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goldbox.png
Achievement legionpvp4tier4.png

优质词条
这篇文章无论从翻译、排版、归纳和维基化等方面都无懈可击,打得不错。
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点击这里查看所有优质词条。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这个页面是关于兽人的历史。对于语言,请参阅兽人语。对于可玩的种族,请参阅兽人(可选种族)玛格汉兽人(可选种族)。关于未腐化兽人的页面,请参见玛格汉兽人。对于特定的变异和堕落的兽人类型,请参阅分类部分。
Katoka Dreadblade TCG.jpg
兽人
阵营 杜隆塔尔, 部落, 玛格汉兽人, 大地之环, 银色北伐军, 暗影议会, 暮光之锤 (古神军团)
德拉诺(平行宇宙):
钢铁部落
角色职业

WoW Icon 16x16.png 死亡骑士, 猎人, 法师, 武僧, 潜行者, 萨满, 术士, 战士

兽王, 狂暴战士, 剑圣, 粉碎者, 黑暗萨满, 先知, 角斗士, 兽族步兵, 死灵法师, 通灵师, 苦工, 掠夺者, 斥候, 巫师, 间谍大师, 神射手
种族主城

部落 奥格瑞玛
部落 加拉达尔
中立 黑石塔
德拉诺(平行宇宙):

部落 刀塔要塞
Iron Horde Emblem.png 地狱火堡垒
种族领袖

部落  萨尔
部落  盖亚安
德拉诺(平行宇宙):

部落  盖亚拉
坐骑 IconSmall Worg.gif
IconSmall Wyvern2.gif 双足飞龙
IconSmall Kodo.png 科多兽
IconSmall ProtoBlack.gif 始祖龙
IconSmall Rylak.gif 双头飞龙
IconSmall Clefthoof.gif 裂蹄牛
IconSmall Talbuk.gif 塔布羊
故乡 德拉诺 (外域)
德拉诺
分布地域 艾泽拉斯, 外域, 德拉诺
语言 兽人语
其它语言 通用语, 地精语, 赞达拉语, 牛头人语
平均身高 7英尺(2.13米)(男性),6-6.5英尺(1.83-1.98米)(女性)
组织 氏族部落
"假装这段历史并不存在,就代表着忘记它带给我们的后果是多么可怕。我们将自己变成了受害者,而不是承认我们亲自参与了自身的毁灭。是我们兽人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我们选择走上这条道路,直到一切都太迟了,再也无法回头。但也正是因为我们曾做出过这样的选择,我们才得以了解那条黑暗而耻辱的道路尽头是什么。现在,我们可以选择不再走上这条道路。”[1]

兽人Orc)是一个人口众多且身体强壮的种族,来自曾经美丽富饶的世界德拉诺,而它现在却变成了一个破碎的死亡领域——外域。兽人原本是一个以原始氏族社会为基础的信奉萨满教义的种族,他们被燃烧军团的恶魔领主基尔加丹腐化,并被操纵组成了一个嗜血的部落,对热爱和平的德莱尼发动了侵略战争。恶魔之力让兽人们充满了嗜血的欲望,并将他们棕色的皮肤变成了绿色。基尔加丹的仆人古尔丹说服兽人酋长喝下恶魔玛诺洛斯的血,从而让他们屈从于燃烧军团的意志。少数逃脱了腐化命运的兽人被称为玛格汉(意为“未腐化者”)。

在征服了德拉诺之后,部落利用黑暗之门入侵了艾泽拉斯世界并对那里的人类王国发动了战争。艾泽拉斯的人类国家成立了洛丹伦联盟,联盟成功地击败了入侵者并奴役了绝大多数的兽人幸存者。后来,随着一位名叫萨尔的年轻萨满成为了兽人的大酋长,并带领他的人民度过了最黑暗的时刻,兽人的萨满教传统终于从灰烬中重新燃起希望之火。他将兽人们重新团结为一个新的部落,并带领兽人离开了他们所在的东部王国,来到卡利姆多大陆寻求新的家园。兽人们摆脱了恶魔的腐化,并暂时同艾泽拉斯的其他种族联合起来抵抗燃烧军团的入侵。为了他们自己和部落的其他新成员在卡利姆多得以立足,兽人在杜隆塔尔建立了一座伟大的城市——奥格瑞玛

随着时间的推移,联盟和部落之间的冲突再次显现。在大灾变期间,萨尔将部落的领导权交给了鲁莽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后者的错误行径将部落陷入了内战。在加尔鲁什被废黜后,他前往了另一个时间线上的德拉诺,那里的时间还处于旧部落入侵艾泽拉斯之前。加尔鲁什将兽人氏族集结成了钢铁部落,兽人们虽然摆脱了被恶魔腐化的命运,却依然决心征服主宇宙的艾泽拉斯。钢铁部落最终屈服于燃烧军团的意志,并被艾泽拉斯的军队击败,那些未被腐化的钢铁部落残部随后更名为玛格汉兽人。多年后,这些未被腐化的兽人被招募到了艾泽拉斯的部落,与他们的主宇宙同胞站在了一起。

历史

起源与早期历史

兽人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葛隆德,这是一个由泰坦阿格拉玛创造的石巨人,用于击败远古德拉诺的永生植物和类似植物的孢子群落。当葛隆德对抗孢子群落时,他的一部分身体脱落下来,这些蕴含着生命精华的巨石变成了具有生命的巨灵。同时,孢子群落脱落的碎片也变成了名为原祖荆兽的巨型生物。在葛隆德死后,巨灵继续与孢子群落和原祖荆兽作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巨灵最终屈服于他们的敌人。战死的巨灵遗骸中诞生了一种新的生物,玛戈隆。有一次,巨灵们通过牺牲自己引发了一场足以摧毁孢子群落的大爆炸,一些体内充满了生命之灵的植物孢子在爆炸后迅速蔓延,飘荡在德拉诺地表,附着在了玛格隆的身上,削弱了它们的体质并将它们变成了血肉之躯。一些玛戈隆进化成了被人们称作戈隆的生物,由于孢子的影响还在持续,少数戈隆继续退化成了独眼魔食人魔。几千年来,残留的孢子导致一些食人魔进一步退化,最终形成了另一个种族——世人口中的兽人。作为葛隆德家族中最小和最弱的存在,兽人用智慧和社区意识弥补了他们在体型和力量上的不足。兽人们团结一致,在严酷的荒野中幸存了下来。[2]

鸦人帝国埃匹希斯覆灭之时,即黑暗之门开启前1200年,岩石之子的数量已经变得越来越多,它们遍布在整个陆地。为了避免引起食人魔的注意,兽人们开始远离食人魔的领地。当时最大的兽人聚居地位于戈尔隆德地下的巨大洞穴网络中。虽然这不是一个富饶的地区,但兽人更喜欢在贫瘠的条件下过上自由的生活,而不是作为食人魔的奴隶受苦受累。[3]

兽人氏族的形成

“据我所知,在组建部落之前,兽人显然并不比德拉诺岛上的任何其他生物更具敌意。也就是说,他们确实是相当敌对的。”

—— 大法师卡德加[4]

