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Achievement legionpvp4tier3.png

基本完善
V'uekyabsgyi!这篇文章已经基本完善了,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Kael.jpg
凯尔萨斯·逐日者
Kael'thas Sunstrider
基本信息
头衔 太阳之王
血精灵之王
奎尔萨拉斯王储
性别 男性
种族 血精灵
职业 血法师大法师
身份 血精灵之王,风暴要塞之主,未加冕的奎尔萨拉斯之王,基尔加丹的仆从
所在地 葬于奎尔丹纳斯传说[1]
要塞之眼的风暴之桥和魔导师平台的大魔导师的圣堂(魔兽世界)
状态 死亡;可击杀(魔兽世界
势力信息
阵营 中立
势力 奎尔萨拉斯部队燃烧军团
前势力 洛丹伦联盟奎尔萨拉斯肯瑞托新联盟联盟遗民伊利达雷
人物关系
亲属 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父亲)
达斯雷玛·逐日者(高祖父)
导师 基尔加丹
伊利丹·怒风
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
可能有大魔导师泰蕾丝塔
同伴 (凤凰)
迅捷白色陆行鸟(坐骑)

也许不在意你的子民,但我在意。我在与人类的恩怨之中迷失了太久太久。现在我只为精灵而战——为了辛多雷,为了血之子。

—— 凯尔萨斯·逐日者

凯尔萨斯·逐日者Kael'thas Sunstrider曾是肯瑞托的高级成员之一,也是最后的逐日者王朝奎尔萨拉斯的王子。奎尔萨拉斯陷落之后,凯尔萨斯率领剩余的子民前往效忠联盟。为了填补人民对魔法的渴望,他后来投靠了伊利丹·怒风,但又在燃烧军团之主基尔加丹承诺满足血精灵的渴求之后选择了背叛。[2] 在与燃烧军团的盟约暴露后他背上了叛徒之名,失去了人民的支持,并作为自己从前的暗影返回了艾泽拉斯。凯尔萨斯计划通过太阳之井召唤基尔加丹,但他的阴谋由于破碎残阳的发觉与安薇娜·提歌的牺牲而未能得逞。他最终在魔导师平台被击败。

生平

达拉然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吉安娜与凯尔萨斯在达拉然

作为奎尔萨拉斯国王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的独子,[3]凯尔萨斯也是一位强大的法师并身为肯瑞托的暗影高阶组织六人议会的成员之一。[4]第二次战争之前,他与高阶议会的其他成员询问了卡德加关于兽人与卡拉赞中导致麦迪文死亡的一系列事件。[5] 凯尔与克拉苏斯和安东尼达斯一同对抗偷走达拉然之眼的死亡骑士,然而这些入侵者最终靠黑龙军团的帮助而逃离。

尽管自己有着奎尔萨拉斯王子和六人议会成员的双重身份,凯尔萨斯自己却十分平易近人,并很快见到了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他的魅力与“完美”的外表深深打动了这位年轻的女法师,然而对方的王位与她自己对洛丹伦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王子的痴情让她拒绝了对方的进一步邀请——例如前往他的故乡,魔法比达拉然更为普遍的奎尔萨拉斯。阿尔萨斯认为自己若无所作为将输掉这场竞争,于是带着嫉妒前来拜访这位年长而强大的凯尔。后来,阿尔萨斯自己前往达拉然进行学术研究,并和吉安娜坠入爱河。凯尔萨斯对此颇有不满,并对阿尔萨斯在拥有吉安娜这样的女人之后还能如此低调而略微有些惊讶。

凯尔萨斯反对设立拘留营地,并将兽人内在控制其恶魔之血的能力视为将其与人类平等看待的试练。这让他与安东尼达斯、吉安娜和阿尔萨斯等人产生了分歧,后者认为原大陆居民——无论怎样——都该一视同仁,而兽人则不在其中。

凯尔萨斯对人类纳萨诺斯·玛瑞斯加入远行者有所质疑,并向奎尔萨拉斯致信要求希尔瓦娜斯将纳萨诺斯遣送离队。不过在他的反对之下希尔瓦娜斯仍然固执己见,而她的回答也仅仅是纳萨诺斯会成为一名忠实的盟友。

然而凯尔萨斯王子在不久后却有了比此类小事更加值得担心的事情。

第三次战争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掌握翠绿的魔珠后,凯尔萨斯成为了一名血法师
凯尔萨斯·逐日者,血法师。
作为神器的凯尔萨斯之剑“烈焰之击”。

作为六人议会的一员,凯尔在克尔苏加德被放逐出达拉然之时也在场。[6]

