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icon-silver-48x48.png
基本完善
vuekyabsgyi!这篇文章已经基本完善了,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关于平行世界中的格罗玛什·地狱咆哮,请查阅格罗玛什·地狱咆哮(平行宇宙)
Grom Glowei Cropped.jpg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
Grommash "Grom" Hellscream
Horde 32.png
基本信息
头衔 兽人的救世主,[请求来源]战歌氏族酋长,钢铁意志之领主
性别 男性
种族 兽人
职业 战士[1][2][3]
WC2BnE logo 16x42.png步兵
WC3RoC logo 16x32.png 剑圣
身份 战歌氏族酋长,大酋长萨尔的首席顾问
所在地 埋葬于灰谷中的屠魔山谷
状态 死亡
势力信息
阵营 部落
势力 部落战歌氏族
前势力 旧部落
人物关系
亲属 高尔玛什·地狱咆哮(父亲)
戈尔卡(配偶)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儿子)
门徒 萨尔 (“弟弟”)
当我们的战嚎声在你耳边响起,当整个大地在你的脚下颤栗,你就知道“战歌”二字的含义。

——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

“格罗姆”格罗玛什·地狱咆哮Grommash "Grom" Hellscream)曾是战歌氏族的传奇酋长,这位强大的战士大酋长萨尔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首席顾问。他是第一个喝下毁灭者玛诺洛斯之血的兽人,[4][5] 也因此将部落与燃烧军团绑在了一起——最终他以生命为代价让他自己和其族人从血之诅咒中得以解脱。

生平

早年

格罗姆只比杜隆坦奥格瑞姆年长一点,还没有多少当酋长的经验。对于前任酋长的蹊跷身亡总有人私下议论,但战歌氏族并没有挑战格罗姆的领导地位。在他爬上酋长之位的过程中,格罗姆的下颌染上了一层均匀的黑色。[6]

格罗玛什率领的野蛮侵略直至食人魔领土的腹地。当食人魔发起报复后,它们几乎摧毁了整个战歌氏族。格罗姆的妻子戈尔卡在战斗中身负重伤,并恳求格罗姆结束她的性命。然而格罗姆对她不图活命而一心求死的脆弱意志嗤之以鼻,称她为“没有牙齿的狼”并转身离开,留下她在原地等死。他对其他像“风中苇草”般脆弱的战士一样深恶痛绝。然而事实上,他只是无法亲手取走自己深爱之人的性命,而这个梦魇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一直让他的心灵饱受折磨。

格罗姆迅速召集部队对食人魔掠夺者进行猎杀。然而这只是食人魔领主设的一个陷阱,格罗姆不幸被捕。食人魔领主打算摧毁格罗姆的精神,于是把他绑在大树上进行没日没夜的拷打和羞辱。在这期间格罗姆的皮肤不断皱缩,人也日渐憔悴,但他丝毫没有动摇。怒吼着”饿狼虽衰犹能噬人“的他最终趁食人魔领主靠近不备之机将其咬住并杀害。格罗姆以”钢铁意志之领主“的名号返回并再次领导战歌氏族。[7]

在戈尔卡死前,她为格罗姆生下一个儿子,加尔鲁什,尽管这孩子的确切生日无人知晓。

格罗玛什将那棵见证他饱受折磨的大树运回了格罗玛什尔作为他的王座,并将拷打过他的食人魔之头颅悬挂于其上。[8] [[|]]

部落的崛起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喝下玛诺洛斯之血后的格罗姆。
魔兽争霸II:黑暗之门》中的格罗姆。

格罗姆参加了在纳格兰举行的喀什哈格节[1][9] 兽人古尔丹和他的暗影议会秘密控制下逐渐变得具有侵略而好斗,他们建造了大量的竞技场,在其中用生死决斗的方式磨练自己的战士技巧。在这段时期中,有几位酋长站出来反对这种堕落的生存方式,其中霜狼氏族的酋长杜隆坦发出警告称兽人们正在因仇恨和狂怒而迷失自我。然而无人听取他的话语,因为像战歌氏族的格罗姆·地狱咆哮等更为强大的酋长正带领兽人迈向战争和统治的新时代。

