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组问答项目正在整理,你可以访问以下子页面:

待整理部分

时间:2010.7.1

问:天灾的黑曜石毁灭者发生了什么?
答:黑曜石毁灭者曾经被称为 托维尔( tol'vir),用来保卫和服务泰坦基地。创造托维尔的目的是为了保卫奥达尔和奥丹姆周边的知识库和机械部分。不久后,巨魔帝国割裂了亚基虫人的帝国,前往北方的亚基虫人发现并推翻了在诺森德的托维尔社会。这些亚基虫人最终成为了我们今天所称的尼鲁布族,他们已经适应了托维尔的社会结构并把他们为自己所用。同样,南下的亚基虫人占领了一个奥丹姆附近的泰坦研究站,然后把他们自己称为qiraji 族并把他们的新家称为安其拉。虽然北部的天灾最终消灭了尼鲁布帝国,并且把剩余的少量托维尔奴隶投入前线,但是可能仍然有更多的托维尔存在于隐藏的泰坦之城奥丹姆或艾兹卓-尼鲁布残余部分的深处。
问:在北裂境完全没有见到银月城的血骑士,而且他们的组织是否还存在,或者已经解散也不明确。并且,现在血骑士的力量来源也不明确。曾经的来源是纳鲁,后来是纳鲁的残余。当然,这些残余现在已经消失了。他们现在是从太阳井中获取力量吗?
答:在燃烧的远征结尾的时候,血精灵开始重新从重生的太阳之井中获取光的能量。这是一种和谐的关系,从长远来看,这将对血精灵的社会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请期待关于银月城和血骑士任务的变化。
问:破碎的霜之哀伤哪去了?
答:目前来说,这是一个相当敏感的秘密,我们相信你会很谨慎的:没人知道霜之哀伤的残余现在在哪里。
问:我们会在CTM中听到任何有关于古老的或者之前被忽略的人类王国的消息吗?比如,激流堡,库尔提拉斯,还有奥特兰克的残余?
答:在我们翻新经典旧世地区的时候,玩家们会有机会看到激流堡的陷落和奥特兰克近年来的遭遇。 至于库尔提拉斯,在CTM开始的时候不会出现,某些大洋板块的运动把他们带到了更远的深海......
问:纳鲁的虚灵状态的本质是什么?从如此光明的存在,转化为一种黑暗而又虚弱的形态。吸吮的灵魂和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失,这大大破坏了他们圣洁的形象。 虽然,这也许就是他们不总在战斗中亲自出场的原因,而只是在他们的军队疲劳时的时候鼓舞士气。
答:因为这种生命循环的三个阶段已经在纳格兰,奥金顿和太阳之井(K'ure, D'ore, and M'uru)被展示出来了,玩家们可能被这些罕见的事件误导从而产生错误的印象: 对于纳鲁来说,陷入虚空形态是“极其”罕见的,一个已经陷落的纳鲁想要返回光明形态也同样罕见。一个陷入虚空形态的纳鲁对于光明力量来说是一种灾难性的损失,对纳鲁自身来说也是最悲惨最令人痛心的。相反,一个以光明形态重生的纳鲁代表了新的希望和使命。如果能量生物也能喜极而泣的话,纳鲁也会因为重生而泪流满面。
问:观察者艾尔加隆离开奥杜尔之后去哪了?看上去他并没有仅仅回归以前的工作啊。
答:正如在World of Warcraft Special #1 漫画中展示的,艾尔加隆现在正在观察艾泽拉斯上凡人种族的行为。他对生命的观察和泰坦的计划这两者的冲突使他产生了一个疑问,所以他正在努力追寻是什么让艾泽拉斯不同于之前他所观察过的其他星球的原因。
问:暗矛氏族信仰的Loa(即动物之神)是什么?
答:因为暗矛氏族原本是古拉巴什帝国的一部分,所以他们也信仰很多与古拉巴什同样的神灵。
问:在wow的时间线之前,瓦罗克.萨鲁法尔的荣耀和战绩有哪些?
答:萨鲁法尔大王自从和格罗姆一起饮下玛诺洛斯之血之后就一直为部落服务。他领导了部落包围沙塔斯,暴风城等战争,一直到第二次战争结束之前从无败绩。第一次战争中奥格瑞姆毁灭之锤领导部落时,当他看到萨鲁法尔在战场上的效率和残忍后,他任命了萨鲁法尔作为他的副指挥官。当恶魔之血的诅咒由于格罗姆的牺牲而被净化后,瓦罗克和很多老兵们认真反省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从而挽救了许多部落战士的生命。有传言说:萨鲁法尔曾经单手一挥...就把三个人切成了两半。
问:是什么让虚灵变成这个样子?比起其他能量生物(比如元素生物)来讲,他们的行为更像凡人种族。
答:K'aresh 是一个干旱的星球。但是,在诸界吞噬者迪门修斯来到这里之前,曾经是一个有着生机盎然生态系统和众多生物的地方。迪门修斯究竟是如何找到K'aresh 星球这个话题,至今仍然是幸存的虚灵们炙手可热的辩论话题。但是他的到来引起的后果是明确无误的:他在星球周围开启了无数通往扭曲虚空的传送门,将K'aresh沐浴在奥术和黑暗能量之中。K'aresh其中一个凡人种族运用各种先进技术,试图在城市周围建立魔法防护,但是它只成功了一部分。虽然黑暗能量被挡住了,但是奥术能量侵入了这些人类的躯壳,使他们能够在几乎没有身体的情况下完全以灵魂状态生存。 这个种族的成员,现在就被叫做虚灵。他们用布条绑住自己,使灵魂有一个足够的结构来生存。这种状况改变被证明是一种变相的身体和思想能力的增强,使得虚灵们拥有了对抗迪门修斯的有限力量。但是,迪门修斯最终强大到召唤了无数仆从并组成了军队,迫使虚灵们逃到了扭曲虚空。
问:男性魅魔存在吗?
答:有几个关于男性魅魔的恶魔种族不同的谣言,很明显,女性魅魔们要为他们承担责任。更常见的是一些传闻:

*是的,有男性魅魔,但召唤他们的法术非常容易被人类施法者和燃烧军团生物遗忘...

*男性魅魔在他们的家园是作为奴隶种族的,不能随意逃脱或者迁徙。

*当女性魅魔加入燃烧军团的时候,她们吞食了男性。(或者,吞食男性的行为引起了燃烧军团的注意。)

问:你能不能解释下地精萨满的知识?地精们看上去并不像一个有灵性的种族,尤其也并不是那么关心元素,
答:地精萨满是他们一心一意追逐利益的社会的衍生物,元素生物也是潜在的客户。地精们在谈判中,往往比其他萨满种族更有力(尤其是牛头人)。但是远没有我们在北裂境见到的那些牦牛人更有力。(除非元素试图违背合约。元素往往不愿卑躬屈膝,所以地精们不得不找寻其他方法去控制元素。)至于地精们的“机械图腾”,注意,这些玩意只是作为他们同元素之灵之间联系的一个物理补充。地精萨满并不需要带上很多大图腾,他们有一个带小图腾的扣环(大概就是他们放家门和摩托车钥匙的钥匙扣)来保持和元素之灵的联系。
问:能否请你解释一下“圣光”是怎么工作的?常识告诉我们,亡灵并不适宜使用圣光,但是被遗忘者玩家们也可以使用治疗法术。在纳克萨玛斯中,瑟里克爵士也可以使用类似圣骑士的能力。
答:我们可以告诉你,运用圣光是一个人自身的信念和意愿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有邪恶骑士的(例如,血色十字军和拿起霜之哀伤之前的阿尔萨斯)。对于亡灵(及被遗忘者),这需要极强而又罕见的意志力才能做到,尤其是这代表了将会自我毁灭。当亡灵们吟唱圣光,他们会感到自身正在被圣光之火烧灼。被遗忘者可以被圣光治愈(无论施法者是不是被遗忘者)。可以肯定的是:伤口可以愈合,但是愈合的过程将十分痛苦。因此,被遗忘者牧师们拥有非常坚定的意志;而被遗忘者坦克(还有死亡骑士)当受到同组的牧师和骑士治疗的时候,他们忍受了极大的痛苦; 另:瑟里克爵士是真的恨自己。
问:能不能告诉我们巨魔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变成德鲁伊的?
答:虽然在即将到来的"Zalazane's Fall"事件中只是稍微提到了一下,但是在CTM中,新的巨魔德鲁伊玩家将会了解究竟是怎么从外族学到这些知识的。
问:密斯莱尔到底为什么被封印了?
答:密斯莱尔被底下的邪恶生物(上古之神?)腐蚀以后陷入了疯狂。她已经在wow的经典旧世中被击败了。但是,在CTM中,她可能还将会以一个小角色的身份露一面。在探索迪霍姆的时候注意一下她..
问:Isfar谈到的鸦人的“主人”指的是谁?好像指的不是泰罗克。(Isfar好象是塞泰克大厅门口给任务的鸦人npc)
答:除了在艾泽拉斯之外,还有很多上古之神。有很多证据显示它们存在于每一个星球上。 参见影月谷的 "Thwart the Dark Conclave"任务。
问:当普瑞斯托女士(奥尼克西亚)的阴谋被粉碎以后,暴风城会不会再一次向湖畔镇、暮色森林和西部荒野派出军队,而且他们自建的民兵组织仍然在保卫自己?
答:当瓦里安国王回归暴风城并且清除了普瑞斯托女士的影响力之后,周边的镇子们最终得到了他们所盼望的援兵。但是在CTM中,你会看到,援兵的数量可能不怎么够...
问:一直以来在暮色森林的中心有着一口月亮井,它曾经是在燃烧远征加入银月城之前,东部大陆唯一的一口月亮井(暴风城花园区月井泪目)。不过众所周知,在奎尔萨拉斯放置的这口月亮井毫无意义。 可以解释下暮色森林的这口月亮井吗?
答:我们可以告诉你,这些月亮井都是暗夜精灵最近才建造的。
问:风暴群山中的大量机械设施都是什么,例如造物者引擎,有什么用处?
答:他们都是意志熔炉的一部分。
问:白银之手、提尔之手和守护者提尔的关系是什么?
答:很久之前,在后来被我们叫做东部王国的大陆上,一小群生物正在凭借他们的父母将他们流放到这片陌生海滩时候留下的少量供给艰难求生。这些生物就是后来的人类。他们偶尔会生起一堆火焰,试图阅读记载了古代文明和英雄传说的卷轴。其中一张卷轴讲述了一位伟大的领袖,他是秩序和公正的典范,而且曾经被恐怖的邪恶斩掉了右手。虽然,战斗结束以后他可以用自己的能量修复手臂,但他还是选择了用纯银铸造的手来代替。于是,这位英雄的秩序和公正使得他的每一个追随者都深受感动。这位深藏在久远记忆之中的英雄,他的名字就是提尔。
问:那么,提尔发生什么事了?
答:当冒险者最终攻下了被优格萨隆的腐化的泰坦之城奥杜尔时,守护者提尔并不在那里。如果现在有人知道提尔在哪的话,他或她也不会说的。
问:Mimir 和Mimiron 是一个人吗?还是亲戚?
答:同一个人。只有他最亲密的朋友可以叫他Mimir 。
问:Tiffin Wrynn's 有什么关于家庭和国别之类的背景故事吗?我很好奇这场婚姻建立了怎样的联系?
答:我简单的说些,不然这话题写出来能长达好几页。Tiffin Wrynn's 本名Tiffin Ellerian ,出身于是暴风王国的一个贵族家庭,在西部荒野有一座房子和一小片封地。她嫁给瓦里安·乌瑞恩是在出生之前就决定了的,这将能让她的家族在暴风王国贵族议院拥有一席之地。他们之间本来并不互相喜欢,但最后他们彼此难以分离。Tiffin 帮瓦里安控制她的坏脾气并教他学习经济,而瓦里安教Tiffin 政治和社会礼仪。Tiffin 作为皇后而闻名,并且她也支持把钱付给石匠协会。在石匠协会的叛乱中,她的突然逝世是瓦里安、安度因王子,以及暴风城人民的损失。
问:能不能解释下为什么海加尔山的森林之灵对部落是友好的?部落在灰谷搞了那么多破坏。
答:在CTM的初期,远古和森林之灵意识到塞纳里奥和联盟联合的力量仍然不足以对抗死亡之翼、暮光之锤和释放的元素生物。虽然这些远古和森林之灵对此很痛恨,但他们意识到他们需要部落的援助。
问:麦迪安在CTM中有戏份么?
答:麦迪安不会出现在CTM中,他被其他一些事缠住了。

时间:2011.6.24

答:诺森德的LOA,不是仅仅因为没肉体而死,还有原因是魔精被抽了太多,只能回到翡翠梦境暂时休息一阵,。
Q:当血精灵听到那些古老的精灵贵族回归夜精灵社会时,他们会有怎样的反应?
A:因为当初就是精灵贵族滥用奥术魔法才会导致上古之战,进而造成他们被放逐,后来成为血精灵的这些人听到卡多雷再次接受精灵贵族之后极度震怒。不过再次看到那些夜精灵法师菜鸟的许多错误后,血精灵们对卡多雷会再捅出什么问题开始感到不安。另外有件事则是一些辛多雷的人成功的找出经验不足的卡多雷法师的魔法漏洞来击溃联盟军队,详情请见艾萨拉的部落任务"琥珀风的日志"。
Q:为何血精灵依旧保持着绿眼睛?
A:恶魔能量的腐化需要长久的时间才能消除,这就是为何大部份的兽人还是在杀死曼诺洛斯之后依旧保持着绿色的原因。
Q:辛萨莉亚/赛斯特拉是如何在小说"巨龙之夜"内活了下来?
A:告诉你们,她并没有活下来。当玩家在暮光堡垒中对上她的时候,他仅仅只是个空壳子,被死亡之翼的上古之神主人将她四分五裂的尸块缝合并复活成不死生物。
Q:石龙与风龙的起源是什么?
A:布莱恩‧铜须最近发现一些证据,并且被来自在地深之源的冒险者的报告所证实:元龙与五色龙族都是从石龙与风龙等的元素龙所演化而成。许多在地深之源、天空之墙、火源之界以及深渊之喉的居民们对这件事并不清楚,因为当初这些元素位面被创造出来时,大部份这些元素生物们都不是存在于当下的。
Q:在现在四个元素王之前,还有没有其他的元素王?
A:从以前就到现在,拉格纳罗斯、奥拉基尔、瑟拉赞恩、耐普图隆都一直是艾泽拉斯的元素首领,因此对于火元素和风元素来说,他们的元素王的死亡会对自己有什么特别的意义目前是未知,不过可以肯定一定不是好事。
Q:为何科瓦迪尔在死的时候会变成海草?
A:科瓦迪尔都是住在深海内,那是一个如果没有靠他们的特殊法术(织雾魔法)来抵抗水压就会被压垮的地方。尽管他们在活着的时候看似有血肉,但是他们的死会导致这个法术的能量溃散,造成科瓦迪尔在迷雾之中被分解掉。最后只会仅存组成他们身体​​的海中之物,以及大家最关心的宝物。
Q:为何侏儒突然间对圣光有兴趣了?
A:侏儒们自从加入联盟就对圣光有兴趣了,不过他们太过专注在科技研发以及稍后的夺回诺姆瑞根作战,因此研究圣光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那么迫切必要,更何况还有铁炉堡的矮人牧师与圣骑士可以作为他们与圣光之间的联系管道。现在,地精们已经夺回诺姆瑞根的部份地区,并且开始在铁炉堡外重建自己的家园与文化,他们意识到自己也应该也开始追求圣光。另外,他们为了研究出新方法来净化被辐射污染的同胞,开始将以圣光为基准的科技发扬光大了。
Q:蛮锤矮人们曾经住在一个叫做诺瑟隆的地区,这个有出现在游戏中吗?
A:在大灾变之前,暮光高地的最北端就是叫做诺瑟隆。大灾变导致的剧烈气候变化让诺瑟隆有名的冰雪峭壁融化,还有暮光之锤以及一个叫做伊索拉斯的怪物的入侵都导致诺瑟隆地区以及住在这里的独立矮人们消失,我们现在依旧能够在暮光高地的北海岸发现一些废墟。好险,此地蛮锤矮人们的信仰中心城镇:柯特海文并未受到破坏。
Q:艾露恩是纳鲁吗?
A:最近一阵子,维伦有去暗夜精灵的首都达纳苏斯拜访过。他表示根据卡多雷对艾露恩的描述,以及这位女神展现神力的方式,全都跟他过去相处的强力纳鲁相合。于是维伦开始提供自己的建议,告诉暗夜精灵们该如何跟强力的纳鲁做沟通。不过泰兰德对维伦的观点表达感谢,然后亲切的请求对方不要在达纳苏斯以及月神的牧师前发表这种外来者的言论。
Q:魔兽的那些桌游RPG设定集的内容算不算正史?
A:这些设定集都不是正史,而是当初为了提供玩家玩桌游角色扮演有更多更好的游玩体验。制作桌游的公司有从暴风雪取得许多的内容和协助,所以有时候这些桌游RPG设定集的内容会用在游戏或是官方正史。但是在我们正式公告前,所有还未确认的设定集内容都不能算正史资料。
Q:谁谁谁在哪里? (谁谁谁= 卡莉亚‧米奈希尔、图拉扬、奥蕾莉亚‧风行者、梅丹、加里维克斯等等)
A:在整个魔兽的世界中,看起来好像有一些失踪的角色,不过他们并没有被忘记!虽然我们很想要告诉你们他们的去向,但是这会泄漏太多未来的重要剧情,甚至是浩劫与重生接下来要改版的内容等等。当我们确定时机合适之后,你们一定会得到他们的消息!
Q:为何没有其他的考古学分支,如牛人、其拉虫人、无面者、熊怪、鱼人等等?
A:这比较偏向游戏设计的问题,而不是剧情背景的问题。不过既然问了,那么我们就必须指出:不能因为一个种族现在没有考古学分支就以为他们没有古代的文物,而且这也不代表他们不会被考虑成未来新增可以让玩家考古的种族。
Q:我们在游戏中见过真正的泰坦了吗?
A:还没,那些全部都是他们的造物。
Q:暗夜精灵跟巨魔到底有没有关联?
A:请参见官方杂志第五集。
Q:翡翠梦境的那些远古半神与食人妖信仰的loa神灵有关系吗?
A:很多人听到前来月光林地拜访的食人妖德鲁伊称呼幽光为他们的loa神灵,​​这些食人妖德鲁伊甚至也称呼狼神戈德林、飞鸟女神艾维娜以及其他回归的半神为loa神灵。夜精灵和牛人们试图说服这些食人妖用更正确的德鲁伊体系的名称来称呼祂们,但这些食人妖还是坚持他们自己的方式。
Q:如果食人妖可以重生他们的四肢,那为何祖尔金的手臂长不会来?
A:在很多的情况下,食人妖伤口痊愈的速度让他们成为了可怕的敌人。而当食人妖的部族与loa神灵达到和谐平衡时,祂们就可以再生手指或是脚趾。在许多食人妖的传说故事中,受到loa神灵所特别祝福的食人妖将具有非凡的再生能力,例如重生自己的四肢甚至是重要的身体器官:在"虚空"Vula'jin的故事中,他曾经站在暗影烈焰中,后来又几乎整个身体都能够重生回来。不过loa神灵既可以祝福,祂们也能够诅咒。食人妖小孩都被告知那些被loa神灵诅咒的人将连最轻微的伤口都无法治疗,也因此奠定了他们从小对loa神灵的敬畏心。
Q:在泰坦到达艾泽拉斯前,有哪些种族已经存在?
A:在泰坦前来镇压上古之神这个事件前,目前文件中有记载的智能种族除了元素之外,只有食人妖、无面者、亚基虫族。而因为上古之神与泰坦之间的大战,以及战后对整个世界遂造成的损害,导致其他可能存在的只能种族的相关痕迹都消失了。
Q:住在奥丹姆的托维尔一族有没有与他们的外界有任何接触?
A:尽管在大灾变之前,将整个奥丹姆隐藏起来的装置是完美无瑕的,但是托维尔内部还是对外界发生的大事多少有一定的了解,因为他们可以透过一些奥丹姆的装置来跟奥度亚、奥达曼等地区保持通讯。例如奥丹姆的起源大厅就是"观察者"艾尔加隆来到奥度亚之后计划要远端启动的系统,不过玩家们在达拉然发射Alpha安全讯号之后,就阻止了整个系统的自动启动装置。
Q:一个被困在符文魔剑霜之哀伤内的灵魂跑出来说"永远都要有个巫妖王"似乎引发许多阴谋论的猜测,所以这里真的是有鬼吗?
A:为了避免你们继续有这种阴谋论的猜测,我们这里要严肃的回:答:绝对没有这回事。乌瑟和泰瑞纳斯的灵魂都知道天谴军会在没有人控制的情况下在这个世界大肆破坏,这也意味着阿萨斯和耐祖奥都没有在担任巫妖王的时候出动所有天谴军的全部军力。至于为何他们不这么做,这个就留给你们自己去猜了。
Q:在希瓦纳斯最近做出的这些行为之后,银白十字军跟被遗忘者之间的关系是如何?
A:尽管银白十字军的成员依旧相信加入他们对抗天谴军的被遗忘者英雄们,但希瓦纳斯在阿萨斯死之后的行为确实让十字军感到不安。他们和黯刃骑士团的一些成员现在已经在监视着希瓦纳斯与被遗忘者了,他们注意到她与巫妖王有越来越多的相同之处。
Q:被遗忘者都没有港口还是码头,他们是怎么制造船的?
A:被遗忘者都是从海底捞起沉船再拼凑起来的,而这些沉船很多都是过去罗德隆王国的海军。
Q:不死生物使用或被圣光的力量治疗时,会不会也受到实际伤害?还是单纯就只是疼痛(在法术的作用之外)?
A:他们用任何方式引导圣光或是接受圣光的力量时,只会感到疼痛。被遗忘者中信仰圣光的牧师并不会因为长久与圣光接触就解体会是爆炸,虽然搞不好他们希望会发生这种事…
Q:对于经常正向接触圣光的不死生物,会不会产生一些长期的副作用?
A:很难解释,毕竟在第三次大战前没有记载不死生物使用圣光的力量过。不过,一些报告指出有被遗忘者感觉到自己迟钝已久的触觉和嗅觉等知觉正在慢慢恢复,同时更多在不死生物少见的热烈感情波动也出现了。不过不幸的是,这可能会导致被遗忘者的牧师想要自尽,因为他们开始能够闻到自己的腐肉臭味、口中与喉咙的腐败味、以及在身体内蠕动的蛆虫们。
Q:为何喝下狼人之血的人类不会被变成被遗忘者?
A:因为华尔琪复活不死族的能力比巫妖王还差,还有狼人诅咒的干扰会让他们复活成不死族的难度比正常人类高上许多,因为狼人诅咒是源自翡翠梦境的狼神戈德林以及月亮女神伊露恩的神圣之力。此外,喝下在塔尔多伦大树下所进行的仪式之水的人会对被复活成不死族的法术有更强的抵抗力,因为那是一种可以用来平衡人性与狼人诅咒的特别魔法仪式。
Q:血精灵死亡骑士会不会有他们原来种族的魔法瘾?
A:没有,不过他们有新的瘾头,而且这是所有黯刃骑士团都有的问题,比魔法瘾还更糟糕的问题:想要对他人施加苦痛的成瘾性。如果死亡骑士们不经常对别的生物施加痛苦,他们就会开始感到一种想要让自己变得丧心病狂、嗜血的剧痛,这比单纯渴求奥术能量的魔法瘾还要糟糕许多。
Q:血精灵破法者们现在怎样了?
A:他们打从一开始就人数不多,而且这支厉害的部队自从他们在奎尔达纳斯之岛的总部被凯尔萨斯与燃烧军团肆虐过之后就人数更少了。又破法者在凯尔萨斯背叛之后就被血精灵政府禁止继续招兵,这些仅存的小队变成了上个世代的遗产。

