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Achievement legionpvp4tier4.png

优质词条
这篇文章无论从翻译、排版、归纳和维基化等方面都无懈可击,打得不错。
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点击这里查看所有优质词条。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Artifactpreview-warlock-em.png
堕落者之颅
Skull of the Man'ari
ClassIcon warlock.png
神器信息
所属专精 恶魔学识Warlock 术士
相关人物 萨奇尔
阿克蒙德
孟菲斯托斯(上一任持有者)
当萨奇尔最终现身时,他完全变了。他老了几百岁,在黑暗中陪伴他的只有思绪和奴隶。他的背脊扭曲弯折,眼中闪着诡异的光芒。他召唤他的唤醒者,而我们响应了召唤。(堕落者之颅
唤醒者的尖叫声在阿古斯回荡,残酷地提醒着众人与恶魔打交道的代价。(萨奇尔的脊椎


堕落者之颅Skull of the Man'ari魔兽世界:军团再临引入的术士神器之一,它是一件副手物品,其在游戏中的配套主手匕首为萨奇尔的脊椎

简介

巫师萨奇尔是第一个尝试召唤和控制恶魔的艾瑞达。

在他被击杀后,他的头骨被公开展示,作为学习黑暗法术的教训。然而,他们没吸取这个教训。

在艾瑞达堕落以后,这颗头骨为燃烧军团的将领们所得,并被用来强化他们对自己的军队的控制力。

神器故事

看啊,这是萨奇尔的颅骨,他曾是艾瑞达的一位伟大领袖。他凝视深邃的黑暗虚空,接受其中投回的目光。他看见世界被魔火焚烧,扭曲虚空中的黑暗生物潮水般淹没凡人的文明,征服万物。而今,这颗颅骨是他唯一的遗物,它可以赋予持有者号令群魔的力量。

跟大多数颅骨一样,萨奇尔之颅也有一个警世故事。不过你也无须在意,因为这个故事根本没人关注。

第一章

萨格拉斯降临阿古斯之前,艾瑞达人萨奇尔领导着他的人民走进了黄金时代。萨奇尔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巫师,他和他的启迪者将召唤和禁锢魔法发挥到了极致,驱使奥术生物协助建造了首都的宏伟建筑。萨奇尔还设计了可以汇集世界上隐藏的奥术能量的机器,使阿古斯充满了和平、和谐和生机。所有人都为他的能力感到敬畏,其中包括他的年轻学徒,阿克蒙德

有传言说阿克蒙德曾经垂涎萨奇尔的力量和影响力,但这位艾瑞达领袖认为这是子虚乌有的事,因此完全不屑一顾。在他眼中,这个学徒十分忠心。阿克蒙德甚至大费周章,为萨奇尔定制了一顶王冠,并且亲自为萨奇尔测量头围。

第二章

萨奇尔领导着一批被称作“启迪者”的艾瑞达法师,他们专精于召唤和禁锢法术。他们致力于拓展召唤之道,并以精妙的奥术构造体而闻名。然而萨奇尔不是一个故步自封的人。他想要更多。他想让组织达到新的巅峰,于是他迈入了其他艾瑞达从来没有尝试过的研究领域。他深入黑暗虚空的广袤空间之中,寻求更深层次的力量源泉。

终于有一天,他得到了回应。

第三章

萨奇尔聪明绝顶,但却不算理智。一个黑暗中的存在向他低语。这个艾瑞达的意志被侵蚀,脑海中满是幻象。他见识到了超乎想象的力量,无数强大而致命的仆从供他使唤。在恶魔的力量面前,萨奇尔的奥术构造体就像是孩童的玩具。之后,他便抛弃了奥术,转而将全部的激情都投入邪能魔法之中。

萨奇尔的神秘贵人赐予了他召唤低等恶魔的能力,他立刻将这种知识教给了他的启迪者。小鬼地狱犬地狱火深渊魔,这些怪物全都服从萨奇尔和启迪者的命令。萨奇尔确信这是新时代的开始,因此他准备向阿古斯的统治者,维伦基尔加丹,展示他的神奇宠物。

