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Achievement legionpvp4tier3.png
基本完善
V'uekyabsgyi!这篇文章已经基本完善了,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Garrosh prof.PNG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Garrosh Hellscream
Neutral 32.png
基本信息
头衔 战歌督军
陌生人
正统部落大酋长
地狱咆哮之子
部落前任大酋长
战歌远征军督军
诺森德的英雄[1]
战歌氏族酋长
性别 男性
种族 玛格汉兽人(人形生物)
职业 战士
身份 战歌氏族德拉诺)督军,正统部落大酋长
曾任:部落大酋长战歌氏族艾泽拉斯)酋长,部落远征军领袖,加拉德卡拉建立者,战歌远征军领主,战歌要塞之主,战歌氏族、地狱咆哮近卫军与统御先锋军首领,萨尔私人顾问,玛格汉军事领袖之一
所在地 多个地点
状态 已故 WoD任务:为萨尔伸张正义之后)
势力信息
对玩家 联盟 部落
阵营 钢铁部落
势力 钢铁部落
战歌氏族
前势力 战歌氏族 (战歌远征军战歌氏族)
奥格瑞玛
部落
地狱咆哮近卫军
统御先锋军
玛格汉
正统部落
古神军团(间接)
人物关系
亲属 高尔玛什(祖父)
格罗姆(父亲)
戈尔卡(母亲)
导师 峭壁行者族长萨尔瓦罗克·萨鲁法尔
同伴 马拉克(座狼)


"没有人……能对我发号施令!"

——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2]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Garrosh Hellscream是前任部落大酋长,他由萨尔指定在大地的裂变之后作为继任者,直到决战奥格瑞玛结束后为沃金所继任。

德拉诺长大的加尔鲁什一直活在他的父亲,伟大的战歌氏族酋长格罗玛什·地狱咆哮的阴影之下。格罗姆是第一位喝下玛诺洛斯之血的兽人领袖,导致兽人屈从于燃烧军团的意志之下。在此之前,加尔鲁什曾是患有红痘症的少数兽人之一,他们不得不被远远隔离在纳格兰之外,也因此未受到恶魔的污染。年轻的地狱咆哮为父亲的行为而深深感到羞愧,直到他遇见了萨尔并了解到格罗姆最后的救赎之举。此后加尔鲁什开始展现他作为强大领袖的潜能,特别是在诺森德率领部落远征军穿过北风苔原让他赢得了人民的爱戴。怀着永不妥协的骄傲,加尔鲁什愿意用一切手段重现兽人的荣耀。[3]

联盟-部落战争重新开始后,加尔鲁什被权力的渴望所腐蚀,并不顾一切想要将兽人推至艾泽拉斯的至高之位,而他自己则作为世界的最高统治者。为此他甚至使用力量之池复苏了死去古神心脏并释放出其蕴含的全部力量,摧毁了熊猫人圣地锦绣谷的近半区域。

最终,他成为了《熊猫人之谜》中联盟-部落战争终极反派。他最终战败并被夺权,之后成为了奥格瑞玛之下联合政府的阶下之囚。他本来要在潘达利亚作为战犯接受审判,却在凯诺兹永恒龙军团支持的自己的追随者的帮助下成功逃至了另一个德拉诺。在那里,他与古尔丹之间发生了冲突并见证其受邪恶能量腐化的影响而成为了第一位绿皮兽人,同时渐渐通过改变事件走向而导致了钢铁部落的诞生。

在《德拉诺之王》中,加尔鲁什已经有所行动。通过与在围攻奥格瑞玛时对他提供补给的黑索公司之间的联络,他成功向德拉诺的所有兽人氏族提供了必要的技术以建造战争机器。同时他还影响自己的父亲格罗玛什团结所有的兽人氏族抵制玛诺洛斯之血。此外,加尔鲁什还想出了一个新主意,那就是在两个平行世界之间创造一扇大门以完成向原有世界的艾泽拉斯复仇,之后他利用暗影议会的首领们作为力量来源并在塔纳安丛林中建立了钢铁部落的黑暗之门,紧接着他便派遣钢铁部落穿过黑暗之门前往征服艾泽拉斯,又派心腹大将督军扎伊拉找寻黑石山中的钢铁之星从而彻底摧毁暴风城

之后他出现在纳格兰战歌氏族并最终在与萨尔mak'gora(生死决斗)中战败被杀。

生平

早年

加尔鲁什是格罗姆·地狱咆哮戈尔卡之子[4],出生于德拉诺。后来,年轻的加尔鲁什在患上红痘症之后被送往加拉达尔居住。尽管加拉达尔的兽人们自豪地称自己为玛格汉(兽人语中意为“未堕落者”),加尔鲁什却为其父的故事饱受折磨。他害怕自己也会带领玛格汉兽人走上黑暗的道路[5]

黑暗之门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在德拉诺遭受人类入侵期间,许多玛格汉(居住在纳格兰内的加拉达尔要塞中未受污染的兽人)由于红痘症而患病。加尔鲁什就是其中之一。

卡加斯·刃拳造访加拉达尔,希望能找到可以援助自己的战士。加尔鲁什向他问起自己的父亲并希望与他一同战斗。然而一开始卡加斯并未理睬他并将玛格汉称为不配再做兽人的弱者,要他们为了部落结束自己的性命[6]。后来加尔鲁什又向盖亚安祖母询问他的父亲,可得到的答案却让他陷入深深的抑郁之中。 [请求来源]
加尔鲁什在纳格兰

玛格汉酋长

TBC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

加尔鲁什最终在玛格汉之中崛起并成为一位重要的酋长。血环氏族前任酋长基尔罗格·死眼的儿子约林·死眼对他提供了援助。当我们的英雄们第一次见到加尔鲁什的时候,他正沉沦在阴郁与悲观之中无法自拔。他对氏族中德高望重的盖亚安祖母当时的身体状况十分担忧。他知道如果她一旦死去,他就会成为玛格汉的新一任领袖,而这也让他无比烦恼,因为他认为自己会走上父亲的老路。 加尔鲁什承认自己为父亲而感到羞愧。他关于父亲的最新消息就是格罗姆喝下了玛诺洛斯之血,而之后发生的事件他却毫不知情。加尔鲁什从未知晓父亲壮烈的牺牲,直到萨尔来到纳格兰后为了让加尔鲁什重新振作而讲述了一切。在知道父亲最终克服了对力量追求的弱点——格罗姆奉献出自己的生命从而使兽人从恶魔的影响之中解脱——之后,加尔鲁什重拾力量与信心,认为他不会再辜负自己和人民。

战争之心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战争之心》中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在小说战争之心中,加尔鲁什回想起他第一次拜访奥格瑞玛的事情。作为第一位从外域来到奥格瑞玛的兽人,人们盯着他的目光都带着好奇,有些还伴有敬畏。他遇见了一位在第一次战争中追随他父亲的老兵。士兵讲道他对兽人传承的保留十分自豪,并愿意再次追随于鞍前马后。他相信加尔鲁什一定会不负人民的期望。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乐意看到格罗姆的传承与子嗣。一名叫克雷娜的女兽人就对他的血统不屑一顾,因为她始终认为格罗姆是害兽人染上血之诅咒的罪魁祸首,因而对加尔鲁什也无任何好感。从克雷娜身上,加尔鲁什明白了兽人们需要应对的严酷现实。在杜隆塔尔中生存下来异常艰辛。杜隆塔尔是一片沙漠,因此无法耕种。尽管有市场开放,却严重依赖远距离进口商品。灰谷森林虽然是个适宜的定居点,但大酋长萨尔却禁止任何成员进入其中,因为前往伐木的工人经常会受到暗夜精灵的袭击。与此同时,北方城堡的人类与巴尔莫丹的矮人们仍然在争夺贫瘠之地的主权归属,而海军上将普罗德摩尔在提拉加德城堡残余的库尔提拉斯部队也毫无征兆地向剃刀岭发起掠夺。这些层出不穷的事件让克雷娜这样的兽人开始对领导者感到无奈与愤恨。


加尔鲁什被她对萨尔和格罗姆和轻蔑态度所激怒,并威胁道如果她再如此就对她发起攻击。克雷娜的妹妹高戈娜及时阻止了这场争斗并喝令克雷娜离开。克雷娜不情愿地走开,留下了高戈娜为自己的姐姐道歉。她向加尔鲁什解释道自己的姐姐并未意识到兽人居住在杜隆塔尔是为了弥补之前在第一次战争中犯下的罪行。加尔鲁什对此也不屑一顾并反驳道他们已经为了生存而不择手段,退一步讲,就算他们真的该赎罪,那么与战争毫无关系的孩子们为何也要替父辈承受这一切?高戈娜给他看了自己的绿色皮肤,解释说她的人民都背负着这样的印记,她会按照大酋长的指示前行、她告诉加尔鲁什,作为玛格汉是无法理解这种痛苦的,也正因如此他才能从这种苦痛中幸免。

加尔鲁什没有想到萨尔竟然如此的不可理喻。他对克雷娜的话语十分恼火,而他愈是仔细思索,就愈变得愤懑而急躁。加尔鲁什厌倦了萨尔对联盟与天灾军团的无所作为,厌倦了兽人要划出资源与力量解决其他部落种族的问题,厌倦了天灾军团不断用瘟疫侵蚀着他们的食物补给而萨尔却迟迟不肯发动部落的全力。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护奥格瑞玛并使兽人重返荣耀,即使他要逼迫的人是萨尔。[7]

塞拉摩和平峰会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漫画中的加尔鲁什。
塞拉摩和平峰会时的加尔鲁什。

萨尔与担任其顾问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回到了艾泽拉斯。后来,隐退的角斗士大师雷加尔·大地之怒也成为了萨尔的顾问之一。雷加尔与加尔鲁什向来不和,加尔鲁什打算将自己心中部落的敌人联盟消灭掉并将艾泽拉斯据为己有,而雷加尔则希望继续与联盟的和平外交关系,与塞拉摩之间保持互不侵犯的友好协议。

当萨尔决定前往会见新的人类国王瓦里安之时,他带上了自己的两位顾问雷加尔与加尔鲁什,还有一些库卡隆。雷加尔建议萨尔不要带上加尔鲁什,但大酋长认为这是个让加尔鲁什重新思考与人类之间关系的好机会。