德拉诺兽人氏族的领土。

当食人魔开始反抗他们的食人魔主人时,德拉诺的生存状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戈尔隆德的兽人面临的戈隆和食人魔这两个最大威胁都被消灭了。黑暗之门前 800 年,兽人的居住地不再局限于地下洞穴,几代人以来,兽人第一次开始在德拉诺的地表建立永久定居点。兽人人口迅速激增,人口过剩和缺乏猎物成为了兽人面临的严重问题。家庭之间的紧张关系逐渐升温,但在战争爆发之前,许多兽人迁出戈尔隆德寻找新的土地定居。留在戈尔隆德的人组成了黑石嘲颅雷刃龙喉氏族。那些向东迁移的人被塔纳安丛林所吸引,在那里他们保持着一种野蛮、迷信的心态。那些尚存理智的人形成了血窟氏族,而那些迷失在黑暗中的人则被流放,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形成了另一个较小的氏族,称为噬骨氏族。前往戈尔隆德以西的兽人定居在了寒冷的霜火岭霜狼白爪氏族学会了适应这里的环境,而雷神氏族则希望称霸这片土地。在南方,三个氏族定居在了富饶的塔拉多火刃赤行者刃风氏族。最终,战歌氏族向西南方向迁移,在纳格兰平原游荡,而在东南部,影月谷则成为了影月氏族的家园。[5]

第一位萨满祭司

被毁前元素王座上的兽人神殿。

影月氏族的秘术师们经常在世界各地冒险朝圣,他们希望听到神的旨意。这些旅行者中的许多人在纳格兰西北部的山脉附近进入了奇怪的梦境和幻象,兽人不知道这是葛隆德最后的安息之地,也是一个充满元素能量的地方。第一批影月冒险者在这里知道了存在于世的火、空气、土和水的原始之灵。他们抱以最大的尊重对待这些生物,并将他们发现的地点命名为元素王座。兽人们涌向葛隆德的遗迹,学会了以和谐之律引导这些元素之灵,作为回报,兽人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惊人力量。影月氏族是第一个献身于元素的氏族,他们将葛隆德的头部变成了一座简陋的神殿。他们很快就开始向其他氏族传播他们的教义,几乎所有氏族都采纳了这种方法。年轻的兽人被培养成坚定的元素盟友,初出茅庐的萨满前往元素王座寻求灵魂的祝福,进入虚幻状态以协调他们的思想与元素间的律动。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一些兽人瞥见了潜藏着的虚空领域。他们的所见让他们陷入疯狂,导致他们被逐出氏族,被迫隐居在纳格兰地下的洞穴中。他们的脸上纹着白色的头骨,对他们的人民来说,这标志着他们已经“死了”。那些受到元素欢迎的兽人作为精神领袖回到了他们的氏族,他们的建议受到氏族的高度重视。萨满之间的联系跨越了氏族的界限,使他们能够和平地解决纷争,影月氏族开始了一年两次的聚会,人们称之为克许哈格祭典。最初,这只是萨满间的集会,但很快就吸引了所有的兽人参与其中。[5]

高里亚的毁灭

兽人氏族的战争动员。

世代以来,兽人氏族生活在食人魔的高里亚帝国领土的边缘地带,两个种族偶尔会发生领土争端,但兽人从未对食人魔发动过全面战争。高里亚人对兽人没什么兴趣,更谈不上惧怕,他们认为他们的萨满教只不过是故弄玄虚的骗术罢了,但当他们亲眼目睹萨满的力量时,他们决定用武力夺取这种力量。黑暗之门前403年,帝国元首穆罗克派出一支军队将兽人赶出了元素王座,并开始在那里勘察元素的力量。有一天,食人魔所使用的魔法与葛隆德的残余能量激烈碰撞引发了大爆炸,兽人在巨人头颅处建造的神殿瞬间被炸成了一片狼藉。这场意外也导致元素之间失去了平衡,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风暴四处横行,德拉诺各地的灵魂也陷入混乱。然而高里亚却派出了更多法师,继续先驱者未竟的事业,元首穆罗克的决心没有丝毫动摇。现在,他掌握了元素力量的切实证据,不将它据为己用誓不罢休。[6]

之后那届克许哈格祭典上,影月氏族的萨满祭司长者奈尔加姆号召所有氏族联合起来,以免兽人因元素失衡而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在各大氏族群起响应之后,奈尔加姆请求元素对他们的联手赐以祝福,保护他们免受伤害。随后,兽人便步履一致地奔赴战场。氏族联军首先突袭了元素王座。高里亚法师被打得措手不及,慌忙撤退,但元首穆罗克很快就重整旗鼓,指挥高里亚帝国军团大肆反扑。大军血洗了他们所能找到的每一处兽人营地。德拉诺全境陷入了战火,所有兽人都无法逃脱这场劫难,每一处村庄和住所,无论男女老少全都要做好御敌入侵的准备。高里亚食人魔认为这种无情的战术一定能把敌人吓得闻风丧胆,当然不会料到兽人氏族还敢奋起迎战。灵活机动的兽人突袭军渐渐攻占了遍布高里亚帝国各地的城塞与贸易哨站,逼得食人魔军队步步后移,最终退回到了帝国的都城——高里亚[6]

兽人选择在食人魔主城周围的山岭间布下包围圈,打算把敌人饿死在城里。随着围城战的推进,食人魔发现他们的帝国渐渐无法支撑下去了。他们本以为只靠海运贸易就能维系整个城市的运作,但实际上远远不够。他们迫切需要重建被兽人切断的陆运贸易线。元首穆罗克和他的法师们再次将目光投向埃匹希斯水晶,想要从中找到突破围困的办法。不久之后,他们发现了关于塞泰诅咒的古老鸦人传说,开始着手进行实验,把类似的折磨散布到兽人氏族。食人魔的实验取得了成功。一场被称作“红色天灾”的瘟疫如同野火般迅速在兽人营地间蔓延开来,消灭了大量的兽人战士。奈尔加姆和他的萨满祭司同伴才意识到,这不是天灾,而是食人魔在暗下杀手。这场围攻战眼看就要宣告失败,他们破天荒地恳请元素出手,铲平高里亚。无论是兽人还是元素之灵都明白,一旦氏族联手的行动失败,元首穆罗克必然会继续威胁元素王座的存在。于是,一场气吞山河的风暴席卷了整座食人魔城市。刹那间,大地呻吟,万物战栗。风暴接连肆虐了数个小时,高里亚的围墙与建筑在闪电与地震面前轰然倒塌。废墟间燃起大火,烈焰封锁了食人魔的逃生路线,连停泊在港口中的船舶也是火光冲天。当最后只剩下瓦砾与灰烬时,大地犹如一张洞开的血盆巨口,把元首穆罗克连同他那座伟大的城市一起吞入腹中。[6]

