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Achievement legionpvp4tier4.png

优质词条
这篇文章无论从翻译、排版、归纳和维基化等方面都无懈可击,打得不错。
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点击这里查看所有优质词条。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Artifactpreview-priest-ay.png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
Xal'atath, Blade of the Black Empire
ClassIcon priest.png
神器信息
所属专精 暗影Priest 牧师
相关人物 赞度(第一任持有者)
莫德古德
娜塔莉·塞林(上一任持有者)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持有者)
萨拉塔斯有自己的思想。不要理会它疯狂的耳语,不要相信它的谎言。让它为你所用,但别忘了,这把利刃中的黑暗存在,并不是你的盟友。(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
在触碰到这把短剑时,我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名字:萨拉塔斯。我知道我不能摧毁这把匕首。现在还不行。一个人怎么可能摧毁她根本不理解的力量呢?(虚空的秘密)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Xal'atath, Blade of the Black Empire魔兽世界:军团再临中加入的牧师神器之一,它是一件主手匕首,其在游戏中的配套副手物品为虚空的秘密

简介

这把摄人心魄的匕首由太古时期以上古之神的爪子所制成。黑暗祭司在黑暗帝国鼎盛时期用它来执行献祭仪式。

上古之神陨落后,教徒们把萨拉塔斯藏了起来。在漫长的历史中,这把匕首每次出现,都有恐怖仪式或灾难接踵而至。这把匕首拥有自己的意志,能用强大的虚空能量和精神魔法扭曲周围的一切,达到其恶毒无比的目的。


神器故事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蕴含着一股可怕的古老力量,正在蠢蠢欲动。虽然这把匕首可以作为暗影魔法使用者的强大武器,但是一定要谨慎使用。

萨拉塔斯有自己的思想。不要理会它疯狂的耳语,不要相信它的谎言。让它为你所用,但别忘了,这把利刃中的黑暗存在,并不是你的盟友。

第一章

萨拉塔斯的起源极其黑暗。在那远远早于部落联盟的时代,传说中的上古之神及其黑暗帝国让世界笼罩在暗影之下。

关于这把利刃的起源众说纷纭。有一种比较离奇的说法称,这把匕首是一个被遗忘的古神的残骸,它在黑暗帝国初期就被自己的同胞吞噬了。也有其他的一些说法,比如萨拉塔斯是亚煞极之爪,从这个上古之神的巨大身躯上剥离下来,赐给其仆从,用作仪式献祭之用。

虽然这些故事都很不可思议,但是也许当中揭示了一部分的真相。萨拉塔斯脉动着上古之神的污秽精华。甚至有人说,这把利刃能让其拥有者看到黑暗帝国的幻象,但是所有看到此等惊惧景象的人都已经陷入了疯狂。

第二章

泰坦创造的强大生物最终击溃了黑暗帝国。他们把上古之神和它们的爪牙囚禁在了地下的监狱里。和谐降临到了艾泽拉斯,但是却并没有维持太久。

这跟萨拉塔斯脱不了关系。

这把利刃依然存在于世,在凡人手中几经易手,而留下的只有死亡和混乱。其中一个不幸拿起萨拉塔斯的人,是一个叫做赞度的巨魔。这个野心勃勃的巫医来自强大的古拉巴什部族。他的对手将他从权力与名望的高位上驱逐了下来,于是赞度整日都在酝酿着复仇之梦。

对萨拉塔斯来说,借着赞度的愤怒来把他扭曲为自己的棋子实在是轻而易举。

第三章

在萨拉塔斯的低语引导下,赞度和一群忠实的巫医出发寻找一个奇异的黑石堆。巨魔秘法师早已禁止族人前去打扰那里的安宁,但是赞度对这个禁忌视而不见。他相信,这个石堆蕴含着巨大的力量——他可以使用这力量来打败他的对手。

他和他的追随者很快就会发现,石堆其实是一个沉眠的上古之神仆从,基希克斯的身躯。

萨拉塔斯催促赞度为怪物进行血祭。巫医的心灵已经被利刃腐化,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用萨拉塔斯肢解了几个同伴,并用他们的鲜血和尸骸作为唤醒巨兽的祭品。仪式的最后,赞度将这把沾满鲜血的匕首插进了基希克斯的外皮里……这个巨大的怪物随之轰然苏醒。