时间:2011.10.23

Q:吉尔尼斯的任务线结束时,有非常强烈的感觉,我们会再回来的。之前曾经给过我这种感觉的区域就是海加尔山,而且我们确实也实现了。那时光之穴再开个本?
A:穿越回吉尔尼斯可能很酷,但短期内不会实现,虽然我们都很喜欢。这个地区有自己独具特色的剧情故事,整合到目前的世界灾变中有点困难。
Q:资料片中你没有提到一张专门的世界PvP地图,难道说整个MoP都属于世界PvP范围?
A:部落和联盟在潘达利亚的交战将会随着版本更新而越来越剧烈,所以我们正在积极开发中。
Q:阿尔萨斯的尸体怎么样了?伊利丹的尸体又怎么样了?还有凯尔萨斯的呢?
A:我们很可能将伊利丹带回来,不过凯尔萨斯没可能了,因为他已经有一次“归来”了。至于阿尔萨斯的尸体在哪我们也不知道。
Q:熊猫人为何有内斗?
A:因为某些难以说清楚的原因,在巨龟岛上住的熊猫人和大陆隔离了很久(真内涵),文化都有些差别了。他们就是你们将要控制扮演的角色,他们向往周游世界各地。你们从1-10级新手区开始,到85-90级时已经是资深熊猫了,同联盟和部落并肩战斗。

当熊猫人在路上相遇他们更会打招呼、一起喝酒,而不是相互发怒。因为生气仇恨等消极情绪会变成“煞”。熊猫人打架是为了达成一致结束分歧,完事之后他会请你喝一杯。

Q:你写了《血与荣耀》这本书,那你将来还有计划写些东西吗?
A:写作让我感觉紧张和刺激,但这不同于我们为游戏而编写剧情。或许有一天我会再出本书。
Q:这个问题是关于洛丹伦的,我想知道阿尔萨斯的姐姐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样了?
A:我们正在考虑这件事。说实话我们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计划,但确实经常谈到她。RPG书上有一些相关剧情,但不在目前的计划范围之内。说到这我想,现场观众有多少是RP爱好者?

我们曾说过RPG系列书籍不具有官方权威性,但这里面确实有一些极棒的故事,所以我想说虽然它们整体上属于非官方性质,但我们会适当地取其精华。例如海军上将普罗德摩尔有个精灵血统的私生子这种奇葩剧情,肯定就不会被纳入游戏。

Q:像克拉苏斯、卡德加,特别是罗宁这些与黑龙军团有紧密关联的角色,大灾变都没看见他们?
A:很多时候我们在小说里已经有的故事剧情,感觉它们应该在游戏里继续,但我们最终决定不将它们放入游戏内,因为让每一个人物都参与主线剧情非常困难。
Q:米奈希尔王冠怎么样了?或者说我们要去哪里找?
A:泰瑞纳斯的王冠?橙色品质,直接Loot!
Q:泰兰德是一个强力党,但最近几乎什么事都没做,为什么?
A:萨尔占据了几乎整部资料片,但在这之前我们跟他也没啥互动。泰兰德同样如此,我们还没开始搞她呢。我们不打算让她变成个弱女子,当我们开始设计她的剧情时她将会来个大转变。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也将会有同样的待遇。萨尔的任务还没完,艾泽拉斯第一猛男版的萨尔即将登场!

Q:刚刚说熊猫人不能有仇恨的情绪,那他们如何会成为术士,却没有德鲁伊?!
A:如果这是真的,我确实不太喜欢。我的意见经常被游戏设计组这帮白痴否决……如果他们真的有术士,只能说他们没有真正的仇恨。
Q:为什么熊猫人不能搞德鲁伊?“熊”都不能变熊?
A:周一上午我们得把设计组这帮吃白饭的爆菊花。呃,天崩地裂那时潘达利亚并不在这里,所以我猜塞纳留斯就没法传授给他们。不过我仍然认为德鲁伊有戏,剧情随时有变哦。
Q:巨龙之魂副本和小说的剧情有很多冲突,点解啊?
A:等着,看我出马。
Q:WLK的相关小说提到了阿尔萨斯的母亲,但找不到任何相关背景剧情。难道因为他有恋母情节所以没杀她?(泰瑞纳斯一脸内牛)
A:我们根本没想过她的剧情,所以就没她什么事了。在我的印象中,如果魔兽争霸3那时,洛丹伦沦陷之前她就死了最好不过。阿尔萨斯弑父这一幕非常震撼,我觉得如果他继续四处杀人就没意思了。

……或者你杀了她之后捡到一个橙色王冠!

Q:可以假设他先杀了娘再去找爹地吗?
A:刚说完……还是说点有价值的吧。
Q:我刚读完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短篇故事,霜之哀伤碎片去哪了?
A:那篇东西里没有说,我不认为我们需要把详细情况写下来。可能有些非常精明的人把它们捡走了,带到安全的地方,我想也许有一天搞个恶作剧,一帮人试图重铸它,目前我只能说这么多,你懂的……
Q:我的问题是关于阿加隆的,他就像一个处在中年危机的男人,看起来很迷惑我们为何脱离了泰坦的计划。然后他决定每周花点时间观察我们。他现在忙着干嘛呐?会不会有他的同伙来看望他?
A:不清楚,没有这方面的具体剧情,我们可能在将来会打造这方面的故事。真是个好问题……呃……整个泰坦的故事线……泰坦是什么,他们在宇宙中干什么。他们还在吗?如果世界变得更糟了他们有什么应对计划?泰坦故事线贯穿魔兽,需要花大量时间来制作,将来两部资料片都不会跟泰坦有关。他们从异域而来,现在还不确定该如何把他们放入剧情。我喜欢WLK和Cata的处理方式,我再重复一遍,告诉你们我最爱的是TBC,天空中是破碎的星球,环绕着无尽的虚无……但是社区论坛的人说他们要杀各种怪物,而不是做白日梦……

但心里有个声音指引着我去探索宇宙。泰坦还在那里活动吗?燃烧军团还在吗?我还想去阿古斯看看。如果你看见一台闪光的德莱尼飞船,oh damn,看错了,原来是星灵神族……这只是感觉问题,我们还会和这个游戏一起很久。让我来问问你们,有谁曾经坐过宇宙飞船?

(群众起哄)这就是关于艾泽拉斯的宇宙独一无二的东西,这也是我们为何聚集于此的原因。

Q:你们计划怎么解决被遗忘者在部落中的尴尬地位?
A:我们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将来会更深入地研究部落内部矛盾。
Q:我爱巨魔!他们好牛逼!我认为他们是WoW创造的最好的种族。你们曾向我们夸下海口,说巨魔很伟大很好玩。但我们能看到“巨魔帝国归来”吗?
A:(Chris看起来刚刚想到了一个馊主意)如果巨魔各部族能够团结,称霸世界不是梦!我们在MoP中继续设计了巨魔的故事线,赞达拉巨魔很可能要登场了。他们都疯了,还想着第X次崛起。恐怕他们正在被某些邪恶的东西影响着……
Q:我喜欢魔兽中的严肃剧情,搞笑元素太多就没效果了。MoP是否全是搞笑的内容?我们还能看到战争和黑暗剧情吗?
A:你还没见识到资料片呢,他们可是有着15000多年的历史。我们创造了丰富的剧情,他们绝不是搞笑的种族。我们认为他们是一流的斗士,他们热爱生命,玩耍工作打斗和睡觉都很投入。现在可不是愚人节,我不是开玩笑的。熊猫人漂亮的艺术水平有着长远的历史,他们不是笑话,也不是傻帽,只是态度比较轻松随意。联盟和部落的战争中将会有他们的戏份。
Q:我读了《毁天灭地》和贝恩·血蹄的短篇故事,看起来他正在向日行者转职?
A:这可以从很多方面看。日行者这东西,刚推出来时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感觉不伦不类。日行者的新手任务就是为了让玩家了解他们,认同他们,任务设计组干得非常漂亮。但我不认为这适合一名牛头人领袖,我希望看到贝恩和凯恩只是普通的牛头人,我不喜欢把他们搞成日行者。目前我们没有关于贝恩的确切计划。
Q:我们能否在游戏中看到更多的小说事件?
A:Patch 4.3将有不少大事要发生,非常重要,它将终结一段漫长的剧情。想要让书籍和WoW同步发行不太现实,所以我们才要进行剧情答疑。但我们仍然尽力让出版的书籍都能配合当前的游戏剧情。不是每个人都想阅读小说和漫画,他们更希望这些内容能整合在游戏里。如果小说里发生了什么大事而游戏中却没有,玩家会觉得我们在忽悠他们买书,所以重要内容要优先保证出现在游戏里。

小说提供的内容更详细,我们读书是为了获取那些游戏里没有的背景故事。

Q:我玩联盟已经有7年了(群众起哄),你们设计了一段非常棒的部落剧情,真的,但是看看瓦里安,他就是一个无聊的一维形象。难道联盟就不能猛一点?
A:你看,我刚推出萨尔的故事时,我非常喜欢这个角色,但我从来都没把他的问题上升到部落的高度。我可能有点偏见。现在我们要讨论的是:我不清楚将会有什么装备,我们在尝试5.0时把瓦里安打造成一个强力人物,将会有一条非常棒的任务线和他相关。你将成为他的跟班,帮助瓦里安成为伟人,并且所有联盟种族都会尊他为王,成就霸业。

联盟现在需要一个王者,把众人凝聚起来。我们在MoP中会这么做,这是之前联盟一直缺乏的。我们也将深入探讨他和安度因的复杂关系,在Christie Golden写《毁天灭地》之前我们根本没有关于安度因的任何计划!感谢Christie把安度因打造成了如此重要的一名角色。

我们为这个男孩准备了很多剧本,你们等着看吧。

Q:瓦格里复活希尔瓦娜斯有什么条件吗?
A:她有九个瓦格里,目前已经用掉了五个,所以只剩下四个了。
Q:我把我的存档带来给你看。我在1个服务器上有10个85级部落角色,全职业制霸。我虽是部落死忠,但我非常喜欢提里奥,因为他的正义感。现在是我的问题,耐普图隆在潮汐王座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能知道他和厄祖玛特的事情吗?
A:可能我们就让这件事沉入海底了。我没有什么好的答案,潮汐王座发生了啥事?问潮汐王座去吧……
Q:新巫妖王曾经是一位伟大人物,但自从他登基以来什么都没为天灾做过,为什么?
A:天灾军团和诅咒神教是相互独立的存在(指现在瘟疫之地活动的亡灵不是巫妖王控制的)。现在时间线很混乱,如果我们做游戏能像写书那样就好了,其实天灾已经转入休眠期,情况不会比过去更糟糕。毫无疑问任务现在仍然存在于游戏中,我们现在无法马上修正它。另外,霜之哀伤碎片已经被某牛人捡走了。(这一点重复两次,必定有戏)
Q:在古达克副本,有一个遍布石头守卫的区域,如果从上面看你会发现一条巨大的蛇尾巴,这里没有相关剧情……Chris Metzen可能会说“走进去看看”,所以我专门带了截图过来。

(Chris Metzen看着蛇尾巴)

Dave:嘿,这小子要给你看他的小蛇,man!

A:这可不是我说的正在控制巨魔的东西,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秘密。萨尔正准备甩掉阿格拉去跟吉安娜约会……好吧,认真点,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鸟东西,不过真的好吓人!有时候我们会把一些可怕的东西放进游戏,我们没时间一一解释它们。欢迎一起来开发游戏,简单说来其实就是把XX放进XX。
Q:如果熊猫人加入了两方阵营,他们的首领怎么办?可以找Jack Black来给他配音吗?
A:他们不像其他阵营,没有统一的首领,由各派系代表组成的议会领导。配音肯定不会是Jack Black,这可不是《功夫熊猫》。我们本想在TBC中把熊猫人给联盟,但感觉不是很适合。还好当初没有采用,我们又花了很长时间来重做,现在看到的熊猫人多酷啊。

时间:2012.2.23

Q: 在岩石大厅副本中,泰坦的电脑曾经提到过一些关于血肉诅咒的信息。这些信息似乎暗示泰坦至少降临过艾泽拉斯二次,而且第一次降临时比上古之神还要来得早。但是游戏中其它地方的文本却都暗示上古之神相较泰坦更早来到这个星球。究竟哪种说法是真的呢?
A:泰坦相关的台词一直都处理得非常模糊,甚至可能有误导性。至于真相为何,可能他们觉得现在还不是揭晓的时候……
Q: 在《燃烧的远征》中,愤怒之心和灵魂之歌已经回到了维伦手上,那么其它5块阿塔玛水晶下落如何呢?有计划进一步挖掘它们背后的故事吗?
A:没有计划在《熊猫人之谜》中延续这一故事。如果将来有一天会重制外域,我们可能会进一步接触这话题。
Q: 入侵贫瘠之地的联盟军队穿的似乎是塞拉摩战袍。是吉安娜下的命令吗?而且这一时间远在即将到来的塞拉摩事件之前,他们究竟是出于何种理由攻击奥格瑞玛的呢?似乎联盟与部落在《大地的裂变》资料片中就已经陷入了全面战争中。
A:由于加尔鲁什想要毁灭暗夜精灵,并将整个卡利姆多纳入部落版图。因此在《大地的裂变》中,塞拉摩的人类派出军队试图在他们的港口与暗夜精灵的领地之间建立起军事路线。不过结果并不尽如他们的预期。
Q: 在《大地的裂变》结局时,守护巨龙全部变成了凡人。但他们是否仍然是强大的巨龙,只是失去了泰坦的祝福?
A:是的。举例来说,青铜龙依然可以穿越时间,但他们不再能控制时间流。蓝龙一族依然是强大的法师,但不再掌控艾泽拉斯的魔法。因此未来成为了凡人的时代,他们需要自行去维护那些原本由守护巨龙们控制的领域。

时间:2012.9.6

Q1 - 拉希恩声称他是最后一只黑龙,这叫外域的萨贝里安等黑龙众和灵翼龙情何以堪?难道拉希恩已经把他们做掉了或者根本就没打算把他们算在内?
A1 - 拉希恩声称的是“据我所知,我是最后一只黑龙。”但是拉希恩并非全知全能,他并不知道黑暗之门另一侧还有其他龙比如比如他的兄长萨贝里安和灵翼龙族。而且艾泽拉斯的其他黑龙也有可能设法躲过拉希恩的侦测。
Q2 - 阿莱克斯塔萨说龙族的伟大使命已经完成。然而泰坦祝福龙族并非只为了组织死亡之翼的二次灾难。阿曼苏尔赐予诺兹多姆控制时间的力量,所以阿曼苏尔很可能预料到了死亡之翼的腐化。但是这无法解释为啥龙族会“收工走人”,尤其是在还有其他威胁的情况下(比如恩佐斯,燃烧军团什么的),你们是不是又打脸改设定了?
A2 - 万神殿之首阿曼苏尔预见过古神有一天会引发毁灭生灵的灾难。他和另一些泰坦祝福了五大龙族以避免这一灾难——暮光审判,虽然他们会在任何灾难出现的时候帮上一把。尽管阿曼苏尔法力无边,但他也绝非全能——他和其他泰坦,以及龙族都没有料到大地守护者会沦为古神的走卒与灾难的使者。上古之战奈萨里奥背叛之后,诺兹多姆预见了另一个未来,他们的兄弟将会成为暮光审判的先驱者。泰坦赐福于五大龙族以避免这场灾难,然而策反其中之一使得古神相信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
Q3 - 为啥没见山岭巨人,精灵龙和奇美拉还有古树之类的WAR3兵种(比如风之古树,奇迹古树还有生命古树)来帮助暗夜精灵?
A3 - 这些森林生物显然不在军事体制内。比如山岭巨人仅为泰坦效命,而精灵龙和奇美拉只是与翡翠梦境和诺达希尔有联系的智慧生物而已。他们站在暗夜精灵这边不仅是因为个体意识,也是因为暗夜精灵是当地对抗燃烧军团最大的势力。没有重大威胁的时候,山岭巨人、精灵龙和奇美拉很少为凡人而战。至于古树则在三战中伤亡惨重,许多(尤其是数量稀少)的古树种回到森林以修养生息。
Q4 - 一些牧师的技能(尤其是暗牧的)含有严重的虐心倾向,比如“心灵尖刺”和“精神恐慌”,这有什么来头么?难道是暗示牧师懂得心灵感应?
A4 - 圣光通常被认为能带来正面情绪——希望,勇气,慰藉——如此这般。暗牧技能仅仅是反过来,它能带来绝望,怀疑,恐慌等。文艺地说,圣光产生感觉由心而来,暗影产生的感觉则产生自求生意识,从而影响“心灵”。即便如此,牧师和他们的技能并非都与心灵相关。
Q5 - 大灾变发生后,元素领主们除了塞拉赞恩之外都被击杀或俘虏。失去元素领主的元素位面会产生何种行政变动?
A5 - 元素位面求精着许多元素,然而只有最强大的元素能有与文明物种相匹配的智力。多数被囚禁的元素在大灾变中都被暮光之锤和古所驱使,并且多数都死了。所以重建能威胁艾泽拉斯的元素大军任重道远。况且,多数残余元素也只有兽性,并无统治意识之类的想法。较为特别的是火源之地,海加尔复仇者看守者仅存的传送门,以确保再也不会出现新的火焰领主。
Q6 - 提瑞斯法下面有古神吗?
A6 - 没。只是有一些很让人不安的东西,但绝非古神。另不建议开掘。
Q7 - 艾露恩是啥?与其他生物(比如纳鲁泰坦LOA,元素安舍如此这般)有联系吗?
A7 - 见第二轮问答最后一问。维纶为纳鲁做了N年的先知,他应该不会不经过大脑和干货就发表意见。

引:第二轮开发者问答最后一问

艾露恩是纳鲁吗?