命丧当天的食人魔多得难以计数,元素们没有对一人施以恩赦。后来,高里亚毁灭的消息渐渐传到了食人魔帝国的其他城市与哨站,食人魔余党再也不敢跟元素抗衡。兽人虽然得胜,却也没有欢呼庆贺。他们同样损失惨重,还见识到了一股毕生都不愿再见的毁灭之力。奈尔加姆与萨满祭司对元素们的怒火尤为惧怕。他们认为已经没有再联军作战的必要,各个氏族应该就此分道扬镳。经此一战,高里亚帝国元气尽丧,食人魔部族的其他城塞——尤其是悬槌堡和刀塔要塞——竭力守卫着自己的领土,渐渐形成了独立的城邦,不再作为统一帝国的一部分。高里亚被毁后,食人魔的防线变得脆弱不堪,许多兽人氏族都从敌人手中夺取了大片领地。更为重要的是,兽人超越了食人魔,成为了德拉诺最先进、最具优势的族群,直到200年后,德莱尼人到来了。[6]

部落的崛起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 部落的崛起 小说。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作为兽人的领袖喝下了玛诺洛斯之血。
部落向沙塔斯进发。
假装这段历史并不存在,就代表着忘记它带给我们的后果是多么可怕。我们将自己变成了受害者,而不是承认我们亲自参与了自身的毁灭。是我们兽人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我们选择走上这条道路,直到一切都太迟了,再也无法回头。但也正是因为我们曾做出过这样的选择,我们才得以了解那条黑暗而耻辱的道路尽头是什么。现在,我们可以选择不再走上这条道路。

—— 萨尔[7]

在调查了这个世界之后,强大的恶魔领主基尔加丹以兽人祖先之灵的身份欺骗了首席萨满耐奥祖。他让耐奥祖相信德莱尼人正在密谋反对兽人,并且正计划进攻。耐奥祖下令袭击德莱尼,希望自己能成为他的种族的救星。

随着针对德莱尼人大屠杀计划的步步推进,元素之灵拒绝在他们的战争中帮助兽人。兽人们开始相信元素已经在攻击他们了,于是他们纷纷转向耐奥祖。耐奥祖前往沃舒古与先祖的灵魂对话,并了解了基尔加丹谎言的真相。因此,他拒绝帮助基尔加丹进一步实施他的计划,但很快耐奥祖被他的徒弟古尔丹取代,后者成为了氏族的精神领袖。古尔丹对兽人的未来毫不在意,并欣然同意跟随基尔加丹以换取更多的力量。

在接受了基尔加丹的教导后,古尔丹创立了术士职业和死灵术来取代兽人已经失去的萨满之力。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古尔丹在黑手的领导下以酋长的身份将各氏族联合成了旧部落,并组建了暗影议会。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整个兽人种族都被邪能腐蚀,他们的皮肤也开始变成绿色。

在对德莱尼主城沙塔斯进行最后一次进攻的前夕,古尔丹向各部落首领献上了玛诺洛斯之血。由此产生的嗜血效果让他们轻松地占领了这座城市,并结束了战争。基尔加丹相信兽人已经实现了他们的目的,于是就抛弃了他们。兽人们被恶魔嗜血完全吞噬,由于没有新的敌人可战,许多兽人氏族开始互相争斗。零星的战斗升级为全面的血腥屠杀,兽人社会陷入了彻底的混乱。幸存的德莱尼们迅速抓住了这个机会,同兽人展开了一场持续到今天的游击战。

通过利用对新土地的承诺来征服德拉诺以外的世界,暗影议会得以在部落内部形成了一个脆弱的统一体。古尔丹和他的术士们开始探索扭曲虚空,尽力寻找触手可及的新世界,直到氏族的嗜血欲望爆发到无法控制的地步。

一天晚上,一个极其强大的实体触动了古尔丹的思绪。他自称是基尔加丹主人的仆人,这是麦迪文在用萨格拉斯之墓的力量引诱古尔丹。麦迪文还展示了艾泽拉斯充满活力的土地的影像。尽管对麦迪文的真实意图存在争议,暗影议会还是决定听从麦迪文的吩咐,他们花费了数月时间建造了黑暗之门

入侵艾泽拉斯

《魔兽争霸I》中的兽人符号。

经过了漫长的时间和大量的努力,兽人术士终于将裂隙扩大到足以让兽人士兵穿过。尽管他们的第一批侦察兵被裂缝本身或他们所看到的东西弄得神志不清,但议会已经能够确认,在裂缝的另一边就是麦迪文向他们展示的世界。一小队兽人被派遣通过现在被称为黑暗之门的裂缝,去侦察和建造一个行动基地。

暗影议会的谨慎劝告被忽视了,因为氏族的首领们得知了该地区的土著人看起来非常虚弱。嗜血的欲望很快战胜了部落,他们先发制人地向该地区最强大的人类势力——暴风王国发起了进攻。在暮光之锤氏族的古加尔血窟氏族基尔罗格·死眼的带领下,这次进攻以部落的耻辱性失败告终。每个酋长都将这次失败归咎于对方,部落就这样分裂成了两个派别。暗影议会试图重新统一部落,但却无法直接采取行动,因此他们选择了一个人选作为他们的傀儡统治者:黑手

战争之时

兽人士兵。
拿着黑手头颅的奥格瑞姆毁灭之锤。

在黑手的铁腕统治下,部落的秩序恢复了。就在这时,麦迪文再次与古尔丹取得了联系。麦迪文似乎更强大,但又不那么理智。麦迪文命令古尔丹让部落摧毁暴风城,并让麦迪文自己成为人类的新统治者。古尔丹最初拒绝接受麦迪文的吩咐。毕竟部落已经有了新的目标,而麦迪文在古尔丹眼中已经是个无用之人了。麦迪文迫切地希望看到他的计划成功,于是他引诱古尔丹,承诺会透露萨格拉斯之墓的位置。萨格拉斯是燃烧军团的领主和基尔加丹的主人。于是部落与艾泽拉斯人类之间的第一次大战爆发了,这场战争以暴风王国的毁灭而告终。

在那场战争即将开始之前,霜狼氏族是少数几个拒绝接受基尔加丹的恶魔馈赠的兽人氏族之一,他们被流放到艾泽拉斯,其领袖杜隆坦被古尔丹的军队杀害以示警告。他襁褓中的儿子被兽人遗弃,被一名逃离暴风城屠杀的洛丹伦贵族收留。失去领袖的霜狼氏族逃到了遥远的北方山区。战争快结束时,人类发动了外科手术式的打击,以杀死叛徒麦迪文。当麦迪文遭到袭击时,古尔丹感受到了麦迪文发出的能量波,他意识到自己获得萨格拉斯的力量的机会就快要脱离他的掌握了。于是他进入了麦迪文的脑海,试图在麦迪文被削弱和分心的时候窃得萨格拉斯之墓的位置。正在这时,麦迪文逝去了,他离世时还待在他脑海中的古尔丹也陷入了昏迷。

当他醒来时,古尔丹得知部落内部发生了重大的权力转移。大酋长黑手被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推翻。毁灭之锤不像黑手那样轻信他人或容易动摇,他很快就觉察出了暗影议会在兽人事务中的决定性地位。他以叛国罪的罪名彻底消灭了议会。古尔丹立刻“宣誓”效忠毁灭之锤,并承诺提供一支庞大的亡灵军队供部落使用才得以幸免于难。他组建了暴掠氏族,并开始用暗影议会死去成员的灵魂复活死去战士的尸体。

