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罪责是成就少昊的七罪责所需阅读的8本游戏内书籍:皇帝的罪责:卷一~皇帝的罪责:卷八

来源

1 分别位于各地:

内容

皇帝的罪责
卷一[1]

  早在一万年前,就在少昊登基成为潘达利亚皇帝的那一天,他遵照历代先皇的传统,去找伟大的锦鱼人水语者寻求指引。年轻的皇帝兴致冲冲地来到先知面前,猜想等待他的一定是好消息。

  水语者倾听着伟大河流奔涌的旋律,但他突然惊恐地睁大了双眼。

  在《少昊的七罪责》的第一章中写道:

  “水语者看见了一群巫师围在一口巨井周围,从井里召唤成群的恶魔。绿色的烈焰从天而降,世界所有的大陆板块都悉数分崩解体。”

  皇帝少昊被这可怕的景象吓坏了,意识到自己这一生注定无法安享荣华。以晨芳园这个小镇为起点,他踏上了拯救潘达利亚的旅程。


卷二

  早在一万年前,潘达利亚的末代皇帝少昊正是在这里寻求青龙的教诲。

  在《少昊的七罪责》的第三章中写道:

  “茫然无措、杳无希望的末代皇帝,沿着陡峭的山坡爬上了不息山。刺骨严寒穿透了他的丝质长袍,凛凛冷风在他耳边讥笑嘲讽。”

  “惟有在山顶上,皇帝才寻获了安宁与慰藉,他在这里与智慧之灵青龙交谈。”

  青龙劝少昊卸下负累,净化灵魂,与大地化为一体。

  皇帝不解其意,可继续留在这苦寒的山顶也不会找到更多答案。皇帝少昊心灰意冷的缓步下山,打算与同伴美猴王商量下一步行动。


卷三[1]

  早在一万年前,潘达利亚的末代皇帝少昊正是在这里,击败了疑之煞,将其囚禁在这片土地上。

  在《少昊的七罪责》的第五章中写道:

  “少昊冥思苦想了三天三夜,可青龙的忠告还是令他一头雾水。一个人要如何荡除心中所有的怀疑?”

  “少昊的旅行同伴美猴王等得实在无聊,就拿竹子刻出了一个诡异的鬼脸面具。他让皇帝把这个疑之面具戴在脸上……”

  虽然美猴王的本意只是恶作剧,但面具却生效了——少昊把面具拽下来,他的怀疑化成了实体。他们大战了七个小时,直到疑之煞被彻底掩埋。

  从那天起,末代皇帝心中再无怀疑,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将潘达利亚从大分裂中拯救出来。他变成了信念的化身。


卷四

  早在一万年前,潘达利亚的末代皇帝少昊正是在这里,击败了惘之煞,将其囚禁在这片土地上。

  在《少昊的七罪责》的第九章中写道:

  “在翡翠林中取得成功之后,皇帝少昊周身充满勇气,但他仍对不可预知的未来担忧不已。他深入卡桑琅荒原,寻求希望之灵朱鹤的教诲。”

  “朱鹤告诉皇帝,如果我们凝视自己的内心深处,希望就在我们所有人心中。于是,美猴王给了皇帝少昊一个绝望面具——刻有骇人悲伤的绝望面容。皇帝戴上了面具,将自己心中的绝望赶了出来……”

  与惘之煞的战斗在瓢泼大雨中持续了四天五夜,可在朱鹤与美猴王的帮助下,少昊所有的绝望都被消除了。从那天起,皇帝终于明白,前途充满光明。他变成了希望的化身。


卷五

  早在一万年前,潘达利亚的末代皇帝少昊正是在这里,击败了惧之煞,将其囚禁在这片土地上。

  在《少昊的七罪责》的第十四章中写道:

  “虽已荡除内心的怀疑与绝望,但在皇帝少昊心中仍有挥之不去的恐惧。他向勇敢刚毅之灵——玄牛寻求帮助,玄牛居住在长城另一侧的荒原之上。”

  “玄牛、朱鹤、皇帝和美猴王长篇大论地探讨了恐惧的本质,最后美猴王终于受到启发,作出了行动。他制成了恐惧面具,外形可怕至极。皇帝用颤抖的双手戴上面具,将自己的恐惧逐出……”

