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cator-qualified.png
优质词条
这篇文章无论从翻译、排版、归纳和维基化等方面都无懈可击,打得不错。
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点击这里查看所有优质词条。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关于平行世界中的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请查阅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平行宇宙)
Jaina FX.jpg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Jaina Proudmoore
Alliance 32.png
基本信息
头衔 MoP-WoD肯瑞托领袖
WC3FT logo 16x28.png-Cataclysm塞拉摩统治者
WC3RoC logo 16x32.png肯瑞托特使,[1]
洛丹伦幸存者领袖[2][3]
性别 女性
种族 人类 (人型生物)
职业

WC3RoC logo 16x32.png 大法师, 女巫

WoW Icon 16x16.png 法师
身份 新提瑞斯法议会建立者及法师代表
之前:达拉然、肯瑞托及肯瑞托远征军领袖和大法师,六人议会领袖,塞拉摩统治者,安东尼达斯的学徒
状态 存活
势力信息
阵营 联盟
势力 联盟, 新提瑞斯法议会
前势力 塞拉摩, 人类远征军, 洛丹伦联盟, 六人议会, 肯瑞托, 肯瑞托远征军, 库尔提拉斯
人物关系
亲属 戴林·普罗德摩尔 (父亲), 德雷克·普罗德摩尔 (兄长), 卡雷苟斯 (伴侣)
导师 安东尼达斯
门徒 金迪·火花
父亲曾告诉我:和平,就像是一个梦,美好、短暂而又遥不可及。可我不信,没有人相信。但苦难埋下了纷争的火种,仇恨的余烬仍在翻涌。只需要一点儿火星,整个世界就将化为火海。随着联盟回到被遗忘的王国,部落也开始寻求古老帝国的力量。我们不能再继续做梦了,是时候了!是时候召集愿意参战的盟友!高举光辉的战旗!为世界,而战!

—— 吉安娜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Jaina Proudmoore)女士是肯瑞托达拉然的领袖。她是海军上将戴林·普罗德摩尔的女儿,德雷克·普罗德摩尔的妹妹。

吉安娜是人类现存最强大的女巫[4],也曾是达拉然最受信任的女法师,受训成为时任肯瑞托领袖的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的私人特使。第三次战争前夕,安东尼达斯将吉安娜派遣至洛丹伦王国北部。在挚友兼伴侣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王子的陪同下,两人前往调查蔓延的瘟疫是否源自魔法。之后吉安娜目睹了洛丹伦陷落,在神秘先知麦迪文的指引下带领所有幸存者跨洋逃向卡利姆多

吉安娜宣誓要竭尽全力铲除燃烧军团和其邪恶爪牙。在暗夜精灵部落兽人的帮助下,吉安娜等人齐力打败了恶魔阿克蒙德,驱逐了燃烧军团。之后她集结卡利姆多的幸存者们,建立了港湾城市塞拉摩。吉安娜在此统治联盟剩余的幸运者们,并期待有朝一日能重新团结遥远的人类诸国[5]

死亡之翼殒落后不久,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领导下的部落对塞拉摩发动了毁灭性打击,抹平了整座城市。吉安娜幸而逃脱,但这场浩劫不仅改变了她的外貌,更让她变得好战并复仇心切。罗宁在浩劫中丧生,吉安娜顺应红龙法师克拉苏斯的预言成为了肯瑞托的新领袖和六人议会的首席[6]

生平

早年

达拉然中的吉安娜和凯尔萨斯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出生于第一次战争三年前[7],是海军上将戴林·普罗德摩尔最小的孩子。戴林是库尔提拉斯的统治者,也是洛丹伦王国暴风王国的老朋友和坚实同盟。自幼时起,吉安娜就对守护者艾格文的故事耳熟能详。当她的魔法才能初现端倪时,吉安娜被送去达拉然进修。她对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纠缠不休,后来被接纳为学徒,最终成为为数不多的达拉然直属女法师之一。导师期望、家族荣耀、臣民景仰等包袱使得吉安娜在学业上压力重重[8]。此外,吉安娜还遵从安东尼达斯的命令,在处理克尔苏加德的亡灵生物实验事件中有所助力[9]

同为皇室贵胄,吉安娜命中注定会与洛丹伦王国继承人阿尔萨斯王子邂逅,他们第一次相见是在洛丹伦的教堂。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由挚友变成了情侣。凯尔萨斯·逐日者对吉安娜亦有爱慕之心,但是并没有得到吉安娜的回应。在一次阿尔萨斯自告奋勇地护送吉安娜去达拉然的路上,他带吉安娜去参观联盟关押兽人的营地,这是两人第一次在一起冒险。深陷爱河的两人一度谈婚论嫁;然而阿尔萨斯渐渐觉得他们并没有准备好迎接婚姻。阿尔萨斯叫停了这段感情,希望吉安娜可以专心自己在达拉然的魔法学业,自己也可以专心履行他对于洛丹伦的责任。吉安娜因此大受伤害,但是并没有反对阿尔萨斯的决定。后来她也发现这的确是当下最正确的选择。不久之后,他们重燃爱火,但亡灵天灾的入侵永远改变了他们二人[8]

第三次战争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壁炉谷之战中的阿尔萨斯、乌瑟尔和吉安娜

多年之后,安东尼达斯忙于研究席卷洛丹伦北部的瘟疫之时,他遇到了一位神秘的先知,先知恳求安东尼达斯带着他的人民逃往卡利姆多。安东尼达斯认为先知所言不过是疯言疯语,而一直暗中观察的吉安娜感觉到了先知身上强大的力量,觉得先知的警告值得参考。安东尼达斯对此仍不置可否,执意派遣吉安娜和阿尔萨斯去调查布瑞尔村北部的瘟疫。

在调查布瑞尔的过程中,吉安娜发现了不少异状:一个死灵法师,还有尸块拼成的僵尸。他们铲除了一些亡灵生物,另外发现了一个被瘟疫感染了的谷仓,谷仓中的谷物来自供应洛丹伦最主要的粮食供给地:安多哈尔

在追逐这个死灵法师——其实是肯瑞托的成员克尔苏加德——去安多哈尔的路上,吉安娜和阿尔萨斯发现有一大群亡灵战士严阵以待。他们杀出重围,追上了克尔苏加德,然后阿尔萨斯杀了他。

回洛丹伦的路上,吉安娜和阿尔萨斯在壁炉谷稍事休息。他们发现镇民食用了来自安多哈尔那些被瘟疫感染的谷物变成了亡灵。即便极不情愿,吉安娜还是迅速离开去找乌瑟尔请求支援。等她带着白银之手骑士团回来的时候,发现壁炉谷已被毁灭,阿尔萨斯也快撑不住了。在乌瑟尔的帮助下,他们击退了亡灵的进攻。潮涌般袭来的亡灵大军搅得阿尔萨斯心神动荡,他发誓要跟去斯坦索姆,直面恐惧魔王玛尔加尼斯

吉安娜带领幸存者驶向卡利姆多

吉安娜和乌瑟尔跟着阿尔萨斯去了斯坦索姆,但是他们都没能及时阻止镇民们食用被瘟疫污染的谷物。三个人都明白,斯坦索姆的镇民们很快就会变成亡灵,转而攻击他们。阿尔萨斯认为要在镇民们转变屠城之前就杀掉他们,而乌瑟尔对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镇民下不了手,即便他知道让镇民们活着也是枉然。乌瑟尔拒绝执行阿尔萨斯的命令,不肯将刀刃指向镇民,阿尔萨斯谴责他并指控他犯了叛国罪。他说,任何忠于国王的人都会和他站在一起,亲手结果这个城镇。让阿尔萨斯意外的是,吉安娜投向了乌瑟尔那一边。

吉安娜和乌瑟尔在事件结束后回到了已成废墟的斯坦索姆,两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神秘先知在游说了泰瑞纳斯国王和安东尼达斯之后再一次拜访吉安娜。先知感受到吉安娜身上的领导才能,敦促她带着她能集结的所有人民逃离洛丹伦王国和她自己的祖国库尔提拉斯,跨越无尽之海去往卡利姆多。数月之后,阿尔萨斯和天灾发动了对达拉然的进攻。在这一刻,吉安娜和安东尼达斯认识到先知是对的。安东尼达斯鼓励吉安娜带领她能找到的所有洛丹伦的难民启航驶向西部的卡利姆多。吉安娜听从了导师的意见,开始着手准备。

出发前不久,北部传来了奎尔萨拉斯陷落的消息。沉浸在丧父殒国之痛中的凯尔萨斯·逐日者,不仅愤怒地拒绝了吉安娜的安慰,还责怪她选择了阿尔萨斯那样的“怪物”。在阿尔萨斯的军队对达拉然步步紧逼之时,吉安娜本想当面质问阿尔萨斯,但最后她还是选择退缩,毕竟这么久以来他从未被她说服过。吉安娜还提出要帮助导师和达拉然的法师们抵御天灾的进攻,安东尼达斯则坚持要她履行她的职责:带领幸存者们跨越无尽之海[8]

到达卡利姆多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魔兽争霸III中的吉安娜
魔兽争霸III中的吉安娜

刚到达卡利姆多,吉安娜就发现了兽人的踪迹。她以为是兽人从洛丹伦一路追踪他们至此,并立刻卷入了与格罗姆·地狱咆哮的战争。在一场溃败之后,吉安娜急需一处可拒兽人于外的战略要冲:而石爪峰不仅据高可守,吉安娜还感应到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守山失败之后,吉安娜带领一小队人深入山峰内部,希望找到一些能帮助她抵御兽人的力量。不久后她突然觉得她们被跟踪了。靠近山脉中心的时候,吉安娜撞上了萨尔凯恩·血蹄。双方即将兵戎相向的时候神谕突然出现,他们意识到这正是当初在洛丹伦遇到的先知麦迪文。先知劝告他们,在燃烧军团的铁蹄之下只有两方结盟才有一线生机。

