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cator-qualified.png
优质词条
这篇文章无论从翻译、排版、归纳和维基化等方面都无懈可击,打得不错。
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点击这里查看所有优质词条。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关于平行世界中的萨尔,请查阅萨尔(平行宇宙)
Thrall WarCraft Raneman.jpg
萨尔/古伊尔
Thrall
Horde 32.png
基本信息
头衔 大地守护者
缚地者
世界的萨满
大地之环
酋长
查看更多
性别
种族 兽人
职业 WoW Icon 16x16.png 萨满, 战士[1]
WC3RoC logo 16x32.png 先知
WoW-novel-logo-16x62.png 角斗士[2]
身份 大地之环的领导者; 部落大酋长(前)以及霜狼氏族酋长
状态 存活
势力信息
阵营 部落
势力 霜狼氏族, 霜狼兽人, 大地之环, 部落
人物关系
亲属

拉基什(外曾祖父);
加拉达盖亚安(祖父、祖母);
科尔卡祖拉[3] (外祖父、外祖母);
杜隆坦德拉卡 (父母);
贾纳尔芬里斯·狼脉 (叔伯),洛卡拉 (姨母), 卡格·血怒 (姨夫);
雷亚尔 (岳母);
阿格娜 (妻子);

杜莱克 (儿子),[4]姓名不详的后代[5]
导师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前任酋长),德雷克塔尔 (萨满导师), 中士 (角斗士训练师)
门徒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同伴 雪歌 (狼), Shuk'sar (塔布羊)
格罗姆·地狱咆哮凯恩·血蹄沃金塔蕾莎·佛克斯顿(视为亲人)
要拥有智慧首先要学会说‘我不知道’,不会说这句话的人就学不到任何知识。我很庆幸自己非常善于学习。

—— 萨尔,《仇恨之轮》, p77

杜隆坦之子萨尔Thrall),本名古伊尔(Go'el),是部落的前任大酋长,红色之地杜隆塔尔的创建者,他将萨满教义重新带回部落,并成为新一代萨满的代表[6]。他出生在第一次大战开始后不久,在他还年幼的时候父母就被古尔丹派遣的刺客所杀[7],他被人类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找到。布莱克摩尔为其取名“萨尔”,将其培养成一位奴隶角斗士。第二次大战后,萨尔加入了奥格瑞姆·毁灭之锤麾下,参与了解放被囚兽人的行动。奥格瑞姆死后,他被任命为新任酋长,在离开被联盟控制的东部王国后,他同暗矛部族巨魔以及血蹄部族牛头人结盟。他率领新部落与兽人曾经的主人——燃烧军团海加尔山战斗。在第三次大战之后,他不懈地致力于修补联盟和部落之间的关系,维系和平。

巫妖王陨落之后,动荡的元素引发了大地的裂变,萨尔将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任命为新一任部落酋长,自己则加入了大地之环以对抗暴怒的元素生物,最终他帮助巨龙击败了陷入疯狂的死亡之翼

在堕落的大地守护者被消灭后,萨尔开始发现自己的隐退导致了另一场危机,加尔鲁什的疯狂和盲目逐渐显露,向潘达利亚进军后,部落内部的动荡和分裂开始滋生,萨尔被迫重返部落,联合沃金和其他对新酋长不满的阵营领袖一并对抗残暴的加尔鲁什。最终在奥格瑞玛推翻并终结了加尔鲁什的统治。萨尔选择沃金成为部落的新任大酋长,并与其他种族领袖一并向其宣誓效忠。

德拉诺之王中,萨尔是部落远征军的关键角色之一,他察觉了加尔鲁什是平行世界中兽人故土德拉诺一系列变动的背后主使。他决定前往追捕加尔鲁什,一劳永逸地解决他。

生平

早年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氏族之王》。

萨尔是霜狼氏族酋长杜隆坦的儿子,母亲是德拉卡。在他还是幼儿时,他在父母的尸体中被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发现并收养。在第二次大战之后,布莱克摩尔是敦霍尔德城堡——一座关押兽人监狱的指挥官,他给了兽人孤儿“萨尔”这个名字,在人类的语言中意为“奴隶”。他由布莱克摩尔的女佣克兰妮娅·福克斯顿养大,并和她的女儿塔蕾莎结下了跨越种族的友谊。萨尔被培养成一位角斗士,多年的训练使他兼具了兽人的勇猛和人类的狡诈,他很快成为一名拔群的角斗士并为埃德拉斯赢取到源源不断的财富。王子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亦曾慕名来到敦霍尔德观看他的角斗。

在一次训练中,萨尔遇到了一车途径敦霍尔德的被俘兽人,其中一名兽人误以为萨尔是人类的俘虏,他挣脱束缚前来解救萨尔,并用兽人语叫他逃走,然而萨尔只听得懂通用语,并不了解这个兽人想要表达的意图。最终,这位兽人在年轻的萨尔面前被活活打死。

这件事迅速改变着聪明的萨尔,布莱克摩尔的行径逐渐为他敲响警钟。塔蕾莎一直在暗中与萨尔保持书信往来,在一次比赛失利后,萨尔遭到埃德拉斯的体罚,忍无可忍的他告诉了塔蕾莎自己逃跑的计划。

塔蕾莎在城堡中制造了一场骚乱来转移守卫的注意力,从而使萨尔得以逃脱。然而萨尔随后被另一处由少校洛林·瑞姆卡掌管的兽人拘留营所抓获,在这里他遇到了老兽人克尔加,老兽人告诉了他古尔丹的堕落以及部落光荣的过去。他还告诉萨尔目前仅有格罗姆·地狱咆哮战歌氏族仍然拥抱古道。另一位兽人告诉萨尔布莱克摩尔已经抵达营地并且正在搜捕他,于是萨尔只能继续逃亡,并踏上了寻找格罗姆的道路。

兽人的生活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氏族之王》。

在找到格罗姆之后,萨尔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并留在了酋长身边,格罗姆教会了萨尔兽人语,并通过萨尔留存下来的衣物判断他来自霜狼氏族。在格罗姆身边待了一段时日后,萨尔决定暂时离开,前往奥特兰克山脉寻根。

萨尔经过长途跋涉后精疲力竭,最终被霜狼族人救下。在营地里他遇见了德雷克塔尔,德雷克塔尔告知了他的身世。萨尔在霜狼氏族中栖身,德雷克塔尔则以兽人部落的古道教诲他,将兽人在古尔丹堕落之前的故事告诉了萨尔,以及他们的故土和霜狼氏族的故乡——霜火岭。在正式成为氏族的一员后,一只名叫雪歌的霜狼选择成为萨尔的狩猎伙伴。随后不久,德雷克塔尔开始对萨尔进行新的训练。

萨尔经历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灵魂之旅,并与大地、空气、火焰、水流和狂野之灵缔结下友谊,自此他成为了古尔丹堕落后的第一位新生萨满。作为自德雷克塔尔的时代之后第一个被万灵接纳的萨满,意味着万灵最终原谅了背弃古道投入恶魔怀中的兽人一族,也昭示着萨尔将成为划时代的英雄。

随后营地里出现了一位神秘的来访者,他用言语挑衅萨尔,最终萨尔向其发起挑战并在单挑中将其击败。这时神秘的兽人揭示了自己的身份——部落的大酋长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奥格瑞姆从德雷克塔尔处得知杜隆坦之子回归后,决定前来试探一下萨尔的能力,事实证明德雷克萨尔所言非虚。萨尔也成为了第二个击败奥格瑞姆的人(之前一位正是他的父亲杜隆坦)。

解放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氏族之王》。
萨尔,部落的领袖。

奥格瑞姆将萨尔委任为自己的副手,并制定了解放兽人囚犯的计划。按照计划,萨尔伪装成一个饱受摧残的囚犯潜入营地,并向其他兽人展示自己的萨满能力。在萨满之道的激励下,兽人们重拾信心,很快就夺取了营地,遵照此法他们连续拔掉了三座营地。在第四座营地前,由于萨尔的身份和战术已经暴露,新部落只得强攻,在夺取第五座营地时,已有来自敦霍尔德的人类骑士驻防。兽人面临着更激烈的抵抗,在攻打这座营地(如今位于阿拉希高地落锤镇)的过程中,奥格瑞姆·毁灭之锤被骑士从背后用长枪刺穿,就此战殁,临死前他将毁灭之锤和黑色板甲留给了萨尔,并将其任命为部落的新任大酋长。[8]

萨尔继任之后的第一步行动就是直取要害,攻打敦霍尔德,他暗中与塔蕾莎会面,此时塔蕾莎已经被迫成为布莱克摩尔的情妇,萨尔请求她带着家人离开敦霍尔顿,塔蕾莎拒绝了,她害怕被布拉克摩尔发现自己逃走而受到惩罚。当萨尔率领部落大军抵达敦霍尔顿时,见到了喝的烂醉的布莱克摩尔,萨尔向布莱克摩尔提出了停战协议以避免无谓的流血。而布莱克摩尔情绪激动,先是戏谑调侃了萨尔掌权部落,又愤怒的斥责他的停战要求,紧接着又为萨尔的背叛而悲痛。萨尔重申要么投降要么死的最后通牒,布莱克摩尔将塔蕾莎·佛克斯顿的头颅扔了出来,并声称这是他对叛徒的回应。暴怒的萨尔发起了总攻,被逼上绝路的布莱克摩尔终于清醒,他试图说服萨尔听命于联盟,已经被塔蕾莎的死冲昏头脑的萨尔最终给了人类领主最后一击,布莱克摩尔在死前自认是自己造就了今日的萨尔,展露出了骄傲的神情。

最终兽人取得了胜利,萨尔放过了布莱克摩尔的副手—— 卡拉敏·朗斯顿领主,以向联盟传递自己的口信:解放剩下的兽人并割让可供部落生存的土地,如若这样新部落将会与联盟和平共处,通商互利,否则联盟将会面对前所未见的敌人——挣脱了术士控制的全新部落。随后他让中士与幸存的人类平安离开敦霍尔德,并将塔蕾莎的项链交给了她的父母。当他们彻底离开后,萨尔召唤大地之灵摧毁了敦霍尔德城堡。

随后萨尔做了一首曲子“lok'vadnod”(意为“英雄之歌”) 来歌颂塔蕾莎的牺牲。

血与荣耀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血与荣耀》。

在解放兽人的行动期间,萨尔获悉了兽人伊崔格的下落,他策划了一次针对斯坦索姆的攻击,打算救出即将被处刑的伊崔格。然而伊崔格被一位人类救走并救治。随后萨尔找到了他们,伊崔格让萨尔想起了杜隆坦。最终萨尔将伊崔格纳入了新部落,并放走了救了伊崔格一命的人类——提里奥·弗丁,这让他倍感震惊[9]

前往卡利姆多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魔兽争霸III中的萨尔
坐骑上的萨尔

萨尔与格罗姆一并致力于聚拢四散的部落成员,随后萨尔在阿拉希高地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到军队土崩瓦解,天空熊熊燃烧,一个神秘的声音警告他危险即将到来。[10]

萨尔醒来后,他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梦,而是来自一位神秘先知的视界。先知通过谜语告诫萨尔他已不再是那个具有人性的兽人,拯救兽人的唯一希望就是离开洛丹伦,远航前往卡利姆多,在那里部落将找寻到自己的命运。[11]

