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歌(节选)

Excerpt from “Elegy” Novella

“指挥官!”戴拉琳喊道,”指挥官!我们正遭受攻击!“
阿纳瑞丝转过头,糟糕的脸色因愤怒而越发阴沉。她的目光掠过菲林,“报告。”
哨兵们停下脚步,全身心地聆听着戴拉琳的话语。面对这向人民迫近的威胁的冰山一角,她们的疲倦也一扫而空。
“部落的潜行者,”戴拉琳说道,“几个部落的潜行者,首先杀掉了我们的夜刃豹,防止消息传开。损失惨重。凡纳拉说从灰谷的其他前哨传来了相同的报告。
有那么一会,阿纳瑞丝仅仅瞪着她,随后她便转向了哨兵们。“你们为何还呆立在原地?你,快去银翼树林!确认是否……”
菲林发出了阴沉的怒吼,但还是为时已晚。察觉到菲林的紧张,戴拉琳一跃而起,但一个被遗忘者早已从高悬的枝头跳下。
他径直落在阿纳瑞丝的背上,将双匕重重刺入,而她轰然倒下。刺客以死人不应有的迅捷辗转腾挪,一个鹞子翻身便稳稳地着地。一支匕首干脆利落地刺入玛拉的喉咙,几乎将她的头颅割了下来。
菲林凄厉地怒号一声,径直跃向被遗忘者,而戴拉琳拈弓搭箭的速度似乎太过迟缓。一阵烟雾骤然腾起,而另一位刺客,一个血精灵,以双刃劈斩,金色的长发好似斗篷,在身后飘扬。转瞬间,六位精灵已倒在了苍翠的林地间,要么血流如注,要么在痛苦中抽搐。
最终,哨兵们集合起来。血精灵旋即消失不见,但这无足轻重。她们会抓住这个懦夫般隐匿的刺客。她们向树丛间射出一波箭雨,却什么也没打到。辛多雷甩掉了她们。
被遗忘者就远没有这么幸运了。艾拉德纳拔剑出鞘,向他冲去。她在凶手的躯干上划出沟痕,斫下了一条手臂。菲林猛扑过去,将他按在地上,试图克制自己撕裂这人喉头的冲动。
阿纳瑞丝·风林躺在林地上,杏目圆睁,却逐渐黯淡下来。“指挥官?”艾拉德纳问道。
“她死了”。戴拉琳冷漠地回复道。她仍对风林心怀愤懑,即便指挥官早已无法感受到她的怒意,
“戴拉琳,”艾拉德纳沉静地说道,“你现在是指挥官了。”
这么说,她是指挥官了。听起来多么离奇。戴拉琳摇摇头,朝俘虏走去。她的目光落在他方才遗落的匕首上,其上还覆盖着阿纳瑞丝的血。她小心地拾起一柄,随即朝菲林点点头。菲林则向后踏去,朝被遗忘者发出威胁的低吼。
她俯视着被遗忘者,饱含痛楚与忿怨地啐道,“如实招来,被遗忘者,没准我能留你一命。”
“留我一命?”他冷哼道,是一副可怕而又空洞的被遗忘者语调。“我已经没命有段时间了,精灵。”
“你很喜欢文字游戏么?还是让我们来一场计数游戏吧。”她对他比划着。“你少了一根手臂。我能让你少两根。又或者,我们会从小处入手。你还有五根手指。告诉我一些有用的,死人,不然我就把五根变成四根。”
看着他陷入沉默,她跪下身,抓住他的手腕,将他的匕首凑近。
他愤怒地嘶嘶作声,“我会说的!”
这么说这匕首淬过毒。即便他是将死之身,仍不愿忍受此般痛楚。
“把你们的计划告诉我。”
毫无生机的嘴唇咧开,露出了满口黄牙。在他狞笑时,污浊的气息侵袭着戴拉琳的面庞。虽说有些反胃,但她强忍着没有畏缩。
“我本以为计划已经呼之欲出了。”他说道。“难道说聪明人总是死得早?哦稍等,这世上可没有聪明的暗夜精灵。某只巨魔又得到了一位指挥官的耳朵,正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呢。”
她明白,这话很可能没错。但戴拉琳并未上钩。“倘若我把它送进你的喉头,可没有瓦格里能让你复生。”