这些新的死亡骑士,连同其他的邪恶计划(例如监禁阿莱克丝塔萨),让部落尽管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所有人类国家联盟(洛丹伦、激流堡库尔提拉斯吉尔尼斯奥特兰克达拉然的魔法力量),依然有足够的力量稳步向北推进。精灵国度奎尔萨拉斯向联盟提供了支持,在部落夺取了他们珍贵的卡兹莫丹后,矮人侏儒毅然加入了联盟的行列。奥特兰克王国背叛了联盟,部落的胜利看似近在咫尺,但却遭到了自己人的背叛。

古尔丹的愚行

部落胜利在望,古尔丹让暮光之锤氏族的古加尔相信自己知道萨格拉斯之墓的位置。他们与暴掠氏族一起放弃了自己的职务,开始为恶魔之力而战。部落近三分之一的人员损失迫使他们的征服之路止步于洛丹伦。毁灭之锤对在如此关键的时刻不服从命令的行为感到愤怒,他调动了自己的大部分部队来追击逃兵氏族及其首领。这个举动让联盟军队得以迅速集结,并粉碎了部落攻势。随着黑暗之门的毁灭,第二次大战结束了。尽管洛丹伦王国一些有权势的人想要围捕并处决这些兽人,但泰瑞纳斯国王并没有理会他们,他们将兽人关进了收容所,希望他们有朝一日会失去嗜血的欲望。在那里,兽人与他们的恶魔统治者断绝了联系,无法补充他们的邪能能量,兽人陷入了萎靡不振的境地,纷纷昏睡不醒。

萨尔的崛起

萨尔向奥格瑞姆·毁灭之锤致敬。
战争之标。

第二次战争结束几年后,杜隆坦之子萨尔敦霍尔德的收容所中逃出了残忍的人类主人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的魔掌,并开始寻找其他兽人。在他的旅行中,他遇到了格罗玛什·地狱咆哮,他和他的战歌氏族一直躲在艾泽拉斯的荒地上,希望有机会再次征服人类。萨尔与格罗玛什成为了朋友,他们还遇到了几年前逃离人类监狱的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他从毁灭之锤那里得知了他的父亲和霜狼氏族的情况,以及暗影议会对他父亲的背叛。得知此事后,萨尔前往了被流放的霜狼氏族要塞。在那里,萨满德雷克塔尔揭示了他所具备的高贵血统,以及他们是如何被恶魔之血腐蚀的。萨尔发誓要把他的人民从束缚他们的枷锁中解放出来,作为德雷克塔尔的新学生,萨尔走上了萨满之道。萨尔,格罗玛什和毁灭之锤一起成功地对收容所发动了突袭,释放了一些俘虏的兽人。要将兽人从沉睡中唤醒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但萨尔向他们证明了他们的命运还没有结束,各氏族要团结起来建立新的部落。不幸的是,在对最后一个收容所的袭击中,毁灭之锤被击败了。为了向这位凶猛而骄傲的兽人表示敬意,萨尔穿上了毁灭之锤的黑色盔甲,拿起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战锤,带领他的人民摆脱了被监禁的命运。这个收容所后来被部落占领,为了纪念毁灭之锤而被重新命名,现在是位于阿拉希高地落锤镇的部落前哨。萨尔知道人类王国不会袖手旁观,他让部落重新集结并安定下来。幸运的是,一位先知以乌鸦的形式出现在他的面前,建议他离开艾泽拉斯,前往遥远的卡利姆多。萨尔暂时没有更好的选择,他俘获了一些人类船只,启程前往新的大陆,将他所有的兽人都带离了洛丹伦。在旅途中,兽人帮助一个巨魔部落逃离了他们将要沉没的岛屿。暗矛巨魔非常感谢萨尔的帮助,并宣誓效忠于他的新部落。当他们到达卡利姆多时,凯恩·血蹄和他的牛头人族人们迎接了他们。兽人帮助凯恩抵御了半人马的威胁,作为回报,凯恩告诉了兽人神谕所示的地点。战歌氏族被派往灰谷砍伐那里的木材,作为对他们未经许可袭击人类的惩罚。在那里,他们与森林的守护者暗夜精灵爆发了冲突。深渊领主玛诺洛斯利用了兽人输掉战争的事实,用他的鲜血再次将他的力量赋予兽人,从而将他们重新带回了他的控制之下。萨尔在先知(实际上是麦迪文)的指示下与人类女术士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结盟。他们找到了格罗玛什·地狱咆哮,还让他恢复了正常。随后,萨尔与他一起去向玛诺洛斯复仇。玛诺洛斯迅速地制服了萨尔,关键时刻,格罗玛什杀死了恶魔,但也同时让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奥格瑞玛的建立

正在建设中的奥格瑞玛。

随着海加尔山之战的结束,萨尔开始在卡利姆多建立新的兽人家园。他将这片土地命名为杜隆塔尔以纪念他的父亲,并建立了奥格瑞玛以纪念兽人英雄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兽人的新盟友牛头人成为了部落的一部分。在吉安娜·普罗德摩尔领导的洛丹伦幸存者的支持下,部落得以迅速建立起来。然而,这个状况并没有持续下去。吉安娜的父亲戴林·普罗德摩尔海军上将抵达了卡利姆多并对这个羽翼未丰的兽人国家发动了攻击。在最初的人类攻击中,暗矛巨魔失去了他们在回音群岛上的新家园,在莫克纳萨半兽人雷克萨的帮助下,他们来到杜隆塔尔与兽人一起生活。作为回报,巫医沃金向萨尔保证暗矛巨魔会永远效忠于部落。萨尔不知道是什么人袭击了他的人民,最初他怀疑是吉安娜的部队,但当她决定帮助兽人阻止她父亲普罗德摩尔海军上将的部队时,她的嫌疑被彻底洗清。

燃烧的远征

兽人在外域的基地。
燃烧的远征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

当大酋长萨尔得知黑暗之门已经重新开启时,他立即召集他的顾问计划了一次穿越它的远征,他渴望从另一边的他的人民的历史中找到新的见解。在部落军队与联盟一起击退了燃烧军团的入侵之后,他们的联合部队进入了这个支离破碎的世界——外域,德拉诺兽人曾经的家园。在那里,由萨尔忠诚的顾问纳兹格雷尔率领的部落远征队建立了萨尔玛的前哨据点。

地狱火半岛上,部落接触到了被深渊领主的鲜血腐蚀的邪能部落兽人和外域统治者伊利丹的仆从。邪能部落的领导者正是卡加斯·刃拳,他是碎手氏族的首领,也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兽人英雄之一。部落军队冲进了邪能部落的要塞——地狱火堡垒,征服并杀死了卡加斯·刃拳。他的堕落和死亡对兽人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他们仍然尊重有关兽人卡加斯的记忆,并从他的垮台中吸取到了一些教训。

然而,邪兽人并不是外域唯一的兽人群体。部落还遇到了玛格汉兽人。这是一群有着棕色皮肤的兽人,他们完全摆脱了影响其他种族的恶魔腐蚀。在这些兽人中,有传奇兽人基尔罗格·死眼之子约林·死眼瓦罗克·萨鲁法尔之子德拉诺什·萨鲁法尔,格罗玛什·地狱咆哮之子加尔鲁什·地狱咆哮。部落与玛格汉结盟,萨尔亲自说服加尔鲁什作为大酋长的顾问返回艾泽拉斯。

