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的日记Journal of Archmage Antonidas是达拉然的一本书籍。

来源

  1. 诺森德-达拉然,紫罗兰城堡一楼进门右手边第二个书架的最底层[31.0, 46.7]300px

内容

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的日记
收录于版本7.3.2.25996
10月8日

  正如我之前所说,使用某些类型的魔法有极高的概率引发潜在的危险,而制约并界定此类魔法的法规条文仍处于相当不完善的阶段,如此强烈的反差让我倍感焦虑。此外,大量针对这些不稳定魔法的研究工作显示,实验过程中代入的理论前提越少,法术产生的效果就越强烈。

  今天,有个学生问我:既然恶魔传送门拥有2倍于普通传送门的面积以及10倍于后者的持续时间,为什么还要对普通传送门设立诸多的使用限制呢?这孩子还不懂得如何分辨理论可行性与实践可行性之间的差异,但我却由此产生了新的疑问:数量繁多的异类魔法已然令现有的魔法准则相形见拙,那么恪守传统又有何未来可言?

  我会尽可能地制止各种针对恶魔法术以及通灵术的研究,它们那可怕的潜能令我惴惴不安,却又深深地吸引着我。学术界普遍将恶魔魔法斥为不稳定的“邪恶”法术。虽然它们拥有强大的能量,但我并不相信恶魔法术能占据未来魔法发展的主流趋势。然而,当我亲眼目睹巨大的地狱火从天而降,当我看着大地在挥手之间沦为荒芜的废墟,恐惧之情油然而生。我害怕自己颠覆了信仰与执着,转而接纳被同仁们所唾弃的恶魔教义。我会吗?

10月16日

  由于北方瘟疫肆虐,我的工作重心也因此转移到了对疫情的研究上。我取消了大部分的课程,以便集中精力调查这场可怕的灾难。

  经过周密严谨的部署,我设法搞到了一批感染瘟疫的谷物。肉眼看来,这袋粮食毫无异状。谷粒既没有变色,也没有异味,和正常的庄稼没什么两样。我至今对此困惑不解。

  这样一来,也就不难解释瘟疫为什么传播得如此之快了。

10月17日

  随着研究工作的深入,我从瘟疫病菌活体试验中总结出令人意外的结果,由此得出的推论更使我心烦意乱。

  初期的试验表明,该菌种对非人类生物的影响并不严重。感染症状仅包括机能疲劳、恶心、发热、伴有幻觉等,很少导致试验体死亡。然而,一旦作用于人体,瘟疫病菌将迅速破坏免疫系统,无一例外地直接导致细胞坏死。

  我们只在专供人类食用的粮食中发现了这种堪称人类杀手的病菌。这场突然爆发的瘟疫看似偶然,却又像是精心策划的阴谋。好吧,我的猜测或许很荒谬。这两件事可能毫无关联,但是我始终怀疑有人暗中作祟,企图颠覆我们的王国,因此我打算委派更多的探员彻查瘟疫的来源。

  当然,我会留在达拉然继续研究瘟疫病菌。我需要慎重考虑几天,才能确定谁最适合调查此事。

10月18日

  我偶然破译了瘟疫病菌的重要隐性基因,并由此得出两个确凿的结论:这场瘟疫的唯一目的就是终结人类的性命,而散播病菌的幕后主谋必定是某个智慧生物。

  瘟疫患者的尸体将逐渐呈现出复苏的迹象。这种迹象在初期极不明显,我曾以为那不过是残留在体表的副作用。但是我很快就发现,复苏的能量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散。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尸体,它是在等待着什么。

  当时,我没有任何证据来验证自己的猜想。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继续探索瘟疫背后的秘密。我所掌握的通灵术非常有限,于是我小心翼翼地念诵了一些简单的咒语,希望能改变或是辨认尸体上散发的诡异能量。那时,我根本没有复活亡者的念头。当那具尸体突然复苏并朝我发动攻击时,你能想象我有多么惊讶吗?

  我毫不迟疑地将它烧成了灰,现在想来却深感后悔。但是我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尸体(当然,特指染疫的尸体)确实在等待复苏的契机。被瘟疫夺走性命的人们只是静静地蛰伏在墓穴中,等待着某个精于通灵术的巫师唤醒它们。

  简而言之,瘟疫背后的秘密就是这不可思议的魔法。

10月20日

  我决定派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调查瘟疫的来源,她是我最信任的学徒。经过慎重考虑,我相信只有最出色的学徒能应付这项使命所带来的未知挑战。我会让吉安娜带上这本日记的副本以及其它关于瘟疫病菌的研究资料。当然,我还打算向民众公布最新的调查进展。面对这一迫在眉睫的威胁,所有人都应该有所准备。

  我本想亲自调查此事,可是泰瑞纳斯国王肯定会驳回我的提议。我必须首先说服他隔离瘟疫肆虐的北部地区。在这种紧要关头,没有比遏止瘟疫扩散更重要的事情了。但是,我对吉安娜的能力抱有极大的信心。如果连我们俩都无法解除这场灾难的话,恐怕也就没有别人能做到了。


安东尼达斯
<署名上盖着肯瑞托六人议会的印章>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