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ril the Poisoned Mind HS.jpg
螳螂妖
Mantid
阵营 独立阵营卡拉克西上古之神
种族主城 恐惧之心
卡拉克西维斯
种族领袖  大女皇夏柯扎拉
 大女皇夏柯希尔
坐骑 自行飞行
IconSmall AmberScorpion.gif琥珀巨蝎
故乡 艾泽拉斯
分布地域 螳螂高原恐惧废土潘达利亚


我们螳螂妖是个古老的种族,你结识的熊猫人——不过是孩童,他们有自己要扮演的角色。

每次轮回,我们年轻的虫群涌上长城。熊猫人杀光弱者,而强者得以返回。

代代繁衍,我们变得越发强大。

—— 掠风者克尔鲁克[1]

螳螂妖Mantid是原生于潘达利亚虫型生物,由定居在古卡利姆多南部的一支亚基演化而来。亚基乃是上古之神所创造的虫型生物。螳螂妖迫使野牛人离开了他们的家园——螳螂高原[2],并吞噬他们行经的一切,以筑建他们的晶化琥珀帝国。此中尽是冷酷无情的武士与阴险狡诈的领主。

近日来,熊猫人在螳螂妖提早了十年的进攻前自顾不暇[3] ,螳螂妖中最强大的战士攻破了蟠龙脊。 身陷重围的熊猫人与新近抵达的联盟部落一起抵御着有史以来最猛烈的攻击。在对螳螂妖怪异举动的探寻中,大女皇夏柯希尔以及她的众多子民被发现已为新近释放的惧之煞所腐蚀。在卡拉克西的帮助下,冒险者们得以击败她。

随着加尔鲁什复活了亚煞极之心,卡拉克西议会转而与酋长结盟。他们的英杰奥格瑞玛的地下守护着昔日神祗的心脏,但最终在围攻奥格瑞玛的战役中被击败。

随着女皇逝去,英杰陨落,大部分凯帕圣树被煞魔扼杀,螳螂妖前途未卜。但在争霸艾泽拉斯期间,有迹象表明螳螂妖的新女皇已经诞生。大女皇夏柯扎拉,曾经的扎拉公主,在此期间加冕为王。随着恩佐斯的苏醒,她承诺将虫群献给古神,并派兵突袭锦绣谷,意图以恩佐斯之名夺取潘达利亚。

历史

魔古阻击螳螂妖,保卫锦绣谷

在遥远的过去,螳螂妖是亚基虫人的一支,在亚基虫人与巨魔的战争期间,其与其姊妹王国安其拉艾卓-尼鲁布共享这个世界,直至大分裂来临。纵然巨魔认为其拉虫人和蛛魔是这个分裂的帝国中仅存的两支,仍有一支遗族生活在遥远的南方。其人崇拜一个七首的、名为亚煞极的古神,将其视作自己的创造者。亚煞极在泰坦降临时为泰坦所击败。[4] 究其本义,“卡拉克西”一词在古语中意为“祭司”。[5] 亚煞极的阴影时至今日依然在潘达利亚徘徊。螳螂妖发誓,一旦上古尊者归来,螳螂妖将追随他们,而非与此世其余凡人种族为伍。[1]

恐惧废土是螳螂妖们的家园。在这里,大女皇夏柯希尔指挥着一支似乎无穷无尽的虫群。他们投身于蟠龙脊的城墙,几乎压制了影踪派的防御者。在历史上,螳螂妖总是随着有规律而可预见的间隔涌来。对于战争的亲历者来说,此战无疑相当可怖,无论于卫士抑或虫群。仅有最为智慧、最强健、抑或最机敏的螳螂妖方能生还。熊猫人卫士在惨烈的战斗中伤亡亦重。生还的螳螂妖回到圣树之下,大多数带着征战得来的战利品。在此他们为族群所接纳,并依功绩在虫群中获取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6] 代代轮回,螳螂妖变得越发强大。[1]

而最近的虫群攻击却比往常提早了十年。熊猫人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并不是因为女皇变得更有战术性了,实际上,她的整个社会都正在发生剧变。夏克希尔被惧之煞压制并占据,并逐步将自己的帝国带向衰亡。在她的命令下,螳螂妖们拥抱煞能,自愿地腐化自身,腐化圣树,腐化整个土地的生态。盲目的恐惧将女皇带上了战争之路,令自己的文明分崩离析。

一个螳螂妖长者议会,被称作“卡拉克西”,是螳螂妖族群历史与文化的守护者。他们的目标比女皇的更长远。他们意识到女皇自己失去了自己的心智,而如果整个文明都投身于煞魔,即使螳螂妖能蜂拥整个潘达利亚也毫无意义。卡拉克西宣称他们尊敬的女皇必须被推翻。虽然卡拉克西没有自己的军队来对抗虫群,但他们可以唤醒英杰,他们是远古螳螂妖时代的战士,保存于琥珀中,深埋于恐惧废土之下。这些强大的勇士,天才炼金师,致命的杀手,在巅峰时期被保存,而今必须为了击败腐化的女王被唤醒。

