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Ability paladin handoflight.png

需要帮助
这篇文章需要改进。

Benedictus TCG.jpg
Benedictus
Archbishop Benedictus
基本信息
头衔

大地的裂变 Twilight Father, Twilight Prophet[1]

WoW Icon 16x16.png - 巫妖王之怒 Archbishop
性别 Male
种族 Human
职业 Priest
身份 The "Twilight Prophet", formerly Leader of the Church of Light
所在地 Various Locations
状态 Deceased (lore); Killable (WoW)
势力信息
阵营 Neutral
势力 Twilight's Hammer ( Old Gods' forces )
前势力 Church of the Light, Stormwind, Alliance
人物关系
导师 Alonsus Faol
没有善。没有恶。没有圣光。只有力量

大主教本尼迪塔斯Archbishop Benedictus是前圣光教会的领袖,暮光之锤(古加尔死后的)的暮光教父(暮光先知)。所以他其实是帮助死亡之翼上古之神毁灭全艾泽拉斯的生灵的重要帮凶。他在龙眠神殿拦截萨尔与其盟友时未遂身亡。

生平

早年

年轻的本尼迪塔斯为人和善,师从洛丹伦宗教领袖阿隆索斯·法奥多年,暴风城光明大教堂那座标志性的纪念碑也出自他手。法奥死后,本尼迪塔斯继承了法奥的衣钵。[2]

经典旧世

本尼迪塔斯作为??级的精英人类主城暴风城教堂广场光明大教堂中出现。他在这里训练年轻的牧师们,并向联盟成员们展示圣光之道。

大地的裂变到来的早些时候,他委托一名叫瑞维尔·考斯特的牧师找回一个叫做纯净斗篷的圣物,它被逆风小径的黑暗骑士掳走了,人们最后一次见到还是在西部荒野 。不过这一切只是因为他想摆脱这个愤怒牧师罢了。[3]

大灾变不久前,他在光明大教堂主持了一场北伐战争阵亡将士的纪念活动。[4]

元素的躁动期间,大主教本尼迪塔斯在教堂区阻止了愤怒的元素的袭击。

父辈的鲜血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事情发生在英雄纪念日的时候, 瓦里安会见了大主教本尼迪塔斯和巴隆斯·阿历克斯顿,他们正在讨论暴风城在黑龙死亡之翼袭击后的修复工作 。巴隆斯提到了大规模翻修的开销不会少,令瓦里安很是恼火。随后瓦里安和本尼迪塔斯以及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出去聊了聊他儿子的问题。瓦里安对安度因很是担心,生怕安度因没有能力领导王国,特别是正值这样的非常年代。 但吉安娜和本尼迪塔斯都确信,安度因会作为一个治疗者,用圣光之力面对这个世界。 本尼迪塔斯指出,时代变了,他们也该如此。现在已经越来越没必要再走洛萨的老路了。这个世界正期待着新鲜血液。本尼迪塔斯向瓦里安提出,要在一个特别的地点给他献上一份特别的礼物(他也对安度因这样说了)。临别前,他还向瓦里安保证,安度因会具有每一个乌瑞恩国王都应有优秀的品质。

瓦里安随后来到了本尼迪塔斯约定的地点,暴风城公墓区的蒂芬之墓。但在那里他见到的不止是本尼迪塔斯,还有他的儿子安度因 。兴奋顿时烟消云散,安度因的表情看起来也并没有期待他来。瓦里安质问本尼迪塔斯,这就是他所谓的礼物,一次出人意料的家庭聚会?但本尼迪塔斯说他还有一件礼物,言毕他拿出了一把闪耀的银钥匙放到瓦里安手心——遗失多年的蒂芬挂坠的钥匙。 瓦里安称赞了本尼迪塔斯一番,而后者则让他们重温温馨的家庭记忆,在一番奇怪的道别后,走了。 美好时光很快就被一群暮光之锤的刺客打断了,显然是要他们两个死。安度因在战斗中用圣光协助父亲战斗他们两个成功击败了刺客。但最后一人在死前成功召唤出了一只强大的龙人 ,瓦里安在龙人的攻势下奄奄一息。安度因反制了龙人的防御,并为瓦里安施加了屏障,瓦里安的最后一搏杀死了龙人。 他告诉安度因,他爱他,并感到骄傲,不要为他哀悼,这是他的命。赶来的马库斯·乔纳森吉安娜百般劝阻,让他去个安全点的地方,可安度因就是不愿离开父亲。他最终念出了一段祷言,圣光灌注到瓦里安体内,拯救了他。

当瓦里安回来发表纪念日演说时,本尼迪塔斯很是吃惊。[5]