A:维纶近期访问了达纳苏斯,期间他将卡多雷口中的艾露恩做出了另一种解读,如艾露恩在发威的方式上与纳鲁相似云云。正当维纶试图提供与纳鲁交流的意见时泰兰德礼貌地答谢了他并拒绝维纶在达纳苏斯或者艾露恩教区散布此种异端邪说。
Q8 - 为啥一些联盟士兵被被遗忘者拉起来后立刻就叛变革命了?为啥另一些宁死不屈?他们被心控了吗?如果是,那又是谁心控的?希尔瓦纳斯还是瓦格雷?这和被遗忘者的特色“自由意志”“反抗巫妖王”是不是冲突了?
A8 - 自由意志是被遗忘者文化的基石,无论善良与邪恶。然而一些亡灵,尤其是战死或处于极度压力之下并被复生的亡灵则处于暴力且狂热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的亡灵很容易被操纵,他们的怒火也常常施放在施术者的敌人身上。效果淡化之后,他们也会面临与其他被遗忘者相同的抉择:效忠黑暗女王,或者回到墓地。
Q9 - 死亡骑士某任务中,狼人DK可以从哈尔福特领主口中得知他们称为DK之前效忠阿鲁高。但是他们是如何在没有服用解药的情况下保持人性和智慧的?
A9 - 玩家在任务中被迫侍奉巫妖王,脑中充满巫妖王的意志。未在塔多伦(吉尔尼斯黑森林的橡树)接受净化仪式的狼人处于野性与人性的挣扎中。无一例外,诅咒下的狼人仅仅比野兽好那么一点点。被巫妖王控制之后,诅咒被巫妖王的力量驱散,留下理性的人性,以侍奉天灾军团。巫妖王的意志消失之后(即圣光之愿礼拜堂事件之后),狼人DK留下的就只有人性了。于此类似,被遗忘者们也发现阿鲁高得到了能让狼人仆从保有一部分人性的魔法,这些狼人中就包括哈尔福特。这种魔法的起源无从得知,阿鲁高也带着这些秘密一同进了坟墓。
Q10 - 卡兹莫丹的王位是如何落入铜须家族之手的?安威玛尔家族还没绝后吧?这是不是三锤之战的起因之一?铜须家族是不是篡位了?
A10 - 莫迪姆斯·安威玛尔死后,家族的血脉逐渐稀疏,正如当下只有萨尔格斯和夏尔玛(Hjalmar Anvilmar)两位后人的境遇一般。莫迪姆斯在位时,在缓和三大家族矛盾的事业上做出了伟大的贡献(虽然表相之下依然剑拔弩张)。莫迪姆斯驾崩,他的长子加冕之前,三大家族发生了内战。是谁挑起的无从得知——铜须和蛮锤说是黑铁干的,而黑铁指责蛮锤——一切可以考证的,只有铜须矮人凭借人数和装备取胜。玛多兰·铜须称为了破碎的铁炉堡王国的统治者。鉴于与安威玛尔家族的关系,他为这位前亲王和他的子嗣提供了铁炉堡议会的永久席位以稳时局。
Q11 - 加大帅有啥背景么?他从哪儿来,为谁效命?他对非人类种族的仇恨有什么来头么?
A11 - 大元帅奥斯玛尔·加里瑟斯是临近奎尔萨拉斯边境某处(后来此处被称为东瘟疫之地)一位男爵的独子。时值二战,他的父亲统治黑木湖边的黑木镇之时,加里瑟斯参军并成为了一名骑士。在这里,他亲眼目睹了保卫奎尔萨拉斯对抗兽人的战斗。然而在他驻守在奎尔萨拉斯时,一伙兽人从大部队中脱离,并烧毁了他的家乡,屠戮了英勇抵抗的卫队和他的父老乡亲。奥斯玛尔的的家人战死。他把责任归咎于精灵,认为精灵把本该保卫人类的联盟部队转移走了。父亲死后,加里瑟斯升职并继续为洛丹伦军队服役。天灾降临时,他获得了大元帅军衔,也是当地活着的、军衔最高的军官。这不仅仅是因为他自身的能力,也是因为他父亲的声望。由于与外界失去联系,加里瑟斯聚集了一部征召的志愿者和民兵,并给他们下达了他心中的联盟本该执行的任务:人类的延续高于一切。尽管加里瑟斯个性重重,其他国家依然把他当作洛丹伦政府仅存的势力和当地最强大的军阀。因此,周边非人类国家(比如铁炉堡和奎尔萨拉斯)纷纷向其送去援兵。
Q12 - 吉尔尼斯德鲁伊教和丰收女巫背后有什么故事呢?是当地人自发的活动吗还是在卡利姆多被发现之前从暗夜精灵那里学会的呢?
A12 - 人类文明早期,很多人类部族崇拜原始信仰并使用自然魔法。然而一些学派的兴起(如圣光和高等精灵引进的奥术等)很快取代了这种传统。吉尔尼斯相对孤立,在现代依然保有着这些元始的文化。吉尔尼斯人口中的“旧学说”教派的领袖逐渐成为了“丰收女巫”,他们使用自然魔法改善庄稼的收成。由于丰收女巫的这种存在,当得知有暗夜精灵德鲁伊时(消息可能倒过三四次手),吉尔尼斯人对他们和他们的教义着迷,很多人已经开始将丰收女巫当成德鲁伊(即便实际上吉尔尼斯人对德鲁伊的概念还不清楚)。丰收女巫对自然的掌控能力有限,尤其是植物的生长。他们的能力与一些低级德鲁伊法术恰巧相似。受到狼人诅咒的丰收女巫(诅咒自身也是德鲁伊法术)发现了能力的增长。与暗夜精灵首次见面后,这些丰收女巫得到了进入塞纳里奥议会学习和锻炼的邀请。
Q13 - 冰封王座里,马维提到暗夜精灵在过去消灭了多个种族。这是在吹牛还是确有其事?
A13 - 马维虽然不是艾泽拉斯处事最稳妥的人,但她也确实懂得恐吓敌人的意义。暗夜精灵从未消灭哪一物种,然而暗夜确实用过粗暴有效的方式来毁灭敌人的文明,比如萨特之战完全消灭了敌人核心领导班子的迹象,使得萨特现在只能小股聚居而生。
Q14 - 血精灵的魔能瞳色为何如此广泛?大百科说罗曼斯只教了艾泽拉斯的血精灵如何抽取奥术,因为多数民众听说凯尔与伊利丹做出交易后可能会感到恐慌的情况下。
A14 - 血精灵的瞳色实际上就像兽人的绿皮:用多了魔能就会变绿。你也可能会说还有虔诚的牧师和远行者,但是:如果你是高等精灵,并且去过三战后的奎尔萨拉斯和外域,你就已经浑身魔能了,然后你就绿了,正如兽人肤色一般。这种效果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消退。这里的魔能和辐射类似,魔能会渗透进区域中的万物。魔能源头附近的物体会呈现腐化状态,而高等精灵和兽人体现在瞳色和皮肤则是一种巧合。
Q15 - 塞纳留斯怎么看部落?鉴于塞纳留斯头一回见兽人就被攻击,而且还被酋长的老爹杀了一回,但是塞纳留斯和他的盟友在海加尔山见了部落却如此友好。
A15 - 尽管不再有术士,萨尔的部落依然盖着燃烧军团的章,直到格罗姆干掉了马诺洛斯。塞纳留斯这种与自然合拍的生物能感受到任何轻微的腐化,比如把灰谷的兽人当成燃烧军团的探子。讽刺的是,正是这种推断使战歌氏族回到了马诺洛斯手下重建了与魔能的联系。塞纳留斯魂归翡翠梦境,并感受海加尔山每一场战斗。他看见了与人类、暗夜精灵并肩作战保卫海加尔山的兽人,并由之产生钦佩之情。他看见他们即便受魔能污染,依然联手对抗燃烧军团的兽人(尤其是格罗姆干掉旧日主子取胜)。所以塞纳留斯和兽人再次在海加尔山联手并保卫世界之树时,塞纳留斯把兽人当成了他的盟友。
Q16 - 塔纳利斯的废土强盗和奥丹姆的游牧民族是当地人还是三战的时候跑过来的?如果是后者,为何他们在WAR3到WOW这么短时间内产生了如此大的文化差异?
A16 - 卡利姆多被东部王国的人发现之后的一段时间,有一群人类海盗抵达了这里。南海海盗抵达后与这群海盗展开了竞争,他们的船被偷走后被放逐到了塔纳利斯。在那里他们成为强盗,从事抢劫富有的地精,占有补水站之类的勾当。奥丹姆的伪装设施失效后,一小伙强盗离开组织并着手偷窃泰坦的宝藏。
Q17 - 漫画里说,新提瑞斯法议会旨在调查寇加尔和暮光之锤。然而在大灾变和暮光壁垒,新提瑞斯法就没出现过。他们都到哪儿去了?梅里和麦德安呢?
A17 - 新议会的成员都各忙各的去了,和之前的议会并不一样。雷加是大地之环的成员,和萨尔共事。马拉德回到埃索达镇压了一场政治流亡者造成的暴乱。洛汉回到铁炉堡,帮助安度因王子进行灾变救济工作,也瓦解了几场黑铁矮人制造的危机。哈缪尔加入了塞纳里奥议会对抗火源之界和暮光之锤的入侵。布洛尔在达纳苏斯定居,玛法里奥去菲拉斯协助泰兰德时布洛尔接管他统领德鲁伊侦查部队的任务。吉安娜在新提瑞斯法议会之后的事情可以参考腐大妈的小说《战火如潮》。梅里去了一些古老的图书馆以找到束缚、囚禁和消灭恶魔的方法,希望能为体内的恐惧魔王卡萨纳提尔找到一个永久的监狱。至于骨骼精奇的麦德安,自从他舅老爷马拉德回到埃索达告知众人这货去其他世界修行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Q18 - 托尔巴拉德为毛会有牛头人啊?
A18 - 三战后多国政府接连倒闭,托尔巴拉德位于海域,缺乏治安,成为了海盗的聚集地。洛斯贝格村原本是附近监狱工作人员的居所,后来工作人员被召回激流堡而废弃。而后被一群海盗占据,称为袭击巴拉丁湾富有城镇的据点。多年来,海盗们云游卡利姆多并带回来各种各样的船员,其中的牛头人因此称洛斯贝格村为“家”的原因。

时间:2013.3.15

Q:被遗忘者建造建筑物是像《魔兽争霸3》天灾那样(侍僧)召唤,还是像人类一样工人筑造?
A:召唤建筑物非常的“天灾军团式”。被遗忘者一般都是人力建造建筑物。参见嚎风峡湾的复仇港。
Q::我们还能在游戏中见证时光行者(穿越者,比如罗宁、克拉苏斯、布洛克斯、萨尔、脚男等)吗?是否还会有新的时光之穴副本?
A:时光行者在艾泽拉斯的未来……与过去,将继续发挥重要的作用。
Q:熊怪和熊猫人是同一类型的生物吗?他们是否有共同的祖先?
A:熊怪和熊猫人大概是有共同的祖先的,不过游戏中目前并无证据证明这一点。
Q:在5.1,为什么影踪派对于部落攻击赤精(朱鹤)的行径熟视无睹?还是说有别的内幕?
A:在抢滩登陆中,部落并没能碰到赤精的一根羽毛,他们只是暂时拿下了附近的几栋建筑,显然赤精并不在其中。
Q:为什么吉安娜还是穿着以前那身破衣服,又或者这只是“游戏性”?
A:因为她非常喜欢那身衣裳。从《魔兽争霸3》开始穿到现在,自然有些破旧了。
Q:暗矛部族会变得更强大吗?当下他们实在是太弱了。(5.1被库卡隆监视)
A:暗矛部族即将进入揭竿起义反抗大球长的潮流中。你将看到他们是多么V5!

洛丹伦的主权问题:如果你是侥幸保命,如今身在联盟的洛丹伦人,这边认为洛丹伦是属于你们活人的;如果你是个呆在洛丹伦故土上的死人骨头,那边认为洛丹伦是属于你们死人的。

Q:肯瑞托将在加尔鲁什死后恢复中立,这是何等卧槽啊。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A:好奇你从哪得知肯瑞托以后会再次中立?求出处。

后kosak反问,“吉安娜是否有把紫罗兰监狱扫荡干净?”

Q:大家经常讨论,CTM石爪山事件的吼少侠与《潘达利亚大雾》的吼少侠简直不像是同一位大酋长。这是不是很不对劲?
A:为啥这么说?他从未下令对平民百姓进行核打击,以后也不会。

追Q:在《战争之潮》中,吼少侠明明根本就不在乎塞拉摩的老百姓。

A:这个,塞拉摩首先是一个军事目标,其次当时老百姓完全有机会逃生。
Q:至尊天神(青龙、白虎、朱鹤、玄牛)与翡翠梦境是否有所联系?就像远古半神和洛阿神灵(Loa)那样?
A:至尊天神的确和远古半神(戈德林、托尔托拉,等等)非常相似,然而目前还不清楚他们是否会造访翡翠梦境。
Q:巫妖王对上刀锋女王谁厉害
A:我想天灾对上虫群很快就会被灭的啦:
Q:假如全盛时期的乌瑟尔和拿霜之哀伤的阿尔萨斯单挑呢?
A:阿尔萨斯还是能打败他。霜之哀伤可不是开玩笑的。
Q:但是霜之哀伤还不是被一把矮人铸造的武器“灰烬使者”给砍断了吗?
A:如果年轻的乌瑟尔拿着灰烬使者,那他就能赢了。
Q:小说《鲜血与荣耀》中,教堂里有一副一位神圣战士的装饰画。那是提尔吗?
A:是,不过那是人类想象中他的模样。

时间:2013.7.19

Q:有一艘由地精制造的部落战舰,其初始目的是作为萨尔和阿格拉前往大漩涡的座驾,该艘战舰被联盟突袭所毁。(战舰的名字是?)
A:Draka's Fury 德拉卡之怒
Q:如何称呼亡灵鱼人?
A:Mur'ghouls 行尸鱼人
Q:提里奥·弗丁的灰色战马名叫?
A:Mirador 米拉多
Q:瓦里安·乌瑞恩王的妻子的名字?
A:Tiffin Ellerian Wrynn 蒂芙尼·艾拉兰·乌瑞恩
Q:谁是首位萨特?
A:Xavius 萨维斯
Q:在撕心狼变成狼人之前,他曾拥有一个家庭。他老婆的名字是?
A:Calissa Harrington 卡丽莎·哈灵顿
Q:位于赞加沼泽,被纳迦们控制用于汲取宝贵又有限的资源:外域之水的建筑物,叫什么?
A:Coilfang Reservoir 盘牙水库
Q:有一名别名唤作“夜之友”的洛阿神是?
A:Mueh'zala 缪萨拉
Q:在击杀恐惧魔王贝塞利斯时阵亡的血色十字军防卫者名为?
A:Holia Sunshield 阳炎之盾·霍利亚
Q:在第三次大战数年后,最先在黑暗之门重新开启后出现在艾泽拉斯的棕色皮肤的兽人,它们叫什么?
A:Mag'har 玛格汉
Q:以制造痛苦为乐的魅魔型恶魔,在军团中负责进行噩梦般的拷问,这种恶魔种族名为?
A:Sayaad 萨亚德
Q:在做家教期间,斯塔文·密斯特曼托对他的一个学生,名为蒂罗亚的年轻女人一见钟情。那女人的小弟弟叫啥名?
A:Giles 贾尔斯
Q:被洛肯抓去改造成锋鳞的强大元龙?
A:Veranus 维拉努斯
Q:德莱尼喜欢用纳鲁语开玩笑,“埃索达”这个词在纳鲁语中的意思是?
A:Defective elekk turd 有瑕疵的雷象屎
Q:在龙的语言——龙语里,意为“谢谢你”的词语是?
A:Belan shi 比兰~希
Q:在最初的部落形成之前,一种具有高度传染性的疾病在兽人间迅速传播。兽人管这种病叫什么?
A:Red pox 红疹 
Q:你对拉希奥有什么看法?他是一个好人,还是说他会是另一个手段更高超的死亡之翼?
A:也许拉希奥本质上关心这个世界的最佳利益,或者也许以拉希奥的角度来说的“最佳利益”与“我们”的角度并不一致。他是一个谜,伙计们。
Q:在这个资料片中有很多关于联盟被欺骗的讨论。是否会有计划改变这一点?
A:我觉得在这个资料片联盟已经在某些时候展现过力量了:吉安娜的故事线就很有趣,很高兴看到她再次参与世界事件。达拉然事件是联盟一次相当给力的胜利。在这个资料片中,相对于其他角色,我们在瓦里安和安度因身上花费了更多的时间。(不过如果您要投诉我们在剧情上过多的偏向人类,我们感到很内疚!一项关于我们开发团队的非正式调查显示,我们绝大多数都是人类。)

当我们试着理清资料片的故事线的时候,我们希望把重点放在战争上。并且我们认为,在大灾变之后,我们确实需要联盟胜利一次。我们正在做一个主城的团队副本而且推翻大酋长 - 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很显然,我们需要花一些时间来培养大反派,所以我们将会看到很多的加尔鲁什。

故事整体上是说当部落分裂的时候,联盟团结在一起。在5.4联盟的战争机器将在杜隆塔尔登陆。

这一次我们真正关注的是瓦里安,吉安娜和安度因。在未来我们将会关注其他角色。

Q:能不能摆脱那种“联盟就是好人”的阶段?魔兽的剧情通常都处于灰色地带,通常没有一个明确的“好人”(或许并不是以战锤那种大家都疯了的方式)。然而在MOP,已经描绘了一张可爱的(可怕的)大部分部落的情景 - 兽人是例外。当然,还有加尔鲁什,不过能不能让联盟也做一些卑鄙的事使剧情中的“部落就是邪恶”场景更少的出现?
A:这个问题很棒!联盟似乎非常好...相比加尔鲁什开始利用自己人充当炮灰和武器而言。不过仍然有灰色地带。你认为吉安娜在达拉然做的事情是对的吗?罗杰斯上将在潘达利亚射杀落水士兵呢?这些都是边缘问题。
Q:推翻加尔鲁什之后,联盟会将注意力转向收回东部王国北部的失地吗?我指的是洛丹伦,吉尔尼斯和激流堡。
A:这是我们正在努力的部分。因为在大灾变之后我们很怀疑重制旧区域的时间规划问题。大概来说,从剧情的角度,部落将不得不从征服的边缘区域(尤其是灰谷)退缩。但我们不希望重制该区域 - 这是一个重要的部落练级区域。即使我们重制了,我们还得设计任务,它可不是像暗夜精灵/跳舞那么简单。与此相关的,你们愿意在未来的资料片里牺牲一个新的区域让我们重制吉尔尼斯么?作为一个联盟专属的区域?我们能得到什么样的游戏体验呢?

因此,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因为在大灾变中重制过旧世界了,如何在不重制区域的情况下展现战争的影响。

很多联盟玩家有一个担忧,在这个时候部落做的所有事都会赖在加尔鲁什头上,于是将会得到原谅。能否假设不会有这种情况?对联盟来说,即使没有地狱咆哮,部落还是得回答很多质问。

在上一个问题中我已经解释过一些了 - 我们应该如何在不删除旧的区域内容的情况下描述联盟的正义?此外,我们还得确保在推翻加尔鲁什之后部落仍然存在。因为你得知道,那是一半的玩家。不过在下一个资料片,我们会发扬这些主题,部落会试着通过一场非常可怕的战争来重建自己,而联盟 - 一个统一的胜利的主宰 - 会主动迎接面前的挑战。

奥格瑞玛将会是一次大屠杀。

Q:有没有可能在剧情的发展中涉及到更多的女性领导者,任务NPC或者别的什么?潘达利亚有了苏纳·默袭和陶矢。不过我们还有奥蕾莉亚,泰兰德,茉艾拉等等?
A:最近我们得在吉安娜身上花费更多的时间,茉艾拉在5.3将会有一次伟大的时刻。(我真的很喜欢茉艾拉)我同样也很喜欢龙喉氏族的扎伊拉 - 你们认为她应该在战争中幸存么?

