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Achievement LegionPVP4Tier4.png

优质词条
这篇文章无论从翻译、排版、归纳和维基化等方面都无懈可击,打得不错。
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点击这里查看所有优质词条。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今天,如果我们战死,死在这片战场上,我们虽死犹荣。今天,如果我们战死,那是为了保卫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父母,我们的....爱人。”

—— 瓦罗克·萨鲁法尔[1]

瓦罗克·萨鲁法尔大王 Varok Saurfang[2]是一位经历过的宿将。他先在第二次战争时作为奥格瑞姆·毁灭之锤的副官在部落效命,后来又作为最高指挥官统帅卡利姆多联军,在希利苏斯对抗安其拉其拉[3],再后来他作为库卡隆领袖在诺森德对抗亡灵天灾,最近他在决战奥格瑞玛战役中协助萨尔作战。

Overlord Saurfang.jpg
瓦罗克·萨鲁法尔
Varok Saurfang
Horde 32.png
基本信息
头衔 库卡隆守卫督军[4]
卡利姆多联军最高指挥官
萨鲁法尔长老[5]
性别
种族 兽人
职业 战士
身份 部落的大王
杜隆塔尔的领导者
库卡隆高阶督军
部落远征军副统帅
卡利姆多联军最高指挥官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顾问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的副官
状态 死亡
势力信息
对玩家 联盟 部落
阵营 部落
势力 部落
奥格瑞玛
卡利姆多联军
战歌远征军
库卡隆
前势力 旧部落
黑石氏族
人物关系
亲属 考鲁克(父亲或母亲)[6]
布洛克斯希加·萨鲁法尔(兄长)
[7]
名字未知的兄弟或表兄弟
德拉诺什·萨鲁法尔(儿子)
索拉(侄女)
去世的妻子
门徒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德拉诺什·萨鲁法尔

因为不满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暴虐统治,萨鲁法尔大王在奥格瑞玛城门前向她发起玛克戈拉,最终希尔瓦娜斯使用黑暗魔法杀死了他。

生平

早年生涯

瓦罗克·萨鲁法尔出身于黑石氏族[8],同格罗玛什·地狱咆哮一样,在饮下玛诺洛斯之血后就在为部落效命。瓦罗克领兵参与过包括攻陷沙塔斯城暴风城在内的一系列战役,直到部落在第二次战争中失利之前未尝一败。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第一次战争中获得部落的统治权,并见识过瓦罗克在高效无情的作战技巧之后,他任命瓦罗克·萨鲁法尔作为他的副官。在格罗姆·地狱咆哮以自己的牺牲截断兽人血脉中的恶魔诅咒之后,瓦罗克帮助很多老兵战胜对自己曾经的暴行的罪恶感,最大限度的拯救了许多伟大的兽人战士[9]

在血之诅咒的驱使下,瓦罗克曾经杀害过许多无辜的生命,他拒绝以诅咒作为脱罪的借口:因为如同很多人一样,他是自愿饮下恶魔之血的。饮下的恶魔之血以及自身在魔血控制下的行为使他作祟,他不止一次因两者而后悔。兽人是喜食猪肉的,然而屠宰猪的声音甚至都会唤起他们对屠杀德莱尼老弱妇孺时,听到的那些惨呼的记忆。这困扰使得瓦罗克再也不会食用猪肉。尽管如此,他从不曾畏惧战争,也不会在保卫人民和部落时心生犹疑,但他拒绝再次成为战争的肇事者。能力所及之内,他抑制着好战的灵魂们,无论用行动还是语言,无论如何他都在力图阻止战争。

他的兄弟布洛克斯希加穿越时间回到了上古之战时代,光荣战死在对抗燃烧军团的战争中。瓦罗克的配偶似乎也在黑暗之门事件前后死在了纳格兰[10]。他向妻子承诺绝不让术士染指他的儿子,也不会让儿子穿过黑暗之门。他的儿子德拉诺什一直躲藏在加拉达尔,直到巫妖王之怒时代。

魔兽世界

WoW Icon 16x1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
瓦罗克·萨鲁法尔在奥格瑞玛力量谷

萨鲁法尔大王最早出现在奥格瑞玛的力量谷,作为大酋长萨尔的执行者和代言人。当有玩家完成任务来交还奈法利安的头颅时,会由他来宣告奈法利安的死亡以及英雄(玩家)的成就。

安其拉之门

第二次流沙之战安其拉开门事件中,萨鲁法尔大王亲临希利苏斯前线。他以卡利姆多联军最高统帅的身份领导作战,对抗异种虫以及其其拉人主人。

天灾入侵

WoW Icon 16x1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天灾入侵奥格瑞玛时恰逢瓦罗克镇守城池,他保卫了城市。战役之后,萨尔宣布瓦罗克将拔寨诺森德

巫妖王之怒

巫妖王之怒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萨鲁法尔大王在战歌堡

萨鲁法尔作为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顾问出现在战歌堡。他统帅在诺森德的库卡隆将士,源于地狱咆哮野蛮而有效的战术,他依然对兽人的嗜血本性保持着警觉。瓦罗克会在玩家进行击杀残忍的瓦雷杜斯时出现并协助,但同时会要求玩家保证不向地狱咆哮透露自己的行动[11]

冰冠堡垒的正门,安加萨:天谴之门前,大药剂师普特雷斯背信弃义之前,德拉诺什·萨鲁法尔就因被巫妖王击败而陨落。阿莱克丝塔萨会授意玩家将德拉诺什破碎的铠甲带给他的老父亲。