在黑暗之门建立之前,有着瘦长身材和漆黑下颌的格罗姆·地狱咆哮是战歌氏族毫无争议的酋长人选。关于前任酋长之死的质疑渐渐消散,人们开始把目光放到这位没有像杜隆坦一样世袭传承,而是强行攫取了酋长之位的兽人身上。虽然他十分固执,但当耐奥祖宣布“新敌人”德莱尼人的氏族时,是他首先留心思考了战争的前景,也是他第一个喝下了玛诺洛斯之血。他为了对抗德莱尼人而入侵沙塔斯城;他被形容为一个遍体纹身,眼似魔王的巨大兽人,拿着一把双手斧,留着掠夺者式的发型,还有他那如同无尽深渊一般漆黑的下颌。他的对手是努波顿:这位守备官曾碾压过格罗姆的右手手指使他无法再拿起血吼,但格罗姆仅仅以微笑作答。他和剩下的兽人们成功拿下了这座城市。[10]

受到这种新的嗜血诅咒的影响,兽人们逐渐开始将狂怒发泄在面前的任何事物上。察觉到时机已经成熟的古尔丹将各大氏族联合在一起,组成了一支势不可挡的部落。然而,知道像地狱咆哮和奥格瑞姆·毁灭之锤这样的酋长会来争夺最高权力的古尔丹扶植了一位傀儡大酋长来统治新的部落。他将毁灭者黑手,这位极其堕落而恶毒的领主作为自己傀儡的人选。在黑手的统治下,整个部落开始对抗德莱尼人来测试自身的实力。

黑暗之门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第二次大战中,古尔丹让格罗姆守在德拉诺。大战期间,部落被洛丹伦联盟所击败,而格罗姆和他的族人未曾参战,也因而使得战歌氏族免于战败的命运。

第二次大战后,格罗姆很快受到耐奥祖的重用。他和卡加斯·刃拳一同加入了重组之后的部落。之后,格罗姆受命从胡尔坎·裂颅的手中取回古尔丹的头骨。在黑暗之门再次打开后,格罗姆和雷克萨守望堡发起佯攻,以掩护前往艾泽拉斯偷取神器的兽人小队。神器收集完毕之后,格罗姆奉命留在艾泽拉斯守卫黑暗之门。当联盟部队开始进攻黑暗之门并向德拉诺进发时,他们打算炸死格罗姆与其族人,然而后者最终生还。在接下来的数月中,格罗姆和联盟军队在黑暗之门的艾泽拉斯一侧打起了拉锯战。联盟摧毁黑暗之门后,格罗姆将整个部落聚集于麾下,并计划为兽族寻觅一片新的大陆。同时,他带着悲伤与尊重接受了雷克萨离开部落的选择。[2]

部落的复兴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随着唯一退路的切断与兽人部队的溃灭,格罗姆和战歌氏族不得已藏身于洛丹伦的森野之间。他们在人类文明的边缘地带生活了近15年。日渐成熟的格罗姆开始意识到他年轻时学习的萨满魔法和兽族部落的术士魔法之间的不同,以及他和族人为之付出的代价。[11] 这段时间中,格罗姆不得不和体内使他衰弱的恶魔诅咒进行斗争。当其他兽人逐渐变得萎靡不振时,格罗姆的钢铁意志再次于逆境之中矗立,[12] 并直至他生命的最后时分。随着兽人的数量因为冲突和年老不断减少,他们的处境日渐绝望。只靠孩子和弱者无法在严酷的环境中生存,战歌氏族对未来的抉择已迫在眉睫。

这时,格罗姆发现了一个名叫萨尔的年轻兽人。受到萨尔的勇气,坚毅和仁慈的鼓励,格罗姆接受了这个年轻的外来者,并向他教授了更多关于兽人世界的事情。当人类对萨尔的搜寻日渐紧迫时,萨尔决定离开。格罗姆把自己的项链送给他以示信任。他率领战歌氏族与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和萨尔之前所在的霜狼氏族重新组合,并为了兽族的自由和复兴在敦霍尔德的要塞周围与人类收容营地展开战斗。