尽管不情愿,吉安娜还是同意和萨尔的军队结成同盟。吉安娜还给了萨尔一颗灵魂石,在卡利姆多被侵略时,萨尔用它捕捉了格罗姆的灵魂。之后吉安娜帮格罗姆解除控制他的恶魔之血的诅咒。吉安娜和萨尔的同盟关系保留了下来,即使在地狱咆哮死后,两方势力对同盟也并不看好。他们见识过亡灵的恐怖,也都在暗夜精灵那神出鬼没的游击之下吃尽苦头。即便暂时同盟使得彼此存活下来,但这离关系破裂也仅有一线之隔。

萨尔终于受到了梦境的启示。吉安娜跟着他来到梦中所示之处,见到了暗夜精灵的首领玛法里奥·怒风泰兰德·语风。这时先知也以麦迪文本来的形象现身,前来纠正自己之前犯下的错误。他恳求人类、兽人和暗夜精灵们为对抗军团结为同盟,而不是被分而破之。他们宣誓共同抵御海加尔山。

吉安娜用传送术巡视周边的时候,发现了阿克蒙德和他的末日守卫正向圣山袭来。防御者们沿着山势分成三道防线延缓阿克蒙德的攻势。吉安娜的防线是第一道被摧垮的,她在阿克蒙德的魔爪伸向她之前通过传送撤离。第二道被摧毁的防线是萨尔的部落,吉安娜用她仅剩的力量把萨尔传送出来,继续与之并肩作战。

建立塞拉摩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海加尔山大战胜利前后,吉安娜带着她的难民们去了卡利姆多东边海岸线上的一个小岛上,建立了塞拉摩。塞拉摩的具体成立时间已不可考,但这座城堡的建立对新成立的兽人王国杜隆塔尔有着莫大的意义。

雷克萨就人类插手杜隆塔尔政事和刺杀事件问询时,吉安娜表示她概不知情。在遇到一个垂死水手之后,吉安娜意识到是她父亲来了。吉安娜请求父亲海军上将戴林·普罗德摩尔雷克萨一命,而戴林对此置之不理。雷克萨和他的伙伴们逃脱,萨尔则集结了一支军队来对抗戴林的攻击。

吉安娜深陷绝望。她对父亲和祖国有着无可质疑的忠诚,可是跟天灾和军团作战的经验告诉她,她父亲怀有的憎恨和复仇对大局无事无补。吉安娜帮助部落从地精那里购得舰船,并命令自己的部下在塞拉摩受到袭击时按兵不动。吉安娜对她父亲说的最后一番话,是问他为何不听自己的劝诫。

仇恨之轮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仇恨之轮》。

即便塞拉摩杜隆塔尔之间的和平维系了三年之久,互为宿敌的双方还是彼此忌惮。近期一系列小规模航运摩擦事件使得两国之间的压力陡增,而作为该地区唯一一个中立港口的控制方,地精也对当前局势颇有微词。顶住重重压力的萨尔请吉安娜帮忙转移一群被惊扰的雷霆蜥蜴。吉安娜本想把它们安顿到莫高雷一侧一片荒无人烟的空旷地,但她惊讶地发现这片土地被结界保护着,当中住着一个人——艾格文

吉安娜穿过麦迪文那些掩人耳目的结界并见到了艾格文。这位前守护者对吉安娜表现出来的仰慕毫不动容,对吉安娜从小听到的艾格文轶事更是嗤之以鼻。在吉安娜的恳求下,艾格文还是给她讲了自己的真实故事,并告诉她塞拉摩和杜隆塔尔之间矛盾的根源是恶魔兹莫多尔和它一手重组的火刃氏族。火刃氏族在人类和兽人中积极招募,致力于挑拨两国关系。在谈话间,吉安娜和艾格文突然感觉到了一个更强大的结界困住了她们,而施法者正是兹莫多尔。

吉安娜本想联合两个法师的力量来冲破结界,却惊讶地发现艾格文的魔力已经所剩无几。幸好吉安娜的部下乘坐飞艇来寻找她,里应外合打开了结界。洛雷娜上校还带来另外一个坏消息:吉安娜的内务大臣克里斯托夫已被火刃氏族收买。吉安娜和艾格文一行迅速回到塞拉摩,在施法查明之后,吉安娜带着洛雷娜和艾格文去往兹莫多尔的藏身地:毒雾峰。施法时吉安娜不敌兹莫多尔的术士,艾格文把自己最后的魔力传给了吉安娜,最终把兹莫多尔放逐回了扭曲虚空。危机平息后,吉安娜和萨尔签订了一个永久的和平条约,保证种族间的敌意不会演变为战争。

最后,艾格文活了下来,并留在塞拉摩继续内务大臣的职责。

魔兽世界

WoW Icon 16x1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

作为塞拉摩的统治者,吉安娜在自己的法师塔里统领着这座城市。塞拉摩城邦加入联盟之后,她致力于促进萨尔和瓦里安·乌瑞恩之间的和平会谈。瓦里安的儿子安度因·乌瑞恩也积极游说父亲。之后瓦里安国王在一次远航中神秘消失。在调查国王失踪案和迪菲亚兄弟会时,吉安娜和大法师特沃什帮助抓获了和迪菲亚兄弟会勾结的亨德尔下士。祖尔金死亡之时,吉安娜发现绑架国王的迪菲亚兄弟会与黑龙奥妮克希亚勾结。吉安娜立刻将这一消息知会大公爵伯瓦尔·弗塔根(在4.0.3版本,吉安娜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了正想杀鸡儆猴的瓦里安)。

魔兽世界:漫画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漫画
漫画中的吉安娜

泰兰德·语风告诉吉安娜有两名角斗士不日将抵达塞拉摩。吉安娜高兴地看到日渐冷静的布罗尔·熊皮,却立即感知到了洛戈什身上有黑暗魔法的痕迹。在内务大臣艾格文的协助下,吉安娜帮助这位失忆的角斗士回忆起他的真实身份:正是失踪已久的国王瓦里安·乌瑞恩。吉安娜将瓦里安送上一条开往东部王国的船,让他和儿子会面并揭露叛徒的真面目。之后又将关于洛戈什的事情告知麦格尼·铜须国王。

后来洛戈什和瓦里安带领人马回到塞拉摩,追捕绑架了安度因·乌瑞恩奥妮克希亚。在出发前,吉安娜用一个仪式帮助洛戈什和瓦里安回忆起当初在和萨尔会面途中被黑龙绑架的过程。奥妮克希亚在人类中的伪装——卡特拉娜·普瑞斯托用魔法分裂了瓦里安,使其变成了两个个体。几个月后,茉尔加拉·黑暗飓风带领娜迦军队袭击了吉安娜并绑架了洛戈什和瓦里安。洛戈什跳船逃跑,瓦里安之后被赎出。吉安娜给了他们两把暗夜精灵的剑:沙拉托尔与埃雷梅尼,并在之后协助他们对抗奥妮克希亚。

在除掉奥妮克希亚并回到塞拉摩后,吉安娜极力促进人类暴风城和兽人奥格瑞玛之间盟友关系的形成。她说服了瓦里安,之后前去剃刀山面见萨尔,并把瓦里安的遭遇告诉他。兽人领袖同意与瓦里安会面。吉安娜随后返回塞拉摩做会面的准备,并欢迎萨尔和他的顾问们:雷加尔·大地之怒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到来。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杀掉了梦境形态的耐奥祖并从六年的沉睡中醒来,成为了新的巫妖王。吉安娜预感到一场大乱的到来。

吉安娜率领塞拉摩人民击退了一波进犯的天灾军团,随后成为新提瑞斯法议会的建立者之一。这个沉寂已久的组织的重建初衷是为了协助麦德安抵抗古加尔和他领导的暮光之锤。在击退了针对塞拉摩的一系列袭击后,吉安娜和议会的其它成员一起将力量汇集给麦德安,帮助他对抗食人魔法师。艾格文的死让吉安娜深感悲痛。吉安娜最后一次露面是在逆风小径举办的艾格文的葬礼之上。

燃烧的远征

TBC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

德莱尼人的飞船在艾泽拉斯坠毁时,吉安娜是最先帮助他们的人之一。

冒险者们可以在时光之穴里重现海加尔山之战的故事,协助吉安娜对抗如潮水般涌来的天灾和恶魔,包括雷基·冬寒安纳塞隆。在协助了萨尔之后,吉安娜传送离开。

巫妖王之怒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大公爵伯瓦尔·弗塔根死后,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准备与部落全力一战。出于避免第四次战争爆发的考虑,吉安娜传送到奥格瑞玛并揭露了诺森德近期事件的真相。她从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那里了解到一场暴动的发生,导致幽暗城瓦里玛萨斯控制。萨尔将处置与瓦里玛萨斯勾结的部落叛徒大药剂师普特雷斯。萨尔还向吉安娜保证:除非逼不得已,部落并无与联盟进行战争的意向。吉安娜表示她会将萨尔的表态告予瓦里安,但警告他们瓦里安或许仍会发动战争,毕竟大公爵与他情同手足。

吉安娜的警告很快得到了印证,萨尔的大军和瓦里安的军队——意图为联盟收复洛丹伦——在幽暗城撞上了。为了不使部落和联盟的摩擦进一步升级,吉安娜阻止了联盟军队的前进并把他们传送回暴风城

