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factpreview-rogue-mr.png
吞噬者之牙
Fangs of the Devourer
ClassIcon rogue.png
神器信息
所属专精 敏锐Rogue 潜行者
相关人物 萨格拉斯
墨菲斯托(铸造者)
阿卡丽(第一任持有者,上一任持有者)
即使在猎犬死后很久,其撕咬造成的伤口仍然迟迟无法愈合。对于如此粗糙的武器而言,其效果意外出色且神奇(血牙)
Azhir manari kirel. Akim manari galar!(阿卡丽的意志)


吞噬者之牙Fangs of the Devourer魔兽世界:军团再临中加入的潜行者神器之一,其主手匕首为血牙,副手匕首为阿卡丽的意志

简介

神器故事

使用这对匕首一定要审慎。你干掉的那个杀手阿卡丽,为了使用这对匕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纵观它们的历史,无数个世界中无声的隐秘谋杀充斥其间,但是它们从来没有被一个拥有自由意志的人所使用。

你会成为全宇宙有史以来最危险的杀手之一。前路难测,请三思而行。

第一章

这对匕首虽是经由武器匠师之手淬炼,但它们的危险并不是源自打造之人。绝对不是。它们是獠牙,虽然历史悠远,但却保存完好,从一头死去的地狱犬口中取出。我们见过它的无数同类,但是它们的危险程度都比不上这只怪物。事实上,这头特别的地狱犬正是万物的死敌萨格拉斯的宠物。

他一定曾经对这头地狱犬悉心照料——只不过是以自己独到的方式——因为他塑造了它的力量,赐予它利齿,里面蕴含着足以撕裂现实的暗影能量。有多少惊恐万分的无辜人民死在了这些獠牙之下?我们大概永远无法知道。

但是我们知道这头怪物的名字。萨格拉斯把它唤作吞噬者赤喉

第二章

军团每次入侵一个新世界,赤喉都会一同出战,把敌军士兵撕成碎片。在战斗间隙,这头地狱犬的艾瑞达看护组会收集从它的獠牙上滴下的暗影能量,用来打造强力的新武器或者作为原材料使用。

赤喉的末日降临在一个不起眼的世界。这个世界的反抗已经被平息,它的领袖们已经被腐化,它的英雄们都已经牺牲。但是,有个孩子,怀着对他奄奄一息的家园的正义之怒,爬进了军团的要塞,并趁着他们休息时杀死了数个艾瑞达守卫——以及赤喉。萨格拉斯看到他的爱犬死于非命,怒火冲天。那个世界,以及世界上所有的生灵,都化为了黑暗虚空中的灰烬。如此痛快的死亡对他们来说反而是一种仁慈。

虽然赤喉死了,但是它对军团还有其他的贡献。

第三章

恐惧魔王孟菲斯托斯相信,赤喉依然可以为军团效力。他取下这头地狱犬的獠牙,带到了艾瑞达母星阿古斯的一个巨大的恶魔熔炉。想要保留獠牙的黑暗能量,需要克服很多困难。孟菲斯托斯不敢亲自挑着这个任务。他的属下急于邀功,甘愿冒任何风险。但是獠牙的扭曲之力实在太过危险。这力量不断扭曲他们的心灵,对他们造成无法言喻的痛苦,于是这个恐惧魔王就毫不留情地把他们抛弃了,把他们的灵魂丢进了恶魔熔炉,然后寻找另外的仆从来代替他们的位置。

最后,他们的工作成功了。獠牙被打造成了永不钝挫的利刃,暗影之力被凝聚在其中,直到永远。

孟菲斯托斯打造了一对全宇宙有史以来最致命的武器。这对匕首可以扭曲空气,弯折光线,让使用者轻易隐藏自己。他把这对匕首献给了萨格拉斯,令他大悦。赤喉在战场上一直是敌人的噩梦,在刺客大师的手中,它的獠牙会成为阴影中的恐惧。

第四章

萨格拉斯花了很久寻找有资格使用这对吞噬者之牙的人。忠心是要考虑的一方面。刺客大师天生精于欺骗,他们很容易成为叛徒。萨格拉斯无法忍受赤喉的遗产落入军团敌人的手上。

一想到有人使用这对武器来对抗军团,这简直就是对军团领袖的公开侮辱。

第五章

最终,萨格拉斯找到了适合在战斗中挥舞这对匕首的人选。她是个艾瑞达追踪者,名叫阿卡丽,她在数次军团的入侵中崭露头角。任何怀疑恶魔的承诺背后存在不良意图的人,都会无声无息地死者她的手里。

她被传召到阿古斯,得知她会得到这份至高的荣誉。萨格拉斯向阿卡丽许诺,她会成为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死亡使者,成为所有世界中最致命的武器之一。而代价呢?阿卡丽必须放弃自己的意志。如果她想要成为这样一把血肉武器,就绝对不容许丝毫的背叛。