从5.1的反馈来看,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冲动易怒的泰兰德。我们试图让她略微回复到War3时代的原始设定,但这似乎并没有使玩家满意。所以我想在未来某些时候重新审视泰兰德。

现在,希尔瓦娜斯?会有的,我保证。

罗杰斯上将似乎很有感召力,她确实有些坏。我们也在温蕾萨·风行者,这个得应对失去丈夫情况的女人身上花费了一点时间...我们只能跟进这么多的故事,不过在游戏体验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会在有趣的角色上花费时间的。

Q:我曾经看过一篇怀疑加尔鲁什堕落的文章。它提出了一些相当不错的论据。如果允许的话我就给出它的链接,虽然我并不确定是否允许我这么做。你是如何看的呢?
A:是有很多的魔兽大反派是被附身或者堕落。但是,加尔鲁什?他只是一个大坏蛋而已,任何东西对他来说都是武器,即使是煞。
Q:拉斯塔哈会支持祖尔和他的追随者做的事吗?我知道他一开始并不相信祖尔的预言,但是现在呢?
A:直到大灾变来袭的时候拉斯塔哈只能迁就祖尔。此后,祖尔在赞达拉的地位更重了。拉斯塔哈的帝国沉入了大海,只有祖尔找到了一条出路 - 我认为他会支持先知。我们将在未来看到更多的赞达拉!
Q:这个问题可能有点过于具体,不过我很喜欢(联盟)神盾守备军任务线中,在达拉然第一次遇到吉安娜和安度因的对话选项。你觉得你们会在未来的任务中添加角色扮演机制么?
A:要告诉你真相么?大多数玩家会随机跳过对话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这么说。但是,我们肯定会喜欢这样。当然我不认为我们总是能在任务中添加角色扮演机制,但是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让你体会角色的内心世界。
Q:从剧情的角度来说,随着资料片和补丁内容的进展,参考的外界来源变得越来越重要(尤其是最近几部小说)甚至超越了辅助资料的定位。在未来,我们将看到更多游戏本身的剧情么?
A:我不知道这种说法对于潘达利亚来说是否正确 - 资料片开场就通过游戏中塞拉摩的沦陷来使战争升温。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吉安娜在想些什么,你可以去看小说,但除此之外,游戏中还有相当多的:战争仍然继续,发现新大陆,出发!塞拉摩事件是否够充分,又是另一回事...它肯定需要多一点设置和内容。但是,我们已经搞定它了。
Q:在MOP中让游学者周卓叙述剧情是一个巨大的进步。MOP之后你会继续改进叙述剧情的方式么?
A:我很高兴你能喜欢周卓!它的配音演员非常有才华,Jim Cummings,他让周卓活灵活现。(花絮:他也是博德之门系列中明斯克的配音!)我们对演绎这些事件的方式感到满意 -这是可选的内容,所以它不是必做的,但是还是有很多人花费时间去完成它并听到了一些有趣的故事。在下个资料片周卓可能不会陪伴我们了,但是我们希望能保留这种类似的叙事系统。
Q:你有没有想过给一个资料片做一个虚假的结局?比如说设置一个最终的团队副本战斗,在打完之后发现和你战斗的坏家伙其实并不是真的坏蛋?
A:我记得,大多数人以为伊利丹是TBC的最终反派....
Q:显然卡拉克西已经告诉我们,我们的神不是我们的神(思维混乱),如此看来我们对艾泽拉斯的神的看法错了么?在未来的补丁中能获得更多卡拉克西给予的信息么?
A:你们/我们(Your/our)的拼写错误将在5.3修复。卡拉克西肯定是崇拜古神的。虽然如此,当心其中一个会再次出现在艾泽拉斯....
Q:这些年来图拉扬和奥蕾莉亚仍然处于失踪状态。他们是不是找到了一个通向热带岛屿星球的传送门,并且躺在沙滩上带着小阳伞喝着鸡尾酒之类的?
A:我很喜欢这个答案!但我猜想他们选择了做一些英勇的事迹。时机成熟我们就会让他们回归的。
Q:库尔迪拉·织亡者怎么样了?作为一个死亡骑士,这是一条情节的主线。莫格莱尼对他最好的朋友被绑架这种事不会高兴的...
A:可怜的库尔迪拉。我猜你应该从来没有完成希尔瓦娜斯的任务...将会被锁在幽暗城的地牢里!他是最终我们想回归的主要情节之一。

Misc

Q:什么...时候...能...见到...萨格拉斯?
A:你们这是自寻死路。(英文原文:You are not prepared.)
Q:我真的真的很想看到娜迦成为一个可玩种族,但每次我问这是否可能的时候,我都得到含糊其辞的回答,吊我胃口。所以你认为娜迦会成为一个可玩种族么?是或者不是。
A:可能吗?是的。他们很酷。它会造成一些很独特的挑战,比如说他们不穿裤子。
Q:食人魔能否成为可玩种族?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A:在大灾变的时候我们考虑过。我们已经在试着弄清楚母食人魔应该长什么样子了。
Q:兽人有可能是某些泰坦造物的分支么?
A:如果你能追溯的够远的话,绝大部分凡间种族都和泰坦有联系。
Q:你能说一下加里维克斯到底在哪里么?
A:随着战争结束现在可能在寻求新的利润来源。他还是种族领袖。
Q:好吧,Dave。我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在将来玩到螳螂妖呢?
A:在我看到螳螂妖的动画模型的时候,我就说:“我想玩这个!”但是,在不久的将来这还是很难实现的。
Q:没有不敬之意,不过对于那些觉得维伦作为德莱尼的领袖过于被动或中立的人,你是怎么认为的?
A:关于维伦的短篇小说提到过这个。从外表上看他令人难以捉摸,似乎为人很冷淡。
Q:很难让每个角色都有戏份,不过请让季和艾莎出场,至少在决战奥格瑞玛之后的剧情上。
A:我很喜欢季和艾莎(和他们之间的暗恋!)不过在德拉诺之王中,熊猫人没什么戏份。
A:不过因为影踪派有充分的理由去追捕加尔鲁什,所以我们可能会看到几个熊猫人客串登场!
Q:下个资料片的“游学者周卓”式的人物完全应该是个鸦人。
A:不开玩笑,我们曾谈论过这一点。“* RRWWAAK!我跟你讲个故事吧!* SCREEEECH!*”
Q:请问加尔鲁什得知沃金成为大酋长是发生在游戏中还是发生在新书中?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的反应。
A:哈哈 -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会认真地做出一个暴走漫画式的表情!
Q:在银松森林,我们得知希尔瓦娜斯不能把暗夜精灵/侏儒/矮人的尸体拉起来。这是某种标准么?
A:或是狼人!这是在银松森林时的标准。但是,希尔瓦娜斯的力量一直在逐渐增强... 
A:上古之神对艾泽拉斯造成了极大的威胁,但萨格拉斯也是很可怕的。而最可怕的威胁是目前你面对的东西。
A:开发团队并没有设定跨越整个世界需要多少时间,他们只想把世界环境变的更广大。

艾泽拉斯位于一个球状星云中。 (有玩家提到,在风暴峭壁的晚上,夜空中的星星非常密集)

A:萨尔是唯一有眉毛的兽人,因为他是由人类抚养长大的,而且开发团队在设计他的模型时试图使他看上去更加人性化。
A:在影月谷曾有一条狼人的故事线,但开发团队决定把重点放在德莱尼上,因为他们觉得狼人和影月谷不太契合。
A:赞达拉的故乡是个将来会被提到的故事。
A:贸易亲王加里维克斯会在某个时间点回归,并可能会被用来讲述一些新的故事。
A:肯瑞托的能力影响到了联盟,并且说明了哪些魔法是允许使用的,而那些被警告禁止使用的魔法随着时间推移逐渐解禁。
A:卡德加日趋活跃,不过关于他是不是新的守护者仍然有待于观察。
A:巨龙仍是剧情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将来还会起到作用。
A:因为有另一个世界的时间线的存在,会有其他人在其他时间线被复活或者被杀。 
Q:那么,拉希奥成为黑王子的理由是什么?他的龙类颜色?他的皮肤?嗯?
P
A:可能是拉希奥给自己安上了“王子”的头衔,并自称是死亡之翼“真正”的继承人。
A:......当然其他的黑龙可能并不会认同这种说法。直到拉希奥把他所能找到的黑龙都暗杀掉。
A:我在推特上收到了很多关于侏儒的不错的反映,我们确实需要更加积极的在游戏中展现出来。
A:当然,我觉得狼人和暗夜精灵也一样...
Q:艾萨斯知道有关夺日者参与了圣钟事件么?以及像吉安娜所说的“睁只眼闭只眼”?
A:艾萨斯被夹在(对夺日者和对达拉然的)忠诚之间。他决定“睁只眼闭只眼”。
A: 我已经开始了凯尔萨斯的小说的写作,做成短篇小说不会很难
Q:凯尔萨斯自己的小说?
A:没错,这是日后会推出的“反派小说”的其中之一(欢呼吧,反派的逆袭!洛克塌!)
A:(出场人物包括)加里瑟斯,瓦斯琪,那个身上有荧光纹身的“恶魔”,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一位从未现身的(逐日者)家庭成员将会登场
Q:是他(凯尔)的母亲还是别的亲属?
A:还不能告诉你啦
Q: 伊利丹会有自己的短篇小说么?
A:他在凯尔的小说里戏份很重,所以暂时还不会有他自己的短篇
Q: 你会写更多大反派的故事呢,还是写艾德温·范克里夫这样的小反派?
A:目前都是大反派 
Q:在最新曝光的WoD试玩视频中,哪一个维纶死了?德拉诺那边的还是我们这边的?
A:这是另一个德拉诺,所以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这个地方用来叙述剧情再酷不过了。
Q:在视觉指南里,莉莉安·沃斯的状态是已经死亡。但是你之前说过她还活着。哪个才是正确的?难道指南错了么?(译者注:视觉指南即魔兽世界设定集《魔兽世界
终极视觉指南》)
A:难道被遗忘者不都已经死了么? ;)莉莉安·沃斯最后一次露面是在通灵学院,那时至少她还活着。
Q:当前玩家在游戏中所能遇到的最强的NPC是谁?维纶? 拉希奥?萨尔?等等。
A:很棒的问题!很难回答。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用到某种格斗游戏。#风暴英雄(机智的Dave Kosak)
Q:为什么不用相位技术把奥格瑞玛里的加尔鲁什替换成沃金?看到加尔鲁什仍然还是大酋长感觉很怪异。
A:这很容易,不过加尔鲁什是几个重要任务链的任务发放人,所以还有很多东西要处理。
Q:在魔兽世界中人们用的是什么类型的枪械?火药,子弹,或两者兼而有之?火绳枪,还是燧发枪?
A:在剧情中,是黑火药+燧发枪或者簧轮枪。但是当然,在游戏中,猎人的射击速率是类似于半自动步枪的。 ;)
A:坦率地说,我们还描绘过一些带机关炮的车辆。相比于剧情,我们总是更喜欢在游戏中弄一些有趣的机械。
Q:如果在德拉诺的那个德雷克塔尔死了,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在奥特兰克山谷的德雷克塔尔也会死掉?
A:那是发生在另一个德拉诺的事情。那边发生的事将不会改变我们的过去。但是,他们正威胁着我们的现况!
Q:气是指“积极的能量”么?
A:“气”是熊猫人语,意思是“灵魂”。和帮助萨满治疗的能量是一样的。
Q:所以说武僧是功夫萨满?我的意思是,他们使用灵魂能量,就像萨满使用风和火等元素一样。
A:他们还利用自己的身体作为武器。 
Q: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部落要阻止一个更强大的部落出现?以及这个世界会影响到我们这边么?
A:关于第一点,这个“更强大的部落”决心把艾泽拉斯的两大阵营都摧毁掉。
A:对第二点的回答,它是另一个德拉诺,所以它不会改变我们的过去。但是它会影响我们的现在。
Q:德雷克塔尔能多点戏份么?我觉得他是个伟大的角色,知道他仍然还在奥特兰克山谷真让人失望。
A:在WoD中年轻的德雷克塔尔估计将会是一股重要力量。
Q:赞达拉恐龙统领只用巫毒术操纵恐龙么,还是说他们也会训练恐龙以服从主人的命令/指示呢?
A:在书中有描述过一些赞达拉仪式。他们大多数是用魔法来控制恐龙的,不过也可能有灵魂上的联系。
A:顺便说一句,赞达拉的一本书中有个彩蛋 - 你可以在巨兽岛上找到书中的主角。 :)有人找到他了么?

另外顺便说一句: 《魔兽世界:战争罪行》试读章节中提到的“强制怀孕罪“。有人在推特上询问原作者Christie Golden

Q:好吧,这的确很有趣,但我想知道其中的“强制怀孕”是从哪里来的呢?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A:加尔鲁什得为他犯下的罪行以及他的“盟友”犯下的罪行负责,想想红龙吧。
Q:或者你是在说阿莱克斯塔萨和龙喉氏族?
A:答对了。 :)
Q:如果这个资料片的重点是兽人氏族的话,我们那些长着羊角的朋友们是分成氏族还是组成一个超级大群体?
A:德莱尼也同样有趣。虽然他们作为一个种族是联合一致的,但对于要在德拉诺上建设一个什么样的未来看法各不相同。
Q:将来每个职业都能像盗贼和术士那样拥有职业任务线么?
A:正如我在接受采访时说过的,我们很喜欢职业任务,但这样做需要占用资源。我们会重点突出特殊性的剧情。:)
Q:我们这个世界上的加纳尔在部落的崛起之前就已经死了么?http://wowpedia.org/Ga%27nar
A:是的,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加纳尔,杜隆坦的兄弟,一个强大的霜狼战士。你会在德拉诺见到他的。
Q: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莱登)要把力量给雷神。
A:他没有选择,这是肯定的。不过在雷神找到莱登的时候,莱登正处于一种非常糟糕的状态。
Q:安度因和拉希奥玩的“双赢”的桌上游戏叫什么名字?
A:这种游戏很可能是“机会”,在沃金的小说中有简单的介绍。http://wowpedia.org/Jihui
A:如果将来有人能够设计出它的规则发布到网上的话,我也是乐意所见的。 :D
Q:我觉得WoD是关于德莱尼的,而不是兽人VS人类。
A:没错,德拉诺没有土著人类。
A:设计意图是让魔兽回到它的野蛮本源类似于兽人VS人类的时候。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兽人VS人类。
Q:我也担心德莱尼将在自己的资料片中被边缘化。
A:德莱尼是我们最重要的剧情之一。我们要确保维护关于他们的作品和文化。
Q:关于这一主题,对部落的RP扮演者来说,从奥格瑞玛移除库卡隆至少将有助于专心投入。
A:奥格瑞玛将会更新升级。
Q:所以说克苏恩是混沌之神,尤格萨隆是死亡之神...那亚煞极是什么?纷争之神?
A:上古之神都是很可怕的。受害者往往在事后给他们命名。“纷争”听起来相当的准确!
Q:你能否回答我,利尔·夜风到底什么了?我知道这是暗示他死了,但我想确认一下。
A:我相信利尔确实在战争中存活,不过我们没有在任何结束的事件中见过他。 

时间:2014.4.4

Q:在巫妖王时代,特拉格·高山说过时机一到他就要进攻冰冠堡垒。但总攻时他却没有出现,为什么?
A:特拉格在《巫妖王之王》的资料片中信守诺言参加了对冰冠堡垒的进攻。但是,这场史诗战役是在多个前线共同打响的。在我们的英雄直接攻击冰冠堡垒时,特拉格和一些死亡骑士正在另一个战场与阿尔萨斯战斗。这些战士胜利了,但传说这位英勇无畏的牛头人在战斗时膝盖中了一箭。
Q:虚空生物(迪门修斯,尤其是虚空行者,黑暗纳鲁)和恶魔是不同的生物。是吗?
A:没错!
Q:无畏要塞的先驱者乌尔雷是阿古斯之手的成员吗?
A:先驱者乌尔雷和阿古斯之手没有来往。事实上,在他的圈子里,与这个组织的有“正式”关系反而是一种阻碍。但乌尔雷还是一个广结善缘的德莱尼,他的朋友中就包括那个组织的一些守备官(如雅拉)。
Q:请问青龙寺里的“射日勇士”一战(游学者石步)是史诗还是传说?
A:游学者石步关于“射日勇士”的故事起源于一个悲剧的传说。传说一场可怕的干旱席卷了潘达利亚以及那里的住民。当大地从那场自然灾害恢复过来之后,历史就渐渐被神奇的传说所取代,因为游学者们觉得这么说会更有趣。
Q:所有部落成员都对酋长发过血誓。为什么玩家对沃金的血誓就比对加尔鲁什的重要?
A::暗矛酋长要求英雄们对他所发下的是一种个人誓言。部落的血誓将它的战士与酋长绑在一起,但更重要的是,这个誓言将所有与部落绑在了一起。沃金发誓追随的是部落。沃金誓死都要保护的,也是部落。

而当刺客的匕首刺入他的脖子时,这些理想都破灭了。沃金不再承认加尔鲁什作为酋长的合法性,所以在“黑暗中的匕首”里,他最后要求玩家也这么做。他自己和他的人民所要求的正义必须得到伸张,在神灵的见证下,他的起义是完全正当的。

Q:贸易大王杜纳伊斯也加入部落了吗?还是他只是贸易大王加里维克斯的客人?
A:贸易大王杜纳伊斯是典型的地精企业家。虽然他的财团为了利益最大化而严守中立,这个地精也不惮于和任何能够为他的私人金库带来更多金币的人合作。
Q:暗炉城现在效忠哪一方?
A:黑铁矮人的家乡目前正处在动荡之中。他们的领袖茉艾拉·索瑞森一心维持与前仇敌的盟友关系。但她还没法保证她的儿子能继承王位,因为她在三锤议会中的“盟友”一直在不断地寻找她背叛的蛛丝马迹。

暗炉城很可能再次崛起并重现过去的辉煌……只要茉艾拉能够抽出手来。

Q:地精在大分裂之前已经存在了,是因为他们总是摧毁一切,寸草不留,所以才没有地精的考古学物品吗?
A:地精的定居点以及他们的设备都是出了名的不稳定。而且地精也不怎么懂维护他们报废(不再运转)的机器。他们的大部分考古学遗物都是熏得发黑、装满碎片的箱子。现代的探险家对此都不感兴趣。

事实上,地精很乐意将他们的“具有历史意义的设备”卖给任何白痴——呃,个人——只要他愿意签下合同,花几个金币购买他们自己的技术奇迹。因此,如何有地精想要卖给你什么“历史遗物”,你最好别理他。他们已经用碎金属和香蕉皮忽悠了没有经验的考古学家很多年了。

Q:在和卡雷离开艾萨拉之后,艾索雷葛斯又做了些什么?
A:作为一头蓝龙,他自己说过:“有时哪怕是一头龙,也很容易迷失在爱情中并因此而变得盲目。”

由于这位倒霉的情圣没能阻止卡雷苟斯成为蓝龙军团的下一任守护巨龙,我们怀疑艾索雷葛斯如今正深陷另一场不可能的爱情之后。抱歉了,安娜拉,我说的不是你,而是他。

Q:能出来平息一下关于巨魔的碎矛部族的争论吗,黑海岸之后他们到底有留下什么吗?
A:酋长的死已经宣告了碎矛部族的历史终结。他们的前首领死于强大的联盟英雄之手,而部族的残余分子则逃脱了惩罚,并分道扬镳。其中一些难民托庇于部落,而其他人则加入了各种不同的组织。
Q:嗨,我有个问题,我们还能知道Raac(太阳井)和Castillian(灰烬使者)的结局吗?
A:我们肯定还会再见到Castillian的。但Racc就不是了。这个小家伙总想和安薇娜在一起,但命运并不打算这样。在安薇娜牺牲自己,帮忙打倒基尔加丹后,Raac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们只能希望这两个好朋友已经团聚了,无论他们身处何地.
Q:被兽人称为沃舒古的飞船的纳鲁名是什么?
A:这艘上古飞船的名字过去只会出现在德莱尼的窃窃私语中。它会让德莱尼们想起自己差点惨遭兽人灭族的痛苦。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创伤渐渐愈合,德莱尼们也变得更愿意对他们的盟友提起Genedar这个名字了。

Q:那么……关于洛丹伦的泰瑞纳斯陵墓,它是谁建的?被遗忘者还是白银之手?
A: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的陵墓并不是洛丹伦的现住民或白银之手建造的。它是这座被毁灭的城市之前的居民建造的。洛丹伦的最后一位王者的事迹是伟大的,他的人民愿意冒一切的风险来确保他不会被世界所遗忘。
Q:我可以问一下,暗夜精灵社会对死亡骑士和高等精灵的普遍看法是什么吗?他们还会仇视这两个群体吗?
A:我们无法代表所有的暗夜精灵回答这个问题,但我们相信暗夜精灵是仇视死亡骑士的。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违背自然规律的,这与卡多雷的文化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至于高等精灵,这些精灵肯定尝到了胡作非为带来的苦果。他们在上古之战中犯下的罪行,以及后来拒绝停止使用奥术魔法的的行为,是无法轻易被原谅的。尽管官方一直提倡要重新接纳他们,但卡多雷的两位领袖认为高等精灵要想真正融入暗夜精灵社会,还需要许多年得时间。

Q:泰兰德的威望是不是依然超出玛法里奥许多,并有可能回到单独领导暗夜精灵的状态?
A:恐怕不能(想想那场晚餐时的对话吧!)。达纳苏斯是由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共同领导的,他们紧紧相依,与自己的人民站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不要忘了,他们的联合是互补合作的关系。这两位领袖在不同的领域领导自己的人民,这种全新的统治方式非常合适他们以及整个卡多雷民族。
Q:会有半矮人(例如人类和矮人混血)的存在吗?
A:目前的背景故事里没有半矮人。但在魔法面前,一切皆有可能。
Q:寒霜树妖(Forest Nymph)里的树妖(Nymph)和Frost Dryad里的Dryad可以互换吗?(Nymph=Dryad吗?)
A:Nymph 和Dryad的确可以互换。但是,这两个词有着各自不同的特质。Dryad更多指向森林的实体,是“塞纳里奥家族”的正统成员。而“Nymph”则被看做是野生的变种。
Q:在背景故事中,有没有像银色北伐军或拉文霍德这样的战士组织/公会?
A:魔兽故事中的战士基本都与他们效忠的军队有关,而我们的战士英雄(即玩家)则是“独行侠”。有一天,这些英勇无畏的斗士可能会团结在同一面旗帜下,成立世界上第一个战士联盟,但对此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Q:狼人能够自然繁殖吗?还是只能通过啮咬或血液传播?他们的孩子是狼人还是正常人?
A:顾名思义,狼人诅咒是一种“诅咒”。它源于德鲁伊的“野兽形态”,但后来遭到月神镰刀 的扭曲。最终就造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狼人,他们可以通过啮咬将诅咒传染给其他人。

