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Inv enchanting 70 pet pen.png
需要校对
这篇文章刚刚完成,还需要进一步校对和完善。请注意移除汉字的斜体效果
你可以在这里找到其他需要校对的词条。
Broll-Bearmantle.jpg
布罗尔·熊皮
Broll Bearmantle
Alliance 32.png
基本信息
头衔 血红之环的冠军
性别 男性
种族 暗夜精灵
职业 德鲁伊, 角斗士
身份 血红之环的冠军,新提瑞斯法议会的德鲁伊代表;
瓦里安·乌瑞恩的前同伴和雷加尔·大地之怒的角斗士奴隶
所在地 多个地点
状态 存活
势力信息
阵营 联盟
势力 塞纳里奥议会, 联盟, 瓦里安·乌瑞恩
前势力 暴风城, 血红之环, 新提瑞斯法议会[1]
人物关系
亲属 艾娜萨 (女儿), 泰兰德莉亚 (表亲)
导师 玛法里奥·怒风, 雷加尔·大地之怒
同伴 瓦里安·乌瑞恩, 瓦莉拉·萨古纳尔
我为了生存而战,瓦莉拉。而你,血精灵...[2]

—— 布罗尔

布罗尔·熊皮Broll Bearmantle瓦莉拉·萨古纳尔曾是瓦里安·乌瑞恩的同伴。他帮助泰兰德·语风将他的导师玛法里奥·怒风翡翠梦境中解救出来,并在后来负责达纳苏斯的德鲁伊斥候的组织工作。[3]

他是包括玛法里奥在内的少数几个拥有鹿角的暗夜精灵,这代表着在德鲁伊方面的惊人天赋,而布罗尔的鹿角更是与生俱来。玛法里奥私底下将布罗尔视为和自己地位同等的人。[4]

人物介绍

悲惨的过去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年少的布罗尔

布罗尔·熊皮拥有与生俱来的鹿角。那是一份来自大自然的珍贵礼物,象征着有朝一日他将成就伟业。年复一年,人们看着他的鹿角长大,等待着他显露出不凡的一面。许多世纪过去了,布罗尔成长为了一位强大、杰出的德鲁伊与一名拥有许多形态的易形者——但除此之外,他和常人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一段时间后,半神塞纳留斯之子,永生的德鲁伊雷姆洛斯将亲手创造的雕像送给了布罗尔。这尊雕像与一位绿龙相连接,借助绿龙的帮助,布罗尔得以行走于翡翠梦境。然而,雕像无法使布罗尔的力量进一步提升。布罗尔逐渐被没能兑现承诺的“失败”所折磨。

燃烧军团与受其役使的亡灵天灾第三次大战期间发起了对卡利姆多的入侵。布罗尔在海加尔山与亡灵和恶魔交战。与他并肩作战的还有艾娜萨,他的女儿。布罗尔的分队与抵抗势力的主要部队失去了联系。更糟糕的是,一大群恶魔被他所隐藏的德鲁伊力量核心吸引而来。在绝望中,布罗尔头一次呼唤大地深处的力量来保护他的战友们。他坚守阵地,让树木站立起来攻击亡灵与恶魔,给其他人时间撤回主要部队。他连续奋战了好几个小时。疲惫不堪的他最终被深渊领主阿兹加洛击倒,雷姆诺斯雕像也随之跌落。阿兹加洛用他的双刃巨剑猛击雕像,向其中灌输邪能。艾娜萨试图拯救她的父亲,却不幸被腐化的雕像爆发出的邪能所杀死。战后,布罗尔认为女儿之所以死去都是因为自己,他的愧疚与怒火使得野性之灵们——雄鹿猎豹海豹乌鸦都抛弃了他。只有巨熊之灵,他那邪能被邪能掠夺后的灵魂的具象化,还在宣泄着他的怒火。尽管如此,抛开他巨大的个人损失不谈,他还是拯救了无数的生命,并为联盟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角斗士

Varian and Broll escape.