于是,加尔鲁什与萨尔一同乘坐飞艇来到了塞拉摩,萨尔与瓦里安在此针对互利关系展开了和平会谈,不过加尔鲁什仍然认为部落应该采取武力征服的手段,而不是资源交换。得到天灾军团对闪金镇南海镇分兵两路发起攻势的消息后,瓦里安不得不提前离开。在他到达塞拉摩之外时,暮光之锤对这座城市发起了进攻。在瞥见迦罗娜之后,瓦里安以为是萨尔派她前来行刺,就像暗影议会先前对他父亲所做之事一样。加尔鲁什认为是联盟策划了这起袭击,目的是诱骗他和萨尔落入圈套之中,而瓦里安则指控部落,特别是加尔鲁什在策划对他的刺杀行动。尽管两人之间火药味十足,萨尔和加尔鲁什还是平安离开了塞拉摩。加尔鲁什认为瓦里安有辱兽人的荣耀,让他在峰会之中平安退场简直让兽人丢尽了脸面。

战争议会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加尔鲁什后来出席了在奥格瑞玛召开的会议。萨尔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女士萨鲁法尔大王大药剂师普特雷斯雷加尔·大地之怒在会上共同商讨如何应对天灾军团。在询问过萨鲁法尔与先祖之灵后,萨尔决定采取谨慎态度对付天灾军团:在派遣大部队之前先让一支斥候小队前往这片冰封之地进行侦查,同时前往会见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确认联盟打算对巫妖王发起的行动。[8]加尔鲁什觉得与联盟打交道会使部落陷入危险之中,并希望率领部落大军占领人类领地后前往诺森德消灭天灾军团,同时主张部落才应该作为艾泽拉斯一切的主宰。萨尔为加尔鲁什的无礼态度与对自己权威的大胆挑战而大为光火,回答道人类并不是兽人的威胁,[9]他也绝不会低估巫妖王而盲目掉进圈套之中。[8]他之后说道他不会犯下和格罗姆·地狱咆哮一样的错误,从而导致被激怒的加尔鲁什向他发起了挑战。厌倦了这位领袖的无所作为与对自己父亲的侮辱之后,加尔鲁什向萨尔发起在勇武之环中的决斗以彻底解决此事。[8][9]

经过几个回合的过招之后,加尔鲁什似乎占据了上风。[8]他开始嘲讽萨尔,但这场战斗却被一位威胁摧毁奥格瑞玛巫妖王的使者所打断。[8]知晓此事后,萨尔对加尔鲁什使用了闪电链[9]并说他们之间的恩怨来日方长,于是二人一同离开了角斗场。[8][9]此时,无穷无尽的憎恶冰霜巨龙[8]与几位死亡骑士正对城市发起进攻。[9]

在萨鲁法尔、希尔瓦娜斯、[8]雷加尔[9]与其他城卫和冒险者的帮助下、萨尔与加尔鲁什率领部落军队击退了天灾军团的进攻。战事暂时平息后,加尔鲁什再次要求前往诺森德。这一次,萨尔同意了他的请求,并命令萨鲁法尔开始备战。[8]

诺森德之战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战歌要塞中的加尔鲁什。
加尔鲁什率领部落大军进入诺森德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被称为战歌远征军督军,这支军队是部落远征军前往诺森德的主力部队。他在诺森德西海岸北风苔原战歌要塞建立了哨所。与他在纳格兰处处受压形成的冷漠性格不同,加尔鲁什作为部落在诺森德的指挥官在这里变得热血而勇猛许多。他的首席顾问高阶督军萨鲁法尔——曾与格罗姆·地狱咆哮喝下一样的污染之血——反对加尔鲁什的野蛮战术,害怕在玛诺洛斯死亡后一并消失的血之诅咒死灰复燃。二人在战术见解上各有不同,尤其是关于要塞与嚎风峡湾的被遗忘者部队之间的补给链。尽管对萨鲁法尔无法认同,加尔鲁什对这位老前辈至少还是表现出了最基本的尊重。萨鲁法尔警告他如果他因为过分对抗联盟而带领人民走上“黑暗的道路”,萨鲁法尔会将他手刃。加尔鲁什没有正面挑战瓦罗克,却旁敲侧击地问他如何做到抛弃了罪恶感与道德心苟活至今。

加尔鲁什无视了萨鲁法尔的警告,分派了指挥官并准备向联盟发起一场大战。特别是位于灰白之丘征服堡的指挥官征服者克雷娜完全抵制与天灾军团战斗,而将矛头转向联盟。与加尔鲁什一样,她被对联盟的仇恨冲昏了头脑,结果最终被自己在征服堡的妹妹高戈娜取而代之。冰冠冰川上空奥格瑞姆之锤的指挥官也准备在冰冠冰川中击败联盟,甚至在冰冠堡垒中部落与联盟正面开战时,破天号也与奥格瑞姆之锤在空中战斗……加尔鲁什是“崇高”战斗的忠实信奉者,证据就是他对破碎前线的反对。尽管他不遗余力地针对联盟,但只会发起公平的对决,以此彰显部落的武勇。在他看来,使用毒杀或精神控制等背地里的战术都是“懦夫”的行为。[10]

奥杜尔的秘密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萨尔与加尔鲁什被火速传唤到达拉然与首领罗宁交谈。在人类国王瓦里安·乌瑞恩离开前就抵达的加尔鲁什与前者在紫罗兰城堡发生了一场遭遇战,但罗宁用一面魔法盾提前避免了这场争斗。罗宁希望部落联盟能并肩作战抵抗奥杜尔尤格萨隆带来的威胁,但加尔鲁什与瓦里安对此各执一词,最终瓦里安传送离开。加尔鲁什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真正的大酋长绝不屑与懦夫为伍。[11]

战斗之心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在达拉然事件后,加尔鲁什与萨尔回到了战歌要塞。在路上,加尔鲁什回想起萨尔第一次将他带回奥格瑞玛时的情景(见上文)。在击退天灾军团对战歌要塞的一次进攻之后,萨尔发现了一份从冰冠冰川发出的关于部落在天灾军团进攻时夹击联盟的报告,而其中加尔鲁什对冰冠冰川的统帅回复道部落只会为了荣耀而战。萨尔注视着加尔鲁什,为他的决定而感到骄傲。

十字军的试炼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冰冠堡垒中的加尔鲁什。 (后被替换为新模型)

不久后,加尔鲁什陪同萨尔出席了冰冠冰川新的十字军演武场,与会的还有众多勇士与部落代表。在大赛中,加尔鲁什请求提里奥允许部落的战士们挑战英雄们,以此彰显部落的实力。他会为部落玩家的胜利而喝彩。

冰冠堡垒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加尔鲁什出现于冰冠堡垒中的圣光之锤。他会为部落的突击小队提供地狱咆哮的战歌状态。如果冒险者与他交谈并说不再需要他的帮助,此状态将于副本重置后才可再次获得。

元素暴动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元素暴动之时,加尔鲁什守卫了力量之谷不受元素入侵。他还帮助部落玩家消灭了瑟莱德丝皇冠公主弗莱拉斯总大使

不碎之灵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加尔鲁什从萨尔处收下血吼。

凯恩·血蹄来到战歌要塞会见加尔鲁什与瓦罗克,他对要塞坚不可摧的防御叹为观止,不禁将其与之前战争中的建筑相提并论。诺森德之战大捷后,加尔鲁什回到奥格瑞玛享受了英雄般的庆典,以此纪念他率领部落取得的胜利。在登船的路上,加尔鲁什与凯恩遭到了克瓦迪尔的袭击,但加尔鲁什掏出了藏在身上的武器并与其交战。在航行途中,加尔鲁什拦截并击沉了一艘联盟运输船。他杀掉了大部分船员并声称这里是部落的领海,尽管凯恩极力劝阻他要克制。加尔鲁什释放了幸存者并给予他们一定口粮,认为这是部落恩威并施的表现,然而凯恩对此却有所担忧。

回到奥格瑞玛后,加尔鲁什与前往诺森德的老兵们受到了来自大酋长萨尔的热烈欢迎,加尔鲁什鼓励远征军的成员们都积极参与其中。萨尔为他们举办了隆重的庆典,并在之后将格罗姆·地狱咆哮的战斧血吼送给了加尔鲁什。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加尔鲁什对这把强大的武器产生了强烈的亲和力。杜隆塔尔的地域十分贫瘠,而近来元素的躁动不安让这片兽人的土地雪上加霜。由于没有了可靠的补给运输路线,同时灰谷暗夜精灵们在愤怒之门惨败后拒绝与部落再度贸易,奥格瑞玛的居民们已处在饥荒遍地的边缘。鉴于哈缪尔·符文图腾牛头人与暗夜精灵共同组成的塞纳里奥议会中享有崇高的地位,萨尔、凯恩与哈缪尔得以与暗夜精灵进行和平谈判。加尔鲁什则对此观点恼火不已,他认为愤怒之门事件对于双方都是惨痛的经历,而暗夜精灵没有任何资格阻拦在寻求生存的兽人面前——兽人需要的一切都该用武力来获取。他的建议遭到了凯恩的抨击,在一番激烈的交锋后,加尔鲁什选择了退让。尽管诺森德大捷让部落上下欢欣鼓舞,前方却仍旧道阻且艰,萨尔在这时召开了一次会议。

加尔鲁什注视着玛诺洛斯的头骨陷入沉思,丝毫没有注意到神秘的玛加萨·野性图腾已接近他身边。他立刻对这位野性图腾的女族长表现出淡淡的不快,并暗示道她的氏族是唯一未向部落宣誓效忠的牛头人氏族。玛加萨只是向他表示支持,保证野性图腾氏族会在部落需要时加入——而加尔鲁什自己将会在恰当的时间成为兽人所需之人。加尔鲁什对这番言语表达了些许欣赏,两人随后退场。

元素的动乱之力开始逐渐提升,奥格瑞玛也因为暴走的火元素而烈炎四起。在发现无法安抚这些疯狂的生物后,萨尔决定要采取行动找到这场混乱的源头,并开始准备前往纳格兰。然而这场旅途凶多吉少——萨尔不得不考虑暂时的替代人选。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凯恩,不过这位牛头人长者并不是一位兽人——在当前情况之下,这样的决定很可能会引起骚动。想到这里,萨尔不禁为德拉诺什·萨鲁法尔,这位大酋长理想人选的早逝而惋惜。在这之后,他的脑海中浮现了另一位能在他离开时让部落团结一致的兽人:加尔鲁什。

加尔鲁什被传唤至格罗玛什要塞,而萨尔正式将他授任为实际的大酋长。大吃一惊的加尔鲁什急忙回答道他的位置应当在战场之上,他对战争与计谋了如指掌,却对政治知之甚少。萨尔向他保证他不会是独自一人,凯恩、伊崔格沃金都会在旁协助他。于是加尔鲁什接受了这一任命。

如今作为部落的最高权力执行者,加尔鲁什开始着手修复元素暴动造成的破坏——首先从重建奥格瑞玛开始。这个曾经小屋林立的村庄在使用战歌要塞的钢铁改造后,成为了一座无懈可击的坚固堡垒。加尔鲁什对此的解释是钢铁造就的堡垒不必再担心火炎之虞。这次,加尔鲁什和凯恩的观点总算达成了一致。