萨尔听从了先知的指引,他召集部落筹划出海。稍后萨尔救出了被人类俘虏的格罗姆。听取了格罗姆的提议,萨尔率领部落乘着偷自人类的舰船离开了东部王国,向着被遗忘的大陆卡利姆多驶去。[12]

部落的出奔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萨尔与森金

在驶向卡利姆多的途中, 萨尔的船在大漩涡附近遭遇风暴,被迫在一座小岛上避难。在这里兽人遇到了巨魔的首领森金,森金请求兽人帮助暗矛巨魔对抗人类前哨站。期间萨尔重新激活了岛上的治疗之泉并发现火山正在活动。在消灭了人类首领后,兽人和巨魔、人类遭到了鱼人的围攻,它们试图猎取仪式的献祭品。[13] 萨尔被鱼人俘虏并准备献祭给女海巫扎尔吉拉,萨尔最终通过萨满祭司的能力得以逃脱,但是仍然没能及时救出森金,他目睹了巨魔首领死于血腥的仪式之中,临死前的森金预见了自己的部族将追随萨尔步入辉煌与荣耀。随后萨尔接纳了暗矛巨魔,使之成为了部落的一部分,用以回报他们对兽人的善意与信任。[14] 离开洞穴的萨尔遇到了女海巫扎尔吉拉,为了报复萨尔摧毁她的祭坛并消灭了她的追随者,女海巫诅咒萨尔和他的军队会被大海吞没。是时,萨尔的舰船尚未修理完毕无法出航,而火山即将喷发,女海巫又纠集了鱼人大军围攻部落。最终在巨魔的帮助下,部落军队在船被修复期间挡住了鱼人的攻势,赶在岛屿沉没之前离开。离开时扎尔吉拉告诉萨尔,黑暗之潮即将来临,届时会吞没所有人,他将无处可逃。[15]

卡利姆多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部落的大酋长萨尔

部落的船队抵达卡利姆多时,许多人都已经奄奄一息,部族也飘零四散,萨尔只能在岸边聚拢人马,却一直没有等到格罗姆。这块新大陆上有着许多奇异的生物,其中最为野蛮的就是与牛头人为敌的半人马[16]

萨尔解决了一群攻击牛头人的半人马,因此受到了血蹄氏族酋长凯恩·血蹄的热烈欢迎。为了回报萨尔的高尚之举,血蹄答应协助兽人寻找自己的命运。当凯恩得知自己的村庄被围攻时,萨尔的军队随凯恩一道保卫了牛头人的家园。[16]

牛头人为了确保不再挨饿,需要放弃自己的家乡,前往食物充足的莫高雷定居。凯恩提出他可以将神谕者的所在地点告知于萨尔,但是兽人必须保护牛头人的车队前往莫高雷。萨尔答应了这一条件,他帮助牛头人顺利远征,保护他们和驮着辎重的科多兽不受半人马劫掠者的攻击。[17]

最终凯恩告诉了萨尔神谕者位于石爪峰,由此部落与牛头人成为了同盟。[17]萨尔抵达石爪峰下时,意外遇到了格罗姆。他和他的战歌氏族正在同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率领的人类军队交战。人类军队占据了通往山顶的道路。萨尔只能筹划雇佣地精齐柏林飞艇来绕过防御。然而失去耐心的格罗姆冒失地发动了攻击,萨尔被迫参战。萨尔最终搞到了一些飞艇,得以前往山顶。在质问格罗姆为何贸然发动攻击时,格罗姆以“真正的战士绝不会偷偷绕过防线避而不战”为由与萨尔抗辩。[18]

萨尔对格罗姆的鲁莽和嗜血深感忧虑,认为这只会为部落招来麻烦,他命令格罗姆和他的氏族在自己登上山顶时留在灰谷,格罗姆不情愿地照做了。[18]

萨尔在登山途中再次遇见了凯恩·血蹄,他发现没有飞行工具无法继续向上进发,凯恩建议他们与石爪山脉双足飞龙结盟。这些生物正遭受鹰身女巫的奴役,在经过一翻战斗后,萨尔解救了双足飞龙,作为报答,飞龙将萨尔和他的部落送往山顶并帮助他们击败了驻守在那里的人类守军。[19]

在山顶的洞穴里,萨尔和凯恩找到了神谕者的厅室,也意外地发现了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就在即将大打出手之际,神谕者出现了,揭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麦迪文。正是他在洛丹伦以先知的身份将萨尔和吉安娜引到此处。他告诉了萨尔关于格罗姆的堕落,以及如今兽人与人类必须联手,否则等待他们的只有毁灭。尽管很不情愿,但是为了拯救格罗姆,萨尔只能同意。[20]

去除鲜血诅咒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萨尔与格罗姆直面玛诺洛斯

萨尔返回贫瘠之地寻找格罗姆和他麾下堕落的战歌氏族,并与入侵卡利姆多恶魔交战。最终萨尔的部落与格罗姆的军队之间爆发了一场史诗对决,天空降下无数地狱火,邪能烈焰将夜空灼亮。萨尔在凯恩的帮助下从疯狂的混乱兽人中杀开一条血路,在击败了无数末日守卫邪能猎犬术士之后萨尔见到了自己的老朋友。格罗姆嘲弄萨尔,并告诉他选择喝下恶魔之血是兽人自愿为之,他很清楚代价会是什么——将会成为恶魔的永世奴仆。愤怒的萨尔与格罗姆开始单挑,双方的军队和恶魔大军也厮杀成一团。萨尔最终占据上风,使用灵魂石捕获了格罗姆的精华,恶魔之力被萨满之道以及暗夜精灵的魔法净化,格罗姆幡然悔悟,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他和萨尔即刻上路,来到了由地狱火坠地砸出的峡谷之中猎杀玛诺洛斯[21]

萨尔率先对玛诺洛斯发难却遭到压制,命悬一线,格罗姆在此时给予了玛诺洛斯致命一击,用血吼砍穿了深渊领主的铠甲并直入其腹。玛诺洛斯殒命时从体内爆发出的庞大能量径直击中了格罗姆,并夺走了这位战歌酋长的生命。最终恶魔的血红瞳色逐渐从格罗玛什·地狱咆哮以及战歌氏族兽人们的眼中消散而去。在临死前,格罗姆对萨尔说自己“终于解脱”,萨尔则宽慰格罗姆解脱的不止是他,还有所有受到恶魔腐化的兽人。[22]

海加尔山之战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萨尔和吉安娜随后来到灰谷,却陷入了新的威胁之中,暗夜精灵塞纳留斯之死怪在兽人头上,并在兽人试图建立定居点时攻击他们。[23]

灰谷恶魔亡灵兽人人类,还有暗夜精灵都在为了生存而征战不休。[24][25] 最终,萨尔遵循视界影像的指引带着吉安娜来到了海加尔山下的一个小树林中。在这里他们遇到了暗夜精灵的领袖泰兰德·语风玛法里奥·怒风。他们对彼此的出现都非常的惊讶,果不其然这次会面依然是由麦迪文一手策划,最后的提瑞斯法守护者现身并告诉在场所有人,必须团结一致对抗燃烧军团,否则他们都将被击败。[26]尽管很艰难,但玛法里奥与泰兰德还是同意结成对抗阿克蒙德麾下燃烧军团及其亡灵爪牙的盟约。[27]

盟军为了保卫海加尔山和世界之树诺达希尔,沿山建立了三座要塞。萨尔的要塞由兽人暗矛巨魔牛头人地精把守。所有人都竭尽全力拖延阿克蒙德的进军以为暗夜精灵布置陷阱争取时间。[27]

最终阿克蒙德还是逼近了山顶,他嘲笑萨尔和他的种族是如此软弱与不值一提。萨尔回应阿克蒙德兽人有着无比坚强的意志,就算被击败,他们也会以自由之身死去。愤怒的萨尔向阿克蒙德投掷了闪电链,但是很快就被吉安娜的传送法术带走。经过大战,联军杀死了阿克蒙德,击败了入侵的燃烧军团。[27]

建立奥格瑞玛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萨尔与雷克萨
骑着雪歌的萨尔

在海山胜利之后(一说在燃烧军团登陆之后不久)[28],萨尔召集部族寻找栖身之所。兽人击败了钢鬃野猪人[29][30],建立了杜隆塔尔,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萨尔的父亲杜隆坦[31]。都城则命名为奥格瑞玛,取自奥格瑞姆·毁灭之锤的名字。几个月后,部落各部分别安顿下来,兽人遍布整个杜隆塔尔,牛头人莫高雷立足,巨魔则在回音群岛建立了家园。

随后萨尔遇到了莫克纳萨氏族雷克萨,雷克萨在早先遇到了萨尔的信使莫格林,莫格林被野猪人伏击,随后死于伤重,他将传信的任务交给了雷克萨。萨尔希望雷克萨能够加入新部落,雷克萨决定留下,但提出要用实际行动为自己赢得一席之地。萨尔同意了他的要求,并派暗影猎手洛坎协助雷克萨。随后雷克萨还遇到了冒险旅途中的熊猫人酒仙陈·风暴烈酒。期间萨尔留在奥格瑞玛,帮助进行城市建设。[32]

随后杜隆塔尔沿海不断遭受人类的袭扰,萨尔与吉安娜安排了一次会面,雷克萨察觉了会面背后暗藏陷阱,他劝说萨尔让自己代替他去赴会。事实证明联盟使节无意和谈,并对雷克萨进行了刺杀,不过并未成功。萨尔不相信这种事情会出自吉安娜之手,他命令雷克萨带着他的密信前往塞拉摩面见吉安娜本人以求证真伪。[32]

雷克萨塞拉摩归来后告诉萨尔海军上将戴林·普罗德摩尔执意与兽人开战并且已经率大军抵达,萨尔明白阻止战争的唯一手段只有杀死戴林。萨尔的行动得到了雷克萨、凯恩的牛头人和石槌食人魔的帮助。[33]然而萨尔被告知杜隆塔尔已经被塞拉摩舰队重重封锁,部落军队根本无法接近塞拉摩。就在萨尔沮丧之时,吉安娜传送到了他面前,向他保证这一切都是她的父亲所为,自己毫不知情并且无能为力。萨尔非常同情吉安娜,并告诉她海军上将的行为只会招致杜隆塔尔的毁灭,而唯一能阻止他的方法就是将其杀死。[34]吉安娜表示理解并愿意提供帮助,她将附近地精船坞的位置告知萨尔,以便部落能够突破戴林的封锁。她请求萨尔在即将发生的战斗中仁慈地对待塞拉摩的士兵。萨尔对吉安娜做出了承诺,会尽一切可能减少流血和牺牲并建议吉安娜在战斗开始前呆在一个安全的地方。[34]

乘着地精提供的船只,部落得以突破封锁抵达海岛与戴林的部队交锋。雷克萨洛坎凯恩杀到了海军上将所在之处,萨尔试图劝说戴林,他告诉海军上将现在的这一支部落与他几年前所遇到的截然不同,新部落无意于征服和杀戮。然而被仇恨冲昏头脑的戴林并没有听进分毫,暴怒的海军上将要求兽人为在暴风王国洛丹伦种族灭绝中死去的无辜人类血债血偿,并发誓自己有生之年绝对不会停止追杀兽人。雷克萨别无选择,只能将戴林·普罗德摩尔杀死。[35]随着戴林倒下,雷克萨向周围的塞拉摩士兵宣称战斗已经结束,吉安娜赶来抱起自己父亲的遗体。雷克萨安慰她,告诉她戴林是一位骄傲无畏的战士,萨尔则宣称自己与剩下的人类将士绝无敌意,部落军队将会和平撤出塞拉摩,返回杜隆塔尔,留下吉安娜继续哀悼。[35]

