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丁传奇The Legend of Odyn是记载在苍穹要塞石板上的一段文字。除封面和序章外,各章节均需要使用物品失落的奥丁传奇解锁。该物品由风暴峡湾维库人掉落。

另见:奥丁的眷顾

内容

奥丁传奇
Warrior Crest.png
奥丁事迹年表

奥丁之勇

  奥丁曾说,每个维库战士都会有一段故事。有些是英勇杀敌的举动,有些是自我牺牲的付出。其他则是力量与征服的体现。

  我的使命就是寻找并收集这样的故事,因为我自己并非战士。但是要问我这故事从何讲起,我知道,一定就是奥丁。即使是最了不起的维库传说,与他的伟业相比也只能相形见绌。只要行走在这片土地上,你就会听到骁勇的战士们怀着敬仰之情,历数着他的传奇。如果要让我们维库人发挥真正的潜力,那就必然要追随奥丁的脚步才行。

  那么,就请留意我接下来讲述的故事。这些故事很多都是奥丁亲自口述,然后由我之前编织故事的维库人进行忠实的记录。

伟大的奥丁与炎魔之王

为何奥丁身为钢铁与青铜的战士,下巴上会有着炎魔之王的烙印?就让老布里亚来告诉你吧!任何一个维库人,只要头还没掉,就能向你讲述强大的奥丁与炎魔之王的故事。但是,所有这些故事里,唯有伟大的奥丁的胡子最能体现这位守护者那无尽的力量,永恒的勇气,以及难以置信的荣誉感。

在遥远的过去,奥丁尚未让维库人了解到永恒的荣耀之前,他与他的守护者同胞,英勇的提尔一起,向元素领主拉格纳罗斯开战了。他们一起进入这只巨兽焦灼的领域,想要摧毁他。他们像收割麦穗一样击垮了他的熔火军团,炎魔之王面对强大的勇士的攻势,吓得赶紧逃走。他想在自己的巢穴中躲避守护者,但是不管他逃到哪里,奥丁和提尔都会追过来,将拉格纳罗斯的世界化为废墟。

炎魔之王的巢穴是翻腾咆哮的炼狱火海,能够强化元素之力。“我得到了力量!”拉格纳罗斯骄傲地喊道,“有胆量的话就来吧,虫子!”

炎魔之王实在是傲慢,居然挑战艾泽拉斯的守护者,实在是愚蠢至极!

奥丁有万夫莫敌的勇气,也有纯净的心灵,如此空洞的威胁根本无法让他动摇。守护者用他足以与上千名维库人抗衡的力量攻向炎魔之王,光明之枪如雨一般刺向拉格纳罗斯。而提尔则挥舞着他的银色战锤,很快,可怜的炎魔之王就快要被击败了。

“显然拉格纳罗斯的力量是无法与我们抗衡的,兄弟,”提尔说,“如果最后一击由我命中,希望你不会为此失望。”

奥丁笑了:“哈!我宁愿败给炎魔之王!”

于是,两位了不起的战士就向拉格纳罗斯发起了进攻,两人都想抢夺战功。听到了他们打的赌,可怜的炎魔之王召下了漆黑的烟雾围绕在他周围,令环境变得如同黑夜。两个守护者都没法找到敌人。直到提尔挥起他闪亮的战锤,像火炬一样刺破了黑暗,一举击中拉格纳罗斯的核心。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击倒炎魔之王,一团团烈焰就从拉格纳罗斯的口中涌出,逼退了提尔。

但我们伟大的奥丁可没有那么容易服输。“炎魔之王,放马过来吧!”奥丁说,“我是阿曼苏尔的选民!没有人能战胜我的力量,这个所谓的魔王也不行。”于是奥丁朝拉格纳罗斯跑去,让炼狱火海吞没了他,然后一击毁灭了炎魔之王。

拉格纳罗斯虽然陨落了,他的烈焰依然冲刷着奥丁,炎魔之王的怒火点燃了守护者的脸。而伟大的奥丁再度笑了起来,笑声连世界之心都为之震撼。他以前的胡子现在变成了熔岩与火焰之海!

