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Achievement legionpvp4tier3.png
基本完善
V'uekyabsgyi!这篇文章已经基本完善了,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第三次大战
Third War
Legend of Mount Hyjal TCG.jpg
地点 无尽之海洛丹伦大陆、诺森德卡利姆多部(尤指海加尔山
承接 蜘蛛之战
后续 伊利丹势力的战役北门叛乱
开始 洛丹伦的陷落
结束 海加尔山之战
结果

凡人胜利

交战双方
*凡人种族 *燃烧军团
  • 亡灵天灾 (叛离)
  • 堕落的战歌氏族 (短期参战)
  • 将领
    *IconSmall Medivh.gif 麦迪文 *IconSmall Archimonde.gif 污染者阿克蒙德
  • IconSmall PitLord.gif 玛诺洛斯
  • IconSmall Lich Male.gif 雷基·冬寒
  • IconSmall Doomguard.gif 卡兹洛加
  • IconSmall Kil'jaeden.gif 欺诈者基尔加丹
  • IconSmall LichKing.gif 巫妖王
  • 战力
    各类凡人种族恶魔领主
    战损
    损失惨重近乎全灭、损伤甚多
    燃烧军团已再临这个世界女人。而这一次,你们这些烦人的种族将无法阻止我们所带来的毁灭!

    —— 阿克蒙德

    第三次大战Third War(也被称作 混乱之战[3]大战役[4]第三次战争[5])是一场艾泽拉斯的凡人联合起来一同对抗燃烧军团的战争。不同于以往的两次战争,第三次战争爆发于三个大陆:东部王国诺森德卡利姆多。战争期间,古老的暗夜精灵重现世界。这是燃烧军团第二次入侵艾泽拉斯。[6]

    作为第一次第二次大战的延伸,这场战争被称作“第三次大战”。虽然前两次战役是兽人来犯,但是所有三次规模庞大的战争皆由燃烧军团一手策划。

    这场战争的各项事件在魔兽争霸III:混乱之治有记载。

    序章

    经过第二次战争的失败,旧部落大酋长——耐奥祖因为自己的失败,被基尔加丹囚禁起来。作为惩罚,欺诈者毁灭了耐奥祖的肉体,并且折磨他的灵魂,直到他同意再次为燃烧军团服务。他的灵魂被附在了一套铠甲上,然后置于诺森德的冰封王座之上。基尔加丹把他的造物扔向艾泽拉斯,就形成了这座叫做冰冠冰川的巨大冰塔。因此第三次战争的主人公巫妖王就此诞生。一到达艾泽拉斯世界,巫妖王就控制了诺森德,并派遣死灵法师克尔苏加德把不死的瘟疫诅咒带到了洛丹伦。

    在战争打响之前,先知麦迪文潜入萨尔的梦境,与年轻的酋长见面。麦迪文告诉萨尔,他必须团结重建的部落,横渡海洋至卡利姆多,这样他们才能从即将吞噬这片大陆的暗影手下逃生。萨尔相信了先知的忠告,同时也为了给自己的人民寻找一个新的家园,他听从了麦迪文的建议,突破洛丹伦军队的重重防线,向西航行而去。

    洛丹伦的陷落

    北部的骚乱

    当洛丹伦把大量精力投入部落的逃离和兽人叛军身上时,一股流言开始在洛丹伦大陆散播,声称某种神秘的瘟疫笼罩了洛丹伦北部。麦迪文在泰瑞纳斯国王面前现身,将自己对萨尔说的话同样告知了国王:若想拯救洛丹伦的人民,他必须西迁。泰瑞纳斯却告诉麦迪文,他只会坚守自己的王国。为此,国王派出了正在与爵士乌瑟尔·光明使者一同镇压兽人反叛的儿子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前往北边调查。达拉然也派出来自肯瑞托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协助调查。

    诅咒神教

    在与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会合后,阿尔萨斯王子发现安多哈尔的储粮被一种瘟疫所感染,这种瘟疫会在一段时间内杀死感染者。过后,他们在布瑞尔镇遭遇了克尔苏加德。由于安多哈尔是周遭地区的主要的粮食产地,这意味着有很多城镇会受到瘟疫的威胁。他们一路闯入被感染的安多哈尔,却发现城市遭到了艾泽拉斯史无前例的惨烈破坏。阿尔萨斯一行人追踪克尔苏加德,惩治他对人民犯下的罪行。这位死灵法师告诉阿尔萨斯,他效命于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那是一个名为玛尔加尼斯的恐惧魔王,就是他制造了这场瘟疫。盛怒之下,阿尔萨斯发誓定要杀死玛尔加尼斯。在处决克尔苏加德后,一行人前往斯坦索姆,面对一切的元凶。