悲伤吞噬着布罗尔,他离开了暗夜精灵社会,让自己被雷加尔·大地之怒和他的前奴隶、现在的伙伴血眼·赤拳买下。布罗尔成为了一名角斗士,与血眼和一名叫瓦莉拉·萨古纳尔的年轻血精灵搭档。血眼在不久后被刺杀,这也意味着雷加尔为血红之环决斗大赛准备的队伍失去了领导者。[5] 但他很快找到了顶替的人选——一位失忆的,拥有惊人战斗技巧的人类战士,绰号洛戈什。此人的身份不久后将被揭露—正是暴风城的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布罗尔、瓦莉拉和这名失忆的人类在勇气之环的训练中逐渐学会了照看彼此。[6] 在通力合作赢得血红之环的冠军后,[7]布罗尔帮助瓦里安一起逃离了角斗士生涯。[8]

雷姆洛斯雕像

凭借洛戈什的谋略和布罗尔的自然之力,两人随后前往战歌峡谷帮助银翼哨兵抵御战歌氏族的进攻。不幸的是,布罗尔的怒火使得他的力量变得混乱而危险,如果洛戈什没有及时用棍子敲晕他,他几乎已经引发了一场自然灾害。[9]战后,布罗尔发现被腐化的雷姆洛斯雕像已经被蓟皮熊怪取走并腐化了他们。因此,布罗尔和洛戈什飞往灰谷蓟皮要塞去净化被邪能腐化的雕像。在同于雕像连接的绿龙和一大群被腐化的熊怪交战后,他们最终成功净化了雕像。在净化雕像的过程中,布罗尔重获了与其它野性之灵沟通的能力,他的怒火也终于平息。[10]

布罗尔和洛戈什将雕像带给了范达尔·鹿盔。鹿盔想要确认雕像已经被彻底净化了。在对其进行研究后,鹿盔认为布罗尔最好把雕像留在达纳苏斯由他保管。[11]

瓦里安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布罗尔·熊皮与瓦莉拉继续陪伴瓦里安国王并帮助他打败了奥妮克希亚,救出了安度因并找回了真正的自己,重新回到属于他的王座。因为这些经历,布罗尔·熊皮成为了瓦里安更加信任的朋友。[12]熊皮与瓦莉拉的关系也甚为亲近,她的独立与鲁莽天性让他时常想起他逝去的女儿。他们也在旅途中建立了情同父女儿般的羁绊,但是布罗尔对瓦莉拉对魔法的沉迷亦感到深深的担忧。在奥妮克希亚死后,瓦里安为瓦莉拉和布罗尔在暴风城提供了永久的身份,在这里他们是瓦里安的保镖和顾问。[13]

因布罗尔响应范达尔·鹿盔通过梦境的召唤处理泰达希尔的事务,没能出席瓦里安国王与萨尔塞拉摩的和平峰会。[14]麦德安古加尔战斗期间,布罗尔赶来贡献了自己的一分力量,并加入了新提瑞斯法议会[15]


巫妖王之怒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在前夕版本事件中,布罗尔出现在暴风城港口与伯瓦尔和瓦里安讨论天灾的威胁。

"自从第三次战争以来我还从未见过如此强力的军队!瓦里安坚决要直接处理天灾的威胁,这很符合他的作风..."
"你们要去诺森德?我还没有去过那里,但我听说那是一片美丽但充满危险的土地。但是家乡的紧要事务让我无暇顾及,所以很遗憾我不能加入大领主弗塔根率领的远征旅程。"

怒风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你已成为了你命中注定要扮演的角色。"
—当布洛尔聚焦着艾泽拉斯的能量,眼睛闪耀着金色光辉,玛法里奥·怒风为此感到十分自豪。

在巫妖王死后,泰达希尔的情况日渐紧急。布罗尔响应其塞纳里奥议会领袖范达尔·鹿盔召唤,帮助治愈泰达希尔。塞纳里奥议会借助他们的力量来治愈世界之树,同时使用雷姆洛斯雕像来使他们的努力更加有效。在使用德鲁伊之力与泰达希尔的融合和沟通中,布罗尔开始感受到泰达希尔腐化的景象,这一景象使他感到眩晕,并打断了他们的合力行动。布罗尔恢复后,这些景象依然再次出现,而这次的景象预言了像暗影生物的恶魔和一位散发着翡翠梦境绿光的熟悉人像的出现。他随后意识到这一人像必定是雷姆洛斯的雕像。他潜意识地感觉到艾泽拉斯或其他熟悉的事物,正警告他着即将出现的危险。 警告正变得愈发强烈,并已经渗透进他的梦里,布罗尔开始做着有关她女儿死亡的噩梦。之后一位艾露恩姐妹会的成员地通知他参加一个高阶祭司泰兰德·语风主持的秘密会议。(只有哈缪尔·符文图腾知道这一秘密会议并对其他德鲁伊保守这一秘密)

