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Achievement quests completed 07.png

需要添加官方译文
这段译文来自于维基编辑者、民间汉化者或者非简体中文版本,因此需要更换为官方翻译。
你可以点击这里查看所有需要贡献官方译文的页面。

第一章 - 两道明光

圖拉揚一動也不動地站著,靜靜地看著世界毀滅。

封印黑暗之門是幾個小時前的事了。德拉諾就此瓦解。大地崩毀,海水沸騰。大片的陸地被拋上天空,靜靜地飄浮、緩緩地旋轉,不再回到地面。現實也隨之崩潰。

圖拉揚很平靜,他不害怕。即使在這裡,聖光依然耀眼。

這裡不是德拉諾。

看起來的確很像,卻不是那麼回事。他腳下雖然踩著的是地獄火半島碎裂的紅色平原。遠處還能看見聯盟倉促建成的基地,榮譽堡,在危難中仍然屹立不搖。

但這裡不是德拉諾。

圖拉揚確實到過那裡,幾個小時前,他還在拼死奮戰。地獄火半島滿是獸人、聯盟士兵、損壞的戰爭機器、屍體、拋下的武器,還有戰火燒過的痕跡。

現在卻沒了。這裡完全沒有戰爭的跡象。周圍是一片空蕩蕩的荒蕪。他能看見德拉諾毀滅的景象,但……這裡不是真正的德拉諾。

圖拉揚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天空扭曲而黑暗,充滿衝突的力量。他能看見遠處有不同的星球,看似觸手可及,卻又不可思議地遙遠。他感覺聖光與暗影在這裡交融。混沌與秩序、生命與死亡,無法操控的原始力量在此交鋒。

他不知道這是哪裡,也不知道怎麼離開。他四處尋找熟悉的面孔,卡德加、達納斯、庫德蘭、艾蘭里亞。不知道他們下落如何。

他在開闊的地方站定,讓聖光流遍全身。只要有耐心,他就能引導其他人來到他的身邊。

時間過去了,卻沒有人現身。

但這不代表他是獨自一人。圖拉揚感覺到東邊有東西在盯著他,眼神充滿惡意。過了幾個小時,獵食者般的殺氣還是縈繞不去。不管那是什麼,都渴望著鮮血。

圖拉揚打破沉默,大聲地說:「要來就來吧。見識一下聖光的力量。」

西邊,從他的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那是他一直渴望再次聽到的聲音。

「圖拉揚!」

他笑著轉過身去。她終於來了。「艾蘭里亞?感謝聖光!」

他倒抽一口氣。艾蘭里亞拉滿弓弦,箭頭直指他的心臟。

射出弓箭的瞬間,艾蘭里亞高聲喊出兩個字:

「左邊!」

圖拉揚毫不遲疑,馬上往左邊躲。他感覺到箭矢帶來的風擦過他的脖子,在幾百步外的距離落地。箭頭插入紅色的土壤,羽毛還在顫動。

艾蘭里亞一邊抽出下一支箭,一邊慢慢靠近。她垂下弓身對著地面,不斷環顧四周,尋找目標。「抱歉。我是說我的左邊,不是你的。」

圖拉揚看了一眼遠處的箭矢,說:「是測試我的反應,還是妳看到了什麼?」

「我看到東西了。」

「可惜了。我也想試試妳的反應速度。想要的話,我隨時都能對妳丟出盾牌。」

艾蘭里亞笑了,但只有一瞬間。「改天吧。」她走到圖拉揚原本站的地方,指著地面:

「你看這裡。」

圖拉揚看到自己的靴子在乾燥的地面上留下足跡,足跡旁邊竟然還有另外一道淺淺的痕跡。

剛剛有東西站在他身後。不對,他最後一秒才轉頭,所以那東西是站在他眼前,他卻沒有發現。

「那是什麼?」

艾蘭里亞仔細注視著前方的動靜。「我看到有東西在閃爍。你轉身的時候,它才現形。但我不知道是什麼。我還來不及射中,它就跑了。」

「是獸人嗎?或許耐祖奧的術士來了。」

「不是獸人。」艾蘭里亞非常肯定。

「要去把箭拿回來嗎?」

艾蘭里亞看著圖拉揚說:「這裡不是德拉諾。你知道怎麼離開嗎?」

「確實不是,我不知道。」

「那我們最好節省物資。」

艾蘭里亞的箭矢落在兩百步以外。他們兩人一起走了過去,不發一語。

圖拉揚手上拿著戰錘,他暗自竊喜。因為艾蘭里亞找到他了。黑暗之門一戰凶險無比,慘痛又血腥。他橫跨兩個世界與部落作戰,從沒看過他們如此堅決。大酋長耐祖奧在黑暗神廟使用艾澤拉斯的強大寶物,建立通往其他世界的橋樑,但法術卻完全失控。德拉諾各地都有突然出現又瞬間消失的空間裂隙。唯一的退路就是回到艾澤拉斯。