  对抗惧之煞的战斗持续了一个星期零一天,相传,在那期间就连太阳都未曾升起。煞魔最后终于落败,被囚禁于大地之中,皇帝少昊也不再是从前的自己,因为他心中已经没有恐惧。他变成了勇气的化身。


卷六

  早在一万年前,潘达利亚的末代皇帝少昊正是在这里,击败了怒之煞、恨之煞和狂之煞。

  在《少昊的七罪责》的第十九章中写道:

  “自信又无惧的皇帝少昊以为没什么能够阻止他。但在朱鹤的要求下,他还是前去寻求力量之灵——白虎的忠告。”

  “白虎在少昊身上发现了无畏者常有的弱点——鲁莽。他将潘达利亚最伟大的战士集结起来,想试试这位皇帝。”

  “白虎给了皇帝少昊一根十英尺长的棍子,只要他能击中任何一名战士就算赢。尽管大战了好几个小时,可从未受过训练的皇帝在战士们快速敏捷的身手面前却只能望洋兴叹。他变得怒不可遏,暴跳咒骂,最后把长棍摔在膝盖上折成了两段。”

  锐气尽失的皇帝向白虎请教如何才能变得更强,明白原来是被自己的冲动拖住了后腿。为了拯救潘达利亚,少昊必须击败心中的愤怒、仇恨与暴力。

  美猴王立即动手,刻出了三张面具。皇帝轮流将它们戴在脸上,在一众好友与潘达利亚最伟大战士们的帮助下,终于打败了怒之煞、恨之煞和狂之煞,将其深埋于地下。

  皇帝再也不是从前的自己了。他踏上了最后一段旅程,成为了坚韧、爱心与平静的化身。


卷七

  影踪派是在一万年前,由潘达利亚的末代皇帝少昊亲自下令立派的。

  皇帝少昊深知,如果任由邪煞——诸如怒、惧、恨、疑等负面情绪的实体在地下恣意滋长其黑暗能量,必会对熊猫人造成巨大威胁。他要求潘达利亚最伟大的战士们勇挑重担,负责约束和控制邪煞。

  正是在这个地方,仅在皇帝少昊击败自身的愤怒、仇恨和暴力的数小时之后,影踪派的第一代弟子屈膝向皇帝立下了誓言。在过去的一万年间,同样的言辞在每一代影踪派新兵间口口相传。


卷八

  早在一万年前,潘达利亚的末代皇帝少昊正是在这里,用这些圣水的力量帮助潘达利亚在灭世的大分裂中幸免于难。

  在《少昊的七罪责》的结语中写道:

  “最终一日,黄昏时分,天空中绿焰滚滚,大地恐惧震颤。但皇帝没有畏惧,在他心中毫无怀疑和绝望。当天空崩裂时,他大快朵颐,高声歌唱。”

  “皇帝少昊在自己臣民的眼中看到了恐惧与怀疑,于是他发出了宣言——人生苦短,每一日都该开怀活在当下,每一晚都该忘忧舒心安眠。”

  相传,他登上了永春台,想将潘达利亚和世界其它地区隔绝开来。可尽管他使出浑身解数,却还是做不到。大地在他脚下震颤,但并未移动。很快,他开始怀疑,疑之煞便从东边出现;他开始恐惧,惧之煞便在西边挣脱了桎梏。绝望之下,他请求青龙出手相助。

  青龙在山谷上空盘旋,对这位身陷困境的皇帝说道:“潘达利亚不仅仅是熊猫人帝国,”她告诉少昊,“西方的敌人也跟你在长城背后的帝国一样,都是这片土地的一部分。”

  原来一切事物都在永恒的世界中息息相关,而在这片他所挚爱的土地上,也不是只有熊猫人帝国而已。少昊终于明白了。他将法杖插进地下,灵魂与这片土地化作一体。当世界分崩离析之时,潘达利亚静静地漂进了大洋之中。皇帝的长袍随风掠过大地,使这片土地被难以穿透的浓雾笼罩,从此遗世而独立。

  1. 1.0 1.1 同步版本至:7.3.2.25549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