然而有些事情脱离了加尔鲁什的控制——牛头人与暗夜精灵之间的和平会谈被打扮为部落密探的暮光之锤氏族密探所打断,并杀死了与会的全部成员。不知何故,只有哈缪尔幸免于难。认为加尔鲁什已经表明态度的哈缪尔将一切都告诉了凯恩。

凯恩向加尔鲁什痛斥发生的惨案一事时,他的刺青仪式刚刚举行完毕。一位经验老道的兽人刺青师协助曾为格罗姆刺青的工匠,为加尔鲁什的下颌纹上了相同的独特刺青。凯恩控诉加尔鲁什精心策划了对德鲁伊的袭击,尽管加尔鲁什一再强调他做事向来光明磊落,此事与他毫无关系。在几次激烈交锋后,他们的同盟关系终于完全破裂,凯恩认为加尔鲁什根本不配统治光荣的部落——以部落的名义,加尔鲁什必须被废黜掉。凯恩向他发起了决斗挑战大酋长之位,不过加尔鲁什却再进一步,将其演变为一场不死不休的战斗。凯恩痛快地答应了,并通知加尔鲁什做好决斗的万全准备——包括着装和武器上的萨满祝福。

加尔鲁什此前同玛加萨的谈话最终结出了果实。这位野性图腾的女族长为血吼施加了祝福。

加尔鲁什与凯恩开始在奥格瑞玛竞技场内进行决斗。二人一开始势均力敌,但随着凯恩逐渐用上全力之后,加尔鲁什被逼至了角落。绝望的加尔鲁什用尽全力使出一击,而这一下竟然划穿了凯恩的胸膛,同时粉碎了他的长矛。尽管这一击强大无比,却没能致命——直到凯恩不知为何而因此倒下。在惊讶的同时,加尔鲁什没有浪费这次难得的机会。最后看了一眼凯恩之后,他完成了最后一击。

加尔鲁什并不知道的是,玛加萨将他作为工具利用而完成了自己对凯恩的背叛。她在血吼上涂了毒药,确保最轻微的打击都会成为这位大酋长的致命伤。阴谋得逞的玛加萨立刻开始着手下一步计划:拿下雷霆崖,杀掉凯恩的儿子与继承人贝恩·血蹄

加尔鲁什内心的情绪有些复杂。尽管还不知道凯恩为何要指控他犯下如此罪行,但他对这场公平的决斗还是十分满意的。伊崔格迅速意识到有什么事情不对,在不断观察后,二人发现了使凯恩陨落的毒药。在知道自己被利用而谋害凯恩,荣耀因为玛加萨的陷害而荡然无存之后,加尔鲁什被狂怒彻底占据了内心。

占领雷霆崖之后,玛加萨向新的大酋长寻求援助。加尔鲁什在回信中对她发出了恶毒的诅咒,并且没有发出任何援助——她的性命现在掌握在大地母亲手中。不过相信加尔鲁什仍有可利用之处的玛加萨并未因他的回信而愤怒。

缺少援助的玛加萨与手下的野性图腾族人被贝恩·血蹄与其追随者所击败。加尔鲁什与贝恩在千针石林相见,希望能与这位同样遭到背叛的氏族酋长重归于好。原以为贝恩会与凯恩发出同样挑战的加尔鲁什惊讶地发现并未如此。认定玛加萨才是真正的背叛者之后,贝恩率领牛头人向加尔鲁什效忠。大出所料的加尔鲁什愉快地接受了这一提议。

黑夜边缘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集结了一支部落与称为被遗忘者的庞大部队,准备进攻吉尔尼斯。打算以这个国家作为跳板进一步发动侵略的地狱咆哮却被两件事情所阻止。第一件事就是处理好药剂师林度恩的意见并稍后再找借口使用遭到抵制的被遗忘者瘟疫,而第二件事则是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到来。一方面希尔瓦娜斯成功说服了加尔鲁什允许自己亲率大军入侵吉尔尼斯,另一方面加尔鲁什自己对希尔瓦娜斯的监视也更加密切。

如吾父辈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虽然加尔鲁什和贝恩为了部落的未来而将过往的敌意暂时搁置,但大地的裂变之后又出现了新的冲突。勤恳的地精们利用艾萨拉满足部落的军事需要,但随之而来的后果则是奥格瑞玛的水源遭受污染无法饮用。忍无可忍的加尔鲁什前往雷霆崖与贝恩和哈缪尔·符文图腾交谈,希望能从莫高雷运来淡水解决此问题。尽管贝恩和大德鲁伊对这一需求有所忧虑,但在共同商讨之后还是答应了下来。加尔鲁什重申自己作为大酋长需要保护人民的安全,然后离开了。

航运而来的屋子让加尔鲁什内心的焦躁有所缓和,不久后杜隆塔尔的人民便重新恢复了水源供应。加尔鲁什对待牛头人盟友的态度让他们许多人感觉自己被疏离,有些人因为酋长的被动处境与加尔鲁什无休止的索求甚至打算离开部落。一方面贝恩在尽力解决此事,另一方面他又了解到野猪人的突袭小队在不断骚扰水源供给并杀害牛头人。加尔鲁什迅速发现后再次启程前往雷霆崖与贝恩对质。贝恩坚持认为这件事有和平解决的方法,但加尔鲁什却被怒气冲昏了头。他向贝恩指责说野猪人在攻击部落的领土,屠杀部落的居民,这些他都绝对不能忍受。他要贝恩保证将野猪人的威胁一劳永逸地消灭掉。

加尔鲁什带领一支15名库卡隆组成的小队席卷了野猪人的地下通道,几乎消灭了这群野兽。就在即将胜利之时,野猪人发动了一次大规模伏击,人数是库卡隆小队的上百倍之多。加尔鲁什被逼至角落,尽管他仍然在奋勇杀敌,却终究因敌我差距过大而失去了血吼。正当千钧一发之际,贝恩、哈缪尔与几位烈日行者到来扭转了局势。这位氏族大酋长从墙上拔出血吼之后交还给加尔鲁什,并帮助他成功逃离。面对勃然大怒的加尔鲁什,贝恩告诉他野猪人同样缺乏水源,而哈缪尔则在地表上创造出一条河流让牛头人不必再受到此类困扰。野猪人此后退兵,而兽人部队带着胜利的欢喜班师回朝。

贝恩向加尔鲁什保证,如果此后牛头人再需要帮助,一定会向他请求,之后这位氏族酋长带领自己的人民返回了雷霆崖。无视劝阻,低估敌人,导致15名精英战士白白牺牲,有些无地自容的加尔鲁什一言不发地乘坐飞艇回到了奥格瑞玛。尽管疑虑不断,贝恩还是选择对他的父亲倾尽心血参与建设的部落继续效忠。[12]

远征灰谷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大地的裂变后不久,[13] 加尔鲁什擅自率军越过了灰谷的边界。尽管他的战歌氏族按照大酋长萨尔的指示成效斐然,但大酋长地狱咆哮的野心可不止于此。加尔鲁什计划在森林中央建造一座在规模与实力上都能与奥格瑞玛匹敌的大都市。面对遍地丰富的矿产与发展所需的一切工具,加尔鲁什在卡多雷的领土上一路挥军前行,直杀到银翼哨站前方。拥有大量从诺森德驯化的始祖幼龙猛犸人后,加尔鲁什仿佛已看到他开疆拓土的梦想成真。

他对哨所的进攻成就了部落的完胜。加尔鲁什看着这片曾顽强抵抗其父亲的森林逐渐凋零,心中思考着强大的格罗姆会如何评价这场大捷。他认为现在就算是萨尔也无法否认他的功绩,并会把他奉为全兽族甚至全部落的勇士。

加尔鲁什的计划由两部分组成——他了解到联盟各位领导人正在召开会议,并在这时选择攻击以诱出泰兰德·语风。如他所料,尽管部落放出了猛犸人对抗联盟,这位女祭司还是前来解救陷入困境的哨兵。在一片混乱之中,泰兰德被兽人弓箭手所击伤。对胜利信心满满的加尔鲁什也亲自参战。

这场战斗被击退数名猛犸人后赶来的瓦里安·乌瑞恩吉恩·格雷迈恩率领的狼人援军所打断。加尔鲁什与瓦里安在战场上数次交锋,两人你来我往,任何干预其中的人全都死于非命。尽管最初势均力敌,瓦里安最终渐渐占得了上风。他有着高度集中的精神与绝不屈服的意志,当加尔鲁什开始困倦时,瓦里安仍然精力充沛,招招凶猛。趁着加尔鲁什步步后退,瓦里安成功将他击伤并夺下了血吼。这时一名濒死的猛犸人挡在了二人之间,加尔鲁什得以重整旗鼓。他本打算再次向瓦里安发起冲锋,却被几名库卡隆拦下,劝他当务之急是尽早撤退。加尔鲁什最终妥协,但在此之前发誓他一定要亲自手刃瓦里安。[14]

大地的裂变

Cataclysm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奥格瑞玛中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坐在王座之上。

大地的裂变之后,加尔鲁什向联盟发起了更为凶猛的攻势——他率军穿过灰谷,打算为人民掠夺更多的物资供应。他的行动让兽族人民免遭之前杜隆塔尔的饥荒威胁。他认为如果只有自私的联盟成员之血才能为部落人民提供生存所需,他将不会有半点犹豫。地狱咆哮的上位赢得了大多数兽人的欢迎,他们感到加尔鲁什傲慢的战士本能与对资源毫不妥协的态度才是兽人真正该有的样子。[15]

加尔鲁什将奥格瑞玛中心的大多数非兽人角色全部驱逐,认为只有他们才拥有能保卫部落的真正力量。尽管身为一位强硬的领袖,加尔鲁什却也能看见每个种族自身的优点并使其最大化发挥以为部落服务。[16]大地的裂变后不久,他创建了一支新军——加拉德卡拉来解决人马一族的问题。

无论如何,加尔鲁什对待自己种族之外的事情都不甚关心,他也不是一位适合外交的角色——不论是对联盟还是对部落的成员。对部落的其他分支失去信任之后,加尔鲁什发现这些阵营的多位领袖比他原来估计的力量要强大许多。他与暗矛部族酋长沃金开始发生冲突,二人关系的破裂与之前凯恩时如出一辙——最后沃金因为他的嗜战而威胁要杀掉他。沃金与加尔鲁什关系的僵化导致暗矛巨魔大举离开奥格瑞玛。兽人与巨魔之间的裂隙让部落的军事实力再受打击。[15]