聪明,但并不理智。

第四章

在维伦、基尔加丹以及其他艾瑞达核心领袖面前,萨奇尔演示了他的恶魔宠物的能耐。首先,他召唤了一些众人非常熟悉的奥术构造体并让他们排成整齐的队列。然后天昏地暗,乌云翻滚,一阵陨石火雨倾泻而至。地狱火大军从陨石坑中涌出,并在萨奇尔的命令下攻击那些奥术构造体。对萨奇尔而言,这场表演象征着新时代的开始。他兴高采烈地看着恶魔毁灭那些可怜的奥术构造体,看着它们在火焰中被撕碎,直到化为灰烬。恶魔的怒火如此之强,连四周的立柱和雕像都被焚毁。萨奇尔认为这些是为了推进文明发展而做出的必要牺牲。

但在同僚们的脸上,他却没有看到他预料之中的赞许之情。基尔加丹表情漠然,难以捉摸,但维伦的感觉却无可置疑。他谴责萨奇尔的新法术,并永远禁止他再次召唤恶魔。

第五章

以下文字摘自关于萨奇尔灭亡之前一段日子的记述,由一位佚名启迪者所撰写,取自阿克蒙德的私藏档案。

在萨奇尔大师进行了毁灭性的召唤后,维伦禁止他再次召唤恶魔,还说他所谓的“新时代”根本就是一次失败的实验。萨奇尔闭门不出,长达数周。他既不吃东西,也不愿睡觉。唯一陪伴他的就是恶魔仆从。不过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因为他房间里不断传出小鬼被召唤出来又被放逐回扭曲虚空的惨叫声。我们还感受到了另一个更加巨大的实体,散发出一种不祥的阴森气息。但他的仆人们发誓,说绝对没有任何人进入过他的房间。

当萨奇尔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变得完全不同了。他老了几百岁,在黑暗之中孤独地思索,只有他的恶魔仆从陪着他。他的背已经驼了,脊椎已经变形,眼中还散发出诡异的光芒。他召唤了他的启迪者,而我们回应了他的召唤,因为我们把他视为父亲一般敬爱。

他的目光扫过我们每一个人,然后说道:“新时代开始了。”

第六章

萨奇尔命令启迪者继续进行召唤邪恶生物的实验。他们秘密地召唤着越来越恐怖的恶魔,还在隐秘的训练场中施展强大的法术来隐藏恶魔仆从的踪迹。在维伦和基尔加丹的眼皮底下,萨奇尔慢慢地集结了一支恶魔大军。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成为阿古斯的独裁者。

启迪者都团结在萨奇尔的麾下,但有一个人却是例外——他的学徒,阿克蒙德。尽管阿克蒙德事实上并不讨厌恶魔,他甚至很喜欢它们,但他还是受到了野心的驱使——他急于向维伦和基尔加丹证明自己。在启迪者准备发动政变的前一晚,阿克蒙德向艾瑞达的领袖们告发了萨奇尔的计划。

“为此,你们应该杀了他。”阿克蒙德说道。

第七章

维伦和基尔加丹为萨奇尔的背叛感到震惊。他召唤了无数的恶魔大军,希望建立属于他的帝国,他还准备刺杀艾瑞达的领袖。他已经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新力量之中,他的能力变得无法想象,必须尽快处理。为了向维伦和基尔加丹证明自己的忠诚,阿克蒙德解开了萨奇尔隐藏恶魔的结界,并带领一队法师向秘密训练场发起了突袭。

战斗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猝不及防的启迪者转眼之间就被突袭的法师击败。失去了主人的恶魔顷刻间就被屠戮殆尽。最终,阿克蒙德与正在召唤援军的导师相遇了。手起刀落,他一击便斩下了萨奇尔的头颅。

第八章

摘自《艾瑞达颅相学论述》第一章:

颅相学是研究颅骨并以此来推断智力资质的学说,约在第二共治时期开始在阿古斯流行。它的拥护者认为,艾瑞达的智力,如意志力、记忆力和感知力,分别与颅骨的各种尺寸和形状对应。根据一些理论,如果一个艾瑞达人的颅骨结构适合施法,那么即使个体死亡后,其颅骨仍然适合引导魔法能量。因其实现方法过于野蛮,所以难以为日常所用,但却并非闻所未闻。