奥杜尔的秘密

布莱恩·铜须得知尤格萨隆逃离了奥杜尔的监狱后,罗宁和吉安娜在紫罗兰城堡会见联盟与部落两方的领袖。正当罗宁和瓦里安·乌瑞恩国王交谈时,吉安娜发现萨尔和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已经提前到达。吉安娜前去拖延他们,试图阻止另一场部落与联盟的冲突,可还是失败了。瓦里安国王和加尔鲁什间短暂的交手被罗宁制止后,瓦里安国王愤而离席,表示天谴之门安加萨事件后再无与部落合作的可能。吉安娜不禁思忖还有谁能对付古神尤格萨隆。

十字军演武场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和瓦里安国王出席了在冰冠冰川十字军演武场举办的银色锦标赛。随行的有各地冠军和联盟代表等。

冰封大厅

冰封大厅中的吉安娜
发现冰冠堡垒防线的漏洞后,吉安娜只身带领一队联盟冒险者从灵魂洪炉萨隆矿坑奔赴映像大厅,想要寻找巫妖王的弱点或是救赎他的办法。[10]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感谢圣光,你安然无恙!为了消灭巫妖王和天灾军团,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银色北伐军黑锋骑士团的盟军已经打破冰冠堡垒的大门,他们正努力在城堡中建造一个前哨站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我们在这些厅堂中的发现将决定他们的成败。虽然任务危险重重,但我们必须坚持。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当巫妖王的注意力被吸引到前门的时候,我们就从侧翼潜入,寻找有用的重要情报,从而一劳永逸地铲除天灾军团。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瓦里安国王军情七处得到情报,巫妖王的私人密室就深藏在一个被称为映像大厅的地方。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我们要想办法杀出一条通往映像大厅的血路。我感到那里潜藏着强大的魔法。那将是摧毁天灾军团的关键!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赶快,勇士们!我会让部队紧跟在你们身后!

通过灵魂洪炉后,吉安娜和盟友用天灾传送器来到了萨隆矿坑。他们解救出的巫妖王的囚犯甘愿随他们前行。之后他们遇到亡灵法师科瑞克,愿意用巫妖王的秘密来换取自己的生命——霜之哀伤就藏在映像大厅巫妖王的密室里。

科瑞克 说: 等等!停!别杀我!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我不会因为你的可怜而手下留情,有话快说吧。
科瑞克 说: 你要找的就在主人的巢穴里,但要先干掉泰兰努斯才能进去。霜之哀伤就在映像大厅里……你们……你们能在那里找到真相。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霜之哀伤无人守卫?不可能!
科瑞克 说: 我发誓我没说谎!求你了!别杀我!

天灾领主泰兰努斯突然现身,杀死了告密的科瑞克。

天灾领主泰兰努斯 说: 没用的虫子!死亡正等待着你!
科瑞克 说: 啊…不!
天灾领主泰兰努斯 说: 不要以为我会那么容易让你进入主人的密室。有本事放马过来吧。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恶有恶报。来吧英雄们。去看看那个侏儒说的是真是假。如果阿尔萨斯没了霜之哀伤,我们也许有机会阻止他。
天灾领主泰兰努斯 说: 你们的努力是徒劳的,入侵者。巫妖王让我统率的可是一支亡灵大军!小心了!

众人杀死了天灾领主泰兰努斯。

马丁·维克图斯 喊道: 勇士们,你们救了我们,还我们自由……这种大恩大德我们无以为报。但我发誓,从今往后所有人都会知道你们的事迹,知道你们如何在这座黑暗的城堡中劈开一条光明之路。
马丁·维克图斯 喊道: 今天我们不仅见证了你们的勇猛,还见证了联盟和部落抛开仇怨,精诚团结的力量。有了这种力量,即使是巫妖王也会败倒在你们脚下。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喊道: 英雄们,到我这来!

吉安娜将联盟勇士传送到她身边,就在通道出口处。此时辛达苟萨的一颗冰霜炸弹轰在面前的空地上,杀死了马丁·维克图斯和被解放的奴隶们,只有一些及时放出寒冰壁障的法师得以逃生。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冰霜女王飞走了。我们……我们必须继续前进——目标就在眼前。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我……我救不了他们……该死,阿尔萨斯!你这恶魔!

吉安娜和盟友终于来到映像大厅。在巫妖王的私人密室中,吉安娜发现了无人照看的霜之哀伤,那把窃取了阿尔萨斯灵魂并导致洛丹伦王国陷落的诅咒之刃。吉安娜和被霜之哀伤封印其中的灵魂交谈。出乎她的意料,乌瑟尔·光明使者出现了,并告诉了她一个可怕的事实:正是阿尔萨斯残留在巫妖王体内的一缕灵魂阻止天灾军团毁灭艾泽拉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在巫妖王死后必须有人来接替这个位置并控制天灾军团。此时巫妖王突然进入密室,乌瑟尔的灵魂被逐回霜之哀伤。巫妖王召唤了法瑞克玛瑞恩——两人都是第三次战争中与吉安娜并肩战斗过的队长。随行的盟友被两人拖住,吉安娜则抱着挽救阿尔萨斯的信念尾随巫妖王而去,大门在她身后关上。当众人找到了吉安娜时,她已在旧爱毫不留情的攻击下接近溃败边缘。心碎的吉安娜意识到巫妖王身上已无任何阿尔萨斯的踪迹,她带着盟友从秘道中逃跑,巫妖王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追击,最终将他们逼至绝境。千钧一发之时,破天者号轰塌了密道,救了他们。

巫妖王的陨落

死亡使者被联盟冒险者杀死后,从冰冠冰川炮舰战生还的穆拉丁·铜须不愿让想为儿子敛尸的瓦洛克·萨鲁法尔通过。瓦里安国王和吉安娜女士传送过来后,瓦里安让穆拉丁退后,给这位伤心的父亲让出道路。目睹此景的吉安娜为她的国王所感动,流下了泪水。

之后回到圣光之锤的吉安娜,不知为何感知到了阿尔萨斯的死亡。

  • 他真的死了,是不是?
我……我能感觉到。
  • 是不是真的没办法救赎他?
这个问题会一直让我魂牵梦萦。

如果冒险者在巫妖王殒落后带着吉安娜的吊坠去找她,吉安娜会流泪,说她知道有一部分阿尔萨斯被困在巫妖王体内。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这是什么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他…他居然还保留着它,他一直保留着它!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我就知道!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我能感受到他有一部分仍然活着…囚禁着…挣扎着。喔,阿尔萨斯!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也许有一天他会想起来他曾经是谁。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说: 圣光在上,希望他能够从那把冰冷的恐怖之刃中解脱,最终找到安宁。

传说:噩梦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Legends: Nightmares漫画。

翡翠噩梦以魔法烟雾的形式入侵现实位面,将艾泽拉斯的居民困在他们的噩梦当中,吉安娜也是受害者之一。在吉安娜的噩梦中,她帮助阿尔萨斯清理斯坦索姆,并跟着她的挚爱阿尔萨斯和穆拉丁追杀玛尔加尼斯至诺森德。在与恐惧魔王的一战中,穆拉丁失足掉进了冰坑。吉安娜选择帮助阿尔萨斯和天灾战斗,穆拉丁坠坑身亡。打败玛尔加尼斯后,他们找到了藏有霜之哀伤的岩洞。吉安娜读出了讲述大剑诅咒的警示,阿尔萨斯正要伸手摸剑的时候,玛尔加尼斯袭击了他。吉安娜别无他法只能拿起大剑杀死了恐惧魔王。她救了阿尔萨斯,自己也变成了巫妖女王。[11]

元素暴动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联盟关于元素暴动的会议吉安娜悉数在场。元素入侵暴风城时,吉安娜保卫了法师区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吉安娜前往暴风城出席缅怀巫妖王之战殒命将士的纪念仪式。仪式中接到了一封暗夜精灵车队在灰谷被埋伏并虐杀的战报,疑似部落所为。瓦里安·乌瑞恩国王考虑以强硬手段应对当前联盟和部落的紧张局势。吉安娜成功劝说瓦里安暂缓这个计划,先以外交手段试探口风。她还提到,瓦里安也并不能约束他所有臣民,比如迪菲亚;瓦里安则反讥道,吉安娜常常所信非人,比如阿尔萨斯。吉安娜对伯瓦尔·弗塔根接任巫妖王一事有所耳闻。瓦里安托吉安娜当自己不在时照拂安度因。仪式之后,吉安娜去找安度因,给了他一块能传送到塞拉摩炉石

之后,吉安娜秘密会见大酋长萨尔,希望他就这一违反和平条约的血腥事件给出合理解释。萨尔说这一袭击并非出自他的指使。瓦里安国王要求萨尔公开谴责这一暴行,把犯案者交给联盟处置,以示部落有遵守和平条约的诚意。萨尔说他只能表达部落继续和平条约的意愿。虽然与案者采取了萨尔并不认可的暴力手段,但公开谴责他们就是谴责其生存的需求。当联盟蓄意切断贸易给部落人民带来痛苦之时,萨尔再去责怪他们本真的需求不啻于雪上加霜。此外,他也不愿将犯案者移交联盟审判。吉安娜能够理解萨尔的立场,但她还是催促萨尔找到一条满足联盟要求的方式,否则这种不合作态度只能将两方推向全面战争的深渊。

麦格尼·铜须身遭不测,茉艾拉·索瑞森控制了铁炉堡并软禁了安度因王子。安度因趁人不备使用了炉石,在塞拉摩见到了正和贝恩·血蹄会面的吉安娜。吉安娜为逃难的贝恩·血蹄提供了庇护。玛加萨·恐怖图腾是贝恩之父凯恩·血蹄意外身殒的罪魁祸首,她还带领恐怖图腾氏族发动血腥政变占领了雷霆崖。对贝恩心怀同情,并被贝恩和安度因王子的友情打动的吉安娜同意为贝恩的反抗行动提供经济支援。