贸易大王加里维克斯被击败后,萨尔派遣地精密探求见加尔鲁什并加入部落。加尔鲁什见到军情七处徽记之后表示他对此含义再了解不过。之前提到的《如吾父辈》中的事件大概就发生在这段时间前后。[17]

加尔鲁什命令被遗忘者进攻吉尔尼斯以获得侵略东部王国的跳板,而他对后者本就不多的耐心在之后再一次受到考验。尽管一开始吉尔尼斯被征服,顽强的吉尔尼斯人民却发动反击将被遗忘者赶出了自己的家园。恼火的加尔鲁什派遣了自己的部队前往援助被遗忘者,双方一时陷入了僵局。加尔鲁什随后在银松森林会见了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女士,并观看了她对瓦格里强大的死灵法术做出的示范。尽管被遗忘者部队已经尽可能地与人类形态相似,加尔鲁什还是觉得厌恶不已。他指派高阶督军克鲁姆什“守卫”希尔瓦娜斯女士,并在双方言语交锋过后离开了。

加尔鲁什也明令禁止了被遗忘者的枯萎法术,不过威力略弱的版本仍然可以接受。大部分被遗忘者对此嗤之以鼻,于是后面又有几次更为严厉的命令。

加尔鲁什威胁克罗姆加大王

灰谷事件中,一名叫做杜莱克的恶魔试图让兽人重新对邪恶力量产生依赖。加尔鲁什为此要了他的首级。他还重新让碎矛氏族回归部落以从黑海岸暗夜精灵发动进攻。

克罗姆加大王石爪山脉发起攻势之后,克罗姆加的堕落将军发动了对数名在萨达拉林地中研究的中立德鲁伊的刺杀行动。克罗姆加打算使用一枚巨型炸弹完全炸毁林地,但加尔鲁什本人并不赞同。根据他从“一名睿智的老兵”处听来的话语,加尔鲁什拎起克罗姆加的衣领,并把他挂在峭壁行者哨站的边缘,差点就丢了下去。最终因为他峭壁行者族长“宽恕”的言论就此作罢,并感谢后者的教诲。

加尔鲁什之后派遣血柄督军前往南贫瘠之地平衡当地局势。

加尔鲁什亲自率军进攻暮光高地,并组建了一支庞大的空军打算一举铲除暮光之锤,将这片土地归进部落的领土。在进行了一次激动人心的演讲后,加尔鲁什得知一支联盟舰队就驻扎在下方,并下令从空中将其消灭。结果出乎意料的是,由于内部人员的背叛,毫无防备的部落舰队受到了死亡之翼与其手下暮光幼龙的伏击。尽管加尔鲁什自己闪开了一只幼龙的攻击,他的旗舰却受到重大损伤,坠入了海中。残余舰艇的命运也相差无几,纷纷坠毁入海。加尔鲁什本人则在此次行动中失踪。

失去了加尔鲁什的直接领导,部落打算与邻近的龙喉氏族建立起盟友关系。在与其首领莫格霍尔大王谈判失败后,部落军队加入了一支由督军扎伊拉领导的龙喉反叛军并成功将莫格霍尔与他的邪兽人赶下台。坠毁时幸存的加尔鲁什来到龙喉港口并正式欢迎扎伊拉与龙喉氏族加入部落。

随着对高地的攻势进展顺利,加尔鲁什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回内部,并发现早前的伏击与背叛自己并加入暮光之锤的秘法师萨乌拉诺克有关。加尔鲁什迅速要求玩家协助自己清理掉这名叛徒。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战争之潮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加尔鲁什赦免了所有宣誓效忠的黑石氏族成员,其中甚至有位名叫马尔考罗克的强大兽人成为了加尔鲁什的私人护卫。之后,马尔考罗克开始东奔西走,利用威吓、劫持甚至谋杀等手段镇压反对之声,而这一切都得到了加尔鲁什的默许。加尔鲁什还成功封锁了卡利姆多,让部落在面对海上而来的敌人时拥有了天然优势。不过,最重要的大概是加尔鲁什的新军让他能牢牢拴住自己的盟友,即暗矛部族牛头人,因为一旦贝恩沃金生出反心将会是极大的祸患。同样地,西部落本质上也被作为了筹码。

大地的裂变过后,死亡之翼的威胁告一段落,而加尔鲁什的征服计划也再度提上议案。他的目标是强行将联盟驱逐出卡利姆多,并将整片大陆宣布为部落领土。加尔鲁什在与其他部落领袖(贝恩·血蹄沃金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洛瑟玛·塞隆贸易大王加里维克斯,以及马尔考罗克和萨尔手下仅剩的元老顾问伊崔格)召开的会议上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这让前三者大为懊恼。他打算将塞拉摩势力从这片大陆上一扫而空,并消灭联盟在此的有生军事力量。这件事办妥后,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暗夜精灵的领地。

希尔瓦娜斯对此有所顾虑,她认为联盟会攻击被遗忘者辛多雷为塞拉摩复仇,不过加尔鲁什向她保证会解决掉所有联盟的反扑行动。其他领袖之中,洛瑟玛是唯一选择对加尔鲁什的目标与计划毫不质疑的人,而加里维克斯只关心这样做的收益。加尔鲁什对洛瑟玛毫不同情希尔瓦娜斯的行为而对他有所防范,在一场关于忠诚的大讨论之后,他下令监视其他领袖,尤其是塞隆。

加尔鲁什仍然十分渴望被承认,他认为自己征服塞拉摩的举动会赢来贝恩与沃金的尊重,并追随他鞍前马后。加尔鲁什对整个岛屿的计划已经超出了常理:他的密探了解到聚焦之虹的情报,而后加尔鲁什命令杀掉护送它的蓝龙,将聚焦之虹送到自己身边。他还命令再度制造血精灵在前往外域前的日怒年代创造的强大发明——法力炸弹

这位大酋长亲自领兵进攻北方城堡,打算拿它作为消灭塞拉摩的垫脚石(也可以作为借口让部落的勇士们为荣耀而战)。马尔考罗克、沃金与贝恩,以及加里维克斯随同他出战。加尔鲁什注意到了贸易大王的渴望,不过也对希尔瓦娜斯与洛瑟玛的缺席十分不悦。希尔瓦娜斯派遣了弗兰迪斯·法利队长代替自己指挥被遗忘者部队,而血骑士科兰缇尔·血刃与两船血精灵战士则代表洛瑟玛·塞隆与哈杜伦·明翼前来。各个种族都准备妥当后,加尔鲁什对北方城堡做了简要安排并开始向塞拉摩进军。

加尔鲁什的盟友仍然对部落的方向表示担忧。在加尔鲁什闭门享受若隐若现的胜利之时,贝恩召集了一组小型议会表达了当前部落上下难以言喻的隐患。然而加尔鲁什打断了这次集会,他发现了会议召开的地点,并为自己的盟友胆敢质疑自己而大发雷霆。他向贝恩和哈缪尔重申他与萨尔截然不同,并把萨尔叫做脆弱的“和平主义者”,指责他是酿成祸患的罪魁祸首。他还在科兰缇尔试图打断他时反咬一口,不过又很快冷静下来,并称他们应该为拥有如此宽宏大量的大酋长而感到幸运。

之后,贝恩与沃金试图说服加尔鲁什撤军,却被一纸军令挡了回来——加尔鲁什只同意撤回部落舰队。

马尔考罗克受加尔鲁什指派来到前线,并立即率领部落军队在塞拉摩岛屿周围四处开展小规模战斗。加尔鲁什的间谍,一名叫做塔伦·织歌者夺日者法师(表面上为中立)混入了塞拉摩的防守势力之中并帮助部落夺下了城市。在部落士兵的帮助下,塔伦在被捕后成功逃脱,而加尔鲁什的计划也露出了真容。

将联盟部队逼至塞拉摩中心地带后,加尔鲁什下令全军撤退,之后他将由偷来的聚焦之虹的力量汲取而成的法力炸弹空投向了塞拉摩之中。在巨大的破坏力作用下,整座岛屿几乎灰飞烟灭,连一只蚂蚁也没有剩下。爆炸造成的伤亡是恐怖的——许多联盟最优秀的将军都死于炸弹之下,就连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也仅仅是侥幸逃脱。

大获全胜的加尔鲁什得意洋洋。他不断述说着敌人的愚蠢——他就在肯瑞托的眼皮底下偷走了聚焦之虹,而现在塞拉摩已经无力对抗部落的征服。和他一样,许多士兵也为胜利而激动不已,然而有人还是表现出了忧虑:惊恐的贝恩无视嘲笑自己的马尔考罗克,从这场屠杀的现场逃回了沼泽。贝恩还讽刺性地认为加尔鲁什刚刚犯下了比之前处决克罗姆加大王更加令人不齿的罪行。

当然,这场胜利不会毫无后果。在攻击中幸存下来的吉安娜因为法力炸弹的残余能量而仍处于恍惚之中,被这次惨痛经历深深打击的她发誓一定要消灭加尔鲁什。她的复仇计划让她孤身来到奥格瑞玛并打算用相同的方式让部落人民尝尝联盟遭受的苦难,不过最终她还是忍了下来。然后她选择了与瓦里安·乌瑞恩一同进攻加尔鲁什的舰队。

加尔鲁什再次遭遇了瓦里安,两人展开了彼此间的第三次决斗。这一次,加尔鲁什比起在灰谷时强大了许多,然而战斗并未持续太久。联盟从杜隆塔尔退却,并夺回了北方城堡以绝后患。

在奥格瑞玛躲过一场浩劫,而北方城堡被重新夺回之后,加尔鲁什命令他的沿海封锁线向后撤回。贝恩对这个决定十分高兴,以为加尔鲁什已经放弃了他的征服计划。然而让他感到恐惧的是,加尔鲁什宣布自己的计划有了改变:他的目标已不只是驱逐联盟,而是要发动一场灭族性质的战争。贝恩警告他说如果塞拉摩事件再次发生他将会失去牛头人的支持,但加尔鲁什报以一笑,认为这不过只是“小注意”而已。

加尔鲁什的野蛮统治对盟友与敌人都或多或少产生了影响:沃金冒着承受加尔鲁什怒火的风险,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对他的所有希望,并撤回了回音群岛计划下一步行动;对加尔鲁什灭族计划惊恐万分的贝恩同样回到了莫高雷,而吉安娜·普雷德摩尔(在加尔鲁什间接杀死罗宁后成为了肯瑞托的新领袖)——尽管还有些思绪不清——也坚定了要将加尔鲁什废黜的决心。

