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鸦之眼石板拓片是出现在潜行者职业大厅任务中的一组可阅读物品。拓片主要讲述了拉文凯斯的先祖获取神器渡鸦之眼的过程。

正文

渡鸦之眼石板拓片

胡金穆宁停在一根树枝上,俯视着他们的主人。这个体型巨大的维库人正悠闲地坐在下面,一边吃着多汁的梅子,一边看着几块古代石板上的文字。水果的汁液一滴一滴落到石板上,一只渡鸦转过身,对着同伴呱呱叫起来。

“上面写的是啥?他在看什么东西?”穆宁问道。

胡金的头上下摆动,用一边的眼睛盯着下面的符文石。

“我又不识字!”体形比较大的渡鸦叫道,“你明明就知道,为啥你要嘲讽我?”胡金生气了,用喙啄了啄它的同伴。

穆宁拉了一泡屎,只差一点就会打中下面的维库人。

“我们应该叫他给我们做点什么东西。或许一只眼睛……呱!”穆宁并没有放弃。

胡金发出附和的呱呱声,这时,维库人瞅了瞅这两只渡鸦,他们的话只有这个维库人才听得懂。

“如果你们俩可以给我安静点,我就给你们做点东西,让你们可以明白任何你们小脑瓜想弄明白的东西。”哈维说,“现在,安静点。”

……


光阴荏苒,但是对这对渡鸦和所有永生者来说,并非如此。它们花了几百年,用它们的宝贝渡鸦之眼的棱镜阅读它们能找到的一切文献。在数不清的日子里,它们埋头解读那些饱经风霜的、用早已失传的语言写成的古老符文刻字。它们很开心,开心到渡鸦所能开心的程度,也就是说,没人相信它们真的能体会到开心的感觉,即使是其他渡鸦也不信。

然后有一天,来了一个陌生人。他是个精灵,是新的卡多雷的一员,也就是其他人所谓的暗夜精灵。这种小个头的人比维库人更讨人厌。但是不知怎么的,这个暗夜精灵不一样。而且他手上拿着某种东西,散发着它们有生以来闻到的最甜美的气味。

“你们拿着的是什么呀,羽毛丰满的朋友?”这个留着大胡子的卡多雷问道。


“呱!”他听到了这样的回答,只有它们的主人才听得懂。但是,有了渡鸦之眼的力量,它们可以毫无阻碍地理解他在说什么。它们很久以前就已经学会理解这些卑微的凡人种族的所有语言。

“我们三个其实有共同之处,因为我叫拉文凯斯,意思是‘鸦羽’。可以说我们在某种意义上是亲戚。”暗夜精灵解释道,他的声音出奇地让人宽心。“可以让我看看那块石板吗?它好像很有意思。”精灵一边说着话,一边缓缓靠近,好看清石头上刻写的符文。

这个拉文凯斯手里攒着的东西散发出神秘而美好的气味,胡金和穆宁完全被吸引住了。它们情不自禁地上下摆动着头,想要看清他手里的东西。它们让他走得更近了。

毕竟,一个卑微的精灵能有什么威胁呢?


暗夜精灵皱起了眉头。他盯着两只渡鸦刚才阅读的石板,上面写着一个幽默故事,说的是一堆笨笨的小男孩和小女孩,被一个聪明的维库女巫诱骗,然后被吃掉了。

“哎呀,我看不懂。我看不懂高贵而自豪的维库人民所使用的远古符文。”拉文凯斯承认。他大声地叹了口气,放下了肩膀。“我早就知道,渡鸦是全艾泽拉斯最聪明的生灵,但是即便如此,你们俩又是如何读懂这些饱经风霜的文字的呢?”他献媚地问。

穆宁的警觉性比较高,他用左眼凝视着这个陌生人,飞快地瞄了瞄他那紧紧攒着的拳头一次,两次,或许有三次,想要确认手里的东西没有消失。


但是,这只多疑的渡鸦没来得及阻止它缺乏防备心的兄弟。胡金说出了它们的秘密。它在它们最珍贵的宝贝上啄了三下。渡鸦的喙虽然十分尖锐,但是这颗魔法宝石的表面并没留下任何痕迹,依然完美无瑕。

“啊,真是奇妙!你是说,是这个小玩意让你们看懂石板的?”这个狡猾的精灵问道。两只渡鸦坐下来瞪着他,它们的胸膛鼓了起来,脖子上的羽毛也竖了起来。

“不,不,朋友们,你们误会我了。我只是想借用一下你们的宝石。求求你们,让我用它来读一下这些符文吧,”这个精灵央求道,“读完后,我们可以好好聊一聊这块石板上所写的美妙故事。为了报答,我会把这个送给你们。”

拉文凯斯终于露出了手里一直攒着的东西。对渡鸦来说,这或许是它们所看到过或者闻到过的最迷人的东西,仅次于哈维的宝石。


这个卡多雷缓缓地把这块精灵硬糖放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两只渡鸦的头在宝石、精灵和美食之间不断地摆来摆去。但是,没过多久,它们的天性就占了上风,它们跳到了那块石头上。这块糖实在是好吃极了,比它们吃过的任何东西都要美味,即便是英灵殿中的众神的飨宴也无法与之媲美。它们啄着糖果并小口小口吞下肚,置身于美好的时光里。

它们享用完毕以后,满怀期待地抬起头,希望它们的新朋友还能再给它们一块糖果。但是,到处都看不到精灵的影子,而且渡鸦之眼也消失无踪。

胡金和穆宁用尽全身的力气呱呱叫起来。它们在拍动翅膀时发下了一个毒誓,有一天一定要向这个精灵骗子和他的所有族人复仇。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