萨尔非常感激雷克萨的所作所为,他诚挚地邀请雷克萨留下,然而雷克萨却委婉地拒绝了萨尔,他告诉萨尔自己是荒野之子,野外才是他应该生活的地方,同时他向萨尔承诺自己将永远是部落的一员,只要有需要他就一定会回来。萨尔最终与雷克萨道别,继续建设杜隆塔尔,一切又重归平静。[35]

酋长的责任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仇恨之轮》。

萨满祭司Kalthar警告萨尔关于卡利姆多山脉中的异动。萨尔遂派遣布洛克斯希加加斯卡尔前去调查此事。途中他们遇到了同样被异象吸引而来的克拉苏斯罗宁。随后四人穿越到了一万年前。加斯卡尔死于穿越途中,布洛克斯希加则在最终的上古之战中战死,他的武器塞纳留斯之斧被收回,由克拉苏斯交还给了萨尔。[36]

三年过去了,奥格瑞玛逐渐变得强大且骄傲,一系列小的摩擦和冲突在杜隆塔尔兽人和塞拉摩人类之间爆发。萨尔和吉安娜尽力使地区保持和平,然而兽人已经开始不受萨尔控制,一位叫做博克斯的战士率领一队兽人和巨魔占据了北方城堡——这里曾是吉安娜控制的要塞。战斗打响后,吉安娜传信于萨尔这堆兽人实际上暗地效忠于燃刃氏族,他们被误导并认为真正的兽人如果想要崛起就必须效力于燃烧军团(背后由恶魔兹莫德勒所操纵)。萨尔果断中止了这一疯狂举动并斥责了博克斯,博克斯抗辩他的行为是出于部落的利益,于是萨尔挥起毁灭之锤砸碎了他的头颅。[37]

最终这次纷争被萨尔和吉安娜共同遏制,避免了被升级为联盟部落的全面冲突。在随后的几年中,尽管双方关系一直比较紧张,但是整体都保持着克制。然而一些摩擦还是会时有发生,继续着仇恨的循环往复。

魔兽世界

WoW Icon 16x1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
萨尔在奥格瑞玛时的旧模型
大酋长萨尔

作为部落的大酋长,萨尔位于智慧谷的大殿之中。他被认为是目前最为强大的兽人。[1]

留在艾泽拉斯碎手氏族成为了萨尔新部落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杜隆塔尔的建立,部落定都于奥格瑞玛,碎手氏族开始为酋长训练刺客。然而他们的忠诚一直难以捉摸,一位叫做赞杜沙的碎手氏族成员自称预见了萨尔之死,然而他的联络人卑鄙的维尼克斯则声称赞杜沙有些疯狂,他的话也许不应信以为真。

在击败了燃烧军团戴林·普罗德摩尔之后,萨尔仍然面临着新的威胁。在这期间,萨尔接见了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派来的使者,被遗忘者希望加入部落。犹豫不决的萨尔在哈缪尔·符文图腾的说服之下接收了这一支亡灵,由此部落的势力范围重新覆盖洛丹伦[38]

新部落成立后,这一消息被恶齿部族知悉,他们向萨尔派遣了使者。期初萨尔对这些巨魔还抱有戒备,随后他发现恶齿巨魔相较于其他丛林巨魔非常独特——他们并不善于作战,也没有富饶的资源,取而代之,他们诡计多端并擅长讨价还价。恶齿部族在同萨尔会面之前有着极好的信誉和名声,他们也被萨尔的梦想和大计所触动,尽管如此,野蛮的旧部落仍然为恶齿部族留下了难以抹灭的心理阴影。最终恶齿部族拒绝了直接加入部落,而是决定与部落保持友好,并互相提供援助。[39]

萨尔派遣他的顾问伊崔格去监督新部落的加入者们。[40] 萨尔察觉了在奥格瑞玛的洞穴之中潜藏着新的危险,他派遣年轻的部落冒险者去监视尼尔鲁·火刃,并发现尼尔鲁其实是灼刃氏族的头领,并且与燃刃邪教徒相互勾结。最终部落的冒险者在怒焰裂谷中解决了燃刃势力。萨尔还派出了兽人高迪尔前往希尔斯布莱德处理辛迪加的麻烦。最终高迪尔杀掉了辛迪加的领袖奥里登·匹瑞诺德领主并从他的情妇艾丽莎处找回了塔雷莎的项链,并将其交还给了萨尔。

萨尔派遣卡加斯远征军前往荒芜之地去探索新的领土,指挥官哥沙克被派往黑石深渊。在那里,哥沙克故意被黑铁矮人俘虏以刺探情报,随后他获悉茉艾拉·索瑞森被黑铁矮人囚禁。萨尔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刻派人杀掉了达格兰·索瑞森大帝,试图以此修复与联盟的关系。然而茉艾拉却对丈夫的死悲痛万分,他发誓只要自己的儿子达格兰·索瑞森二世在铁炉堡登基为王,就会向部落复仇,随后萨尔召集了希尔瓦娜斯凯恩·血蹄就此事进行商议。然而在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一书中则记录了大帝是被麦格尼的精英部队所杀,并未提及部落力量牵涉其中。

萨尔还派遣了术士费泽鲁尔前去调查阿塔哈卡神庙的异象。[41]在某个时间里,萨尔还派遣使者代表部落联系木喉氏族[42]

德雷克塔尔告知了萨尔在德拉诺时期兽人种族的历史,并开始撰写一本书籍来记录这些内容。当杜隆塔尔奥格瑞玛被最终建设完毕时,萨尔和他的兽人们第一次举行了古老的兽人仪式,比如奥姆瑞戈。不久之后,一位人类间谍向萨尔透露了先知维伦德莱尼人的飞船在艾泽拉斯坠落并加入联盟的消息。萨尔对此深感担忧,他认为这将会危及双方的和平。[43]

燃烧的远征

TBC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

在纪元25年中,萨尔与奎尔萨拉斯就加入部落一事开启了谈判,萨尔虽然钦佩血骑士的战术价值,但是明确表达了对他们行事方式的反感。[44] 不过他最终还是接纳了血精灵。

随后他发现外域有一支兽人还未被恶魔腐化,这支兽人自称“玛格汉”,他们由各个氏族中不愿加入玛诺洛斯燃烧军团的兽人所组成,完全没有被基尔加丹所影响。萨尔立刻拟定了一个计划去寻找他们,伊崔格劝告萨尔要准备万全,以防奥格瑞玛在此期间被趁虚而入。[45]

随后,萨尔在德雷克塔尔的陪同下抵达外域并见到了自己的祖母盖亚安,他还向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展示了他的父亲格罗姆英勇就义并解除鲜血诅咒的一幕。在与盖亚安祖母的会面中,萨尔得知了自己的真名——杜隆坦之子古伊尔,霜狼氏族的法定继承人。

塞拉摩峰会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漫画中的萨尔

德拉诺归来之后,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和退休的角斗士大师雷加尔成为了萨尔的顾问。二人对于与联盟的关系有着截然相反的观点,加尔鲁什执意消灭联盟,而雷加尔则更倾向于同塞拉摩保持和平并同联盟开启外交谈判。萨尔随后收到了吉安娜的邀请前往剃刀岭会面。吉安娜告诉萨尔瓦里安·乌瑞恩已经返回了暴风城,她愿意促成人类国王与萨尔在塞拉摩会面来缓和联盟与部落之间的紧张关系。尽管萨尔对于在兽人躁动之际离开奥格瑞玛感到不安,但仍然接纳了这一建议。[46]

萨尔除了库卡隆卫士[47] 之外,决定带上自己的两位顾问一同前往塞拉摩[48]雷加尔对加尔鲁什的出席表达了担忧,萨尔则认为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来转变加尔鲁什对于人类的态度。[48]

随后萨尔一行乘坐齐柏林飞艇来到了塞拉摩。[48]峰会在和平的氛围之中进行,双方就一些历史冲突问题进行了讨论,并本着互利共赢的方针对未来局势进行了展望。会议期间瓦里安同意向萨尔提供木材,以解决部落的需求,从而化解兽人与暗夜精灵的木材之争。作为回报,部落会向联盟提供铜和兽皮。然而闪金镇南海镇遭到了天灾军团入侵,瓦里安被迫提前结束了会谈。就在双方即将离开塞拉摩时,暮光之锤的邪教徒渗入了城中,并对联盟、部落同时发起了袭击,邪教徒让对立阵营种族的刺客分别袭击双方领导人,以混淆真相挑拨部落与联盟开战。混乱之中瓦里安看到了迦罗娜,他认定是萨尔派遣她来刺杀自己,就像自己父亲的遭遇一样。[47]战斗中麦德安出现,试图保护自己的母亲,邪教徒转而试图将其绑架。加尔鲁什瓦里安互相指责对方阵营策划了这起事件,萨尔试图使双方平静下来并向瓦里安保证迦罗娜绝非受其指使。瓦里安对兽人的荣誉深表怀疑,雷加尔和瓦莉拉·萨古纳尔则坚持认为无论是萨尔还是瓦里安都不会在中立领地上刺杀对方领袖来破坏和谈。最终萨尔和吉安娜互相告别,对和谈失败深表遗憾。这次事件为本来就十分微妙的双边关系又蒙上了一层阴影。不久之后,萨尔就返回了奥格瑞玛[49]

萨尔在之后婉拒了加入新提瑞斯法议会的邀请,让雷加尔代替他加入了议会。

末日的回响

萨尔和加尔鲁什在勇气竞技场 (漫画)
萨尔和加尔鲁什在勇气竞技场 (游戏中)

萨尔返回奥格瑞玛之后,巫妖王执行了自己的计划,制造了一次僵尸入侵大药剂师普特雷斯天灾军团瘟疫之中找到了解药。[50] 在威胁面前,萨尔与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瓦罗克·萨鲁法尔、大药剂师普特雷斯[51] 以及雷加尔·大地之怒[52]在奥格瑞玛会面,以商讨如何对付天灾军团。[51]

最终萨尔更倾向于采取较为谨慎的应对方案,在部署大军之前先派遣一支侦察部队前往诺森德,同时与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会面以确认联盟将如何应对巫妖王。[51] 加尔鲁什认为与联盟合作只会为部落招来危险,他打算先灭掉人类再进攻诺森德,如此一来部落便可以统一艾泽拉斯。[52]萨尔被加尔鲁什的鲁莽无脑和无视命令的行为所激怒,他斥责加尔鲁什人类绝不是威胁[52] ,他绝不会低估巫妖王的实力并将自己的军队送往冰冻之地落入天灾军团的圈套之中[51]。为了惩戒加尔鲁什,萨尔故意用格罗姆的事情来挑衅年轻的地狱咆哮。加尔鲁什认为自己的父亲受到了侮辱,便提出在勇气竞技场中与萨尔单挑[51][52]。两位兽人于是开始了对决,加尔鲁什逐渐占据了一些优势[51],直到他们的决斗被巫妖王的传令官入侵奥格瑞玛所打断。萨尔决定将与加尔鲁什的分歧暂时放下,择日再战[51][52]。奥格瑞玛此刻被一些死亡骑士和无数的憎恶冰霜巨龙[51]所攻击。[52]