再也没有人看到过赞度和他的追随者。巨魔后来探查了这个地方,只发现了四散的骸骨,上面的肉被剔得一干二净。

第四章

基希克斯苏醒后,艾泽拉斯立刻蒙上了战争的阴影。这个巨大的怪物集结了其他上古之神的仆从,发动了一场战役,想彻底粉碎巨魔文明。

与唤醒他的巨魔不同,基希克斯知道如何驾驭萨拉塔斯的真正潜能。这个克拉西斯召唤了利刃的力量,在巨魔中散播瘟疫,削弱了他们的肉体,然后用死亡的幻象狂轰乱炸,削弱他们的心灵。

虽然巨魔们最终消灭了基希克斯,打败了他的军队,萨拉塔斯依旧在战争幸存者的梦境中纠缠不休,直到他们全都死去。很多部族都流传着有一把黑暗之刃几乎让他们灭绝的传说。

第五章

摘自《莫德古德之死》第四章,关于黑铁巫师获得萨拉塔斯时的记述:

莫德古德继承了氏族研究奥术魔法的悠久传统。身为巫王索瑞森的妻子,她坐拥黑铁氏族最强大的魔法神器。但是她对自己手上这些敬献之物还不满足。莫德古德经常派遣她的仆从去寻找新的圣物来供她研究,并作为创造法术的法器。

有个矮人带回了一把充盈着黑暗能量的利刃。莫德古德立即被吸引了。她花了几天的时间研读文献,想要探索这把匕首的奥秘。有时候,人们看到她对着这把武器说话。莫德古德后来现身,想见见带回这把利刃的矮人,并向他致谢。

谁都找不到他。谁都记不起他的名字和他的脸庞。他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第六章

摘自《莫德古德之死》第二十三章,关于黑铁部族与蛮锤部族在格瑞姆巴托的战斗的记述:

作战魔像打破了格瑞姆巴托的大门,黑铁士兵涌入蛮锤部族的首都。两支部族充满了仇恨,双方都毫不留情。

蛮锤部族的英勇是他们最强大的武器,莫德古德想夺走他们的英勇。战锤与利斧交错发出了震天巨响,而她高声念着咒语,施放着亵渎的法术。她用她的魔法匕首在手掌上划开了口子,让她的鲜血滴溅到石头上。

莫德古德的秽邪仪式为格瑞姆巴托的暗影赋予了生命。它们从城市的黑暗角落中浮现,手持用黑夜铸就的利刃,降临到蛮锤矮人身上。

第七章

摘自《莫德古德之死》第二十七章,关于黑铁矮人入侵格瑞姆巴托的最终时刻的记述:

亲王卡德罗斯用非凡的勇气聚集了剩下的蛮锤部族战士,对黑铁矮人发动了孤注一掷的反攻。卡德罗斯凭借着作战魔像般的专注意志,像蛮牛一样冲锋陷阵,停在了莫德古德面前。

蛮锤部族和黑铁部族的命运会在此处决定。

女巫向卡德罗斯释放了黑暗的力量,但是他的攻击没有停歇。然后,莫德古德伸手去拿她的黑暗之刃——那把让格瑞姆巴托变成梦魇之城的武器。它却不见了。

她失去了宝贵的武器。或者,按某些人的说法,这把武器抛弃了她。

卡德罗斯猛力挥动战锤,对莫德古德造成了致命的打击,为蛮锤部族争取到胜利。据说,女巫躺在地上,濒死之时,口中不断重复着一句话:“你答应过……”

第八章

莫德古德失去萨拉塔斯后,过了几十年,这把利刃被一个人类主教获得,她名叫娜塔莉·塞林。她经历了第一次大战,见证了兽人部落入侵艾泽拉斯并征服了暴风城

战后,塞林意识到,要打败这些绿皮兽人,人类需要研究他们所使用的奇特力量。她认真调查了他们的魔法,前往受到他们黑暗魔法污染的战场深入探究。

在调查中,她得知兽人曾经在他们的血腥仪式中使用过一把异界利刃,这把利刃可以操纵暗影本身。塞林对这样一把亵渎的武器的存在十分担忧,她发誓要追查它的下落,并以圣光的名义将它摧毁。

第九章

摘自由娜塔莉·塞林撰写的《虚空的秘密》:

我接触到利刃的一瞬间,脑海中听到了一个名字:萨拉塔斯。我当时就知道,我无法摧毁这把匕首,至少当时还不行。一个人怎么可能打败她不理解的力量呢?