“兄弟,”提尔叫道,“别管我们打的赌了!炎魔之王给你留下了一道伤疤!我们要怎样才能治好你的伤?”

“你这么说只不过是因为我赢了你,提尔。不用管它!”奥丁说。“现在,所有人都会知道,我打败了炎魔之王,因为他的力量无法与我匹敌!”

——由老布里亚记录

流浪者与蛇

暗影时代很多年后,大分裂很多年前,奥丁成为了万物的首席管理官。守护者和泰坦造物都遵从他公允的统治,因为无人比他更伟大。奥丁经常行走在世界上,观察他的仆从。他经常伪装成其中的一员,借此观察他们真正的生活。“一个战士对陌生人表现出的尊敬之情才能真正衡量他的勇气。”奥丁说。

有时候他会化身为土灵,有时候则是巨人或者维库人。不管他以什么形态出现,他的双肩上都会停着两只渡鸦。他可以通过这两只鸟的眼睛看到某个人心中的善念。他可以通过它们的耳朵听到某个人散播的谎言。

他旅居之时,见到了许多泰坦造物,他认为他们都很高贵。但是在所有的泰坦造物当中,他最青睐的是维库人。

奥丁化身为维库人,与他们的战士一起斗拳,与他们的故事编织者一起吟唱,与他们的工匠一起铸铁。“这些维库人就像我一样,”他说,“他们是战士,勇猛而不屈的战士。”

在那段时间里,冰蓝色的巨蛇耶斯尔达从地下的黑色深渊中爬了上来,开始吞食维库人。这头巨兽伸展开来的时候,蛇尾长到足以消失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实在令人胆寒。它一口就能吞下十几个维库人,黑曜石的獠牙甚至足以刺穿它们的金属身躯。有人说,耶斯尔达是守护者芙蕾雅的一只动物追随者,只是因为过于愤怒而发狂了。其他人则说,它是一种更加古老而不可言说的东西,是暗影时代所诞生的梦魇。

奥丁担心维库人的安危。他本来已经准备好卸下伪装,与这头巨兽亲自交战,但是他发现根本没有必要。维库人齐心奋战,撬开了耶斯尔达那钢铁般的鳞片,把利刃刺进了它的肉体。他们剜去了它的双眼,挫钝了它的獠牙。

“维库人真是了不起,”那天,奥丁说道,“他们的心中真是充满了勇气。”

但耶斯尔达并不是一般的怪兽,即使是维库人也无法彻底征服它。于是奥丁便赶到了巨蛇的尾端。没有维库人来到过这么远的地方。看到四下无人,奥丁显现出了自己的真身,抓住了耶斯尔达 的尾巴。他使出自己的伟力一挥,把这头巨兽朝天上扔了出去。巨蛇飞得很高,飞过了太阳,让白天变成了黑夜。它飞过了高山和大河,飞过了森林和沼泽。过了好几天,它终于掉进了大海,沉入了冰冷的深渊。

从此再也没有人看到过耶斯尔达。

——由科米尔·希尔菲汉记录

黄金与荣耀的殿堂

曾经有两个维库人在争论英灵殿是如何出现的。其中一人相信,这座要塞是由第一批行走于这个世界的维库先祖用自己的双手凿刻出来的,而另一个人则声称,英灵殿建造的时代还要更加久远,从艾泽拉斯诞生起就存在。

他们的口角之争延续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有一个维库人骑着一头风暴幼龙从天而降,解决了他们的争端。而且他使用的不是暴力,而是语言。他的声音如山脉一般深邃。他平息了两名维库人的怒火,并且对他们讲述了下面这个故事:

“你们都错了。仔细听我说,我会告诉你们事情的真相。英灵殿在大分裂之前就已经升上了天空。在那个时代,泰坦造物们变得羸弱不堪,冷漠无情。他们厌倦了与暗影的战争,厌倦了重建这个世界。他们只想休息。这一点又有谁能责备他们呢?”