这是一笔残酷的交易,但是阿卡丽接受了。

第六章

阿古斯的地底有许多暗无天日的场所。在这些密室中,恶魔们打造武器,毁灭意志。阿卡丽在那里待了几百年,她的精华被塑形,被熔铸,与匕首的力量交织在一起。其他艾瑞达刺客的灵魂被献祭,然后与她的连结在一起,让她获得了上百位刺客的毕生修为和上千次谋杀的经验。

正如赤喉得到了蜕变,她也如此。她从密室中复出,成为了一个残酷无情的死亡机器,对萨格拉斯绝对顺从。他知道,这对匕首在她手中是安全的,因为她的手是他意志的延伸。

在她手中,这对匕首对任何胆敢对抗燃烧军团的人来说,就意味着末日。

第七章

萨格拉斯注意到了一个渺小而尚武的世界。那里的居民都会拼死抵抗燃烧军团的入侵。虽然他们终究会在大部队的攻势下消亡,不过萨格拉斯认为他们对恐惧和偏执可能更没有抵抗力。这个世界是阿卡丽获得新力量后的第一个任务,是对她的测试。她孤身一人潜入了那些要塞之中。

不到一个月,这个世界就陷入了混乱。关于一个无影无踪的刺客的故事像野火一样传开了,在英雄和领袖都悄无声息地毙命后,这个世界的战士们分裂为许多阵营,都相信阿卡丽的刺杀其实是其他阵营所为。

当军团最终现身时,这个世界只能跪地投降。与其活在恐惧之中,害怕随时被暗影中的匕首袭击,不如当一辈子的仆从。

阿卡丽以傲人的成绩通过了测试。她回到燃烧军团的队伍当中,直接为他们的事业效力。

第八章

阿卡丽已经证明自己是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她的武器让她把君王和其他领袖玩弄于鼓掌之中。她不但可以任意夺取他人的性命,还可以用伪装代替他们的位置,完美地模仿他们的外貌和行为。

一个世界并不会因为一个刺客而灭亡,但是这样的确可以加速步伐。只要把匕首刺进正确的人的心脏,就能赢得一场战斗,或者颠覆一个王国。比起刚毅决绝的军队,一支因为失去将领而陷入杂乱无章的军队更加容易被干掉。

军团已经有丰富的经验来腐化薄弱的意志和凡人的心灵。而阿卡丽则是军团成功的保障。如果有人的力量或理智足以抵御诱惑,阿卡丽的双刃就可以解决这个麻烦。

第九章

是的,阿卡丽对萨格拉斯来说很有价值,她忠心不二,毫不犹豫。但是,虽然她没有了自己的意志,不过仍然保留了自己的狡诈。她请求萨格拉斯允许她在扭曲虚空漫游一段时间。他同意了,想看看她会如何让燃烧军团更接近目标。

她花了很多时间,潜伏在萨格拉斯的军队之间,铲除心怀不满的以及希望借助军团的扩展而攫取权力的恶魔。她审讯的技能愈发精进,能够对任何可以哀嚎的生物施加难以言说的痛苦与折磨。她在一个已经灭亡的世界上建造了一座堡垒,用来关押犯人,并从他们身上榨取信息。

渐渐地,她的行为在军团内部引发了不满。恶魔们担心她的双匕会刺进他们的喉咙,对她挥之不散的恐惧激发了逃亡的念头。

第十章

当阿卡丽堡垒的所在地被军团的其他人知道以后,她故意作了一场遗弃堡垒的表演。它成为了毫无用处,没有助益的标志。但是它已经达到了目的。她有时会回到这里,但这只会秘密进行,而且只有为了特别困难的入侵作准备,或是为了审讯特别重要的犯人时才会这么做。

她回到了萨格拉斯身边,已经掌握了新的技巧并且领悟了新的道理:恐惧是把双刃剑,它固然有用,但未必总是正确之选。一个看不到的刺客会引起恐惧,没错,但是一个未知的刺客却会让人措手不及。敌人是无法为看似不存在的危险提前做好准备的。

阿卡丽致力于成为真正的隐形者,成为一个无声的杀手。她的工作也由此继续下去。

后来,她死在了自己最固若金汤的堡垒里。她或许并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结局。

第十一章

我们也许永远无法知道,是什么促使阿卡丽牺牲自己的自由意志来为萨格拉斯效力。但毋庸置疑的是,她的表现十分出色。

她掌握了恐惧的复杂本质,清楚如何将其打入受害人的内心。与那些无畏之人交战时,她用自己高超的战斗技巧消灭他们。当恐惧只能起到反作用时,她也知道如何以不为人知的方式进行杀戮。

这些原本是燃烧军团的经验,如今,则属于燃烧军团的敌人。

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萨格拉斯会如何回应。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