但無法操控的毀滅也穿越黑暗之門,威脅著艾澤拉斯。

聯盟遠征隊全力守護家園。艾蘭里亞和圖拉揚抵擋了一波又一波驚恐的獸人,為卡德加爭取了關閉裂隙的時間。他們心知肚明,自己會被困在即將毀滅的世界裡。在混亂之中,他們身邊出現了另一道裂隙。他們想也沒想就衝了進去,反正不管去哪都比待著不動安全。但是兩個人卻

不幸失散了。

沒有人知道聯盟遠征隊的其他成員在哪裡。或許還在德拉諾。或許他們也來到了這個地方。

又或者他們逃到宇宙某個偏遠的角落。圖拉揚無從得知。

但至少,聖光把艾蘭里亞送回圖拉揚的身邊。

艾蘭里亞把箭矢放回箭袋裡。「我覺得有人在監視我們。」她皺著眉頭。「我也不確定。我的直覺在這裡好像不太可靠。」

「但是我相信妳。」圖拉揚在羅德隆也常打獵,但艾蘭里亞是銀月城的遊俠隊長。狩獵對她來說就像呼吸一樣自然。「我應該要發現的。這裡有太多混亂的力量……我必須更加小心。」

「這裡是它的地盤,也是狩獵場。它還沒來解決我們,這很奇怪。要是我早就出手了。」

艾蘭里亞垂著弓。「我真是不懂這個地方。」

「我也不懂。」圖拉揚說:「但我們重逢了,這樣就夠了。」

艾蘭里亞看著圖拉揚微笑了。

艾蘭里亞抱住了圖拉揚,他們兩人緊緊相擁。艾蘭里亞輕聲地說:「我們一定會再見到兒子的。」

「只要聖光應允。」

「管他什麼聖光。我們都知道,加入聯盟遠征隊要有必死的覺悟。但我還是相信,一定能再見到阿拉特。」

艾蘭里亞的愛溫暖而熾熱,她的話給了圖拉揚溫暖。但圖拉揚沒辦法這麼有信心。「回艾澤拉斯的路或許會很漫長。」

「我們有很多時間。」

「妳有時間。」

艾蘭里亞抬起了頭。圖拉揚看著她的眼睛,知道她一定懂這句話的意思,那就是人類的壽命短暫,但是銀月城的精靈因為太陽之井的力量,可說是長生不老。

艾蘭里亞說:「要是聖光讓你老死在這裡,我一定會非常、非常地生氣。」

圖拉揚強忍著笑意。「我會代妳轉達。」

「好,就這麼說定了。」艾蘭里亞退了一步,仔細搜尋昏暗的周圍。「或許有其他人也困在這裡。我們應該找找看。」

圖拉揚指向東邊,黑暗之門的所在位置。「之前那裡戰況最激烈。」

兩人朝東邊出發。德拉諾的幻影還在逐漸崩壞。他們感受不到摧毀世界的強震。海洋已經乾涸,只剩下空蕩蕩的虛無。而遠方,只見連綿的山脈飄浮在空中。

艾蘭里亞和圖拉揚都知道:要是沒有成功關閉傳送門,這也會是艾澤拉斯的下場。

隨著時間過去,毀滅的速度也變得緩慢。這個世界的中央陸塊依然存在。聯盟遠征隊究竟有多少人活了下來?而部落又有多少人呢?

兩人來到半島的最東邊。黑暗之門還在,但周圍什麼都沒有。沒有聯盟,也沒有部落。

圖拉揚說:「我們只能靠自己了。」

艾蘭里亞嘆了口氣,然後說:「有什麼想法嗎?」

圖拉揚背對黑暗之門,盤腿坐下。他的盔甲因為碰撞,發出了沉重的聲音。「不可能的。我們沒辦法自己離開這裡,所以要相信聖光。」圖拉揚身上開始散發光芒。他閉上眼睛,讓身體充滿神聖能量。「命運讓我們和其他人分開。我想知道原因。」