“除了奥丁,其他的守护者都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他们觉得再也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来保护这个世界,于是他们就决定指定始祖龙作为守护者。他们把天神一般的力量赐予了这些野兽,并且对它们能妥善使用这样的力量很有信心。

“真是蠢货!他们怎么能信任这样的生物?始祖龙身上流淌着元素生物的血,那些元素在暗影时代曾经充当邪恶势力的无脑爪牙。不管这些始祖龙看起来有多么高贵,他们的心真的丝毫没有被黑暗所污染吗?奥丁并不这么认为。‘如果你们信任这些长翅膀的野兽,’他对其他守护者说,‘总有一天,他们会抛弃自己的神圣职责!但是,如果强化维库人,让他们充当保护者,则会有不一样的结果。你们会见证真正的勇气与力量。’

“而其他守护者的回答是什么?我甚至不屑于重复。他们毫不理睬奥丁的智慧,把力量赐予了那些被诅咒的始祖龙。那天,那些生物的体形和力量都获得了增长。他们成为了巨龙军团,他们的子嗣就是大家所知的巨龙。

“是的,奥丁受到了伤害,但是他并不后悔。不要相信其他人的说法。奥丁只不过是担心这个世界的未来,担心世界上的生物的安全。

“还有一个人也有同样的疑虑,她就是女巫海拉。当所有人都反对奥丁时,她站在了奥丁这边。她是奥丁真正的盟友。奥丁和海拉决定由他们自己来强化维库人,并创造一支军队,以便在那些原始的巨龙失败之时,继续保护世界。

“其他守护者发出嘘声,跺脚抗议。哈!他们只不过是嫉妒而已,怪自己没有早点想到奥丁的计划。他三次伸出和解之手,给他们机会前来帮忙。而三次都被其他守护者拒绝了。他们太高傲,不愿意接受他的高尚的恩赐。

“奥丁和海拉很快就开始行动了。他们选择了宏伟的奥杜尔要塞的一个侧厅,请求岩石巨人重塑这些殿堂,并涂上了金色。于是英灵殿便诞生了,守护者和女巫可以把他们的维库勇士带到这里。

“巨人们完工时,海拉吟唱了一个咒语,让这个地方变得如云端一般明亮。殿堂升上了天空,直冲云霄。奥丁和女巫则从它的城墙上俯瞰大地。”

故事说完,这个陌生的维库人就骑上他的风暴幼龙,飞上了天空。两个战士的争执结束了,因为他们从内心深处感觉到,这个陌生人说的是事实。

——由伊尔瓦·艾希尔马记录

守护者之眼

关于守护者是怎么失去一只眼睛的故事多得有如天上的繁星。有人说,是被巨蛇耶斯尔达拔掉了。其他人则说,是被叛徒海拉偷走了。但是,这些都只是传说,事实的真相,还是来自守护者本人的叙述。

英灵殿耸立在世界之巅,辉煌灿烂。伟大的奥丁看到这里依然空空荡荡。“这殿堂将是我最优秀的战士最终的休息之地,”他说,“我必须看一看死者的世界,只有这样,我才能让最勇猛的维库人的灵魂复生,让他们来到天空中真正适合他们的地方。他们会获得瓦拉加尔的称号,他们会在未来万世中,为英灵殿带来荣耀。”

女巫海拉却对守护者的计划心存疑虑。“死亡的实体既古老又强大,伟大的奥丁,”她说,“干预她们的世界很危险,即使对您来说也一样。”但奥丁没有听从劝告,于是他们就开始了一场仪式,想要观察暗影界

在英灵殿深处,海拉用宇宙的奥术丝线,在奥丁周围描绘了一个法阵。她从世界的能量中,抽取出最纯粹的绿光,以及比最纯粹的暗影还要深邃的黑暗。女巫把它们编织在奥丁周围,直至暗影界的帷幕渐渐拉开。

一个巨大的幽魂从法阵中出现在奥丁面前,身下翻滚着飘渺的迷雾,它没有形态,却将守护者围绕在暗影之中。“为了看穿这个世界的帷幕,”幽魂问道,“你愿意付出什么?”