在一系列戏剧性的事件后,背叛的阿尔萨斯王子向自己的故乡复仇,随后踏上了进攻奎尔萨拉斯的旅途。他对精灵王国的野蛮征服导致了银月城的完全毁灭、大片高等精灵森林不复存在、传奇般的太阳之井的消失(因此导致精灵一族就此颓废)、高等精灵族超过90%人口灭亡[7]以及凯尔的父亲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国王的牺牲。

凯尔萨斯在达拉然得知了这一消息,而懊悔的吉安娜试图劝慰他。凯尔萨斯向她大发雷霆,痛斥她与这样一位刽子手曾有过一段感情,并为自己曾输给这样的怪物而破口大骂。在诅咒人类并对自己曾相信人类提供的帮助后悔不已之后,凯尔萨斯宣布他的人民将以效忠她“深爱之人”的亡灵之血就此重生。父亲逝世后,凯尔萨斯明白领导人民的重任以后便由自己一肩扛下。[8]

凯尔萨斯抛弃了达拉然任其自生自灭,并迅速前往援助自己的人民。他回到森林后立刻派遣罗曼斯去找洛瑟玛,向人民通知自己的归来。

在组织起幸存者后,凯尔萨斯开始尽量疏散剩余的子民,并在一片焦土上由点燃了几片被污染的森林以吸引天灾入侵者的注意。[请求来源]

凯尔萨斯在一片冰冷的氛围中抵达了银月城。他之前的消失让人们饱受蹂躏,并且不敢再相信他是否会再次一走了之。凯尔首先会见了在自己不在时负责集结族人的洛瑟玛·塞隆,并见到了父亲的遗体。凯尔以萨拉斯的礼节深施一躬,并对父亲说自己十分迷茫,因为他并不是自己的父王。他希望父亲能赐予自己带领族人前进的力量,并在当晚看着父亲的身躯在葬礼上缓缓化为灰烬。

凯尔萨斯随后前往被污染的太阳之井,并目睹了其中喷涌而出的黑暗而扭曲的能量。由于害怕更大的灾难来临与阿曼尼巨魔的进攻,凯尔萨斯决定召集一队勇士摧毁被污染的太阳之井。他为此还携带了三块在封印太阳之井时留下并被异化的月亮水晶。凯尔此后将其收入囊中。[9] 尽管他拯救了自己的人民免于继续遭受黑暗能量的侵蚀,太阳之井的毁灭还是导致了精灵一族日渐衰退的活力。[10]

凯尔萨斯将自己的族人更名为“血精灵”以纪念他们逝去的同胞,并决心要让奎尔萨拉斯再次闪耀于世界之中。

尽管安纳斯特里亚国王在亡灵入侵前宣布推出联盟,但卡尔又加入了在洛丹伦与天灾军团作战的联盟残部。尽管这支联军是凯尔向天灾军团复仇的最佳赌注,他却不得不忍受一直对精灵横加鄙夷的部队首领大将军加理瑟斯

凯尔萨斯率领一批最强大的部下加入了新联盟,而其绝大部分族人仍留在奎尔萨拉斯。凯尔命游侠洛瑟玛·塞隆守护破碎的精灵王国与其族人并防止奎尔萨拉斯的剩余地区再遭受天灾军团的玷污。离开前,他找到了损坏的符文之刃烈焰之击并在后来将其重铸。

凯尔萨斯仍然将其父亲尊为奎尔萨拉斯的最后一任国王并给自己冠上了“王子”、“血精灵之主”与“太阳之王”等各种称号。[1]

猎杀伊利丹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魔兽争霸III:冰封王座》中的凯尔萨斯·逐日者。
魔兽争霸III:冰封王座》中的凯尔萨斯·逐日者。

银月城毁灭之后,凯尔开始发觉自己与族人体内产生了一种空虚感,这是一种难以抑制的渴望与不谐。然而此时身负重任的凯尔并没有时间处理这些。

凯尔与他的部下守在银松森林,而这时亡灵势力也悄然出现在达拉然周边。它们开始袭击凯尔建立的哨所,于是他决定集结部队搜寻附近的难民并将其带往河对岸的安全处。

在部队收拾行李准备迁徙时,他与两位陌生人——玛维·影歌泰兰德·语风不期而遇。这些暗夜精灵为追捕伊利丹·怒风远渡重洋至此。凯尔猜测伊利丹就是达拉然附近扰动的幕后黑手,而当他讲述完自己的故事后,泰兰德立刻表示会提供协助,并认为他可以帮助她们找到伊利丹。然而玛维认为这是在浪费时间,随后不情愿地答应了这个人情。在暗夜精灵及其山岭巨人盟友的保护之下,凯尔迅速前往焚木村取回之前藏在此地的储存补给。当他们在聚集更多援军时,玛维问凯尔他的同胞在何处,而他讲起了奎尔萨拉斯的毁灭。泰兰德对此表示同情,但也警告称复仇之路并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法。