「好吧。圖拉揚,你先睡。我來守著。」

圖拉揚微微睜開眼睛:「那個新朋友還跟著我們嗎?」

「是的。」

「妳又看到它了?」

艾蘭里亞有點遲疑。「我能感覺到它,從北邊監視著我們。你沒感覺嗎?」

「大概吧。黑暗之門附近嗎?」

「沒錯。」

圖拉揚確實感覺到一股惡意從那個方向傳來。敵人還保持著距離,所以他又閉上眼。「生個火邀請它過來吧,或許它只是寂寞。」

突然有一陣聲響傳來。圖拉揚立刻站了起來,同時舉起戰錘。艾蘭里亞快速轉身,彎弓搭箭。就在幾步距離外,一圈光源浮在空中,散發出刺眼的光芒。

那是一道時空裂隙,和圖拉揚早些時候通過的一樣。

在光芒中,圖拉揚看到一隻手在招呼他們向前。有個聲音說:「過來這裡,快!」

圖拉揚雖然驚訝,但他感受到裂隙和身後的聲音都充滿了聖光。便對艾蘭里亞說:「可以相信它。」

艾蘭里亞看了他一眼,放下弓箭。「好吧。」她走進了裂隙。圖拉揚也隨後跟上。

他們來到森林裡的空地,周圍都是垂死的樹木。裂隙在他們身後闔上。他們回到德拉諾了,這裡的大地還是因為災難而晃動。圖拉揚抬頭看了一眼,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天空被撕成碎片,殘留的幾抹藍色之間,穿插著不斷迴旋的黑暗能量。

德拉諾和其他世界漸漸融合了。

「我找你們兩位已經找很久了。」

帶領他們來到這裡的另一個生物張嘴大笑。他有尖尖的獠牙,生著長長的黑爪,但身上卻散發著聖光。艾蘭里亞的手指輕輕敲了幾下弓身,顯然在考慮重新拉弓。

圖拉揚問:「你是誰?」

「我是個指揮官,也是守護聖光的戰士。今天,我更是命運的使者。我叫洛斯拉賽恩。聖母瑟拉知道你們注定要成就大事,拯救所有的生靈,所以派我來救你們。來吧,請坐。我們有很多事情要討論。」


他們談了三天三夜。洛斯拉賽恩知道有個看不見形體的敵人在追蹤艾蘭里亞與圖拉揚之後,感到非常不安。

「我對抗燃燒軍團有好幾千年了,在這之前我也曾經服侍它們上千年,但我從來沒聽過有任何生物能這樣穿越扭曲虛空。」洛斯拉賽恩立刻發現事情的嚴重性。「圖拉揚,要是連你都看不見,那就讓人擔心了。惡魔在聖光之前應該無所遁形才對。」

洛斯拉賽恩聽了他們在扭曲虛空所發生的事之後,非常確定那個生物就是燃燒軍團最頂尖的刺客。是基爾加丹親自訓練的少數精英,它們被派去刺殺或俘虜重要的敵人。如果那個生物在追蹤圖拉揚和艾蘭里亞,那它絕對不會輕易放棄。

這代表他們就算來到這裡,依然非常危險。

圖拉揚、艾蘭里亞和洛斯拉賽恩在這三天裡,確實討論了許多事情。包括這個世界、燃燒軍團,還有惡魔如何引導部落入侵艾澤拉斯。還談了光明與暗影交融的混沌世界——扭曲虛空,

也討論了扭曲虛空是如何產生德拉諾這種真實世界的幻象。

其中最重要的是,洛斯拉賽恩向他們介紹了聖光軍團,還有對抗燃燒軍團的永恆戰爭。他說聖光需要艾蘭里亞與圖拉揚的協助。

但這些都是後話。洛斯拉賽恩說:「我們絕對不能冒險,讓那個生物找到我們的基地。我會跟你們一起待在這裡,直到殺死它為止。」

圖拉揚樂意接受他的幫助,艾蘭里亞卻不這麼想。「洛斯拉賽恩,你必須離開。我們能保護自己。」

「妳可能不明白這個刺客有多危險。」

「誰對燃燒軍團比較重要?是兩個新兵,還是一個指揮官?」艾蘭里亞看著圖拉揚的雙眼,繼續謹慎地對洛斯拉賽恩說:「你離開的時候,它一定會跟著你。你必須設下陷阱。先殺死它再回來找我們。」