理论上,如果两个狼人结合并生下后代,那个后代不会是狼人。这个孩子只会继承父母的基因,和其他没有诅咒的孩子一样。

Q:我有一个好问题:“克瓦迪尔”是所有海洋维库人的统称,还是斯卡迪尔旁某个氏族的名字?
A:很久之前,维库人的氏族散落在古卡利姆多的北方各地。其中一个部族发生了可怕的变异。

为了对抗这种名为“血肉诅咒”的变异,这个部族耗尽了一切力量。在尝试了各种自然方法无果之后,这个氏族只能求助于族中的女祭司。这些巫婆进入灵魂世界寻求答案,结果发现里面只有一个充满恶意的存在。

他们的仪式出现了可怕的变故,那个存在进一步侵蚀了那些试图摆脱诅咒的人。这些无休止的寻求复仇的存在后来就被人们称为克瓦迪尔。

Q:能说一下跃迁(teleportation)和传送门(portal)的差别吗?
A: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先生你好,这是个好问题。在魔兽世界的宇宙存在着一种不稳定性,熟练掌握奥术魔法的人就学会了利用这种不稳定性。这种手段最搞笑的例子就是变形术,只要施法者愿意花心思,它就可以让魔法师将大部分嗜血的敌人变成无害的生物。

在跃迁和传送的例子上,魔法师将他们的奥术知识用在了扭曲现实本身的构造上,从而消抹了两点之间的距离。我可以提供有关这个过程的所有详细解释资料,但我可以简单地说一下:传送门是消抹两点之间距离的外部手段,而跃迁是将法师变成传送门本身的内部手段。

值得注意的是,菜鸟法师总是会被警告,不要连续频繁地使用跃迁和开启传送门。德拉诺(现在的外域)的毁灭就是对这些新手最好的警告。

Q:关于耐奥祖变成一个该死的5人本BOSS,真希望这不是真的。在用这样的方法对待阿努巴拉克上,你们已经后悔过一次了。
A:没错,耐奥祖是影月谷墓地的最终BOSS。在Raid本中并不缺少和领主们的史诗级别战斗。
A:耐奥祖是/曾是一个重要人物,但是在主时间线上,他的力量大部分来自基尔加丹。这和在WoD中的情况并不一样。
Q:我知道螳螂妖和魔古族不会出现在WoD中,不过它们是非常不错的新坏蛋们,将来我们还会看到它们么?
A:现在潘达利亚大陆已经没有迷雾遮蔽,也许螳螂妖会去寻找它们的姊妹王国 - 其拉或尼鲁布?也许有一天会的!
Q:魔古族和食人魔以及德拉诺有某种联系么?还是说在至高之槌中的那些魔古雕像只是用来临时占位的?
A:没错,alpha测试中有很多临时占位的美工作品,包括那些雕像。: )
Q:把外域和德拉诺的野生动物放一起比较的话,我觉得外域的看起来体弱多病。
A:是的,大多数外域的野生动物都很体弱或者腐化了。
Q:血骑士是否正式的参与了决战奥格瑞玛?
A:虽然在游戏中没有具体描述,洛瑟玛可能带上了他人民所有的资源。
Q:戈刃是啥,为什么他们看上去这么不高兴?
A:他们几乎总是很饥饿。

(译者注:德拉诺的新生物戈刃:)