安度因从吉安娜处了解到,忧子心切的瓦里安正带领军情七处潜入铁炉堡,意图刺杀茉艾拉并解放矮人城市。一番劝说之后,被说服的吉安娜给安度因开启了去往铁炉堡的传送门,让安度因去说服自己的父亲放弃行动。

大地的裂变

Cataclysm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带领部落与暗夜精灵发生冲突,意指整个卡利姆多大陆。联盟兵力深入南贫瘠之地,将一部分部落领地据至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和联盟众国麾下。塞拉摩亦出兵在本岛和暗夜精灵领地间建立了一道军事线。[12]塞拉摩岛和尘泥沼泽间的便捷通道使得兵力和辎重得以从岛上迅速进入南贫瘠之地的联盟据点。部落对灰谷发动突袭后,联盟兵力从塞拉摩倾巢而出,向贫瘠之地进军。[6]

死亡之翼在艾泽拉斯重现踪迹后不久,罗宁邀吉安娜来达拉然,请她收金迪·火花为学徒。[13]

在进攻火源之地事件中,吉安娜前去海加尔山见证萨尔阿格娜结为百年之好。

狼心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短篇小说《狼心》。

虽然更愿意前往达纳苏斯参加会议,吉安娜还是选择留守塞拉摩组织联盟兵力。大法师特沃什代她出席。

父辈之血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短篇小说《父辈之血》。

作为塞拉摩的首领,吉安娜是荣誉代表团的一员,前来暴风城参与英雄纪念日活动。吉安娜在大厅中见到了莱斯科瓦男爵,喝醉的男爵称她为兽人爱好者。吉安娜试图说服瓦里安·乌瑞恩国王放弃对部落的坚定鹰派立场。尽管意见相左,吉安娜也一直是乌瑞恩国王的忠实支持者和同盟。在时局的讨论之外,吉安娜还提起了有关瓦里安内心的谈话,试图改善他和安度因间紧绷的父子关系。当人们都在等待瓦里安进行英雄纪念日演讲时,瓦里安却消失了。吉安娜、马迪亚斯·肖尔马库斯·乔纳森前去寻找。他们发现瓦里安奄奄一息地躺在暴风城墓地,安度因的治疗已帮他脱离危险。之后吉安娜、安度因及众宾客一起听取了演讲。

战争之潮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战争之潮》。

她曾光彩照人,发如金缕
她曾君临一国,端庄威仪
她眼见故土崩塌,满目疮痍

她质问主,带着谦恭与悲戚
你可看到,生灵涂炭流离
你可听到,战鼓响彻天际
你可感受到,我的决意

肯瑞托之志,薪火相继
火树燃尽时,银花如雪立
世人啊,请你谨记
战火汹涌如潮,堤溃一泻千里

克拉苏斯的预言[6]

死亡之翼陨落后,吉安娜愈发关心联盟和部落之间不断升级的冲突。她前往狂潮湾与萨尔秘密会面,试图说服他对好战的加尔鲁什采取行动。然而萨尔——现称古伊尔——表示他和大地之环无法置挽救艾泽拉斯之殇的使命于不顾,两人的秘密会议并没有什么进展。尽管如此,吉安娜确信如果再犹豫下去,战火将重燃,无辜的生命将白白牺牲。

吉安娜失望地回到了塞拉摩。不久后前任魔法的守护者卡雷苟斯造访了她,请她帮忙寻找失踪的聚焦之虹;吉安娜表示将全力相助。吉安娜的顾问们:大法师特沃什、暗夜精灵侍卫蓓恩和学徒金迪·火花都接到搜寻神器信息的任务。蓓恩发现部落在北方城堡边集结的踪迹。尽管面对部落军队异动和北方城堡告危的压力,吉安娜还是认为当前的首要任务是寻找聚焦之虹。最终他们明白了为何卡雷不能感受到神器的原因:盗走它的人对它用变形魔法,从而躲过了卡雷的感知。时日渐长,吉安娜和卡雷谈论到了彼此的过去、爱恋和伤痛,他们的感情也日渐增长。

贝恩·血蹄派遣他的远行者——佩里斯·雷蹄前来报信:北方城堡陷落、加尔鲁什意图征服卡利姆多、部落的铁蹄将降临在塞拉摩之上。佩里斯还将贝恩让他递交的破惧者给了吉安娜,拜托她转给它本来的主人安度因·乌瑞恩。吉安娜给了佩里斯一张字条,保他能毫发无伤地走出联盟领地。吉安娜和顾问们开始为战争做准备,卡雷也回来帮忙抵御塞拉摩。吉安娜联系了她力所能及的所有友方势力,包括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和联盟的其它领导人。

目睹部落舰船在联盟水体附近的踪迹,吉安娜还是向罗宁肯瑞托求助了。然而罗宁自己并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吉安娜无可奈何地只能寄希望于说服六人议会。几轮商议过后,六人议会决定出兵增援,以示威慑;束手旁观只能助长加尔鲁什战争暴行的气焰。六人议会的一员卡德加联系上了阿达尔;阿达尔也出动了沙塔尔兵力前来助阵。[14]

可惜塞拉摩的驻军和援军们命途多舛。虽然部落对塞拉摩的第一波攻击被打退了,但这不过是一次佯攻:真正目的则是集合联盟所有精锐部队在此地,然后用聚焦之虹充能的法力炸弹一举消灭。联盟们醒悟的太晚,塞拉摩岛被夷为平地。在炸弹爆炸前数秒,罗宁打开了传送门,帮助吉安娜和少数联盟将官逃生,而自己则命丧于此。

小说封面的吉安娜

吉安娜醒来时,发现自己周身散发着奥术能量,曾经的一头金发已尽数银白。卡雷恳求吉安娜不要马上回塞拉摩,爆炸中无人能幸存;吉安娜却执意前往。她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友人属民骨化形销,多年心血付之一炬。吉安娜还看到了金迪的尸体,当她伸手去触碰尸体的肩膀想帮她翻身时,这个年轻侏儒充满奥术能量的尸体崩裂成一片紫色的粉尘。而这一刻,看到那么年轻那么阳光的生命消散,吉安娜紧绷的精神崩溃了。

暴怒的吉安娜将怒火倾泻在滞留搜刮甚至向她发起攻击的部落身上。吉安娜攀进大坑底部,带走了聚焦之虹以期反攻部落,没有丝毫顾虑道德上的后果。随后她传送去了暴风城,意图马上发起一波对部落的铁血反攻。鉴于近日来联盟兵力的损耗,瓦里安国王对这样的鲁莽攻击持保留意见,建议谨慎行事。瓦里安国王和安度因王子都反对在战争中采用不正当的手段,还提到在塞拉摩陷落之后,部落马上封锁了卡利姆多。一心想着复仇的吉安娜离开了暴风城前往达拉然,要求肯瑞托向部落发起行动——甚至提出要达拉然传送到奥格瑞玛上空,向城市发起一波攻击。肯瑞托表示会让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为罗宁的死付出代价,但仍不愿出兵增援吉安娜毁灭奥格瑞玛的计划。毕竟肯瑞托刚刚因参战失去了首领,再者他们认为吉安娜的复仇计划会带走许多与塞拉摩陷落完全无关的无辜生命。

吉安娜并不知道联盟正在重组舰队、策划针对部落的反攻。她抱着复仇的意念前往达拉然图书馆,找到了她的导师安东尼达斯封印起来的《第六元素:操控与增强奥术之秘典》。吉安娜觉得这是冥冥之中导师默许她计划的征兆。她小心地打开封印,抵消魔法尖啸警报,发现作者把奥能本身看作一种元素,聚焦之虹在历史上曾被用来奴役和操控元素们。明白了这一点的吉安娜向棘齿城进发,肃清了勇士岛,开始着手她的计划:她用聚焦之虹召唤了能形成巨大海潮的大批水元素,准备淹没奥格瑞玛。

听到元素求救的萨尔将将赶到,试图劝服吉安娜放弃攻击,但吉安娜置之不理。借助元素的力量,萨尔也只能暂时拖延盛怒中的吉安娜。两人打的难解难分时卡雷赶到救下了萨尔。他说自己对吉安娜的痛苦感同身受:因为他曾失去过安薇娜·提歌,复仇并不能带回已逝去的灵魂。只要不做让自己追悔莫及的事情,伤口总能自愈。萨尔说利用聚焦之虹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正是和加尔鲁什——一个小偷、懦夫和刽子手——沦为一丘之貉。卡雷也直言不讳地说阿尔萨斯在斯坦索姆屠城时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吉安娜终于意识到她企图利用聚焦之虹的力量,与加尔鲁什和暮光之锤之流丝毫无异。她驱散了巨浪,表示会和加尔鲁什的部落战斗,但不会谋杀平民。她还告诉萨尔,和平的前提是加尔鲁什的死亡;她和萨尔间的友谊是加尔鲁什暴行的诸多牺牲品之一。今后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萨尔都不再是她的朋友了。

吉安娜请求卡雷苟斯带着她和聚焦之虹从部落主城飞过。他们看到本想围攻刃拳湾和奥格瑞玛的联盟舰队被部落召唤的海怪逼得节节败退。吉安娜震惊地发现如果萨尔和卡雷没能阻止她,她召唤的海潮会吞没整支联盟舰队。为弥补自己的过失,吉安娜用聚焦之虹召唤了一支水元素来帮助舰队。之后吉安娜和幸存的舰队驶回北方城堡,清理了残余部落后也结束了部落对卡利姆多的封锁。北方城堡安全后,瓦里安向塞拉摩派去了一支舰船,给往生者一个体面的告别方式。