洛斯拉賽恩正要反駁,但圖拉揚打斷了他:「洛斯拉賽恩,我們知道這很危險。我們非常了解。」圖拉揚對艾蘭里亞點了一下頭:「我們會在這裡等。」

洛斯拉賽恩皺了皺眉頭。他靜靜地看著兩人,過了一會兒才開口說:「好吧。但我不能讓你們毫無防備。」

洛斯拉賽恩在離開之前,教導圖拉揚使用聖光。圖拉揚原本就是聖騎士,但人類近幾年才開始在戰場上運用聖光。洛斯拉賽恩已經用了好幾千年。在他離開之後,圖拉揚的身軀變得光芒四射,非常耀眼。

對艾蘭里亞來說,太陽下山之後這就不有趣了。

她忍不住地說:「可以停止嗎?我的夜間視力都被搞壞了。」

圖拉揚得意過頭了。「我的光芒讓妳困擾嗎?我對正義與希望的純淨力量太投入了嗎?」

「你的光芒能在夜裡阻擋刺客嗎?」

「說不定可以。」但圖拉揚還是停止了。聖光從護甲和戰錘上消逝。「妳覺得洛斯拉賽恩怎麼樣?我知道妳沒辦法藉由聖光去感受。」

艾蘭里亞用扁平的石頭磨著箭矢。「他說了很多,不像在說謊。」

圖拉揚看著地面,壓低聲音說:「妳對他的要求有什麼看法?」

兩人沉默了許久,只聽見金屬摩擦石頭的聲音。氣氛很沉重。遠處傳來德拉諾的野生動物因為地震而驚慌失措的叫聲。

艾蘭里亞終於放下石頭,說:「聖母瑟拉讓我們逃離虛空。我們要在這裡留幾天可以。但,要投身另一場戰爭就——」

她沒有把話說完。不用說,圖拉揚也了解。「如果聖光能把我們先送回艾澤拉斯,這能召集軍隊。這樣會比只靠我們兩個有用。」

「沒錯。」

他們接著聊了幾乎一整夜。

天亮以後,他們輪流睡覺。到了中午,她們都已經充分休息。接下來就等著惡魔被消滅了。

艾蘭里亞不確定洛斯拉賽恩有沒有真正了解他們的要求,但至少他願意配合。沒辦法判斷會花多少時間。他們可能會困在這裡好幾週,甚至好幾個月。他們仍然需要節省物資。

食物和水都不多了。圖拉揚出發去找水源,艾蘭里亞在附近的森林裡設了一些陷阱。圖拉揚回來的時候,艾蘭里亞正在營地周圍徘徊,仔細研究地面。她皺著眉抬頭看向圖拉揚問說:

「水呢?」

「水不急。我醒來以後就一直在想。我們整個晚上都在討論戰爭,卻沒有談到兒子。」

「我們可以晚點再談馬泰恩。」

「我們不管誰上了戰場,另一個就要留下來陪他。」圖拉揚靠近了一步。「不能讓他變成孤兒,我們已經付出太多了。」

艾蘭里亞堅定地直視他的雙眼。「他不會有事的。我答應你。」艾蘭里亞接著伸手碰觸圖拉揚的下巴。

唰。

匕首劃開了圖拉揚的喉嚨。

圖拉揚驚訝地睜大雙眼,抓著喉嚨往後跌了幾步,卻止不住血。艾蘭里亞的匕首深深地刺進他的脖子。

艾蘭里亞無情地瞪著他。「可惡的惡魔,我兒子叫阿拉特。」

化身為圖拉揚的惡魔憤怒地大吼,朝艾蘭里亞逼近。它一手冒出綠色的火焰、另一隻手現出短刀。艾蘭里亞側身躲過刺客的攻擊,順勢抓住它的手肘,用力往外翻。刺客摔倒在地、手臂扭曲。它的短刀掉落地面,接著就蒸發了。樹林間迴盪著痛苦的嘶吼與憤怒的咆哮。

艾蘭里亞任由惡魔哀嚎,拿回了長弓和箭袋。背後傳來樹枝折斷的聲音,真正的圖拉揚現在才走出樹林,手裡拿著戰錘。他的身上散發聖光。「艾蘭里亞,做得好。」

「它失去耐性了。如果是我就會多等幾天,而且不會留下足跡。」艾蘭里亞抽出一支箭。

「對燃燒軍團來說哪個比較重要?兩個新兵,還是一個指揮官?看來是新兵。真有趣。我們來聊聊吧。」

刺客低吼一聲,想站起來。圖拉揚用戰錘把它打回地上。圖拉揚手一揮,刺客的偽裝就消失了,露出真實的樣貌:是一隻表情痛苦的瘦長惡魔。洛斯拉賽恩說得沒錯。這不是一般的埃雷達爾。它焦黑的眼睛冒出黑煙。