Q:格罗姆知道加尔鲁什是他的儿子么?或者说他只是以为加尔鲁什是个来干涉的兽人而已?
A:这是个很棒的问题,它是WoD的故事线之一!  
Q:从康的起义到魔古帝国的崩溃经过了多长时间?几个月?几年?还是...?
A:这是个很棒的问题!肯定只经过了几个月。
Q:将来有关于加里维克斯的计划么?终极视觉指南中说他的父亲鲁兹克仍然下落不明。也许有些潜力可挖?
A:现阶段中没有,不过继续写下去会很有趣。
Q:从剧情上来说迦罗娜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A:就我所知最终定为蓝色,当然可能随魔兽世界漫画而变。
Q:在加尔鲁什之后兽人还占据着幽暗城么?可惜关于所发生的的事情并没有太多的说明。
A:我并不认为我们已经正式宣布过什么,不过我的看法是“不会”。
Q:洛瑟玛·塞隆还有亲人在世么?
A: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并没有在既定的剧情中做出任何详细的说明。
Q: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的母亲还活着吗?如果不是,她是怎么去世的? (另外,她到底叫什么名字啊?XD)
A:这个问题还在处理列表上悬而未决。 :)
Q:暴雪,关于下一篇短篇小说,可以写一写伊利丹和埃辛诺斯双刃的故事吗?以及他是怎么得到它们的?谢谢!
A:转@MickyNeilson,要不要把这个加入处理列表中?:)
A:加进去吧!
Q:在剧情上,关于达拉然回归联盟,是否有一次像狼族之心那样关于吉尔尼斯回归联盟的表决,游戏中可能没有表现出来?
A:吉安娜曾介入达拉然向联盟宣誓效忠一事。如果有关于此事的表决,那也是在幕后的。 :)
Q:谁在魔兽中创造了沃金?比如萨尔是克里斯(梅森)创作的一样。谢谢。
A:我认为沃金是克里斯的创作。
Q:将来能看到苔丝·格雷迈恩么?
A:我有一种预感:会的。在我看来她是一个重要的人。:)
Q:吉安娜是我最喜欢的角色,在《战争之潮》中,她和卡雷苟斯发展了一段关系。她还会和他在一起么?
A:其实,这个问题所涉及到的东西比较超前!当《战争罪行》公开发售时你应该去看看! :D
Q:那么,卡雷苟斯将会走向毁灭。关于吉安娜这似乎是一件惯常的事。
A:我敢说卡雷肯定知晓她的往事。
A:今年不会有关于阵营之间冲突的消息。
Q:数据挖掘出的倒刺鱼钩显示,暴掠氏族是德拉诺的渔民,然而暴掠氏族是在一战之后的艾泽拉斯形成的。
A:请注意,数据挖掘并不等同于现在的官方剧情。 :)
Q:我很好奇是谁想出了麦德安?
A:在我和梅森、沃尔特以及路易斯·西蒙森的讨论中诞生了麦德安这个人物。(译者注:沃尔特·西蒙森和路易斯·西蒙森都是美国漫画家,夫妇俩。魔兽世界漫画的作者,代表作:《超人》《钢铁侠》)
Q:将来会在游戏中见到麦德安么?
A:尚未计划。
Q:银月议会据说是集七大精灵领主组成的。风行者家族也是其中之一么?
A:@Loreology,在下一次开发者问答中添加一项议会类别,那时我们可以回答多个问题。
Q:我可以问一个关于地下城手册的问题吗?从经典旧世到巫妖王之怒的团队副本BOSS的剧情会被更新么?
A:就我所知现在没有关于地下城手册的计划。
Q:珍娜拉·蒂姆斯普林会在凯尔萨斯的小说中出场么?是否可以认为她已经死了?冰封王座战役中的可选BOSS。
A:也许吧!
Q:我们知道,暗夜精灵会长出鹿角,并认为它是日后必成大器的标志。难道其他种族的德鲁伊也会长出鹿角?
A:到目前为止,这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玛法里奥和布罗尔。 :)
Q:兽人怎么称呼他们自己?人类是第一个把这个种族叫做“兽人”的么?
A:根据部落的崛起,在杜隆坦还小的时候兽人就用这个名字称呼自己了。 :)
Q:德鲁伊可以在动物形态下交谈么?
A:正如我们在漫画中看到的布罗尔·熊皮一样,我认为他们不能。
Q:那赞吉吉呢?在游戏里关于他的任务中,他是可以在动物形态下说话的。
A:那也许是游戏性。
Q:亲爱的Sean。请去扇醒梅森,并告诉他不要把血骑士变成德莱尼式的嬉皮圣骑士。他们是独一无二的。._.
A:暴力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案,先生。
Q:在WoD中我们穿越到了德拉诺,这个德拉诺的扭曲虚空是和我们现在这个扭曲虚空相连的,还是和另外一个相连的?
A:可能是另一个完全独立的世界,不过我们并没有在资料片中解释这个问题。重点在于德拉诺!
Q:魔法和奥术能量是一样的东西,对吧?
A:只能类似的说,相当于水和水蒸汽。
Q:在WoD中会补充关于莫克纳萨的背景资料么?甚至可能会与他们产生摩擦?
A:这是个超前的悬而未决的问题。需要@DaveKosak来回答。 :)
Q:到底谁才是冰冠堡垒炮舰战斗的胜利者?这对瓦里安的人物性格很重要。
A:我对此表示怀疑,先生。这样做会夺走玩家们的努力,这是我们尽量想要避免的。 :)
Q:请告诉我这个NPC使用的是哪种“能量”?http://db.178.com/wow/cn/npc/31043.html神圣?暗影?或者两者都是?
A:我将会把它添加到处理列表中,但是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只是一个“游戏性”的东西。如果开发者愿意回答的话我们会得到答案的。
Q:在新德拉诺能见到奥金顿废墟的德欧里么?
A:关于超前内容的问题我是回答不了的。抱歉,先生! :(
Q:在塞泰克大厅,鸦人在临死前会请求黑暗之火为他们复仇。黑暗之火是啥?
A:现在无法裁定这是什么角色。转给@DaveKosak,它已经在处理列表上了。 :)
Q:泥沼龙虾人是德拉诺的土著么?
A: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早在TBC时它们就是赞加沼泽的土著了。
Q:在暗夜精灵的地盘使用奥术魔法是否是违法的(尤其是在泰达希尔以外?)
A:并不违法(现在甚至还有暗夜精灵法师了!),不过还是有很多暗夜精灵在监视着奥术魔法,它的使用者也被怀疑。
Q:当加尔鲁什被废黜之后,对旧世界的任务来说,时间线将会如何变动?比如说,沃金会现身在石爪山?
A:旧区域依然会处在大灾变的时间线,但是我们将会升级主城以体现出现任大酋长。
Q:如果你还在考虑坏蛋们的短篇小说的话,写个关于“头狼”的怎么样?譬如说他逃离翡翠梦境的时候?(译者注:头狼指第一个狼人,暗夜精灵名雷拉尔·牙火)
A:那会很棒的。很想重温那个角色。
Q:精灵龙是食肉的么?我以为他们是吃浆果的(在海加尔山)。难道风暴英雄中的精灵龙是异类?
A:风暴英雄中的精灵龙是“独特”的。至于你问它有多独特?去问@JustinGDye吧。;)(译者注:@JustinGDye:Justin Dye,星际争霸2和风暴英雄的剧情作家)
Q:达拉然将会再次着陆么?如果是的话,会在哪里?即使我是部落,不过我也认为它再次着陆会很酷的。
A:这是一个超前的悬而未决的问题,但它的着陆最终还是由肯瑞托的领袖(和它的人民)决定。 :)
Q:由于玛法里奥领导着塞纳里奥议会而且他也是达纳苏斯的共治者之一,这是否意味着在他们的社会,玛法里奥拥有的权力比泰兰德的大?
A:官方说法指出他们共同统治暗夜精灵。并没有提及到“谁比谁的权力更大”。 :)
Q:德拉诺的地图就是现在我们所知的德拉诺的全部吗,还是说可能会像艾泽拉斯一样有更多的区域(如诺森德/潘达利亚)?
A: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魔兽世界的演变,并非所有的地图都是在一开始就加入的。更多的地图可能会在未来出现。 :)
Q:雷王氏族和黑石氏族有关系么?如果有的话,是什么?
A:他们是互相独立的氏族,先生。 :)
Q:想和朋友们策划一个公会。全部成员都是女性暗夜精灵哨兵是否仍然可行?
A:目前的剧情是,男性是被允许成为哨兵的。尽管如此,一些小团体可能只允许女性加入。 :)
Q:当我们在阿彻鲁斯杀掉帕奇维克之后,它是如何回到纳克萨玛斯的?
A:“我们可以重新造一个。我们有这个技术。”;)
Q:联盟种族会学习德莱尼语以克服语言障碍么?还是说WoD中的德莱尼会习得通用语?
A:出于游戏性方面的考虑他们都说通用语。这样比较简单!RP扮演者可以想象下他们学习德莱尼语...
Q:我们已经在Blizzcon2013的试玩演示中见到阿卡玛了,但努波顿呢?他怎么了?
A:据我所知还没有关于努波顿的消息。
Q:有关至尊天神的短篇小说是发生在审判加尔鲁什之前,同时还是之后?
A:转@Burnzerker
A:我相信是在审判之后。(译者注:Matt Burns(Burnzerker),剧情组助理开发人员)
Q:能再见到乌索尔和乌索克么 
D
A:我个人很希望这样,但是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这个计划。:)
Q:贝洛华姓什么?如果他是银月议会的成员,我猜他应该是个贵族。
A:感谢@Micky,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个角色的姓氏: 萨隆纳尔。提示,高等精灵变成血精灵时这个姓氏也会改变。;)(译者注:贝洛华(Belo'vir),小说《上层精灵的血脉》中的人物,银月城的前大魔导师,在阿尔萨斯攻破银月城时被杀)
Q:难道贝洛华没有死?
A:他确实死了,但是姓氏仍然传承了下来....
Q:我猜他的家族有人幸存并改了姓氏?
A:是的,新的姓氏似乎与旧的是押韵的....;)
Q:顺便问一句......血骑士骑军马而非陆行鸟有没有什么剧情上的缘故?
A:现在还没有什么剧情性可言。也许是个人喜好?
Q:在兽人的崛起开端之时,当德莱尼人来到德拉诺时他们的人数大概有多少?
A:现在还没有可靠的数据。逃离阿古斯和登陆德拉诺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Q:萨格拉斯是想摧毁艾泽拉斯还是想把它当成燃烧军团的一个基地以创造出更多的混乱生物?
A:从他对其他世界的所作所为来看,我认为前者更准确。 :)
Q:我们究竟应该怎么(翻译)尤格萨隆说的这句话? "Uulwi ifis halahs gag erh'ongg w'ssh."
A:“我尸体所残留的阴影将会永远扼杀这片土地。”
Q:大领主莫格莱尼在外域的另一个儿子应该是图拉扬?
A:在这个时间点上图拉扬和莫格莱尼没有关系。莫格莱尼只有两个儿子:达里安和雷诺。
Q:塞纳里奥议会的暗夜精灵也隶属于联盟/达纳苏斯吗?塞纳里奥议会是一个国家还是一个组织?
A:塞纳里奥议会是一个只对自己负责的小型组织。他们并不创立或者执行法律。
Q:玛法里奥是塞纳里奥议会唯一的领导者,还是议会中的一个高阶成员?
A:他是个大德鲁伊。这是一个德鲁伊所能达到的最高级别,由塞纳里奥议会独家授予。 :)
A:当然,成为大德鲁伊并不意味着也会成为塞纳里奥议会的领导者。
Q:在《魔兽世界:战争罪行》里,提到加尔鲁什在诺森德就有血吼了。这是不是写错了?直到大灾变前夕他才拿到血吼。
A:是的,在我看来是个错误。感谢指出! :)
Q:在雷神岛上血精灵建造了一个小太阳井。它是干嘛用的?为什么要建造这个?剧情性么?
A:在游戏里没有界定过。可能是一个法力聚集器。
Q:至尊天神是啥?LOA?远古半神?泰坦的造物?或者它们自成一类?
A:至尊天神是神兽,类似于远古半神。它们只存在于潘达利亚。
A:“上古之神没有性别,当提到一个上古之神的时候,请使用中性代词“它”,而非“他”或者“她”。”
Q:于是艾露恩可以从古神的列表上移除掉了?作为暗夜精灵来说,艾露恩被称作她 - 女性? 
) 还是说把艾露恩称作她是错误的?
A:艾露恩并不是上古之神,先生。我知道这个名字可能会非常棘手,但它就是一种类别。 :)
A:关于德拉诺的有趣小知识#1:“德拉诺这个名字是由德莱尼人命名的,而非兽人。”
A:关于德拉诺的有趣小知识#2:一年会庆祝两次喀什哈格节:春季和秋季(当夜晚/白天一样长的时候)。(译者注:喀什哈格节,兽人的传统祭典)
A:关于德拉诺的有趣小知识#3:兽人和德莱尼曾经从事过贸易。 泰尔莫就是曾经兽人氏族做生意的地方。 :)(译者注:泰尔莫,德莱尼城市,被繁叶之影保护,后被杜隆坦攻破)
Q:Sean,我需要有人来告诉我,部落/ 联盟的非可玩种族的领导者并没有被遗忘,因为近期的小说让我有这种担心。
A:“雷克萨,一个热爱部落不亚于沃金的人...[他]希望他的莫克纳萨朋友能和他们在一起。 ”
A:他们并没有被遗忘。
Q:灰谷在剧情中的状态会更新吗?还是说会有个解释?
A:这事说不准,最后还是得由开发者们来回答。
Q:我发现了(《魔兽世界:战争罪行》)的一些错误。某个场景中出现的血吼。 夏琪亚的效忠。等等。
A:这两点都已经得到回应了。一个是错误(血吼),不过另外一个是有原因的。 ;)
Q:泰兰德使用的是什么类型的魔法?奥术?
A:她是个女祭司!另外,自从天崩地裂之后“奥术魔法”就是一种禁忌了。
Q:雷神曾说过他是“弑神者”。如果他说的是玉珑的话,这是否能解释青龙为什么会有矿物质的身体?
A:雷神说的是莱登。而且他在吹牛,因为莱登还活着!
Q:在剧情中,熊猫人的语言实际上就是“美食”么?请告诉我不是这样的。
A:熊猫人已经开发出一种独特的语言,能让你在大快朵颐的时候流利的与人沟通。
Q:艾泽拉斯的历法真的有零年么?我们在现实中使用的公历并没有零年。
A:没错。这是我们暴雪历史学家用来追踪事件的东西。他们的历法和我们的历法并不是一回事。 :)
Q:玛格汉是如何看待加尔鲁什的?阿格拉把他们都处于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了么?
A:好吧,我们知道在《毁天灭地》里(第163页)阿格拉是如何看待加尔鲁什的。当然,并不意味着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感觉。 :)(译者注:《毁天灭地:大灾变前奏》,魔兽世界大灾变前传官方小说)
A:关于德拉诺的有趣小知识#4:(变成外域的)德拉诺被当成了为什么法师不应该过度使用传送门的主要范例。
Q:5.0之后影踪派里有没有非熊猫人的成员?如果有的话,在锦绣谷被煞化污染之后祝踏岚没把他们全部赶出门派么?
A:这是一个超前的悬而未决的问题。不过我觉得可以@MickyNeilson编个故事?
Q:顺便问一句......管理圣光教会的新人选有了吗?本尼迪塔斯扑街差不多有一年了。
A:现在我们还没有正式选定新的大主教。 :)
Q:所有的精灵都可以看到魔法光环么,还是说仅限于血精灵/高等精灵?谢谢
-)。
A:到目前为止,有一些精灵是可以这样做的(例如漫画中的瓦蕾拉)。但是现在并没有裁定*所有*的精灵都可以。 :)
Q:我不禁想知道暴雪是否会在魔兽里引入新的火元素领主和风元素领主。这会很有趣的。
A:据我所知,等到这些位面有新的领导者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
Q:在WoD能见到黑牙氏族吗?\m/
A:没有这个想法。我们正专注于几个关键的氏族!
Q:你曾在访谈中说过会有一篇故事衔接上战争罪行和WoD。能透露下主要角色么? :D
A:故事完全发生在德拉诺...
A:关于德拉诺的有趣小知识#5:当死亡之翼的龙卵受到德拉诺世界破碎的能量影响之后,虚空龙便随之诞生。
A:关于德拉诺的有趣小知识#6:德拉诺曾一度被称为“红色的世界”,不过在当时它并不是全红的。
A:关于德拉诺的有趣小知识#7:德拉诺有两个月亮。
A:关于德拉诺的有趣(不过这次有点悲伤)小知识#8:德拉诺的德莱尼人大约有90%被部落消灭了。
Q:被遗忘者不会感觉到有一个新的巫妖王么?
A:希尔瓦娜斯确实感觉到了,正如Dave Kosak所著的短篇小说《黑夜边缘》中描写的那样。 :)
Q:法力浮龙是野兽吗,或者说它是血精灵创造的奥术生物?
A:游戏中把它们归为“野兽”。不过我并不认为是血精灵创造了它们。
Q:如果影踪派的成员犯了罪,那么他是得永远放弃影踪派的身份呢,还是受到别的什么惩罚?
A:他们会按照流程处理的。我猜测惩罚会与罪行相称的。 :)
Q:血骑士是独立于魔导师的吗?还是说他们是从属关系?
A:我在写《上层精灵的血脉》时的想法是莉亚德琳隶属于罗曼斯。当然现在可能会不太一样。
Q:也许......在《日影之下》中曾经含糊的提到此事:罗曼斯拥有派遣血骑士护送塞隆的权力,而在同时也提到在遭遇希尔瓦娜斯的胁迫之后,他会“代表莉亚德琳”直到(血骑士)领袖女伯爵得到通报;这表明她可能是和哈杜伦及罗曼斯相平等的军事领导者。
A:她可能已经获得了平等的地位。我们需要给一个官方的说法了。
Q:尼姆雷安还活着吗?
A:悬而未决的问题。 :)
Q:一个开放的问题,泰坦们(就我们所知的)是如何会面的?
A: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有答案,但不能共享。我非常,非常的抱歉,先生。 :)
A:关于德拉诺的有趣小知识#9:在兽人污染和破坏德拉诺之前,它曾是一个葱翠的田园世界。
Q:提里奥是如何净化堕落的灰烬使者的?我觉得,得需要胜过堕落之力的牺牲来净化? (比如达里安的牺牲?)
A:提里奥的人生已经非常悲剧了(《血与荣耀》)。
A:他运用的圣光之力可能在净化上发挥了巨大作用。 :)
Q:这是否意味着这把剑并不需要牺牲亚历山德罗斯的灵魂这种程度的净化?
A:现在还没有官方的说法。我会检查一下,不过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 :)
Q:你会创作更多关于血精灵的作品么?我们想更多的了解这个种族。
A:没错,现在正在忙于创作凯尔萨斯的短篇故事!
Q:在可玩的种族之中,是否有些种族的血液不是红色?
A:按照部落的崛起,德莱尼的血液是深蓝色的。;)
Q:那么我可以假设其他种族的血液是红色的了?
A:按照部落的崛起,据说兽人有着红黑色的血液。现在只有高等精灵,食人魔和塔布羊的血液被认为是红色的。
Q:如果起源大厅就是泰坦的重组手段,这是否意味着将来的威胁已经消失了么?
A:按照魔兽世界特别版漫画,奥尔加隆仍在观察艾泽拉斯。
Q:我想知道,和原始的艾瑞达相比,德莱尼是另外一种不同的种族呢,还是说他们只是改了名字而已?
Q:考虑到由于邪能魔法的“扭曲”,曼阿瑞被称作一个单独的种族,但是还不清楚德莱尼是怎样的。
A:德莱尼仍然是艾瑞达。他们只是改了名字以便和那些堕落的同胞们区分开来。
A:请牢记“德莱尼”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被流放者”。
Q:终极视觉指南上说侏儒在三战后加入联盟,但是他们之前就是联盟成员了,这种说法令人困惑,是否应该说成“重新加入”?
A:侏儒在此之前就是联盟的一员,但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并没有参与三战。因为穴居人入侵的缘故,他们得关门御敌。
Q:燃烧军团中的恶魔施法者都是术士吗?在上古之战中玛诺洛斯用邪能魔法制造了一个护盾。 
)
Q:玛诺洛斯是应该算成一个术士,还是说他只是个使用邪能魔法的战士而已?
A:Metzen曾说过:“深渊领主绝大多数时候使用近战攻击:他们是巨大的,强壮的战士/ /喷涌着邪能。” (c)
A:请牢记萨格拉斯给予每个人的馈赠都是独有的。所以,并不是所有的领主都一样。 :)
Q:在剧情上来说,哪一场迦拉卡斯的战斗才是真的?部落/联盟/还是两者兼而有之?
A:宣布是一方或者另一方的胜利都会剥夺玩家的努力。这也是我们吸取教训之后决定尽量避免的事。
Q:在奥丹姆是不是有一个上古之神或者上古之神的一部分?
A:在大灾变的事件中并没有相关说明。虽然那里是有上古之神的代理人(死亡之翼,奥拉基尔等)的。
Q:关于夏琪亚,我很困惑:在决战奥格瑞玛中,可以看到她是在我方阵营的。而在《战争罪行》里,她又效命于扎伊拉。这到底是疏忽还是另有深意?
A:这个问题之前已经问过了,这么写是有原因的。只是现在不能挑明。 :)
Q:是否能在德拉诺见到死亡之翼或者萨贝里安?
A:这个时候的德拉诺并没有黑龙。嗯......某个黑王子可能已经溜过去了。
Q:只是出于好奇:祝踏岚在WoD中会有戏份么?还是说他将留在潘达利亚以修复锦绣谷?
A:祝踏岚将留在潘达利亚,重拾守夜的职责。由于煞的威胁已经过去,他现在有可能会隐退。
Q:在影月谷的预览中,伊瑞尔被称作是维伦的弟子,这是否意味着她不是维伦的侄女了?我希望这是真的。
A:伊瑞尔绝对不是他的侄女。
Q:影月谷是应该有白天的么?还是说(没有白天)是Alpha测试的BUG?
A:影月谷这地方永远被黄昏笼罩!它的白天和夜晚看上去有些不同,但都是昏沉沉的...
Q:我们需要更多的虚灵剧情!他们有魔兽中最棒的故事之一。永远不要忘记他们,拜托了!
A:很酷。Sean,加上这一条。
Q:“日出和日落,到底是哪个先呢?”在某地日落的时候,难道别的地方不是正处于日出么?(译者注:出自潘达利亚阵营短篇小说《翡翠猎人》)
A:转@Burnzerker(译者注:Matt Burns(Burnzerker),剧情组助理开发人员,《翡翠猎人》的作者)
A:问的好。这句话更多的是为了解释熊猫人的哲学--从他们所居住的地方来说,到底是哪个先呢?
Q:女伯爵莉亚德琳拿的是奎尔德拉吗?我看到的一些Alpha测试片段上,她就佩戴着那把剑。这是真的吗? 
D
A:Alpha测试片段。据我所知,现在这个时候都还不是最终版。 :)
Q:也许吧,我们知道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关系很浪漫。
A:伊瑞尔和玛尔拉德?他们的关系并不浪漫。
Q:即使在加尔鲁什到来之前,WoD的德拉诺是不是都和我们(这个世界)的德拉诺不同?在beta测试中有很多不一致之处。
A:凯诺兹会告诫你不要去数清每一片草叶...
Q:米尔豪斯·法力风暴在哪?他会是WoD中的一个BOSS吗?
A: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在搏击俱乐部....
Q:加尔鲁什的母亲是谁?
A: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有,但遗憾的是现在什么都不能说。抱歉!
Q:洛瑟玛和瓦里安是怎么沟通的?由瓦蕾拉·桑古纳尔充当他们的使者?
A:事实上的确如此。
Q:是否有血精灵治愈了他们的魔瘾?在WoD,莉亚德琳身边有蓝眼睛的精灵,在雷神岛上也有一个高精混在血精灵中。
A:我所知道的官方看法是,污染是有很长的半衰期的。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兽人仍然会生下绿皮的小孩。 
Q:在潘达利亚之外还有没有像至尊天神一样的神?还是说他们是唯一的?
A:远古半神(戈德林,艾维娜等)就和至尊天神一样。
Q:伊瑞尔会有像吉安娜沃金那种定制的唯一模型吗?还是说会用上德莱尼女的新版本模型?
A:伊瑞尔的模型有几个定制的元素,但并不是像维伦或卡德加那种整个都是唯一模型。
Q:有没有打算写一篇钢铁部落的短篇小说?它会是恶棍系列中的一篇么?它会自成系列还是一个独立的故事?
A:预定计划中有一篇地狱咆哮的故事。现在还不能说太多。
Q:圣光来源自彩虹的所有颜色?如果不是,为什么纳鲁是有不同颜色的?
A:标准的说,圣光被视为亮黄色。至于其他问题,我会将它添加到问题列表中。
Q:我喜欢(卡德加)的新外观,但他需要一些面部毛发,以及埃提耶什是怎么回事?用来占位的法杖?
A:卡德加拥有埃提耶什这件事仍然是一个谜。直到它正式上线生效之前都是用来占位的。
Q:“阿拉基”是召唤者阿拉基作为人类的原名么?还是说他变成巫妖之后才把名字改成阿拉基的?
A:我相信这得具体到每一个巫妖而言(比如说克尔苏加德)。不过我不太相信“亡语者女士”是巫妖生前的名字。
Q:我想确认一下:德鲁伊能使用奥术魔法?还是说这只是游戏性?
A:在我看来,是游戏性。
Q:是什么让卡德加逆生长并且拿到埃提耶什?他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卡德加么?
A:并不是逆生长。只是理了个头发。 :)
Q:影踪派出现在德拉诺到底有没有意义?
A:处理完煞魔的威胁之后,影踪派的英雄们肯定会拿起武器参与到德拉诺的战斗之中,没错!
Q:因为设计出潘达利亚中的游学者周卓,以及他那讲故事的任务而需要感谢的人是你不?
A:那应该是Dave Kosak先生。他的聪明才智赋予潘达利亚以生命。
Q:会有一篇描写萨格拉斯毁灭其他世界的魔兽小说么?
A:探讨此种故事内容的可能性很大。
Q:由于影踪派是个志愿服务的组织,那么熊猫人能脱离这个组织么?这会被认为是擅离职守么?
A:在通过试炼之后?在我看来,没有不可能,但是这种可能性极小。
Q:为什么在终极视觉指南里,米尔豪斯·法力风暴的状态是“存活”?难道他在搏击俱乐部中活了下来?
A:他与死神擦肩而过最后活了下来,所以这种说法貌似是可信的。
Q:我在玩WoD Beta。在塔纳安丛林,女伯爵莉亚德琳拿着奎尔德拉,卡德加拿着埃提耶什。 剧情如此?
A:这是个老话题了。剧情上官方并没有给出说明,不过由于游戏还处于测试阶段,我猜测它不过是用来占位的东西。
A:关于德拉诺的有趣小知识#12:德拉诺的元素生物被称之为愤怒,并寻求平衡世界。
A:关于德拉诺的有趣小知识#15:孢子村并不都是用蘑菇造的。
A:关于德拉诺的有趣小知识#16:食人魔王室成员经常享用一种类似石榴的稀有水果。
Q:看了塔拉多的预览。在WoD中肯瑞托会再次中立么?
A:卡德加是中立的。他希望让肯瑞托远离政治。
Q:基于卡德加的立场和人物性格,你会考虑把他设计成一个联盟角色么?以方便起见?
A:卡德加是联盟角色,并且愿意给个别他信任的部落英雄派发任务。
Q:Dave大叔,让玛尔拉德和奥格瑞姆在沙塔斯之战中挂掉的人是你不?如果是的话,我们得谈一谈。
A:魔兽的故事是由上百个开发人员共同创造的。:)
Q:大主教奈丽,大主教玛拉达尔以及伊瑞尔和大主教阿卡玛会回到主世界线么?(译者注:参见http://bbs.ngacn.cc/read.php?tid=7171520)
A:还没有最终决定!我们将拭目以待大家对大主教们的看法。你也会在其他区域遇到别的游侠的。
Q:由于持有者的不同,不洁的圣光(http://db.178.com/wow/cn/spell/58153.html)算不算圣光呈现出的一种形态?
A:“不洁的圣光”确实只是一种暗影/虚空魔法。所以这只是一个有点古怪的技能而已。
Q:为什么会有一件术士套装以克尔苏加德的名字命名?我敢说能召唤出一个最强力的恶魔也不会让你变成一个术士。
0 除非说恶魔与死灵术有关系?O_O<3:)
A:这听起来像是一类“很酷的”事。恐怕我们的团队并不参与物品的命名。
Q:我的部落小战士在潘达利亚练级时,周卓揭示我的种族历史那一段是我最喜欢的任务之一。在联盟方也可以做到这个任务吗?
A:恐怕此事存疑。不过我会传达此事给开发者,看他们是否也会给联盟一个“族谱”类型的任务。
Q:暗夜精灵守望者使用什么魔法?他们是否允许使用闪现等诸如此类的奥术?或者说这是自然魔法的一种形式?
A:在剧情上,我们知道奥术魔法在暗夜精灵眼中是一种禁忌(他们甚至为此流放了上层精灵)。
Q:在WoD的剧情之中有这么多的传送门,那在没有黑暗之门的情况下,为什么钢铁部落不利用它们来入侵艾泽拉斯?
A:他们没有卡德加。以及在塔纳安他们也没有古尔丹。
Q:“希尔瓦拉之爪”背后有没有什么游戏内的剧情?如果有的话,难道这些“叛徒”天性就很邪恶?(译者注:参见http://bbs.ngacn.cc/read.php?tid=7233839)
A:几乎没有什么游戏内的剧情。你们有什么想法?我们应该创造疯狂的猫人这么个阵营么? ;)
Q:在纳格兰最后遇到了一名女督军:阿祖卡·怒刃。http://wod.wowhead.com/npc=80373
A:在100级的周常剧情任务中你会有更多机会看到她的。
Q:等等...有周常剧情任务?! 
O
A:100级时,有很多时候会碰上这些周常短篇剧情。它们的题材各有不同,不过阿祖卡戏份很多。
Q:有没有可能会“错过”这些任务?比如说在某个指定的一周没办法玩游戏的话?以后还能再做么?
A:你不会错过的。如果你跳过一周并且它重置成了别的任务的话,你以后还是可以接到这个任务的。
Q:我们在外域看到的“月亮”和我们在德拉诺(WoD)看到的并不一样,对不对?
A:我所知道的官方解释是德拉诺有两个月亮。因为TBC资料片的缘故,显然是一样的。
Q:泰坦不比艾泽拉斯本身还大么?
A:没有人在游戏中见过“真正的泰坦”。虽然在剧情中已经暗示过,但是现在还没有公开的消息。
Q:在游戏中,萨尔不久就会被重命名成“古伊尔”么?在《战争罪行》里所有人都这么称呼他了。
A:在游戏中只有非常亲近的熟人才叫他古伊尔。大多数人将继续称他为“萨尔”。
Q:能解释一下为何这么多本来在我们世界的人会出现在另一个世界的德拉诺?风险投资公司,郭雅夫人以及别的什么人。
A:本来我们并没有设计这么多。结果游戏有点沉闷。于是我们就让更多的人出现在游戏中了!
Q:是不是所有的守护者都持有埃提耶什?谁是它的第一个主人?麦迪文的母亲?还是说有更古老的守护者?
A:我们可能并没有做出说明。Sean?
A:大法师塔希斯·克摩迪尔曾经说过:埃提耶什“一直以来都在每个提瑞斯法的守护者间流传着。”
A:热砂港的德拉诺远征队将在新补丁中露面,即使你致力于击杀地精也可以做相关的任务。
Q:格瑞兹克将有可能出现么?
p http://wowpedia.org/Grizzik (译者注:格瑞兹克,阿兰卡鸦人,曾帮助达纳斯·托尔贝恩进入奥金顿。)
A:在现阶段会很困难。我不知道此时他在干什么...也许会是个商人?
Q:这里乌鸦之母所指的是哪两个神?鲁克玛和安苏么?
A:她指的是鲁克玛和塞斯。
Q:你说啥,鸦人?那么我们将会遇到一些有关上古之神的麻烦了?
A:大写的O-G,即上古之神,这个不会有。上古/远古神灵,这个会有。
Q:这些重制的新模型是女性鸦人么?有些确实应该是女性模型。(译者注:http://bbs.ngacn.cc/read.php?tid=7215582)
A:这些模型是男女鸦人共用的。
Q:难道鸦人并没有试图将一个上古之神召唤到外域?那么为什么它不现身?
A:黑暗教团还不存在。绝大多数鸦人并不崇拜上古之神。至少不会在WoD的这个时候(在TBC30年前)。
Q:那么,塞斯就是外域影月谷的鸦人试图召唤的那个东西?
A:不是。影月谷那个是黑暗教团在试图召唤一个未命名的上古之神。而塞斯是塞泰克崇拜的一个原始神灵。
Q:那个上古之神会在WoD中现身么?也就是说,它是德拉诺的原生之神么?
A:现在还没有关于它的计划。鸦人甚至可能还没有与它接触过。我们也不知道。
Q:鸦人被流放者就是我们在泰罗卡森林与之战斗的那一群人么?
A:没错,他们中的一些人。
Q:剧情开发者问答中提到过,黑暗教团召唤的上古之神就是塞泰克崇拜的对象。有没有追溯过这句话的连续性?(译者注:参见http://bbs.ngacn.cc/read.php?tid=3451945)
A:在WoD中他们处在一个恶性循环中,可能会导致他们接触到非常黑暗的东西。
Q:鸦人被流放者是无翅的么,还是说其中也有一些有翅的?
A:绝大多数是被诅咒的,翅膀已经折断/无用。你可能会遇到一些已经离开通天峰的未受诅咒的鸦人。
Q:鲁克玛和安苏是乌鸦之母的子嗣么?(译者注:http://bbs.ngacn.cc/read.php?tid=7086385)
A:不,乌鸦之母是安苏的配偶 - 一个掌管乌鸦的半神。
Q:在TBC时代泰罗克和安苏都是绝对邪恶的存在。而现在它们呈现得更为积极正面。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在这30年里它们变得邪恶了?还是说我们错过了啥?
A:他们都在设法解决诅咒以及处在恶性循环中。在TBC安苏被塞泰克召唤回来了。
A:泰罗克在他最后的日子里很黑暗。最终在WoD的时间线中,是玩家让鸦人远离了邪恶。
Q:那么在阿兰卡之峰我们杀掉了塞斯,他(大概)100%挂掉了。这是否意味着上等鸦人不再......堕落和扭曲?
A:恐怕没那么容易。
Q:“萨格雷任务线”是什么?萨格拉斯剧情相关的任务线么?(译者注:bbs.ngacn.cc/read.php?pid=131876057)
A:萨格雷是德莱尼的一个宗派,他们将自己的命运和古尔丹联系在了一起。
Q:鲁克玛和安苏在某种程度上有关联?她的安眠曲隐含着某种双重性。
A:他们在一起对抗塞斯。后来,鲁克玛创造了鸦人以体现她的恩典以及安苏的狡诈。这就是双重性。
Q:埃匹希斯鸦人就像WoD时的拥护者?
A:没错,他们并没有被诅咒,也没有参与把彼此互相丢进血池的野蛮行径。
Q:那么他们消失了,但并不是因为自相残杀?
A:关于在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没有什么信息。 :)
Q:Neilson先生。你知道莉莉的年龄么?
A:在《潘达利亚的明珠》中,莉莉的年龄大致是10-12岁。
Q:纳格兰的预览中提到加拉达尔是在德拉诺爆炸之后建成的。但是在《跨越黑暗之门》和德拉卡的漫画里它也存在。有没有追溯过连续性?
A:是的,你是对的。在“真实的时间线”里,德拉诺世界解体之前,加拉达尔就存在了。这一点在“另一个世界的德拉诺”可能不再成立。
Q:青铜龙能从死亡之翼死掉之前的时间线穿越到现在么?
A:在死亡之翼陨落之后青铜龙失去了很多的力量。不过对于这些龙来说任何事在技术上都是可能的。
Q:现在谁是库尔提拉斯的领导者?戴林,德雷克和吉安娜都不在了。坦瑞德·普罗德摩尔和他们那个半精灵姐妹是官方认可的么?
A:坦瑞德未得到官方承认。金剑女士因为和坦瑞德一样是TRPG角色同样如此。(关于现在库尔提拉斯的领导者)现在还不知道。
Q:在每一条可想象到的时间线上,古尔丹都是个可恶而残忍的混蛋么?
A:我们还没见过古尔丹是个好人这种情况。:P
Q:在新的漫画《古尔丹与陌生人》里,有些东西和我们这边的时间线有点不太一样。显然恶魔们是先和古尔丹接触的,而非耐奥祖!
A:即将到来的新短篇小说会解释这些的。
Q:它是衔接WoD故事的“桥梁”?还是属于恶棍系列中的一篇?
A:桥的一部分。
Q:在漫画《古尔丹与陌生人》中,为什么古尔丹被链子锁住了?是加尔鲁什锁住他的么?这是怎么回事?
A:作为一种预防措施,他自己锁住的。(而且因为看起来真的很酷)。
Q:在《部落的崛起》中古尔丹在兽人之间推广术士魔法,使用之后皮肤会变成绿色。但是在《古尔丹与陌生人》中,却说是恶魔之血导致的。这是个BUG么?
A:这两个都会让兽人变成绿皮。恶魔之血即时生效,而术士的邪能就像辐射一样需要更多的时间。
Q:在终极视觉指南的维伦条目中写道:他加入了联盟,因为他之前就听说过关于联盟的美德故事。那他是什么时候听说的?
A:最有可能是当洛萨之子来到德拉诺的时候。
Q:古尔丹在萨格拉斯之墓里看到了啥...那是真的萨格拉斯么?
A:埋在墓里的是萨格拉斯的化身。那可能只是个碎片,不过由于麦迪文的死,萨格拉斯已经处于失踪状态。
Q:黑暗之火到底是什么?(译者注:在塞泰克大厅,鸦人在临死前会请求黑暗之火为他们复仇)
A:嗯... 黑暗之火听起来像是某种结合了鲁克玛和安苏的怪东西,不是么?
Q:我们还没有在德拉诺看到过娜迦。他们是怎么到的外域?
A:WoD中没有娜迦,他们是和伊利丹及瓦斯琪一起来到外域的,现在这个时候德拉诺没有娜迦。
Q:恕我直言,我认为卡加斯的刃拳画错手了。
A:那是海报。
Q:等等,海报画错了?
A:海报画的不对。
Q:只是想明确一下,《战争之王》中描述的背景故事是否也适用于主时间线的兽人?比如说“我们这边的”卡加斯也是个奴隶。否则我不明白为什么玛尔拉德会知道这件事。
A:没错。
Q:为什么没有新的大主教?
A:本尼迪塔斯的堕落震惊了所有人。在我看来人们仍然处在信仰受到打击的影响之中。
Q:为什么玛诺洛斯的血在开场CG里是绿色的?而在《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里则是红色的?
A:我觉得是由于游戏引擎过于古老导致的。
Q:卡加斯和他的邪部落与伊利丹结盟了?我找不到任何信息来证实这一点
-(
A:都是有关联的。他是邪部落的领导者,看守着玛瑟里顿的监牢。被伊利丹关押的深渊领主....
Q:我注意到官方WoD壁纸上的卡加斯是右手被改造了,但在《战争之王》的第一集中变成了左手。
A:没错。这份WoD的艺术作品并没有经过历史学家的审查。关于断手的官方说明是“左手”。
Q:古尔丹是死灵法师还是术士?我很困惑。
A:术士。
Q:我困惑的原因是:古尔丹在创造死亡骑士的时候管自己叫死灵法师,但他们被称为术士。
A:转@Loreology
A:在这个问题上,我得到的最终官方说明是:邪能魔法和死灵术是两种不同的魔法。
Q:有一个关于赞达拉的问题。他们真的很邪恶?我还记得过去在祖尔格拉布帮助他们的事。
A:巨魔的问题?我认为这需要一个巨魔历史学家来回答。@AdjutantJuPa?
A:优越感作祟的铤而走险可能比邪恶更准确。不过即使在尤亚姆巴岛上,他们确实算是“好人”么?
Q:在剧情上,沃金是个巫医?
A:他是暗影猎手。
Q:那么,魔兽争霸3中的模型只是游戏性?
A:的确如此。
Q:关于查尔利有没有什么故事?http://db.178.com/wow/cn/npc/23101.html
A:有关她的剧情目前仍然是个谜。不过这已经在我们的处理列表上了。
Q:萨格拉斯是德莱尼知道的第一个泰坦么?还是说在此之前他们就知道有泰坦了?
A:他是第一个向德莱尼做自我“介绍”的泰坦。
Q:有关知识?
A:他们的技术(水晶)来自于纳鲁,可参见《部落的崛起》。其他尚未得到证实。
Q:矮人的种族技能(石像形态)有没有什么剧情可言?他们会在战斗中变成石头之类的么?还是说只是魔兽世界的游戏性?
A:在我看来这只是游戏性,先生。
Q:术士都是死灵法师么?反之亦然?
A:死灵法师和术士遵循的方法不同,虽然他们的能力有一定的重叠。 
Q:关于阿兰卡峰林的故事线,我有些困惑。泰罗克之影在战斗中转变为未堕落的有翼形态,并且在与卡加斯的战斗之后仍然保持这种形态。这是否意味着泰罗克摆脱了塞泰的诅咒?(译者注:http://bbs.ngacn.cc/read.php?tid=7288770)
A:问的好!他并没有摆脱诅咒,但我希望他能表现出鸦人的两面性。因此泰罗克之影是他力量的投影。与其说是他的实际形体倒不如说是他的本质存在。(鸦爪祭司伊沙尔并没有把泰罗克完全召唤回来)
Q:在WoD能看到有关狼人的剧情么?在CTM初期他们的受关注度很高,在那之后就被遗忘了。
A:狼人肯定是联盟驻德拉诺军队的一部分,但WoD的故事大多集中在钢铁部落的威胁上。
A:我也很想看到更多有关狼人(以及被遗忘者)的剧情。我敢肯定,他们会再次登场的。
Q:虚灵在WoD的状态如何?(真的很期待能看到更多的虚灵!)
A:抱歉,他们在德拉诺并不存在。他们是在德拉诺爆炸之后才来到外域的。
Q:我还是不清楚卡拉克西和煞之间的关系。煞作为卡拉克西的神的一部分,难道卡拉克西不应该和煞结盟?
A:煞是亚煞极死后留下的残渣。而且它仍然对卡拉克西的轮回有害(疯狂的女皇,凋敝的家园)。
A:卡拉克西希望能保持他们自己的轮回,等待亚煞极本尊归来。他们可不准备白白牺牲。
Q:我们还能再见到卡拉克西吗?如果他们死了的话,但是克尔鲁克的死亡宣言看上去有点模棱两可。(译者注:克尔鲁克的死亡宣言“干得好,唤醒者… 我们会… 再次见面的…”)
A:英杰们在我看来很亲切,但不幸的是,在缺少琥珀再生奇迹的情况下,我认为他们确实死了。
Q:关于上古之神和尼鲁布人是永远的同盟,有什么消息么?
A:现在我能说的只有“敬请期待”。并不是我故意这么刻薄,但是我们已经在开发某些很棒的东西了,我保证!
Q:因为德莱尼人的寿命相对较长,迦罗娜和兰特瑞索会因为他们有一半德莱尼血统而活得更长么?
A:剧情上并没有这种说法,不过基于他们的血统这似乎是个合理的说法。
Q:很奇怪玛尔拉德会知道德拉诺B的历史。
A:玛尔拉德所知道的是这个世界的德拉诺的历史。
Q:在德拉诺A的时间线上,高尔卡是在加尔鲁什出生之后被杀的?还是说高尔卡并不是加尔鲁什的生母,格罗姆有第二个配偶?地狱咆哮的小说中把它作为一个剧情点,在格罗姆说他没有儿子的时候,这使加尔鲁什意识到这是另外一条时间线。     
A:二选一。
Q:那么,为什么玛尔拉德会说到“督军”?在这个世界并不是这么称呼他们的。他怎么知道钢铁部落的领导者是格罗姆?
A:玛尔拉德和瓦里安会谈之时,督军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头衔。
Q:如果没有加尔鲁什的介入,另一个世界的兽人还是会像这个世界一样,喝下玛诺洛斯之血么?
A:我相信这种说法是正确的。然而,在另一个世界的时间线上?一切皆有可能。而这次?是因为加尔鲁什的影响造成的。
Q:纳鲁的印记是如何作用于德莱尼死亡骑士的?他们仍然可以操纵圣光?
A:据我所知,德莱尼死亡骑士拥有这项能力是游戏机制。从剧情性?那对他们来说可是超级痛苦的事。
Q:新的大酋长会在德拉诺展开行动么? 
3
A:他正忙于重建奥格瑞玛和部落。而德拉诺的部落势力由你和萨尔领导。
A:我得知有很多人关注WoD中的德莱尼。伙计们,它们有2张地图,1个地下城,新的美工,大量的任务和角色。
Q:关于热砂保卫协会的问题,这个阵营是和血帆海盗声望对立挂钩的?
A:它们是彼此独立的。欢迎血帆舰队司令完成德拉诺的任务。
Q:关于凯尔萨斯的书怎么样了?魔兽世界会有一个概要提纲,这是真的吗?那将会是非常史诗的一件事。
A:关于凯尔萨斯,那并不是本书,而是一个长篇故事。同时我们也在忙于撰写一本关于魔兽世界剧情的书。
Q:有没有可能写一本关于一战的小说或者短篇故事?类似于《黑暗之潮》那样的。
A:在不久的将来会有的。
Q:作者会是谁呢?
A:现在还不能说太多。
Q:在基尔罗格篇之后就是《战争之王》的第五集了 
O,它到底是平淡无奇的一集,还是充满惊喜的一集?我的意思是在《战争之王》的预告片中就已经宣布格罗玛什、杜隆坦、卡加斯和基尔罗格将会登场了。
A:第五集是个惊喜。
Q:基尔罗格的父亲叫什么名字?
)
A:我并不觉得他被我们命名过。
Q:我们在基尔罗格篇中看到的幻象也是基尔罗格在主世界线看到的吗?为什么它不准确?基尔罗格难道没有被达纳斯杀掉?
A:是的。玛尔拉德并不清楚幻象的具体情况。
Q:来自TBC的瑞拉克和基尔利克都在觉醒教派中,那么觉醒教派变成了沙塔斯的鸦人流亡者?
A:觉醒教派并不存在于TBC的时间线中。它是你在阿兰卡峰林展开行动的结果。
Q:你能透露下,哈杜伦是否知道洛瑟玛对莉亚德琳的感情?
A:我相信他是知道的,但是我不太清楚游戏中是否会表现出来。
Q:我还没有看过那篇小说,不过有剧透称莉亚德琳挺喜欢洛瑟玛的,而塞隆也喜欢她么?
A:是的。
Q:太阳之井三部曲中的其他血精灵哪去了?罗曼斯已经回归了么?(译者注:太阳之井三部曲,魔兽世界TBC官方漫画,原作者Richard A. Knaak)
A:我会转给@MickyNeilson!
A:这个问题可能会在凯尔萨斯的短篇小说中得到解答。
Q:邪能魔法属于死亡魔法还是生命魔法的一种堕落形式?
A:邪能魔法有它独有的类别。和死亡魔法并不一样,即使它也会汲取生命。
Q:我觉得邪能魔法和死亡魔法没什么分别。
A:邪能魔法和死亡魔法的问题将会在一本即将出版的书中得到解决。
Q:这本书是魔兽版的凯恩之书么,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A:前者。
Q:2015年能看到这本书么?
A:现在还不能说。
Q:将来还会见到螳螂妖么?
A:它们是潘达利亚的土著。我怀疑你在其他地方是看不到它们的,但是谁知道呢。毕竟它们是会飞的。
Q:术士能否让魅魔怀孕?
A:我们还未对此做出说明。不过这听上去似乎很有趣!
Q:我知道杜隆坦的父亲加拉德并不算是一个“督军”,不过能否知晓更多关于他的事情?我知道在另一个世界他领导着氏族直到芬里斯杀死了他。
A:将来会有更多的信息。
Q:卡德加一直是我最喜欢的角色,但是现在你们已经把他变成了联盟的叛徒。你们还很得意?
A:他怎么会是叛徒?因为他没有在一看到部落的时候就痛下杀手?按照这种逻辑,所有的阵营领袖都是“叛徒”。我不同意这种说法。
Q:比如说,萨尔(世界萨)应该也是一个中立的英雄,但是他却能随意的表现出对部落的同情和忠诚,然而卡德加这种激进的中立性就很吓人了。请告诉我,为什么卡德加和萨尔会不一样?除了他们分属于不同的阵营?
A:萨尔并不是真正中立的。他属于部落,不过他能在需要和联盟合作的时候放下分歧。吉安娜在她的城市被炸弹夷平之前也是如此。安度因和瓦里安同样也能做到。
Q:我对于人类/联盟的英雄以及阵营变成中立这种事感到非常非常的厌倦。似乎部落最后不得不通过萨尔来处理此事,但是现在他又他妈的回来了,然而我们正在失去卡德加,我觉得肯瑞托会再次中立。
A:你是怎么失去他的?在魔兽世界中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为活跃。每个人都得益于他的存在。
Q:什么时候能看到一个联盟的“坏蛋”?所有的联盟“坏蛋”都已经被“打败”了(伊利丹,阿尔萨斯)
A:这个问题很棒。我们现在的工作中并不包括这个,但是我觉得我们早应该创造出一个联盟的恶棍了。
Q:占星者是自治的么?还是说他们现在听命于洛瑟玛?另外,从剧情上来说我们还能去外域么?
A:无论是奥尔多还是占星者,他们首先还是听命于纳鲁。
A:外域仍然可以通过法师的传送门访问,同样的,你也可以自己传送过去。
Q:暴雪,我们RP玩家需要彻底的解答这个问题。血色十字军作为一个组织来说是否已经被摧毁?
A:先锋军已经被毁灭,但是这种意识形态并不容易被根绝。
Q:很久以前,有人问过Raphael Ahad的作品“白银之手,黑锋之刃”是否能像Sarah Pine写的那篇(“日影之下”)一样被官方认可。它还在计划中么?(译者注:“白银之手,黑锋之刃”:2010年暴雪小说征文大赛冠军作品;“日影之下”:2009年暴雪小说征文大赛冠军作品)
A:目前没有这个打算。
Q:“山丘之王”是否归类于职业?因为出自RPG,这种职业是否被官方承认?
A:默认情况下RPG是不被官方承认的。
Q:炉石传说中的故事在魔兽世界中是否被承认?
A:我并不认为我们做过什么说明。
Q:我们能了解到兽人和食人魔的起源么?到目前为止,在WoD中仍然没有解释他们是怎么出现的。
A:是的,在魔兽世界编年史中。
Q:有没有给基尔罗格的父亲命名?
A:目前没有。
Q:根据这个魔兽维基词条.牛头人才是第一个。
A:不能总是相信维基。
Q:我能问一个剧情小问题吗?法力(mana)和奥术(arcane)、气(chi)和生命(life)之间的关系分别是什么?法力和气有什么不同吗?
A:马上会有一本书对这些问题以及其他基本力做出详细解释!奥术是一种基本力量,“法力”只是测量它的一种标准。(Dave Kosak)
A:“气”是熊猫人对萨满所利用的原始的生命之力“灵(spirit)”的称呼。(Dave Kosak)
Q:嗨。血骑士是必须像其他圣骑士一样信仰圣光才能使用圣光,还是能够直接从太阳井获取圣光?谢
A:从技术上看,他们可以直接获取,但是莉亚德琳让血骑士停止了那种滥用圣光的做法。
A:我认为绿龙在大灾变期间的事件和死亡之翼的灭亡之前都是不朽的。(Kosak)