萨尔、加尔鲁什率领部落军队对天灾军团发起了反击,在萨鲁法尔希尔瓦娜斯[51]雷加尔[52]的帮助下击败了入侵的亡灵天灾。随后加尔鲁什再次请求前往诺森德,萨尔同意了,并命令萨鲁法尔准备开战。[51]

从巫妖王的意志下挣脱的死亡骑士冒险者在此时来到奥格瑞玛拜见了萨尔,请求加入部落并带来了提里奥·弗丁的信件,弗丁请求伊崔格前往诺森德,萨尔同意了。

传说:恐惧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韩国漫画

萨尔遇到了一位精神受到巫妖王侵蚀的牛头人——特拉格·高山。特拉格抹不去自己脑中滋生的暴力念头,他试图躲开牛头人兽人前往诺森德,屈服在巫妖王的控制之下。特拉格在精神控制的作用下曾试图杀死萨尔,但是萨尔仍然没有放弃他,尝试用萨满的力量帮助牛头人战胜恐惧。最终特拉格暂时遏制了巫妖王的控制,但是他对于自己的未来仍感到迷惘。为了保证自己不会屈服于巫妖王,特拉格谢绝了萨尔的挽留,决定搭乘部落舰船前往诺森德,去直面自己的命运。[53]


破碎的和平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萨尔在幽暗城之战中出场

在联盟与部落联军开始攻击天谴之门时,被遗忘者的都城幽暗城中爆发了一场叛变。瓦里玛萨斯和他的恶魔部下夺取了幽暗城,处死了所有不愿向其效忠的成员。希尔瓦娜斯侥幸逃脱来到了奥格瑞玛。为了阻止恐惧魔王在部落领土上建立据点,萨尔与希尔瓦娜斯立即策划了反击。期间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带来了坏消息:伯瓦尔·弗塔根公爵在天谴之门被瘟疫害死后,瓦里安·乌瑞恩准备向部落兴师问罪。吉安娜此行是来向部落讨寻一个解释。萨尔和希尔瓦娜斯说明了普特雷斯的叛变并非部落授意,吉安娜警告了他们瓦里安不会善罢甘休。

萨尔与希尔瓦娜斯、沃金一并指挥了针对幽暗城的攻势。在消灭了被遗忘者叛军和恶魔后,部落联军杀死了瓦里玛萨斯。就在部落欢庆胜利之时,瓦里安的军队也已经攻入了幽暗城并杀死了普特雷斯,瓦里安面对萨尔宣布,因为被遗忘者幽暗城的恐怖所为,部落与联盟直接将永远不会有和平存在。就在双方即将开战之际,吉安娜出现并将瓦里安和联盟军队传送回了暴风城。萨尔对和平破灭感到失望,瓦罗克·萨鲁法尔抵达并提醒萨尔作为部落酋长的责任。萨尔命令布拉贡·血拳率领一队库卡隆卫队驻守幽暗城,防止燃烧军团欲孽死灰复燃。

奥杜尔的秘密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萨尔与吉安娜围观加尔鲁什与瓦里安对决

布莱恩·铜须发现了上古之神尤格萨隆已经从囚禁祂的监狱奥杜尔中逃脱,他将这一消息告诉了罗宁,罗宁请吉安娜立即召集萨尔和瓦里安紫罗兰城堡商议对策。在权衡时局利弊之后萨尔带着加尔鲁什迅速动身来到了紫罗兰城堡。吉安娜为了避免萨尔撞见瓦里安而将其拦下,在加尔鲁什的怂恿下,萨尔还是进入了罗宁的房间,在这里,加尔鲁什与瓦里安爆发了冲突并交手,萨尔无力阻拦直到罗宁出现并中止了双方自相残杀。罗宁请求双方在大敌面前再度携手,瓦里安表示无法原谅部落在天谴之门前犯下的罪行,遂中途离开。加尔鲁什借机宣称真正的大酋长绝对不会与懦夫合作,萨尔对这番言行表达了失望与不满。[54]

战争之心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短篇小说《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战争之心》。

在离开达拉然之后,萨尔跟随加尔鲁什一起回到了诺森德战歌要塞。在路上加尔鲁什回想起了自己当年初次来到奥格瑞玛的场景。在要塞外部落守军消灭了一部入侵的蛛魔,随后收到了奥格瑞玛之锤舰长——掠天者考尔姆·黑痕的报告,他的部队在破碎前线偷袭了一支进攻死亡之门莫德雷萨的联盟军队。加尔鲁什意识到萨尔在通过这件事考察自己,他将考尔姆召回战歌要塞,并痛斥了他毫无荣耀可言的偷袭行径,并责令他将功赎罪。萨尔对他的决断和处理颇为满意,并表达了为其骄傲之情。

北伐军竞技场

萨尔与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一并出现在十字军竞技场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在督军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陪同下,部落大酋长萨尔来到冰冠冰川,出席了十字军演武场举行的银色锦标赛银色北伐军统率大领主提里奥·弗丁对萨尔一行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随后,宾主双方共同观看了试炼,随行的还有部落阵营的参赛代表。

梦魇之战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怒风》。

萨尔将布洛克斯希加半人马之斧交给了自己最信任的萨满顾问——苏拉

随后整个艾泽拉斯遭受了翡翠梦魇的侵袭,尽管雪歌觉察到了迷雾的到来,但为时已晚。在翡翠梦魇结束后,玛法里奥将苏拉送回了萨尔身边,并告诉了他苏拉在事件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萨尔写信向大德鲁伊和泰兰德致意,信使正是苏拉。

在苏拉的梦魇中,萨尔出现在其中,他因为苏拉的失败而将其处决。[55]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韩国漫画

在萨尔的梦境中,他被迫重新面对塔蕾莎·佛克斯顿的死亡。他尝试了种种方法尝试拯救塔蕾莎,但是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最后一次萨尔用布莱克摩尔的战术偷袭了敦霍尔德,终于在卧室之中找到了活着的塔蕾莎。布莱克摩尔将酒泼在萨尔脸上,失去视觉的萨尔误杀了塔蕾莎,最终梦魇在萨尔的哭号之中结束。 [56]

萨满(Manga)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韩国漫画

穆恩·大地之怒来到奥格瑞玛,向萨尔征求建议。近来在大地之环内部就如何应对元素出现了分歧,一方是传统方法,一方是Shotoa和其拥护者所采取的更为高效的手段。萨尔自己亦感到犹豫不决,他最后告诉穆恩,变革是大自然的本质,但只要那些有益于自己子民的方式才是正确可取的,他建议穆恩去跟随大地之灵的指引做决定。对于萨尔模棱两可的态度,穆恩将自己的担心告诉给了德雷克塔尔,德雷克塔尔自责在近期未能给萨尔提供有用的建议,他还告诉穆恩自己预见了艾泽拉斯两种不同的命运,等到时机到来,大地之环将会成为世界的救世主,或是带领其走向毁灭。先知突然变得狂躁起来并警告穆恩“火焰将会吞噬一切。”[57]

大地的裂变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萨尔与凯恩救援部落的儿童
萨尔将加尔鲁什父亲的武器交给他

诺森德战事结束后,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和其麾下的士兵返回家乡,萨尔为他们举行了庆功宴并将血吼交予加尔鲁什,同时在奥格瑞玛燃起了篝火。天谴之门的变故使得部落与联盟之间的贸易协定已经不复存在。此时部落面临着严峻的自然灾害和财政问题,萨尔派遣哈穆尔会见塞纳里奥议会以期获取对部落的支持。杜隆塔尔遭受严重旱情,篝火点燃了建筑,萨尔发现这次火灾并不简单,元素已经变得越发躁动不安,开始失去控制。

此时在灰谷发生的一起兽人袭击暗夜精灵事件再次将联盟与部落的关系推向了危险边缘。面对瓦里安的谴责和质问,萨尔尽管深感懊恼和愤怒,但是为了维持兽人的士气,只能拒绝交出凶手。在同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伊崔格商议后,他决定前往外域纳格兰会见那里的元素以寻找答案。临行之前他不顾凯恩·血蹄的反对,让加尔鲁什代行大酋长之职。

纳格兰,萨尔见到了自己的祖母盖亚安,盖亚安建议萨尔向玛格汉的女萨满阿格娜寻求指导。萨尔最终见到了四位元素之怒,大地之怒戈达乌告诉萨尔,他从艾泽拉斯带来的石块说明此处的元素因大地的裂变而感到恐惧,一次类似曾在德拉诺发生的大灾变即将发生。萨尔决定返回艾泽拉斯阻止灾变,并与阿格娜互生好感,最终阿格娜决定和萨尔同行。此时佩雷斯·雷蹄抵达加拉达尔,告诉了萨尔艾泽拉斯所发生的变故,凯恩死于加尔鲁什之手,恐怖图腾攻击了雷霆崖

萨尔立刻动身返回艾泽拉斯并出席了自己老朋友的葬礼,并对之前离开凯恩时的争吵而感到悔恨。他最终留下凯恩长矛上的一块意为“治愈”的符石作为永久纪念。于此萨尔决定脱下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传承给他的黑色铠甲,并由贝恩·血蹄将它带回了奥格瑞玛。

随后不久,一场大规模的地震爆发,改变了艾泽拉斯各处的地貌,萨尔决定与阿格娜一并前往大漩涡——他感觉到此处是灾变的来源,以安抚躁动的元素。他们取道棘齿城,乘坐一艘叫做“德拉卡之怒”的船向着大漩涡驶去。

大灾变

Cataclysm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大灾变后萨尔的新造型

萨尔出现在地精的失落群岛,帮助地精正式加入部落阵营。随后萨尔在驶往大漩涡途中被军情七处俘虏,从科赞逃离的地精为救援萨尔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报答,萨尔帮助地精在岛屿间作战,在击败贸易大王加里维克斯之后,他宣布财团将会加入部落并在艾萨拉安家,允许加里维克斯继续担任财团的领导人,同时派遣地精特工将这一消息告知萨尔的继任者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萨尔在梦魇中对抗死亡之翼

在萨尔缺席期间,部落内部的局势持续吃紧,尤其是代理大酋长加尔鲁什与暗矛部族酋长沃金之间的矛盾。萨尔劝说沃金相信加尔鲁什是维系部落团结的正确人选。[58]

作为艾泽拉斯最杰出的萨满(之一),萨尔从大酋长的座位上隐退,加入了大地之环。他前往无尽之海深处的大漩涡,在那里死亡之翼正准备从深岩之洲中卷土重来。堕落巨龙的登场撕开了艾泽拉斯与元素位面的屏障,萨尔用自己的力量试图将创伤抚平。在由厄索拉斯制造的梦魇之中,萨尔也位于其中,他绝望地目睹了努波顿阿格娜穆恩被疯狂的巨龙杀死。

巨龙的黄昏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萨尔:巨龙的黄昏
萨尔在大地之环的仪式中始终无法集中注意力,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仪式的最弱一环,深感困惑和无力的萨尔决定暂时离开庇护所以整理思绪。与此同时龙眠神殿发生了一场变故,暮光之锤教派攻陷了红玉圣殿阿莱克丝塔萨的配偶考雷斯特拉兹背叛了联军,摧毁了龙眠神殿地下所有未孵化的龙蛋。悲痛的生命缚誓者离开联军。见证了这一切的伊瑟拉化身为卡多雷,找到了萨尔,请求他去菲拉斯的一处栖息地帮助一群德鲁伊,尽管不情愿但是萨尔还是接下了这一任务。