他们到达焚木村时,才发现亡灵部队早已埋伏多时。凯尔、玛维与泰兰德及其部队奋力击退了第一波袭击者,但得知第二波已在前进中后,他们意识到车队是撑不过再一次攻势的。玛维与凯尔迅速将车队送至对岸,而泰兰德则独自留下抵挡敌军。她呼唤艾露恩的力量保护自己时,桥梁崩塌,泰兰德也被河水卷走不知所踪。凯尔打算前去搭救她,但玛维阻止了他,称她作为一名战士就该自己承担风险。随后她命令凯尔遵从之前的约定,随她一同追捕伊利丹

凯尔与玛维发现伊利丹身在达拉然,并正在使用一块神秘的宝石进行着某种仪式。玛法里奥这时前来并称伊利丹正打算使用萨格拉斯之眼诺森德分崩离析。他们随后立刻前往仪式地点,而凯尔则负责抵御基地不受亡灵入侵。伊利丹的法术被中断后,玛法里奥来到他身边并痛斥他要为泰兰德的死负责。这时感到疑惑的凯尔表示现在说泰兰德已死还为时过早,而玛维立刻让他住了口。

意识到自己被骗的玛法里奥用藤蔓将玛维囚禁起来,而他则与伊利丹前往救出泰兰德。玛维最终脱离了束缚并继续展开追击,而凯尔则留在了达拉然的废墟中。

血精灵的崛起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参见:Alliance RemnantsNew Alliance

凯尔在达拉然找到了大将军加里瑟斯,而后者却认为他口中的暗夜精灵不过是个漂亮的借口而已。加里瑟斯作为凯尔的顶头上司对所有的非人类物种都有着毫不掩饰的厌恶之情。她通知凯尔有一股进攻部队正向达拉然接近中,而他要将其阻挡在群山之外。凯尔立刻表示愿意出力协助,但加里瑟斯有着自己的打算。他称第二股部队正从东方来袭,需要有人去将奥术瞭望台修理好,使其能预先发现敌人。凯尔依命行事,但当他来到洛丹米尔湖边时,发现船只已经被摧毁殆尽,无法通行。然而不久后纳迦海女巫瓦丝琪女士率部前来,声称双方有着共同的祖先,并愿意提供协助。瓦丝琪为他们提供了小船,使凯尔得以将部队运往对岸。

加里瑟斯从前线返回后,他斥责凯尔与纳迦勾结在一起,尽管后者解释称他们对联盟并没有威胁。他向凯尔发出警告称自己绝不会容忍对方的背叛,然后留下凯尔独自处理达拉然的事情。加里瑟斯的信使第二天带着命令前来,称瞭望台已在西方发现了亡灵部队。凯尔准备前往作战,但信使却将步兵、骑士与补给部队全部召回了前线,只留下了凯尔的精灵同伴。亡灵大军迅速拿下了河对岸的哨所,而此时瓦丝琪女士再度带着纳迦出现。尽管凯尔对她心有疑虑,但她却坚称若是没有纳迦的援助,血精灵一族必将陨落。意识到自己已无路可走的凯尔最终接受了这个提议,并与其一同击败了亡灵。

凯尔萨斯被困在达拉然地牢中。

战后,凯尔向瓦丝琪讲起自己与族人在奎尔萨拉斯陨落后所感到的空虚。瓦丝琪告诉他,血精灵与纳迦一样都无比渴望魔力。没有了太阳之井的供给之后,他们必然会日益衰退。此时凯尔听说加里瑟斯在接近这里并要求瓦丝琪迅速离开,然而加里瑟斯的手下还是见到了撤离的纳迦并以叛国罪逮捕了凯尔与其族人。加里瑟斯对凯尔说他已经掌握了后者的全部证据,并会将精灵全族一并处理掉。随后他将精灵们囚禁在了达拉然地牢之中。

瓦丝琪通过下水道潜入地牢救出了凯尔,随后又帮助他释放了自己的同胞。她承诺会通过克尔苏加德的次元传送门帮助他逃脱人类的压榨,而她的主人伊利丹正在们的另一侧等候。当他们临近出口时,凯尔遇见了从前的战友监狱官凯撒,并不得不将其击杀以逃出生天。离开地牢之后,血精灵与纳迦部队穿越了阿克蒙德曾用于进入艾泽拉斯世界的传送门,并来到了一片新世界。