艾蘭里亞用弓箭指著它。「你是燃燒軍團的手下,對吧?」

惡魔抬頭對她微笑。「我只是無窮大軍的一個平凡小兵……我只是無盡戰爭裡的……呃啊!」

艾蘭里亞的箭擊中目標。她抽出下一支箭,瞄準另一個位置。她不打算再開口詢問。惡魔發出怒吼。「沒錯,我屬於燃燒軍團,你這個臭蟲,愚蠢的凡人!傲慢的廢物,你們注定要死在主人的手下,在泥土裡掙扎……」第二支箭命中,惡魔再次哀號。

艾蘭里亞搖搖頭。「你跟蹤我們好幾天了。為什麼?」

惡魔開始傻笑。疼痛幾乎把它逼瘋。「命運繞著你們打轉。我感覺得到、也看得到。這個充滿希望的世界爆炸了,你們兩個卻活了下來。這代表命運有其他的打算……」惡魔開始瘋狂大笑。

圖拉揚舉起盾牌。「或許吧。不過你看不到了。」

惡魔的眼神充滿熾熱的仇恨。「你們以為能夠擺脫我?我會找到你們兩個。把你們的靈魂掛在胸前,讓你們受到永恆的折磨。然後我會再去找你們的兒子,阿拉特,逼他跪在薩格拉斯大人面前,讓你們親眼看著他燃燒!哈哈哈哈!你們以為自己贏了?啊……」

艾蘭里亞放開弓弦。箭矢穿過惡魔的頭顱。

惡魔的嘴巴慢慢閉上,身體抽動了一下,又一下。然後就靜止不動了。

艾蘭里亞向圖拉揚聳聳肩,表示道歉。「抱歉。我應該先等你問完的。」

「他提到阿拉特,我也很生氣。」

惡魔的屍體開始冒煙,化為塵土,最後被風吹散。一點痕跡也不剩。

聖光軍團一定是在觀察他們。殺死刺客不到一個小時,艾蘭里亞和圖拉揚突然被耀眼的光芒籠罩。他們沉浸在榮耀之中,心靈被帶往前所未見的疆域。

圖拉揚感覺到某種不可思議的存在,彷彿是永不枯竭的聖光泉源。艾蘭里亞驚呼一聲。她從來沒有體驗過如此祥和的聖光之力。

連圖拉揚也不曾這麼感受過。

一個優雅而沉穩的聲音開始對他們說話。是聖光之母。

「艾澤拉斯的孩子們。艾蘭里亞。圖拉揚。我是瑟拉。很高興你們沒有受傷,但我為你們的痛苦經歷哭泣。」

艾蘭里亞回答說:「不必哀傷。我們是為了守護家園而戰。艾澤拉斯安全了。」

「那正是我哀傷的原因。世界之初,凡人的生命還遙遠得像夢的時候,我就在了。想到你們必須面對這種危險……我就心如刀割。如果別人沒有失敗,如果我沒有失敗,你們就不用負起這種重擔。」

圖拉揚說:「我們心甘情願,絕不逃避。這裡發生什麼事?惡魔說命運鎖定了我們。」

「你們是整個宇宙的希望。」

圖拉揚開始看清瑟拉的形體。她似乎是由發光的活體水晶雕刻而成的,完全以聖光連結。

她跟圖拉揚見過的生物都不同,感覺卻又似曾相識。圖拉揚能透過聖光了解瑟拉、瑟拉也能瞭解他。「洛斯拉賽恩說星際間發生戰爭。我不知道能幫上什麼忙。」

「我們很久以前就戰敗了。燃燒軍團改變了宇宙的命運。所有的生命都步向毀滅。所以我們開始尋找希望。在星外暗界尋找明光。在數以萬計的衰亡世界裡,還有地方充滿生機。」

艾蘭里亞輕聲說:「艾澤拉斯。」

「那是最亮的光。所以燃燒軍團才在萬年前企圖入侵。你們英勇的人民讓驕傲的惡魔第一次嘗到失敗。但它們從失敗中學習。德拉諾的獸人是新的棋子。你們擊退了獸人,但燃燒軍團也會記取教訓。我不知道艾澤拉斯什麼時候會再受到攻擊,我只能說,會很快的。」