巫妖王之怒

巫妖王之怒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在第二次天灾入侵期间,奥格瑞玛也成为了亡灵们的目标。于是萨尔召集了一个由部落重要人物组成的会议,其中包括瓦罗克·萨鲁法尔、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大药剂师普特雷斯。虽然萨尔主张派遣斥候并与联盟合作,但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却想在巫妖王作出反应之前将部落的军队直接带到诺森德。随着争论的升级,加尔鲁什认为大酋长发表了对他父亲不尊重的言论,随后加尔鲁什用玛克戈拉向萨尔发起了挑战。就在这时,天灾军团袭击了这座城市,决斗被打断了。

在亡灵军队被赶出兽人的首都后,萨尔下令联系部落的地精造船厂,并召集他们的部队在诺森德与巫妖王会面。地狱咆哮的战歌远征军北风苔原建立了战歌要塞,尽管在愤怒之门安格拉萨遭遇了挫折,但部落仍继续前进。德拉诺什·萨鲁法尔率领部落军队与伯瓦尔·弗塔根领导下的联盟联合起来,希望突破阿尔萨斯的防御。然而,两支军队都被普特雷斯背叛了,普特雷斯在天灾军团和生者身上释放了新的瘟疫病毒。德拉诺什·萨鲁法尔不幸被巫妖王杀死,被其复活成了一名死亡骑士

在得知普特雷斯的背叛和瓦里玛萨斯领导的幽暗城叛乱后,萨尔与希尔瓦娜斯一起率领军队对付奸诈的恐惧魔王。虽然部落的军队取得了胜利,但在瓦里安·乌瑞恩率领自己的突击部队进入幽暗城并见证了皇家药剂师协会的实验之后,部落与联盟新的敌对行动随之而来。

随着诺森德冲突的持续,加尔鲁什对联盟的敌意越来越大,他尤其对瓦里安·乌瑞恩怀有特殊的敌意,同样的,瓦里安也对部落有着类似的情绪。在被告知奥杜尔存在的古老威胁之后,两人在达拉然爆发了冲突,他们在十字军的试炼期间继续互相辱骂。尽管如此,加尔鲁什还是证明了自己是一位称职的军事领袖,通过对军事的奉献和对毒药等不光彩的战术的指责,他赢得了兽人追随者们的尊敬。

大地的裂变

萨尔,世界萨满。
大地的裂变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除了作为部落领袖的责任之外,萨尔还是一位与元素有着密切联系的萨满。当他注意到元素之灵的骚乱时,萨尔知道他必须辞去大酋长的职务才能查明情况,以免整个艾泽拉斯陷入混乱。鉴于他的选择,萨尔认为加尔鲁什是大酋长的最佳人选。但年轻冲动的地狱咆哮似乎比他的前任更具侵略性。随着同样暴躁的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再次登上了暴风城的宝座。

加尔鲁什为他的部落寻求更多的土地和资源。在他的领导下,部落士兵在大灾变的毁灭之后遍布整个王国。与此同时,在瓦里安乌瑞恩的领导下,联盟并没有利用这场灾难来获得军事优势。[8]

潘达利亚之谜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塞拉摩沦陷后,联盟和部落之间爆发了全面战争,战争席卷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从那时起,联盟和部落的英雄们都在与煞魔雷电之王和彼此进行较量,但双方都无法预料部落大酋长将会犯下的无穷无尽的暴行。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对权力的鲁莽渴望导致他做出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从锦绣谷之下攫取了一位上古之神的心脏作为他的战争工具,在神圣的山谷中释放出恐怖的黑暗力量。这位厚颜无耻的大酋长还与部落的其他成员背道而驰,企图创建自己纯正的兽人部队。现在,这个由加尔鲁什最忠诚和狂热的追随者组成的“正统部落”正在奥格瑞玛的铁壁垒中积蓄力量。加尔鲁什一心想要取得全面胜利,他计划通过征服联盟乃至整个艾泽拉斯来展示真正部落的力量。他的阴谋在奥格瑞玛之战中被联盟和部落叛军碾得粉碎。

虽然一些兽人站在了加尔鲁什一边,但大多数兽人都站在了反对加尔鲁什“正统”部落愿景的反抗队伍中。[9]

德拉诺之王

德拉诺之王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
黑手,黑石的督军。
但即使时代变了,它们也保持不变。[10]

在青铜龙叛徒凯诺兹多姆和黑龙王子拉希奥的帮助下,加尔鲁什成功逃脱了白虎寺的审判。凯诺兹多姆将自己和前任大酋长传送到了另一个德拉诺的过去,这是一个加尔鲁什还未出生的现实世界,在那里,加尔鲁什希望建立一个全新的部落。在用幻象杀死了凯诺兹之后,加尔鲁什前往附近的战歌氏族村庄寻找他另一个时空的父亲格罗玛什。  

加尔鲁什设法说服格罗玛什将这个世界的兽人氏族召集到钢铁部落中。这是一支不受恶魔影响的军队,他们将会用加尔鲁什带来的钢铁星弹技术踏平整个艾泽拉斯。

在古尔丹召集各兽人氏族前往基尔加丹王座喝下玛诺洛斯之血时,格罗姆拒绝了古尔丹,并杀死了深渊领主。古尔丹和他的暗影议会信徒们被束缚在黑暗之门下,为连接两个世界之间的大门提供能量。钢铁部落对艾泽拉斯的入侵举动很快就被联盟和部落的冒险者们击退,在大法师卡德加的带领下,艾泽拉斯的英雄们冒险前往德拉诺抵御钢铁部落的军事行动。

杜隆坦德拉卡为首的霜狼氏族,以尖啸者卡兹为首的嘲颅氏族,以及以伊瑞尔主教议会为首的德莱尼人都联合了外来者共同对抗钢铁部落,兽人军队经历了一系列惨败。

在多数兽人督军死亡后,古尔丹再次向大酋长格罗玛什提出了他的提议。格罗玛什拒绝了他,但血窟的督军基尔罗格接受了,他将钢铁部落交到了燃烧军团的手中。古尔丹用他的邪能魔法扭曲和腐蚀了钢铁部落的堡垒——地狱火堡垒,并在其中成功地召唤了污染者阿克蒙德。之后,阿克蒙德再次被联盟和部落的联合力量击败,德拉诺彻底摆脱了燃烧军团的影响,杜隆坦、伊瑞尔和现已获释的格罗玛什发誓要一起重建他们的世界。

军团再临

瓦罗克·萨鲁法尔,直到洛丹伦之战前都是奥格瑞玛兽人的领袖。
军团再临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瓦罗克·萨鲁法尔领导的兽人们,在军团入侵期间保卫了北贫瘠之地。部落还参加了破碎海滩之战,在战斗过程中,大酋长沃金不幸阵亡,希尔瓦娜斯·风行者被沃金任命为新的大酋长。兽人随后加入了各种作战团体,在破碎群岛上与燃烧军团浴血奋战。

文化

一群兽人步兵。
“鲜血与荣耀,佐格什。这就是兽人的信条。”