凯尔一行人来到了地狱火半岛荒凉的大地之上,而瓦丝琪称这片外域就是兽人曾经的家乡德拉诺。在经过几天对伊利丹的搜寻之后,瓦丝琪终于在风中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原来玛维已经抓住了伊利丹并正用囚车押送他回到基地。凯尔与瓦丝琪迅速进入战场并与玛维的部队作战以解救失去意识的伊利丹并返回基地,这样他们就能解除他身上的魔法镣铐。

伊利丹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仆从十分满意,并对他们讲述了当前外域的形势。为了逃离自己发怒的主人基尔加丹,伊利丹不得不来到外域,然而却发现这里已经被玛瑟里顿与其手下的邪兽人以及从耐奥祖的次元之门中赶来的恶魔们占领。凯尔希望伊利丹能治愈血精灵对魔力的渴望,并请求他的帮助。不过伊利丹遗憾地表示他们这样的状态无法根治,但承诺只要凯尔追随自己,他就会为血精灵提供永生永世取之不竭的魔法能量。听到这番言语之后,凯尔决定向伊利丹宣誓效忠。

凯尔与瓦丝琪保护伊利丹前往次元之门处。凯尔在路上发现了一处被兽人袭击的德莱尼营地,并向他们提供了援助。大贤者阿卡玛向他表示感谢,并决定于伊利丹约为同盟。最终,众人准备向玛瑟里顿黑暗神殿发起进攻。伊利丹凯尔瓦丝琪阿卡玛各自率军冲进玛瑟里顿的堡垒,并经过一番厮杀后最终在玛瑟里顿自己的王座厅将其击杀。

伊利丹刚刚获得胜利,基尔加丹便从燃烧着的天空中降下并怒斥伊利丹的脱逃行为。这位恶魔给了他最后一个机会——摧毁冰封王座,或面对他的永恒怒火。

袭击冰封王座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凯尔萨斯与瓦丝琪和阿卡玛一同成为了伊利丹部队的领袖。

凯尔与其新盟友返回了诺森德,并立刻遭遇了阿努巴拉克与其手下令人困扰的族人。尽管处处受阻,伊利丹的部队还是缓慢地在冰冠冰川中前进着。

渴望复仇的血精灵用大批龙鹰向刚刚到来的阿尔萨斯发动了伏击。阿尔萨斯试图靠他的蛛魔盟友阿努巴拉克将其击退,并在此期间遇见了一位老熟人——手持重新铸造过的烈焰之击的凯尔萨斯。经过一系列交锋之后,阿尔萨斯冲向了精灵王子,而凯尔萨斯此时传送离开了战局。阿尔萨斯逃至艾卓-尼鲁布,却在回到地表之后再次遭到了凯尔萨斯的进攻。

两人你来我往,势均力敌,而烈焰之击似乎也是强大的霜之哀伤的好对手。然而战局还是渐渐明朗,尽管凯尔有着强大的火焰法术与锋利的烈焰之击,他还是没能击败阿尔萨斯——这位死亡骑士在巫妖王的身边变得更为强大。知道无法取胜并被逼入冰天雪地中的凯尔萨斯再次传送离开,并确认自己已经为伊利丹争取了足够多的时间。[11] 凯尔虽然成功撤离,但烈焰之击却在战斗中遗失了。

如此一来,阿尔萨斯便只剩下一位对手——伊利丹本人。

经过一场猛烈厮杀后,阿尔萨斯战胜了伊利丹,而后者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在阿尔萨斯掌握自己的命运之时,凯尔与瓦丝琪也在冰冠堡垒之上中成为了无主之师。他们带着意识不清的伊利丹重新逃回了外域

燃烧的远征

燃烧的远征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
凯尔萨斯及其副官在风暴要塞之中。
凯尔萨斯在风暴要塞的堡垒之中。

凯尔萨斯与15%的血精灵人民以及自己的新盟友一同前往外域。为了寻找一种永久解决精灵族人渴望魔法的方式,并为辛多雷寻觅一块领地,凯尔萨斯开始了自己的行动。然而,他并未忘记仍留在艾泽拉斯的族人。他派遣对自己忠心耿耿并十分强大的大法师罗曼斯带着一批魔导师回到奎尔萨拉斯——并向血精灵后代传播伊利丹教授的汲取魔力的方法。凯尔任命洛瑟玛·塞隆为奎尔萨拉斯的摄政王,在自己归来前负责守护这片土地。为了奎尔萨拉斯再现荣耀,这位王子许下了庄重的誓言,而血精灵一族也踏上了自己的旅程——向着外域中那片许下的庇护所前进。[12] 罗曼斯还向他汇报了与部落结盟的可能性。[9]