    天灾的崛起

    壁炉谷,阿尔萨斯与吉安娜的部队遭到了亡灵大军的攻击。阿尔萨斯命吉安娜寻找失踪的乌瑟尔,自己则留在小镇中抵御天灾的进攻。就在那时,他理解了这场瘟疫背后的真相:瘟疫并不仅仅是杀死了感染者,它还把死者变成了亡灵,也就是天灾。在王子和他的军队即将战败时,乌瑟尔和他的骑士们赶到,拯救了这个小镇。战后不久,阿尔萨斯遇到了麦迪文,后者同警告国王一般告诉王子,他必须西行前往卡利姆多。阿尔萨斯拒绝了麦迪文的建议,他认为自己应与他的人民共进退。而吉安娜虽然相信先知的话,奈何阿尔萨斯无论如何也不愿离开自己的王国。于是三人继续前往斯坦索姆解决天灾的威胁。

    净化斯坦索姆

    在抵达斯坦索姆之后,一行人发现受感染的粮食已被分发给市民食用。阿尔萨斯不愿将来面对一整支不死军团,于是他命令乌瑟尔和他的圣骑士们摧毁这座城市。乌瑟尔对此感到异常震惊,表示即使阿尔萨斯贵为国王,自己也不会执行这项命令。由于乌瑟尔的抗命,阿尔萨斯解散了白银之手骑士团,并召集那些仍“忠于洛丹伦“的士兵与他同行。乌瑟尔带领自己的追随者们离开了,吉安娜也迅速跟了上去。被自己的老师和挚友抛弃的阿尔萨斯一意孤行,继续在斯坦索姆屠杀了整个城镇。

    阿尔萨斯在斯坦索姆遇到了玛尔加尼斯本尊。二人对城镇里居民的生死展开了激烈的角逐——阿尔萨斯希望能杀光他们,玛尔加尼斯则意欲腐化他们。在城镇化为一片废墟之后,阿尔萨斯要求与玛尔加尼斯决斗。然而恐惧魔王却留下二人会在诺森德再次相遇的预言,而后逃之夭夭。

    在大屠杀之后,吉安娜与乌瑟尔回到斯坦索姆埋葬逝者。吉安娜在此地又碰到了麦迪文,他告诉她,阿尔萨斯若是前往诺森德,等待王子的就只有一死。先知接着劝说吉安娜,就像他劝说所有人的那样,让她一定要西行前往卡利姆多,而吉安娜接受了这个建议。

    死亡骑士的崛起

    到达诺森德之后,阿尔萨斯碰到了矮人国王麦格尼·铜须的弟弟穆拉丁。穆拉丁来此是为了寻获符文剑霜之哀伤,却因亡灵的攻击而被迫中断了旅程,甚至与外界失去了联系。此时洛丹伦王国传来消息,让阿尔萨斯的部队回国。但王子却雇佣他人烧毁了自己的舰船,然后命军队攻击那些雇佣军。自绝退路的阿尔萨斯告诉他的部队,只有找到霜之哀伤,他们才能回家。当王子终于找到符文剑的时候,他和穆拉丁却发现霜之哀伤乃是一把受诅之刃。

    阿尔萨斯选择承受这份诅咒,并拔出了符文剑,而穆拉丁却在拔剑的过程中被霜之哀伤杀死(事实上他只是被击晕,并严重失忆)。有了霜之哀伤的加持,阿尔萨斯率领部队向玛尔加尼斯所在的天灾基地发动突袭,并成功杀死了恐惧魔王。随着自己的疯狂渐渐消散,阿尔萨斯遁入诺森德的荒野,留下他的部队自生自灭。