面对幽魂的疑问,睿智的奥丁沉吟了一会儿。“我有两只眼睛,”他回答说,“一只可以用来观察凡人的世界,另一只可以用来观察灵魂的世界。”说完,他拔出了他的一只眼睛,送到幽魂的面前。幽魂拿起他的眼睛,整个吞了下去,然后伟大的奥丁便能看到灵魂的世界了。

通过这只眼睛,伟大的奥丁看到了暗影界。他看到了生命,看到即便是在死亡之地,依然存在着生命。他的瓦拉加尔,生命可以超越凡人的世界,对此他很满意。

但他还是看到了死亡。他看到了遭受折磨的灵魂,看到了痛苦的灵魂,看到亡者的躯壳躺在他的周围。他看到如影的无面幽魂,以及没有形体的幽魂,所有这一切都是由死亡构成。看着看着,即便是伟大的奥丁,英灵殿的主人,阿曼苏尔的选民,也害怕起来。

奥丁用他的另一只眼睛重新看到了他自己的世界。

“你看到了什么,伟大的奥丁?”海拉问。

“我看到了答案,”睿智的奥丁说,“生中有死,死中有生。但这世上只有生命的实体和死亡的实体。我的信使必须跨越两界。”

于是,伟大的奥丁就产生了瓦格里的想法,这是一种介于生和死的实体,可以引领维库人前往英灵殿。“他们会从维库人的形态飞升,”奥丁宣布,“只要英勇无畏,他们的同胞就能成为瓦拉加尔,获得永生。他们会像生者一样强大,又像死者一样永恒。”

——由里萨·哈弗米尔记录

首位瓦格里

首位瓦格里是怎么诞生的?千万不要问奥丁这个问题,除非你想令他震怒。这位守护者只回答过一次这个问题,那时,天空变得阴沉,大海也在他的话语中起伏咆哮。

女巫海拉把英灵殿升到空中后不久,奥丁就决定挑选合适的维库战士,并找到了将他们的灵魂接引到他的领域的途径。他想召唤活着的维库人来帮助他。这些仆人将牺牲他们的生命,成为瓦格里,一种更为伟大的造物。他们会行走于生死之间,把灵魂接引至英灵殿。但是,海拉对这个主意并不热心。对她来说,将活生生的维库人转化为这样的存在,实在是无法接受的。她要求奥丁重新考虑这个计划。如果奥丁依然执意,海拉就会让英灵殿从空中坠落,化为烈焰。

为何海拉的怒火如此炽烈?就连奥丁也不清楚,但他有自己的猜想。也许海拉只是嫉妒,因为奥丁没有要求她成为第一个瓦格里。又或许某种黑暗而不祥的东西在她的心中滋长。毕竟,海拉研究过暗影界和其中的力量。也许在那个被诅咒的世界里,有一股未知的力量来到了这里,并荼毒了她的心智?