卡雷苟斯带着吉安娜回到塞拉摩让她得到解脱。吉安娜在废墟中意外地发现了完好无损的战锤破惧者。悲痛的吉安娜得到了卡雷的慰藉。卡雷还帮助吉安娜认识到达拉然和肯瑞托是她接下来的去向,这也是罗宁最后的遗愿所在。彼此心意相通的两人一吻定情。

在和六人议会剩下的成员见面时,吉安娜交还了她偷出来的秘典,并叙述了她用聚焦之虹做过的一切。作为蓝龙军团首领的卡雷出乎意料地自愿交出聚焦之虹,请肯瑞托予以保管。吉安娜申请以见习成员身份回到肯瑞托,却遭到了拒绝;六人议会希望她来继任罗宁的位置,成为达拉然的新领袖。卡德加解释道,温蕾萨·风行者发现了克拉苏斯交给罗宁的秘密预言,其中尽述吉安娜的遭遇和未来。吉安娜面对这一浩劫时绝望中的隐忍,让他们看清了她的本质。吉安娜指出卡雷给了她莫大的帮助,卡德加也顺势邀请了这位前守护巨龙加入肯瑞托。

吉安娜在卡雷的陪伴下,以肯瑞托新首领的身份看过了塞拉摩外巨大的集体陵墓。之后在紫罗兰城堡主持了她前任罗宁的缅怀仪式。

塞拉摩的沦陷

爆炸后吉安娜的新外表

吉安娜是场景战役塞拉摩的沦陷中联盟方的重要角色。该场景战役与战争之潮情节对应——加尔鲁什一手导致了塞拉摩的陷落。

在塞拉摩废墟大坑的中央,吉安娜在传送前找到了聚焦之虹。吉安娜召唤的三个水元素联盟特使一同清理了部落残部和督军洛克南。如小说所述,吉安娜本人并没有参与这场战争。

夺岛奇兵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吉安娜以肯瑞托首领的身份出席在七星殿举行的商讨使用能利弊的会议,联盟各方要人和同盟悉数到场。吉安娜并没有发表意见,但帮忙困住了仇恨回响,煞的一种具象体。

夺日者向部落表达忠心、成为威胁联盟的力量后,瓦里安·乌瑞恩国王派遣安度因王子和联盟冒险者拜访吉安娜,并讨论将血精灵驱逐出达拉然一事。吉安娜拒绝了,旨在维持达拉然的中立立场。她对加尔鲁什的滔天恨意并不影响达拉然成为人们眼中希望与和平的标杆。达拉然中联盟和部落和谐共处的景象,会让世界明白也许友谊的长桥能跨越种族的天堑。吉安娜在和安度因的谈话中承认,她为当时企图抹平奥格瑞玛的计划而惭愧。吉安娜说滥用魔法的例子在肯瑞托的历史上不乏少数,但她希望肯瑞托内对联盟和部落各表忠心的两方,能够摒弃彼此阵营方针的不同,仍然互相信任、紧密联合在一起,善用力量来履行自己的责任。之后吉安娜帮助暗夜精灵增强了达纳苏斯的魔法护卫,防止加尔鲁什前来偷取圣钟

尽管重重设防,部落还是成功潜入达纳苏斯偷走了圣钟。吉安娜回到达纳苏斯,想弄明白护盾为何会失败。她发现的证据指向了对肯瑞托和达拉然传送门网络很熟、从而协助了盗窃案发生的某人。被背叛的盛怒中的吉安娜,发动了肯瑞托、联盟和银色盟约的力量,将夺日者清理出达拉然。在与艾萨斯·夺日者短暂对质后,吉安娜选择将血精灵们收押。投降的被关押在紫罗兰监狱,抵抗的人则被处决。在清理后,吉安娜报告瓦里安国王说达拉然已无部落干涉,请求肯瑞托加入联盟。瓦里安对吉安娜行动前没有通知他一事十分失望;他近期正与血精灵秘密沟通,希望他们能重返联盟。吉安娜的这一举动只会使得辛多雷回归部落。吉安娜对此并无歉意,她认为夺日者咎由自取。她还称瓦里安对于血精灵一族的外交手段十分愚蠢,毕竟“一朝部落,永世部落”。瓦里安强调联盟必须一心。吉安娜离开前告诫瓦里安不要心软,之后回到肯瑞托备战。

之后瓦里安发现安度因王子孤身一人前去阻挠加尔鲁什使用圣钟。安度因成功了,加尔鲁什愤而破坏了圣钟,但安度因自己也身受重伤。瓦里安请求维伦前来救治王子,后悔当初没马上让安度因回暴风城。瓦里安悲伤地照顾着安度因。看到视如己出的安杜因被加尔鲁什重伤,吉安娜怒火中烧,向瓦里安发誓说肯瑞托会让加尔鲁什付出代价。

巨龙的黎明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巨龙的黎明》。

和吉安娜保持着恋人关系的卡雷回到魔枢,在龙骨荒野迦拉克隆的骨架中发现了一件奇怪的法器。法器将卡雷的精神吸入了史前艾泽拉斯时代始祖龙形态的玛里苟斯的身体。在卡雷的精神与幻象搏斗时,他经常毫无意识地联系吉安娜,但她回复时卡雷反而以为是吉安娜在主动呼唤。吉安娜对卡雷的健康状况表示担忧,并提到清理达拉然虽不光彩,但她必须去做。

吉安娜传送到魔枢,发现了这件法器,并意识到它与泰坦有关。卡雷感觉到了他人的存在,吉安娜马上传送到入口制造自己刚刚到达的假象。卡雷向她保证一切如常后,吉安娜回到达拉然继续研究。当她再一次听到卡雷的召唤时,她传送过去却发现自己置身于龙骨荒野,联络发起的位置则是迦拉克隆的骨架内部。吉安娜在那里发现了牦牛人邦妮可。邦妮可告诉她卡雷的讯息后,还演示了一个标记,之后就消失了。

回到达拉然的吉安娜,发现六人议会的一员、大法师茉德拉前来寻她,吉安娜躲了过去。在茉德拉走后,吉安娜继续翻阅古籍以期找到更多关于泰坦法器的信息和拯救卡雷的办法。她惊讶地发现古籍被某种古老的魔法守护着,隐去了关键信息。吉安娜翻转了牦牛人给她的标记,融入到古籍中解除了魔法。之后吉安娜传送到魔枢,发现法器的能量与魔枢的守护符咒交织在一起,她再一次使用标记进入了魔枢,发现了倒在地上情况不妙的卡雷。吉安娜用标记打开法器,却发现自己被吸入始祖龙时代的幻象,成了阿莱克丝塔萨的一部分,她也明白了卡雷所经受的折磨。吉安娜马上开始施法;当幻象中的迦拉克隆被始祖龙群打败后,她成功地把卡雷带回了现实世界。

吉安娜陪伴卡雷参加了守护巨龙的会面,卡雷让其他巨龙明白了他们仍然身负重担,彼此合作才能挽救世界。会后阿莱克丝塔萨发现了藏在柱子中的吉安娜,并托卡雷之口感谢了她。之后,卡雷和吉安娜回到了达拉然。

雷神再临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雷神岛上的吉安娜和温蕾萨·风行者

吉安娜建立了肯瑞托远征军以对抗被复活的雷神的威胁;并防止部落收集残余的煞能卷土重来。吉安娜与在雷神岛有所根基、已经开始与雷神力量作战的影踪派结盟,并派联盟冒险者去帮助祝踏岚,作为示好的象征。

肯瑞托远征军最终得以突袭绍尔马拉,建立了紫罗兰高地作为指挥中心。

肯瑞托远征军乘胜追击,一路打到帝王之门。打破大门后,影踪派和肯瑞托远征军同心协力地拿下了雷霆熔炉风暴之海码头。当雷霆熔炉的武器被取出后,影踪派镇守风暴之海码头,肯瑞托远征军得以围攻其他地点。

吉安娜与洛瑟玛和艾萨斯对质

吉安娜带领联盟势力对抗山怖,向雷神王座发起总攻。她发现奎尔萨拉斯摄政王洛瑟玛·塞隆带领一队部落,也对雷神有所图谋。吉安娜同意暂时将种族冲突置于一旁。她特别想抓回艾萨斯·夺日者,但决定先解决庭院里的魔古

在打败山怖后,吉安娜和洛瑟玛迎面相对。吉安娜要求洛瑟玛交出艾萨斯,以换取他的性命;洛瑟玛则要求吉安娜释放关押在紫罗兰监狱里的夺日者们,就饶吉安娜不死。局势逐渐升温,重伤在身的祝踏岚出面干预,促使洛瑟玛和吉安娜打破复仇的恶性循环并各自离开。两人最后同意了,但是吉安娜说只要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统治部落一天,她与部落之间就没有真正的和平可言。出乎她意料的是,洛瑟玛回答道这正是他们今天保存实力的原因。听到这番话的吉安娜缓和下来,她要求温蕾萨·风行者带领部队撤退。塞隆和吉安娜彼此鞠躬结束会谈,在祝踏岚的调解下,并没有血溅庭院。[15]

之后吉安娜给予这些赢得她信任的联盟冒险者向雷电王座发动总攻的任务,并要求他们将安东尼达斯之杖插在风暴之巅的平台上以吸取雷神的力量。[16]吉安娜计划在时机来临之时,用这把注有雷神力量的法杖对付加尔鲁什。