在菲拉斯,萨尔找到了这一群暗夜精灵德鲁伊,并赢得了他们的信任,在同滋扰精灵和古树的躁动火元素进行沟通后,萨尔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时光流的紊乱使得古树的记忆产生了错乱,受到惊吓的火元素决定以极端的方式来“净化”古树。精灵戴沙林实际上是一只绿龙,在伊瑟拉的授意下暗中帮助和观察萨尔,他告诉了萨尔伊瑟拉的计划——找到对抗永恒龙军团的青铜巨龙诺兹多姆,查明时间流紊乱的真相。戴沙林载着萨尔离开菲拉斯,带着古树赠予的橡子来到了时光之穴

在时光之穴,戴沙林和萨尔寻找诺兹多姆未果,却被一位神秘的人类刺客袭击,戴沙林亦被斩首。混战中萨尔被青铜龙守卫扔入了一处时光洞穴,在这里萨尔遇到了自己的双亲和襁褓中的自己,以及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他意识到这是自己的父母遇害的当晚,然而为了保护时间线不被扰乱,自己只能束手旁观。在目睹了杜隆坦德拉卡被杀后,他将刺客击退,向弥留之际的杜隆坦保证部落的子民会拥有自己的未来。这时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就要来到现场,萨尔再次遭遇了神秘刺客并在混战中与其一并落入河中。

萨尔摆脱了刺客后,来到了错误时间线中的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并遇到了“塔蕾莎”。他在对话中得知这一时间线中的萨尔在襁褓之中就已经死亡,布莱克摩尔则杀死了米奈希尔·泰瑞纳斯二世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以及安度因·洛萨,并坐上了洛丹伦的王位。诧异的萨尔用自己时间线中塔蕾莎留下的项链说服了这个时间线之中仍对兽人抱有强烈恶意的塔蕾莎帮助自己。二人前往达拉然面见了化名克拉苏斯的红龙考雷斯特拉兹。在看到了蕴藏着另一个时间线中无尽知识的古树橡子后,克拉苏斯相信了萨尔的身份并帮助萨尔摆脱时空幻象的困境。

萨尔最终见到时间守护者诺兹多姆,诺兹多姆将所有事件和线索拼凑起来并将真相告诉了萨尔,自己在未来会堕落成为永恒龙军团的首领,正是堕落的自己派出了神秘的人类刺客——错误时间线中失踪的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来追杀萨尔,为了查明真相,拨乱反正,萨尔需要躲避追杀并说服崩溃的生命缚誓者阿莱克丝塔萨和群龙无首的蓝龙军团重返龙眠联军。

青铜龙缇珂带着萨尔找到了阿莱克丝塔萨,但是心如死灰的生命缚誓者拒绝了萨尔。萨尔转而来到魔枢,在这里参与了蓝龙军团选举新任守护者的会议,在双月之拥到来之际,卡雷苟斯受到了泰坦之力青睐继任成为新任的蓝龙军团守护者,愤怒的阿瑞苟斯则回到了自己暗中效忠于暮光教父的身边,却被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杀死,他的血被用来复活多彩龙克洛玛图斯。尚未完全恢复战力的克洛玛图斯带领暮光龙军团对考达拉发动了攻击,激战之中萨尔从卡雷苟斯的背上坠落,掉在积雪上侥幸逃生,随后他再次遭遇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的攻击,在元素的帮助下他将布莱克摩尔制服并将其锤杀。

战场上蓝龙军团溃败,卡雷苟斯的麾下将萨尔救走,萨尔鼓励卡雷苟斯继续奋战,自己则再次离开前往寻找阿莱克丝塔萨。这一次萨尔将自己看到的幻象共享给了生命缚誓者,阿莱克丝塔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考雷斯特拉兹并未背叛她和龙眠联军,考雷斯特拉兹发现龙蛋和自己都已经被暮光教徒的瘟疫所传染,有些龙蛋已经开始孵化出多彩幼龙,为了阻止暮光之锤的阴谋,他选择与被污染的龙蛋同归于尽。阿莱克丝塔萨最终治愈自己的心灵创伤,与萨尔一并返回巨龙联军。随后,被暮光教父囚禁并饱受摧残的克里苟萨从龙眠神殿逃出,她的到来也印证了萨尔在幻象中的所见, 巨龙军团士气大振,决心夺回龙眠神殿。

红龙、绿龙、蓝龙军团在生命缚誓者的带领下开始反攻龙眠神殿, 但是在强大的克洛玛图斯面前还是败下阵来,诺兹多姆率领青铜龙军团赶到,带领其他巨龙选择了撤退。诺兹多姆提出五位守护者必须合而为一方能战胜克洛玛图斯,萨尔顶替疯狂堕落的大地守护者耐萨里奥,五位守护者合力将克洛玛图斯击杀。暮光教父侥幸逃脱,在死亡之翼的授意下返回暴风城继续自己的伪装——大主教本尼迪塔斯[59]

圆满完成任务的萨尔接受了四位巨龙守护者的感激和馈赠,在缇珂的护送下返回了大地之环,继续自己的工作。面对即将到来的更严峻的挑战,萨尔暂时抛却了自己旧的身份,他告诉雷加尔·大地之怒

你认识的萨尔已经不复存在了,我是古伊尔杜隆坦德拉卡之子,我只是属于我自己的‘萨尔’,还有我爱人的‘萨尔’。[59]

火焰之地

大漩涡中,萨尔发现元素对自己沉默不语,只有炎魔之王拉格纳罗斯回应了他的召唤。拉格纳罗斯向萨尔承诺他的火焰会燃尽世界之树和整个艾泽拉斯,他让萨尔看见了暮光之刻之中化为火海的奥格瑞玛。深感震惊的萨尔跌倒在地,随后他便与阿格娜一起动身前往海加尔山。在击退了暮光之锤与拉格纳罗斯的入侵之后,大地之环塞纳里奥议会守护巨龙、大德鲁伊玛法里奥·怒风、萨尔以及阿格娜齐聚一堂,致力于恢复世界之树诺达希尔,以拯救艾泽拉斯

暮光先知暮光之锤教派将萨尔视为他们的心腹大患,仪式之中,已经倒向拉格纳罗斯的前大德鲁伊范达尔·鹿盔突然出现并用黑暗魔法击倒了萨尔。他利用了萨尔与元素之间的关联,使得萨尔的灵魂被流放到元素位面之中。阿格娜召集来自联盟部落的冒险者,前往天空之墙无尽深渊深岩之洲火焰之地去拯救萨尔的灵魂,协助他战胜自己的疑虑、欲望、任性与愤怒[60]

在风之位面中,萨尔对自己指认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为大酋长感到悔恨不已,深感自己辜负了部落大地之环以及阿格娜,他将艾泽拉斯的遭遇都归咎为自己的软弱。在水之位面,萨尔展现了自己内心的欲望,他放下自己的武器,与部落的敌人瓦里安·乌瑞恩言和,卸下大酋长的重担只为与阿格娜组建家庭生活。在土之位面,萨尔静止在岩石之中,代表了他的耐心与坚决。在火之位面中则是萨尔的愤怒和憎恨,愤怒的目标包括了古尔丹(杀害他的双亲)、瓦里安(对部落宣战)、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奴役兽人、害死塔蕾莎)以及加尔鲁什(害死凯恩·血蹄)。


最终萨尔成功地战胜了困境,焕然一新,找回自己的灵魂,经历这一番劫难之后,他表达了自己对于阿格娜的爱,并与她结为生命的伴侣。

龙王的职责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短篇小说《龙王的职责》。

萨尔与其他巨龙守护者一起商讨如何对付死亡之翼,萨尔与大地交流,化为土灵形态并遭遇了死亡之翼。在古神之力的庇护下,死亡之翼将萨尔的灵魂困住,死亡之翼嘲笑其他守护巨龙找萨尔这个凡胎来代替自己,并告诉萨尔泰坦所赐予的职责是一种诅咒,将自己拴在永恒的责任之上无法脱身。随后死亡之翼使萨尔经受大地之心的怒火,以体会垂死世界的重量。萨尔尝试用这重量攻击死亡之翼,死亡之翼则用利爪摧残萨尔,由于萨尔和大地结为一体,他的伤痕变为了地震。巨龙守护者们召集大地之环塞纳里奥议会合力击破了死亡之翼的法术,将萨尔救回。

最终巨龙守护者决定在上古之战的时间流中找回最纯粹的神器巨龙之魂来对抗死亡之翼。由于巨龙使用这件神器只会被反噬撕裂,萨尔成为了巨龙之魂的使用者。

暮光审判

巨龙守护者决定进入时间流从永恒之战时期拿走纯洁的巨龙之魂用以对抗死亡之翼,冒险者最终在永恒之井拿到巨龙之魂,并在一处时间流中击败了腐化的时光守护者姆诺兹多,将巨龙之魂交给萨尔。萨尔准备前往龙眠神殿,以击败死亡之翼。

龙眠神殿,萨尔先后击败了冰霜升腾者阿奎里恩和血精灵杀手埃希拉·黎明克星,随后在神殿内层遭遇了暮光先知(大主教本尼迪克塔斯),萨尔最终将其击败,开始为最终决战做准备。

灭世者之死

持有巨龙之魂的萨尔,与阿莱克丝塔萨伊瑟拉诺兹多姆卡雷苟斯一同向死亡之翼发起决战。在击溃了暮光之锤的攻击后,萨尔一行消灭了死亡之翼麾下最受赏识的暮光龙奥卓克希昂。萨尔用神器直接对死亡之翼发动了攻击,摧毁了他的护甲。受伤的死亡之翼开始逃跑,萨尔和冒险者乘坐联盟的炮艇跳上了死亡之翼的脊背,冒险者击破死亡之翼的元素护甲,萨尔给了堕落的守护者最后一击。毁灭者从天空坠落,沉入大漩涡

就在萨尔和守护者们庆祝死亡之翼的陨落时,毁灭者冲出大漩涡卷土重来,守护巨龙与冒险者协力阻止了死亡之翼唤起灾变,萨尔则用巨龙之魂再次击中死亡之翼,将其彻底杀死。死亡之翼死去后,萨尔感到元素已经“开始觉醒”,大灾变也就此结束。阿莱克丝塔萨告诉他守护巨龙已耗尽自己的力量,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此外,她还将阿格娜已怀有身孕的事实告知萨尔,萨尔感到非常欣喜。

我能感受到元素正在觉醒……它们非常喜悦……灾变……已经结束了。

—— 萨尔

战争之潮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战争之潮》。

死亡之翼陨落后,穆恩·大地之怒决定让古伊尔成为大地之环的领袖。之后某个时间中,古伊尔与吉安娜进行了一次秘密会面,吉安娜要求古伊尔回到部落以制止加尔鲁什的战争暴行,古伊尔以大地之环治愈世界创伤的任务更重要为由拒绝了。随后二人又谈及感情话题,古伊尔希望吉安娜能像自己一样找到真爱,吉安娜回想起了凯尔萨斯·逐日者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并感慨自己的情路坎坷,幸运的是还有像古伊尔这样的好朋友。