这一时期最突出的骨相学家当中就包括萨奇尔和阿克蒙德。而萨奇尔由于拥有巫师始祖的颅骨而名声在外,他也因此备受崇敬。

第九章

在挫败萨奇尔的反叛阴谋后,艾瑞达的领袖命令法师将启迪者的尸体尽数焚烧,防止他们的邪能污染扩散。他们还摧毁了反叛者的所有书籍资料,以断绝他们堕落的知识。阿克蒙德负责监督这些工作,完成后,他被视为了英雄。

没过多久,阿克蒙德请到一位顶尖的珠宝匠来装饰萨奇尔的颅骨。他声称这是为了向世人展示,告诫他们不要重蹈萨奇尔的覆辙。但实际上,他为颅骨附上了特殊的金属,以增强其引导魔法的能力。最优秀法师的颅骨配以最完美的装饰,阿克蒙德骄傲地将其陈列在自己的宅邸当中,供人观赏。

第十章

后来,阿克蒙德爬上了艾瑞达的领袖宝座,与维伦和基尔加丹一起领导艾瑞达。大家都众口相传,他是一位睿智英明的领袖。但事实上,一股恶魔的力量正在缓慢地渗透阿克蒙德的心智,并利用萨奇尔的颅骨来散播它邪恶的影响。在阿克蒙德的睡梦中,他看到了无数的幻象:灿烂的文明被冲天的邪焰所吞噬,而一位黑暗之神正立于庞大军势的阵前。它低声向阿克蒙德许诺,将给予他凡人所无法理解的强大力量。阿克蒙德为此而痴迷,并急切地想要了解这位神明以及他的无敌军团。

因此,当黑暗泰坦萨格拉斯最终降临阿古斯,并要求艾瑞达人加入他麾下时,阿克蒙德第一个接受了他的提议。

第十一章

阿克蒙德成为燃烧军团的将领之后,他就开始大肆使用萨奇尔的颅骨。在生前,萨奇尔就具有无与伦比的操控恶魔的能力,而他的颅骨也毫不逊色。阿克蒙德通过颅骨召唤了无数的恶魔大军,毁灭了一个又一个世界。他的军队在他精密的操控下训练有素,攻无不克。

后来,萨奇尔的颅骨曾多次交给萨格拉斯的精锐将领们使用。每当这位堕落泰坦渴望征服哪个世界,就会出动颅骨。恐惧魔王孟菲斯托斯燃烧军团入侵艾泽拉斯的先遣军指挥官,也是最后一个使用萨奇尔之颅的人。

外观

经典外观:堕落者之颅

ArtifactFeature purple 堕落者之颅.jpg ArtifactFeature green 堕落者之颅.jpg ArtifactFeature red 堕落者之颅.jpg ArtifactFeature yellow 堕落者之颅.jp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萨奇尔的脊椎.jpg ArtifactFeature green 萨奇尔的脊椎.jpg ArtifactFeature red 萨奇尔的脊椎.jpg ArtifactFeature yellow 萨奇尔的脊椎.jpg

进阶外观:首席召唤师的凝视

ArtifactFeature purple 首席召唤师的凝视.jpg ArtifactFeature green 首席召唤师的凝视.jpg ArtifactFeature red 首席召唤师的凝视.jpg ArtifactFeature yellow 首席召唤师的凝视.jp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首席召唤师的凝视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green 首席召唤师的凝视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red 首席召唤师的凝视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yellow 首席召唤师的凝视副手.jpg

勇猛外观:深渊领主之傲

ArtifactFeature greenred 深渊领主之傲.jp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深渊领主之傲.jpg ArtifactFeature orange 深渊领主之傲.jpg ArtifactFeature yellow 深渊领主之傲.jpg
ArtifactFeature green 深渊领主之傲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深渊领主之傲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orange 深渊领主之傲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yellow 深渊领主之傲副手.jpg

战火外观:炽燃残骸

ArtifactFeature orange 炽燃残骸.jpg ArtifactFeature green 炽燃残骸.jpg ArtifactFeature cyan 炽燃残骸.jpg ArtifactFeature pink 炽燃残骸.jpg
ArtifactFeature orange 炽燃残骸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green 炽燃残骸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cyan 炽燃残骸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pink 炽燃残骸副手.jpg