围攻奥格瑞玛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吉安娜劝说瓦里安趁机瓦解部落

傲之煞被打败后,吉安娜、游学者周卓洛瑟玛·塞隆同时到达亚煞极宝库。她告诉摄政王塞隆,她对于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傲慢地将煞能释放于锦绣谷一事毫不意外。他们还发现吉尔鲁什将血吼留在此地。在警告塞隆不要干扰联盟行事之后,吉安娜开启了一道传送门,以助联盟勇士围攻奥格瑞玛

吉安娜和温蕾萨·风行者帮助瓦里安·乌瑞恩国王的行动小组从部落手中夺取刃拳湾并与迦拉卡斯战斗。当推进至地下要塞时,吉安娜帮助联盟将士与库卡隆兽人战斗。

加尔鲁什被打败后,吉安娜怒视部落成员,指责他们算计联盟的行为。她劝说瓦里安国王抓住这个征服奥格瑞玛的机会,一举瓦解部落;瓦里安并没有听取她的意见。

战争罪行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战争罪行》。
《战争罪行》小说封面

吉安娜出席了在白虎寺举行的对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公审。她与瓦里安国王、安度因王子、卡雷苟斯温蕾萨·风行者一同被安置在雷神岛紫罗兰高地

公审的第四晚,卡雷约吉安娜去海滩散步。吉安娜意识到了来潘达利亚后两人间的疏离。卡雷担忧吉安娜一直没能从塞拉摩事件的阴影中解脱出来,这场公审也不能平息吉安娜心中的怒火和怨恨,她还会做出像围攻奥格瑞玛时怂恿瓦里安国王趁机摧毁部落一样的事。卡雷说现今重任当前、公审在即,两人间的差异又变的不可忽视了;他不知道这场公审会给已今非昔比的两人带来什么。他们的拥吻结束了那一晚的长谈,无论时局如何风起云涌,两人都不想分开。

公审第六天,联盟书绍泰兰德传唤了下一位证人——远行者佩里斯·雷蹄。鉴于他对贝恩·血蹄立下的誓言,佩里斯一开始并不肯开口作证;在贝恩要求下,佩里斯才不情愿地给出了自己的证词。泰兰德询问了有关玛加萨·恐怖图腾占领雷霆崖的问题后,当庭展示了一段贝恩与乔恩·星眼哈缪尔·符文图腾及佩里斯会面的时光之相。画面中贝恩说,由于加尔鲁什对雷霆崖之乱的袖手旁观,他被迫向善名远播的吉安娜求助。这段话在法庭掀起了轩然大波。吉安娜觉得自己被泰兰德背叛了,她并没有想到会是泰兰德——而不是身为部落书绍的贝恩——使用了这段时光之相。庭休期间,愤怒的瓦里安质问吉安娜为何不将贝恩的事情告诉他,之前达拉然城的夺日者被驱逐一事他也被蒙在鼓里。庭审继续,泰兰德还获得了佩里斯就吉安娜给予贝恩财政支持及之后他们另有会面的证言。

泰兰德展示了第二段时光之相:佩里斯和吉安娜在她位于塞拉摩法师塔里的小客厅会面。佩里斯受贝恩之命警告吉安娜,说加尔鲁什正在计划针对塞拉摩岛的袭击。他还带来了之前安度因赠予贝恩的战锤破惧者,替贝恩将武器还给它应属的主人——不能违抗大酋长之命的贝恩,自认已配不上这把武器。吉安娜语带讽刺地问瓦里安,是否要以叛国罪来逮捕她。瓦里安问吉安娜,贝恩是否知晓法力炸弹的事,吉安娜予以否认。

瓦里安对于吉安娜和安度因背着他和部落联络的事情愤怒不已,并对吉安娜做决定之前并不曾知会他的态度大加斥责。吉安娜反驳说,瓦里安一定不会同意她的意见和做法。在瓦里安说要将她和安度因关进监狱时,吉安娜愤而离开,表示自己并不是瓦里安的孩子抑或军官,并威胁要带领肯瑞托脱离联盟。

庭审第七天,吉安娜被传唤至庭。她描述了在接到贝恩警告后,塞拉摩是如何请求并得到了暴风城和达拉然的增援,后来又怎样击退了部落的第一波攻击。泰兰德不情愿地放出了地精飞艇载着法力炸弹飞向塞拉摩,吉安娜和罗宁在法师塔里对话的画面。罗宁主张转移炸弹到这座备有少许魔法防护的法师塔里爆炸,以期缩小伤害范围。顶着炸弹的巨大压力,罗宁艰难地给吉安娜和少数人开启了传送门。吉安娜一再拒绝,誓与塞拉摩共存亡。罗宁说吉安娜是肯瑞托的希望,并在炸弹落下前几秒把她推进了传送门。

庭休过后,泰兰德问吉安娜在跨过传送门后发生了什么。面色苍白如纸、双目殷红似血的吉安娜,回忆起她被传送到塞拉摩外的一个小岛上,并被卡雷发现。泰兰德展示了另一段时光之相:画面中的吉安娜走在塞拉摩的废墟当中,周围还有因残余的魔法能量扭曲飘浮的肢体。过去的吉安娜最终看到了她的学徒金迪。她伸出手去触摸金迪,然而尸体却崩裂成一片紫色的沙尘,过去的吉安娜在画面中痛苦的尖叫着抽泣着。泰兰德向克罗米示意画面消失,对吉安娜的问询也结束了。

贝恩上前问道,在塞拉摩事件后吉安娜的感觉如何,之后又做了什么。吉安娜说她想复仇,而向部落发动战争的第一步就是摧毁奥格瑞玛。她先后去了暴风城和肯瑞托求助,却都遭到了拒绝。回收了聚焦之虹的吉安娜制造了一支水元素军队,准备摧毁奥格瑞玛。古伊尔试图阻止她,却差点被吉安娜的怒火波及。卡雷说吉安娜的行为无异于当初屠戮壁炉谷阿尔萨斯——她意识到卡雷是对的。泰兰德在庭审结束前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吉安娜放弃攻击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水元素会吞没当时在海上的联盟舰队。吉安娜说这不是唯一的原因——她永远不想自己沉沦到像加尔鲁什一样。泰兰德继续追问道,是不像加尔鲁什还是不像部落,吉安娜沉吟了一下回答:加尔鲁什并不代表整个部落。泰兰德惊讶于这个答复,并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继续追问的错误。

第九日,庭审的最后一天,双方书绍做总结陈词。吉安娜拒绝了与卡雷的会面。她还收到了一封有部落火漆封印的信:

我用了一些时间才知道了发生在达拉然的事情。你曾经是一位和平之人,但现在,你已非复往昔。加尔鲁什燃烧大地,死去的人并非唯一的受害者。我不会责怪你,也不会怨恨你,无论你如何看待加尔鲁什——或者部落。 我们全都有自己心中的幽灵。

—— 沃金

翻来覆去的读过几遍后,她寄去一封回信,感谢大酋长的理解。吉安娜看到卡雷跟瓦里安和安度因握手,才意识到卡雷要离开了。她投向卡雷的怀抱,两人接吻了。

加尔鲁什跟着凯诺兹从时间裂隙中离开,从中还涌出了众人在其他时间线的投影。吉安娜也看到了来自另一时间线的对部落充满恨意的自己。打败了这个幻影之后,吉安娜转去帮助瓦里安,用一发火球打中了督军扎伊拉的后背,却被飞艇上的夏琪亚当胸击倒。瓦里安放弃了追杀扎伊拉,把受伤的吉安娜抱进寺庙大殿。古伊尔、阿格娜、安度因、泰兰德和维纶试图医治吉安娜的伤口,但精疲力尽的他们对这深深的伤口无能为力。卡雷抱着吉安娜,只有安度因还在不停的尝试着。赤精盘旋过他们的头顶,治疗了吉安娜和其他的伤者,说道“这是来自赤精的祝福”,“接受这第二次机会,明智地使用它吧”。吉安娜睁开眼睛,向卡雷伸出了手;她还握住了古伊尔的手,原谅了他。

德拉诺之王

WoD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

半兽人迦罗娜刺杀卡德加未遂,吉安娜到达位于塔拉多赞加拉卡德加的法师塔。 吉安娜向联盟指挥官表示感谢,并告诫部落指挥官说六人议会的事务部落不得插手。卡德加说这并不是第一次他与六人议会意见相左,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科达娜·邪歌医治了卡德加的伤势后,他和吉安娜走进塔内一同为指挥官的戒指赋予能量,使之变得更加强大。吉安娜说如此危险的法器卡德加不应儿戏。吉安娜向联盟指挥官示好,告诫他们在黒石锻造厂小心行事;对部落指挥官则说她会密切关注他们的动向。

军团再临

Legion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Stub.png 请在本段落加入可靠的信息。 吉安娜离开了达拉然,让卡德加领导达拉然的法师们来对抗燃烧军团。此举的原因尚不可知。

争霸艾泽拉斯

性格

不熟悉吉安娜的人往往会将她的独立与坚强错认为鲁莽与固执。而事实是,吉安娜有一种罕见的天赋——可以透视人心、明辨他人的动机与目的。她是人民真正的捍卫者;她愿意为子民的生存付出自己的全部力量,甚至是自己的生命。吉安娜尊重所有的生灵,对任何伤及无辜的暴行绝不姑息。她重行动而轻空谈,这也让她对萨尔建立杜隆塔尔的一系列成就青眼有加;而对High Council of Lordaeron洛丹伦议会成员间无休止无结果的辩论感到极度厌烦。[请求来源]

像萨尔一样,吉安娜致力于在联盟和部落间推行和平共处、避免极端交涉。在瓦里安·乌瑞恩归来之前,吉安娜常被看作联盟实际的领导人。乌瑞恩认为部落不可信任,这也导致了他和吉安娜的意见分歧。吉安娜并未因此事与瓦里安正面对峙,近来与萨尔的会面常在私下进行。[请求来源]