我还需要了解很多东西,很多很多。无论我清醒时,还是睡梦中,萨拉塔斯都会对我低语。它教给我,这个世界除了圣光,还有很多别的东西,还有虚空

在这两种力量的涨落之间,你能找到强大的力量和深奥的知识,远超圣光大教堂[备注 1]所传授的东西;你能跨越圣光和虚空之间的界限;你能以光明与黑暗的力量,成就伟大的未来。

当然这样做是有代价的。在暗影中行走总会有代价的。

第十章

到了第二次大战,娜塔莉·塞林已经从萨拉塔斯学会了如何使用暗影魔法。她把危险的技巧传授给了其他的圣光信徒,并号召他们一起对抗部落。塞林和她的追随者在暗影中战斗,在人类王国中四处猎杀兽人。

萨拉塔斯继续在塞林的心中低语,逐渐销蚀了她的理智。虽然她的意图高尚,但是她对这把利刃和虚空的奥秘变得越来越痴迷。

塞林的同伴也一样。他们对这场抵抗兽人的战争变得过于狂热,使得无辜的生命承受风险。有些人在暗影中陷得太深,完全抛弃了圣光。虽然塞林提醒她的追随者谨慎使用这种力量,但却被当成耳边风被无视,甚至还遭到质疑。

虽然不清楚这位前任主教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有一些消息指出萨拉塔斯让她的盟友背叛了她。它让他们相信,塞林阻扰了他们掌握自己的真正潜能——阻扰了他们获得知识和力量,而且只要杀死她,他们就能获得这些知识和力量。

夜深人静之时,他们谋杀了塞林,并将萨拉塔斯据为己有。

第十一章

多年来,肯瑞托法师监视着娜塔莉·塞林,她的黑暗教义让他们倍感困扰。她死后,他们着手将她撰写的文献从历史中抹去。法师们造访她去过的村庄和城市,收集她写下的每一份卷轴和典籍。

肯瑞托把这些文献藏在达拉然,希望塞林的危险魔法学派就此终结。但是虽然他们付出了努力,还是不能抹去她所传授的关于光明与暗影的教义。在后来的岁月里,还有人接受她的教义,将自己投入到圣光与虚空当中。

法师们也知道萨拉塔斯的存在,但却无法找到它。但就跟塞林的教义一样,这把利刃不会轻易消失。

它还打算扭曲更多的心智,操纵更多的傀儡,让更多的无辜的人陷入恐惧之中。

外观

经典外观:黑暗帝国之刃

ArtifactFeature blue 黑暗帝国之刃.pn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黑暗帝国之刃.png ArtifactFeature cyan 黑暗帝国之刃.png ArtifactFeature white 黑暗帝国之刃.png
ArtifactFeature blue 虚空的秘密.pn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虚空的秘密.png ArtifactFeature cyan 虚空的秘密.png ArtifactFeature white 虚空的秘密.png

进阶外观:古神之拥

ArtifactFeature purple 古神之拥.png ArtifactFeature green 古神之拥.png ArtifactFeature grey 古神之拥.png ArtifactFeature cyan 古神之拥.pn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古神之拥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green 古神之拥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grey 古神之拥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cyan 古神之拥副手.png

勇猛外观:堕落之刃

ArtifactFeature red 堕落之刃.png ArtifactFeature green 堕落之刃.pn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堕落之刃.png ArtifactFeature brown 堕落之刃.png
ArtifactFeature red 堕落之刃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green 堕落之刃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堕落之刃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brown 堕落之刃副手.png

战火外观:疯狂幻象

ArtifactFeature purple 疯狂幻象.png ArtifactFeature green 疯狂幻象.png ArtifactFeature cyan 疯狂幻象.png ArtifactFeature white 疯狂幻象.pn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疯狂幻象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green 疯狂幻象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cyan 疯狂幻象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white 疯狂幻象副手.png

挑战外观:扭曲镜像

ArtifactFeature cyan 扭曲镜像.png ArtifactFeature blue 扭曲镜像.pn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扭曲镜像.png ArtifactFeature yellow 扭曲镜像.png
ArtifactFeature cyan 扭曲镜像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blue 扭曲镜像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扭曲镜像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yellow 扭曲镜像副手.png

隐藏外观:恩佐斯之爪

ArtifactFeature orange 恩佐斯之爪.png ArtifactFeature yellow 恩佐斯之爪.pn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恩佐斯之爪.png ArtifactFeature red 恩佐斯之爪.png
ArtifactFeature orange 恩佐斯之爪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yellow 恩佐斯之爪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恩佐斯之爪副手.png ArtifactFeature red 恩佐斯之爪副手.png