巨龙的黎明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The Twilight Father

正当暮光教派因领袖古加尔的死而动荡不安时,一位名叫“暮光教父”的神秘人物逐渐接管了他的事务 。克莉苟萨是阿瑞苟斯的妹妹,他是蓝色守护巨龙候选人之,她被暮光之锤抓住时尚有身孕。在此之后暮光教父开始了对诺森德龙眠联军幸存者的抓捕。他用暮光龙占领了龙眠神殿,成功取得了龙骨荒野中部的控制权。而他的特工则用多彩龙精华将一大批未孵化的龙蛋污染,令克拉苏斯自我牺牲摧毁了巢穴,避免龙蛋接受更加悲惨的命运。暮光教父将神殿作为自己的神殿,等待死亡之翼发号施令在一次与克利苟萨的对话中,他流露出了自己的虔诚和对狂热信徒“孩子们”的爱。

暮光教父将一条强大的多彩龙克洛玛古斯带到神殿并试图将其唤醒。它的确没有死,但是却陷入了一种罕见的休眠状态。不久以后,暮光教父因为在一次突袭中没能杀掉萨尔而受到奈萨里奥的斥责——在预言中,萨尔将会杀死死亡之翼。前部落大酋长的死亡一刻也不能延缓。

之后暮光教父又会见了实为叛徒的蓝色守护巨龙候选人阿瑞苟斯,正是他出卖了自己的妹妹(克莉苟萨),让她被抓住。阿瑞苟斯与奈萨里奥结盟,当他当上守护巨龙后,就效忠于奈萨里奥。但他失败了,并被永恒龙军团的特工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杀死。他的血成功唤醒了克洛玛古斯,后者的力量十分强大,醒来时的力量就轻而易举地击败了新任蓝色守护巨龙卡雷苟斯。暮光教父兴高采烈地找到克利苟萨,准备让她和克洛玛古斯交配,以生下更多强大的多彩龙。克莉苟萨对此感到无比恶心,终于成功逃出生天,而暮光教父因此疏忽又遭愤怒的死亡之翼的责难。

在此之后,龙眠神殿遭到残存的巨龙军团的反攻,本尼迪塔斯骑乘克洛玛古斯作战,这时它已经能运用它的全部力量。虽然那些巨龙被击退了,但一个意想不到的仪式完成了,而完成这个仪式的不是别人,正是萨尔,他得到了新的力量。束手无策的暮光教父连同克洛玛古斯被一同击落。

奇迹般生还的暮光教父联系了死亡之翼。死亡之翼对他破口大骂,教他暂时低调些。然后奈萨里奥用黑暗魔法将暮光教父送回了暴风城

暮光教父不是本人,正是光明大教堂的大主教本尼迪塔斯,而他为拥有第二次机会而很是感激。[6]

元素誓约

大地的裂变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The Twilight Prophet in Wyrmrest Temple

在预言中,萨尔将会杀死死亡之翼,所以成为了暮光先知的本尼迪塔斯[1] 负责在萨尔协助海加尔山守护者时杀掉他。为了清除部落的前大酋长这块最后的绊脚石,他派出了刚加入刚被腐化的烈焰大德鲁伊范达尔·鹿盔。虽然萨尔没死,但范达尔成功切断了他与元素的联系,令他的灵魂四分五裂。可随后在爱人阿格娜的照顾下,萨尔恢复了,而范达尔在火焰之地被杀。

巨龙之魂

大地的裂变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详见:Archbishop Benedictus (tactics)

根据主教法德汀的说法,大主教本尼迪塔斯动身保卫龙眠神殿去了。但实际上他的动机一点都谈不上高尚。

大主教本尼迪塔斯是备受尊敬的圣光教会领导者,多年以来,是他睿智的指引让人性在最黯淡的时代灼灼生辉。然而,在他仁慈善心的背后,隐藏这令人震惊的事实:为了效忠他的邪恶主宰和其爪牙死亡之翼,本尼迪塔斯立誓消灭艾泽拉斯土地上的所有生灵

他在那对萨尔发动了最后的袭击,他本想只干掉他,但却被萨尔的勇士们杀死。冒险者在他死后回到暴风城,告诉主教法德汀,本尼迪塔斯就是暮光先知,他背叛了暴风城人民。法德汀并不相信,还讲了另一个关于伯瓦尔·弗塔根的谣言,叫他们去别的地方骗人。

推测

Questionmark-medium.png 以下为理论推测和演绎,不能被当做官方说明。

死亡之翼来到暴风城后毁掉了公园就走了,他为什么这样做留下了许多推测。有一种说法认为死亡之翼来到暴风城其实是为了招募爪牙。在暮光审判结束时,大主教本尼迪塔斯的遗言是“我看见巨龙的眼睛里,只有绝望…” 死亡之翼展示他的力量也许令许多暴风城人加入他,包括大主教。因为死亡之翼需要仆从和奴隶帮助他征服艾泽拉斯,所以他选择了让大主教本尼迪塔斯背叛联盟,从萨尔手中夺取恶魔之魂。或许把暴风城的人杀光只会对他的计划产生负面影响。 既然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加入暮光之锤的,这种说法完全讲得通。

References

External links


继承自
阿隆索斯·法奥
头衔
圣光教会大主教
继任者
未知
继承自
古加尔
头衔
暮光之锤首领
继任者
在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