Kosak先生,有个小错误。大灾变之前,所有龙都不是不朽的,只是寿命很长。守护巨龙才是不朽的。

A:对!谢谢你。(Kosak)
Q:嗨。血骑士是必须像其他圣骑士一样信仰圣光才能使用圣光,还是能够直接从太阳井获取圣光?谢
A:运用圣光作为武器需要巨大的专注力和极强的信仰心。力量并不是像术士那样偷来的。(Kosak)
Q:什么?这和血骑士窃取穆鲁力量的起源,以及开发组问答都直接冲突了。
A:问题问的是现在,而且问的是太阳井(不是穆鲁)。(Kosak)
Q:螃蟹,我只想知道德拉诺和艾泽拉斯是否都在同一个太阳系中?
A:我不知道,不过我的好友Dave知道。
A:不!在它们之间是浩瀚广阔的扭曲虚空。
Q:为什么提拉萨兰将军在圣骑士的职业大厅里?他不是在塞拉摩死了吗?
A:抓住那个机灵的合成人!(真实的回:答:我们将再次检查和修复)(译者注:提问者是红衣小子,而Dave显然是辐射4玩多了)
Q:提瑞斯法秘会是(法师神器任务中提到的)提瑞斯法议会的代名词?
A:新组织,现在致力于和燃烧军团作战!
Q:为啥我们要在熊猫人的出生地点而非影踪禅院/白虎寺/昆莱山露宿?
A:达拉然有通往职业大厅的传送门。
A:我很抱歉你不喜欢迷踪岛,我们很多人都很高兴所有种族的武僧都能享受这美丽的地方。
Q:巨魔牧师和其他人一样用同样的圣光么?还是说有别的什么东西?
A:没错,他们研习的圣光是一样的。
Q:在WoD,莉亚德琳持有奎尔德拉。难道那是真的奎尔德拉?还是说只是武器模型相同而已?
A:尚未确定(据我所知)。
Q:龙类可以选择伪装的样子么?还是说他们天生只能变成那样?
A:我不清楚我们是否曾经做过什么肯定的回答。我一直以为这是一种形态的选择,但我不认为我们曾经这么说过。
Q:魔兽的故事剧情会向着更为和平的方向发展么?加尔鲁什已经死了。就让阵营之争和他一起去死。为了艾泽拉斯。
A:我担心“和谐争霸”并不受欢迎,也无法持久发展。再者说 - 也许这就是这个世界所需要的游戏方式。 :)
Q:那么..破碎群岛从海中升起才过了20/30年,怎么就已经有了三种主要的陆地文明和多种陆地种族?
A:萨格拉斯之墓是从海中升起的,而在军团再临里,破碎群岛的其他部分自从天崩地裂时期就已经存在了。
Q:一年前你在推特上说会尽量把麦德安塑造的更好。你们有没有为他做些什么,也许能让我们在游戏中见到一个不那么玛丽苏的他?
A:恐怕做不出来。
Q:麦德安还算是官方认可的人物么?论坛上有传言说由于不受欢迎,你们想把他遗忘掉。
A:我听说过类似的抱怨,但是没有任何官方证明(这一点)。
Q:喝了玛诺洛斯之血的兽人是不朽的么?因为恶魔被定义为不朽的,有人声称被注入恶魔之血的兽人是不朽的。这有点道理但是我不确定这是否是官方剧情。
A:我不这么认为。
Q:按照之前的说法,编年史一共只会有3卷,是么?
A:目前的计划是那样的。
Q:谢谢你这些年来的工作以及与社区的互动。附言:我非常想读到你写的凯尔萨斯的故事。
A:不用谢!很想有朝一日完成凯尔萨斯的小说。拭目以待吧。
Q:听到你要离开暴雪的消息感到很郁闷。;n; 凯尔萨斯的中篇小说有什么消息么?会有吗?
A:我已经完成了将近一半。一切皆有可能!
Q:听到@MickyNeilson离开暴雪的消息感到很悲伤。谢谢你在暴雪的贡献!希望凯尔萨斯的小说能够出版...
A:谢谢!回复:凯尔萨斯,你永远不会知道!
Q:编年史会说到一些东西,比如玛维遇到德拉克苏尔么?(译者注:德拉克苏尔,暴掠氏族兽人,古尔丹手下的术士,在《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暗夜精灵战役第二关破碎群岛中,遇到了玛维)
A:之后的几卷将涵盖玛维的那个时间段。不过并不确定有多详细。
A:总的来说,我们没有在编年史里提到的故事并不代表它们一定不是正史。编年史的作用是规划一个较为宽泛的历史框架。 
A:当你在军团再临中遇到奥蕾莉亚和图拉扬的时候,你的wow世界观将会被改变,这里先卖个关子。
A:吉安娜并不是恐惧魔王.
Q:日行者是怎么看其他的圣骑士的呢?
A:基于历史学家的说法,我个人的理解是——日行者尊重其他圣骑,但他们的圣光之道并不相同。
Q:那么联盟方的矮人和人类圣骑又是怎么看血骑士和日行者的呢?
A:我觉得他们对于血骑士从纳鲁身上偷取能量之事仍然耿耿于怀。日行者则是新兴生物……
Q:那么艾露恩相关的能量又怎么说,还是说它们和圣光是一回事?
A:根据历史学家的说法,那些能量来自于艾露恩本身。
Q:针对不碎之灵中的下面两句话:

“在虚空之中,还存在着另一种元素,它由难以形容的能量所组成,并将不同的世界联系在一起。” (Out here in the void was another element, one that seemed to bind the worlds together, one composed of unspeakable energy)

“他感到有许许多多声音在与他对话”(he felt this presence speak with a multitude of voices)

“许许多多的声音”是指生命吗?“虚空中的元素”和“难以形容的能量”‘又是什么?

A:是的——主要来说,是指万物中的生命,以及其他世界上的生命。努波顿所感知的是在其他世界的生命。所谓无法形容的能量是指把这些世界联系在一起的能量。
Q:高等精灵崇拜一个具体的太阳神么?
A:高等精灵拒绝崇拜艾露恩,他们热爱太阳,但并没有崇拜一个太阳神。
Q:地精牧师信仰圣光么?
A:在贪婪的驱使下,地精牧师以意志力来使用圣光。
Q:在暗夜精灵的地盘上,邪能是不是非法的呢?比如达纳苏斯啊,黑海岸啊,灰谷啊之类。
A:是的。
Q:那么那些住在达纳苏斯的狼人术士该怎么办呢?
A:就正史剧情而言,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偷偷使用魔能的,不然他们会被制止。
Q:血精灵知道自己抽的是邪能么?
A:当初血精灵对自己到底抽了什么并不知情。更多细节会在我写的凯尔萨斯小说里提及。
Q:老陈是什么时候遇见葛瑞姆·雷酒的呢?
A:最有可能的情况是,老陈是在加入雷克萨那方、一起对抗戴林普劳德摩尔之前遇见葛瑞姆雷酒的。
Q:为什么娜迦如此迫切地想要找到潘达利亚的明珠以及潘达利亚呢?
A:娜迦知道明珠所拥有的力量。关于它们为何要寻找潘达利亚,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未公布,但终究会给个答案的。
Q:丽丽芳龄几何?
A:潘达利亚的明珠里丽丽10岁左右。

注:Neilson的女儿cos的丽丽——Neilson说潘达利亚的明珠里的角色其实是以他女儿为原型参考的。

Q:少昊系列第五集中,是地狱火么?
A:是地狱火没错。绿色的是邪能。这些地狱火砸上的是潘达利亚之外的土地。
Q:达尔坎究竟死了几次?上精血脉里被阿强干掉之后他又活过来了么?tbc脚男干掉他的那次还是不是正史剧情了?他还会不会再活过来?
A:(上精血脉之后)达尔坎又再次活过来了。我在写上精血脉的时候,特意在措辞留下了一点余地,让他有复活的机会。就我所知没有计划让他再次复活。

〔所以在正史剧情里,达尔坎被干掉四次,阿尔萨斯一血,安薇娜井妹二血,阿强三血,某脚男英雄四血〕

Q:关于魔导师在银月城的地位问题:如果达尔坎德拉希尔因为自己“仅仅是个魔导师”而愤恨不平,那么魔导师在银月城到底拥有什么样的社会地位呢?
A:达尔坎只是为数众多的魔导师之一。魔导师地位很高,但还不足以满足达尔坎的贪欲。
Q:被污染的三个月水晶〔在上精血脉中被凯子收作己用,即我们熟悉的那三个绿宝珠〕对凯子有没有负面影响?
A:我个人的意见是,凯尔萨斯需要时刻维持防御状态(是以在部下的劝说下将月水晶收作己用),但它们与凯子后来的黑化并不相关。
Q:在上精血脉中,阿强看见凯子在炸太阳井的时候曾一度变成了类似失心者的模样,这是为什么呢?
A:洛瑟玛瞥见的是凯尔萨斯最后的结局。那是太阳井的强大能量与凯尔萨斯的法师能量共同作用造成的。
Q:大魔导师〔现任罗曼斯,前任碧洛华〕的地位高于游侠将军〔现任哈杜伦,前任希尔瓦娜斯〕吗?
A: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大魔导师的地位高于游侠将军。请sean再去确认一下。

〔之后sean回复确认了neilson的说法。〕

血精灵知道自己抽的是邪能么?