作为玛法里奥·怒风信任的朋友,布罗尔受其挚爱泰兰德请求,帮助玛法里奥从迷失的梦境中解放出来回到现实。泰兰德告诉布罗尔,艾露恩曾给予她启示——玛法里奥正在逐渐走向死亡。因为翡翠梦魇已经开始蔓延进梦境领地,范达尔·鹿盔已经禁止进入翡翠梦境。同时,范达尔·鹿盔认为大德鲁伊们应该集中精力治愈受腐蚀的泰达希尔,他认为这是唯一能找到玛法里奥的方法。但是泰兰德意识到来不及有任何的进展,玛法里奥可能就会死去。泰兰德向布罗尔吐露心声不仅仅是因为玛法里奥信任他,同时他也是第三次战争的英雄,他的功勋经历使他不会轻易赞同范达尔固执的计划。 鉴于他对导师玛法里奥的忠诚,以及最近的噩梦和出现的恶魔幻象,布罗尔决定帮助泰兰德。

泰兰德想要通过大树荫的传送门进入翡翠梦境,布罗尔则意识到他们需要雷姆洛斯雕像。尽管布罗尔知道这是范达尔的治愈世界之树计划的关键,但是他还是从范达尔的私人密室中偷走了雷姆洛斯雕像

他们在 奥伯丁汇合,却发现这里的居民都沉入梦魇之中,在这里他们撞见了一位人类男性,路肯·弗克斯布鲁德,他能用特殊的力量进出翡翠梦境。随后他们遇见了伪装成黑龙的伊瑟拉伴侣,绿龙伊兰尼库斯,而这位绿龙也与雷姆洛斯雕像有着紧密的联系。不久之后路肯独自离开了队伍,遇上了跟踪他的兽人女性, 索拉。 索拉开始攻击路肯,使得他不得不使用自己的力量将他们一起传送进了翡翠梦境。布罗尔发现路肯遭到袭击后说服伊兰尼库斯将他们护送到大树荫从而进入翡翠梦境。他们在这里遇见了战争古树 纳亚尔, 尽管纳亚尔警告伊兰尼库斯已经被腐化不可信任,但是泰兰德和布罗尔依然说服了纳亚尔放他们进入翡翠梦境。梦魇之龙莱索恩突然出现袭击他们,伊兰尼库斯却随之消失, 纳亚尔希望尽力帮助暗夜精灵们,但被卷入了翡翠梦魇。当伊兰尼库斯再次出现时,莱索恩与艾莫莉丝 同时向这位绿龙进攻意图腐化他。阿莱克斯塔萨突然出现救出了伊兰尼库斯,迫使敌人撤退。之后红龙女王说服了伊兰尼库斯去帮助暗夜精灵,同时也是帮助伊瑟拉对抗翡翠梦魇。于是暗夜精灵们与绿龙一同进入了被梦魇感染的翡翠梦境。

他们三人从路肯口中得知了索拉的踪迹的和她的刺杀玛法里奥计划。听闻后泰兰德迫不及待地飞奔追赶想要阻止兽人的计划,布罗尔没有能够追上泰兰德。随后伊瑟拉和他的绿龙继续护送他完成拯救玛法里奥的任务,其中一名绿龙作为了他的坐骑。他们一起飞到了玛法里奥被困住的地方,索拉和泰兰德正在这里激烈地战斗。当布罗尔和路肯出现时,索拉已经砍断了囚禁玛法里奥的大树;玛法里奥得到了释放。但是当他恢复自由时,伊兰尼库斯出现了,却将要被困在翡翠梦魇之中。伊瑟拉见状想要救出她的配偶。但是梦魇也抓住了她,原来困住的伊兰尼库斯实际上是莱索恩用来引诱伊瑟拉而伪装的把戏。玛法里奥明白梦魇一直想要伊瑟拉,这样梦魇就不仅仅能够腐化翡翠梦境,还能以更强大的力量蔓延到艾泽拉斯。随后泰兰德,布罗尔,路肯,索拉和玛法里奥骑上一条绿龙准备逃离了翡翠梦境。玛法里奥的梦境连着他的身体,使他在月光林地苏醒。而其余四人依然被艾莫莉丝攻击;他们需要一道通往艾泽拉斯的传送门。