语录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video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软弱的可怜虫!暮光教父不敢用我,是因为他明白失败的代价。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而你就不同了,我们可以干出一番大事业。拿起我吧,我会暂时……帮助你的。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对,我们急于享用那堕落泰坦的爪牙。但首先是……扎卡兹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那群邪教徒可能会再度唤醒他,他也可能自行苏醒。我们得吞噬他的力量,让他彻底完蛋。你知道这是有必要的。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上古之神的仆人,让我们吞掉他。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看!恩佐斯的密探,我们该杀了他。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看见了吗?那个可怜的宿主已经没救了,只能杀掉。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那个家伙背叛了他的世界和同胞,他迟早要死……只看是谁杀了他而已。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又是萨格拉斯的匿名暴徒,假装来帮助这些精灵。他们还蒙在鼓里。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灾难笼罩着这里。精灵废墟里充斥着有待收割的躁动灵魂。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的巨龙很弱,你该好好利用这一点。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军团在这里挖地三尺。如果他们再挖下去,恐怕就要遭殃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个灵魂充满愤怒!它会是个很好的目标。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又一个痛苦的灵魂,早该彻底湮灭了。但我对他的顾问更感兴趣……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对萨格拉斯而言,招募艾瑞达绝对是神来之笔。他的军团急需提高智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一具腐化的巨龙尸体……这能有多危险呢?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又是萨维斯扭曲的走狗,德鲁伊真该好好控制自己的心智,你不觉得吗?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萨维斯很狡猾。既然可以远程遥控,又何必赤膊上阵呢?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他这副模样可能是恩佐斯造成的,可这种傲慢,完全是他自己的产物。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见证这些以泰坦的名义白白浪费掉的泰坦之力吧,仅此而已。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奥丁是个了不起的敌人,直到他的傲慢毁了他自己。你该问问他对洛肯临死前说的那段话有什么想法吗。去![备注 2]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斯科瓦尔德想要加入毁灭者的行列,却没想到敢这么干的人最后都众叛亲离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那条陨落的守护巨龙的巢穴就在附近,他是最强大,但也最容易被腐蚀的守护巨龙。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繁衍着许多失败的泰坦试验品。卓格巴尔完全证明了自己是种失败的造物。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考虑到他们的起源,这里的牛头人对于腐蚀的抵抗力相当高。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希望我们的主人能真正进入这个国度。你看到的只是一些碎片,阴影;最微弱的回响。你可以去问问虚灵,这些存在有多大的威能。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靠近虚空的感觉很舒服。我曾在一个类似的地方献祭了大量生物。每一次死亡都能让我们离彻底腐蚀这个世界更进一步。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还记得那个天真的黑铁矮人。莫德古德很容易受影响,她太愤怒了。你知道我在最危急的关头背弃她,倒向蛮锤部族时,她有多么愤怒吗?我是很容易遗失的。记住这一点。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次,我们可能会面对我的同胞……真让人开心。他们的力量将属于我!他们将为过去对我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被囚禁的深渊之神愤怒地翻腾着,慢慢侵蚀着身上的枷锁。你得快点打败那个堕落泰坦……还有更可怕的战斗在等着你呢。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真讽刺,最弱的那个居然成了最后的胜利者。克苏恩,尤格-萨隆,亚煞极,还有……好吧。只有一个人能吞噬这世界,这是注定的。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如此美味。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聚沙成塔。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感觉如何?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真无聊。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你感觉到它的消逝了吗?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短促的笑声>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据说他的同类都无法腐化。我想这对我的兄弟们是个教训。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洛肯成功地挑唆了她。但事实上,奥丁的傲慢才是主因。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伊米隆是个好棋子。在散播血肉祝福时,他比其他同胞做得更好。