凯尔萨斯带着一些最为强大的仆从占领了虚空风暴中魔力旺盛的区域作为自己在外域中行动的大本营。为了显示自己与肯瑞托长久以来的紧密联系,凯尔萨斯下令将肯瑞瓦村及其居民一并消灭。他又亲自占领了风暴要塞,并除掉了其中强大的守护者——其中一位名为穆鲁纳鲁,被他送回了银月城作为人民吸取魔力的来源。

他对风暴要塞的进攻也导致被驱逐的德莱尼人乘坐埃索达逃离,而凯尔萨斯的数名密探紧随其后。德莱尼人的飞船坠毁在艾泽拉斯之后,凯尔萨斯继续与自己的部下保持联系并指导他们建立了一扇传送门——太阳之门——让风暴要塞的援军能将德莱尼人赶尽杀绝。[13]

凯尔萨斯后来派遣先知沃雷塔尔及其部队袭击沙塔斯城沙塔尔,不过沃雷塔尔最终选了叛逃。这次背叛让凯尔萨斯元气大伤,因为沃雷塔尔的部队中有不少他带来外域的杰出魔导师与学者。

伊利丹赐予他一份永恒水瓶瓦丝琪女士也得到了一份。[14]

邪恶的盟友

占星者不久后发现凯尔萨斯与燃烧军团选择了结盟。这位王子对奥术魔法的限制有所不满,并开始利用邪能获得更为庞大的力量。燃烧军团领袖基尔加丹此时用满足血精灵需求的承诺收买了凯尔萨斯。[2]

根据魔导师塞雷杜恩所言,意识到伊利丹日渐疯狂(因四年前在冰冠堡垒被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亲手击败)的凯尔萨斯“选择了另一位主人”。凯尔的这个决定不仅背叛了伊利丹,也背叛了部落和他自己的人民——那些从艾泽拉斯历经艰险而来的血精灵。在法力熔炉:艾拉,燃烧军团的密探们与凯尔萨斯的日怒随从们一同听从他的指令。

占星者意识到凯尔对力量的渴求会导致血精灵一族走向灭亡,并与凯尔萨斯交战,希望能拯救他的族人。

诅咒密码

通过派间谍监视大地之环及其在影月谷的行动,凯尔萨斯了解到了诅咒密码古尔丹曾用它隔断了兽人与大地之灵的沟通,而这段咒语用萨拉斯语念出来后效果可能也大同小异,因为他将火焰毁灭者拉格纳罗斯召唤至了艾泽拉斯

卡德加阿达尔发现了凯尔萨斯的计划,并请求冒险者们一同阻止凯尔萨斯再次使用诅咒密码。[15] 他们通过努力夺回了密码,让凯尔萨斯失去了一件强大的武器。这些勇敢的冒险者们获得了风暴要塞的钥匙,并受命亲自前去了结凯尔萨斯。

战败

凯尔萨斯王子被堵在了风暴要塞中自己的庇护所,风暴之眼内。他最终战败,但女祭司德莉希亚及时赶到,让他逃过死劫。他的幻象出现在沙塔斯城,痛斥阿达尔没有像自己迅速占领风暴要塞一样的效率。

Silence descends upon Shattrath.
A'dal's thoughts invade your mind.
Kael'thas Sunstrider has been defeated by <name> and <his/her> allies.
The time to strike at the remaining blood elves of Tempest Keep is now. Take arms and let A'dal's song of battle empower you!
A fiery symbol of the Sunfury, a rising phoenix, appears in front of A'dal, and then an image of Kael'thas Sunstrider appears in front of the symbol, facing the naaru.
Kael'thas Sunstrider喊道: Your monkeys failed to finish the job, naaru. Beaten but alive... The same mistake was not made when we took command of your vessel.
Kael'thas Sunstrider喊道: All for what? Trinkets? You are too late. The preparations have already begun. Soon the master will make his return.
Kael'thas Sunstrider喊道: And there is nothing you or that fool, Illidan, can do to stop me! You have both served me in your own right - unwittingly.
Kael'thas laughs.
Kael'thas Sunstrider喊道: Lay down your arms and succumb to the might of Kil'jaeden!