与此同时,瓦里安也了解到加尔鲁什的军队中产生了不满情绪,并计划让这些“部落叛军”渐渐从加尔鲁什处获取权力。

加尔鲁什颁布了一条黑暗法令:所有居民不论男女老少都要加入到对抗联盟的战争之中,有胆敢不从或投机取巧者将会面对库卡隆的怒火。

熊猫人之谜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塞拉摩遭到毁灭之后,联盟并未像加尔鲁什所想的一样分崩离析,而是开始积极备战。在听新上任的纳兹戈林将军汇报最近发生的海战时,大酋长震惊地发现联盟部队在南方的一场战斗中登陆了。了解到这片未知的新大陆之后,加尔鲁什为联盟先行前往该地而震怒,并迅速命令纳兹戈林集结精英前往拿下这片土地。

不久之后,加尔鲁什会见了与季·火掌一同向部落宣誓结盟的熊猫人。他向后者指示完成任务:加入部落并在勇武之环中放出自己饲养的野兽以考验熊猫人的战斗技艺。

夺岛奇兵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与统御先锋军一同着陆。

在先遣队抵达潘达利亚大约两月之后,加尔鲁什也亲率舰队到来,并迅速将卡桑琅沿岸的联盟部队清扫一空。加尔鲁什与沃金针对其新建的统御岗哨又一次展开了观点的交锋,导致长期忍受这位暗矛部族酋长批判的加尔鲁什下令谋杀自己的政敌(表面上则是派遣沃金与库卡隆一起前往完成某项任务)。沃金最终侥幸逃过一劫,而加尔鲁什宣布将暗矛群岛戒严。有些部落成员加入了前任大酋长萨尔的队伍,并在击败加尔鲁什的手下之后解放了这座岛屿。作为威慑,萨尔在沃金缺席的情况下亲自担负起了群岛的领袖之位。

部落的英雄们将沃金的死汇报给加尔鲁什,并仍然伴随在这位大酋长左右——抓紧一切时间寻找志同道合的部落成员并在加尔鲁什的法令颁布前拯救这段同盟关系。

加尔鲁什紧接着前往双月殿会见马尔考罗克伊什奎尔萨拉斯的摄政王洛瑟玛·塞隆。他从马尔考罗克处了解到魔古族相关知识并对魔古的铁拳政策与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向马尔考罗克表示有很多值得学习之处),特别是他们创造新战士与灌注情绪以增强战力的方法。加尔鲁什派遣了一支由法利尔·银棘率领的远征队前往祖宗高地一探究竟,并在了解到圣钟的秘密后兴奋异常。

不久后,加尔鲁什来到巴塔尔火营并将其转变为部落营地,然后与黛莉娅·追日者一同展开对圣钟的调查。特工康奈利与一位联盟冒险者尾随其后,也了解到了圣钟的事情。

塞隆随后与部下一同被派往魔古岬,但最终不敌魔古族。而由于没有提到一位强大的魔古导致数名血精灵的伤亡,加尔鲁什也与塞隆起了冲突。之后加尔鲁什开始在昆莱山的魔古废墟观察塞隆和他的精灵们。血精灵打算抓捕一位魔古领袖单简,于是塞隆派遣了一位部落英雄,一位远行者与一位血骑士前往击败这位寇茹军领。加尔鲁什在战斗中到来并将血吼掷向魔古领袖,几乎要了他的命。之后加尔鲁什向他询问圣钟的情报,却只得到了嘲讽作为回应。正当加尔鲁什准备发出最后一击时,法利尔阻止了他,说这名魔古是了解圣钟的唯一途径,而血精灵会让他开口。加尔鲁什同意了,但在离开前说道如果法利尔再有如此的不敬之举,他的脑袋就会被挂在奥格瑞玛的城墙上示众。

单简被抓回了加尔鲁什尔前哨站。而在双月殿中,一同来到潘达利亚的贝恩·血蹄开始着手于(清理)加尔鲁什之前留下的一堆麻烦事,包括(但不限于)治疗双月殿中被煞气污染的士兵。加尔鲁什在与洛瑟玛和贝恩讨论煞能时坚持认为部落会控制这股力量,而塞隆带着一件煞之圣器返回银月城打算细细研究。加尔鲁什随后派遣一名部落冒险者前往银月城询问情况。与之前的沃金一样,洛瑟玛对加尔鲁什的统治也渐生不满,在其人民的利益几次三番遭到大酋长的忽视(包括加尔鲁什下令研究魔古圣器导致一名煞魔出现在银月城)之后,洛瑟玛开始考虑让银月城脱离加尔鲁什的部落,并重组旧联盟

加尔鲁什与贝恩来到加尔鲁什尔前哨站并在此拷问单简,希望获知圣钟的下落。不过贝恩想到了一招更温和的方法并成功奏效,单简说出了埋藏圣钟的墓穴位置。然而一直对其监视的联盟也获知了这一消息。加尔鲁什派遣伊什取回圣钟,却发现卡多雷在部落到来之前就已将圣钟带回了达纳苏斯。他随后派夺日者组织中的密探法利尔·银棘与一些部落勇士前往找寻圣钟在达纳苏斯中存放的位置并将其夺回。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发现了夺日者在这一事件中的角色,并将其驱逐出达拉然。许多逃离的血精灵(包括艾萨斯·夺日者)都被大法师罗曼斯所救,而在这次冲突之后,夺日者因为遭到吉安娜的放逐而选择拥护加尔鲁什。这次行动让洛瑟玛加入联盟的打算落空,而通过在洛瑟玛与瓦里安会谈后在达纳苏斯中制造劫案(并让血精灵承担罪责),加尔鲁什成功扼杀了辛多雷离开部落的念头。[18]

随后,加尔鲁什带着圣钟率军前往帝皇之域。他谈到了部落的光明未来,并说他会使用圣钟为兽人们消除弱点,创造一个更强大的部落。加尔鲁什摇响了圣钟,结果他手下的库卡隆被圣钟转化为了煞魔。在玩家将其清理完之后,安度因·乌瑞恩王子出面干预并试图让加尔鲁什放弃使用圣钟。然而加尔鲁什对安度因的意见置若罔闻,并让圣钟的煞能侵蚀了将他的勇士伊什,使玩家不得不与其一战。尽管加尔鲁什不断鼓励他的士兵掌控煞能,却无人成功做到这一点。大战过后,安度因使用祥和钟杵让圣钟造成的混乱重归平静。一度茫然的加尔鲁什迅速恢复理智并毁掉了圣钟,结果其四溅的碎片击中了安度因王子,砸碎了他的骨头。以为安度因已死的加尔鲁什放走了联盟的勇士们以将安度因的命运回报给瓦里安国王,以此说明他不断反抗的代价。随后他乘飞艇离开,嘲笑着联盟的思绪特别是瓦里安国王受到的打击。尽管圣钟已被摧毁,加尔鲁什仍然固执地想要掌握煞能。

雷神再临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据说加尔鲁什正全身心投入于统御岗哨中,因此并未注意到岛屿的事情。洛瑟玛·塞隆率领一支夺日者大联盟对抗归来的雷神,打算抢夺其武器作为起义时对抗加尔鲁什的筹码。

绝地反击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厌倦了加尔鲁什永无休止的征伐,部落内部爆发出许多反叛之音。[19] 加尔鲁什将整个暗矛部族指为部落的叛徒,强行夺走其领地并处决其成员。然而精神谷如今被库卡隆掌控,而许多城内的非兽人成员现在团结在牛头人的领导之下,这给了本已种族分化严重的奥格瑞玛更加致命的一击。

这一系列事件加速了洛瑟玛与沃金联合推翻加尔鲁什统治的计划。看着自己的人民处于危险之中(而塞隆正在大洋彼岸的雷霆岛收拾尾声),这位暗矛部族酋长被迫公开宣布起义并回到杜隆塔尔。自称为暗矛起义军的第一波攻势以占领从回音群岛剃刀岭的领地而告终。萨尔贝恩·血蹄陈·风暴烈酒也向起义军提供了支援,一路杀向奥格瑞玛。

加尔鲁什同时还面临着联盟的入侵。军情七处特工们受命侦查加尔鲁什的动向以为联盟大军的到来铺平道路,并发现了起义军的出现。为了更加搅乱部落的局势,联盟也向起义军提供了援助。

加尔鲁什尚未放弃对掌控潘达利亚圣物的渴望,并派遣了一支地精挖掘队前往探寻锦绣谷底隐藏的黑暗力量,打算将其运回奥格瑞玛并存放在怒焰裂谷中。部落密探们猜测加尔鲁什在准备另一次入侵,尽管他的真正目标尚不明确。[20] 此外,加尔鲁什还召集督军扎伊拉纳兹戈林将军前往平息叛乱,并征召雇佣兵补充他的库卡隆部队。

决战奥格瑞玛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围城战中的加尔鲁什。

地精挖掘队在锦绣谷发现了亚煞极这位已故古神被封印的心脏之后,加尔鲁什亲自前往一睹他的战利品。意识到这颗心脏处于休眠状态的加尔鲁什杀至影踪派打算将心脏放进谷中的池水内。影踪派掌门祝踏岚奋勇抵抗,想阻止加尔鲁什的狂暴行为,最终却不敌这位大酋长,被血吼刺穿了身体。加尔鲁什向被击败的对手说道,其他种族毫无疑问也会试图阻止他,但他正以此为乐。不论世界用什么阻拦他,加尔鲁什都相信他新发现的深藏之力无可匹敌,而任何胆敢螳臂当车之人都将埋葬于奥格瑞玛的铁枪之下。

加尔鲁什将休眠的心脏丢入池中,紧接着一大片混乱能便迅速染污了周围的区域。加尔鲁什退到了自己的地下堡垒,并用父亲的武器换来了一把上古之神锻造的新版本——萨拉托。将心脏带回奥格瑞玛后,加尔鲁什变得更加疯狂而排外。[21]

加尔鲁什将心脏带进了地下堡垒中的私人密室,这是座在奥格瑞玛之下怒焰裂谷深处的巨大建筑。整座城市戒严之后,加尔鲁什在密室中发号施令,打算利用这股新力量让他的正统部落一统天下。卡拉克西英杰也在此留守作为心脏的护卫。除此之外,他还将部分力量赐给了马尔考罗克。联盟与部落(现名为“暗矛起义军”)结为盟友打算阻止这位疯狂的独裁者,与其同行的还有刚刚从因加尔鲁什而一片狼藉的锦绣谷到来的冒险者们。众人包围了奥格瑞玛并成功杀进了加尔鲁什的地下堡垒,在穿过众多陷阱与守卫之后,人们发现萨尔正与加尔鲁什对战,希望他能终止自己的暴行。

