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谷的青山The Green Hills of Stranglethorn是游戏中的一本书籍。

来源

  1. 北荆棘谷奈辛瓦里远征队营地,任务:荆棘谷的青山
    • 完成任务后出现
    • 营地内北方的凉棚前,巴尼尔·石耀旁的箱子上。
  2. 外域纳格兰奈辛瓦里狩猎队营地 赫米特·奈辛瓦里旁边的矮凳上。
  3. 德拉诺(平行宇宙)纳格兰(平行宇宙)赫米特的欢乐狩猎场 赫米特·奈辛瓦里的吊床下面

内容

荆棘谷的青山
收录于版本7.3.5.26124
荆棘谷的青山
——赫米特·奈辛瓦里

第一天和我们预想的完全一样。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忙于为建立营地做一些必要安排。我在一条淡水河的入口处找到了一个理想的驻扎点。根据旁边被废弃的古老码头判断,这个地方曾经有人住过,不过只有时间才能说明这里究竟住过什么人。

我为这次探险召集了阿杰克·罗欧克埃尔拉丁爵士和我忠实的仆人巴尼尔·石罐。我曾经在保卫联盟的战斗中与阿杰克的父亲并肩作战,看着阿杰克成长起来让我有种很特别的感觉,她父亲对她进行了严格的武器技能训练。看到她熟练地使用弓箭,我不禁怀疑她的血管里是否流淌着精灵的血。

埃尔拉丁爵士来自人类的贵族家庭。他的父亲埃尔拉丁伯爵以慷慨大方而著称。第二次兽人战争之后,正是因为他父亲的游说和疏通,石工协会才在重建暴风城时获得了更好的工作条件。

接下来的几年,在暴风城背叛了石工协会后,埃尔加丁爵士开始厌恶他的贵族身份。他不愿因继承了他父亲的高贵血统而在贵族中获得崇高的地位。不过我跑题了。这个故事的主题不是政治文章或者人物传记,而是要叙述我在荆棘谷的青山中猎捕的经历。

天一亮我们就起来了,巴尼尔开始准备早饭。我注意到阿杰克有点心烦意乱。今天的旅途将会漫长而危险,我们的狩猎行动也许会把我们带向危险。注意力不集中就很容易导致错误,甚至是灾难。阿杰克一直都在盯着在河边清洗餐具的巴尼尔。

正在我准备问阿杰克为什么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时候,她突然从箭囊中抽出一支箭,向可怜的巴尼尔射去——当然她的目标并非巴尼尔。瞠目结舌的巴尼尔向后退了几步,看着自己身后的一只巨大的鳄鱼浮出水面,阿杰克的箭正好射在了它的两只眼睛的中间。

我们向西部进发,在繁茂的枝叶之间穿行。我们小心翼翼地走在厚厚的落叶上寻找猎物。整个早上都在令人沮丧的沉默中度过,山谷里没有任何激动人心的东西,连一阵微风都没有。到了下午,探险队开始变得不安,巴尼尔的脚步不再象一个追踪猎物的猎手那样谨慎,而是笨拙地踏着步。

埃尔加丁爵士似乎被绊了一下,将手重重地拍在巴尼尔的肩膀上。我和阿杰克瞥了一眼,以为他会责备粗心大意的巴尼尔。然而埃尔加丁爵士却摆了摆头,示意我们观察旁边的一棵倒下的大树。那里正有一双炯炯有神的黑眼睛瞪着我们,眼睛下面还有一口如剃刀般锋利的牙齿。

那是一只雄性的荆棘谷猛虎。我还没来得及拿起枪,埃尔拉丁已经拉开他的弩,向那头野兽射出了箭矢。这一下未能射中要害,不过还是重重地射入了猛虎的左腹。老虎想要逃跑,但是它伤得太重,只蹒跚走了几步就被巴尼尔的斧头击中,倒地身亡。

这次成功的猎杀给探险队带来了一些愉快的心情,巴尼尔给大家倒了些蜜酒,但是这种喜悦只是暂时的。当我们准备把尸体运回营地时,丛林里传来了一阵可怕的嚎叫声。在我的一生中,我从来都没有听到过如此可怕的、几乎让人全身血液都凝固的声音。

在遍布岩石的悬崖上,一头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巨大的豹子在晚霞的映衬中冒了出来。我笨拙地开了枪,但是那头豹子丝毫未动。它又咆哮了一声,比第一次的声音更大,然后就消失了。

我们把东西收好,然后神色黯然地返回了营地。

我向探险队员保证我们第二天将去狩猎黑豹,因为整个艾泽拉斯地区的豹皮都非常抢手而紧俏。正是因为有这种需求的存在,才有那么多的猎人、捕兽者和毛皮商人以联盟的名义勇敢地献出了他们的生命。

阿杰克和埃尔加丁爵士很想知道如何有效地使用矮人火枪狩猎。所以我让这两个对此一无所知的人类把他们的弓箭留在营地中,然后让巴尼尔给他们装备了一些铁炉堡最好的武器。


这一天,我们沿着一些新的黑豹足迹向南进发。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座架着巨大索桥的峡谷。看到这个工程奇迹的时候,我忍不住想起了布莱恩对这一带的描写。我们常常认为巨魔是原始而无知的族类,然而当我认识到这座索桥所体现的精湛技术时,我开始认为巨魔的建造技术已经达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很快阿杰克就发现在西南方有猎豹出现。我们紧握住手中的枪,悄无声息地前进,随时准备对付突然冒出来的猎物。附近树丛里发出的树枝断裂的劈啪声立刻引起了我们注意,那里一定有什么东西!我瞥了巴尼尔一眼,他就明白了我的意思。这个猎物不是我们的,而是留给我们的人类同伴的。已经有无数猎豹死在我们的枪管下,这一次轮到人类伙伴们开开杀戒了。