挑战外观:失落之魂

ArtifactFeature red 失落之魂.jp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失落之魂.jpg ArtifactFeature cyan 失落之魂.jpg ArtifactFeature yellow 失落之魂.jpg
ArtifactFeature red 失落之魂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purple 失落之魂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cyan 失落之魂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yellow 失落之魂副手.jpg

隐藏外观:萨奇尔之面

ArtifactFeature cyan 萨奇尔之面.jpg ArtifactFeature white 萨奇尔之面.jpg ArtifactFeature blue 萨奇尔之面.jpg ArtifactFeature pink 萨奇尔之面.jpg
ArtifactFeature cyan 萨奇尔之面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white 萨奇尔之面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blue 萨奇尔之面副手.jpg ArtifactFeature pink 萨奇尔之面副手.jpg


语录

堕落者之颅.video

萨奇尔说: 哼,好吧!如果你真的自信能解放我,就来邪魂堡垒吧。但如果你失败,就会和我一样受尽折磨!
萨奇尔说: 你来了,凡人!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快,这边走!
萨奇尔说: 主人离开了,他的爪牙在蚕食我的力量。狠狠报复那些僭越者!将他们打进无尽的痛苦深渊!
萨奇尔说: 很好!快,在主人回来前,杀掉狱卒,释放我!
萨奇尔说: 能听见吗,凡人?孟菲斯托斯将我囚禁在山谷的另一端。快,他正在酝酿某种……大绝招。
萨奇尔说: 呃啊!该死……我……不会放弃的!
萨奇尔说: 自由!甜美的自由!但孟菲斯托斯削弱了我的力量。在那个恐惧魔王回来之前,我们快走吧!
萨奇尔说: 又怎么了!哼……我迟早会摆脱你的控制,并且……等等,你不是主人!
萨奇尔说: 这就想逃跑了吗?
萨奇尔说: 一定要想好退路。这是我的惨痛教训!
萨奇尔说: 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萨奇尔喊道:对!这家伙对我们很有用!
萨奇尔喊道:臣服于你的新主人吧!
萨奇尔喊道:万物都将臣服于我!
萨奇尔说: 很高兴看到我不是这唯一被大卸八块的人。
萨奇尔说: 只有一只眼睛?别冲我抱怨,这都怪你没深度。
萨奇尔说: 能抽空帮我召唤个身体吗?
萨奇尔说: 你需要我帮你完成召唤仪式?你自己做不到吗?真可悲!
萨奇尔说: 在我还有身体那会,搞这种仪式从来不用人帮忙。我是顶尖的召唤师!
萨奇尔说: 想从扭曲虚空里找只生物?想从虚空中抓头野兽?啊……你只想召唤个朋友……
萨奇尔喊道:关门,放狗!
萨奇尔喊道:去啃他们的骨头吧!
萨奇尔喊道:撕碎他们!
萨奇尔悄悄地说:看看这,看到燃烧军团是怎么抽干每一滴有用的魔力了吗。连一只虫子的灵魂都没留下。我不得不赞赏一下这种效率。
萨奇尔说: 这里的人用血的代价从燃烧军团手中换得了自由。但你很快就看到,这种牺牲完全是徒劳的。
萨奇尔悄悄地说:健壮,强大,狡猾。巨龙如果能再……温顺点,就能成为理想的仆从了。
萨奇尔喊道:烧死他们!
萨奇尔喊道:打,打呀!你们这些废物小鬼!
萨奇尔喊道:把他们烧成灰!
萨奇尔说: 这片土地真是……清新,感觉不到任何恶魔的腐蚀。这……太讨厌了。
萨奇尔悄悄地说:那些山峰仿佛能直插云霄。要是能看到它们塌下来该多好。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些愚蠢的维库人坚持认为泰坦总有一天会归来。
萨奇尔说: 这里看似圣洁,可我都能感应到军团的存在。