太阳之王归来

凯尔萨斯在风暴要塞被击败后的外貌。
出现在魔导师平台的凯尔萨斯。

在风暴要塞战败后,凯尔萨斯在女祭司德莉希亚的帮助下得以幸存,并继续着自己黑暗主人的计划。然而他现在的面容因为邪能魔法而有所改变:[16] 他的皮肤变得惨白,一枚水晶从他的胸前凸出,而他的一颗翠绿的魔珠在之前战败时也被夺走。从虚空风暴的法力熔炉获取足够的能量之后,凯尔萨斯回到奎尔萨拉斯准备重建太阳之井——不是作为精灵一族的魔法来源,而是作为传送门,召唤他的新主人基尔加丹,如同千年之前召唤萨格拉斯的永恒之井一般。[17]

凯尔萨斯回到奎尔萨拉斯后,先是亲自率领邪血精灵袭击银月城夺回了穆鲁。血骑士的女首领莉亚德琳女士目睹了这一切并来到沙塔斯城——重新宣布向逐日者家族效忠并以银月城的名义与沙塔尔并肩作战。[18]

在此之后,占星者奥尔多联军组成了破碎残阳,致力于终结凯尔萨斯王子的黑暗野心。凯尔萨斯靠着自己最后的忠诚卫士与燃烧军团的协助固守于魔导师平台,并将太阳之井的凡人化身——曾被血精灵保护在奎尔萨拉斯的安薇娜劫走。

在平台上,得到卡雷苟斯援助的英雄们向着这位堕落王子的内部圣殿冲杀而去。凯尔萨斯试图进行最后的反抗,但随着他从前自己的暗影被破碎残阳部队击败,他自己也最终身首异处。与他在风暴要塞时的最后所想不同,他不再为了自己的家乡而流泪,而只剩下诅咒对方不得好死的疯狂神情。[19]

传承

凯尔萨斯的背叛令奎尔萨拉斯举国上下震惊不已,而凯尔萨斯是逐日者王朝已知的仅存后裔,因此摄政王洛瑟玛·塞隆顺势上位成为了血精灵一族的领袖。如今的凯尔萨斯已经将过去为了族人未来的高尚目标抛却一旁,成为了一名打算将自己与族人全部出卖给燃烧军团的叛徒。尽管如此,凯尔萨斯的雕像仍然留在奎尔萨拉斯与银月城之中。

戏剧性的是,凯尔萨斯希望让族人从对魔法的渴望中解脱出来而濒临疯狂的想法终于有了收获。在燃烧军团的“祝福”之下,他自己的追随者们吸收了大量邪能,因而成为了所谓的“邪血精灵”。他将穆鲁劫走的行为间接使得先知维伦使用穆鲁的“心脏”让曾经被天灾军团基尔加丹大肆蹂躏的太阳之井重现生机。如此一来,重新获得太阳之井的血精灵们现在变为了奥术圣光之力的结合体。

罗曼斯,这位可能是在凯尔萨斯背叛后最为崩溃的人,曾提到凯尔萨斯被葬于奎尔丹纳斯。[1]

凯尔萨斯·逐日者与自己的亲属。

熊猫人之谜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施法展现出肯瑞托过去的幻象,并称凯尔萨斯为其史上的最大叛徒之一。艾萨斯·夺日者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冷酷统治与当初凯尔萨斯的疯狂之举相提并论,认为他们的行事方式非常相似,而其对辛多雷造成的后果都是灾难性的。就像血精灵最终与凯尔萨斯分道扬镳一样,艾萨斯认为他们一定要从这位王子的堕落上吸取教训,绝不能重蹈覆辙。

性格

凯尔萨斯是一位足智多谋而无比强大的法师,也是极具天赋的战略家与卓有天分的战士。他曾被敬奉为血精灵一族的真正勇士与其种族古老血脉的守护者,但他最终还是在外域的旅程中受到基尔加丹的黑暗影响,[20]在这位恶魔领主承诺满足其族人对魔力的渴求之后沦陷。[2]

这位奎尔萨拉斯的王子骄傲而机敏,有时温和有时无情。他是位平易近人的贵族,但也同样提倡与肯瑞托精神背道而驰的残忍手段(例如对兽人的赶尽杀绝)。[21] 有人觉得他盛气凌人,也有人觉得他魅力十足,但他身上一直都有着一份属于皇室的沉稳冷静。第三次战争的残忍结果让凯尔遭受了丧父之痛,他不得不顶替自己父亲的位置并着手解决自己组人现在面对的诸多问题。带着对天灾军团的仇恨,忍受着来自新联盟的歧视,一方面要承担整个国家的重量,另一方面还要努力解决族人对魔法的渴望,这些让凯尔在离开艾泽拉斯前往外域之时已经成为了一位趋近癫狂的领袖。

随着凯尔逐渐陷入绝望与沉沦,他的举动也变得更加古怪而难以捉摸。他曾一度认为相信恶魔并汲取恶魔的能量是“疯狂之举”,但最终他自己也成为了欺骗者基尔加丹的猎物。尽管此时他已在疯狂之路上越走越远,他却保持着自己的理智,在进行这桩黑暗交易的同时将此事对艾泽拉斯上的族人绝口不提,担心他们得知真相后会惊恐不已。[22] 在他再度归来之后,现在已经变为从前暗影的凯尔体内充斥着邪能,甚至对进攻自己的王国都不会有半点犹豫。像原来的阿尔萨斯王子一样,凯尔也有着对自己的故乡与人民深沉的爱,但在自己的努力过程中,他却亲手毁掉了过去的自己。