随着加尔鲁什复活了亚煞极之心,卡拉克西议会转而与酋长结盟。他们的英杰奥格瑞玛的地下守护着昔日神祗的心脏,但最终在围攻奥格瑞玛的战役中被击败。

随着女皇逝去,英杰陨落,大部分凯帕圣树被煞魔扼杀,螳螂妖前途未卜。但在争霸艾泽拉斯期间,有迹象表明螳螂妖的新女皇已经诞生。扎拉公主,如今是大女皇夏柯扎拉,与其他螳螂女皇一样性急。她派出了大部分的部队去搜索艾泽里特[7].近来,随着恩佐斯的苏醒,她承诺将虫群献给古神,并派兵突袭锦绣谷,意图以恩佐斯之名夺取潘达利亚。

生理与文化

数种不同的螳螂妖图例

螳螂妖是一种高度进化、具有智力的虫型种族,自从史前时代就一直威胁着潘达利亚的居民。虽然他们的社会中有女皇,但他们并不如同主巢心智一般运转。[8] 他们是具有感知能力的生命体,具有建造高层建筑与熟练掌握武器的能力。[9]

螳螂妖依独立智慧行动,这使他们在一对一战斗中令人生畏,在数量众多时难以阻挡。每代轮回,不计其数的幼虫孵化,并向潘达利亚余部蜂拥而去,吞噬前行路上的一切所在。唯有最强大者方能生还。纵然古代的魔古族在其领地与虫群之间筑起高墙,得以保全自己,但要抵御虫群仍需配备一支全副武装的防御部队。若非如此,则潘达利亚的腹地也将沦陷。 [8]

螳螂妖具有感染血液、侵蚀皮肤的毒液。如果不加以处理会导致缓慢而痛苦的死亡。[10]

琥珀

遥想混沌初开之时,第一批凯帕圣树开花似锦。
那些树上流出的琥珀养育了我们。
我们把它叫做凯帕琥珀,大地的血液。
它治愈我们的伤口,强健我们的身体。
它尝起来芳香中带着火辣,它赐予我们力量来征服其他弱小种族。

—— 至尊者柯尔凡[11]

琥珀是螳螂妖社会的基石。琥珀浆液采集自巨大的凯帕琥珀树,螳螂妖将这一材料应用在建筑、艺术、科技等各个领域。琥珀被琥珀匠师制成锋锐的刀刃与武器[12] 一些螳螂妖中的英雄甚至会被保存在琥珀中,等待需要他们的时候。[13]

女皇和她的卡拉克西议会守卫着螳螂高原上的巨树——即他们口中的"凯帕圣树"——那即是珍贵琥珀的唯一来源。相传在长城东边,凯帕圣树也曾生长得茂盛无边,但魔古族在与螳螂妖无休无止的战争中,将它们尽数砍伐。[14] 螳螂妖更青睐于成年的凯帕圣树树脂,并就此过程使用特殊的工具。这一工具的设计结构并没有随时间的流逝而改变。[15]

螳螂妖社会

亲身经历螳螂妖对蟠龙脊的攻击,是极为可怕的体验。对守兵和螳螂妖来说皆是如此。只有最聪明、最强壮或者最机敏的螳螂妖才能活过这一劫,熊猫人守卫也同样会死伤无数。

螳螂妖幸存者通常会带着战利品回到大树上。在那里,螳螂妖社会将热烈欢迎它们的回归,这些凯旋者会根据功绩在族人中占得自己的席位。这个仪式的意图我们不得而知,但那些想要翻越长城的旅行者都会事先得到警告——你在长城另一侧遇见的螳螂妖都是久经考验的老兵,要心怀畏惧,切莫轻敌。[6]

螳螂妖们生来几乎没有意志,只有战斗的渴望。加入虫群并不只是一个文化上的通过仪式——同时也是物理上成熟的催化剂。只有活着从战斗中返回的螳螂妖可以从一个聚生虫成长为一个具有独立自主意识的个体。[16] 大部分螳螂妖在强壮到足以装备重甲与武器后都会割去翅膀,以作为一种通过仪式。[17]

螳螂妖们将其他种族,比如熊猫人,视作“下等种族”,并将屠杀他们作为乐趣。然而,他们并不认为这些下等种族完全没有意义,而击败他们也不是螳螂妖的真正目标。反而,螳螂妖用这些敌人的防御作为剔除弱者,磨砺强者的手段。正如螳螂妖俗语所言:“战斗就是最高效的老师。”轮回的目标不是死亡,而是知识。[12]