    数月之后,阿尔萨斯回到了洛丹伦领取他应得的奖赏。在觐见泰瑞纳斯国王时,王子抽出霜之哀伤,毫不犹豫地杀害了他的父亲。阿尔萨斯接着自封为洛丹伦之王,将国土献给了天灾军团。数周之后,阿尔萨斯已成为一位效忠于巫妖王的死亡骑士,他接到了复活死灵法师克尔苏加德的任务。为此,阿尔萨斯必须将死灵法师的遗体转移到一个魔力充沛的地方。为了得到装有父亲骨灰的骨灰盒,阿尔萨斯杀害了自己的前任导师乌瑟尔,而他仅仅是倒掉了父亲的骨灰,然后将克尔苏加德的遗体装进了盒子。当时唯一能够提供足够魔力的地方,是高等精灵首都银月城深处的太阳之井。为了复活克尔苏加德,天灾军团必须摧毁奎尔萨拉斯

    奎尔萨拉斯的陷落

    天灾大军来到了奎尔萨拉斯的边界,而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却成为了阿尔萨斯计划的绊脚石。尽管奎尔萨拉斯筑有坚固的精灵城墙,破坏了重要桥梁,且拥有相当数量的精英游侠,天灾军团还是凭借着绝对的数量优势踏平了通往银月城路上的一切防御力量,逼近了奎尔丹纳斯岛上的太阳之井。在得以警告银月城天灾来犯之前,希尔瓦娜斯的营地便遭到袭击,她本人则被天灾囚禁起来。阿尔萨斯并没有给予游侠将军一个安宁的死亡,相反,他使用各种手段折磨她,甚至使用自己的力量将希尔瓦娜斯转变成了第一位女妖,使她成为了天灾军团的奴隶。摧毁银月城的防御工事后,天灾军团进入城池,大肆屠杀城内的高等精灵。接着阿尔萨斯抵达了太阳之井,把死灵法师的残骸浸入魔力充沛的井水之中,腐化了太阳之井,并将克尔苏加德复活为了一名巫妖。在任务完成之后,阿尔萨斯命令天灾军团杀光了奎尔萨拉斯所有残存的高等精灵。

    污染者

    随着克尔苏加德的复活,天灾军团不得不为恐惧魔王效命。他们向南前往达拉然获取麦迪文之书以将阿克蒙德召唤至艾泽拉斯。虽然肯瑞托动用了他们最强大的魔法,但是他们也未能阻止天灾取得那本魔法书。克尔苏加德使用麦迪文之书召唤出了阿克蒙德和燃烧军团。阿克蒙德降临艾泽拉斯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自己强大的力量摧毁了达拉然。自此时开始直到战争结束,阿克蒙德便亲自领导燃烧军团对艾泽拉斯的入侵,他计划接下来摧毁位于海加尔山世界之树——诺达希尔

    卡利姆多之战

    在斯坦索姆大屠杀之后不久,也就是在阿尔萨斯弑父之前,吉安娜·普罗德摩尔遵循麦迪文的指示,率领数千人来到卡利姆多。

    从东部王国逃难而来的部落在途经大漩涡时被冲散成数支,一些船只停靠在了大漩涡旁的群岛上,在此他们遇到了暗矛巨魔的。兽人们在岛上帮助巨魔,然后与他们一同逃往卡利姆多。

    在卡利姆多,著名的战歌氏族酋长格罗姆·地狱咆哮与他的氏族成功登陆。他们本应该与萨尔会合,但格罗姆却率领兽人们向吉安娜的部队发起冲锋,战斗就此打响。

    其余的部落在卡利姆多登陆并会合,而格罗姆却因为他的嗜血本能,违抗了萨尔的命令,攻击了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的营地。作为惩罚,他被派往北边的灰谷,为建造兽人的首都收集木材。

    与此同时,萨尔开始寻找其余的部落子民。他最终遇到了牛头人和他们的领袖凯恩·血蹄。在帮助牛头人击退半人马的袭击后,凯恩告诉萨尔,一位身处石爪山脉的贤者可以帮助部落完成他们的旅程。

    在抵达石爪山脉之后,萨尔和吉安娜遇到了预言了洛丹伦陷落的先知——麦迪文。麦迪文要求联盟与部落暂时忘却往日的冲突,为将来面对一个全新的,更强大的敌人团结一致。

    玛诺洛斯

    格罗姆和他的氏族被命令在灰谷伐木。然而,他们的行为激怒了灰谷的暗夜精灵。在那之后,精灵崇拜的半神塞纳留斯亲自上阵对付战歌氏族。

    在经历几次败仗之后,兽人们意识到通过常规手段无法击败塞纳留斯。塞纳留斯视兽人为恶魔孽裔,只有将他们彻底根除才能解除半神心头的大患。为了打败他,格罗姆和他的追随者们饮下了源自一座神秘喷泉的水,这赋予了他们强大的力量,但兽人们却不知道这座喷泉已被深渊领主玛诺洛斯鲜血所污染。力量大增的兽人转变为了邪兽人,战歌氏族进而成功杀害了塞纳留斯,却再一次屈从于燃烧军团。玛诺洛斯在格罗姆面前现身,告诉他正是自己的血给予了兽人力量。尽管兽人获得了战斗的胜利,但他们再一次被恶魔所控制,成为了燃烧军团的走狗。