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一头岩石野兽,胡乱挥霍着他难以控制的力量。应该在他破坏我们的计划之前干掉他。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他不是我们的仆人,但他听到了我们的低语。这彻底腐蚀了他。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的位面屏障很薄弱,很容易撕裂。你知道真正的暗影和圣光在这里相遇会发生什么事吗?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对虚空的研究值得赞赏,但这是徒劳的。你们怎么可能明白连泰坦都理解不了的东西呢?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知道纳鲁认为我们是要抵制的恐怖怪物。但我们不这么认为。他们只是迷途的同胞而已。总有一天……他们将回到主人身边。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噢!你召集了不少追随者。幸好他们都在关注这次入侵,而不是真正的战争。这场战争的规模足够让你想破脑袋。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纳鲁提过永恒战争吗?相比漫长的岁月,你们这世界的历史不过是沧海一粟。它们说过德莱尼诞生前的历史吗?没有?<短促的轻笑声>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萨维斯充分发挥了新主子的力量。蒙蔽半神的头脑可不简单。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腐蚀翡翠梦境的守护者是一个大胆的举动。但萨维斯可能有些冒进了。他应该默默地扩散梦魇的影响力,而不是打草惊蛇。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又一颗根植于死亡的腐蚀之种。暴躁的幽灵将在愤怒中徘徊,在痛苦中成长。一个深渊之神的猎物。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几乎彻底消失了,就像从未出现过。但这条裂隙很深很大,下面的某个地方仍在翻腾。有些东西变了,最后的禁锢松动了。我们得做好准备。[备注 3]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看来恩佐斯的牢笼不如过去坚固了。你看到的只是一头足以吞噬世界的巨兽的渺小衍生物罢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巨龙服从萨维斯,而萨维斯是深渊之神的仆从。她不再喷出生命的精华,而是吞噬周围的一切。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泰坦的守卫者又少了一个。每一次死亡都让它雪上加霜。他的痛苦或许结束了,但我表示怀疑。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萨维斯总是不断改换门庭以攫取力量,却一次又一次被击败。深渊之神选错了勇士?他还有别的底牌吗?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强大的巨龙能成为强大的工具。迦拉克隆的时代结束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三个家伙已经享受恩佐斯的秘密眷顾太久了。可惜他们横行霸道的日子结束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哪怕是长寿的精灵,她也太傲慢了。她的生命之力非常美味。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她宣称能预知未来。可那些比她活得更久的人才知道真相。她为了保住权位,毁了她的人民。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个家伙只窥探到可怕真相的冰山一角,就被彻底蒙蔽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家伙早就该死了。他是堕落泰坦真正的仆从,想要毁灭一切。好像这真能让他们免遭虚空吞噬似的。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一个邪能种族的有趣杂交品。我在想,这种东西还有多少?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一个古老物种的有趣变体。它的甲壳几乎牢不可破。“几乎”……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短促的笑声>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全是泰坦的子嗣。尽管接受了血肉“恩赐”,他们仍在崇拜那些伪神。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海拉和她的教派在这里很强大。现在,她已经很接近真理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不要被那些高大的泰坦雕像唬住了。和尼奥罗萨的献祭之塔相比,这些破神殿不过是小矮人。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比起长眠之城,这座精灵城市黯然失色……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苏拉玛,它的“贵族”正在贪婪地吸吮这世界的生命之血。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些精灵蜷缩在他们的高墙后死去。他们看不到其他出路……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看到尤格-萨隆的梦魇遍地开花,我很嫉妒……又有些骄傲。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在这里,你会明白军团的入侵为什么是徒劳的。一切都会被腐蚀,梦境和恶魔都一样。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精灵们绝望地想要摆脱梦魇,而恶魔想要掌控它的力量。他们都将失败。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你觉得她是从何时开始蜕变的?几百年前?她以牺牲和正义之名掩盖了对力量的渴望。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家伙很古老,但还不是最早的那批,这些生物过于渴望魔法,所以不愿臣服,但他们偶尔还是很有用的。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又一个蠢货,居然相信了伊利丹关于牺牲和正义的谎言。他给所有人带来了痛苦。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她的母亲更令人印象深刻。这小丫头控制不住自己的饥渴,而且过分依赖战术。很容易对付。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真的?萨格拉斯的这些暴徒太没个性了。