女皇

恐惧废土的一只螳螂妖
集结起来,冲破长城。

强者将会凯旋,而弱者将面临灭绝。

劣等生物必须被消灭,将它们全部扫除干净。[12]

—— 女皇

螳螂妖女皇在潘达利亚各地都是令人闻风丧胆的角色。近乎无穷的螳螂妖自她而生。女皇向虫群歌唱,给虫群目标。她的歌声回荡在他们的脑海中。她的欲望就是他们的欲望,而他们遵从她不带一丝犹豫。[12]

螳螂妖女皇从远处向虫群发号施令,这声音能够直接传达到他们脑内。她似乎通过某种音波与他们交流,但这种音波其他种族并不能听见。她的交流可以通过足够的该种音波干扰来阻隔。[12]

尽管螳螂妖女皇都很长寿,可也并非永生不灭。卡拉克西是由螳螂妖长者组成的著名议会,负责确保王权交接的有序进行。交接的确切形式极其隐秘,但似乎涉及战斗对决。[18]上一任女皇的遗骸会被喂给继任者。基于这个原因,一条从未中断的权力线贯穿了螳螂妖文化的整个历史。

年轻的螳螂妖,“聚生虫”,非常依赖于女皇的歌声。没有了她的讯号,他们会陷入朦胧状态,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甚至不会保护女皇或自己做出任何反应。事实上,若女皇不对他们低语,聚生虫甚至无法认出女皇。[12]

我们是女皇意志的延伸。我们只以她的神圣之名效忠。从不质疑,也不思考,我们只需行动。
我们战斗、劳作、效命,以使女皇对我们的期望成真。她的幸福就是对我们的犒赏,她的悲伤就是我们的失败。
我们会毫不犹豫的为女皇献出生命。她就是明灯,没有她我们的生命都将陷入无边的黑暗。
世界的糟粕被恐惧所驱使,在我们的门前飘摇,她的皇廷风暴会将他们一举驱散。女皇的神圣意志犹如高山,而他们就像是拍打高山的海浪。纵使滚滚而来,也必将一事无成。
我们一往无前。我们坚定不移。
就让我们——女皇钦点的声音,来执行使命。
籍由空气,女皇为我们的声音赋予力量。女皇恩赐浩荡,我们感激涕零。她在考验我们。我们不会让她失望。女皇的意志凌驾于我们所有人之上。要么从命,要么受死。
聆听女皇神圣怒火的声音吧。我们如缔造殿堂的琥珀坚不可摧。凭借女皇之力,我们将消灭任何胆敢闯入她神圣家园的入侵者。
神祗绝不容许你玷污此地,外来者。我们不会向黑暗虚空的绝望屈服。如果女皇要我们去死,我们便照做。

—— 皇家宰相佐尔洛克

皇家宰相佐尔洛克是女皇的喉舌,仅凭他的声音就足以让这些虫族的战士心甘情愿地献出生命。[19]

虽然人数稀少,但卡拉克西显然在塑造与保护螳螂妖的文化方面至关重要。然而,他们能否直接反抗女皇的指令仍然是个未知数。[20]

恐虫

详见:恐虫

螳螂妖哺育、建造的循环离不开恐虫。恐虫是一种巨型昆虫,仅仅一只就足以威胁整个村庄。螳螂妖们敬重这种巨型生物,而当本能驱使着它们去践踏整片大陆,吞噬土地、树林与湖泊时,螳螂妖紧随其后,收集它们分泌的琥珀色脂,哺育自己的后代,并在它们所经之地建造家园。他者的家园遭受侵害则不关螳螂妖的事。在恐虫的影子下,螳螂妖们行走。在螳螂妖们行走的地方,整片土地改头换面。[21]

器物

武器

一把螳螂妖匕首

螳螂妖武器的代表是抛光的琥珀大弯刀。这类武器轻巧,易于切割,在坚固和耐用程度上也丝毫不逊色于金属制品。[22]螳螂妖的剑术是不传之秘。[23]

与他们的亚基同胞相比,要说靠科技扭转战局,螳螂妖无疑精于此道。在他们的作战部队中有工兵、破坏者和投弹手[24][25]

生活用品

一面由翅膀制作而成的螳螂妖帝国旗帜

螳螂妖确实会使用风绒布与帝王丝绸,但他们更喜欢的材料是一种取自于多种虫型生物翅膀的“纤维”材料——其中甚至包括他们自己的翅膀。[26]

螳螂妖更青睐于成年的凯帕圣树树脂,并就此过程使用特殊的工具。这一工具的设计结构并没有随时间的流逝而改变。[27]

许多普通的螳螂妖器物,虽然是琥珀色,但其实都是用恐虫分泌物制作的。[28]