    为了帮助他们的新盟友,吉安娜创造了一颗神奇的灵魂石。萨尔需要用它来捕捉强大的格罗姆,然后将宝石带到一个准备好的魔法阵,以驱散他灵魂中的腐蚀。然而阻挡在人类和自由兽人们之间的,是一整支由战歌氏族、无数蛰伏的恶魔和从天而降的强大地狱火组成的部队。尽管萨尔悲哀地杀死了许多战歌氏族的兽人,他还是成功地对格罗姆实施了净化。在萨尔的萨满与吉安娜麾下最杰出的牧师法师的帮助下,他们设法驱散了格罗姆身上的腐蚀。萨尔和格罗姆接着前去挑战玛诺洛斯,虽然萨尔被击败了,但格罗姆挥出了致命一击,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杀死了玛诺洛斯,解放了兽人。就此,格罗姆完成了对自己堕入燃烧军团的救赎。

    暗夜精灵的回归

    燃烧军团的再临已昭然若揭。为了躲避一支摧毁了人类和兽人营地的亡灵大军,泰兰德带领她的哨兵们逃入森林。当她们逃跑时,却遇到了阿克蒙德与他麾下的恐惧魔王。泰兰德认为,随着阿克蒙德的回归,击败燃烧军团只有依靠那些古老的,沉睡中的德鲁伊的力量。而这些德鲁伊的领袖,正是泰兰德长久以来的伴侣,玛法里奥·怒风。玛法里奥苏醒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唤醒其余的猛禽德鲁伊利爪德鲁伊

    在唤醒德鲁伊的过程中,精灵们发现了囚禁恶魔猎手伊利丹·怒风的牢笼。泰兰德相信,这位背叛者会响应暗夜精灵的召唤,成为对抗燃烧军团的强大盟友。她让玛法里奥继续去唤醒德鲁伊,而自己则前去释放了伊利丹。玛法里奥发现,在洞穴中沉睡了一万年的德鲁伊已经变得野蛮而暴躁,于是他吹响塞纳留斯的号角,将德鲁伊们从疯狂中解救了出来。

    背叛者

    泰兰德为了释放伊利丹,不惜与守望者们交战。她完全信任伊利丹,相信他的力量能够帮助精灵们对抗燃烧军团。然而玛法里奥仍旧不信任他鲁莽的弟弟。急于证明自己的伊利丹发誓,他会向玛法里奥证明自己身上没有恶魔残存的力量。接着伊利丹率领一支暗夜精灵部队前往费伍德森林。不久,死亡骑士阿尔萨斯发现了伊利丹并与其交战。当二人最终面对面的时候,阿尔萨斯发现自己并没有理由与恶魔猎手战斗。伊利丹要求死亡骑士坦白他来费伍德的原因。阿尔萨斯告诉他,暗夜精灵们钟爱的费伍德森林正被一件强大的神器——古尔丹之颅所腐化,并且利用伊利丹对力量的渴求,提醒他那颗颅骨中蕴藏着庞大的力量,而后者则心甘情愿地上钩了。

    在恶魔中杀出一条血路的伊利丹最终找到并吸收了颅骨的力量。加上恶魔猎手本身的力量,伊利丹杀死了恐惧魔王的领主,提克迪奥斯,并确保了燃烧军团的战败。眼见伊利丹变为了半恶魔半精灵的丑态,玛法里奥以被恶魔腐化为名放逐了伊利丹,并称他“不再是自己的兄弟“。怨愤异常的伊利丹撕碎枯木,遁入深林,在纳迦到来之前,再没有他的音讯。

    海加尔山之战

    在放逐伊利丹之后,麦迪文让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去一个秘密的树林中与萨尔和吉安娜见面。他对四人承认,自己是为燃烧军团打开黑暗之门,使部落入侵艾泽拉斯的元凶。在因自己的罪行被诛杀之后,他正在为拨乱反正,从燃烧军团的魔爪下保护艾泽拉斯而努力。麦迪文请求凡人种族联合起来以抵御燃烧军团,因为只有他们团结一致的力量才是艾泽拉斯唯一的希望。