萨奇尔说: 这些维库人可不像你以为的那么好对付。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里的精灵由于缺乏魔力而枯竭。真可悲!他们可以从别人那里夺取啊。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些精灵躲在他们的高墙后面。蠢货!如果燃烧军团胜利,他们周围的世界都会崩溃。
萨奇尔说: 你是想说梦魇吧。
萨奇尔说: 这里充斥着源自扭曲心灵的畸形生物。它们都要被烧死。
萨奇尔说: 在这座森林里,你会看到泰坦的计划也有瑕疵。
萨奇尔悄悄地说:梦魇在这片土地上肆虐。有一股力量试图控制它,但不了解梦魇本质就这么做,是在犯蠢。
萨奇尔悄悄地说:有意思……这种对残余能量的利用方式真有创意!我们得研究这种技术。
萨奇尔悄悄地说:她彻底被邪能侵蚀了。可惜我们没时间去研究能不能把她像恶魔一样束缚起来。
萨奇尔悄悄地说:小心!他的顾问不简单。保持警惕。
萨奇尔悄悄地说:很好,很好,这不是我那个败家子学徒塔丽克萨吗?在守备官把我铐起来,屠杀我的其他学徒时,她失踪了。我要看着她死。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个萨维斯很狡猾。他把真身藏起来,用幻象来收集力量。我们应该向他学习。
萨奇尔悄悄地说:那怪物看似吓人,但赋予它形体的法术只能勉强把它捏合起来。只要打断支撑它的仪式,它就会自己垮掉。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勾起了我不愉快的回忆。看看你面前这个怪物吧,它可不是燃烧军团创造的。不,这家伙是泰坦的愚蠢造物。
萨奇尔悄悄地说:听到了吗?这艘船的每块木板每根钉子都是灵魂的尖叫声。这真是……天籁之音!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家伙让我想起了邪能卫士。魁梧、强壮,而且愚蠢。
萨奇尔悄悄地说:看看这个生物。多么粗糙的技艺。它永远都别想掌握术士的束缚魔法。
萨奇尔悄悄地说:别让那玩意靠近我!我可不想再被吸干魔力。
萨奇尔悄悄地说:我也有同感。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看起来还不错。
萨奇尔悄悄地说:桀桀……我会变成这样,这个家伙也要负一部分责任!他休想逃脱我的怒火,可是!我得先去解决那些罪魁祸首。
萨奇尔悄悄地说:看着你埋头苦练我又想起了过去。一万年前我曾是个导师,我的学生是全阿古斯最出色的召唤师……可我们被出卖了。
萨奇尔悄悄地说:在这场冲突中,我们将面对我以前的同胞。很好!我已经等了一万年。他们要付出代价!
萨奇尔悄悄地说:看到这么强大的生物匍匐在你脚下,是不是很满足?为了这种力量,我牺牲了一切,一切!总有一天,你也要为你的野心付出代价。
萨奇尔悄悄地说:她试图掌控时间。但这是徒劳的,微妙的力量在抗拒着她。这股力量之强大远超她的想象。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家伙透过黑暗虚空,目睹了燃烧军团的辉煌。我在想,如果你也看到那一幕的话,会是什么反应!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家伙与黑暗之王的联系很紧密。为了强化我们对燃烧军团的控制,我们应该抓紧机会,消灭竞争对手。
萨奇尔悄悄地说:和大部分纳斯雷兹姆一样,提克迪奥斯即傲慢又危险。他早晚会死在自己手里。
萨奇尔说: 这里和玛凯雷没法比,但它很快也会像玛凯雷一样陷入地狱火海。
萨奇尔悄悄地说:如果能把瓦拉加尔放出去,就会对燃烧军团造成很大的困扰。可被关在这,他们就没用了。
萨奇尔说: 滚开。
萨奇尔说: 很好。
萨奇尔说: 非常好。
萨奇尔说: 有什么事吗?
萨奇尔说: 有事吗?
萨奇尔说: 你需要帮手吗?但我没有手。
萨奇尔说: 你想要我做什么?
萨奇尔说: 控制,还是不控制?这是个问题。
萨奇尔说: 我的疯狂是有道理的。
萨奇尔悄悄地说:你知道吗,我很怀念自己有血有肉的日子。也许我们能想想办法?
萨奇尔悄悄地说:不。下等人。我绝对不干。
萨奇尔悄悄地说:不错……不错。可为什么是绿眼睛?我的是灰色的。
萨奇尔悄悄地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萨奇尔悄悄地说:非常好!
萨奇尔悄悄地说:那家伙的灵魂应该会很有用。
萨奇尔悄悄地说:又死了一个废物!