凯尔热爱着自己的父亲安纳斯特里亚,但两人从未坦诚相待。凯尔对联盟抱有忠诚与使命之感,[23]他的父亲却决定终止盟约,并在第二次战争后召回了所有精灵。尽管如此,凯尔却仍然留在达拉然,这让他的父亲担心凯尔萨斯对自己将来要统治奎尔萨拉斯的重要性是否完全理解。[24] 凯尔在安纳斯特里亚逝世后悲而后勇,决心一定要让父亲的在天之灵为自己感到骄傲。[25]

角色扮演游戏中

The RPG Icon 16x3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角色扮演游戏,这些设定可能是非官方设定.

在凯尔离开破碎的奎尔萨拉斯之前,他从废墟之中找回了父亲安纳斯特里亚的头骨。[26] 红龙与绿龙军团认为这块头骨是恢复太阳之井所需的神器之一。[27]

语录

风暴要塞

Stub.png

本文需要补充一些内容。请协助本维基 扩充,但请不要从百度百科等协议冲突的网站摘录。有问题请加编辑组QQ群446449482
你可以从gamepedia上搬运英文并翻译,或是直接撰写,但请保证所有内容都有来源可寻。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魔法,能量,我的人民陷入其中不能自拔,自从太阳之井被摧毁之后就是如此。欢迎来到未来,真遗憾你们无法阻止什么,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了,Selama ashal'anore!!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那么我们来看看你们如何面对亵渎者,萨拉德雷!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你们击败了我最强大的顾问……但是没有人能战胜鲜血之锤。出来吧,萨古纳尔男爵!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卡波妮娅很快会解决你们的。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干的不错,看来你们有能力挑战我的首席技师塔隆尼库斯。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你们看,我的个人收藏中有许多武器……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也许我确实低估了你们,虽然让你们同时面对我的四位顾问显得有些不公平,但是我的人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公平的待遇,我只是以牙还牙。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哎,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必须得亲自解决才行,Balamore shanal!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我的心血是不会被你们轻易浪费的!我精心谋划的未来是不会被你们轻易破坏的!感受我真正的力量吧!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为了……奎尔……萨拉斯!

黑暗神殿预告片

原本出现于《冰封王座》中,然后在黑暗神殿预告片(闪回)中再次出现。
Illidan Stormrage: Magtheridon lures scores of hapless demons through them daily.
Kael'thas Sunstrider: Then we must seal them permanently.

太阳之井预告片

凯尔萨斯在版本2.4.0“决战太阳之井”预告片中担任旁白。

这里曾被称作太阳之井

这里曾是神秘能量的源泉。井中之水早已渗透我们的血脉,在它的温暖中,我们走向兴盛与繁荣…直到死亡的阴影降临在我们身上。

直到太阳之井毁灭之后,我们是内样依赖他们的魔力、是内样的渴求魔法。为了纪念这一切,我为我族定下来新的名字:辛多雷—血精灵。人民向我寻求答案,我许下将他们治愈的诺言。然而,我们竟在一个名叫伊利丹的恶魔那里找到了希望。伊利丹许诺提供一种新的奥能之源,所以我与他站在了一起,前往外域—期待着有一天能回去带领我的人民走向荣光!

但伊利丹的计划太肤浅了。我逐渐失去了耐心,我开始秘密的、尽一切可能的掠取能量。我已经体会过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能量…在它们被抢走之前!

但是…一切都还在,太阳之井精华还在,隐藏在那些,意图保护她的人手中…现在,我带着力量回来了。为了夺回我们光明的未来,必须要做出牺牲。我已经结交了一个新的盟友,很快,太阳之井的神圣的光辉就将再度普照,而那位真正可以保护我们的,也将在这光辉中,君临天下。

魔导师平台

战斗前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们在想些什么,但风暴要塞的失败早就过去了。你们真以为我会把命运交给一个又瞎又粗野又下贱的暗夜精灵杂种?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噢,显然不是,我只是利用他而已,他不过是我庞大计划的一个垫脚石!我真正的目标在这里……而且,这一次不会再被你们干扰到了!
召唤凤凰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复仇之炎,燃烧吧!
引力失效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我要让你们的世界……彻底颠覆……
低血量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主人,赐予我力量。
再次引力失效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被击败
凯尔萨斯·逐日者喊道: 我的死根本算不了什么!主人一定会消灭你们的!你们会溺毙在自己的鲜血中!这个世界将会熊熊燃烧!啊!