北方城堡塞拉摩陷落后,伊崔格将这一消息告知古伊尔,古伊尔让信使当着大地之环所有萨满的面宣读了信件内容——塞拉摩法力炸弹摧毁。由于被告知无人生还,古伊尔默认吉安娜也已经遇难。努波顿告诉古伊尔事关紧急,如果他选择离开大地之环所有人都会理解,然而古伊尔坚持认为治愈大灾变的创伤更为重要,即使是吉安娜的鬼魂前来请求复仇,他也会断然拒绝。

随后古伊尔看到一则幻象,奥格瑞玛被水元素淹没并摧毁,古伊尔于是询问水元素,水元素告诉他这一举动并非是元素的本意,他们是成为了某人的奴隶并被迫这么做。遵照幻象的指引,古伊尔独自前往勇士岛,在这里他惊讶地发现幕后主使者竟然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已被愤怒和仇恨冲昏头脑的吉安娜执意要借助水元素之力摧毁奥格瑞玛以向部落复仇,她无视了古伊尔的劝诫,并转而将这一切归咎于古伊尔拒绝重掌部落,将大权交给嗜血的加尔鲁什。吉安娜声称他父亲的观点是正确的,兽人都是怪物和凶残的野兽。她召唤了一个巨大的海啸,直奔奥格瑞玛而去。

在空气之灵的帮助下,古伊尔暂时遏止了海啸,他很快发现吉安娜手里持有着聚焦之虹。面对古伊尔的再三劝说,吉安娜仍然一意孤行并试图杀死古伊尔。无法下定决心伤害吉安娜的古伊尔只能继续徒劳的劝说,直到蓝龙卡雷苟斯赶到,他用阿尔萨斯净化斯坦索姆的所作所为来劝诫吉安娜,并指出如果她继续下去将成为另一个阿尔萨斯或是加尔鲁什。终于吉安娜的仇恨退去,但是她亦宣告自己依然奴役了数百个水元素,她将用这力量捍卫联盟,只要加尔鲁什仍为部落大酋长,她与部落就永远没有和平可言。

随后海啸被瓦解,古伊尔得以脱身,他与吉安娜之间的友情也就此走向尽头。古伊尔说这场战争对于艾泽拉斯的损害将会不亚于大灾变,他亦告诉卡雷苟斯和吉安娜自己会致力于治愈整个世界,并希望一切不至于走到如此地步。吉安娜同样表达了遗憾但是认为这毫无意义,古伊尔点头默许,与吉安娜就此分别,回到了大漩涡

潘达利亚的迷雾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夺岛奇兵

Thrall and Aggra in Quest:Gods and Monsters.

大漩涡完成使命的萨尔考虑从部落酋长之位上退下,以安心陪伴家人,同时训练年轻萨满。[4] 但是他很快就被卷入了加尔鲁什针对沃金的政治斗争之中,加尔鲁什试图杀死巨魔领袖但是失败了,在陈·风暴烈酒和部落英雄们的帮助下,沃金侥幸逃脱。沃金向萨尔求援,拯救回音群岛。萨尔收到消息后便动身赶往杜隆塔尔。萨尔发现岛屿被自己的库卡隆卫队包围,他解除了戒严,在沃金不在时暂时担任了岛屿的领袖,谨慎筹划如何与加尔鲁什交涉。

游学者周卓的故事里,萨尔和阿格娜的图片出现在了任务:神祗与妖魔中。

绝地反击

沃金回到杜隆塔尔后,萨尔来到森金村,在这里与沃金、陈·风暴烈酒汇合。沃金在此正式率领暗矛部族起义。萨尔与陈并肩作战击退了进犯的库卡隆,森金村安全后,沃金提议进攻剃刀岭,反对萨尔只身前往奥格瑞玛。萨尔坚持前往奥格瑞玛寻找加尔鲁什的反对者,临行前他将妻儿托付给了沃金。

决战奥格瑞玛

萨尔站在部落的新任大酋长沃金身旁

萨尔和瓦罗克来到奥格瑞玛, 被库卡隆纳兹戈林将军拦住,纳兹戈林让库卡隆为萨尔和瓦罗克放行,但是他告诉萨尔不能确保他的安全。萨尔随后进入了地下要塞(可能是透过伊崔格知晓此处)并遭遇了螳螂妖,瓦罗克受了重伤,他让萨尔继续前进。萨尔最终来到王座厅与加尔鲁什对质,加尔鲁什告诉萨尔他的黑暗萨满已经腐化了大地,萨尔无法在此处召唤元素之灵。在接下来的单挑中萨尔不敌加尔鲁什,加尔鲁什被冒险者击败。

萨尔本想用毁灭之锤处死加尔鲁什,但是被瓦里安·乌瑞恩阻止,瓦里安宣称对加尔鲁什的惩罚不能只由萨尔一人执行。祝踏岚认为加尔鲁什应当被送回潘达利亚受审。瓦里安与萨尔同意了祝踏岚的建议。加尔鲁什被押走时,沃金告诉萨尔部落需要真正的大酋长归位,而萨尔则指出是沃金在危机面前将部落团结起来,萨尔随即跪下向沃金宣誓并承诺将追随他的领导。

战后台词:

谢谢你帮助我纠正自己很久之前犯下的错误,这将我的族人们领向了黑暗的境地。我无法独力完成这些,我将重拾荣耀,就此彻底终结加尔鲁什的恐怖统治。

联盟版:

我没什么可说的, <race>.

部落版:

我曾以为加尔鲁什准备好了。我曾以为大酋长的位置可以让他像个大酋长一样思考。当我们的族人面临重重困难时,他却只有一种解决方法——他的见解将我们领上了悬崖的边缘。
是时候让部落走向新的道路了,沃金会带领我们前进。尽管他也许并不想承担起这重任……但我认为这样会使他成为一个更好的领袖。

战争罪行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战争罪行》。

在物色加尔鲁什的辩护人时,古伊尔说自认识凯恩·血蹄之后,他对牛头人一族一直敬仰有加。贝恩·血蹄一开始并不愿意担任这个职责,毕竟加尔鲁什是他的杀父仇人(玛加萨·恐怖图腾假借祈福之名给血吼涂毒,最终导致了凯恩的死亡)。但沃金等人还是说服了贝恩。

第四日,泰兰德·语风传唤古伊尔至庭。泰兰德质疑古伊尔任命加尔鲁什为部落大酋长的选择,并在克罗诺姆的帮助下展示了这一段的时光之相。泰兰德的问题让古伊尔心神俱疲,而之后来自贝恩的诘问只会更加难以回答。贝恩首先问道,加尔鲁什是否危及了古伊尔对于新部落的愿景,古伊尔回答是。之后贝恩在凯诺兹多姆的帮助下,展现了一段时光之相:古伊尔在杀死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之前,给予他一把武器,让他能够带着荣誉死去。贝恩接着问道,为什么古伊尔并没有给予加尔鲁什等同的机会,而是要直接杀死他?这个提问遭到了泰兰德的反对,祝踏岚让贝恩撤回了这个问题。之后贝恩让凯诺兹展现了两段景象,第一段是古伊尔被烈焰德鲁伊抓住时,他的本体被分散到了每一个元素位面。其中一个位面里的古伊尔,正述说着自己的悔悟和痛苦,事关凯恩·血蹄的意外死亡,并不停的自问“为什么不听凯恩的话”。

第二段画面展示了古伊尔在大地的裂变之前、去往纳格兰之际与凯恩会面的情形。画面中凯恩·血蹄努力说服古伊尔,任命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为大酋长是极为错误的选择;而与凯恩意见相左的萨尔随后出发穿过了黑暗之门。画面结束后贝恩问古伊尔,加尔鲁什也是犯了错误的人;如果时光回溯到围攻奥格瑞玛的时候,古伊尔还想杀了他吗?古伊尔出人意料的回答道:不会。之后泰兰德上前展示了今天最后一段时光之相,称之为古伊尔做出不同选择时一段可能的时间线。画面中正是暮光审判,世界上唯一的活物只有暮光龙,死亡之翼的尸体被插在龙眠神殿之上。

第九日,本应宣布对加尔鲁什的最终审判,然而得到凯诺兹和时光之相帮助的他从时间裂隙中逃走了。众人在其他时间线的投影也从裂隙中跳了出来,其中包括古伊尔自己的。督军扎伊拉带领下的龙喉氏族和海盗们也加入了战场,以掩护加尔鲁什逃跑。另一时间线的古伊尔穿着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的制服——他没能逃脱敦霍尔德、布莱克摩尔得偿所愿。两个兽人打成一团,而得到元素加持的萨尔逐渐占得上风。古伊尔认识到,这个来自另一时间线的投影也是“萨尔”——不管是字面还是内在——而过去已被他抛在脑后,现在他只是古伊尔。大战过后,古伊尔找到阿格娜并拥抱了她。

其他人也都战胜了其他时间线的投影。瓦里安抱着受伤的吉安娜走进寺庙大殿。吉安娜被夏琪亚当胸射中,古伊尔和阿格娜试图治愈她的伤口。安度因·乌瑞恩泰兰德维伦随后赶来相助,但长久的战斗让他们都无力为继。古伊尔意识到了吉安娜也许会死去的可怕事实,阿格娜给予他一个安抚的拥抱。除了安度因,所有人都放弃了无用的尝试。这时赤精盘旋过他们的头顶,治疗了吉安娜和其他的伤者,说道“这是来自赤精的祝福”。古伊尔低头看到吉安娜的伤势已痊愈并睁开了眼睛。吉安娜向古伊尔伸出了手,捏了捏他后放开了。

困惑的古伊尔问至尊天神为什么对于加尔鲁什的逃跑并不显得忧心忡忡,毕竟宣布判决是他们的职责所在。祝踏岚也问到天神们对加尔鲁什的判决,天神们答道加尔鲁什会活下去继续学习。天神们还提到,接受审判的并不只有加尔鲁什一人;审视了内心的众人之后将回到世界中继续履行他们的职责。所有人都看向虽已身无要职但仍备受信赖的古伊尔。古伊尔谦恭地代表所有人向天神们说道,他们将找到加尔鲁什。

钢铁狂潮

WoD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

黑暗之门变红后,萨尔在诅咒之地协助抵御了铁军军团的入侵。随后他在破碎滩头欧卡里隆要塞的残军以及部落士兵并肩作战。他派遣冒险者消灭钢铁部落并摧毁战争机械,随后与战争主母奥克莉拉汇合向前推进。消灭了钢铁部落的新盟友——巨槌氏族食人魔的头领。最终他协助冒险者除掉了位于欧卡里隆堡垒的钢铁部落入侵部队领导者加玛克·折刃。之后他给部落大酋长沃金寄去了一封报告然后留在前线继续战斗。

德拉诺之王

WoD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
萨尔在游戏中的新模型

萨尔随后参与了突袭黑暗之门,他是最先进入德拉诺的突袭成员之一。[61] 黑暗之门被关闭后,他陪同卡德加穿过西部营地,随后乘坐夺取的钢铁部落舰船逃走。部落乘坐的舰船遇险沉没后,萨尔遇到了杜隆坦,杜隆坦将霜寒晶壁和剩余的霜狼氏族交给部落。萨尔和加兹鲁维在此处建立了城堡。随后萨尔帮助霜狼氏族攻下了刀塔要塞戈尔索格大王死后,兽人占据了要塞。食人魔的威胁平息后,雷神氏族对霜狼宣战,企图夺回自己的故土格罗姆加尔。萨尔协助霜狼氏族保卫格罗姆加尔,并目睹了贾纳尔的牺牲。

萨尔杀死加尔鲁什

稍后萨尔前往塔拉多参加了沙塔斯之战,在卡德加伊瑞尔玛尔拉德杜隆坦计划反攻码头时出现。萨尔再次露面是在纳格兰沃尔瓦,他与阿格娜一并出现。在解决了哈瓦洛火刃氏族莫高尔岗哨的食人魔与塔拉战歌氏族之后。萨尔请求指挥官确保杜隆坦能够在与加尔鲁什的决战中提供帮助。冒险者在洛克拉斯击败战歌氏族军队后,杜隆坦承诺自己会在格罗玛什尔帮助部落。于是部落对战歌氏族的家园发动攻击,冒险者与杜隆坦直接向加尔鲁什进军。 萨尔也加入了战斗,并向加尔鲁什发起决斗“mak'gora”。加尔鲁什同意了,二人在预言之石处交手(也就是主时间线中加拉达尔的位置),决斗中加尔鲁什占据上风,他嘲讽萨尔并将他项链上的珠子击碎,最终萨尔召唤元素之力将加尔鲁什困在岩石之拳中并用闪电箭结果了他。战后萨尔与卡德加、伊瑞尔共同计划下一步行动。

回到霜寒晶壁后,他请求指挥官前往先知岩协助德拉卡德雷克塔尔(平行宇宙)德雷克塔尔。三人组进入马格纳洛克解救了霜火之怒艾索洛托斯。萨尔赶到并见证了德雷克塔尔与霜火之怒的融合,他将其称为“德拉诺最伟大萨满的起点”。

萨尔最后露面是在元素王座,他见证了元素为部落的指挥官赐福。

军团再临

Legion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TBA...