加尔鲁什利用法力炸弹一手造成了塞拉摩的陷落,而吉安娜深受此事困扰。在一段时间内,她都认为自己父亲对于兽人的看法是正确的;直到卡雷指出愤怒使她如阿尔萨斯般行事,吉安娜才醒悟过来。独立与坚强一如往昔的吉安娜,却不再像以前一样友好和轻信,尤其是在面对部落的问题上。吉安娜誓将加尔鲁什拉下权利宝座。她一开始的愤怒是法力炸弹的副作用导致,可现在的她对兽人也不如从前容忍——只是她不再抱有要杀光兽人的想法,并认识到并不是所有的部落都如同加尔鲁什一般——她宣布与萨尔的友谊已烟消云散,并认为萨尔是塞拉摩之殇的根本原因,毕竟是他将加尔鲁什扶上大酋长之位。尽管如此,吉安娜同意加尔鲁什得到惩罚后,和平的希望仍在;并承认与萨尔断绝关系时也许有更好的方式,从此可推断出两人之间仍有弥补的机会。吉安娜还愧疚于当时想要抹平奥格瑞玛的想法,但她坚定地认为部落的力量、进犯及影响需要得到遏制。吉安娜变得比以前好战,并不惮与危害她人民安全及和平的力量兵戎相见;不杀平民仍是她的底线。

The RPG Icon 16x3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角色扮演游戏,这些设定可能是非官方设定.

塞拉摩岛上的生活与世隔绝,但吉安娜仍以美食软床热情款待来访者,以交换他们游历的故事。她的人民简单纯朴,多以农植或捕鱼为生。坊传吉安娜会向来访者提供奥术方面的援助,包括传送术、召唤元素来指路和提供法术保护。当她的人民正面临莫大的威胁时,吉安娜会自愿陪伴及帮助愿意保卫塞拉摩岛的冒险者。[17][18]

面对凡人作恶者,吉安娜抱有慈悲之心,予以活捉或劝降。在面对恶魔和亡灵时,吉安娜铁面无情,总是用出能造成最大伤害的法术。她一般倾向于远距离输出。[18]

语录

Warcraft III: Reign of Chaos

详见:Quotes of Warcraft III/Human Alliance#Jaina

塞拉摩

欢迎你来到塞拉摩,<玩家名>。

我没时间跟你寒暄,我为自己的唐突向你道歉,但是我必须以城市为首。我们的生活和联盟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威胁。要想使我的人民平安幸福,我就必须对不在我们控制之外的力量保持警惕。

或许稍后我们能找时间谈谈。

问候
  • 欢迎来到塞拉摩。你是来帮助联盟的吗?
Welcome to Theramore. Have you come to help the Alliance?
  • 我还要不断地学习。
All I ever wanted was to study.
  • 嘘,我正在思考问题。
Shh, I'm trying to think here.
生气
  • 你自找的。
You asked for it.
  • 我讨厌诉诸武力!
I hate resorting to violence!

These lines were removed with the destruction of Theramore in 5.0.4. All but the "Welcome to Theramore" line came from Warcraft III.

The Missing Diplomat completed

Hendel is in our custody now, <name>, thanks to you.

Although the questioning goes slowly, I assure you, he will tell us everything he knows.

For now, please be patient. I will contact you immediately if we have need of your assistance.

Until then, please, enjoy Theramore and I invite you to stay for as long as you like within our city's walls as a friend of the Alliance.

Battle for Mount Hyjal

Incoming
保持警惕!新一波的进攻就要开始了。
Attacked
  • 我被攻击了!如果你能抽出手来就帮帮我!
  • 他们攻破了防线!
Rally
  • 不要放弃!我们必须坚持到底!
  • 尽全力抵挡他们的进攻!
  • 我们必须坚守阵地!
Bosses defeated
我们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现在我们必须撤退了!
Out of time
我们守不住了,撤退!
Death
我…尽力了…

巫妖王的崛起

  • "The dead sometimes do linger on, if their deaths were traumatic. It's what gave rise to ghost stories."
  • "The...the animation of corpses by powerful individual necromancers is not unheard of. We saw examples of this in both the First War, when the orcs were able to animate skeletal remains, and in the Second, with the appearance of what would come to be known as death knights."

映像大厅

在巫妖王的私人密室中,吉安娜和她的队伍发现了无人看守的霜之哀伤,那把偷取阿尔萨斯灵魂并导致洛丹伦王国陷落的诅咒之刃。吉安娜和被霜之哀伤封印其中的灵魂交谈。出乎她的意料,乌瑟尔·光明使者出现了,并告诉她一个可怕的事实:正是阿尔萨斯残留在巫妖王体内的一缕灵魂阻止天灾军团毁灭艾泽拉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在巫妖王死后必须有人来接替这个位置并控制天灾军团。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喊道:这种刺骨的寒冷……血液好像都要凝结了。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喊道:看前面!那是什么!难道是?英雄们,到我身边来!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喊道:霜之哀伤:正是它摧毁了我们的王国。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喊道:后退!如果碰到这把剑,你的灵魂就会受到永恒的创伤!我必须试着与封印在霜之哀伤中的灵魂交谈。远离我,请再后退一点。
乌瑟尔·光明使者说:吉安娜!真的是你吗?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说:乌瑟尔!亲爱的乌瑟尔!我……很难过。
乌瑟尔·光明使者说:吉安娜,你没有时间了。巫妖王能看到剑旁的一切。他就要来了。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说:阿尔萨斯在这里?也许我……
乌瑟尔·光明使者说:不,孩子。阿尔萨斯不在这里。阿尔萨斯只是巫妖王意识中的一个存在。一个即将泯灭的存在。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说:但是,乌瑟尔,哪怕有一丝见到他的可能,我……我也要去。
乌瑟尔·光明使者说:吉安娜,听我说。你必须终结巫妖王。不要试图说服他。他会把你们全杀掉,变成天灾军团的战士。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说:告诉我,乌瑟尔,我该怎样终结我的王子?我的……
乌瑟尔·光明使者说:振作起来,女孩。你必须在巫妖王和耐奥祖融合的地方——冰封王座,将他终结。这是唯一的办法。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说:你是对的,乌瑟尔。原谅我。我……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正在冰冠堡垒与天灾军团作战的国王和骑士们很快就会得到我们的报告。
乌瑟尔·光明使者说:还有……还有一些事情你需要知道。天灾军团绝不能失去控制。即使你战胜了这个巫妖王,也要有人别人来取代他。没有巫妖王的控制,天灾军团就会横扫整个世界,摧毁一切生灵。
乌瑟尔·光明使者说:要有个崇高的灵魂作出牺牲……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说:谁能扛起这样的重担?
乌瑟尔摇了摇头。
乌瑟尔·光明使者说:我不知道,吉安娜。我怀疑正是阿尔萨斯残留在巫妖王体内的一缕灵魂组织了天灾军团彻底毁灭艾泽拉斯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说:也许还有希望……
密室的大门打开,巫妖王出现了。
乌瑟尔·光明使者说:不,吉安娜!啊……他……他来了。你……你必须……
巫妖王喊道:闭嘴,圣骑士!
巫妖王放逐了乌瑟尔的灵魂。
巫妖王喊道:你真的想和死人交谈?我会满足你。
巫妖王召唤了法瑞克玛瑞恩,之后便向北边去了。
巫妖王喊道:法瑞克,玛瑞恩,杀掉他们,送到我的大殿来。
法瑞克喊道:听命,主人!
玛瑞恩喊道:如您所愿,我的主人。
法瑞克喊道:洛丹伦的战士们,服从主人的召唤!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喊道:你不能拒绝我,阿尔萨斯!我必须知道……必须明白……
吉安娜和大法师克雷林追着巫妖王而去,大门在他们背后关上。

After Theramore's Fall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问候
  • 联盟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像你这样的英雄。
The Alliance needs heroes like you more than ever.
  • 你想探索什么知识?
What knowledge do you seek?
  • 和平并不总是解决问题的答案。
Peace is not always the answer.
  • 对一切追根究底。
Question everything.
告别
  • 记住塞拉摩。
Remember Theramore.
  • 不要磨灭心中的热情。
Never temper your passion.
  • 再见。
Goodbye.
  • 愿魔法保护你。
May magic protect you.
生气
  • 别再浪费我的时间!
Stop wasting my time!
  • 你想像一只绵羊一样生活?
Would you prefer life as a sheep?
  • 马上让你感受寒冰之怒!
It's about to get very cold.

Theramore's Fall

Lady Jaina Proudmoore 说: This aberration destroyed... everything. Everyone.
Lady Jaina Proudmoore 说: The Horde cannot be allowed to recover the Focusing Iris. Eliminate what remains of their forces, and I will secure the artifact.
Lady Jaina Proudmoore 说: I must attune to the Focusing Iris before transport. Protect me!
Warlord Rok'nah 喊道: NO ONE CAN PROTECT YOU! Kill the Proudmoore wench, and bring me that bomb.
Lady Jaina Proudmoore 喊道: Your people are despicable cowards, orc. You are nothing more than rabid dogs, and you will be put down!
Warlord Rok'nah 喊道: Brave words, mage. I'll SPIT in your FACE when you beg for mercy.
Lady Jaina Proudmoore 喊道: You spit on mercy? Then you will have NONE. You want carnage?! Garrosh will get more blood than EVER he bargained for!
Warlord Rok'nah 喊道: NRAAAH! I'll bring the Warchief your HEAD!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 说: All of you have my deepest thanks. With the Focusing Iris removed, this lifeless bomb is a sickening testament to Garrosh's brutality. The winds of change blow fiercely; Azeroth is now on the brink of war. My apologies, but you must excuse me... I have much to consider. Farewell.