戴拉琳端详着刀刃。
“你用的是哪种毒药呢?”她漫不经心地问道,“我猜一定是带来苦痛的一种——正是你们这群被遗忘者钟爱的。如果你不赶紧告诉我一些有用的消息,我便会断定你并不能告诉我什么,仅仅是在拖延时间。”她的声音冷酷起来。
“哪个俘虏不会拖延时间呢?活着是多么宝贵。就算是我们也懂得这道理。”
诚然。暗夜精灵有着对生命的深深敬意。他们不会折磨俘虏,也不会以不必要的杀戮取乐。
但这种敬意可不适用于被遗忘者这种可憎的存在。
她心中有什么已如铁石一般。戴拉琳将匕首凑上前,离他的食指仅有咫尺之遥,“不要,测试,我的,耐心。”
狞笑自他腐烂的脸上褪去,他意识到她并非是在空洞地威胁。“你们赢不了的,”他说,“我们无处不在。你是否尚未察觉,你们所有的岗哨都受到了袭击?一拨拨像我这样的人已突袭了他们,用的也是这种疼痛的毒药。而你们那机敏的猎人们,自夸的哨兵们,鬼祟的德鲁伊们——无人留意。”
戴拉琳想起了带着口信飞向银风避难所的德鲁伊。一些前哨的确报告了突袭。但被遗忘者的话中,似乎仍有蹊跷。
“你是在虚张声势。”戴拉琳厉声道,“你们的计划是什么?部落大军正向希利苏斯开拔。为何要改道灰——”
答案昭然若揭,自己却视而不见。她感觉肠子似乎被捅了一刀。
暗夜精灵舰队正前往菲拉斯。
泰兰德正身处暴风城。
“你们是来开路的。”她陷入了恐慌,低声说道。
被遗忘者并未作答,却再度放声大笑。戴拉琳举起匕首,但被遗忘者的笑声却转为一阵咳喘。粘稠的液体自他的喉咙溢出,他随即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他欺骗了她;他的创伤早已先她一步,宣判了他的死亡。
不管是为被遗忘者死前的玩笑而沮丧的功夫,还是用于审问他的宝贵时间,戴拉琳已不愿浪费一分一秒。她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她迈开了脚步。“艾拉德纳,你受伤了吗?”
“没有,指挥官。”
“那快去吧,姊妹。”她说道。尽你所能,尽快跑到达纳苏斯。不要陷在战斗中。不要停下脚步。必要时隐匿起来。但务必把讯息传给达纳苏斯。告诉玛法里奥,大军来袭。”
菲林变回了暗夜精灵形态。“我飞起来比她跑起来更快。”他提议道。
戴拉琳摇了摇头。“我有另一个任务要给你。快去吧,艾拉德纳。愿艾露恩指引你前行。“
哨兵点了点头,睁大双眼,动如离弦之箭,跳起身依令而行。
戴拉琳转向了菲林。“去贫瘠之地。部落正在赶来。我们需要知道在大军压境前还有多少时间。一路前行直至看到他们。除非必要,避免交战。活下来,向我汇报。”
他点了点头。他们彼此凝视了片刻。无需多言。他们已无数次并肩作战,有时又各自为战。现在,他们又需要再度分离。
几乎同时,他们奔向彼此,深深一吻,随即奔赴各自的使命。
菲林不知道的是,每当两人分离,戴拉琳便会向艾露恩祈祷,愿他平安。此刻,她再度祈求月神的恩惠,但她前所未有地感到些微不安。这场战斗中,端丽而慈爱的月神,或许不会回应这次祈愿。

Cinderia的更多文章

义战(节选)
  0     0
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avatar
avatar
Akira
0

比起大王声名赫赫,这边确实萧条了一点啊……

5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