然而,加尔鲁什拒绝合作并称萨尔为弱者,歇斯底里地叫嚣道他会将摧毁联盟与部落创造的一切作为自己的乐趣。他甚至还暂时折磨了自己的导师,同时他的黑暗萨满在附近折磨元素,并最终导致其被萨尔召唤时向后者疯狂发起攻击。萨尔成功脱离险境并与加尔鲁什展开了近身肉搏,然而却被轻易制服。加尔鲁什随后把注意力转向冒险者们并借助正统部落、钢铁之星与亚煞极自身力量的援助与他们开始战斗。

战斗发生的地点不只是地下堡垒,还有亚煞极扭曲的微缩次元。这个地方与当初潘达利亚上煞能爆发时的情景非常相似。然而冒险者成功抵抗了下来,怀着最后一丝希望,加尔鲁什吸收了亚煞极之心剩余的全部力量,并成为了这位上古之神的投影。但这仍然没能拯救他,随着这位邪恶的大酋长伤重倒地,亚煞极的力量也从他精疲力竭的身体中四散而出。随后联盟、部落与潘达利亚的领袖们将他收押并准备决定他未来的命运。

可能的未来

在最具毁灭性的可能结果之一中——根据时光之眼的显示来看——加尔鲁什让暴风城一片狼藉,并摧毁了整个港口,使其被亚煞极的力量所污染。他还将所有部落起义军领袖还有乌瑞恩一家、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泰兰德·语风以及祝踏岚等人的尸体挂在通往市区的阶梯废墟之上,以此作为对反抗者的直接震慑。同样的影像也出现在对抗加尔鲁什的英雄模式中。

另一幅影像则显示出他被部落与联盟的所有领袖包围并战败倒地。加尔鲁什的最后影像是他被关在白虎寺中,而安度因·乌瑞恩对他进行了拜访。这可能是指《战争罪行》小说中的某一场景。[22]

战败与抓捕
地狱咆哮被击败。

联盟与部落的冒险者击败加尔鲁什与亚煞极之心后,加尔鲁什倒在地上,动弹不得。萨尔凑近了加尔鲁什的身体,对他说了自己的失望,并准备向他发出最后一击:用毁灭之锤进行的死亡宣判。但瓦里安·乌瑞恩国王阻止了他,并说他不能自己决定对加尔鲁什的惩罚,而萨尔也不愿意让联盟决定加尔鲁什的命运。祝踏岚游学者周卓建议将加尔鲁什带回潘达利亚,让他对自己对艾泽拉斯人民犯下的十恶不赦之罪接受审判,瓦里安与萨尔对此都表示同意。于是加尔鲁什被祝踏岚与影踪派带出了房间。

战争罪行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战争罪行。

战败之后,加尔鲁什被送往白虎寺,接受自己命运的审判。囚笼之中的加尔鲁什梦见了自己的父亲和家园德拉诺。他不禁想到如果父亲还在世,是否会对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

所有人陆续抵达之后,加尔鲁什被带到了祝踏岚陪审团与证人面前。他被指控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累累罪行。加尔鲁什对这场审判不屑一顾,并将其与暗月马戏团相提并论,引起了一阵骚动。场内平静后,部落方的贝恩·血蹄被选为加尔鲁什的辩护人。贝恩尽力为自己的代理人做了辩护,但他实在爱莫能助。他建议加尔鲁什如果不想等死的话就快换个人来。于是加尔鲁什选择了安度因·乌瑞恩。这位王子怀着谨慎的态度答应了。

加尔鲁什与安度因关于许多事情做了交谈。安度因反复尝试想让加尔鲁什明白自己的错误,但加尔鲁什总能将事实扭转,让这位年轻人质疑自己曾坚信的事情。在终审前夕,加尔鲁什的诡辩也到达了顶点。他尽一切可能想激怒安度因,而后者差点就对他发起了攻击。安度因伸手打翻了加尔鲁什的食物,加尔鲁什拧住他的胳膊,而安度因却告诉他这份食物里被下了毒。知道自己逃过一劫的加尔鲁什放开了安度因。在安度因离开房间之前,他吩咐守卫解开了这位兽人的脚镣,让他最后能像位真正的勇士一样接受命运。

终审裁定前,加尔鲁什还有最后一次开口的机会。他说泰兰德·语风与贝恩两人都进行了长篇大论,甚至向安度因说道他相信人心终会改变。就在加尔鲁什要承认悔过之时,他大吼道自己毫无悔意,如有来世必将使过去再度重演。在此期间一直在修理时光之眼凯诺兹多姆创造了一扇传送门,让他自己和加尔鲁什逃到了35年前的另一个德拉诺。他们的着陆地点则刚好是纳格兰

地狱咆哮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加尔鲁什和凯诺兹最终到达了战歌氏族的领地纳格兰。他们的计划是找到这个平行世界中加尔鲁什的父亲格罗姆·地狱咆哮,并将兽人氏族集结为一支完全不同的部落。不过凯诺兹的野心并不仅仅于此:他打算使用时光之眼的碎片进入其他世界,并找到其他的部落一同返回艾泽拉斯,认为这样就会带给自己永恒的力量。然而,在发现碎片可以带他回到原本世界的艾泽拉斯之后,加尔鲁什暗地下手杀掉了凯诺兹将碎片据为己有,并宣布兽人再不会成为他人爪牙。

到达附近的一座战歌营地后,加尔鲁什假装自己是名没有氏族的异乡来客,但宣称自己的心属于战歌氏族。他大声疾呼,说他来此是为了阻止战歌氏族沦为奴隶,并提到格罗姆将会带领他们自愿接受这样的命运。作为如此侮辱的结果,加尔鲁什接受了一场马克洛冈,即“意志的决斗”,通过挑战四名本应行使守卫职责却对他疏于防范的战歌氏族成员来证明自己的荣耀。加尔鲁什击败了自己的对手,而观众们纷纷评论这位陌生人与地狱咆哮的战斗风格十分相像。跟随格罗姆进入大帐后,加尔鲁什毫不避讳地讲出了兽族人民即将面临的命运古尔丹将会给予他们一份“礼物”,让他们受到未知主人的奴役,而格罗姆正是率先接受这份礼物的人。通过时光之眼的碎片,加尔鲁什得以描述他作为艾泽拉斯的大酋长时曾制造过的数种武器,包括法力炸弹钢铁之星。他号召格罗姆集结其他兽人氏族共同对抗真正的敌人,并提议将碎片带往预言石之处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格罗姆怀着谨慎的态度同意了他的建议,并威胁道如果他说谎就要了他的脑袋,而加尔鲁什则回应称如果他无法向格罗姆证明自己的真诚,他的生命就毫无意义。

加尔鲁什看着格罗姆将碎片交给元素之灵,而后者向盯着石头的加尔鲁什、元素以及这位萨满展示了加尔鲁什所言的真相:古尔丹与基尔加丹达成交易,兽人饮下恶魔之血(格罗姆的确是首当其冲),与人类的第一次第二次战争,败于联盟之手,以及恶魔法术消失后兽人的脆弱。然而,加尔鲁什故意杀死了有所预见的老萨满,中止了影像,从而隐藏了格罗姆在屠魔山谷的自我救赎。为影像所深深震撼的格罗姆发誓他绝不会让自己的人民沦为奴隶,并派信使将自己的发现传达给其他氏族。格罗姆邀请加尔鲁什与他共同为战歌氏族而战,因为前方的道路仍然漫长。加尔鲁什则称自己将奋战至生命的最后一刻。[23]

古尔丹与陌生人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陌生人”加尔鲁什。

古尔丹向兽人许诺会带给他们难以言喻的力量。作为回应,格罗玛什·地狱咆哮派遣加尔鲁什伪装成信使前往拜访古尔丹,希望了解这位残忍兽人的更多意图。古尔丹告诉他,自己看到了一幅影像,有一支军团想要兽人成为自己的护卫。令古尔丹惊讶的是,加尔鲁什早就知道为燃烧军团效力意味着喝下玛诺洛斯之血并成为恶魔的奴隶。被加尔鲁什关于奴役的指控所激怒的古尔丹自称将成神,并命令守卫将这位信使押下帐去,但加尔鲁什杀掉了守卫。古尔丹告诉加尔鲁什,兽人将在三天后的一座山顶喝下玛诺洛斯之血并踏上胜利的征途,而加尔鲁什拉低了兜帽遮住脸庞,回应道三天之后格罗玛什也将出现并率领兽人迎接真正的命运[24]

德拉诺之王

WoD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
《德拉诺之王》过场动画中的加尔鲁什。

在兽人曾经喝下玛诺洛斯之血并成为燃烧军团奴隶的命运之日,加尔鲁什与他的父亲前往对抗古尔丹,并对这位术士关于力量的引诱给出了战歌氏族的答案。不过在这个宇宙中,格罗姆拒绝了古尔丹的唆使,并与加尔鲁什一同利用兽人的新科技发动了对这位术士与玛诺洛斯自己的伏击。加尔鲁什向玛诺洛斯发射出钢铁之星,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而格罗姆趁机将其斩杀。加尔鲁什将自己的父亲拽出了玛诺洛斯临死前的自爆,避免他重蹈了前一世界线的命运。击晕古尔丹之后,加尔鲁什从玛诺洛斯的尸体中扯出了沾满邪恶之血的血吼并交给自己的父亲,以此向下面的众多族人宣布了兽人的胜利与独立——作为征服者,而不是奴仆。这一关键时刻正是加尔鲁什干预此条世界线引发的结果,钢铁部落也由此诞生。

战歌督军。
萨尔杀死加尔鲁什。

加尔鲁什将战争机器的制造图交给黑手,并成为战歌氏族的领袖与钢铁部落的督军之一,而他的父亲则登上了兽人氏族的大酋长之位。他还指派Pauli Rocketspark黑索公司恐轨车站内为钢铁部落的基础建设提供必要技术。加尔鲁什提出抓捕格鲁尔,并在格罗玛什“说服”耐奥祖与其影月氏族加入钢铁部落时也在场。卡德加克罗米还在纳格兰的山脉中见到了他的影像。当钢铁部落打算在塔纳安中心建造一座堡垒时,他提议将其命名为地狱火堡垒。[25]

加尔鲁什自己是钢铁部落入侵艾泽拉斯的罪魁祸首。他命令扎伊拉占领黑石塔上层作为侵略部队的前线总部,并在那里建造了一件足以让黑石山喷发并摧毁大陆广阔区域(包括暴风城)的毁灭级武器。

伊瑞尔手下的德莱尼人怪罪他要为塔拉的陷落负责,而且他们也知道了他作为“地狱咆哮之子”的身份。[26] 联盟与部落趁加尔鲁什身处格罗玛什尔时对其发起了袭击,加尔鲁什准备与冒险者、杜隆坦与伊瑞尔交战,却被萨尔发起的mak'gora拦下。

