriders, chances are, if you were a high elf in Quel’Thalas or Outland following the Third War, you were around fel energies, and your eyes would turn green. Like the orcs’ skin color, such an effect would take a very long time to wear off. Fel magic works a bit like radiation in this sense; it permeates the area and seeps into anything in the vicinity. Anything near a source of fel magic shows signs of slight corruption, it just so happens that high elves and orcs manifest it in a very visual way.

精灵大一统?

Blood elf blonde female.jpg

With the banishment of Kil'jaeden and the restoration of the Sunwell, one could argue that the blood elves have in effect been restored to high elves or could return to being high elves. The elves no longer have to turn to arcane magic to feed their addiction, and ultimately it is simply a matter of time before the physical fel-power side effects retract - hinting at the possibility of reconciliation.

At this point, however, there are many cultural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high elves and the blood elves, and there are probably only a handful of blood elves who would even choose to revert. On the flip side, some of the existing high elves have expressed a disdain for the methods some sin'dorei dabbled in order to reclaim Quel'Thalas and fight off their addiction. This was hinted at with Wrath of the Lich King, where in Dalaran, a faction of high elves, the Silver Covenant, stand as direct opposition of the Sunreaver blood elves in Dalaran despite the fact that with the Sunwell's return the blood elves no longer have to consume arcane (or fel) energies.

Despite this opposition, some blood elves continue to hold the desire to unify their once glorious race. A prime example of this mindset is Tae'thelan Bloodwatcher, the leader of the Reliquary. His goal to cure the elves of their addiction for good, through controlled methods, combined with the Sin'dorei allowing their cousins access to the Sunwell, could see the already small gap between the two sides of the Silvermoon coin become even smaller. This has been somewhat elaborated upon in recent times, as even Vereesa Windrunner herself - the leader of the aforementioned Silver Covenant, the faction who opposed the blood elves more than any - was willing to travel to Quel'Thalas at Halduron Brightwing's request, to fight alongside both he and another leader of the Horde, the Darkspear troll Vol'jin. Furthermore, Lor'themar Theron has allowed high elves to enter the restored Sunwell, though he and Vereesa appear to have some bad blood between them.