—— 科拉玛尔

兽人社会一直以艰苦朴素的生活为主要特征。因此,他们是坚定的实用主义者,如果杀戮能保护兽人或其氏族的未来,他们就绝不会心慈手软。所有兽人,无论性别或地位如何,都应该自力更生,软弱是绝对不允许的。如果一个人的弱点会削弱所有人的力量,那么他就会受到兽人所能承受的最大屈辱:放逐。[11]然而,不同的兽人氏族有着不同的氏族性格。萨尔和霜狼氏族为部落带来了或多或少的仁慈与宽慰,这体现在萨尔对苦工的友善相待中。另一方面,像战歌氏族这样的兽人氏族仍然坚持最初在德拉诺建立的旧部落所珍视的僵化、斯巴达式的信仰。

一个兽人之家。

然而,无论他们的氏族隶属关系如何,兽人都将荣誉置于生活中的所有其他事物之上。荣耀是有高下之分的,最为优先的是为他们的氏族(进而为部落)带来荣耀,其次才是为个人和自我价值感带来荣耀。兽人和牛头人已经成为了坚定不移的盟友,因为牛头人愿意不惜一切代价为兽人提供一个陌生土地上的庇护所,以及无私地提供他们的帮助。

自从萨尔成为部落的领袖后,兽人社会就很少有性别歧视的现象了。[12] 女性兽人能够追求与男性相同的职业选择,升任权力职位,甚至有望像男性一样响应战斗的号召。力量(身体和精神)、勇气、主动和独立是所有兽人的宝贵品质。传统上,孩子不仅被视为父母的孩子,还被视为是氏族的孩子。然而,由于新统一的部落和目前散居在外的个别兽人家庭在杜隆塔尔周围的各个地区建立家园和定居,这种典​​型的氏族理念一直在发生变化,生活开始变得更加以家庭为核心而不是以氏族为中心。

德拉诺兽人的其中一个传统是为氏族的新生儿的降生举行仪式。婴儿的父母会站在营地附近的水中,整个氏族都会在岸边观察。母亲将婴儿交给父亲,父亲将孩子举到空中,他们宣布这个婴儿为自己的孩子,并将婴儿介绍给氏族,寻求氏族的赐福。随后族长会抱着婴儿,宣布婴儿将在他们的保护之下成长,并希望新生命为他的族人带来荣耀。然后,酋长的继承人也会进行祝福。最后,长老萨满会祈求元素和野性之灵对这个孩子施加祝福,并祝愿祖先保护新生的孩子。[13]

在某些氏族中,如果新生儿生病或虚弱,他们就会被溺死。一个常见的侮辱性言论是:“应该在出生时就被淹死”。这可能也是父母在接生新生儿时会站在水中的原因。黑石氏族噬骨氏族以毫不犹豫地溺死瘦弱孩子而闻名。然而,众所周知,霜狼氏族拒绝这种残忍的做法。[14]

兽人孩童大约在6岁时开始武器训练,[15]直到他们接近成年兽人的体型。[16]当他们12岁时,他们就已经被认为能够参加战斗[17],并被允许参加狩猎行动。[15]

有一句古老的兽人谚语说“不要拉扯双足飞龙的尾巴”。[18]众所周知,古老的德拉诺部族向来喜欢用它们锐利的鸟喙来制作原始的工具和武器。[19]

兽人的孩子们有个传统,他们会溜到泥浆跳跃者背上,小声说出一个希望能够成真的秘密心愿。如果泥浆跳跃者没跳起来的话,心愿就会实现。[20]

对一个兽人而言,鲜血是最重要的约缚。它能够证明誓言,确立盟约,彰显战场上真正的勇士。玷污鲜血的誓约是兽人们所知道的最严重的罪行。[21]

在第二次战争之前,兽人天生不擅远航,大多数迷信的氏族都对汪洋大海满怀敬畏。[22]尽管如此,在艾泽拉斯的任何一艘船上,只要有兽人在,你一定会听到船工们在传唱一个用来在德拉诺的海洋上指引航向的装置。兽人们用它来在狂风暴雨中校准他们船只的方向。[23]如今,这种恐惧似乎已经被克服。

一些兽人仍然对人类把他们关进收容所怀恨在心。[24]

兽人也是艾泽拉斯人口最多的种族之一。[请求来源]

精神领域

一个兽人萨满。

在兽人的早期历史,萨满教就已经被文献提及,[25]学会与德拉诺的元素之灵交流是改变兽人氏族命运的关键事件。[26]第一个学习萨满教义的兽人来自影月氏族,[5]但许多氏族都认为传说中的“第一位萨满”是自己氏族的成员。[25]

在德拉诺,年轻的兽人从小就被培养成元素之灵的坚定拥护者,成年后,这些初出茅庐的萨满祭司也会前往元素王座来寻觅灵魂的赐福。他们会进入冥想状态,用自身的意识去感应元素的力量。那些受到元素欢迎的兽人则成了备受尊敬的灵魂领袖,光荣地返回到族人身边。他们地位尊崇,仅次于氏族酋长。萨满祭司之间的联结能够跨越氏族界限,使其得以在族人间调停纷争、化解干戈。在冲破物质世界边界的过程中,少数兽人甚至发现自己接触到了黑暗之力。这些可怜的灵魂误打误撞地闯进了德拉诺之外的另一个界域——虚空。可怕的见闻令他们发了疯,幸存者被流放到氏族之外,被迫在纳格兰的地下洞穴中过起与世隔绝的生活。这些兽人的面容被文上了白色颅骨的刺青,意味着他们对族人来说已经“死亡”。[5][27] 萨满祭司历来习惯用这样的图案来惩罚不成器的学徒,对族人来说他们已经“死了”。当耐奥祖日夜饱受死亡景象的折磨时,他看见在一个满目疮痍的世界里遍布着兽人的骸骨。他的脸上甚至还被文上了颅骨的刺青。[28]

兽人本能地崇敬自然元素的强大力量,因此,萨满受到高度重视。他们通常与自然元素有着密切的关系,激怒元素之灵被认为是严重的罪行。[29]由于杜隆塔尔是一个贫瘠的地方,几乎没有水或植物,因此兽人依靠萨满与元素生物谈判来提供必需品,例如从说元素中汲取的饮用水或使用火元素来取暖。[30]

一些兽人萨满还崇拜或至少承认大地母亲——牛头人崇拜的造物主。[31][32][33][34][35]

在兽人文化中,任何与灵魂交谈过的萨满都受到同等的尊重和荣誉,无论年龄或阅历如何。[36]

美食

一个兽人厨师。

兽人是贪婪的食客:每个兽人最多能吃下能让“一打”地精吃饱的饭。[37]兽人、巨魔食人魔的主食是新鲜的肉类。为了满足这种对肉的需求,兽人们会捕获野猪并将其饲养。[38]奥格瑞玛南部地区有几个养猪场,猪肉通常被切成薄片,用来制作培根[39]。在第二次战争期间,野猪肉配上一大杯蜂蜜酒成为了长期战争行军的兽人部队最喜欢的篝火晚餐。[38] 长在杜隆塔尔仙人掌上的带刺果实也常被兽人食用。[40][41] 兽人也会食用各种各样的鱼肉。