两人在预言石之处开战——这里正是加尔鲁什第一次了解到自己父亲救赎的地方。战斗中,加尔鲁什争辩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部落,萨尔却驳斥道加尔鲁什“让部落蒙尘”。盛怒之下的加尔鲁什举起拳头挥向萨尔,大吼是萨尔让他成为了大酋长。“是你让我收拾你的烂摊子!是你辜负了我!”占据上风的加尔鲁什嘲笑萨尔“从未成为过一名真正的战士”,萨尔则回击称自己的力量在于萨满,而不是战士,并召唤出元素向加尔鲁什发起猛烈攻击。被元素牢牢缚身的加尔鲁什怒吼着是萨尔让他变成今天的样子,而萨尔只淡淡回应道是他自己选择了自己的命运。紧接着,一道闪电链终结了加尔鲁什的性命。

性格

与他的父亲一样,加尔鲁什是位天生的战士。尽管他曾一度为自己的血统而感到羞愧,但在萨尔为他指点迷津后,他的心中燃起了一股新生的奋战精神。他急躁冲动的天性在诺森德之战中受到考验,当时加尔鲁什放弃了更加实用的策略而选择堂堂正正的战斗,认为仅凭部落的战斗精神足以摧毁天灾军团。根据萨鲁法尔大王所言,加尔鲁什的战术简单粗暴而卓有成效。与萨尔对可疑盟友(比如与暗影议会相关人等)采取谨慎态度不同,加尔鲁什素来有话直说——并从不掩饰对被遗忘者的厌恶之情。

加尔鲁什对荣耀与公平战斗推崇有加。这让他对被遗忘者与联盟的战术嗤之以鼻,并在破碎前线事件后威胁要杀死考尔姆·黑痕。他因为克罗姆加大王滥杀无辜而将其处决,并似乎秉承了萨鲁法尔的信条,尽管他最终还是背弃了这些优点。

加尔鲁什对联盟的憎恨人尽皆知。这可能是因为他坚信兽族人民理应过上远比杜隆塔尔舒坦的生活,并把联盟视为这一切的挡路石。因此,他曾数次表达对部落的敌对阵营发动战争的想法,并坚持部落就应该予取予求——在成为大酋长前后一直如此。在部落中的呼风唤雨,战争中联盟的坚韧程度与对部落成员的猜忌逐渐让他陷入了疯狂之中,甚至向巨龙军团发动袭击并计划发起一场消灭兽族之外所有种族的战争。

他对外交毫不关心的态度受到许多兽人的欢迎,并认为他为了守护人民的未来而毫不妥协的态度非常鼓舞人心。加尔鲁什注意到自己与部落其它领袖之间的隔阂,而他的解决方案就是将其变为自己的敌人。[15]

克里斯蒂·高登对加尔鲁什的描述

在《战争之潮》小说发布会上,WoW Insider 获得了采访小说背后的作者Christie Golden的机会:

加尔鲁什的性格在游戏内外的前后发生了不少变化,而我们发现他在《战争之潮》中更为黑暗。请问您是如何考虑刻画这名角色的?

我认为加尔鲁什的内心深处是十分脆弱的。他敌视自己的父亲,又为其父无比羞愧,直到萨尔说“嘿,你的老爹还是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此后他开始确认这一事实,并在战斗中努力证明自己,而现在他的身边都是一群糟糕而危险的顾问。

我想他的内心对此并不知晓。他想做好一切。他想守住兽人的荣耀与历史。但我想他实际上又是一位善变的人。他的内心并不坚定。

我想过了主要区别——吉安娜就有着坚定的内心。在她被天灾人祸与内心痛苦不断击败直至一无所有时,唯此心不曾改变,虽九死其犹未悔。但加尔鲁什并不坚定,因此他会因为局势与对手的改变而动摇。这不是一位强大的领袖该有的品质。[27]

外表

在《燃烧的远征》中第一次出现时,加尔鲁什使用了玛格汉兽人的通用模型,有着伤疤纵横的脸颊、冷静的表情与象征其父亲长发的头髻。由于模型的限制,萨尔召唤影像中格罗姆的模型也是如此。他的卡牌模型与游戏中的模型完全相同。加尔鲁什下一次在漫画《威胁!》中出现时,他有着与其他兽人一样的庞大身躯与小脑袋。在《大地的裂变》中,加尔鲁什的模型变为了有着黄色眼睛与小一号脑袋的庞大兽人(与漫画中的形象相似),他的下巴上有了刺青,头发也完全剃光了。

最终加尔鲁什的形象(宽脸光头)成为了格罗姆(瘦脸长发)的对立面。

加尔鲁什的盔甲

玛诺洛斯的头骨被移至了奥格瑞玛力量谷内的格罗玛什要塞之中,作为加尔鲁什王座的一部分。有些獠牙经过加工后装在了他的新肩甲之上。[28] 他身上的头骨尚不知从何而来。

语录

  • "After all that he did for YOU and YOUR people? MAK'GORA!" (To Thrall, following a situation in which Thrall mentions Grom Hellscream being a hothead)
  • "Treacherous Alliance DOGS! You summon a Demon Lord against Warriors of the HORDE?! Your deaths will be swift!" (To Jaina and Varian inside the Argent Coliseum)
  • "The Lich King sought to sow the seeds of fear. Let me be the first to show him the Horde fears nothing!" [29]
  • "Kalimdor should be home to the orcs, Rehgar. All of Kalimdor!"
  • "Beat them back! Remind these vermin what it means to assault the Horde! Lok'tar ogar!"
  • "Get off my SHIP!" (to the Twilight drake assaulting his ship)
  • "Yes, I live! No Twilight Dragon can take THIS orc down!" (before his ship crashes and capsizes)
  • "I will not fail you, Warchief. I will lead as well as I can, and I will consult with the advisors you suggest. I know what a tremendous honor you do me, and I will strive to be worthy of it."
  • "You are slower than the last time we met. You are growing older, Varian. Perhaps you should let that sniveling son of yours be king. I will march on Stormwind when the kraken have reduced your mighty ships to kindling. I will take your precious boy, slap him in chains, and parade him through Orgrimmar!"
  • "Much has transpired since I have assumed the mantle of warchief. We have faced trials and danger, threats to our world and our way of life. And yet, we persevere. We are the Horde. We will not let anything break our spirits!"
  • "There are some that would call us barbarians... the "mongrel races" of Azeroth. They are ignorant and blind to reality."[30]
  • "I am the Horde's warchief, Lor'themar. And as such, I am the Horde."[31]
  • "The path to the Warsongs' slavery will not come from war or defeat. Your fate will be accepted freely and gladly, and it will be you, Grommash Hellscream, who will insist on being first to tie yourself to the orcs' new masters. The rest will follow. We will never recover." (Garrosh telling Grommash about the Rise of the Horde.[23])

《魔兽世界》中

问候
  • 地狱咆哮在注视着你。
    Hellscream's eyes are upon you.
  • 终生记住这些话:Lok'tar ogar——胜利,或死亡!
    Live by these words: Lok'tar ogar. Victory...or death.
  • 只有最强者才配居住在奥格瑞玛。
    Only the strongest may dwell in Orgrimmar.
  • 要么为部落效忠,要么被部落碾碎!
    You will serve the Horde...or be crushed beneath it!

著名对白

给玛加萨·野性图腾的信

In The Shattering: Prelude to Cataclysm, during the Grimtotem uprising, Magatha sends a letter to Garrosh requesting his aid against Baine's forces. Having learned of the circumstances that led to him killing Cairne, Garrosh sends this reply:

Unto Elder Crone Magatha of the Grimtotem,
Acting Warchief of the Horde, Garrosh Hellscream,
Sends his most sincere wishes for a slow and painful death.
It has come to my attention that you have deprived me of a rightful kill. Cairne Bloodhoof was a hero to the Horde and an honorable member of a usually honorable race. It is with disgust and anger that I discover you have caused me to bring about his death through accidental treachery.
Such tactics may work well for your renegade, honorless tribe and Alliance scum, but I despise them. It was my wish to fight Cairne fairly, and win or lose by my own skill or lack of it. Now I shall never know, and the cry of traitor will dog my steps until such time as I can sport your head on a pike and point to you as the real traitor.
So...no. I will not be sending any truehearted orcs to fight alongside your treacherous, belly-crawling tribe. Your victory or your defeat is in the hands of your Earth Mother now. Either way, I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of your demise.
You are on your own, Magatha, as friendless and disliked as you have ever been. Perhaps more. Enjoy your loneliness.

与萨鲁法尔的对白

这是加尔鲁什与萨鲁法尔之间对白的全部文本:

Varok Saurfang turns around to speak with Garrosh.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We are surrounded... Our enemies press in from all sides, young Hellscream.
Saurfang walks to the central and Borean Tundra portions of the hide map of Northrend on the floor, kneeling to point them out, then walks off the map to stand before Garrosh.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The Scourge descends like locust from the north.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The Alliance holds the only secure shipping lane in this region, and even that is at risk of being lost to those dreaded mists.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Our only viable port for resupply is held by the Forsaken on the other side of this blasted continent!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Anything our zeppelins cannot haul must be brought in by ship and travel the length of Northrend to reach us.
Saurfang walks back to his usual spot.
Garrosh Hellscream grunts.
Garrosh walks up to the map and kneels.
Garrosh Hellscream说: Shipping lanes... supplies... You bore me to death! We need nothing more than the warrior spirit of the Horde, Saurfang! Now that we are firmly entrenched in this frozen wasteland, nothing shall stop us!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Siege engines, ammunition, heavy armor... How do you propose to shatter the walls of Icecrown without those?
Garrosh stands.
Garrosh Hellscream说: Propose? I will show you what I propose!
Garrosh crushes the figures and flag indicating Valiance Keep on the map.
Garrosh Hellscream说: There... Now we now have a shipping lane.
Garrosh crushes the figures and flags indicating Valgarde and Westguard Keep.
Garrosh Hellscream说: And just for good measure...
Garrosh walks back to his usual spot.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So the prodigal son has spoken!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Your father's blood runs strong in you, Hellscream. Impatient as always... Impatient and reckless.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You rush headlong into all-out war without a thought of the consequences.
Garrosh Hellscream说: Do not speak to me of consequences, old one.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I drank of the same blood your father did, Garrosh. Mannoroth's cursed venom pumped through my veins as well.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I drove my weapons into the bodies and minds of my enemies.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And while Grom died a glorious death - freeing us all from the blood curse - he could not wipe away the terrible memory of our past.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His act could not erase the horrors we committed.
High Overlord Saurfang pauses.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The winter after the curse was lifted, hundreds of veteran orcs like me were lost to despair.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Our minds were finally free, yes... Free to relive all of the unthinkable acts that we had performed under the Legion's influence.
High Overlord Saurfang nods.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I think it was the sounds of the draenei children that unnerved most of them... You never forget...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Have you ever been to Jaggedswine Farm? When the swine are of age for the slaughter... It's that sound. The sound of the swine being killed... It resonates the loudest. Those are hard times for us older veterans.
Garrosh Hellscream说: But surely you cannot think that those children were born into innocence? They would have grown up and taken arms against us!
High Overlord Saurfang shakes his head.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I am not speaking solely of the children of our enemies...
High Overlord Saurfang pauses.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I won't let you take us down that dark path again, young Hellscream. I'll kill you myself before that day comes...
Saurfang turns away and looks at the map instead.
Garrosh Hellscream说: How have you managed to survive for so long, Saurfang? Not fallen victim to your own memories?
Saurfang turns around for a moment to answer.
High Overlord Saurfang说: I don't eat pork...
High Overlord Saurfang spits.