阿杰克和埃尔加丁爵士悄无声息地用枪瞄准着正在晃动的树丛。正午的强烈阳光照在我们身上,当埃尔加丁爵士终于扣动扳机的时候,他的额头流下了一丝汗水。一声枪响过后,浓密的树叶被打得乱飞,一头非常漂亮的大黑豹向离弦的箭一般冲向了平原。

当黑豹沿着林木边缘奔走时,有两个猎人一直瞄准着它。他们互相照应着一起行动,巴尼尔看看我,用眼光询问是否要开火,我摇了摇头。这次狩猎行动是要锻炼那些人类,而不是我或者巴尼尔。埃尔拉丁扣动了扳机,但没能打中黑豹。显然,他对猎枪所产生的强大后坐力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和准备。

他的枪重重地击在他的肩膀上,枪管歪向一边,正好落在在阿杰克的枪下面。阿杰克瞄准树冠适时地扣动了扳机,一声清晰的枪响过后,树冠上的一群鸟尖叫着四处飞散,树上冒出了一阵烟,我们惊异地看到一根巨大的树枝掉落下来,正好砸中了疾驰的黑豹。


过了几个星期,我们的豹皮和虎皮储备已经相当充足了。于是我决定将探险队的注意力转向一个新的挑战:迅猛龙

队伍中的两个人类虽然十分感激我和巴尼尔对他们进行的训练,不过他们还是决定不使用我们提供的火枪去打猎。阿杰克更喜欢她那调校完美的强弓,而埃尔拉丁爵士离开营地的时候总是拿着他的弩。

我们在黎明时动身向南出发,一路穿过了伽什废墟。巴尼尔说他担心会遇到血顶部族的巨魔。我告诉巴尼尔,比起生吃我们这些冒险者来,血顶部族更关心的是如何摧毁他们的敌人,劈颅部族。不过巴尼尔显然没有因此而感到一丝的宽慰。但是,我有一把上好膛的火枪、满袋的黑火药,还有三个本领高强的猎人做伴,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会遭遇敌人的埋伏。

我曾经在战场上面对过巨大的地狱火,还有从四面八方冲过来的燃烧军团。如今对我而言,一群蛮横的巨魔就跟丹莫罗的长耳大野兔一样不值一提。

我们平静地穿过伽什废墟,巴尼尔总算是放下了他那颗惴惴不安的心。我们继续向西边的无尽之海前进,并绕了南边的祖昆达废墟。当我们攀上海边的悬崖之后,第一只迅猛龙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头野兽压根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事实上,它从我们这儿收到的第一个问候就是射入它双眼间的子弹。

埃尔拉丁爵士大声欢呼,阿杰克则赞许地冲我点了点头。我从包里拿出烟斗,想好好庆祝一番。巴尼尔奔上山坡去拖迅猛龙的尸体。我看着被击倒的野兽,心里就像以前每一次杀死猎物时那样充满着兴奋和满足。

但是我还没有时间享受这次猎杀的愉悦,就赫然发现山顶上出现了几个影子——就在可怜的巴尼尔的正上方。

“快跑,巴尼尔!”我大叫道。阿杰克、埃尔拉丁和我立刻向追逐巴尼尔的迅猛龙射击,一时间子弹和箭矢乱飞,混乱之中,我们当中的某人还射杀了一只迅猛龙。

我们匆忙射出的子弹为巴尼尔赢得了足够的逃跑时间。他大声叫嚷着跑下山丘,重新回到队伍之中。我们急忙离开了丛林,因为有一群凶残的鞭尾迅猛龙正在追寻着我们的足迹。

现在攻守易位,猎手变成了猎物。

我带着队伍继续往海边走去,希望在那里的海岸线旁找到某个可以避开迅猛龙的地方。但是在匆忙之中,我们跑到了一处危险的高地,这是个可怕的错误,全都是我的错。我们停在了一个陡峭的悬崖边,而那些迅猛龙距离我们仅有几步之遥。

我举着枪缓缓地前进。是我将这些勇敢的猎人带向了死亡的边缘,我至死都要保护他们!鞭尾迅猛龙异常凶残,它们一向都以残酷嗜血而闻名,而且现在它们的数量远远多于我们。但是,我决不能就让这些野兽轻易地杀了我和我的同伴。

阿杰克和埃尔加丁爵士拿起他们的武器,守在我的两侧,我们的背后就是大海。巴尼尔沮丧地叹了一口长气,然后拿起了他的斧子。迅猛龙在慢慢地逼近,它们高傲地注视着我们,因为它们知道我们已经无路可逃了。

突然之间,奇迹发生了。我们听见一头白虎清晰而凄厉的吼声从对面传来。虽然迅猛龙数量众多,但它们一听到叫声便立刻四散逃窜。那头老虎像一道白色闪电般从我们身前跑过,扑向一只迅猛龙。不需要任何命令和沟通,我们四个人都明白:这正是逃跑的最佳时机。

我们一路狂奔回到了营地,丝毫不敢放慢速度。深夜,我们围着篝火静静地坐在一起,大家心里都明白,我们是被奇异的命运所救,这就是狩猎高手活动所带来的风险:我们在和命运做游戏。然而,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可能会在未来的某一时刻面对命运严峻的考验。我这个老矮人感到高兴的是,这一时刻并非发生在荆棘谷的青山中。


轶事

守望先锋中,你可以在地图暴雪世界的失物招领维京人处找到这本书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