坐骑与同伴

一个兽人和他的座狼。

很久以前,兽人就驯服了德拉诺的大而敏捷的狼。身形庞大、凶猛狂野的战狼是兽人精心挑选的同伴,也是他们青睐的交通工具。狼拥有刚猛无畏的性情,因此非常适合载着全副武装的骑手追猎庞然大物。当兽人变得更加好战并入侵艾泽拉斯时,他们的狼被培育成了体型更大,耐力更好的新品种。[42]

根据雷加尔·大地之怒的说法,当兽人抵达卡利姆多时,牛头人告诉了他们半神洛戈什的事迹。兽人们把他当作了他们在这个新世界上仰慕的英雄,因为他们认为狼神的意志和兽人一样强大,即使死亡也无法阻止他们。[43]

其他

  • 卡利姆多平原上巨大的科多兽是兽人部落的重要伙伴。强大的野兽携带着兽人的重击战鼓加入战斗。巨大的科多兽是兽人力量和勇气的象征,兽人常常利用科多兽巨大的体型和力量来分散敌军的注意力。[44]
  • 卡利姆多有自主意识的双足飞龙渴望与萨满部落结盟。兽人对荣誉和胜利的承诺给它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双足飞龙能让兽人骑着他们去对抗那些扰乱卡利姆多及其居民的安宁的人。今天,飞龙对兽人和牛头人来说都是神圣的生物。[45]

语言

详见:兽人语

兽人会使用兽人语通用语。兽人往往只偏爱他们盟友的语言,例如地精语牛头人语赞达拉语亡灵语熊猫人语萨拉斯语。在德拉诺兽人屠杀德莱尼之前,有兽人学习了德莱尼语,目的是促进两个种族之间的贸易活动。[46]

不同的氏族会有不同的方言,以至于兽人无法相互理解彼此的言语,除非他们说的是共同的语言。[47] 所有氏族使用的兽人语言,其主要形式被称为普通兽人语。[48]

兽人姓名

详见:兽人语#姓名

歌曲

  • Lok'tra —一首描述一场伟大战争的歌曲。
  • Lok'amon — 一首描述家庭或氏族历史的歌曲。
  • Lok'vadnod — 一首为某人创作的歌曲。这是兽人授予个人的最大荣誉。

著名兽人

主宇宙
姓名 职务 从属 状态 位置
部落  萨尔 新部落的建立者和前任酋长,大地之环的领袖,兽人酋长和部落议会代表 霜狼氏族大地之环部落 健在 不同地点
部落  黑手 旧部落的第一任酋长 旧部落黑石氏族暗影议会 已故 不同地点
中立  古尔丹 暗影议会的主人,暴掠氏族的酋长 暴掠氏族暗影议会燃烧军团 已故 死于萨格拉斯之墓
部落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 第二次大战期间的旧部落酋长 旧部落黑石氏族 已故 葬于阿拉希高地落锤镇
中立  耐奥祖 影月氏族的前长老萨满德拉诺部落的大酋长,第一任巫妖王 天灾军团 已故 噬渊
部落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 战歌氏族的前酋长,第一个喝下玛诺洛斯之血的兽人 部落战歌氏族 已故 埋葬于灰谷中的屠魔山谷
中立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格罗玛什之子,前部落大酋长正统部落的酋长,钢铁部落建立者 钢铁部落战歌氏族 已故 不同地点
部落  阿格娜 大地之环萨满萨尔的伴侣 部落玛格汉兽人大地之环 健在 不同地点
中立  杜隆坦 萨尔的父亲,霜狼氏族的前酋长 霜狼氏族 已故 埋葬于奥特兰克山谷
中立  德拉卡 杜隆坦的伴侣,萨尔的母亲 霜狼氏族 已故 灵魂居住在玛卓克萨斯
中立  加拉德 杜隆坦之父,霜狼氏族前酋长 霜狼氏族 已故 未知
部落  盖亚安祖母 杜隆坦之母,玛格汉兽人的精神领袖 玛格汉兽人部落 健在 纳格兰加拉达尔
中立  卡舒尔宗母 霜狼氏族的前萨满长老,德雷克塔尔的导师 玛格汉兽人霜狼氏族 灵魂 纳格兰先祖之地
部落  德雷克塔尔 霜狼氏族的酋长和萨满长老 霜狼氏族大地之环部落 健在 不同地点
中立  雷德·黑手 黑手之子,黑暗部落的大酋长 黑暗部落黑龙军团黑牙氏族 已故 黑石塔
中立   马尔考罗克 库卡隆领袖,加尔鲁什的保镖兼首席顾问 正统部落库卡隆黑石氏族 已故-可击杀 不同地点
中立   纳兹格林 黑锋骑士团天启四骑士之一,曾任​​部落中士、军团士兵和将军 黑锋骑士团 活跃 不同地点
中立  督军扎伊拉 龙喉氏族的督军 钢铁部落龙喉氏族 已故-可击杀 不同地点
中立  塔隆·血魔 第一位死亡骑士暗影议会的术士 伊利达雷影月氏族 已故-可击杀 不同地点
部落  布洛克斯加·萨鲁法尔 参加了上古之战的兽人老兵,唯一对萨格拉斯造成过伤害的凡人 部落卡多雷抵抗军 已故 未知
部落  瓦罗克·萨鲁法尔 部落的大王,杜隆塔尔的领导者,库卡隆高阶督军 部落奥格瑞玛战歌远征军库卡隆 已故 不同地点
中立   德拉诺什·萨鲁法尔 萨鲁法尔之子,库卡隆先锋指挥官,死亡骑士 天灾军团 已故-可击杀 不同地点
部落  伊崔格 萨尔的顾问 部落奥格瑞玛银色北伐军 健在 不同地点
部落   阿里乌克 伊崔格之子 奥格瑞玛 健在 不同地点
部落  基尔罗格·死眼 血窟氏族前酋长 德拉诺部落血窟氏族 已故 未知
部落  约林·死眼 血窟氏族首领基尔罗格之子 玛格汉兽人, 血窟氏族 健在 纳格兰加拉达尔
中立  卡加斯·刃拳 碎手氏族的督军 伊利达雷碎手氏族 已故-可击杀 悬槌堡
部落  芬里斯·狼脉 雷神氏族酋长 德拉诺部落雷神氏族 未知 未知
部落  加姆·狼脉 雷神氏族最后的酋长 玛格汉兽人雷神氏族 已故 刀锋山雷神要塞
交战  疲惫的祖鲁希德 龙喉氏族首领 龙喉氏族伊利达雷 已故-可击杀 影月谷龙喉要塞
部落  碎颅者耐克鲁斯 龙喉氏族的二把手,阿莱克丝塔萨的狱卒 龙喉氏族旧部落 已故 未知
部落  雷加尔·大地之怒 萨尔的顾问,新提瑞斯法议会萨满代表,前角斗士大师 部落大地之环新提瑞斯法议会 健在 不同地点
部落  纳兹格雷尔 萨尔玛监督者 霜狼氏族部落萨尔玛 健在 地狱火半岛萨尔玛
中立  德拉克苏尔 隐士,暴掠氏族最后幸存者之一 独立 健在 破碎群岛
部落  刻划者乌托克 第二次大战的记录者 旧部落 未知 未知
部落  罗卡鲁 部落的勇士和雷克萨的伙伴 部落 健在 凄凉之地
部落  萨穆罗 剑圣雷克萨的伙伴,帮助渗透了塞拉摩岛 独立 健在 未知
部落  高戈娜 征服堡领袖 部落 健在 灰熊丘陵征服堡
部落  克洛姆什 高阶督军 部落 健在 不同地点
部落  奥尔库斯 弑君者 部落 已故 希尔斯布莱德丘陵
平行宇宙
姓名 职务 从属 状态 位置
中立  格罗玛什·地狱咆哮 钢铁部落酋长,前战歌氏族督军 战歌氏族钢铁部落 未知 不同地点
中立   古尔丹 暗影议会之主,燃烧军团夜之子大使 暗影议会燃烧军团 已故 不同地点
中立  杜隆坦 霜狼氏族酋长 霜狼氏族部落 (同盟) 已故 不同地点
中立  德拉卡 杜隆坦的伴侣 霜狼氏族部落(同盟) 健在 不同地点
中立   基尔罗格·死眼 血窟氏族的督军 血窟氏族暗影议会燃烧军团 已故-可击杀 不同地点
中立  贾纳尔 杜隆坦的兄弟 霜狼氏族 已故 不同地点
中立  德雷克塔尔 霜狼氏族的萨满 霜狼氏族 健在 不同地点
中立  黑手 黑石氏族的督军 黑石氏族钢铁部落 已故-可击杀 不同地点
中立  耐奥祖 影月氏族的督军 影月氏族钢铁部落 已故-可击杀 不同地点
中立  卡加斯·刃拳 碎手氏族的督军 碎手氏族钢铁部落 已故-可击杀 不同地点
中立  尖啸者卡兹 推测是嘲颅氏族兽人的督军 嘲颅氏族兽人霜狼氏族部落(同盟) 健在 戈尔隆德
中立  芬里斯·狼脉 雷神氏族的督军 雷神氏族钢铁部落 已故-可击杀 霜火岭
中立  阿祖卡·刃怒 火刃氏族的督军 火刃氏族钢铁部落 已故-可击杀 不同地点
中立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 格罗姆卡将军,黑手的前副官 格罗姆卡黑石氏族钢铁部落 已故 塔拉多
中立   塔隆戈尔 暗影议会的术士 暗影议会 已故-可击杀 不同地点