夺回幽暗城的战役之后,瓦罗克提醒因联盟部落决裂而沮丧叹息的萨尔,他还有自己的责任——领导他的人民。

达拉然会议之后,瓦罗克向加尔鲁什以及抵达战歌堡的萨尔传达了掠天者考尔姆·黑痕的信息。[12]

巫妖王的陨落

冰冠堡垒炮舰战斗中萨鲁法尔大王指挥炮舰奥格瑞姆之锤[13]。进入冰冠堡垒后部落玩家还可以在圣光之锤找到站在提里奥·弗丁身侧的大王。

萨鲁法尔大王说:这个圣骑士还活着?这可能吗?他能够存活下来?
大领主提里奥·弗丁说:圣光的力量没有界限,萨鲁法尔。他的灵魂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是他仍然活着,到目前为止还活着。
萨鲁法尔大王说:那么我们必须拯救他!如果我们救了伯瓦尔·弗塔根,我们可能结束联盟和部落之间的动乱。
萨鲁法尔大王说:我们的任务现在明确了:巫妖王会为他所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我们会拯救伯瓦尔·弗塔根公爵!
萨鲁法尔大王喊道:库卡隆,为奥格瑞姆之锤的最终决战做好准备!勇士们,我们的炮艇会找到一个堡垒较高的位置停靠!在那里和我们会面!

当他的儿子(既死亡使者)作为亡灵被击败,瓦罗克会来带走爱子的遗体。他要送爱子回到纳格兰故乡,给他隆重的葬礼,让他在祖先和母亲身畔安宁长眠。但他以此向部落的玩家结语:“年轻的英雄们!无论战斗多么可怕,也不要忘记荣耀!”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大地的裂变前几个月,凯恩·血蹄到访战歌要塞会见加尔鲁什。有消息透露说萨鲁法尔除保留为部落在诺森德的骨干之外,还将统帅战歌远征军部落远征军。凯恩与萨鲁法尔道别时,透过老兽人的眼睛,他看到许多许多的幽灵出没于他的记忆中。[14]

决战奥格瑞玛

熊猫人之谜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萨尔说他要去把奥格瑞玛翻个遍,寻找任何愿意反抗加尔鲁什的兽人,尤其是伊崔格和萨鲁法尔。[15]

如同多年前对加尔鲁什承诺的那样,萨鲁法尔来到围攻部队当中。他与萨尔汇合并试图进入奥格瑞玛,但被纳兹戈林将军阻止。纳兹格林遣散了其它库卡隆守卫军并允许两位兽人进城,但不保证他们的安全。瓦罗克跟随萨尔来到地狱咆哮在奥格瑞玛地下的巢穴。由于他在同螳螂妖的战斗中受伤,萨鲁法尔坚持萨尔可以不用管自己继续推进。接下来他会遇到前来推翻地狱咆哮统治的英雄们,并向他们问起纳兹格林将军的命运。他悲痛地接受了纳兹格林的死讯,哀悼一个伟大战士和领袖的末路。然后,他从一个死去的螳螂妖身上取下自己的战斧,返回地面。

战争罪行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战争罪行小说。

萨鲁法尔陪同古伊尔伊崔格出席了对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公审。萨鲁法尔对贝恩·血蹄出任加尔鲁什的辩护书绍表示同意。作为部落和联盟公认的英雄,萨鲁法尔以第三位证人的身份被泰兰德·语风召唤出庭,讲述在诺森德时与加尔鲁什的冲突。他的关键证词之一,就是警告加尔鲁什不要将兽人带领上一条黑暗之路,否则就会亲手杀死他。众人认为这是加尔鲁什行为出格的一条佐证。

然而萨鲁法尔并没有要求法庭给予加尔鲁什死刑。在他看来,加尔鲁什对部落的忠诚为他赢得了一次以兽人的方式接受判决的机会:那就是在mak'gora中与萨鲁法尔一决生死,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忏悔或是偿命。

德拉诺之王

德拉诺之王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

瓦罗克会到访霜火岭知会指挥官一系列来自德拉诺的威胁。他是要塞的日常访客之一。

军团再临

格罗玛什要塞的萨鲁法尔。
军团再临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回到奥格瑞玛后,瓦罗克成为了城市防御指挥官。[16] 破碎海滩之战后,瓦罗克封锁了格罗玛什要塞的入口,只允许少数人进入,期间冒险者进入要塞见到了垂死的沃金。沃金死后,瓦罗克出席了在德拉诺什尔封锁线举行的大酋长葬礼。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接任了大酋长之职,[17] 瓦罗克作为兽人领袖驻扎在格罗玛什要塞内,临时管理奥格瑞玛[18]。他还亲自带队驻守北贫瘠之地

阿古斯战役后,瓦罗克·萨鲁法尔最后一位加入到奥格瑞玛的游行队伍中。大酋长希尔瓦娜斯·风行者虽然尊重了瓦罗克的做法,但她也隐隐感觉到,如果她犯了错误,在所有部落领袖中瓦罗克将是那个最有可能挑战或直接反对她的人。[19]在庆祝军团战败的晚宴上,萨鲁法尔和贝恩流露出对加里维克斯的不信任,加里维克斯私下与希尔瓦娜斯谈论了一种神秘的新物质。当贝恩将这一情况告诉萨鲁法尔时,加里维克斯已经将他的许多地精送到了希利苏斯,萨鲁法尔对此愤怒不已。[20]