音波

比起凡人种族,螳螂妖可以发出与听见更广阔音域范围内的声音。他们独有的对于极高或极低频率声音的理解能力允许他们制作如“音波发生器”这样的武器。由此器械发出的音波可以真实地从分子层面上撕裂肌肉与器官,而被其直接击中也可以液化一个个体的内脏。[29]

作为音波方面的行家,螳螂妖们很久以前就找到了一种方法,用琥珀来扩展自己的音波释放。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得以横跨遥远的距离而保持通讯。从没有一支军队可以在螳螂妖的土地上行军而不被发现,即使是单独的旅行者也被警告要保持警惕,因为他们的行动无疑在跨越城墙的那一刻开始就被监视着。[14] 螳螂妖音波信标背后的技术对于非螳螂妖种族来说难以理解。它们似乎与螳螂妖生理结构有关。[30]

知名成员

名称 角色 状态 位置
首领  大女皇夏柯扎拉 螳螂妖帝国的新女皇 活跃 未知
首领  大女皇夏柯希尔 螳螂妖帝国的统治者,已为惧之煞所腐化 已故-可击杀 恐惧之心
中立  至尊者柯尔凡 第一位 卡拉克西 英杰 已故-可击杀 多个地点
中立  掠风者克尔鲁克 第一位被 冒险者 唤醒的 卡拉克西 英杰 已故-可击杀 多个地点
首领  琥珀塑形者昂舒克 皇家炼金术士,琥珀塑形者 可击杀 琥珀研究圣所, 恐惧之心
首领  刀锋领主塔亚克 螳螂妖战士的导师 可击杀 训练大厅, 恐惧之心
首领  指挥官瑞摩克 进犯残阳关的地面军队首领 可击杀 残阳关
首领  指挥官沃加卡 围攻砮皂寺的指挥官 可击杀 围攻砮皂寺
首领  将军帕瓦拉克 围攻砮皂寺的指挥官 可击杀 围攻砮皂寺
中立  大女皇赞柯哈兰 已故螳螂妖女皇,被卡拉克西处死 已故 未知
中立  虫群卫士希赛克 卡拉克西英杰 已故-可击杀 多个地点
首领  皇家宰相佐尔洛克 女皇之声 已故-可击杀 声之神剧厅, 恐惧之心
中立  明澈者伊约库克 卡拉克西英杰 已故-可击杀 多个地点
中立  暴食蝗卡诺兹 卡拉克西英杰 已故-可击杀 多个地点
中立  操纵者卡兹提克 卡拉克西英杰 已故-可击杀 多个地点
中立  科尔里克 夏柯希尔授意下渗透入卡拉克西的双面间谍 可击杀 卡拉克西维斯, 恐惧废土
中立  无伤者玛里克 卡拉克西英杰 ,被 佐尔洛克所杀 已故 多个地点
中立  血之召唤者尼尔那克 帮助 克尔鲁克攻占格尔桑平台 已故 未知
交战  召亡者奇塔尔 腐化的英杰 可击杀 凯帕圣树·沃尔, 恐惧废土
中立  切割者里卡尔 卡拉克西英杰 已故-可击杀 多个地点
首领  破坏者吉普提拉克 弹药专家, 残阳关中的渗透者 可击杀 残阳关
中立  觅血者斯基尔 卡拉克西英杰 已故-可击杀 多个地点
首领  突袭者加杜卡 残阳关的突袭者首领 可击杀 Gate Watch Tower, 残阳关
首领  宰相金巴卡 收集树脂以促成 砮皂寺之围 可击杀 刳心巨树, 围攻砮皂寺
首领  风领主梅尔加拉克 螳螂妖空中力量的领袖 可击杀 大表演台, 恐惧之心
首领  翼虫首领尼洛诺克 主持修筑通往砮皂寺的桥梁 可击杀 围攻砮皂寺
中立  毒心者夏克里尔 卡拉克西英杰 已故-可击杀 多个地点


族群

轶闻

  • 螳螂妖的睡眠场所——睡室——是一种尖顶圆腹的小型舱室。在卡拉克西维斯,一个空闲的睡室被填入炭火作为熔炉使用。
  • 螳螂妖,如同蛛魔异种虫,使用了几种模型来表示同一个种族。许多模型共享同一个现有的虫人生物的骨架。比如,螳螂妖女皇的骨架使用了蛛魔先知的框架,而恐虫使用了希利苏斯巨像的骨架。
  • 螳螂妖的剑术是不传之秘。[31]

推测

Questionmark-medium.png 以下为理论推测和演绎,不能被当做官方说明。
  • 螳螂妖的外观显然是源自于现实世界中的祈祷螳螂(Praying Mantid)。这一推论来自考古遗物螳螂塑像(The Praying Mantid)的姿态得来。

另见

画廊

参考资料

外部链接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