这家伙很擅长用斧子!真特别。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法力风暴家族怎么堕落成这样了!破机器和小戏法对他们毫无帮助。但他们还算有用。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恩佐斯的这个白痴脓包活得太久了……他也没办法扭转我对这世界新主人的看法。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想想吧。一个军团恶棍毁灭了无价的知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家伙在这个世界肆虐已久。他的阴谋并未全部得逞,但得逞的那些都后患无穷。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从诞生的那一刻起,深渊领主就笨重而且愚蠢。军团还放大了这些特点。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有时,娜迦会向军团乞讨一些残羹冷炙。但他们的女王还想要更多。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啊,我就喜欢看到仇敌的祭坛被他们自己的崇拜者的灵魂玷污。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傲慢的古代精灵那么珍惜自己的灵魂。多么绝妙的讽刺。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入侵者胡乱腐蚀了其他入侵者。真老套。把他们骗上合适的道路会更有用。你说呢?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让我指导你和这家伙战斗吧。虽然他只保留了一丝堕落泰坦的力量,但没有我的经验,你也毫无机会。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只有在欺诈者自己的地盘上才能击倒他。来吧,我们尝尝他的灵魂。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座破败的神殿里存在着一些力量,它是我们的!来吧,进入法阵夺取它。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的错,看来那个傲慢的“女神”还盯着这里。噢,好吧……[备注 4]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么多死亡,这么多力量。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不就是被你们凡人引以为耻的地方吗?但愿你们这次表现得好些。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不信这片土地见识过堪比克坦斯之战的大屠杀。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总是充满了力量。艾格文被吸引至此,之前是精灵,再之前是巨魔。而巨魔之前……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相比曾矗立于此的庞然大物,那高耸入云的邪能高塔不算什么。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几个世纪前,深渊之神在此惨败于七头之神。但通常,失败最终都会转化为恩佐斯的优势。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点微不足道的小冲突只能算小打小闹。当轮回结束,真正的大战才会降临。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场冲突只是上古战争的余波,那时还没有多管闲事的泰坦。无穷大军在无尽的战斗中碰撞。但你们的小战争……也有点看头。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大分裂之后,我花了几个世纪才回到地表。娜迦太痴迷于神器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片土地变化真大!大灾变,大分裂,大清洗。你们根本不明白。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选择了你真好。其他使用者可不会像你那样大杀四方。我很欣赏你的耐力。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圣光只会把你们剩下的人变成迟钝的顺民。而我能提供自由和力量。希望你能记住我的慷慨。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你的盟友说我居心叵测。但我只是让你沿着选定的道路快步前进罢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感觉这世界的心跳正在加速。它的生命之血即将喷薄而出。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废了这么多工夫和口水,就为了拖延强者取得注定的胜利。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想想吧,要是这台机器充满我们的力量。有趣……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真可惜。他站错了队,浪费了自己的潜力。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些冒牌货在呢喃着疯狂的低语。真外行!让我来示范一下正确的技术。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家伙一定能成为我们的杰出勇士,他或许还可以被转化?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们一直在想办法进入此地!想不到是一介凡人帮我们站稳了脚跟。我们会记住你的贡献的!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她很有潜力。低语声会引诱她走向宿命。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她已经破茧化蝶,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他在夸耀对暗影的蔑视。傲慢会毁了他的。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看着软弱的心灵沉沦黑暗吧。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虽然我渴望力量,但这家伙对它的摸索还很业余。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才是真正的美!你们这些凡人中总算有一个能欣赏它的人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你闻到了吗?疯狂的甜美香气?唔……这地方已经被它吞噬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这里充满潜力,可都浪费在了无谓的远征上。