亚煞极之心的复苏

The chest containing the Heart of Y'Shaarj is being transported out of the Big Blossom Excavation. The Kor'kron watch as Garrosh is inspecting its contents.
Garrosh Hellscream: Hmm... It thirsts. Bring it to the pools.
The battle between Garrosh's armies and the defenders of the Vale rages as the drawbridge is lowered to the Pools of Power platform. Garrosh marches onward with the chest containing the Heart of Y'Shaarj, but is intercepted by Taran Zhu.
Taran Zhu: ENOUGH! You have run rampant for far too long, Hellscream. But that stops now!
Garrosh laughs.
Garrosh Hellscream: Step aside, pandaren. You confront a force beyond reckoning.
Taran Zhu: Your father dabbled in powers "beyond reckoning". Where is he... now?
Angered, Garrosh charges at Taran Zhu, and a fierce fight between the two breaks out. Taran Zhu uses his weapon to grab Gorehowl and toss it to the other side of the bridge then looks back and gets punched across the jaw, knocking him through the chain acting as a guardrail and off the bridge. As he falls towards the pools, he keeps his eyes closed and focuses on keeping calm. His foot touches the water and ascends to deliver an uppercut back at Garrosh. He then lands on a bridge post as his blow throws Garrosh back to the chest.
Taran Zhu: I have fought besides the tauren, trolls and others.
Taran lepas high into the air.
Taran Zhu: YOU are nothing like them!
Garrosh dodges Taran Zhu's attack and grabs Gorehowl while the Shado-Pan's foot breaks through the planks and becomes stuck. Before he can pull it free, Garrosh snatches up the broken length of chain and using it as a whip, catches Taran Zhu around the neck, choking him.
Garrosh Hellscream: They are no longer part of MY HORDE!
Garrosh yanks Taran Zhu to himself and impales him on Gorehowl. Taran Zhu gasps then groans in pain, coughing.
Taran Zhu: The world... will hear of this... (Cough) They will... come for you...
Garrosh Hellscream: Yes... I'm counting on it.
Visions of the armies laying siege to Orgrimmar flash before Garrosh's eyes, as well as his decisive victory over the invaders, impaled carcasses decorating Orgrimmar's gates.
Garrosh Hellscream: The armies of the world WILL come for me, and within my fortress they will face all the terrible creatures I have wrought.
Garrosh Hellscream: The boundless power I have mastered. And one by one, they will fall at my feet.
Garrosh Hellscream: Anyone who would rise against my new Horde will be IMPALED upon the spires of Orgrimmar!
Taran Zhu is dropped to the ground in front of the 'well' by Garrosh. Weakened from his wound, he glances over at him.
Garrosh Hellscream: You pandaren try to bury your hate and your anger. But such power cannot be contained. It. Must be. UNLEASHED!
Garrosh breaks the chains sealing the chest containing the Old God's Heart, which beats malevolently. Taran Zhu sees a butterfly pass near it, becoming corrupted and dying.
Taran Zhu: A time will come when you will answer for your crimes.
Garrosh Hellscream: I answer... to NO ONE!
Garrosh pushes the chest over, dumping the Heart into the Pools of Power followed by the empty container. The Heart of Y'Shaarj corrupts the Vale of Eternal Blossoms, unleashing the Sha energies and the final Sha prime, which represents Pride.
Garrosh walks back across the bridge as massive eruptions of Sha energy blast in to the sky.
Garrosh Hellscream: All who challenge me will burn in the fires of my hatred.

《德拉诺之王》过场动画

Times change. (To Gul'dan, in response to the warlock's statement about the fate of the orcish race taking a different path than he envisioned, thanks to Garrosh's influence which changed the past.)

轶事

  • 加尔鲁什原本是一位“更富英雄色彩与救赎主义的兽人”,但最终“从故事角色的发展角度演变为如今魔兽世界中的模样。”[32]
  • 尽管萨尔在巫妖王之怒前的事件中称加尔鲁什为“孩子”,但根据时间线与《黑暗之门》内容的描写,加尔鲁什的实际年龄应该更大。开发者们并未明确描述加尔鲁什的确切生辰,但可以确定的是他要比萨尔年长。[33]
  • 加尔鲁什的外表(宽大脸型与光头)与格罗姆(瘦长脸型与长发)恰好截然相反。
  • 他在战歌要塞加拉达尔中都沿用了过去的模型,仅在战歌要塞中换用了新的配音。他在加拉达尔中使用了兽人的通用配音。
  • 加尔鲁什之怒取自他的名字。
  • 加尔鲁什身上与躯体一样长度的刺青十分显眼。与恶魔猎手不同的是,加尔鲁什的刺青不会发光。
  • 加尔鲁什的坐骑是一只名为马拉克的雌性座狼
  • 尽管加尔鲁什对自己的血统十分骄傲,他却对兽人的风俗知之甚少,这一点也被玛加萨·野性图腾所利用。
  • 加尔鲁什第一次见到瓦格里是在黑夜边缘事件中,而不是银松任务线。
  • 加尔鲁什对异国语言也有所了解。在《狼族之心》中,他曾阅读一封艾拉德里娅•云翔试图送往达纳苏斯的长信。这可能是萨尔或伊崔格教给他的。
  • 加尔鲁什在兽人语中意为“勇士之心”。[34]
  • 加尔鲁什在平行宇宙的德拉诺中不存在对应的自己,因为他从未在那个宇宙出生过。
  • 加尔鲁什的眼睛是棕金色的。[35]
  • 有趣的是,他在纳格兰时的模型上有绷带,但在最终的过场动画中,绷带却消失了。理由应该是他的伤口在那时已经愈合。他在《古尔丹与陌生人》和《德拉诺之王》过场动画中出现时身上也没有绷带。
  • 许多粉丝想把加尔鲁什和扎伊拉凑成一对。
  • 根据克里斯·梅森所言,加尔鲁什不会有自己的角色书籍,因为内容只会是“杀杀杀!”[36]
  • 加尔鲁什由Patrick Seitz配音。
  • PVE服务器Garrosh US 取自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名字。
  • 加尔鲁什在《炉石传说:魔兽英雄传》中作为战士职业的可选英雄出现[37]。他的卡牌描述是:“前部落大酋长根本不在乎被罢黜,一点儿也不。”
  • 根据Christie Golden所说,在《战争罪行》中安度因·乌瑞恩拯救加尔鲁什的性命之后,他本来很有机会接受自己的命运完成救赎,可惜不久后凯诺兹便怀着阴谋来到了他身边。[38]
  • 加尔鲁什在《守望先锋》中作为《风暴战士》 街机游戏中的格斗家亮相。

平行时间线

另一个德拉诺中,加尔鲁什从未出生过。[23] 这很可能是凯诺兹多姆为达成目的而选择时间线的主要因素之一。

在另一条平行时间线中,杀死凯恩的大酋长加尔鲁什被贝恩所杀。年轻的血蹄亲手将地狱咆哮撕成碎片,并继承了他的部落大酋长之位。[39]

推测

Questionmark-medium.png 以下为理论推测和演绎,不能被当做官方说明。

加尔鲁什最开始是一位双持血色月牙刀的狂暴战士。在他完成诺森德的使命返回并从萨尔处收下血吼之后,便改为手持其父亲的武器了。根据推测,他师从瓦罗克·萨鲁法尔学习战斗技艺并得其真传。

画廊

TCG

粉丝艺术

参考与注释

  1. The Shattering: Prelude to Cataclysm, chapter 3
  2. Patch 5.4 trailer
  3. http://us.battle.net/wow/en/game/race/orc
  4. Hellscream
  5. Ultimate Visual Guide
  6. Beyond the Dark Portal, chapter 23
  7. 小说战争之心
  8.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Second Scourge Invasion
  9. 9.0 9.1 9.2 9.3 9.4 9.5 World of Warcraft: The Comic, issue 19: The Winds of War
  10. Heart of War, Page 6
  11. Ulduar Official Trailer
  12. As Our Fathers Before Us
  13. Wolfheart ... "set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cataclysm"
  14. Wolfheart
  15. 15.0 15.1 15.2 http://us.battle.net/wow/en/blog/2629898
  16. World of Warcraft: The Magazine Issue 1, pg 19
  17. As Our Fathers Before Us
  18. Lore Characters: Lor'themar Theron
  19. Blizzard Insider with Tom Chilton, Patch 5.3: Escalation
  20. Dark Heart of Pandaria
  21. Muffinus on Twitter
  22. War Crimes Novel Sneak Peek
  23. 23.0 23.1 23.2 Hellscream
  24. Gul'dan and the Stranger
  25. Hellfire Citadel#Dungeon Journal
  26. Rangari D'kaan text
  27. WoW Insider interviews author Christie Golden
  28. Tides of War, page 15
  29. 魔兽集换式卡牌游戏: Scourgewar 175.
  30. http://sphotos-f.ak.fbcdn.net/hphotos-ak-snc7/s720x720/384248_10151142618704034_111897513_n.jpg
  31. Jaina Proudmoore: Tides of War Page 27.
  32. http://www.engadget.com/2014/11/11/alex-afrasiabi-on-warlords-garrosh-and-alternate-azeroth/
  33. Sean Copeland on Twitter (2014-08-18).
  34. https://twitter.com/MickyNeilson/status/387633246508285952
  35. The Shattering: Prelude to Cataclysm chapter 21
  36. BlizzCon 2011 - Blizzard Publishing: So What's The Story?
  37. 炉石维基: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38. Warcraft Lore Interview ~12 mins
  39. War Crimes
继承自
Grom Hellscream
头衔
Chieftain of the Warsong Clan
继任者
Unknown
继承自
Thrall
头衔
Warchief of the Horde
继任者
Vol'jin

模板:Iron Horde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