当他们通过传送门回到艾泽拉斯,又被腐化的纳亚尔攻击,除了路肯其他人又跌入到翡翠梦魇。路肯使用他的力量又将他们传送了回来,但是伊兰尼库斯因伊瑟拉的牺牲伤心欲绝拒绝一起逃走,他要独自去拯救他心爱的伴侣。

四人传送到了暴风城,他们在Stormwind Keep见到了国王瓦里安·乌瑞恩。起初瓦里安对索拉持有戒备,但布罗尔担保她是一名盟友。布罗尔也询问了瓦里安他们的好友瓦莉拉现在何处,可是她的下落无人知晓。瓦里安命令Major Mattingly陪伴他们一起去到达纳苏斯大使居住的贸易区。到达旅馆后,索拉和上校守在门前,布罗尔和泰兰德则进入到大使的房间。在这里他们发现了一直在寻找的连接着泰达希尔的炉石。这时泰兰德遭到了收到梦魇折磨的大师的攻击。泰兰德说服布罗尔立即使用炉石,布罗尔照做并传送到了达纳苏斯。到达达纳苏斯后,他发现已被他的德鲁伊同胞们所包围,他们相信布罗尔是叛徒,尽管他已经尽力去解释范达尔才是真正的叛徒。德鲁伊们将他带到 Cenarion Enclave,而范达尔却在这里和玛法里奥激烈地战斗。玛法里奥是来这里释放阿缪尔,纳拉雷克斯和珊蒂斯,同时终结他疯狂的计划。阿缪尔和珊蒂斯得到了释放,他们为布罗尔竭力辩解,并指出范达尔才是真正的叛徒。但是,疯狂的范达尔却又宣称哈缪尔,布罗尔,纳拉雷克斯和珊蒂斯才是叛徒。范达尔对着德鲁伊们释放法术想要杀死他们。范达尔已经失去了理智,以至于玛法里奥杀死的一个影子是他的儿子Valstann,目睹儿子死亡带给他的冲击使他动弹不得。这时布罗尔的德鲁伊之力围绕着他,他的眼睛犹如玛法里奥般的金色。玛法里奥前去与泰达希尔腐化之源战斗,而布罗尔则与哈缪尔留下来治愈其他德鲁伊。玛法里奥回来后所有的德鲁伊一起运用她们的力量使泰达希尔得到恢复。他发现了一个通往翡翠梦境的秘密传送门,他与艾泽拉斯的拯救者取得了联系并组成了一支军队。布罗尔受玛法里奥之命搜寻梦魇军队的踪迹,之后陪伴索拉找回了他的叔叔-布洛克斯希加遗留给他的斧头。索拉用这把斧头砍倒了翡翠梦境里梦魇之王的暗影之树。

布罗尔帮助索拉找回了她的斧头,打败了萨维斯的暗影之树。在艰难地解决了翡翠梦魇事件后,布罗尔受玛法里奥的邀请作为见证者出席他和泰兰德的婚礼。尽管布罗尔一直认为他自己配不上标志着大德鲁伊的鹿角,但是玛法里奥依旧信任他并对他如大德路一般尊敬对待。而如今他在德鲁伊中的出色能力使他能够打败范达尔,净化被腐蚀的泰达希尔。他能够利用来自艾泽拉斯的能量让由于范达尔的背叛行为而陷入沉睡的德鲁伊们得到苏醒。在他完成这些伟绩后,布罗尔的眼睛,从出生时的银色,变成了现在如玛法里奥般灿烂的金色。布罗尔已经克服了最后的心障成为一位真正的大德鲁伊,他坚定的自信代替了从前对自己的深深怀疑。与玛法里奥和伊瑟拉一同净化翡翠梦魇,他已经完成了一项伟大的使命。[16]

大灾变时期

大灾变发生后,他接替了玛法里奥领导着德鲁伊侦查队。[3]

联盟在达纳苏斯集会期间,布罗尔因有玛法里奥授命的任务在身无法出席,瓦里安对此感到深深遗憾。[17]

