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factpreview-rogue-cs.png
弑君者
The Kingslayers
ClassIcon rogue.png
神器信息
所属专精 刺杀Rogue 潜行者
相关人物 黑手(铸造者)
古尔丹
迦罗娜(第一任持有者)
在他一时兴起的邪恶指令下,无数人死于非命,无数领袖跌下云端。这种行为已经无药可救,等着他的只有孤独和悲伤(痛楚)
虽然不得善终,但他至少死得迅速、安静、迅速。当他咽下最后一口气时,致命伤口非常不规则。没有人能看出来,他到底是死于匕首、战斧还是长矛之下(哀伤)


弑君者The Kingslayers魔兽世界:军团再临中加入的潜行者神器之一,其主手匕首为痛楚,副手匕首为哀伤

简介

神器故事

作为带来死亡的手段,这双匕首未免过于精致。但是作为刺杀的工具,它们无可媲美。你握着他们的每一天,每一分,它们都想要扭曲你的心灵,让你服从于它们的主人基尔加丹

也许有一天,你可以当面“感谢”他。

第一章

这对匕首铸造的目的,就是为了夺取英雄和无辜百姓的性命。在半兽人迦罗娜的手中,它们的确就是这样做的。

痛楚哀伤真是绝配的名字。在它们的历史中,它们谋杀过国王、将领、士兵、法师、恶魔,以及无法计数的其他人。如果当初历史的走向略有不同,也许这对武器就能让最初的部落征服艾泽拉斯。

这对匕首的故事开始于德拉诺,就在燃烧军团把魔爪伸向兽人部落不久后。

第二章

在部落建立初期,古尔丹就把迦罗娜招到他的麾下。作为兽人德莱尼的混血,她无家可归,从她出生起,生存对她来说就无比残酷和困难。她很快就学会了如何躲避赢不了的战斗,学会了如何悄悄杀死锲而不舍的追踪者。

古尔丹把她的心灵与他的意志束缚在一起,然后开始对她进行秘密的刺杀训练。她并没有完全理解他的意图,但是随着她的成长,她越来越厌恶他的残忍。但是,她依然听命于他。只要能生存下去,她别无他求。

迦罗娜对几乎所有拿得起的武器都很精通,但是古尔丹并不满意。他对部落的掌控仍十分微弱,如果人们发现刺杀行动和他的暗影议会有关,那么就可能会导致事与愿违的结果。

他需要可以让迦罗娜为他刺杀而不会留下后患的武器。

第三章

部落的第一任大酋长就有解决古尔丹的疑虑的途径。黑手大酋长和他的黑石部族有德拉诺所有兽人当中最先进的武器铸造厂。古尔丹悄悄接近他们,了解他们的先祖是怎样制作无比威猛的传奇武器毁灭之锤的。

“毁灭之锤是来自德拉诺燃烧之心的礼物。”他们告诉他。

这可没有用。古尔丹想要的是打破兽人对元素的尊敬;请求德拉诺的元素之怒提供更多的武器可能会反过来强化这层关系。古尔丹转而向基尔加丹寻求帮助,恳求燃烧军团的援手。

基尔加丹看到了操控一名忠于暗影议会的隐秘刺客的价值。他对古尔丹进行了严格的指导,并且提供了所需的原材料,用来制作一对德拉诺亘古未见的致命武器。

第四章

古尔丹的请求引起了黑手大酋长的兴趣。这个术士请求用一种没有任何兽人见到过的神秘矿石来打造一对匕首,而且他希望向这两把匕首灌注一种力量,一种只会在时机成熟时现形的力量。黑手同意亲自在他的铸造厂打造这对武器。

黑手为这对利刃淬火时,感受到里面充满了一种可怕的黑暗灵气,还有无可言喻的强大力量。这并不是元素之怒——而是基尔加丹把他的冰冷仇恨深深地灌注到了匕首之中。

黑手感觉到了这对武器散发的狂野苦痛。他把它们命名为痛楚和哀伤,因为他知道,它们只有在畅饮受害者的鲜血之时才会满足。

第五章

古尔丹对这对匕首的力量十分满意。它们不仅满溢着一名燃烧军团的领主的黑暗灵气,还具有控制使用者意志的能力。

为了测试这对武器的能力,古尔丹把这对武器交给了迦罗娜时对她下达了一个简单的指令。她立即就执行了。一个运气欠佳的暗影议会助祭毫无抵抗的机会,被迦罗娜一刀破开了喉咙。