艾蘭里亞堅定地說:「我們必須回到艾澤拉斯,號召所有人應戰。」

「這樣還是不夠。」

「一定要夠。」

瑟拉的聲音充滿了悲傷。

「不可能。燃燒軍團已經做好準備,開始遠征。它們只需要一條通道。部落差點就成功了。」

兩人眼前浮現一個景象:駝背、畸形的獸人術士,搭船遠離部落。圖拉揚認出那是古爾丹。

「古爾丹的狂妄害了他。他要是成功,一切都完了。部落逃離艾澤拉斯有多久了?有幾年了呢?」

圖拉揚說:「快三年了。」

「燃燒軍團已經準備好幾十年了。」

「什……什麼意思?」

「時間會不斷向前流動,但扭曲虛空的力量是不可預期的。你們看。」

兩人眼前浮現出另一個景象。那是一片大海,艾蘭里亞和圖拉揚看見巨大的漩渦。漩渦中有兩塊浮木,一塊在邊緣水流緩慢的地方,一塊則靠近中央。外圍的浮木緩慢漂流,中心的浮木激烈迴旋,迅速環繞渦流無數次。風暴讓海洋翻騰、水流激盪,也讓整個漩渦更加混亂。

圖拉揚漸漸明白了。身處在海洋之中,雖然受到同樣的力量卻有不同結果。艾澤拉斯的時間流動比宇宙中其它動盪的部分來得緩慢。

「燃燒軍團有充裕的時間準備。遭受攻擊的卻來不及防備。你們的世界充滿明光,但還沒準備好面對戰爭。」

景象改變了。在地底牢獄裡,有個精靈被單獨囚禁。他的表情冷酷。圖拉揚能感覺到他的仇恨與決心。

「有一天,聖光會洗去這孩子內心的黑暗,他會成為偉大的勇士,摧毀燃燒軍團。」

圖拉揚的心中充滿疑惑。「那……為什麼惡魔會怕我們?」

「你們離開艾澤拉斯時,宇宙的命運出現了轉機。這麼久以來,這是第一次有了希望。你們散發的光芒穿越星際。你們一路探索,來到了……一個特別的,一個我未曾看過,一個或許我不該看到的……一顆翡翠星辰。但只出現了一瞬間,就消失了。」

「那是什麼?」

「我不知道。某個燃燒軍團想隱藏的東西。你們一旦找到那裡,就能發現如何擊敗燃燒軍團。惡魔也知道,所以才派刺客來殺你們。」

艾蘭里亞輕輕笑著。「刺客失敗了。它已經死了。」

「那個惡魔沒有死。」

「我覺得有。」

「你們摧毀的只是軀體。惡魔的靈魂回到扭曲虛空了。只要一段時間,它就會復活、繼續執行主人指派的任務:就是消滅你們這兩道明光的希望。」

艾蘭里亞低聲咒罵。惡魔威脅了阿拉特,又隨時可能復活。艾蘭里亞的聲音很僵硬:「我們有個兒子。」

「我知道。這是莫大的犧牲。」

「你不懂。如果我們都死在這裡,阿拉特就會變成孤兒。但我們還是來了。看看我的內心。看看我的感受。」

「我看見真摯而無瑕的愛。」

圖拉揚用力握住艾蘭里亞的手。艾蘭里亞也握著他。「為了保護阿拉特、我的族人和艾澤拉斯,我什麼都願意。如果敵人來襲,我會誓死抵抗。必要的話我願意犧牲。但我知道一定會再見到兒子。從我決定離開艾澤拉斯的時候就知道了。」

「我很欣慰。妳雖然還沒接受聖光,聖光已經開始對妳說話了。」

圖拉揚說:「我們應該找到其他聯盟遠征軍的人。要是燃燒軍團怕我們兩個,在聯軍面前一定會顫抖。」

「他們有自己的命運。你們的世界還會有很多戰爭……這個世界也是。艾澤拉斯早晚會需要他們。」

他們的對話持續了好幾個小時。最後,艾蘭里亞和圖拉揚做了決定。無比艱難而痛苦的決定。

一個必要的決定。

周圍的幻象慢慢褪去。艾蘭里亞和圖拉揚再次回到德拉諾的森林。他們附近出現了裂隙。

明亮的光芒從裂隙中射出,照亮了破碎的世界。

艾蘭里亞這麼說:「我們會再見到兒子的。」

「只要聖光應允。」

他們踏入裂隙。

對面有許多人等著他們。洛斯拉賽恩也在,臉上帶著微笑。瑟拉在上空飄浮,她的存在是宇宙希望的象徵。

「歡迎你們,艾蘭里亞和圖拉揚。我們是聖光軍團。」

「歡迎回家。」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