争霸艾泽拉斯

争霸艾泽拉斯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争霸艾泽拉斯

荆棘之战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北贫瘠之地的萨鲁法尔。

大会之后,奥格瑞玛的联盟间谍已经随处可见。由于部落将他们全部铲除的代价太高,大酋长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选择容忍他们的存在。一天,希尔瓦娜斯召集瓦罗克·萨鲁法尔去格罗玛什要塞参加一次秘密会议。在希尔瓦娜斯向瓦罗克保证她的勇士纳萨诺斯不会让联盟窥探这次会议后,希尔瓦娜斯要求瓦罗克制定一个关于如何洗劫暴风城的假设作战计划。

在评估了他能想到的所有情况后,瓦罗克得出结论,部落无法击垮暴风城,而这方面的任何进展充其量只是试探性的。希尔瓦娜斯建议瓦罗克考虑一个更精细的策略,将暴风城的征服作为最后阶段,而不是唯一的目标。瓦罗克被希尔瓦娜斯的好战言论所激怒,他质问他的大酋长,为什么她急于与联盟发动一场血腥的战争。希尔瓦娜斯合理地解释说,她相信联盟和部落永远不会原谅他们对彼此犯下的罪行,而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因此,确保部落和平的唯一方法就是在战争中统治联盟并按照他们的条件赢得它。部落比联盟更容易在战争中失败。随着艾泽里特的发现,希尔瓦娜斯提议他们抓住一切机会取得胜利,并确保部落后代的持久和平。瓦罗克同意希尔瓦娜斯的结论,但仍然无法理解在暴风城缺乏后勤保障来维持入侵的情况下,哪种策略能够更有效地瓦解暴风城的防守。

希尔瓦娜斯让瓦罗克意识到,与燃烧军团的战争削弱了双方的海军实力,这导致部落对联盟传统的海上的威慑已经不再可行。由于联盟和部落的海军都被削弱了,他们将无法大批运输部队,因此对双方快速投射军事力量,加固遥远的战争前线都会产生影响。联盟有了这样的弱点,部落就可以加以利用来保护卡利姆多。而同样的,达纳苏斯,这个联盟在卡利姆多的军事力量中心,将会成为一个可行的征服目标;如果部落打联盟一个措手不及,那么代价将是他们在东部王国的领地,尤其是希尔瓦娜斯自己的首都幽暗城,可能会遭到联盟的报复性进攻。

希尔瓦娜斯提议在政治上分裂联盟,诱使暗夜精灵要求联盟优先夺回他们的家园,从而分裂联盟的军队。这样一来联盟将缺乏舰队,再也没有力量重新夺回卡利姆多的失地。此外,将达纳苏斯的人民扣为人质将迫使联盟无法反击,因为暗夜精灵不会容忍他们的城市被歼灭,从而在他们与多年前失去国家,并且没有优先提供军事援助的吉尔尼斯之间造成前线的分歧。面对这样的政治危机,安度因·乌瑞恩将无法采取行动,到那时每个联盟国家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采取行动,以保护自己免受统一的部落的侵害。希尔瓦娜斯很清楚,只有在征服达纳苏斯的战争没有带来联盟内部团结对抗部落的局面时,他们才能分裂联盟。因此,希尔瓦娜斯授权萨鲁法尔制定作战计划,并执行他们的战略。

为了从灰谷引诱联盟军队,希尔瓦娜斯决定欺骗联盟间谍,让他们相信一个虚假的叙述。因此,瓦罗克开始散布虚假信息,并开始与希尔瓦娜斯和纳萨诺斯建立敌对关系,以使他看起来好像在引导部落垄断希利苏斯的艾泽里特,同时还威胁希尔瓦娜斯支持他的竞选活动。联盟上钩了。由于担心部落正在扩散艾泽里特武器,他们派出一支庞大的暗夜精灵舰队前往希利苏斯作为威慑。泰兰德·语风前往暴风城帮助联盟领导层作决策,只留下玛法里奥·怒风和他的暗夜精灵守卫者骨干与部落抗衡。为了让暗夜精灵投降,而又不造成联盟内部同仇敌忾的局面,瓦罗克建议他们随军携带大量的攻城武器。

在部落开始入侵之前,瓦罗克部署了部落潜行者作为他的先锋部队,并让他们攻击暗夜精灵的巡逻队和哨站。当部落军队到达北贫瘠之地的交界处时,萨鲁法尔向他的军队透露了他们征服达纳苏斯的秘密计划。在激励了他的军队后,萨鲁法尔率领部落大军攻入灰谷。尽管部落人数众多,暗夜精灵守卫者还是给予了他们猛烈的回击。暗夜精灵设法在弗伦河拖延了部落的进攻,但部落依然击溃了他们的防线。暗夜精灵们退回到森林深处,玛法里奥怒风在树林的隐蔽处向瓦罗克喊话。瓦罗克宣布暗夜精灵的领地将很快属于部落,他们为暗夜精灵提供了一个安全离开的机会。玛法里奥回应道,部落会为他们的行为付出血债血偿。