人物性格

古伊尔,身为兽人在内心深处有着与生俱来的野蛮,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却有着超乎寻常的智慧。他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萨满,对待朋友和盟友非常友善,并且能够宽宏大度地接纳任何愿意帮助部落的人。对于冒犯他和部落的恶魔、亡灵,萨尔绝不手软。对于做出有悖荣誉和酿成不必要流血冲突的部落成员,尤其是勾结恶魔的行为,将会直面古伊尔的终极刑罚——被毁灭之锤处死。[62]然而不幸的是,由于他本性中的善良和宽厚,最终促使了加尔鲁什的上位,将整个部落带上了一条嗜血残暴的道路。

姓名与称号

本名是古伊尔,萨尔是埃德拉斯为他取的名字,意为“奴隶”。萨尔的称号包括:

语录

氏族之王

“不。布莱克摩尔给我这个名字,让我永远也忘不了我是他的某件物品,我属于他。…我永远不会。我会留着这个名字,有一天,当我再次见到他时,他会想起来他对我做过什么,在他的心中深深地后悔。[69]

魔兽争霸III:混乱之治

  • The demons... are returning.
  • Warrior, has there been any word from Grom Hellscream? He and the Warsong clan were supposed to have been here by now.
  • You'll have no more sacrifices today, witch! Go back to the depths where you belong!
  • I don't know exactly what the witch was talking about, but I do know that our destiny lies elsewhere. For now, we set sail for Kalimdor. That is where our future will unfold.
  • Those pig creatures are unlike anything I've ever seen before.
  • This land is rugged and beautiful, much like the place from which my people originally come.
  • That's the young sorceress Grom told me about. It appears that she seeks the Oracle as well.
  • That voice. You're no oracle! You're the prophet!
  • I know, Cairne. It's just that I never thought I'd live to see the day... when I had to fight my own people.
  • This is not natural storm! Blessed ancestors... Everyone brace yourselves!
  • You did this... to our people... knowingly? Arrrgghhh!
  • Then, let's go. I don't want to keep the bastard waiting.
  • No, old friend. You've freed us all.
  • Our spirit is stronger than you know demon! If we are to fall, then so be it! At least now... we are free!

魔兽争霸III: 冰封王座

  • Mok'Nathal. I've heard tales of your people. They had both orc and ogre blood in their veins. It is an honor. We've built this kingdom--Durotar—for all our kind. Durotar is as much your home as it is mine, Rexxar. Stay awhile. Accept what hospitality we can offer. It is the least we could do.
  • This is not the Horde you remember, old man. We have no interest in conquest or murder. We have paid for our sins of our forebears in blood.
  • Durotar is now safe. We have no further quarrel with these humans. We will leave your isle in peace, Jaina. I pray we never have to come here again. Farewell, sorceress.

部落的崛起

  • "How easily the mind can be turned to hate from a place of fear - an instinctive, natural, protective response. Instead of focusing on the things that unite us, we focus on what divides us."[70]
  • "To pretend it [the demonic corruption] did not exist is to forget how dreadful the impact was. To make ourselves into victims, rather than claiming our participation in our own destruction. We chose this path, we orcs. We chose it right up until it was too late to turn back. And having made that choice, we can, with the knowledge that we have of the end of that dark and shameful road, choose not to take it."[71]
  • "I can only pray to the ancestors that I am never placed in the same position as my father—torn between what I know in my heart is right and the defense of my people. It is why I continue to strive to uphold the tenuous peace between us and the Alliance. Because few offenses and insults in this or any other world are sufficient to warrant the slaughter of children."[72]
  • "I offer no judgment on anyone save a handful of individuals who knew full well what they were doing, knew that they were trading the lives and destiny of their people for gratification in the moment, and did so gleefully. For the others...I can only shake my head and be grateful that I was not forced to make the choices they did."[73]
  • "When I reached adulthood, I became Orgrim's friend, as had my father before; and it is I who have fulfilled the prophecy of the Doomhammer. In their honor, this land is named Durotar, its greatest city, Orgrimmar."[74]

对话

黑暗部落的陨落

Thrall 喊道: Honor your heroes! On this day, they have dealt a great blow against one of our most hated enemies! The false Warchief, Rend Blackhand, has fallen!
Thrall 喊道: Be bathed in my power! Drink in my might! Battle for the glory of the Horde!

火之视界

From the Patch 4.2.0 trailer:

Thrall stands over the great rift within the Maelstrom, channeling his energy into sealing it, when Aggra approaches.
Aggra: You've been at this for days, Go'el.
Thrall: The elements remain silent, Aggra. How can I help them if they won't speak to me?
Aggra: You must rest. Everyone has their limits.
Thrall: Look around you. This world is dying! I can't have limits.
Aggra: When will you see...that you cannot carry this burden alone?
Aggra turns and walks away. Thrall is seen shortly after seated on the rock, communing with the elements.
Thrall: Great spirits, please, speak to me! Show me what I must do.
The rift within the Maelstrom glows incredibly bright red, and a pillar of fire bursts from it. As Thrall stares in astonishment, Ragnaros rips through the rift!
Thrall has a vision of the Firelord.
Ragnaros: YOU CALLED, LITTLE SHAMAN... AND THE FIRELORD HAS ANSWERED!
Ragnaros: YOU AND YOUR KIND THOUGHT THAT THE FIRES OF DOOM HAD BEEN QUENCHED...
Ragnaros raises Thrall into the air with a pillar of fire.
Ragnaros: BUT I WILL SHOW YOU THE TRUTH!
As Thrall hovers into the air, images of the Firelands flash through Thrall's mind. The images then change to a view of the forests of Mount Hyjal, surrounding the World Tree Nordrassil.
Ragnaros: THIS WORLD AND ALL THAT YOU HOLD DEAR EXIST ONLY TO BURN!
Suddenly, Nordrassil is set ablaze, and a great wave of fire envelops Mount Hyjal and beyond, heading for the city of Orgrimmar as Thrall watches from nearby.
Ragnaros: THE END COMES, SON OF DUROTAN...THE FINAL HOUR OF TWILIGHT.
The gates of Orgrimmar explode and crumble, as the wave of fire continues.
Ragnaros: AND THERE IS NOTHING YOU CAN DO TO STOP IT!
Ragnaros laughs maniacally as the fire wave approaches Thrall.
Thrall: NOOO!!!!!
Back in the Maelstrom, Thrall falls to his hands and knees, overcome by the vision.
Thrall and Aggra
Aggra: Go'el! I heard you call out...what's happened?
Thrall: Fire, Aggra...it's coming for us. Unstoppable, unending rage...
Aggra helps Thrall to his feet.
Aggra: Take heart, Go'el. The end is not upon us yet.
Thrall smiles and touches Aggra's cheek, then holds her to him.
Thrall: Whatever comes, I know we will face it...together.


预言石之战

The Legacy of Garrosh Hellscream.

Garrosh and Thrall approach the site of the mak'gora, the Stones of Prophecy -- future site of Garadar, as well as the same place they first met.
Thrall: You must answer for your crimes, Garrosh.
Garrosh and Thrall glare at each other, before Garrosh roars angrily at Thrall as he charges at him. The two exchange blows and argue during their fight.
Garrosh Hellscream: All I did, I did... FOR THE HORDE!
Thrall: You've failed the Horde!
Garrosh throws Gorehowl at Thrall, which he deflects, then leaps on him, landing a punch, and grabbing him by his prayer beads.
Garrosh Hellscream: You made me warchief...
Garrosh lands a punch on Thrall, breaking his prayer beads and knocking away the Doomhammer.
Garrosh Hellscream: ...you left me to pick up your pieces...
Garrosh continues to beat Thrall, while his voice trembles as he speaks, then grabs him and throws him down.
Garrosh Hellscream: ...YOU FAILED... ME!
Thrall partially gets up and glares at Garrosh angrily.
Garrosh Hellscream: You never had the strength of a true warrior.
Thrall: I do not rely on strength alone, Garrosh. My power is all around you.
Thrall gets up and hits Garrosh with a fireball, launching him into the air, manipulates the air to bring Garrosh down, and finally incapacitates him with a fist made of earth.
Garrosh Hellscream: THRALL!
Garrosh Hellscream: YOU made me what I am!
Thrall: No... You chose your own destiny.
Thrall casts down a single bolt of lightning that electrocutes Garrosh, ending his life. Thrall then stares off into the distance, picks up the Doomhammer and walks away.

炉石传说:魔兽英雄传CG

"It is said that wars are only won upon the anvil of honor."

风暴英雄

"We came to this world as exiles and outcasts, but together, we can be more. A weapon to break the chains of oppression. A bastion for the hunted and the lost. A family bound by blood and honor. And if our enemies do not give us peace, we will give them WAR! Victory or death! This I pledge as your Warchief: until the end of days I live and die FOR THE HORDE!"