    战斗打响之后,污染者阿克蒙德一路击溃了由人类骑士、精灵哨兵与兽人战士组成的联军,并粉碎了沿途所有的人类城堡与兽人岗哨。吉安娜使用传送术拯救了绝大多数的幸存者,而死里逃生的萨尔则使出一道难以置信的闪电击伤了阿克蒙德。摧毁了两座要塞的污染者向保护海加尔山顶峰的精灵要塞不可阻挡地冲去。

    当阿克蒙德抵达世界之树时,玛法里奥使用塞纳留斯的号角,唤出海加尔山中的上古精魂攻击阿克蒙德。精魂以自身与世界之树为代价,在一瞬间引发了一次规模极其庞大的爆炸,直接消灭了污染者和他麾下的大部分恶魔士卒。由于世界之树的毁灭,暗夜精灵失去了永生的能力,但第三次大战终究以联军的惨胜告一段落。

    后果

    在第三次大战中,洛丹伦王国覆灭,暗夜精灵不再能够永生,高等精灵近乎全灭。从此之后,尽管银色黎明血色十字军一直在洛丹伦与天灾军团战斗,却没有一个人类团体能够收复洛丹伦。联盟最终在大元帅加里瑟斯的带领下,团结了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中幸存的人类。有了来自暴风城铁炉堡的增援,联盟成功夺回了达拉然奥特兰克山脉,并将天灾逼退至瘟疫之地。接着肯瑞托开始着手重建这座魔法城市。

    高等精灵的王子凯尔萨斯·逐日者回到自己都城的废墟,将自己的人民改名为“血精灵”,以纪念他们牺牲的同胞。血精灵们最终收复了奎尔萨拉斯的大部分失地,甚至净化并重新激活了太阳之井。在战争结束后,希尔瓦娜斯挣脱了巫妖王的束缚,组建了被遗忘者。被遗忘者军团占领了洛丹伦城,并在城市的地下建立了他们的家园,名为“幽暗城”。

    艾泽拉斯目前的政治形势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第三次大战的影响。在酋长萨尔的领导下,兽人、牛头人和暗矛巨魔汇集在卡利姆多上,组成了新部落,而被遗忘者和血精灵在之后的日子里也先后加入。战后,联盟和部落达成了和平协议,萨尔以保证这项脆弱的协议不会被任何事物打破为己任。但是,在愤怒之门事件过后,瓦里安·乌瑞恩向部落宣战,萨尔对此痛惜不已。

    失去了洛丹伦,联盟将重建的暴风城作为新的都城,铁炉堡的矮人们则成为了人类最坚定与最亲密的盟友。来自诺莫瑞根侏儒们由于穴居人入侵自己的城市,在第三次大战中没有提供帮助。侏儒认为,与天灾相比,穴居人的入侵更为紧迫,因此他们决定单独与穴居人作战。最终,侏儒们被迫从诺莫瑞根撤离,在国王格尔宾·梅卡托克的带领下,作为难民投奔了铁炉堡的矮人们。适应了失去永生能力的暗夜精灵们又一次暴露于森林外的世界,经过深思熟虑,他们决定与外界势力结盟。由于在战歌伐木场与兽人结怨,暗夜精灵们加入了联盟。

    联军庞大的损失并没有被白费,燃烧军团遭到了严重打击,许多高阶指挥官都在战斗中丧生,其中包括众多恐惧魔王与不计其数的其他恶魔。正如在仇恨之轮中,艾格文对塞拉摩卫兵队长洛雷娜所言,这场战争“对整个恶魔种族造成的伤害,比数千年来的总和还要严重。

    参考

    1. Arthaus. 《Warcraft: The Roleplaying Game》, 214. ISBN 9781588460714. 
    2. Ashbringer (comic)
    3. World of Warcraft manual, page 14
    4. Quest:Calling in the Reserves
    5. Demoniac Scryer Reading: "I imagine that Mannoroth -- the pit lord of the Third Great War's fame -- possessed the same strength, but very few do."
    6. BlizzCon 2015 Opening Ceremony

    来源

    avatar
    avatar
    0

    没有卡迪安之战,卡迪安上什么也没有发生。

    4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