萨鲁法尔与玛法里奥·怒风交战。

在部落向灰谷进军的过程中,萨鲁法尔率领的部队被玛法里奥·怒风和戴勒琳·夏月队长引诱进入了位于阿斯特拉纳尔的埋伏点。萨鲁法尔意识到部落无法逃脱这个岛屿。于是,他向玛法里奥发起了一场玛克戈拉挑战,为他的战术家们争取时间以制定作战计划。但玛法里奥并不关心兽人的决斗,他的目的是要杀死萨鲁法尔,他很快就战胜了萨鲁法尔,萨鲁法尔承认自己无法对抗玛法里奥的力量。就在这时,突然出现的希尔瓦娜斯向玛法里奥发射了一支黑暗魔法箭,分散了他对萨鲁法尔的注意力。萨鲁法尔被掩埋在坍塌的瓦砾下,希尔瓦娜斯趁机集结部落击溃了暗夜精灵。部落将萨鲁法尔从废墟中救了出来,然后萨鲁法尔被告知继续向黑海岸挺进。

当部落入侵黑海岸时,他们的许多人都被玛法里奥竖起的小精灵之墙击溃了。更麻烦的是,暗夜精灵舰队已经返回并协助卡多雷进行防御。暗夜精灵的防御足以阻止部落的前进,而希尔瓦娜斯和萨鲁法尔知道他们需要在暴风城的援军到达阻止入侵之前迅速采取行动。因此,希尔瓦娜斯和萨鲁法尔想出了一个计划,将小精灵的注意力分散到多个方面,从而削弱他们的效率。萨鲁法尔和纳萨诺斯·凋零者带队攀登费伍德森林的群山并分散北方的小精灵。小精灵之墙散去后,希尔瓦娜斯率领部落主力攻破了这道屏障。后来,萨鲁法尔与部落军队重新集结并攻占了洛达内尔[21]

萨鲁法尔看到希尔瓦娜斯和玛法里奥在黑海岸的海岸上决斗。在他们的战斗结束之前,萨鲁法尔打断了他,并将斧头朝玛法里奥投掷,用很不光彩的一击击伤了他。尽管萨鲁法尔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不安,但希尔瓦娜斯还是赞扬了萨鲁法尔的这次偷袭。

然而,当萨鲁法尔回到希尔瓦娜斯身边时,瓦罗克告诉她自己没能杀死玛法里奥,泰兰德在关键时刻出手救了她的丈夫,这让女王心中十分不满。希尔瓦娜斯被激怒了,以至于她正在考虑杀死萨鲁法尔,但她认为现在杀死他是不合时宜的,于是停止了自己的想法。希尔瓦娜斯下令保卫海滩,瓦罗克则命令纳萨诺斯加入第一波进攻达纳苏斯队伍的行列。然而,纳萨诺斯却反其道而行之,他想要优先完成大酋长的命令。希尔瓦娜斯下令燃毁泰达希尔,攻城武器很快就完成了第一波攻击,萨鲁法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萨鲁法尔试图阻止第二波燃烧弹射击,但为时已晚。第二波攻击一经发动,世界之树的下半部分就被火焰吞没了。大火扭动着,咆哮着爬上树枝,在树梢上舔舐暗影精灵的房屋。萨鲁法尔试图让希尔瓦娜斯对此作出解释,但女妖已经陷入了彻底的疯狂。荆棘之战的本意是为了分裂联盟,但这种暴行将成为联盟反击的口号,他们将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报复。

瓦罗克冲着希尔瓦娜斯咆哮,斥责她没有荣誉感,还把部落置于危险之中。然而希尔瓦娜斯却很平静,她已经开始着手筹划保卫幽暗城了。希尔瓦娜斯告诉他,自己需要的是一种能摧毁希望的武器,而瓦罗克因为宽恕玛法里奥而放弃了它。泰达希尔的种族灭绝是希尔瓦娜斯弥补萨鲁法尔错误的办法。希尔瓦娜斯相信,联盟现在将在痛苦中开始战斗。[22]

洛丹伦之战

洛丹伦之战。

在洛丹伦之战的前夜,瓦罗克登上了洛丹伦要塞的城墙。泽坎找到了他,向他征求意见,并告诉他自己渴望带着荣耀光荣地战死。萨鲁法尔反驳了他,他告诉泽坎,这场战争没有荣耀可言,边说边将自己儿子的项链交给了泽坎。

萨鲁法尔对部落的幻想破灭了,他卸下全身的盔甲,准备独自一人与联盟军队正面交锋。他将火把高举在头顶,想让联盟营地的军队看到他。然而,泽坎冲到他身边,将德拉诺什的项链归还给了他,并成功说服萨鲁法尔放弃了这种行为。之后瓦罗克在火盆里烧掉了儿子的项链,决定在黎明到来时和联盟展开真正的较量。

随着战争在幽暗城上空肆虐,瓦罗克和部落勇士致力于疏散城市的平民,并将他们从法师区一直护送到了贸易区。之后,瓦罗克与希尔瓦娜斯在洛丹伦要塞会合。[23]

保卫首都时,瓦罗克一马当先,他拿起部落的旗帜,率领众人冲锋。瓦罗克用他的斧头击中了联盟至高王安度因·乌瑞恩,年轻的国王瞬间被击倒,吉恩·格雷迈恩国王见状及时赶到,将瓦罗克击退。在此之后,安度因·乌瑞恩国王召唤出了一个光之穹顶来重振他的部队,希尔瓦娜斯和瓦罗克等人目睹了这一切。随着联盟军队重新集结,联盟和部落的军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血战。[24]

部落军队渐渐无法抵挡联盟的攻势。萨鲁法尔反对希尔瓦娜斯使用毒气的决定,他与她争辩说部落军队也会被误伤,但希尔瓦娜斯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损失。战后,瓦罗克质问希尔瓦娜斯为什么使用这种不光彩的策略,但她似乎并不在乎所谓的荣誉。希尔瓦娜斯告诉瓦罗克,他可以跟随自己,否则他的战士们就会死去,还威胁他道:如果他不服从命令,就把他也变成亡灵生物。[23]