注意与轶事

  • 凯尔萨斯在《魔兽争霸III:冰封王座[28]与《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29]中由Quinton Flynn配音。
  • 凯尔萨斯的眼睛在其前往外域冒险之前是蓝色的。[30]
  • 是凯尔萨斯·逐日者最爱的宠物,他曾扬言称死亡永远与它无缘。也许他是对的。[31]
  • 凯尔是奥术魔法的学派 - 隔绝魔法的知名精通者之一。他曾创造出一种法力护盾的变体(被称为电震障壁)在达拉然居民中十分受欢迎。[32]
  • 凯尔也被认为是附魔大师之一。他不仅精通创造魔法武器,还能够远程操纵这些物体,使其为自己而战。这让他在战斗中仿佛被数位强大的护卫保护着,即便他只有孤身一人。[33]
  • 他的名言“风暴要塞不过是一次暂时撤退!”被玩家广为恶搞,当做一位敌人再次归来的笑话。后来这句话也被几位NPC使用过。
  • 凯尔萨斯拥有数枚翠绿的魔珠,其对于玩家而言是触发任务的道具。
  • 凯尔萨斯王子背叛至燃烧军团的行为导致了许多负面影响,比如他的声名从“善意的领袖”不由分说变成了“燃烧军团的爪牙”。这些问题在2010年暴雪嘉年华上也有提出,而暴雪公司表示多年前Micky Neilson就写过长达80多页关于凯尔萨斯的中篇小说。这本小说实际上就是《上层精灵之血》,其中并未涉及这条阴谋线,不过Neilson现在正在写作的关于凯尔的小说毫无疑问将有所说明。[34] 新故事的时间线将紧随《上层精灵之血》之后。[35]
  • 凯尔萨斯曾认为兽人在抵抗自己体内的恶魔之力时根本没有付出足够的努力。戏剧性的是,他与自己的族人随后也背负了相同的命运。
  • 除了以上提到的阵营,凯尔萨斯作为奎尔萨拉斯的统治者时还和萨尔部落曾暂时有过一段(不牢靠的)盟友关系。在罗曼斯的谈判宣言中至今还会提到凯尔,《上层精灵之血》中也强烈暗示称洛瑟玛的一封信件提到了凯尔本人是确认未被污染的兽人出现在外域的消息来源之一。凯尔的摄政王用它作为与部落讨价还价的筹码。
  • 凯尔萨斯王子的金币可以在达拉然喷泉钓到。他的父亲安纳斯特里亚国王对自己儿子的忠诚表示担忧——就像他担心肯瑞托与奎尔萨拉斯分裂一样。[24]
  • 希尔瓦娜斯曾在奎尔萨拉斯的海滩上发现了一枚刻有凯尔画像的奖章。她将它捡起来后扔进了大海。[36]
  • 凯尔萨斯与否认他命令的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之间关系好像并不太好。[37]这层关系在《风暴英雄》中有所体现,二人在同一方时会用刻薄的语言相互嘲讽。
  • 凯尔在《魔兽争霸角色扮演游戏》中兼任巫师斗士,而在《魔兽世界角色扮演游戏》中则是法师战士
  • 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是《暴雪快打·败者的复仇》中的角色之一。这款格斗游戏公布于2014年愚人节。他的角色描述为“奎尔萨拉斯的浪荡王子身上有着数百年来尊崇奥术知识与平等统治的王朝血脉。在他的指引下,迷恋魔法的族人们被迫称自己为‘血精灵’。”他的技能为”邪能学者“、”厄运反转“与”仇恨烈焰“。他的台词是”我为自己而战。”
  • 凯尔是《风暴英雄》中的一位可玩角色。Kael is a playable character in Heroes of the Storm.
  • 在《炉石传说:魔兽英雄传》的“探险者协会”拓展包中,凯尔萨斯的皇冠位于探险者大厅的侧室。芬利·莫格顿爵士称其为“疯狂法师的魔法体现。”[38]
  • 在争霸艾泽拉斯的前夕版本中,由于BUG,凯尔萨斯王子变成了一个光头。

推测

Questionmark-medium.png 以下为理论推测和演绎,不能被当做官方说明。

种族?

他在奎尔丹纳斯中模型的苍白皮肤可能暗示着他变为了一名失心者邪血者,但也可能反映了邪能魔法的堕落灼烧在他的体内。

画廊

风暴英雄
粉丝作品

参考与注释

继承自
Anasterian Sunstrider
(High King of Quel'Thalas)
头衔
Lord of the Blood Elves
(Co-ruler with Lor'themar Theron, Regent of Quel'Thalas)
继任者
Lor'themar Theron
(Regent Lord of Quel'Thalas)


模板:Illidan's forces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