奥丁恳请海拉改变主意,但是这只让海拉变得更为狂怒。她高声吟唱着法术,想让英灵殿从空中坠落,而守护者别无选择,只能对她采取行动。

哦,接下来的战斗实在太可怕了。你也许觉得奇怪,怎么会有生物能够与奥丁的力量相抗衡。其实,海拉是自作自受。击败这个女巫的并不是奥丁,而是她自己的高傲。海拉迫切想要胜利,于是她进入到暗影界,想攫取其中的力量据为己有。可是,她却被吸入了那个恐怖的世界。如果不是因为奥丁奋不顾身地把她从那里拉出来,她肯定早就永远迷失在那里了。

当奥丁把她带回生者的世界时,面前所见让他惊呆了。他亲爱的海拉变了。她的身体已经破碎,只剩下扭曲的幽魂。奥丁的心碎了。他不能把她送回暗影界,停留在永恒的折磨中,也不能让她在物质世界中随意游荡,惊吓凡人种族。

而答案最终来自海拉自己。她的暗影界之旅让她变得谦逊。她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向奥丁道歉,她恳求奥丁把她变成一个瓦格里。她想通过为英灵殿效力,赎清自己的罪过。

虽然他的心情非常沉重,但奥丁还是满足了海拉的愿望。于是首个瓦格里诞生了。

如今,有许多故事都说,奥丁违背了海拉的意愿,强迫她变成了瓦格里。只有蠢货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这个故事是奥丁亲口所述,还有谁的话比他更有说服力?[注释 1]

——由科米尔·希尔菲汉记录

封印英灵殿

凌晨时分,维库人会在夜色中讲述这样的故事:伟大的奥丁是怎么被囚禁在他一手打造的英灵殿中的。大多数人说,他是被首个瓦格里——女巫海拉所背叛。这一点没有错。(但愿这个叛徒上火刑架!)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她的邪恶行径背后的黑暗真相。而如今,是时候让真相大白了。

为了忏悔自己从前背叛奥丁的罪行,海拉成为了第一个瓦格里。数千年里,她把英勇的维库人的灵魂接引至英灵殿,在那里,守护者会将他们训练成瓦拉加尔——风暴的战士。奥丁的追随者令他十分骄傲,因为他们是艾泽拉斯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战士,他们勇猛作战,保护着这个世界。

海拉忠心耿耿地为奥丁效力,慢慢地重新取得了他的信任……

但是巧舌如簧的洛肯善于操纵人心,他渴望执掌大权,统治其他守护者——甚至统治全世界。他知道,要成功的话,就必须除掉奥丁和他的瓦拉加尔。于是他找到了奥丁最为信任的仆从海拉,并操纵了她的心灵,在其中种下了猜疑和对自身地位的不满,让她相信,奥丁只是在利用她来巩固自己的权力与荣耀。

然后,精于骗术的洛肯使出了杀手锏:如果海拉愿意听从他的命令,他就会让她重获自由意志。(“要不是他骗你相信是你自己主动答应他的,你怎么会成为他仆从?”)海拉震惊了,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自愿为奥丁效力。但是洛肯却让她相信,其实,是奥丁悄悄把她束缚住了,好让她服从于自己的意志。于是,海拉的怒火就被点燃了,她同意封印英灵殿,让它与艾泽拉斯永远断绝联系,以此复仇。

洛肯提议,只要困住了奥丁和他的追随者,海拉就能接手伟大守护者的地位,成为所有维库灵魂的管理者!看到她欣然接受了自己的提议,洛肯面露微笑。

于是,在洛肯的诱骗下,女巫脱离了奥丁的英明保护——还有什么理由能让海拉如此绝情地背叛奥丁?在她的主人最大意的时候,她使出了她全部的奥术之力,扭曲了艾泽拉斯所蕴藏的毁灭之力,封印了英灵殿和里面的所有居民!

这样一来,洛肯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其他守护者使用他的诡计了。至于海拉,她背弃了原来的职责以后,逐渐控制了其他的瓦格里。但是她一看到辉煌的殿堂,就会想起自己的背叛,于是她便在紧邻艾泽拉斯大海的地底深处建立了新的家园,也就是后来人所周知的冥狱深渊

——由哈斯维尔·弗金森记录

注释

  1. 根据《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一卷》,奥丁是强迫海拉变成瓦格里的。考虑到《奥丁传奇》的性质,本文提到的章节不应视为客观事实。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