虽然不得善终,但他至少死得迅速、安静、迅速。当他咽下最后一口气时,致命伤口非常不规则。没有人能看出来,他到底是死于匕首、战斧还是长矛之下。古尔丹立刻从中看到了机会。神秘的死亡可以用来散播疑惑,并把怀疑导向他想要的任何方向。

这对匕首将来会派上大用场。

第六章

部落与德莱尼开战后,古尔丹以谨慎的态度和精准的计划派遣着迦罗娜。那些有权有势的兽人里,如果有人表达出疑虑,或者对部落的方针有不同意见,他们经常不久后就会被发现死于一场与德莱尼部队的小规模冲突中。伤口看起来并不像是来自兽人的武器,所以一直没有人怀疑到古尔丹头上。

迦罗娜也没有受到怀疑。她身为“杂种”,绝大多数兽人都不会在乎她的存在,而那些注意到她的人,看到的也只不过是一个古尔丹的仆从,而且还总是贴身服侍。

她的工作从不节外生枝,帮助部落在与德莱尼的战斗中屡奏凯歌,然后她的双刃在战后的余波中继续为维持控制权而发挥作用。德拉诺的生命在邪能魔法的影响下逐渐枯萎,但是部落内部的气氛仍能保持在可控范围内。

一旦有风吹草动,古尔丹就会下达命令,然后迦罗娜就会执行。她的匕首总是很忙。

第七章

很多年来,迦罗娜一直与暗影议会的意志连为一体。她为了生存而服从议会;她为了议会的意愿而杀戮。她经常在梦中使用这对匕首杀死她的主人,但是当她醒来,她的心灵依旧被魔法所控制,这些想法被抛之脑后,她依然是忠实的走狗。

幸好,那股力量似乎在数十年前随着古尔丹在萨格拉斯之墓的殒命而消失。而且说实话,没人比迦罗娜更高兴看到这对匕首能开始从燃烧军团身上索取报偿。

第八章

部落入侵艾泽拉斯时,古尔丹命令迦罗娜找到巫师麦迪文并监视他。最终,迦罗娜对卡德加现身,因为她认为人类可能能够帮助她逃脱古尔丹的魔爪。

如果她知道这对匕首在帮助这个术士控制她的行为,她可能就早就把它们抛弃了,而历史可能也会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到头来,虽然她尝试抵抗,古尔丹还是控制她谋杀了暴风城的国王莱恩·乌瑞恩

迦罗娜当时被人视为叛徒。她被迫回到部落,身上带着这对匕首。

第九章

迦罗娜并没有在部落受到英雄般的欢迎。大酋长黑手已经在决斗中被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杀死。古尔丹陷入昏迷,他的暗影议会在逃。为了从迦罗娜口中获得暗影议会地点的情报,她受到了拷打。

部落向人类领导的联盟进军,准备结束这场战争时,迦罗娜终于成功逃跑了。只有这对匕首以及求生本能的陪伴,她穿越了整个艾泽拉斯,试图寻找新的生活。

那些试图猎杀她的部落捕手根本毫无胜算。

第十章

最终,迦罗娜被卷入了第二次兽人战争,她逐渐明白了这对匕首对她的意志施加的力量。即便与古尔丹远隔万里,她依然能感觉到古尔丹想要强迫她回到他的手中。

她向一个名叫梅瑞尔·冬风亡灵法师寻求帮助,要求他把这对利刃藏在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迦罗娜想要确保没人再成为它们的受害者,没人再成为古尔丹的诡计的仆从。

这对匕首便被埋藏了数十年。

第十一章

这对武器并没有光彩的历史。它们并不是用体面的方式赢得胜利。它们注定要造成痛苦,它们已经对德拉诺和艾泽拉斯造成了难以言喻的伤害。

敬重这份力量吧。永远不要忘记那些死在它们刃下的无辜者。

让每一滴被迫流淌的无辜鲜血,都变成燃烧军团需要偿还的代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