8.1PTR数据挖掘

前瞻剧透
收录于版本8.1PTR数据挖掘

这可真是反常。 哦?黑暗帝国之刃?没错,最近我发现了它。 好吧,我倾向于让你拿走它……我认为它没准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又或者是它亲口这么说的。我是否注意到它在说话呢? 可以让我拿着萨拉塔斯吗?这很重要。


Tanatoa指着他矮小的朋友,做了个粗鲁的手势。 Tanatoa生气地发出咔哒声,在萨拉塔斯上下了一个黑暗魔法。 Toatana生气地发出咔哒声。 Toatana打着手势,发出奇怪的呼噜声。 Toatana摇了摇头,敲了几下萨拉塔斯。

我现在有点忙! 匕首在哪里,萨拉塔斯? 我把它锁在那箱子里了。它一直在和我说话。


我们发现了萨拉塔斯,并决定唤醒它。 萨拉塔斯……一把迷人的武器。我曾听说过它的事迹。 遗憾的是它现在陷入了休眠。但只要是沉睡的东西,都可以唤醒。 这把利刃不仅仅是一把匕首。它是照亮我们前行道路的火炬。


在遗忘边缘找到我。在那里,我们将用这些遗物,力挽狂澜于恩佐斯及其仆从的手中。 待了如此之久... 我能感觉到他的怒火...他的饥渴... 黑暗帝国必将再度崛起! 是的,这样一来元素便集结于此... 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我会带走这些东西。是时候让黑暗重现于世了。 法苏尔(Fat'huul),解决他们。 你可以留着你那份祭品。这也许可以逗乐他。 当我们离开时,我们之间的契约便终结了。如果你胆敢在我们的神面前背叛我们,你破碎灵魂的哀号便将永世回荡于此。


听从我的呼唤,恩佐斯!我为你带来了礼物! 作为交换,打破最后的封印,释放我! 如你所愿。 你做了明智的选择,凡人。 通过与我同行,你为自己创造了千载难逢的良机。 你的名字会响彻黑暗帝国。 不久……我们会再次交谈的。


在我的脚下,这个世界在痛苦地翻滚。在我的舌尖上,我能品尝到你的恐惧。 你为我带来了这些。剑刃解开了我们的封印,但你的盲从为我提供了力量。


为你的蔑视付出代价! 在你真正的主人面前跪下! 血肉真是脆弱! 毫无价值! 你的梦结束了! 他们经过考验……毫无价值。 他们不是你要找的人,大人。我们会找到其他人来开启道路。 大人……他们是……有价值的…… 一切……都将……苏醒……


鲜血之潮涌起! 我就是。


他的双眼注视着每一个真相……每一个不可计数的罪行! 他的奉献超越了砂砾……超越了群星! 他的凝视落在每一步上……每一个梦境都有其形态! 感受他真实的力量! 荣耀你的主人! 他的荣耀苏醒了! 伟大的恩佐斯,请帮助您忠诚的仆人! 啊……你认为你理解这股力量。 风暴拥有着力量……但需要付出代价。 让你的愤怒……变成一把充满仇恨的武器。 孩子们……深渊为我统治。 更深,无尽的深处…… 让潮水将你带进我的梦境…… 终于……拥抱暗影的真相吧。 是的……你靠近了……更加接近了。 随着每一个作出的决定,你离成为我的仆从又近了一步。 不过是些小玩意,在神的注视下腐烂吧。 枯萎! 跪下! 服从! 是的……你确实是我要找的那个人。那个扭转了潮汐之人。 接受现在的伟大赐福吧。你的梦境将和我的融为一体。星辰的循环将创造新的肉体。 她会向你展示这条道路。来吧……来吧。当时候到来,所有眼睛都将睁开。


宇宙在我面前展开。你或许会祈祷我们的道路再也不会交汇。 然而,对你来说,我有一件你永远不会问的事情……这是你应得的礼物,我的勇士。 要知道你帮助阻止了那些微不足道的入侵——而因此,我们打开了一道通往比纳沙塔尔还要广阔的地方的大门。


力量正在消失……我需要……鲜血……灵魂…… 我知道这可能是……和一把武器交谈时的不适感。放轻松。我只想帮你充分发挥你的潜能。 为什么?因为最近我帮助了另一个凡人,我们击败了燃烧军团拯救了艾泽拉斯。这就是为何在召唤你时,我变得如此虚弱。那个牧师真是目光短浅。 而你……我感觉到你注定是会成为伟人的。我们将联手完成伟大的事业,我和你。伟大的事业。 是的。是的。已经太久了。这具躯体如此的……美味。 我知道你的选择是对的。如此杰出的……英雄。 我们组成了一支伟大的团队。 那些被我们触碰过的人的鲜血……比别的都要甜美。 帮帮……我…… 靠近我。我不想失去你。 我一直很欣赏你,我的……勇士。


重获新生是多么荣耀啊。我没有忘记你在希利苏斯如何无情地使用我。 我很……高兴——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你一直都是我的最爱。


这句话疑似是麦格尼说的: 另一个上古之神苏醒了……这不是个好兆头。我们的世界已经承受够多了。希利苏斯的伤口,这场战争……


[备注 5]