萨奇尔悄悄地说:不堪一击。
萨奇尔悄悄地说:他有没有认真打?
萨奇尔悄悄地说:臣服于你的主人吧!
萨奇尔悄悄地说:不不不……这个肤色完全不对。这可不行。
萨奇尔悄悄地说:那个脑袋让我想起了一个自负的学徒。把它拿走。
萨奇尔悄悄地说:就是它!就是这个!快把它给我。
萨奇尔悄悄地说:你怎么敢?要不是他们一直抽取我的力量,我绝对能轻而易举地控制它们!
萨奇尔悄悄地说:你以为你是第一个从注定要毁灭的世界赶来向我求助的生灵吗?不!你将在燃烧军团的力量面前灰飞烟灭。而我还将继续被这些杂种奴役,直到永远!你还是省省力气,自己跳火坑去吧!
萨奇尔悄悄地说:你很勇敢,竟然敢跟我接触。或者你很愚蠢。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家伙很强……但很蠢。这种仆从毫无用处。
萨奇尔悄悄地说:啊,我的前主人!复仇的时候到了!
萨奇尔悄悄地说:那蠢货把我当作收割能量的小玩意。他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了代价!
萨奇尔悄悄地说:军团征服了这片海滩。很快,我们就会反过来征服军团。
萨奇尔悄悄地说:军团投入此地的力量不过是九牛一毛。他们还有不少杀手锏呢。
萨奇尔悄悄地说:闻到风中烧焦的肉味了吗?啊,故乡的味道。
萨奇尔悄悄地说:你上次差点死在这里?算你走运,这次有我陪你。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里真像阿古斯,扭曲,支离破碎。啊,我都有点想家了。
萨奇尔悄悄地说:自从我们相识之后,你的技巧大有进步。再过几千年,你或许就能与我最出色的学徒比肩了。
萨奇尔说: 我们到了那群蠢货一败涂地的地方。记住,勇气永远无法取代力量。
萨奇尔悄悄地说:感觉到了吗?这世界的生命之血就在这的地下流淌。
萨奇尔悄悄地说:我知道一些古代咒语能操纵这世界的生命之血。这里就是理想的施法地点。
萨奇尔悄悄地说:娜迦是堕落的种族。他们拥有魔力,但是缺乏我的族人天生的敏锐。
萨奇尔悄悄地说:我讨厌幽灵。它们总是唠叨着生前的一切。吞掉它们的灵魂,消灭它们!
萨奇尔悄悄地说:有趣的方法。要是他们只对自己的灵魂使用,会有更高的成就。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里全是泰坦的臭味。
萨奇尔悄悄地说:小心!这个古代魔像里还有能量。你最好先摧毁它,免得军团继续为它充能。
萨奇尔悄悄地说:在我生前,欺诈者嘲笑过我的天赋。看看谁能笑到最后吧!
萨奇尔悄悄地说:啊,故乡的天空!我居然还能见到这个世界。
萨奇尔悄悄地说:看看这些军团的武器。很快,它们就会任我……我们……驱使了!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些武器灌注了混沌的精华。很快,人们就会赞颂我们了!
萨奇尔悄悄地说:他真有潜力。可惜他拒绝为强者效劳。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群姐妹的想法是对的,但她们缺乏实现意志的力量。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种力量……不可思议!或许我们能让它效忠我们?
萨奇尔悄悄地说:见证伟大的造物者的命运吧。他们注定要湮灭。
萨奇尔悄悄地说:啊,故乡……我简直要思念它了。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座城曾是阿古斯最伟大的奇迹。看看它现在!显赫一时的家族成了军团的走狗。很快,他们也将臣服于我们。
萨奇尔悄悄地说:击溃它,驯服它。如果你没这本事,就毁了它。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家伙有野心,但缺乏天赋。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家伙真可悲。看看吧,现在明白为什么你的意志必须强于你控制的力量了吧。
萨奇尔悄悄地说:她在摆弄自己不理解的力量。只要稍有不慎,她就会迷失其中。
萨奇尔悄悄地说:这家伙一直是军团的肉中刺。我从没想过,我们会成为盟友。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