当兽族部落打算在洛丹伦寻找一片新的定居地时,新任大酋长萨尔指引他们远渡重洋前往新的卡利姆多大陆。

入侵卡利姆多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BTNHellScream.png
BTNChaosGrom.png
喝下玛诺洛斯之血后的格罗姆。

当格罗姆开始感受到恶魔诅咒带来的刺痛时,他已经无法抵抗它带来的甘醇甜美的力量。在袭击了石爪山的一处人类营地之后,他违背了萨尔的指令,选择了一个看似简单的额外任务——为新部落的定居开伐大陆并收集木材。然而,暗夜精灵一族被格罗姆的族人大肆砍伐的行为所激怒,并不由分说地向其发动攻击。在此期间格罗姆因为杀死了一只熊怪而得到了地精贪心指尼洛克的帮助——地精撕裂者。他率领战歌氏族成功击败了来犯之敌,却不想因此而引起了半神塞纳留斯的注意。为了给战斗中死亡的暗夜精灵复仇并保护森林的未来,塞纳留斯决定将兽人赶尽杀绝。塞纳留斯对兽人的历史有所知晓,并坚信他们都是“恶魔的走狗”,万死难赎。在一次遭遇战中,格罗姆向其表明兽人与恶魔再无瓜葛,塞纳留斯却根本不相信,并继续着他的杀戮。兽人很快发现塞纳留斯对一般的攻击完全免疫,氏族的覆灭似乎已不可避免。

与战歌氏族同行的一位巨魔巫医告诉格罗姆,他在附近感受到了奇异的能量,说不定能帮助打败塞纳留斯。格罗姆进行调查时,发现了一处血泉。这是深渊领主玛诺洛斯所为,古尔丹曾诱骗兽人为了追求力量而喝下他的鲜血,因而使他对兽人进行奴役。玛诺洛斯在看过塞纳留斯在上古之战中的作为后,将其视为燃烧军团前进路上的一大阻碍。他在提克迪奥斯的提议下将自己的血洒在泉水之中,希望兽人会再次将其喝下,借其中的恶魔之力杀掉塞纳留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理由……

当格罗姆将部队带到泉水处时,巫医提醒他泉水之中有恶魔力量的气息。格罗姆的一名手下也说,如果他们喝下泉水,将与萨尔的一切教诲背道而驰。然而对格罗姆而言这些都算不得什么。不惜一切保护氏族的格罗姆喝下了泉水,并威逼利诱其他人耶做了相同的事情。在恶魔之力的再次驱使下,格罗姆率军击溃了塞纳留斯的部队,甚至这位半神自己也不能匹敌受到恶魔力量加持的格罗姆酋长。

塞纳留斯陨落之后,玛诺洛斯出现了。喝下了玛诺洛斯之血的战歌氏族又一次沦陷在这位深渊领主的控制之下。当玛诺洛斯告诉格罗姆这一切时他十分恐惧,然而恐惧也仅仅是他为数不多仅剩的个人思绪。在这之后,玛诺洛斯将格罗姆和其族人重新转变为奴隶,命令他们煽动部落和萨尔之前的盟友,吉安娜·普罗德摩尔领导的人类军队开战。为了拯救他的老朋友,萨尔不得不和格罗姆与堕落的战歌氏族正面对抗。当萨尔最终来到格罗姆面前时,格罗姆向他讲述了恶魔诅咒的可怕真相。各个氏族的酋长们都接受了燃烧军团的嗜血欲望,而其氏族因为首领渴求力量的选择已处在毁灭的边缘。 萨尔(依靠凯恩·血蹄与其牛头人的帮助)成功抓住了格罗姆并将其带至吉安娜处。后者联合双方的法师共同举行了一个仪式让格罗姆从血之诅咒中得以解脱。

过场动画中,格罗姆仰头望向玛诺洛斯

救赎与死亡

在了解到真相之后,萨尔决定和格罗姆一起前往猎杀玛诺洛斯,并发现这位恶魔的位置就在灰谷一处现今被称为屠魔山谷的地方。萨尔带着狂怒用毁灭之锤向玛诺洛斯挥去,但后者的恶魔力量过于强大,并用强大的反击打晕了萨尔。受到玛诺洛斯挑衅的格罗姆将血吼挥向玛诺洛斯的胸膛,粉碎了他的胸甲,并将这位恶魔的邪恶之心切成碎片。受到致命伤的玛诺洛斯在喷涌而出的烈焰中爆炸开来,只剩下狂怒不止的格罗姆。在漫天飞舞的地狱火焰中,破坏者玛诺洛斯就此死去……