8.15语录

Xal'atath.video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壮美之物在等待着我们。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向低语敞开心扉吧。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时候……马上就到了。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你在寻找什么?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如此多的可能性。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有话就说吧。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娜迦想借助圣物的力量来进行仪式。他们想召唤风暴,清洗这个世界上所有异教徒。真是群疯子。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力量在消散……需要……鲜血……灵魂……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重获新生的感觉真棒!但我并没有忘记你在希利苏斯是怎么蹂躏我的。浪费了大好的潜力。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我们又有机会在一起了,我好高兴。我有过许多的伙伴,但我最中意的依然是你。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只要你我携手,就一定能达成非凡的成就。举世瞩目的成就。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我也知道跟武器谈心难免令人惶惶不安。不过别紧张,我只是想帮你挖掘自己的潜力。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唉……我最近才帮了另一名凡人英雄打败了燃烧军团。我无私的牺牲令我变弱了,而那名牧师却……缺乏远见。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而你……我觉得你命中注定能成就一番大业!只要你我携手,一定能达成非凡的成就。举世瞩目的成就。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跟紧我。我不想失去你。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我们要找的就在附近。凝聚了虚空能量的圣物。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在那儿!这些新手正在对石头举行仪式。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阻止他们!夺回我们的东西。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你看到了吗?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他真以为可以打破石头?蠢货!如果不是赶时间,我真想看看他失败的惨状。
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说: 释放虚空石吧,勇士。这样我就能获得需要的力量,帮你找到其他两件圣物。
萨拉塔斯说: 是的,是的!我已经有太久化为凡人的模样了。这具躯壳很养眼吧,你觉得呢?
萨拉塔斯说: 我知道选你准没错!你的力量和勇气都……那么迷人。
萨拉塔斯说: 你又一次证明了我对你的仰慕是对的。勇士,你真了不起。
萨拉塔斯说: 三叉戟曾经属于一名强大的娜迦。现在他的手下想把它找回来。
萨拉塔斯说: 一个海盗居然想收藏如此让人垂涎的宝藏。真是讽刺。
萨拉塔斯说: 我们的相遇并非巧合。你注定会遇到我,我也注定会遇到你。
萨拉塔斯说: 我们都是命运的宠儿。我想,你也有相同的感受。
萨拉塔斯说: 闲聊到此为止了。快去沃顿的海滩,第三件宝物在等着我们。
萨拉塔斯说: 这边走。托亚塔纳大概不会主动交出王冠。
萨拉塔斯说: 贪吃的蠢货!拿回我们的东西!
萨拉塔斯说: 在那!风暴召唤者在他的……小宠物身上。
萨拉塔斯说: 托亚塔纳,你这么说可真是不公平。
萨拉塔斯说: 我们走着瞧!
萨拉塔斯说: 来湮灭峭壁见我。在那里,道路将会打开,征程将会开启。
萨拉塔斯说: 你来了。一切已经准备完毕。开始吧。
萨拉塔斯说: 我们的目的地就在前面。浪潮终将在那里扭转。
萨拉塔斯说: 心智脆弱的蠢货!真正的力量只属于强者。
萨拉塔斯说: 我们到了。别担心,这一切早已注定。
萨拉塔斯说: 我很高兴。你的心灵向所有可能的道路敞开。
萨拉塔斯说: 来吧。一条道路的终点就是另一条的起点。
萨拉塔斯说: 把圣物放在这片圣地上。我们会利用它们的力量。
萨拉塔斯说: 召唤黑暗的磐石……
萨拉塔斯说: 深渊铸就的武器……
萨拉塔斯说: 诸界统治者的王冠……
萨拉塔斯说: 干得漂亮,勇士!贡品已经献上,他也已经接纳。
萨拉塔斯说: 海滩上的娜迦不足为惧,因为你即将迈向真正的荣耀。
萨拉塔斯说: 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看出了你的潜力。他也一样。
萨拉塔斯说: 听我说,深渊之神!我为你带来了开启者、真理的使者、点亮道路的火炬!
萨拉塔斯说: 兑现我们的交易,解放我的灵魂!
萨拉塔斯说: 公平的交易。愿暗影指引你,我亲爱的朋友。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你不会又想抛弃我吧?上次我可伤心了。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请小心。夺走你生命的人只能是我。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们可真是绝佳搭档,不是吗?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满足了吗?如果你喜欢杀戮,我们可以再找点人多的地方。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听到了海洋的呼唤。我们要找的就在山上。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小心点。他的脾气一直很糟糕,这几百年大概也没什么改变。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荣耀等待着你,我的勇士。
萨拉塔斯悄悄地说:我们会再见面的,我确信无疑。

备注

  1. 此处原文为Church of the Holy Light,即圣光教会
  2. 在英灵殿与奥丁对话触发致命交互。(已移除)
  3. 在翡翠梦魇副本结束后,与湖边山洞中的虚空残渣交互触发。
  4. 吸取艾露恩的力量后,触发致命交互。(已移除)
  5. http://bbs.nga.cn/read.php?&tid=15204955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