Q:为什么哈杜伦那时等着阿强来结果祖尔金,而非自己动手呢?
A:这是我很早之前写的情节,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哈杜伦是想要折磨祖尔金更长的时间,速死是便宜他了。
Q:哈杜伦很有可能也是想让阿强亲手为自己报仇?他被祖尔金折磨过嘛。
A:是的!
Q:暗矛部落人数几何?
A:没有相关的官方数据,但已知的是暗矛部落的规模比其他巨魔部落要小。”【图片】2.
Q:玛法里奥是不是第一个德鲁伊?
A:玛法里奥确确实实就是第一个德鲁伊哦。
Q:遗忘者杜鲁姆是不是燃烧军团的观察者呢?
A:尽管外表很像,但杜鲁姆是不是燃烧军团的观察者。
Q:部落的崛起和魔兽漫画里都说了,德莱尼是在一战前200年的时候来到德拉诺,这是真的么?
A:是的,历史学家已经确认过了。
Q:漫画黑暗骑士的故事是不是和狼人的诅咒发生在同一时期?
A:是的。不过黑暗骑士结尾时的时间线在月神的镰刀出现在吉尔尼斯之前。
Q:熊猫人是否有德鲁伊
A:在塞纳留斯将德鲁伊之道教授人型种族之前,潘达利亚就被迷雾遮蔽住了。不好意思,没有能变熊的熊哦!
Q:熊猫人是否和牛头人一样,会烧了尸体
A:熊猫人尊敬他们的家史,他们会埋葬死去的熊猫人。至于某些特定的族群——比如影踪派——还有其他的一些规定。影踪派的人将死之际,会将他们的装备传给自己的学生。每件影踪派的盔甲都是传承下来的,背后都有故事。
Q:为啥wow里那么多强力的人类法爷,精灵法爷比不上人类法爷吗?
A:我想艾萨斯和罗曼斯会对你这种贬低的说法提出异议哟。;)
Q:雷神岛场景战役最后一步的时候洛瑟玛说要单挑吉安娜?
A:他说是说得很厉害,但洛瑟玛vs吉安娜?单挑?我对洛瑟玛能干掉吉安娜这点表示怀疑。
Q:狼人和人类算不算同一种族?
A:就游戏性来说,狼人被认为是一个不同于人类的种族。但是剧情上来说,多数狼人还是认为自己是人类这样。
Q:熊猫人死亡骑士?
A:理论上来说,一只四处游历的熊猫人可能会被天灾抓住然后拉成dk,不过这些熊猫dk非常非常稀少就是了。
Q:季还会留在部落么?他不是差点被杀了吗?
A:季被反抗军救了,他更喜欢反抗军组成的新部落!(kosak也说过,老季视沃金为哥们,不会离开部落的)
Q:在末代皇帝之后,熊猫人的政治体系是怎样的,他们为什么不加冕新皇帝了呢?
A:在末代皇帝之后,熊猫人的政治体系地方化了。影踪派守卫城墙,没有外来的威胁了!
Q:惧之煞为啥是紫橙色的,而不是黑白色的,这在剧情上有说法吗?
A:剧情上没啥说法,我们只是想区分开不同的boss模型而已(尤其是惧之煞)
Q:为什么螳螂妖憎恨煞,却服从亚煞极?为什么魔古人对抗古神,却又利用煞作为武器呢?
A:煞是古神死去时呼出的气息,它们没有意志。卡拉克西崇拜神,憎恨这气息。而弑神的魔古人则利用这气息。

kosak证实亚煞极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小吼没有复活他。

Q:为什么泰兰德在MOP中如此冲动?
A:5.1里,泰兰德代表的是联盟中的那些对部落的激进行为感到受够了的人,他们渴望血洗部落。
A:(耐心的试炼里泰兰德的形象)更加与war3那个充满活力的、激进的泰兰德相吻合。
A:我们想让泰兰德与瓦王形成对比,同时我们也想让泰兰德与她在war3的形象相一致:冲动,不考虑后果,专注一心……
Q:瓦里安的权力?
A:和部落的‘大酋长’差不多,至高王协调统筹联盟所有的种族的行动。
A:‘最高联合指挥官’这个称号可以解释瓦里安扮演的角色。他指挥部队,统筹部队,激励部队。
Q:暴风城的贵族有何权限,仅仅是皇家的顾问呢,还是有自己的军队呢?
A:我们在游戏里很少提到政治问题。这些贵族在暴风城权力很大,不过在整个联盟权力比较小。
A:这些皇家的顾问(贵族们)拥有很多土地,所以在城中商业和劳力问题上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A:不过瓦里安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强势的国王,他不让那些贵族再摆布他了。

(以下两条推特还是和一些外国联盟玩家在5.3爆发的抗议相关。他们认为部落的任务是起义反抗小吼,而联盟却是在沃金的指挥下帮助部落外加进行侦查任务,这是blz对联盟线的忽视。kosak对此进行了回应。)

kosak:“瓦里安在塞拉摩事件中吸取了教训。在塞拉摩后,他总是先派出第七军团进行侦察。5.3就是如此。”

“5.0时也是这样,他先派第七军团去潘达利亚侦察一番。他吸取教训,不再鲁莽进军某地。”

Q:我有个问题!看完新书后,我很讨厌小吼,也很同情联盟。作为一个部落,在mop里我为啥要和联盟战斗呢?
A:联盟认为你和小吼是一伙的。他们要毁灭你,夺回被小吼占领的土地,让你饥饿至死,让你粉身碎骨!
Q:联盟到底是对小吼做了啥啊,他为什么那么恨联盟啊?
A:部落在荒漠里挨饿,在灰谷受到暗夜的狙击,等等等等——而加尔鲁什是这个部落的领袖。在小吼看来,萨尔更看重和联盟共存,而非部落本身的利益。小吼希望他的人民能成为伟大的存在。
A:如果小吼是个动词系列:“兄弟,这笑话本来还挺有意思的,但你把它小吼了。’ ‘哥们,在停车场有个混蛋小吼了我的车!”
A:小吼是渴望用煞来武装自己,但这完全是出于他自己的意志。吉安娜也是如此(心智未受影响)。这就是大酋长加尔鲁什!
A:虽然一些插画里小吼看上去被煞能污染了,但实际上他是在利用煞而已,他完全是出于自我的意志的。
Q:起义军是什么看小吼的?
A:我想部落起义军觉得小吼违背了誓言。他试图杀死沃金,将血精灵当作炮灰,还犯下了其他种种罪行。
Q:小吼是不是踏上潘达利亚的土地后就被傲之煞影响了?
A:自从萨尔在纳格兰的加拉达尔把傲慢的种子播种于小吼心中之时,小吼就已经变得傲慢了。
A:哈哈,六个词来形容小吼:战术高明,战略平平,政治傻x。(玩家说的,Dave引用)
Q:血精灵和高等精灵会憎恨半精灵吗?他们会允许让半精灵出生吗?
A:他们允许的——但他们很可能看不起半精……
Q:嗨。请问元素和元素之灵有啥区别吗?是同一种东西还是?
A:当灵魂有了天然的实体之后,它们即成为元素。灵魂是元素的核心所在。
Q:被认定为非正史的是整个魔兽世界漫画系列,还是只有守护者麦德安的部分?
A:只有守护者麦德安的部分(属于非正史)。
Q:那个,贝恩好像没动静很久了?
A:以后会有他的戏份的。
Q:邪能除了腐蚀之外是否还有治疗效果?比如那个会治疗的破坏魔祭司?
A:当然有,如果你是邪能生物的话。否则是会造成其他影响(leave a mark)的。
Q:传奇大德鲁伊埃洛瑟尔是变树之后的凡人德鲁伊吗?他是暗夜精灵还是牛头人呢?
A:埃洛瑟尔是古树。
Q:那为啥他是“人型生物”而不是“元素”?
A:失误。我会推进修正的,毕竟这是规则之一。
Q:军团一直都有战舰吗?如果是最近才出现、需要几百万年来建造,那是不是很奇怪。
A:实际上有一段时间了。到了阿古斯会解释一部分的。
Q:萨格拉斯
Q:嗨,萨格拉斯已经成为了恶魔吗?(可以在扭曲虚空重生)还是说他仍然是泰坦,只是带有恶魔特征(角)?
A: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萨格拉斯是一名泰坦. #到阿古斯就知道了
Q:谢谢.这是意味着萨格拉斯可以像其他恶魔一样在扭曲虚空重生吗?还是说他只有“一条性命”.
A:把他打败就能找到答案了
Q:嘿,TCG卡牌被认为是WOW的正史吗?
A:抱歉.如果它存在于WOW游戏里,那它就是正史。TCG卡牌对WOW正史没有决定性影响。
Q:那么TCG卡牌对于WOW中的描述是正史吗?
A:如果你说的是卡牌上的描述:不是.
Q:I meant moreso the flavour text below the Mechanics.
A:same rules apply. If it's in WoW it's canon. Otherwise no.
Q:嗨,奥丁的金色瓦拉加尔是由光构成的吗?因为他们使用了圣光,那巫妖王的黑暗瓦拉加尔就是暗影咯?
A:.巫妖王奴役了瓦拉加尔并将他们转化成了天灾的奴仆。巫妖王并不能真正意义上的“创造”。
Q:我明白了。你能确定一个事儿吗?:奥丁的瓦拉加尔是由光所构成的,正如他们所使用的圣光一样。
A:光,是艾泽拉斯的生命之源。可以肯定的说,他们的确是受到了某种方式的影响,正如大多数生物一样。
Q:男孩拿着剑的时候...它真的吸走了他所有的灵魂并且整个war3时期都仅仅是一具躯壳?
A:根本不是这样的!阿尔萨斯的一部分还在(至今仍在)巫妖王体内。
Q:图拉杨会有一个独立模型吗?我很期待! ? 
D
A:我的回答是:当然有! 当你看到他时,请告诉我们你的感受。
Q:你知道当一个星魂苏醒时会发生什么吗?星球上的居民又会怎么样?
A:只有一种办法能够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Q:萨拉塔斯说的是真的吗?诸界吞噬者迪门修斯是一个在实体宇宙中现身过的虚空大君?真是太可怕了!
A:相信它只会以失败告终,小心点!除非....你喜欢那样
Q:Is the 5.3 bickering between the Alliance PC and Vol'jin canon? It seems OOC of Vol'jin to threaten in the manner that he did.
A:Definitely canon. And besides, Alliance players who called his bluff when he threatened could make him back down.
Q:The Warcraft Chronicle preview is interesting... Especially the implication that Earth is Arcane and Fire is Fel.
A:They're associated but not linked. Titans forged planets, so are close to Earth and Water.
Q:At the height of their prime, Lich King vs Thunder King
who wins?
A:1on1? Thunder King. But LK is smarter. Army vs Army, Arthas would tear his empire to SHREADS.
Q:is Hellfire Archimonde from the AU or MU?
A:that's not how demons work.
Q:could you explain how demons work then? There's been a lot of changes and revelations since TBC.
A:Its really not a Twitter convo. There's a lot going on that we as inhabitants of Azeroth don't understand about demons
Q:right but we're asking if Archimonde this patch is from the AU or the one we killed at Hyjal.
A:Archimonde is a demon whose demon soul is anchored to the Nether. The Nether transcends all realities. That is all.
Q:Alright. So, Deathwings death to Theramore's event is a year?
A:More like DW death till end of Pandaria is a year.
Q:At best, the Alliance may not lose, but never seems to win.
A:Ever watch Rocky films? It's only round 3....
Q:Please Chris, Bring Thrall back to the Horde, The horde Sucks without him.
A:...is that thunder, I hear?...
Q:Quick question
What's an average Pandaren lifespan? Roughly humanlike? 100s? 200s? Thanks.
A:Roughly human...
Q:Is the position of "high king" like the supreme commander position of Lothar?
A:Yes. About army focus, not control.
Q:But arthas death is still a bit unresolved, whats up??
A:Unresolved? Dead as a doornail. :)
Q:please, PLEASE! Tell me Thrall will be around... Please....3 words
A:hammer... of... Justice...
Q:I hope this war continues after Garrosh.
A:War's good for business. It ain't called'Peacecraft'...:)
Q:What are Deathwing's armour plates made of?
A:Thought it was elementium... (As of Cataclysm)
Q:Did the scourge exist before the Lich King and the whole Ner'zhul stuff?
A:No. But necromancy was possible.
Q:is ne'zhul completely gone gone?
A:Far as I'm concerned. :)Does anyone in this universe ever really stay dead?
Q:Thrall likes peace, diplomancy, and hates slavery. What's his view on Varian being a slave?
A:He'd hate it.
Q:Hey @ChrisMetzen this might be a strange question
But what age are tauren considered adults?
A:When their udders come in.
Q:Did Draenor naturally have leylines, or were they created by Grond/Aggramar/the Breakers?
A:I always felt like the planet naturally had them, like that is a normal development on many worlds.
Q:They were once described as the planet's "blood vessels";world-soul concept had made it more interesting. I guess they can't be related now!
A:It's possible there are different degrees if it. Just speculating, but maybe Azeroth has more than a non-WS world.
Q:Are the the arakkoa gods wild gods? Do they have any relationship to the emerald dream? How did Anzu enter it in TBC?
A:I think they're part of a greater set of similar creatures. I'm hesitant to call them Wild Gods specifically though, just b/c the term has direct ties to Keepers on Azeroth.
A:As for Anzu, not sure yet. Could have been his knowledge of magic that allowed him to find it, or his ties to spirit of life.
Q:Hey! Chronicle 1 question here. The cosmology chart has
Shadow - Shadow (Void) as opposed to Light - Holy. Now the text says Light manifests as holy magic, while Shadow (referred to as Void) appears as shadow magic. This doesn't match pic, right? According to it, it should be "Shadow manifests as shadow magic / void magic. Or Is it backwards?
A:Mainly because we felt like it was the most commonly used term when referring to that kind of magic.The two are pretty much interchangeable as far as the chart goes. We were just trying to use "shadow" in that specific case.
Q:Given the Ogre continent is missing on the Chronicles map does that mean it's been retconned to not have existed now?
A:Could still be other landmasses around, but in Chronicle the ogre's seat of power (Goria) is on that main map.
Q:Where is Wrathion in Legion?
A:He's wandering. We'll see him again.
Q:What's the effective range of the Sunwell? How do Blood Elf paladins function away from it?
A:Holy magic moves throughout the cosmos, its magic travels through everything in the universe.
Q:The Naga in Azsuna are kind of weird. In 7.2, they're in the Tomb of Sargeras. Whose side are the Naga on and what's their deal?
A:Naga, like Humans, don't always have the same allegiances. Like some may work with the legion, some may not. They have different matriarchies. As far as Azsuna, Azshara certainly is interested in the tidestone. It's a story we'll hopefully expand.
Q:Why did you pull a Game of Thrones kill on Ysera? Doesn't that contradict lore?
A:Um, spoilers. Yeah, she dies.So... heroes make sacrifices in our game. It's happening a lot in Legion. While Ysera, who is now mortal after Twilight of the Aspects, is dead--her spirit does live on. Don't hold on too long for her being gone for good.
Q:Now that Vol'jin is dead and the Darkspear have no prominent lore characters? Who will succeed?
A:Well, we have some plans. There's more to Vol'jin's story. In time. In time. We'll figure it out.
Q:What's Khadgar's last name?
A:Khadgar might be his last name...so then you don't know his first name. We'll look into it, maybe get some history going.
Q:Why can't the Undead be paladins?
A:The way the holy light is used for paladins and priests is different. Priests use it for the preservation. Paladins use it offensively. Undead and demons... actually I am making a terrible argument. I'm kidding. It leaves a sour taste.Actually we'll talk about it.
Q:Lore questions--what's up with celestial dragons, they're neither celestials nor dragons, and they keep showing up everywhere!
A:Excellent question! I think the Titans were involved. We need to get you a red shirt.
Q:The Horde took a pretty big hit lore-wise, and now the Alliance is strong. What can the Horde do to get back to that level?
A:They can faction change to Alliance! ;)
A:They have to rebuild and find a stronger core than ever before, which we'll see during Draenor.
Q:Will we see Alleria and Turalyon again?
A:They're not on Draenor right now, but we have plans for them--you will see them again.
Q:Hey. Have a question concerning Vol. 2. Do you think the Horde navy (by itself) couldn't have posed a threat on the sea at all.....or was their outmaneuvering (and an injured lamb crossing a wolf phrase) more connected to Proudmoore, his experience, skill?
A:I think Proudmoore's skill played a big part in that.
Q:Any idea regarding Dwarf ages? Muradin was 221 in WC3 and there's no grey in his hair. Was Magni alive during the Civil War?
A:It's that secret Ironforge hair tonic! Not sure we have codified ages yet though TBH.
Q:Might that be something forthcoming in future Chronicle volumes?
A:Probably not in the next one. May be possible for stuff we so after that.
Q:Q
恐惧魔和末日守卫之间有什么联系?前者看上去像是后者的变异版.
A:还没想那么多,等我们看看在哪里加上这段比较合适
Q:1.Is it safe to assume Gorefiend's demise atop the Black Temple is still canon, as it was not mentioned in the book?2.This one's about V. 3) Are we going to learn more about the Ner'zhul/Lich King persona relation in V.3?
A:1--Yes.2--Not sure yet. We will touch on Arthas/NZ though.

Q:阿克蒙德捏爆达拉然的法术叫啥名字?

A:没名字,我认为他是利用了达拉然的魔网能量来对付它自身
Q:我们会看到一份关于艾泽拉斯的魔网图吗?
A:一个很酷的想法!虽然暂时没有这个计划,但我很乐意看到它出现。魔枢!
Q:嗨,Dave。半精灵能够在魔兽世界里活多久?
A:半精灵在魔兽里非常罕见,我们没有关于他们的详细设定。(我就知道这么多)
A:It was a light-hearted remark. Vol'jin IS dead, but of course there is much more story to tell when it comes to his legacy.
Q: 奥格瑞姆的死亡会出现在卷三的画册中吗?官方没有多少关于他的画集,老实说我有点失望。
A: 关于他,我们的确有些计划。但我们更加侧重于萨尔。
Q
第三卷中会解释阿达尔和沙塔尔在TBC前和TBC开始时的动向吗?和圣光军团有何联系?为何要杀死泽拉的天选之子伊利丹?
Q
阿达尔曾说过,圣光军团仍在集结,但他们已经战斗一千多年了,图拉扬仅仅失踪了20年.
A:书中会简要提及他们在TBC开始前的动向,但为何在泽拉的预言下还要和伊利丹开展需要等以后再说.
Q
嗨,有可能在书中提及有多少洛丹伦人逃往南方,多少西渡,多少留下,多少死亡吗? 还有,是否会提及斯托姆加德的陷落或它的命运?还有加里瑟斯部队如何成形以及他们的命运? 谢啦.
A: 你上面说的全都木有哦. 我们没写那么深.
Q
嗨, 第三卷会说明奥尔加隆这么久都做了什么吗? 艾泽拉斯面对了无数威胁, 至高守护者的位置旁落, 守护者们被囚禁, 很容易想到当远在奥丹姆的起源大厅清洗程序被远程启动并终止后, 奥尔加隆肯定收到了信息, 洛肯夺走至高守护者头衔时他肯定也知道啊.
A: 我们没有涉及奥尔加隆在奥杜尔事件后的动向. 书中只写到奥杜尔团本事件的相关内容.
Q
与黑暗帝国作战的泰坦造物们是一支庞大的军队。但在LEG前我们很少见到他们,这是为什么…
A:我认为他们大多数都在战争中死了
Q
所以这就是守护者们创造第二代泰坦造物的原因?
A:是的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