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员卷宗是一个可阅读物品。

来源

完成任务:收集的开端,获得该物品。

  1. 位于噬渊刻希亚

内容

档案员卷宗
收录于版本9.2.5.44908

档案员卷宗

这里存放着档案馆里保存的知名圣物的目录,我会努力介绍它们的历史和重要价值,好让噬渊行者帮助我们找回这些圣物。

愿天命赐我智慧。

——档案员罗-遂尔


脉蕴法杖

许多纪元以来,我看着罗-赛娜拉手握这柄法杖,维系着档案馆的运转。这柄法杖交给我时,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我只希望自已能够不辜负她的信任。

前方的道路漫长崎岖,但我不必独行,为此我感激不尽。


束缚之书:疯狂女巫

罗-赛娜拉把这本书的最后一页放在了档案馆的另一个区。我自作主张想把书复原时,遭到了她的责骂。

我常想,书里的囚徒做了什么错事,以至于要遭受这等惩罚?如果是以追求知识为名,很多恶行都能得到辩解。


吟钢锭

编写此金属锭的目录时,我突然想到,在我们的文化里,音乐很稀有。其他社会在胜利时会狂喜,失落时会痛哭,而我们却只是存在着而已。天命本身已经足以给我们提供真正的成就感。

但是,我依旧会情不自禁地合着它的调子哼唱。


束缚之书:被折磨的巫师

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我拿到最后一页会发生什么。我会帮助这本书完成它的天命吗?

但书中文字坚定的呼唤,却只让我进一步确定了不要去管这件事。有些故事还是别拿出来讲比较好。


永恒学者的护符

感谢天命!我还担心这护符会随着它的过往一起永远消失了。

罗-赛娜拉从来没有向我揭示过它的力量。但我拿着它时,感受到了我责任的重大。它给了我继续前进的勇气。

是的,这就是它的力量所在。


拟态者的伪装

啊,没错,这面具是最近才入驻档案馆的那批里的。据我所知是来自一个凡人世界,但已经在暗影界许多巫师的手上辗转流传。

看来,即使死后,人们依然有秘密想要隐藏。


奇特的木雕

修复此木雕花费了很大工夫。我拨开了无数岁月的沉积泥土才让下面的图像重见天日。罗-赛娜拉赞扬了我在工作中的细致。

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成就感。也许刻希亚正是我的归宿。


天辰暗影界星图

我一直都对地图充满兴趣。在羊皮纸上画上寥寥几条线,写下几个名字,整个世界就在读者面前跃然而出。

看到所有这些国度,我立即想到了天命的伟大......以及我在其中扮演的微不足道的角色。


领悟密文

有时候我会思索语言的本质。我们尝试交流,形成符号,进而演化为文字。但语言之间差异极大,即使在同一个国度里也一样。

对天命来说,如果我们都能理解对方的语言,不是最好吗?


永生雕像

这尊雕像已经让我烦恼了许多纪元。它自称了解很多东西,但却只说假话。我把这件事跟罗-赛娜拉说了,但令我惊讶的是,她居然大笑。

“有个真理是凌驾于其他所有真理的,”她看着这圣物对我说,“就是没人知道一切。”


神秘的解密装置

我们侍神者总是直言不讳,而其他人则不是如此。

口是心非很容易被觉察,但还有很多更微妙的变化——讽刺、影射、暗指,我经常上这些当。

也许我应该好好利用一下这装置。


死神之鼓

欺诈者、骗子、愚弄者。描述邦桑迪的词语有很多。每当这鼓声响起,我感觉仿佛就听到了他的嗓音。

虽然他是死亡之洛阿神灵,但据说他最早是个凡人。也许这就是他虽然有这个头衔,但却总是充满活力的原因。


奇壤之袋

虽然我并不了解这小袋泥土的起源,但它似乎很渴望培植生命。也许这并不是土壤,而是机遇,正等待着合适的时机。

“没你想的这么复杂,”罗-赛娜拉笑着对我说,“这些土壤只不过是在履行天命。”


不稳定的爆裂宝珠

这圣物让我感到紧张。我不喜欢把它放在档案馆里,但罗-赛娜拉坚持要放。她解释说,在我们手上,就能保证绝对不会有人使用它。

我们信任天命。但要信任彼此就真的这么难吗?


神圣意图壁垒

有时候我一个人呆在壁垒旁边,就感觉有人在附近站着。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充斥着一种得到了保护的感觉。

有人可能会觉得不安,但其实我觉得很舒适。


切影短剑

思索这把剑时,我向罗-赛娜拉询问暴力的本质。它在天命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她对我说,这个秘密只能由我自己揭开。

现在,我想的不再是这个问题本身,而是她为何要这样回答我。


高莱克利爪神像

今天我问罗-赛娜拉,既然德鲁斯特存在于生死之间,他们是否真是天命的一部分。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我:如果风不属于土壤,也不属于天空,它还是自然的一部分吗?

看来我还有很多需要思考。


镜像戒指

档案馆里的每个圣物都有自己的作用。我问过罗-赛娜拉,为什么有人打造了这枚戒指。

“也许只是需要陪伴,”她沉思着说,“即使只是个幻象。”

我当时不知道她的意思。我现在大概明白了。


扭曲虚空之星

我问罗-赛娜拉,扭曲虚空之星来自何方,但她也不知道。我追问时,她摇了摇头。

“我们必须接受的是,一些故事的确已经消失了。它们不再是我们所讲述的故事。我们要做的,是找到能让我们讲述其故事的圣物。”


恐怖音讯方尖碑

如此其貌不扬的物品却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它的低语述说着天命——如果只有一条正确的路,为何会分出不同的岔路来?

这样的想法也许会影响那些缺乏信仰的人,但我们一族是信仰的化身,我们的信仰绝对不会动摇。


占卜者的符文短棒

档案馆里用来占卜的物品很多,这是其中之一。我一直受到天命的指引,但我有时也会问自己,凡人是否会因自己存在的不确定性而感到沮丧。

有时候我又在想,他们是否会因为各种可能性的存在而自我陶醉。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