其他

轶事

  • 萨尔出生在第一次战争爆发的那一年,在《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时正好30岁。[7]
    • 魔兽争霸III手册中介绍萨尔是24岁,时值第三次战争期间,黑暗之门纪元-4年,这场战争一直持续到黑暗之门纪元0年。
  • 萨尔从未见到过先祖之灵,即使是在梦中。[76]
  • 萨尔在艾泽拉斯遇到过失落者[77]可能就是悲伤沼泽里的那一个。
  • 外域的地狱火半岛部落据点萨尔玛就是以萨尔的名字所命名的。
  • 当萨尔在小说《萨尔:巨龙的黄昏》中来到时光之穴时, 克鲁纳里斯告诉他冒险者曾经在萨尔逃离敦霍尔德时通过时光之穴干预了时间线以帮助萨尔,只是在事后抹去了萨尔的相关记忆。萨尔听闻之后深表感激,很庆幸曾有人用这种方式来帮助自己。[78]
  • 在巨龙守护者协力对抗死亡之翼时,萨尔代表大地元素暂时成为了大地守护者,顶替了耐萨里奥的空缺。[79]
  • 萨尔的双手都可以挥舞毁灭之锤。[80]
  • 丽丽曾经将萨尔和兽人的故事讲给Strongbo[81]
  • 萨尔认为一位叫做瑟格拉·黑棘的萨满不同寻常。[82]
  • 萨尔认为部落的女性和男性具有同样的资格成为战士。[82]
  • 萨尔对于贫瘠之地的其他文化深感兴趣,比如野猪人半人马,因此他派遣塔特纳克·钢炉去研究格式武器和护甲。
  • 铁砧阿图尔克曾奉萨尔之命传授其他部落成员如何锻造(尽管他自己很不情愿)。[83]
  • 贝尔戈洛姆·石槌是萨尔经常求助的一位顾问,他的意见很受重视。[84]
  • 树荫旅店被烧毁之后,萨尔派遣克罗格前往协助调查。
  • 萨尔与凯恩从鹰身人手中救出的双足飞龙在第三次战争期间繁衍出了后来的蓝色驭风者绿色驭风者以及茶色驭风者[85]
  • 萨尔与吉安娜之间一直维系着坚固的友谊直至塞拉摩加尔鲁什摧毁。对于萨尔而言吉安娜让他想起塔蕾莎·福克斯顿。对于吉安娜来说原因不明,即便是戴林·普罗德摩尔死于部落之手亦未能动摇他们之间的友情。坊间猜测二人曾有恋情发生,但是被官方否认。[86]
    • 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中萨尔遇到了阿格娜,正式终结了萨尔与吉安娜的绯闻。其中伊崔格曾经向萨尔提议“(吉安娜)坚强聪慧又仁厚。是一位自力更生的领袖。她能生下强壮的男孩和勇敢的女孩。当某一天她决定嫁给某个人的时候,就会成为一位良配佳偶。只可惜她不是一位兽人。”对此萨尔仅回以大笑,他认为目前危机四伏,并没有心情和条件谈情说爱。在暴雪嘉年华2010上,克里斯·梅森曾经就此事调侃:“萨尔将会遇到一位来自纳格兰的好姑娘,他们会生下一个棕色的宝宝。”
    • 诺莫瑞根掉落的白色穿孔卡片上有着许多二进制代码,翻译成英文之后是"Thrall and Jaina sitting in a tree, K-I-S-S-I-N-G",意为“萨尔与吉安娜在树下亲亲。”
  • “古伊尔”是杜隆坦德拉卡为自己的孩子所取的名字,但是他们在儿子命名日到来之前就已经遇害。这个名字从此无人知晓直至萨尔遇到了盖亚安祖母
    • 古伊尔(“Go'el”)在希伯来语中意为“救世主”,由动词lig'ol, (to free)化用而来。古伊尔的本意指的是亲族中的一种称谓,古伊尔的职责是为亲族代行自己不方便亲自去做的事情,或是将亲族从奴役中解放出来。除此之外,古伊尔也是弥赛亚的称号之一。
    • 古伊尔(“Go'el”)的来源也有可能是超人的氪星名字凯尔·艾尔(Kal-El),两者都来自外星,父母双亡,并且有着常人所不具备的能力。
  • 魔兽世界美服和欧服都有用“萨尔”所命名的服务器。
  • 萨尔在未发布的游戏《魔兽世界:氏族之王》中由Clancy Brown配音。[87]在魔兽世界系列和魔兽争霸III中则是由克里斯·梅森亲自配音。
  • 在暴雪嘉年华2010上,克里斯·梅森承认萨尔挥舞毁灭之锤的灵感来自雷神托尔
    • 萨尔早年的情节设定非常类似人猿星球中的凯撒,父母被谋杀,被作为奴隶抚养长大最终带领自己的同胞赢得自由,并且都希望与人类和平共处。[88]
炉石传说中以萨尔命名的卡背
  • 炉石传说中,萨尔是萨满的职业英雄代表。他的描述文字写道:“为了拯救世界,也为了陪伴家人,萨尔卸下了部落酋长的重担。”
    • 在2015年第21赛季,达到天梯20级可以获得萨尔的主题卡背,卡背的描述文字是“虽然萨尔在艾泽拉斯享有‘世界萨’的美誉。但不幸的是,他的签名版项链购者寥寥,实在是太难搭配了。”
  • 在风暴英雄中,萨尔是一位近战刺杀型英雄。[89]
    • 在萨尔的皮肤“地狱之锤萨尔”中,文字描述中的萨尔来自另一个现实时空的“烬狼氏族”而不是霜狼氏族:烬狼氏族新的督军古伊尔从黑石酋长的尸体上举起了破碎的毁灭之锤。背叛他父亲的人里面,只有古尔丹还活着。
  • 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之后,由于萨尔十足的正义形象与举动,经常被玩家调侃为“绿皮耶稣”。实际上他的行为更加接近摩西。
  • 克里斯·梅森撰写,王炜绘制的儿童读物《打雪仗》中萨尔也有出场。

平行时间线

  • 萨尔:巨龙的黄昏》:在一个因为大灾变产生的错误的时间线中,还有另一个萨尔。萨尔见证了这一时间线中的杜隆坦和德拉卡被刺客杀死,幼年萨尔险些被从这个时间线中脱离的国王布莱克摩尔杀死,萨尔将其救下后,当时的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将他捡回并抚养长大,不过这个萨尔在婴儿时期就死去了。[59]
  • 战争罪行》:一条时间线中的萨尔被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训练成了唯命是从的仆人。当加尔鲁什白虎寺逃跑时,这个萨尔与主时间线中的萨尔交手。他穿着人类的板甲,战袍上有着黑色的猎鹰。根据贝恩所述,凯诺兹选择了各种可能中最为黑暗和破碎的一个,将两个萨尔送回彼此的时空中。[90]
  • 风暴英雄:游戏共有四个版本的萨尔:大酋长萨尔、身为烬狼氏族酋长的地狱之锤萨尔、大师级萨尔和裂地者萨尔。
  • 魔兽(电影):这个电影宇宙中德拉卡与杜隆坦的孩子属于一个全新的独立时间线和宇宙设定。[91]

魔兽电影

魔兽电影中,萨尔的父母已经怀上了孩子,在其出生后,为了保证安全,将他放入河流之中漂下,经过了敦霍尔德城堡。[92]

家族

图片

风暴英雄

粉丝作品

引用与注释

  1. 1.0 1.1 World of Warcraft: Game Manual
  2. Lord of the Clans
  3. Warcraft: Legends Volume 4, page 147
  4. 4.0 4.1 Ultimate Visual Guide, page 116 - 117
  5. Thrall to Draka in Frostwall: I do. I saw that my mate remained behind to care for our little ones.
  6. Rise of the Horde, chapter 18
  7. 7.0 7.1 Loreology on Twitter (dead link)
  8. Heroes of the Storm: Thrall Hero Week
  9. 血与荣耀
  10. Thrall's Vision
  11. Chasing Visions
  12. Departures
  13. Riders on the Storm
  14. The Fires Down Below
  15. Countdown to Extinction
  16. 16.0 16.1 Landfall
  17. 17.0 17.1 The Long March
  18. 18.0 18.1 Cry of the Warsong
  19. Where Wyverns Dare
  20. The Oracle
  21. By Demons Be Driven
  22. The Death of Hellscream
  23. Enemies at the Gate
  24. The Awakening of Stormrage
  25. The Druids Arise
  26. The Last Guardian
  27. 27.0 27.1 27.2 Twilight of the Gods
  28. Ultimate Visual Guide, pages 30 and 47
  29. Quest:Carry Your Weight
  30. Quest:Encroachment
  31. [1]
  32. 32.0 32.1 To Tame a Land, To Tame a Land
  33. Old Hatreds, Old Hatreds
  34. 34.0 34.1 A Blaze of Glory, A Blaze of Glory
  35. 35.0 35.1 35.2 A Blaze of Glory, Theramore City
  36. War of the Ancients Trilogy
  37. Cycle of Hatred
  38. Races of World of Warcraft - Undead
  39. Troll Compendium: Revantusk Tribe
  40. Quest:The New Horde
  41. Quest:Pool of Tears (Horde)
  42. Quest:The Brokering of Peace (Horde)
  43. Rise of the Horde
  44. The Burning Crusade Townhall/Shamans and Paladins
  45. Quest:Messenger to Thrall
  46. Conflicting Loyalties
  47. 47.0 47.1 Gathering Thunder!
  48. 48.0 48.1 48.2 Threat!
  49. Showdown!
  50. Desperate Research
  51.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51.7 51.8 51.9 Scourge Invasion#Orgrimmar
  52. 52.0 52.1 52.2 52.3 52.4 52.5 52.6 The Winds of War
  53. Legends Volume 2: Fear
  54. http://www.worldofwarcraft.com/info/underdev/3p1/index.xml#ulduartrailer
  55. Stormrage
  56. Warcraft: Legends Volume 5, Nightmares
  57. Shaman (manga)
  58. Quest:An Ancient Enemy
  59. 59.0 59.1 59.2 萨尔:巨龙的黄昏
  60. Patch 4.2 Preview: Elemental Bonds
  61. Tom Chilton at BlizzCon 2013 "...to connect this world of Draenor of 35 years in the past..."
  62. DeCandido, Keith R.A.. 《仇恨之轮》. ISBN 978-0-7434-7136-7. 
  63. Riders on the Storm
  64. 64.0 64.1 Ultimate Visual Guide, page 117
  65. Ultraxion abilities: "Thrall, now the Earth-Warder of Azeroth ..."
  66. 66.0 66.1 Quest:Elemental Bonds: Doubt
  67. Quest:The Call of the World-Shaman
  68. Twilight of the Dragons - Reign of the Destroyer, Son of Durotan
  69. 氏族之王》, page 136
  70. Rise of the Horde, page 123
  71. Rise of the Horde, page 139
  72. Rise of the Horde, page 242
  73. Rise of the Horde, page 292
  74. Rise of the Horde, page 353
  75. Mount Journal entry for Reins of the Drake of the East Wind
  76. Rise of the Horde, chapter 18
  77. Rise of the Horde, chapter 20
  78. 萨尔:巨龙的黄昏》, pg. 100-101
  79. Ultimate Visual Guide, page 56, 59
  80. Thrall and Maraad entering the alternate Draenor
  81. Pearl of Pandaria
  82. 82.0 82.1 Quest:十字路口征兵
  83. Quest:The Old Ways
  84. Quest:Parts of the Swarm (2)
  85. Mount Journal entry for Blue, Green and Tawny Wind Riders
  86. Alliance & Horde Compendium, page 61
  87. http://www.gamespot.com/features/pcgraveyard/p4_04.html
  88. Caesar (Planet of the Apes)
  89. http://us.battle.net/sc2/en/game/maps-and-mods/mods/dota
  90. 90.0 90.1 战争罪行
  91. Neilson on Twitter
  92. Germain Lussier 2015-07-11. We've Just Seen The First Amazing Footage From The Warcraft Movie. i09. Retrieved on 2015-07-14.
继承自
穆恩·大地之怒
头衔
大地之环领袖
继任者
现任
继承自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
头衔
部落大酋长
继任者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继承自
德雷克塔尔
头衔
霜狼氏族酋长
继任者
德雷克塔尔
继承自
死亡之翼
头衔
大地守护者
继任者
现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