On Pandaria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问候
  • 肯瑞托正处在命运的十字路口。
The Kirin Tor is at a crossroads.
  • 你必须学会控制魔法,否则就会被它所控制。
Magic must be control, or it will control you.
  • 追寻知识,而非力量。
Seek knowledge, not power.
  • 敞开你的心扉。
Keep your mind open.
  • 嘘,我正在思考。
Shh, I'm trying to think here.

The Purge of Dalaran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Greeting
  • Have you come to help the Alliance?
  • Be careful who you trust.
  • Knowledge is power!
  • We must never forget Theramore!
  • For the Alliance!

Violet Rise, Isle of Thunder

A new land overrun by evil horrors of this world. A new place for us to save.

围攻奥格瑞玛

联盟方

King Wrynn will rue the day he allowed the Horde to name another Warchief.
We should've kept fighting. Who's to say this new Warchief won't get any ideas in his troll head a few years from now?

部落方

I have nothing to say to you, <race>.

争霸艾泽拉斯

父亲曾告诉我
和平,就像是一个梦
美好、短暂而又遥不可及
可我不信
没有人,相信

但苦难埋下了纷争的火种
仇恨的余烬仍在翻涌
只需要一点儿火星
整个世界,就将化为火海

随着联盟回到被遗忘的王国
部落,也开始寻求古老帝国的力量

我们不能再继续做梦了
是时候了
是时候召集愿意参战的盟友
高举光辉的战旗
为世界,而战

炉石传说宣传片

“也有人说胜利来自战术和力量的巧妙运用。"

风暴英雄预告片

吉安娜走在市场中央,她的演讲不停被其他英雄打断。

“和平,它是我毕生的追求。只要大家真心坦诚相待,就没有……咳咳。就没有我们无法逾越的障碍。每个人的心中都……都向往着和平。即使在这个奇怪的地方,我都诚挚地相信我们“可以和谐共处”!哎,我就说嘛。我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世界不需要战争,除非你们……逼我动手。”

英雄亮点:吉安娜

情感

卡雷苟斯

卡雷苟斯在搜寻聚焦之虹的途中向吉安娜求助,这是两人第一次相遇。这期间他们很快变成了朋友:在谈论彼此的过去时,他们发现原来两人都曾品尝过失去爱人的痛苦。卡雷离开后,吉安娜才意识到自己有多想念他。当吉安娜想要水淹奥格瑞玛、为陷落的塞拉摩复仇时,卡雷是唯一一个能够平复她的人,告诉她她不会和当初净化斯坦索姆的阿尔萨斯沦落到同等地步。后来吉安娜成为了达拉然和肯瑞托的新首领,她和卡雷也开始了一段恋情。[6]对加尔鲁什的公审进行时,卡雷觉得塞拉摩之殇后吉安娜一直没能解脱,对于加尔鲁什和部落的憎恨正逐渐吞噬她;现在回头看两人的关系,曾经的亲密无间也已不复往昔。公审接近尾声时,花了不少时间来审视内心的吉安娜收到了一封来自沃金的抚慰的书信;看到卡雷离去的身影,吉安娜急忙跑向卡雷,两人拥抱并亲吻,和好如初。

阿尔萨斯

吉安娜和阿尔萨斯以友情始,以爱情终。一开始爱火正浓,但重担在身的两人却不得不暂时分手。后来旧情重燃的道路又被天灾入侵打断。这段故事在阿尔萨斯:巫妖王的崛起中有所提及。也有迹象表明吉安娜一直被阿尔萨斯的堕落所困扰,认为那是她的错。在翡翠噩梦中,吉安娜梦到她跟着阿尔萨斯去了诺森德:为了不让阿尔萨斯拿起霜之哀伤,自己则抢先一步变成了巫妖女王。[11]在冰封大厅中也能看到吉安娜对于救赎阿尔萨斯还残存一丝希望。在巨龙之暮的另一时间线中,阿尔萨斯和吉安娜一起被迫离开洛丹伦前往暴风城。之后他们有了一个孩子,命名为乌瑟尔·米奈希尔。这也能看出,如果阿尔萨斯没有堕落,吉安娜会一直陪在他身旁。

萨尔

先知麦迪文恳求吉安娜和萨尔同心协力对抗燃烧军团这一契机使得两位领导人很快就变成了好朋友。萨尔曾说过吉安娜让他想起塔蕾莎·福克斯顿,吉安娜自己则从未提及信任萨尔的原因。经过杜隆塔尔一役,吉安娜经历丧父之痛而萨尔也失去了不少将士,但两人的友谊愈加坚挺。然而加尔鲁什的攻击抹平了整座塞拉摩后,吉安娜与萨尔的友情受到了极大打击:她责怪萨尔将酋长之位传予加尔鲁什,才会发生今天这一切。

之前一部分粉丝认为萨尔和吉安娜之间有男女之情,但后来在大地的裂变中,萨尔和一位玛格汉兽人阿格娜结为伉俪,观礼的吉安娜涌出了喜悦的泪水。尽管如此,一张可以破译出“萨尔和吉安娜在树下亲嘴”密文的白色打孔卡片掉落还是让粉丝津津乐道。

凯尔萨斯

吉安娜在当安东尼达斯的学徒时,凯尔萨斯爱上了她。但是他们两人的年龄差异——吉安娜只是个青少年,凯尔萨斯却已经有几百岁了——让他满怀愧疚、自我怀疑,两人的友谊也变得尴尬起来。当凯尔萨斯下定决心向她表白时,吉安娜却已经和阿尔萨斯陷入爱河,她的学业也正到了紧要时刻。在《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战争之潮》中,萨尔跟吉安娜有过一段关于人生伴侣的交谈:吉安娜尊重并敬仰凯尔萨斯,但他和阿尔萨斯都败给了自己人性中的弱点。[6]

轶事

平行宇宙

大地的裂变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萨尔:巨龙的黄昏》。

大地的裂变时期,萨尔进入了一个与现实完全不同的平行宇宙: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巨龙的黄昏)和阿尔萨斯·米奈希尔逃往暴风城并结为伉俪。他们育有一个独子乌瑟尔·米奈希尔。

战争罪行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小说《战争罪行》。

加尔鲁什公审的最后一日,凯诺兹多姆打开时间裂隙帮助加尔鲁什·地狱咆哮逃跑,从时间裂隙中钻出了白虎寺众人在各时间线的投影,包括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战争罪行)。据贝恩所说,投影来自众人最黑暗最支离破碎的平行宇宙。想把他们送回各自的宇宙,就必须接受他们。

另一时间线的吉安娜在白虎寺中具像化,马上开始攻击部落。她的一头白发中夹杂着丝缕金色,身穿白色、紫色和蓝色长裙,手持一柄纹饰华丽的法杖。她的脸上呈现出坚毅和愤怒的冷酷神情。她浅蓝色的双眼放射出犀利的光芒。主宇宙的吉安娜看到她并开始攻击,最终打败了她。[22]

卡雷苟斯的幻影也提到一个与主宇宙不同的吉安娜:塞拉摩陷落后卡雷苟斯和古伊尔没能阻止吉安娜淹没奥格瑞玛的计划,艾泽拉斯陷入连天的战火。伤亡者包括吉安娜自己以及绝大多数的蓝龙军团。这个时间线中的卡雷苟斯侥幸存活,但他已经失去了神智。 [22]

画廊

吉安娜的故乡1.audio

风暴英雄

同人作品


注释

  1. "The Scourge of Lordaeron: Ravages of the Plague", Warcraft III: Reign of Chaos. 暴雪娱乐.
  2. "The Invasion of Kalimdor: The Oracle", Warcraft III: Reign of Chaos. 暴雪娱乐.
  3. "Eternity's End: The Last Guardian (interlude)", Warcraft III: Reign of Chaos. 暴雪娱乐.
  4. Blizzard Entertainment. 《World of Warcraft manual》, 170. “Jaina Proudmoore is the most powerful human sorceress alive.” 
  5. Blizzard Entertainment. 《World of Warcraft manual》, 170. 
  6. 6.0 6.1 6.2 6.3 6.4 Christie Golden.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战争之潮》. 
  7. Loreology on Twitter (2014-05-08)
  8. 8.0 8.1 8.2 阿尔萨斯:巫妖王的崛起
  9. Road to Damnation
  10. Quest:Echoes of Tortured Souls (Alliance)
  11. 11.0 11.1 Warcraft: Legends Volume 5, Nightmares
  12. http://www.scrollsoflore.com/forums/showthread.php?t=21125
  13.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战争之潮
  14. Jaina Proudmoore: Tides of War, pg 171. "Jaina took a moment to be grateful to the Light—and to [...]A'dal[...]—for the collective wisdom of these battle-hardened men and women."
  15. Quest:The Fall of Shan Bu
  16. 肯瑞托远征军声望任务:开创未来
  17. Arthaus. 《Shadows & Light》, 48. ISBN 9781588469731. 
  18. 18.0 18.1 Arthaus. 《Shadows & Light》, 49. ISBN 9781588469731. 
  19. The Schools of Arcane Magic - Transmutation
  20. Assault on Icecrown Citadel
  21. Loreology on Twitter (2014-03-14)
  22. 22.0 22.1 22.2 战争罪行
  23. Loreology on Twitter (2013-07-16): "Tandred will not become canon (per Metzen)."
继承自

塞拉摩成立
头衔
塞拉摩统治者
继任者

塞拉摩陷落
继承自
罗宁
头衔
达拉然统治者、肯瑞托领袖
继任者
现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