在庭院外,萨鲁法尔与联盟军队对峙,他拒绝了安度因给出的条件,接着萨鲁法尔就因不敌联盟的攻势战败了。安度因说,他的父亲曾告诉他,萨鲁法尔代表了部落最优秀的一面,而他自己也非常钦佩他。说完,安度因下令俘虏了瓦罗克。[25]

洛坎、首席奥术师塔莉萨和部落冒险者潜入联盟监狱,找到了萨鲁法尔。尽管他们打开了他的牢房,但他表示自己已经忘记了时间,还告诉来者,从她过去的种种行为来看,只要希尔瓦娜斯还是部落大酋长,他就永远不会回到她的部落。他还提醒三人分清忠诚和荣誉之间的区别,并祈祷他们永远不必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洛坎和塔莉萨尊重了他的决定,瓦罗克用简单的lok'tar(胜利)告别了他们,特意没有加上Ogar(胜利或死亡)。[26]

失去的荣耀

过了一段时间,安度因来到萨鲁法尔的牢房,质问他:为什么他本可以在洛丹伦杀死自己并结束那里的战争,却选择放过他。安度因告诉他,自己之所以没有杀了萨鲁法尔,是因为他相信萨鲁法尔还有荣誉感。萨鲁法尔愤怒地喊道,他已经为部落付出了一切,但希尔瓦娜斯却毁了它,他想要的只是那个从前的部落。萨鲁法尔向安度因承认,他之所以放过安度因是因为他认为安度因可以阻止希尔瓦娜斯。当安度因离开监狱时,他告诉萨鲁法尔自己办不到——至少不能靠他一个。安度因离开监狱时,没有关上萨鲁法尔的牢门。[27]

逃离暴风城后的萨鲁法尔。

与萨尔会面

为了部落的未来,瓦罗克回到了纳格兰寻找萨尔之家。瓦罗克与他的老朋友重逢后说道,尽管这片土地很美丽,但它是错误的、破碎的、分崩离析的,就像部落一样。当他问萨尔是否知道希尔瓦娜斯在他隐居期间所做的事情时,萨尔回答说他已经离开了那里的生活,永远不会再继承大酋长的衣钵。瓦罗克说自己并没有要求萨尔,但他希望他至少会为此奋斗。片刻之后,两个兽人遭到了被遗忘者刺客的袭击。经过短暂的战斗,他们成功地击败了伏击者,萨鲁法尔说自己跟随刺客的脚步来到了萨尔的家。他随后说道:“你和我……没人能置身事外。”萨尔被他说动了,他取出了一把藏在铁砧下的斧头,将它抗在肩上,准备和瓦罗克一起为部落而战。[28]

了断

瓦罗克与希尔瓦娜斯对峙。
瓦罗克与分开的萨拉迈恩之剑。

为了保护艾泽拉斯并推翻希尔瓦娜斯的统治,部落革命军和联盟计划袭击奥格瑞玛,并为此在剃刀岭建立营地。希尔瓦娜斯后来号召她的忠诚者在格罗玛什要塞与她会面,并发誓要对付叛徒(萨鲁法尔的革命者)。为此,她命令部落领主盖亚拉加里维克斯——部落中仅有的两位与她站在一起的领袖准备战斗。盖亚拉表示玛格汉随时准备消灭他们的敌人,而加里维克斯则说机甲很不错,但它们并不便宜,希尔瓦娜斯最好准备好货到付款。此外,鉴于伊崔格站在萨鲁法尔一边,希尔瓦娜斯要求抓捕兽人并将其带到纳萨诺斯面前。在纳萨诺斯和效忠者收拾好房子后,纳萨诺斯宣布是时候在奥格瑞玛之门外与反叛者和联盟打打交道了。[29]

然而,在战斗开始之前,萨鲁法尔承认希尔瓦娜斯的忠诚者是他在部落中的兄弟姐妹,不愿让更多的部落鲜血流出,于是用玛克戈拉来挑战希尔瓦娜斯。当希尔瓦娜斯问她为什么要接受他的挑战时,萨鲁法尔说她可以折磨他,希尔瓦娜斯默默地同意了。希尔瓦娜斯最初在对抗萨鲁法尔时占了上风,但当她开始嘲笑他关于希望的想法的时候,萨鲁法尔宣称希尔瓦娜斯不能扼杀希望,随后萨鲁法尔又发出了二次打击。萨鲁法尔在决斗中逆转了希尔瓦娜斯的攻势,他声称她未能扼杀泰达希尔的希望,也未能让部落和联盟继续互相残杀。萨鲁法尔大喊“部落绝不屈服”,并趁机砍伤了希尔瓦娜斯的眼睛。愤怒至极的希尔瓦娜斯大声宣称“部落都是废物”,随后希尔瓦娜斯利用黑暗魔法将萨鲁法尔杀死,并化作女妖逃离了决斗场。[30]

最后

萨鲁法尔大王死后,他心爱的部落再次团结了起来。萨鲁法尔的葬礼在格罗玛什要塞前举行,许多部落的英雄甚至联盟的一些英雄都到场为萨鲁法尔守灵。萨鲁法尔因领导人民对抗巫妖王安其拉和对抗燃烧军团保卫艾泽拉斯的事迹而被世人铭记。萨尔在葬礼上说道:“萨鲁法尔是所有为荣誉而奋斗的人的精神之源,他的遗志将永远与我们同在。萨鲁法尔死得像个真正的战士,愿他能带着战士的荣誉,与他的儿子相聚。”