布罗尔最后一次现身,是作为联盟的冒险者对抗拉格纳罗斯的军队。


战争之潮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战争之潮》。

塞拉摩岛被摧毁后,部落封锁了整个卡利姆多的海岸线,防止联盟海军登陆。布罗尔通过传送术离开泰达希尔到达暴风城,在他与瓦里安交谈之际,港口的一艘新战舰即将完工。布罗尔向瓦里安保证,尽管位于泰达希尔的暗夜精灵船只无法冲破封锁,玛法里奥和泰兰德也会尽力让卡利姆多的剩余船只协助暴风城的进攻。[18]

不久后各种族代表聚集在暴风要塞商讨进攻方案,布罗尔作为暗夜精灵代表参与了会议。他提议将黑海岸作为第一个破除封锁的地方,以打开同鲁瑟兰村羽月要塞联系的航线。而瓦里安最终并没有采纳布罗尔的建议,而是选择“泄露”出联盟将会攻打黑海岸的消息,实则直取奥格瑞玛[19]

军团再临

Legion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随着翡翠梦魇的再次出现,布罗尔被Rensar Greathoof派往瓦尔莎拉的玛洛恩的庇护所取回 Idol of the Wild。但是当他到达时,他发现庇护所正在被萨特攻击,雕像也被偷走。于是布罗尔与鹿角德鲁伊的领袖赛兰德拉·林歌一起夺回了雕像将其重新放回了梦境林地,这样德鲁伊们才能和玛洛恩沟通。

地点

出现地点
位置 等级 生命值
任务:海加尔山的守护者 85 151,000
梦境林地 102 - 110 2,732,721
月爪谷 102 - 103 2,476,170
月爪谷 102 - 106 2,732,721
瓦尔莎拉 100 - 110 2,476,170
海加尔山 110 5,196,335

任务

Icon-delete-black-22x2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已于补丁4.0.3a中从魔兽世界中移除。

语录

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 "我们暗夜精灵只用自然和神圣魔法,是因为我们发现运用奥术和邪能会令人不安,尤其是邪能。但是血精灵对此却另有看法,在太阳井失落之后,他们慢慢耗尽了奥术魔法源。大多数像瓦莉拉这样的人转向邪能它能用燃烧生命来制造魔法。这是在杀鸡取卵,最终将会导致堕落。"[20]
  • "在献祭他身边所有的生命!他在召唤末日守卫[20]

军团再临

Legion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 I have seen enough of the Nightmare to know that it is not an idle threat. Within its grasp, even the strongest become their own worst enemies. You, however, have displayed courage and fortitude even in the face of this great danger. I feel faith that you will lead us to victory against our enemy. <name>, I wish to pledge my loyalty in service of you and the druidic order.[21]
问候
  • 祝你心平气和,朋友
  • Ishnu-alah.
  • 我与你同在。
  • 我醒着,根本没睡着。
  • 你好啊,沉睡者。
  • 我宁可去冬眠。
生气
  • 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 林地有危险?
  •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 我警告你!
  • 不要唤醒我内心的野兽
告别
  • Dream well.
  • Stay strong.
  • Goodbye.
  • Nature serves.
  • Find your strength.

战友

Aggro
  • 我是自然之怒的化身!
  • 没人能抵挡我们的力量
Killed a mob
  • 自然的敌人必将败亡!
  • 我们掌握着荒野的力量!
  • 不要挑战自然的守护者!


轶事

  • 布罗尔会说熊怪语[22]
  • 在DC公司的魔兽世界手办模型系列2中,布罗尔穿着部分怒风套装,拿着[旅途的终结]
  • 由于曾经做过奴隶,布罗尔觉得在兽穴里睡觉太狭窄,于是他宁愿在兽穴之外睡觉。[23]
  • 在风暴英雄中,玛法里奥有一款皮肤叫做“怒风肩甲玛法里奥”,它虚构了在另一个平行宇宙中,布罗尔为了保卫海加尔山而牺牲。在游戏中这样描述道:"尽管布罗尔·熊皮拯救了大德鲁伊,但为此他也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时至今日,玛法里奥仍然穿着他的战甲,提醒自己为了挽救海加尔所做出的种种牺牲。"
  • 很奇怪的是,布罗尔和瓦莉拉·萨古纳尔并没有在瓦里安·乌瑞恩葬礼上出现。
  • 布罗尔由Alan Shearman配音。

亲属关系

Questionmark-medium.png
以下人物之间的亲缘关系为理论推测和演绎,
不能被当做官方说明。

他可能是Athridas Bearmantle的亲戚。

画廊

版本变迁

引用与注释

外部链接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