随着深渊领主的不复存在,萨尔终于得以接近遍体尘埃的地狱咆哮。他眼中代表狂热的深红色渐渐消退:数十年来伴随其族人的血之诅咒终于被解开了。有着他最好的朋友,大酋长萨尔陪在他身边,这位至死不屈的传奇酋长带着一生中的至高成就,感受着燃烧军团的堕落和自身灵魂的低语,向这个世界缓缓作别。玛诺洛斯死后,燃烧军团对兽族的控制不复存在。那些曾喝下玛诺洛斯之血(不论是否自愿)的兽人也都感受到了诅咒的消失,他们的灵魂也终于从恶魔力量的腐化中得以解脱。格罗姆·地狱咆哮最终为这个世界留下了救赎的精神。

传承

格罗姆在死后成为了荣耀的中心点。他坚持不懈地与自己的内心抗争,最终迎来了玛诺洛斯的死亡,并解救了饱受血之诅咒的兽人一族,因此他被视为部落的英雄与救星。然而,他也是首个同意喝下玛诺洛斯之血的酋长,并在灰谷重蹈覆辙,[13] 因而间接导致了暗夜精灵族半神塞纳留斯的死亡。让暗夜精灵愤怒的是,兽人拒绝对塞纳留斯的死负责,因为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狂兽人,而兽人也付出了巨大代价才让误入歧途的同胞得以解脱。如果要为格罗姆的行为负责,兽人们会觉得他们还是当年的那支旧部落[请求来源]

无论如何,尽管格罗姆曾两度选择自我堕落,他仍然是部落的英雄,每年都有数千名部落居民缅怀他的牺牲。只不过地狱咆哮的传承也让兽人和暗夜精灵始终互有嫌隙。

萨尔在外域见到了格罗姆的儿子加尔鲁什。身患红痘症,住在加拉达尔隔离区的加尔鲁什没有受到腐化,并成为了纳格兰的玛格汉领袖。这位年轻的地狱咆哮对格罗姆的牺牲毫不知情,因此对他的父亲十分羞愧,并十分害怕成为第二个让兽人背负诅咒的罪人。萨尔让加尔鲁什了解到真相,让这位年轻的兽人走出阴霾,重拾自信。加尔鲁什跟随着萨尔回到艾泽拉斯,并继承了他父亲的战歌氏族酋长之位,直至成为部落大酋长……尽管他后来因为同伴和联盟势力的反对而被罢免。

为了纪念逝友,萨尔将部落召开议会的大厅命名为格罗玛什要塞。他的接班人加尔鲁什沿用了这个名字。

格罗姆被埋葬在灰谷中他击败玛诺洛斯之处,那里现今被称为屠魔山谷收获节时在这里点上一支蜡烛,玩家就可以阅读部落的地狱咆哮

格罗姆·地狱咆哮之墓

他的墓碑位于灰谷屠魔山谷中。

灰谷的东南区域,有一座格罗姆·地狱咆哮之墓,墓碑所在的位置大概就是他当年斩杀玛诺洛斯后死去的地方。其精确坐标为 [82, 78]300px ,墓志铭如下:

这里长眠着格罗玛什·地狱咆哮,战歌氏族的酋长。
我们民族被诅咒的开始与结束都与之息息相关。他的名字在我们的古语中意为“巨人之心”,他名副其实!他巨人般的身躯犹如铁塔一般耸立在玛洛诺斯面前,用鲜血为我们赢得了鲜血和荣耀。向你致敬!我的兄长,愿战歌永不消逝。

—— 萨尔,部落大酋长

外表

格罗姆在《魔兽争霸II:黑暗之门》中为玩家可用角色,他的氏族横跨了整个人族战役。他在《魔兽争霸II》资料片中的任务包括消灭听命于食人魔法师穆戈尔死亡骑士团。格罗姆是少数同时出现在《魔兽争霸:氏族之王》游戏与《氏族之王》小说这两部记述了同一个故事的作品中的部落英雄之一。格罗姆还出现在Micky Neilson写作的,以兽族部落进攻沙塔斯城为背景的短篇故事“不碎之灵”中(未出现名字)。

角色扮演游戏中

影与光》中的格罗姆。
The RPG Icon 16x3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角色扮演游戏,这些设定可能是非官方设定.