画廊

《魔兽世界》
剧照
艺术画
旗帜
《炉石传说》
魔兽系列
TCG
《风暴英雄》

引用和参考

  1.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上层精灵的血脉
  2.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Races of World of Warcraft: Blood Elves
  3. 3.0 3.1 Micky Neilson on Twitter, RE: Royal Lineage
  4.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The Warcraft Encyclopedia: Blood Elves
  5. Ultimate Visual Guide (expanded edition), pg. 125
  6. 阿尔萨斯:巫妖王的崛起, 88
  7. 5:02 Burning Crusade Behind the Scenes DVD
  8. The Story So Far (Burning Crusade)
  9. Sunwell Trilogy Ultimate Edition, full color Prologue
  10. Blizzard lore posts
  11.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In the Shadow of the Sun
  12. Meeting the Warchief (blood elf)
  13. 厄运之槌
  14. The Burning Crusade Townhall/The Isle of Quel'Danas
  15. 15.0 15.1 15.2 The Story So Far (Wrath of the Lich King)
  16. Letter from Lor'themar Theron
  17. Chris Metzen & Micky Neilson Pocket Star Books Lore Q&A Video Interview
  18. 18.0 18.1 18.2 Ask CDev Answers - Round 1
  19. 工头萨杜恩·日落
  20. Post-Cataclysm Blood Elf Introduction
  21. Lady Liadrin#The Path to Redemption
  22. 22.0 22.1 22.2 Ask CDev Answers - Round 2
  23. Avenge Furien!
  24. The Assault on Zeb'tula
  25. Tear Down This Wall! (Horde)
  26. To the Skies! (Horde)
  27. The Fall of Shan Bu (Horde)
  28. Height#Playable races
  29. Tides of Darkness
  30. 30.0 30.1 30.2 The Warcraft Encyclopedia: High Elves and Blood Elves
  31. 31.0 31.1 Thrall: Twilight of the Aspects, pg. 73
  32. Tyrus Sheynathren
  33. TradeChat 2018-04-05. Developer Interview BFA Press Event. YouTube。 重新获取于2018-04-09.
  34. In the Shadow of the Sun, pg. 2: "... eyes still blue and untainted..."
  35. New Customizations for Shadowlands Build 36401 - Void Elf and Blood Elf Eye Color
  36. Sons of the Storm - Red Knuckle
  37. Arthas: Rise of the Lich King, pg. 346
  38. 38.0 38.1 Green, Jeff (December 2005). Computer Gaming World Issue 257 p. 62–66。 重新获取于2020-12-09.
  39. Ultimate Visual Guide, pg. 146
  40. 风暴前夕, chapter 3
  41. Arthas: Rise of the Lich King, pg. 364
  42. To Catch A Thistlehead
  43. GameSpy - World of Warcraft: The Blood Elves
  44. World of Warcraft: Exploring Azeroth: The Eastern Kingdoms, pg. 88
  45. Sean Copeland on Twitter, RE: Spellbreakers
  46. "Forever after, they would embrace the sun and be known only as the high elves. " - Exile of the High Elves
  47. Priest (Warcraft III)
  48. Priest Training (Horde)
  49. Tyelis#Quotes
  50. Arthas: Rise of the Lich King, pg. 364
  51. 任务:幽魂之路
  52. Arthas: Rise of the Lich King
  53. Orgrim's Hammer Scout
  54. 任务:失效的傀儡
  55. 任务:奥术守护者
  56. Tactical Mana Bombs (Horde)
  57. What's in the Box? Rommath's gossip text
  58. Burning Crusade Behind The Scenes - Blood Elves. YouTube (2008-03-19)。
  59. Micky Neilson on Twitter
  60. Vaeron Kormar
  61. 61.0 61.1 The Dwarven Spy
  62. Stormrage, chapter 10
  63. Melaya Tassier
  64. Sunreaver's Sanctuary
  65. 65.0 65.1 Horde Emissaries
  66. Lorrin Foxfire
  67. General Salaman
  68. Spy-Mistress Anara
  69. Kor'kron Vanquisher
  70. Fate of the Horde
  71. 71.0 71.1 The Warcraft Encyclopedia: Farstriders
  72. Gatewatcher Aendor
  73. High Examiner Tae'thelan Bloodwatcher
  74. Excerpts from the Journal of Archmage Vargoth
  75. Bound for Glory (quest)
  76. Damning Evidence
  77. WarcraftDevs on Twitter
  78. Alliance & Horde Compendium, pg. 15
  79. Arthaus. 《Lands of Conflict》, 113. ISBN 9781588469601. 
  80. 80.0 80.1 80.2 80.3 Monster Guide, pg. 65
  81. Alliance & Horde Compendium, pg. 16
  82. 82.0 82.1 82.2 82.3 82.4 Monster Guide, pg. 64
  83. 83.0 83.1 83.2 83.3 Alliance & Horde Compendium, pg. 15
  84. Alliance & Horde Compendium, pg. 68 - 69
  85. 85.0 85.1 85.2 Alliance & Horde Compendium, pg. 68
  86. Alliance & Horde Compendium, pg. 6 - 7, 14 - 15, 67 - 69
  87. Monster Guide, pg. 54 - 55
  88. 88.0 88.1 88.2 88.3 World of Warcraft: The Roleplaying Game, pg. 37
  89. Monster Guide, pg. 64 - 65
  90. Dark Factions, pg. 152
  91. Raesa Morningstar "The light sustains us, and it will ease even the heaviest of burdens. To think it has abandoned us is pure folly."
  92. Ritual of Souls (Servants of the Betrayer), Official TCG Artwork.
  93. Apostle of Argus (Fields of Honor), Official TCG Artwork.
  94. Thoros the Savior, Official TCG Artwork.
  95. Magistrix Larynna (Servants of the Betrayer), Official TCG Artwork.
  96. Meltdown, Official TCG Artwork.
  97. Firewarden Wyland Kaslinth (Scourgewar), Official TCG Artwork.
  98. Fingers of Frost (Icecrown), Official TCG Artwork.
  99. Invisibility (Servants of the Betrayer), Official TCG Artwork.
  100. http://www.worldofwarcraft.com/burningcrusade/townhall/index.html
  101. The Art of Warcraft
  102. Green, Jeff (December 2005). Computer Gaming World Issue 257, pg. 65. Retrieved on 2021-07-24.
  103. Plunkett, Luke (2012) How Warcraft Was Almost a Warhammer Game (and how That Saved WoW) https://kotaku.com/how-warcraft-was-almost-a-warhammer-game-and-how-that-5929161 Retrieved on 2021-07-26.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