后来,人们遵从他的遗愿,将他的遗体葬在了纳格兰的原野上。


语录

在安其拉之门前

卡利姆多联军第二次流沙战争

萨鲁法尔大王站在卡利姆多联军的阵前。

萨鲁法尔大王说:我是布洛克斯的兄弟,萨鲁法尔。
萨鲁法尔大王说:我是卡利姆多联军的最高指挥官。你们都知道这一点。

萨鲁法尔大王停顿了一下,环顾着紧张的站在他面前的无数士兵。

萨鲁法尔大王说:一个兽人,一个真正的兽人战士,他一生的追求只有一个:在与敌人的决战中光荣的战死沙场。
萨鲁法尔大王说:你们当中的许多人没有参加过真正的战斗。和平,和平已经伴随了我们许多年。这些年来,我们无所事事,但我们也曾奋战过许多年。
萨鲁法尔大王说:在那段战斗的岁月里,硝烟弥漫着天空和大地,燃烧军团和亡灵天灾肆虐在我们的家园,杀戮着我们的亲人。在那时,这些虫子潜伏在我们脚下,潜伏在我们的家园下面,等待着。
萨鲁法尔大王说:等待着把我们全都杀死,从我们的孩子开始。这就是它们为自己的神所做的事情。
萨鲁法尔大王说:我们会为自己的神明做些什么?
萨鲁法尔大王说:我们誓死抵抗。我们誓不言败。我们是一个整体,一个团结起来的整体。我们将获得胜利,而它们的神必将失败。
萨鲁法尔大王说:今天,如果我们战死,死在这片战场上,我们虽死犹荣。今天,如果我们战死,那是为了保卫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父母,我们的......爱人。
萨鲁法尔大王说:你们当中有谁会惧怕这样的死亡?有谁会拒绝获得这样伟大的荣耀?

铁炉堡骑兵说:为了卡兹莫丹!
月之女祭祀念诵了一段祷言。
奥格瑞玛精英步兵说:为了部落!
李奥瑞克·冯·泽尔迪格公爵说:我将与你们并肩作战,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与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在战歌堡

战歌堡的战略会议上,萨鲁法尔斥责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暴躁和嗜血,提醒他不要忘记种族那些不光彩的历史:

萨鲁法尔大王转身同加尔鲁什说话。
萨鲁法尔大王说: 我们被包围了……加尔鲁什,敌人正从四面八方涌来。
萨鲁法尔走到诺森德地图的北风苔原部分,屈膝下来指出他们的位置,然后站起来走回加尔鲁什身后。
萨鲁法尔大王说: 天灾军团如蝗虫一般挥师北下。
萨鲁法尔大王说: 联盟控制着这个地区唯一一条安全的航道,即便如此,这条航道也面临着随时被致命的迷雾吞噬的危险。
萨鲁法尔大王说: 唯一能够正常运转的补给港口位于这片大陆的另一端,在被遗忘者手中!
萨鲁法尔大王说: 无法用地精飞艇运送的物资必须通过航运,横穿整个诺森德才能到我们这里。
萨鲁法尔走回他原来的位置。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咕哝着。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走上地图,屈膝。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说: 航道……补给……我快给你烦死了!萨鲁法尔,部落需要的只是勇者无畏的精神罢了!既然我们已经在这片冰原上站稳了脚跟,还有什么能阻挡我们呢!
萨鲁法尔大王说: 攻城器械、弹药、重型盔甲……没有这些,你打算如何轰开冰冠冰川的城墙?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站起身。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说: 我的计划?你很快就会明白的!
加尔鲁什挥飞了那些代表无畏要塞的标记和旗帜。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说: 瞧……我们已经开辟出了一条航道。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说: 不仅如此……
加尔鲁什继续砍倒代表了瓦尔加德西部卫戍要塞的标记。
萨鲁法尔大王说: 这就是你所谓的计划吗!
萨鲁法尔大王说: 加尔鲁什,你的脾气和你父亲简直一模一样。总是这么暴躁……既暴躁又鲁莽。
萨鲁法尔大王说: 你脑子里只想着战争与杀戮,完全不考虑后果。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说: 别跟我谈什么后果,老家伙。
萨鲁法尔大王说: 加尔鲁什,我和你的父亲都饮下了恶魔领主的鲜血。玛诺洛斯的诅咒同样在我的血脉里流淌。
萨鲁法尔大王说: 我也曾征战沙场,令敌人心胆俱裂。
萨鲁法尔大王说: 格罗姆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将我们从诅咒中解放出来,但他无法让我们忘记那段可怕的岁月。
萨鲁法尔大王说: 他也无法抹去我们犯下的可怕罪行。
萨鲁法尔大王顿了一顿。
萨鲁法尔大王说: 诅咒解除后的那个严冬,数以百计兽人士兵都在绝望中迷失了方向,我也不例外。
萨鲁法尔大王说: 我们终于恢复了理智,是的……终于能够反省自己在燃烧军团驱使下做出的鲁莽行径。
萨鲁法尔大王点了点头。
萨鲁法尔大王说: 最让他们愧疚难安的就是德莱尼小孩的哭喊声……日夜萦绕在耳畔……
萨鲁法尔大王说: 你去过野猪农场吧?猪长到适合屠宰的年纪时……对,那种惨烈的嘶叫。你听过猪临死前的哀嚎声么……非常刺耳。那些日子对我们这些老兵来说真是煎熬。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说: 你总不会认为那些孩子会永远单纯吧?他们长大之后,就会拿起武器来对付我们了!
萨鲁法尔大王摇了摇头。
萨鲁法尔大王说: 我指的不仅仅是敌人的孩子……
萨鲁法尔大王顿了一顿。
萨鲁法尔大王说: 加尔鲁什,我不能坐视不管,任由你带领族人重新踏上那条黑暗的道路。我会在局势无可挽回之前亲手杀了你……
萨鲁法尔转视地图。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说: 萨鲁法尔,你能活那么久吗?昔日的阴影难道不会吞噬你的躯壳嘛?
萨鲁法尔犹豫了一刻然后回答。
萨鲁法尔大王说: 我可不吃猪肉……
萨鲁法尔大王啐了一口。