性格

格罗姆·地狱咆哮有着作为战士的优雅与无比迅捷的反应。他心高气傲,但又心甘情愿辅佐萨尔(或其他主人),同时对自身作为战歌氏族酋长的角色心满意足。格罗姆在战斗方面令人钦佩,对敌人的英勇也会赞赏有加。他将一生都奉献给了自己的种族和文明。然而,尽管萨尔曾让他的灵魂保持镇静,格罗姆始终有着难以抑制的狂怒。他的语气深沉而刺耳,仿佛在下达命令一般。[14]

战斗

格罗姆是公认的白刃战高手,他经常冲进战场上最激烈的区域,挥舞着手中的血吼大杀四方。尽管他也知道优先杀掉敌方法师和治疗者会取得优势,但他就是不能克制与敌方的强大战士一对一单挑的冲动。对阵这样的敌人时他会用出自己的暴击最大化伤害,而对手是大批较弱的敌人时他则会使用剑刃风暴。[14]


轶事

格罗姆出现在给他的儿子加尔鲁什的影像中。
  • “格罗玛什”在兽人语中意为“巨人之心”。
  • 萨尔将其视为兄长。[15]
  • 格罗姆·地狱咆哮生于第一次大战 的26年前,[16] 并在他25岁时第一次在德拉诺喝下了玛诺洛斯之血。[17][18] 他在《魔兽争霸III》中的年龄为46岁。[19]
  • 格罗姆的配音演员为Arthur Burghardt
  • 格罗姆的大斧名为血吼。在杀掉玛诺洛斯之后,这把斧子被萨尔带回了奥格瑞玛。几年之后他将其交给了格罗姆的儿子,前任部落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20] 加尔鲁什最终为了萨拉托,这把用上古之神亚煞极的力量与血吼的影像锻造的武器而丢弃了血吼。
  • 为了纪念格罗姆的地名有奥格瑞玛格罗玛什要塞,以及荆棘谷格罗姆高营地。在大灾变之前,要塞外面挂有玛诺洛斯的盔甲,上面斧洞的位置嵌有一块纪念格罗姆献身精神的徽章。
  • 萨尔在加拉达尔给加尔鲁什看过格罗姆与玛诺洛斯战斗的影像。
  • 格罗姆在《魔兽争霸III》中作为剑圣登场,但在世界观设定上他应该并不是一位剑圣。[21]
  • 格罗姆的名字可能源自斯拉夫语。“格罗姆”(Гром) 在俄语马其顿语中意为雷电,这使得他的名字和姓氏有所关联。此外还可能代表诺尔斯语中的禁语Gram,它在古诺尔斯语中意为“愤怒”。
  • 格罗姆在《炉石传说》中作为战士职业经典卡牌的橙卡“格罗玛什·地狱咆哮”出现,卡牌描述文字为:“格罗玛什饮下马诺洛斯之血,让因此受到诅咒的兽人们皮肤变绿、双眼变红!真是不明智的选择。
  • 在暴雪的限量模型雕像“格罗姆·地狱咆哮”中,格罗姆脚踩着玛诺洛斯的尸体,实际上这一幕并未曾真正出现。

其他时间线

在过去的德拉诺之战中,有另一位格罗玛什出现在另一个德拉诺世界中。

魔兽争霸》电影中将出现一条单独时间线的格罗玛什。[22]

画廊

参考和注释

继承自
未知
头衔
战歌氏族酋长
继任者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avatar
avatar
SerGawen
0

斧王

19个月
avatar
子凯
0

😏为了部落!

19个月
avatar
北落师门
1

“然而格罗姆对她不图活命而一心求死的脆弱意志嗤之以鼻”

妈呀,贪生怕死不行,一心求死也不行,到底要怎样才算英雄啊?

19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