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Garrison building workshop.png

正在施工
这篇文章正在被原子能青蛙 2020年7月29日 (三) 10:30 (CST)施工。在此期间编辑本文可能会引起编辑冲突
如果超过15天没有编辑,请手动删除本标签。

Southern Barrens Cataclysm.jpg
南贫瘠之地
种族 雷霆崖牛头人男性雷霆崖牛头人女性牛头人
雄性野猪人雌性野猪人野猪人
矮人男性矮人女性矮人
奥格瑞玛兽人男性奥格瑞玛兽人女性兽人
暴风城人类男性暴风城人类女性人类
达纳苏斯暗夜精灵男性达纳苏斯暗夜精灵女性暗夜精灵
巨魔男性巨魔女性巨魔
地精男性地精女性地精
被遗忘者男性被遗忘者女性被遗忘者
统治者

部落 IconSmall Orc Male.gif Warlord Bloodhilt
联盟 IconSmall Dwarf Male.gif General Twinbraid

部落 IconSmall Orc Male.gif Karga Rageroar
主要城镇 中立 剃刀沼泽
部落 凄凉要塞
联盟 凯旋壁垒
次级村落 联盟 巴尔莫丹
联盟 北方城堡
联盟 荣耀岗哨
部落 猎手岭
部落 乌纳菲营地
阵营 Contested
地理位置卡利姆多


南贫瘠之地Southern Barrens曾经是贫瘠之地的南边部分。之前它和北贫瘠之地之间没有分界线,直到大裂谷把两片区域分开。这个地区不仅是受到大灾变破坏最严重的的地区之一,也是联盟和部落冲突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

历史

贫瘠之地曾经是暗夜精灵和他们自然盟友保护之下的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几个卡多雷定居点分布在这片土地上,并且这里曾经深处内陆,远离海洋。直到燃烧军团天崩地裂的到来,卡利姆多大陆被撕裂,森林变成了每天都受到阳光照射的焦灼平原,从此这里被称为贫瘠之地。

萨尔成为酋长之后,这片土地才重新有了文明的迹象。部落在干旱的草原和山丘上建立了很多定居点,把贫瘠之地牢牢地掌握在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最大的据点位于南北两条主干道交汇处的十字路口。贫瘠的土地上散布着大量的兽人和他们的家人居住的农场,以及由兽人和牛头人守卫的哨塔。

大灾变

大地的裂变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死亡之翼引发大灾变之后,一道巨大的、充满岩浆的裂谷将贫瘠之地拦腰截断,从石爪山脉一直延伸到商旅海岸。在此之后,贫瘠之地被分为被贫瘠之地和南贫瘠之地。其中南贫瘠之地受到地质灾害影响尤为严重。

部落定居点如陶拉祖营地被摧毁,牛头人建立了莫高雷巨门来保护莫高雷不受外地侵略。在南方,野猪人继续威胁着其他种族,并扩张了他们的领土。北部,德鲁伊的试验失败了,导致了植物过度生长,这些植物甚至致命。

部落和联盟在战斗之痕建立了新的据点来应对战争,这里是地势狭长的咽喉之地。联盟计划打通从塞拉摩北方要塞的交通线,甚至计划把通路一直延伸到石爪山脉,这样就可以获得暗夜精灵的援助。而部落的目标就是阻止联盟计划的实现。

战争之潮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作为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摧毁塞拉摩战略计划的一部分,他的首要目标是联盟在尘泥沼泽之外的据点,因此他下令摧毁北方城堡。与此同时,Admiral Aubrey也收到了一支由血精灵、被遗忘者和地精组成的舰队从海上进攻的消息,他很快意识到兽人的进攻即将从北方开始。尽管这位海军上将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北方城堡还是被夷为平地,一些联盟军队得以逃脱,在上将的指挥下重新在塞拉摩集结。[1]

中途休整几次之后,地狱咆哮命令军队继续执行任务。凯旋壁垒的联盟守军进行了一次阻击,意图削弱前往塞拉摩的部落主力。但是凯旋堡垒本身被摧毁了,而它库存中的攻城武器被部落俘获。[2] 随着北方城堡和凯旋壁垒的胜利,部落已经牢牢掌握了这片地区的控制权,直到联盟发动反击,才重新控制了北方城堡。

地理

南贫瘠之地西起莫高雷,东至尘泥沼泽,南边通过大升降机连接千针石林。它曾经是贫瘠之地的一部分,在大灾变中被拦腰切断,原本广大的热带稀树草原现在被大裂谷一分为二。南贫瘠之地的面积要稍微小些,但是相较于北贫瘠之地,这里的地形更加狭长且沟壑纵横。