北风苔原

详见:任务:愚蠢的努力[31]


冰冠堡垒

详见:冰冠冰川炮舰战斗#语录
详见:死亡使者萨鲁法尔#语录


冰冠冰川炮舰战斗

  • 萨鲁法尔大王说: 来吧,部落忠诚勇敢的儿女们,今天是部落仇敌灭亡的日子。lok'tar ogar!库卡隆,出发!
  • 萨鲁法尔大王说: 那是什么?有东西正从远方靠近!
  • 萨鲁法尔大王说: 联盟的炮船!全体集合!
  • 萨鲁法尔大王说: 这不是你的战斗!矮人,回去!否则我们就只能摧毁你们!
  • 萨鲁法尔大王说: 你很快就会明白了,库卡隆,消灭他们!
  • 萨鲁法尔大王说: 你竟敢上我的船,这下子你可活不长了!
  • 萨鲁法尔大王说: 把火扑灭,控制损伤!让你们见识一下部落的坚强!
  • 萨鲁法尔大王说: 联盟不行了,向冰冠堡垒进军!
  • 萨鲁法尔大王说: 库卡隆,行动!勇士们,提高警惕。天灾军团已经……

死亡使者萨鲁法尔(部落)

  • 死亡使者萨鲁法尔说: 加入我,父亲!让我们以天灾之名来粉碎这个渺小的世界,巫妖王万岁!
  • 萨鲁法尔大王说: 我的儿子战死在天谴之门,我来只是为了取走他的尸体!
  • 死亡使者萨鲁法尔说: 顽固的老头,你以为你能赢?!就算是最强壮时的你,也不如我现在的力量!
  • 萨鲁法尔大王说: 我给他起名叫“德拉诺什”,意思是“德拉诺之心”!我不会让那些术士带走他。我的孩子会安全的藏在加拉达尔长老那里!
  • 萨鲁法尔大王说: 我在他母亲弥留时许下诺言,我会孤身穿过黑暗之门!无论我是生是死,我的儿子都不会有事,都会纯净如初!
  • 萨鲁法尔大王说: 今天,我兑现了诺言!

战斗结束之后。

  • 萨鲁法尔大王说: 哦,你会在纳格兰有一个隆重的葬礼!安睡在你的母亲与祖先身旁!
  • 萨鲁法尔大王说: 年轻的英雄们!无论战斗多么可怕,也不要忘记荣耀!


死亡使者萨鲁法尔(联盟)

战斗结束之后。

  • 萨鲁法尔大王单人驾驶着一个飞艇前来。
  • 萨鲁法尔大王说: 你的身后躺着我儿子的尸首。没有任何东西能将我们隔开。
  • 穆拉丁说: 不要逼我……兽人。我不能让你过去。
  • 穆拉丁说: 他……我下不了手……回到你的船上,我们不会取你的命。
  • 瓦里安从传送门中出现
  • 瓦里安说: 退下,穆拉丁。让这位悲伤的父亲过去。
  • 萨鲁法尔大王说: 我不会忘记这个恩情。谢谢你。
  • 瓦里安说: 我……我没能亲历愤怒之门,但那些活下来的战士告诉我那里发生的许多事。你的儿子是为了荣誉而战……他像一个英雄般死去了。他理应被当作英雄下葬。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大督军,”凯恩躬身隆隆说道,“身为人父,我对您的遭遇深表哀伤。但我深知令子死而光荣,而您也以行动来追缅于他。逝者已矣,就让一切都随风而去吧。”
萨鲁法尔应了一声,“很高兴再见到您,大族长凯恩·血蹄。我……我知道您说得对。然而我可以毫不为愧地说,我很高兴这场战役终于结束了。我们失去东西已经太多。”
“绝大多数。”加尔鲁什回答,“我给萨鲁法尔留了一队骨干,然后各处哨站再留点人。其实我觉得就这都嫌多余了。我们已经完成了来这的任务,战歌远征军击溃了天灾军团,也让别的敌人闻风丧胆。我相信前顾问先生可以安心坐下来看蜘蛛织网,好好享受一下他如此期盼的太平日子了。”

