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要找的是神器,请访问加尼尔,母亲之树(神器)

加尼尔G'Hanir,母亲之树,矗立在翡翠梦境中的一座高峰上,是荒野众神 艾维娜的居所。[1]它被描述为艾泽拉斯最高山峰上最大的树。加尼尔树上开出许多不同的鲜花,结出了各种各样的果实,孕育了艾泽拉斯上所有的树木。这棵树是一个高耸于云端的国度,是艾泽拉斯世界所有鸟类和有翼生物灵魂的归宿,灵魂们在母亲之树的枝杈间自由飞翔的身影清晰可见。[2]

历史

泰坦命守护者弗蕾亚引导艾泽拉斯自然界的生命孕育。她塑造出一个后来被称为翡翠梦境的神秘领域,而加尼尔就是梦境中的首位造物。它是治愈和平衡的源头,无数生灵栖息之处。树上开出许多不同的鲜花,结出了各种各样的果实,新的生命蓬勃绽放,席卷大地。弗蕾亚也在翡翠梦境的其他地方创造了生命的摇篮,但这棵树是一切的起源,它的高度和生命之力无与伦比。数千年来,它一直是治愈和平衡的源头,它的影响甚至从梦境延伸到了物质世界之中。[1]

艾泽拉斯欣欣向荣,生命世代更迭,生生不息。很快,翡翠梦境就充满了无数的野兽之灵。 弗蕾亚创造的第一棵树——加尼尔,变成了飞行生物的乐园。它不计其数的枝桠和树杈为它们提供栖身之所,而祥和的治愈能量也能抚慰饱受苦难的心灵。 很多强大的灵魂都受到了加尼尔的吸引。有一个留了下来,是一位名叫艾维娜的荒野之神,她将母亲之树当做自己的家园,终其一生从未离开。她为加尼尔而着迷。它并不只是一棵树;它是生命、治愈和平静的源头。艾维娜耗费数年时间,将她的力量融入树中。不久以后,艾泽拉斯所有的飞行生物都梦见自己死后在母亲之树的枝杈间自由飞翔。 艾维娜的灵魂与母亲之树交织在一起。久而久之,这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1]

上古之战

加尼尔在上古之战时随着艾维娜的牺牲而死亡。[3] 艾维娜的死讯震惊了翡翠梦境,加尼尔的枝叶随之凋零。众人为之悲鸣。还有一些则因为艾维娜的陨落而向黑暗势力的诱惑屈服。然而,尽管她已阵亡,她的灵魂依旧徘徊不去。大分裂之后,暗夜精灵重建家园的道路十分艰辛,而此时绿龙军团发现了一份天赐之礼。他们在翡翠梦境中发现了一根加尼尔的树枝,叶片之间还挂着一颗橡实。红龙女王阿莱克丝塔萨用这颗橡实种出了伟大的世界之树——诺达希尔,用以保护第二座永恒之井。[1]

玛法里奥·怒风感觉到,正是艾维娜的灵魂将加尼尔的树枝赠予我们,但他认为这个秘密最好一直保持下去。许多艾维娜的子嗣(鹰身女妖)堕入了混沌势力,他们可能会不择手段想将她的遗产夺去,献给他们的新主人。 玛法里奥悄悄地将加尼尔的树枝转移到了翡翠梦境深处一个安全的地方。只有少数人知道它被保存在哪里,但它却带来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数千年来,那根树枝一直是稳定翡翠梦境的力量,据说它附近的土地饱含治愈和平静的能量。 [1]

大灾变

大地的裂变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一万年后,许多在上古之战中阵亡的荒野诸神包括艾维娜都被复活,与暗夜精灵们奋力击退了海加尔山拉格纳罗斯。在海加尔山得救之后,艾维娜的目光再度投向加尼尔。时代已经改变,但她为同族提供灵魂乐园的愿望并未改变。她开始努力让母亲之树恢复往日的繁盛。 [1]

德拉诺之王

模板:Lod-section 在德拉诺之战中,艾维娜有意图让鸦人们在大树枝上拥有一席之地。[4]

军团再临

军团再临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母亲之树的树枝仍在翡翠梦境之中。但是德鲁伊不知道,翡翠梦魇的势力已经聚集在一起,准备发动攻击。在调查梦境力量主要来源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加尼尔的真正本质。萨维斯命令他的手下谨慎行事。他们以极其缓慢的速度腐化加尼尔的树枝,就连守护者们都没有察觉。当梦魇显现时,树枝突然散发出邪恶的气息。如果任由其继续腐化,那么整个翡翠梦境都可能陷入混乱。在莱莎·护蕾的帮助下,德鲁伊冒险者(玩家)进入翡翠梦境,净化了加尼尔的树枝,暂时挫败了梦魇的阴谋。

但是继续隐藏加尼尔的风险太大了。梦魇觊觎这根树枝的力量,光是把它藏起来已经行不通了。必须运用母亲之树的力量将邪恶势力赶出艾泽拉斯。艾维娜也赞成这一点,于是向它给予祝福以后便将它送给了德鲁伊冒险者(玩家),希望这根树枝在勇士的手里发挥出真正的价值,拯救苍生、扫除腐化是它的宿命。也许有朝一日,这根树枝将重返翡翠梦境,再度为这片领域带来和平与安宁。

哈缪尔·符文图腾啸天者欧穆隆岑塔布拉以及丰收女巫塞莱斯廷组成的队伍前往海加尔山,调查当地的恶魔入侵。然而他们深渊领主迪托马斯和他手下的恶魔围攻,永恒之井则几乎被摧毁。这时德鲁伊冒险者(玩家)和莱莎·护蕾带着净化完成后的加尼尔,母亲之树赶到现场,哈缪尔他们被神器的能量治愈。加尼尔召唤出了无数精灵之魂,仿佛当年第三次战争时的那样,迪托马斯被愤怒的精灵之魂当场炸死。哈缪尔之后留在了海加尔山,以确保欧穆隆和和他的猛禽德鲁伊们可以在这里恢复元气。

详见:净化母亲之树(场景战役)

参考和引用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