在西部山脉的阻挡下,热空气在草原上形成了席卷而来的旋风,这些旋风激起沙尘暴,甚至能撕碎一人多高的树木,因此附近的植被以低矮的稀疏灌木为主。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水贵如黄金,而那些隐蔽的绿洲则是当地居民最为珍惜的秘密所在。这片土地上的野生动物常见的有斑马、长颈鹿、狮子、兀鹫等,构成了不那么充满敌意的生态系统。比起塔纳利斯广袤的无人区和深藏在沙海下的巨兽们,这里的自然环境要稍微好那么一点。

少数在这片土地上冒险的冒险者,不可避免地会与半人马部落或野猪人巡逻队发生冲突。更危险的是,这里曾经还是联盟部落大规模冲突的前线。虽然气候恶劣,但是贫瘠之地作为连接东西和南北的枢纽,联盟和部落都十分重视这里的战略地位。即使是和平时期,这里也是商队重要的途径路线。

地图和子区域

Southern Barrens Map

巴尔莫丹 (巴尔丹城堡 · 巴尔莫丹挖掘场) · 战争之痕 · 凄凉要塞 · 鲜血旷野 · 火石岗哨 · 凯旋壁垒 · 前线指挥站 · 弗兹卡勒的主矿脉 · 大裂谷 · 莫高雷巨门 · 无尽之海 · 高地之路 · 荣耀之地 · 猎手岭 · 北方城堡 · 蔓生绿洲 (乌纳菲营地 · 噩梦之痕 · 茂草营地) · 提到沼泽 · 陶拉祖废墟 · 锐矛村 · 石爪小径 · 缇甘远征军营地 · 世仇哨站

Past Areas

阿迦玛戈 · Blackthorn Ridge · 棘痕平原 · Field of Giants · Raptor Grounds · 南黄金之路


Lore Areas

The Low Road

飞行点

联盟 凯旋壁垒
联盟 北方城堡
部落 凄凉要塞
部落 猎手岭

相邻区域

区域名称 阵营 等级 位置 分界 如何到达
莫高雷 部落 1-12 西 莫高雷巨门 陆上交通或 部落飞行路线
北贫瘠之地 部落 10-20 大裂谷 陆上交通或 部落飞行路线
石爪山脉 中立 25-30 西北 石爪小径 陆上交通或飞行路线
尘泥沼泽 中立 35-40 N/A 陆上交通或 联盟 飞行路线
千针石林 中立 40-45 South N/A 陆上交通或 部落 飞行路线

资源

本地生物

人文

主要角色

详见:Southern Barrens NPCs

Perhaps the most notable character in the history of the Barrens, 曼科里克, can be found here exacting revenge on the 野猪人s for killing his wife. Other well known faces include the druid Naralex, who has recently awakened from his slumber in the 哀嚎洞穴. Of the recent arrivals, one of the more famous (or infamous) is the human General Hawthorne, known to the Horde as the 'Butcher of Taurajo'.

任务

详见:Southern Barrens storyline


Eye witness account of the Shattering of the Southern Barrens

Tharken Bloodspike's letter

I was in the Southern Barrens when the world broke.

Azeroth wrenched. Jagged maws of stone and dirt opened all around me. I turned in horror to see that my elder brother, Kor'ak, was falling into one of the gaping fissures. With all my might I struggled to pull him free, but in that moment, when he needed me most... I failed him. The screaming rift snapped shut, rending Kor'ak flesh and bone with a sickening ease. Terrified, I fled to the Great Lift, only to watch as the sea raged through the red canyons of 千针石林, consuming all in its path. I then went north until I came upon a fiery chasm that sliced the Barrens in two as if some monstrous demon had cleaved Azeroth's belly with his tainted axe. Despite the chaos, I could not shake Kor'ak's death from my mind...A brother...friend...proud orcish warrior...crushed like an insect under the foot of a traveler.

Many suns have passed since that day, but I fear that the whole of 卡利姆多, and even the distant Eastern Kingdoms, will never be the same again. More and more I hear tales of how these lands have suffered from the upheaval's wrath: fire spewing from the heart of 灰谷, flooding in the formerly parched lands of 塔纳利斯 and 杜隆塔尔, and coastal settlements in 黑海岸 and the 湿地 claimed by hungry seas. Azeroth is changing, but I must endure to see that Kor'ak received an honorable burial. If it takes a lifetime to find my brother's broken body entombed beneath the scarred earth...then so be it.

-Tharken Bloodspike of the 十字路口.[3]

-->

画廊

Patch changes

引用和注释

相关链接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