决战奥格瑞玛

萨鲁法尔大王说: 啊,是沃金的起义军。你们来了。
萨鲁法尔大王说: 你找到萨尔了吗?我受了重伤,他坚持要独自前进。
萨鲁法尔大王说: 告诉我,上面的战斗怎么样了?纳兹戈林呢?告诉我!
萨鲁法尔大王说: 啊,纳兹戈林。他是个好领袖,好战士。他珍视自己的誓言胜过生命。
萨鲁法尔大王说: 我试图告诉他……地狱咆哮背叛了我们大家,抛弃了对人民的责任。但纳兹戈林……太忠诚……太骄傲了。
萨鲁法尔大王说: 该死的地狱咆哮。他的野心令部落四分五裂。
萨鲁法尔大王说: 去找萨尔吧。结束这一切。我会活下来的。

争霸艾泽拉斯

争霸艾泽拉斯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争霸艾泽拉斯

点击

问候
  • 我是布洛克斯加的兄弟,萨鲁法尔。
  • 我誓死效忠部落。
  • Lok-tar。
  • 快说,要实话实说。
  • Throm-ka。
  • 你有何事?
生气
  • 我太老了,没时间陪你胡闹。
  • 如果你知道我的斧子上沾了多少鲜血,你就不会这么快又来烦我了!
  • 你为什么一直在点我?又有仗要打了吗?唉,还说啥呢,这战争就没停过。
  • 我效忠过很多大酋长。到这世界上兜一圈,你肯定能遇到好几个!

备注与轶事

  • 在补丁7.3.5期间,瓦罗克出现在奥格瑞玛大使馆
  • 瓦罗克是唯一一个未被《魔兽世界》官方网站承认的种族领袖。相反,该网站的兽人页面将萨尔列为该种族的“典范”。[32]
  • 在军团入侵北贫瘠之地荆棘之战期间,萨鲁法尔骑着一匹库卡隆战狼
  • 尽管他最初是一个次要角色,但由于他的能力非常强大,萨鲁法尔很快就受到了部落玩家的欢迎,这有点类似于霍格的成名方式。萨鲁法尔的[冲锋]有 30 码的击退距离,而且他的怒气条总是满的,他的[致死打击]能造成大量的暴击伤害。此外,他还拥有独特的高伤害技能萨鲁法尔之怒,该技能在会在受到重击时激活。由于这些因素,导致萨鲁法尔成为了联盟玩家袭击奥格瑞玛时最大的挑战。
    • 萨鲁法尔最初在联盟方面的对手是战场元帅艾法希比,但艾法希比从来没有像萨鲁法尔那样受欢迎。
    • 有一个时期,他可以被联盟玩家通过心灵控制操纵。通过一个碧油鸡的神力,可以使他满怒气条释放斩杀,产生魔兽世界中存在过的最恐怖的暴击效果。
  • 有传言说萨鲁法尔曾经一挥……就将三个人都劈成了两半。
  • 安其拉开门事件后的一段时间里,萨鲁法尔大王成为了部落玩家的流行风向标,打造“真实的萨鲁法尔大王”的故事风靡一时。
  • 他在决战奥格瑞玛中的定位也有可能取材于他的标杆地位:单枪匹马击溃一只螳螂妖军队并全身而退(好吧,其实伤的挺重的,脖子上还挨了一下子)。
  • 2013暴雪嘉年华Chris_Metzen 透露从私人感情上来说他觉得萨鲁法尔最适合出任兽人领袖。
  • Alan Shearman为瓦罗克·萨鲁法尔献声[33]
  • 早期德拉诺之王的BETA中,萨鲁法尔作为玩家的助手出现在要塞,不过接下来佐格将军接手了这一职责。

猜测

Questionmark-medium.png 以下为理论推测和演绎,不能被当做官方说明。

巫妖王的战争结束后,瓦罗克没有马上返回卡利姆多,而是留在诺森德率领部落军队。因此自从他回到奥格瑞玛之后,可能他的指挥权可能已经交给了其他人。

画廊

视频

补丁变迁

参阅

引用和注释

  1. "I am he who watches they. I am the fist of retribution. That which does quell the recalcitrant. Dare you defy the Warchief? Dare you face my merciless judgement?"
  2. 幽暗城之战:Thrall说: It's good to have you back, Varok, old friend. I'm sorry about your boy.
  3. 终极视觉宝典
  4. 终极视觉宝典
  5. 怒风, p. 5
  6. 任务:老兵中,萨尔在萨鲁法尔的葬礼上的演讲。“瓦罗克·萨鲁法尔。考鲁克之子。卡利姆多联军的最高指挥官。部落的大王。”
  7. 天崩地裂:灾变的前奏, pg. 14
  8. Chris Metzen, Quests & Lore Panel, BlizzCon 2010
  9. Ask CDev #1
  10. 死亡使者萨鲁法尔-语录, 萨鲁法尔大王:“在他母亲去世前我曾跟她发誓:我将独自穿越黑暗之门”
  11. 任务:愚蠢的努力
  12. 战争之心
  13. http://www.worldofwarcraft.com/info/underdev/3p3/icecrown-raid.xml
  14.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15. Escalation
  16. Audience with the Warchief
  17. The Warchief Beckons
  18. Orgrimmar Offensive
  19. Before the Storm, chapter 2
  20. Epilogue Horde Cinematic
  21. No Small Mercy
  22. A Good War
  23. 23.0 23.1 The Battle for Lordaeron (Horde)
  24. What Makes Us Strong
  25. The Battle for Lordaeron (Alliance)
  26. The Stormwind Extraction
  27. Lost Honor
  28. Safe Haven
  29. Strategic Deployment
  30. Reckoning
  31. QuestID:11705
  32. Orc - WoW。 重新获取于2018-10-16.
  33. http://www.lowmoan.com/ashearman/voice.html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