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务起始于玩家获取成就:群星之环之后。

第七页

出现于任务“双面间谍”期间。

撕下的日志第7页

如我之前预料的那样,辛德拉从埃雷萨拉斯逃出来后,他们收集的档案几乎没能保存下来。但是,他们在躲避部落的进攻时依然遗落了一些卷宗。上古之神们的身份一直没有明确记载,只存在于大裂变前文献的脚注之中。在奥术方面技艺精湛的辛德拉,也无法完全理解黑暗帝国的阴暗魔法的复杂与精妙。但有一些人还是涉足了虚空。这些前人的经历给了我灵感,或许我们可以利用恩佐斯的力量来对抗他自己。


虽然这座图书馆已经废弃,但它一丝不苟的格局依然令我印象深刻。如果它能够保存得再完整一些就更好了。

多少珍贵的智慧因此丧失,真令人扼腕。辛德拉不辞辛劳地收集卷宗,将它们有序地放在书架上,只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知识不被战火侵蚀。

但战争的本质就是侵蚀与破坏,不是吗?建筑师的这类意愿一般不会实现,而且还会遭到难以预测的破坏……尤其是交战的双方是联盟与部落的时候。有谁能坚定地宣称,为了胜利一切代价在所不惜?

在某些情况下也许有吧。但我还没有想到任何一场符合标准的战争。

第16页

出现于任务“黑翼阴影”期间。

撕下的日志第16页

我在潘达利亚居住了很久,最近有幸结识了游学者。卷宗中蕴藏的知识数量大得惊人。游学者周卓将黑暗帝国的传说告诉了我。他……可以说……有些唠叨,但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就能感受到他的智慧。

影踪派与他完全相反,除了与熊猫人的安全直接相关的事,几乎没时间聊天。秘典宗学者们已经与煞的黑暗力量对抗了数百年,从积累的经验中掌握了不受其影响的办法。鉴于煞的力量来自于亚煞极,他们的技巧与原则是能够有效对抗上古之神低语的。


我必须承认,我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对影踪派感到一丝亲切感。熊猫人没有建立任何常备军,所以在面对螳螂妖和煞的时候,防御的工作就落到了影踪派头上。

尽管他们受过相关的训练,封锁了自己的情感,但我仍感觉得到,他们的身上存在着孤独。独自对抗黑暗,令他人得以沐浴在阳光之下不是一件易事。

但是,必须有人承担这个任务。他们不能有丝毫畏缩。

第25页

出现于任务“前往墓穴!”期间。

撕下的日志第16页

一些传说比泰坦留下的知识与技术更能引起我的好奇。我过去追求他们秘密的热情的确有些过头了,但这项工作必须进行下去。我知道起源熔炉是导致上古之神战败的关键原因,但我仍然没有弄清楚它的具体用法。

希望阿尔卡冯的宝库里面有我追寻的答案。很不幸,虽然宝库内存在着许多值得研究的材料,但这里已经被巨人占领……他们不太欢迎我的到来。鉴于他们之前的“访客”是联盟与部落,我无法指责他们现在的态度。


这些事情发生在我孵化之前,想想还挺奇怪的。在对古代知识的研究时,我从历史记录中知晓了他们曾经经历过的各种劫难。艾泽拉斯上一定存在着某个能够解答我疑惑的人,或许我的下一个任务应该是将他们找出来。

遗憾的是,前任守护巨龙们似乎不太相信我。即使我已经进行了多年的研究,他们对于泰坦造物的认知仍然远超于我。但鉴于黑龙军团动荡的历史……死亡之翼、奥妮克希亚、奈法利安……还有我自己……我无法责怪它们。

第58页

出现于任务“追踪黑王子”,位于卡拉赞墓穴中。

撕下的日志第58页

说到卡拉赞就不得不聊到它的主人的黑暗传说。不愧是最后的提瑞斯法守护者,他收藏的手稿与古代神器数量是肯瑞托无法比拟的。

进入高塔里的图书馆后,我的研究达到了新的里程碑:我调制出了一种补剂,服下后能够清除少量上古之神的腐化,消除它们的低语。虽然它的出现对于战胜它们没有任何帮助,但仍值得庆祝。


虽然我知道卡拉赞中存在着许多值得学习的课程,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在我与麦迪文残留的灵魂的交谈过程中学到了一些。他讲述了自己的挣扎历程,萨格拉斯这个堕落的泰坦在内部不断扭曲着他的灵魂,我想知道,耐萨里奥是不是也是因类似的想法而陷入疯狂。

他还提到,随后他的灵魂回到了凡人的国度,指引艾泽拉斯的勇士对抗腐化他的那股强大力量。他说了一句引人深思的话,我到现在还记得:“我无法改变自己的过往,”他说道,“但我可以给后来者留下崭新的遗产。”


崭新的遗产。最终,或许那才是我真正寻求的。一个能弥补我父亲……还有我所犯下过错的方法。一个象征着黑龙军团最初神圣使命的遗产:保护艾泽拉斯。上古之神的末日。

希望这本日志能对你有所帮助,达沃斯安柏雷。我的手下花了很多时间才把这本日志交到你,希望他们所付出的心血没有白费。请放心,当时机到来时,你会在与恩佐斯的战斗中得到我的帮助。上古之神争霸艾泽拉斯的美梦将化为泡影。

哦,还有最后一个请求:烧掉这本日志。是时候做出行动了。

字迹潦草的字条

在“追踪黑王子”任务结尾处,拉西奥留下了一个显眼的字条,用于指引玩家为黑角获取解药。

字迹潦草的字条

<玩家姓名>,如果你正在阅读这张纸条,那我猜黑角应该已经陷入了古神低语的折磨。好在我为你准备了救他的方法。

你可以在这张纸条旁边找到一瓶解药。把它带给我的哥哥,它会清除他意识中恩佐斯的影响。

我应该很快就能亲自向你表达我的谢意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