兽人氏族

不同兽人氏族的旗帜。

兽人分为不同的氏族。每个氏族都有其独特的文化、传统或行为,这使他们与其他氏族区别开来。例如,战歌氏族因其在战斗中吟唱的有节奏的战歌而得名,而碎手氏族则因其战士的传统而得名,即砍掉自己的手并用其他武器代替。

每个兽人氏族都由一个领袖领导,所有氏族的领袖都被称为酋长。萨尔和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是新部落的前任大酋长,之后是女妖之王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以第一位担任该职位的精灵、亡灵和女性而著称。酋长通常是氏族中最强大的成员,成为酋长有两种方式。要么挑战老酋长并在玛克戈拉中击败他,要么通过继承来获得酋长之位。

虽然部落中仍有许多不同的氏族,但现在他们的生活不像从前那样严格区分开来。但是,一些氏族仍然保持着很大的个性,例如战歌氏族或龙喉氏族

虽然有许多不同的氏族,但最强大和最重要的氏族仅限于十四个。其他较小的氏族从未具备这些主要氏族的影响力或重要性。

主要氏族
  • 霜狼氏族:少数几个没喝玛诺洛斯之血的氏族之一,他们以单挑能力和与霜狼的紧密联系而闻名于世。第一次大战期间他们被古尔丹放逐,现在他们回到了奥特兰克山谷
  • 战歌氏族:一个游牧氏族,以其强大的战士和狼骑兵而闻名于世。喜欢在战斗中吟唱的有节奏的战歌。
  • 黑石氏族:最强大和人口最多的氏族之一。一个军国主义,纪律严明的氏族,以其专业的铁匠和金属工匠而闻名于世。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战争期间率领部落发动进攻。而现在,氏族的毁灭之锤追随者加入了部落,而黑手的死忠者则创建了黑暗部落。黑石兽人也存在于玛格汉兽人之中。
  • 血窟氏族:最具传奇色彩的氏族之一,以其狂热和粗暴的天性而为世人所知。他们的长辈会牺牲一只眼睛以预见未来。它的艾泽拉斯分支加入了部落,而外域分支则分化成了玛格汉兽人和邪兽人
  • 碎手氏族:这是一个曾被食人魔奴役的奴隶群体,直到卡加斯·刃拳集结兽人奴隶们推翻了他们的食人魔主人,这个氏族才得以诞生。
  • 雷神氏族:这是一个优秀猎人辈出的氏族,他们专门猎杀德拉诺的巨大生物。大多数人都变成了邪兽人,但在玛格汉兽人中似乎还有一些幸存者。
  • 影月氏族:最强大的兽人氏族之一,以其与灵魂的紧密联系以及强大的萨满和先知而闻名于世。他们的领袖耐奥祖是兽人的精神领袖。
  • 龙喉氏族:这个任性的兽人氏族曾经被死亡之翼授意,奴役了红龙女王阿莱克丝塔萨。这些龙骑士现在在暮光高地安家,还重新加入了部落。
  • 火刃氏族:一个恶魔般的兽人氏族,盛产极度嗜血的狂战士和强大的剑圣
  • 黑牙氏族:黑石氏族的一个分裂派系,由雷德·黑手麦姆·黑手创建。它后来改组为奈法利安领导下的新黑石氏族。
  • 噬骨氏族:一个喜欢同类相食和用骨头和其他器官装饰自己的氏族。大多数人似乎都变成了邪兽人。
  • 嘲颅氏族:一个擅于欺骗,奸诈狡猾的氏族,因过度盗窃和暗杀而不受其他氏族的信任。它是少数由食人魔领导的兽人氏族之一。大多数人似乎都变成了邪兽人。
  • 暴掠氏族:古尔丹为保护自己而成立的氏族。后来它背叛了部落寻找萨格拉斯之墓,被复仇心切的黑石氏族屠杀殆尽。据已知信息,目前还没有该氏族的人加入部落。
  • 暮光之锤氏族:一个痴迷于世界末日的迷信氏族。由食人魔古加尔领导。后来变成了一个信奉上古之神的邪教组织。

外表

《魔兽争霸II》中的兽人。

兽人通常肌肉发达,体格巨大。平均而言,女性兽人的身高约为6英尺到6英尺6英寸(1.83米~1.98米),而男性兽人的身高往往达到7英尺(2.1米)。[49] 男性通常有非常长且独特的面部毛发。女性往往有不拘一格的发型和少见的面部穿孔。[50]

一个女兽人。

兽人有着敏锐的嗅觉,这让他们可以在不需要视觉确认的情况下区分目标。[51]

成熟

兽人的发育十分迅速,到六岁他们开始战斗时,体型已接近成人。[52]

兽人术士能够使用魔法来促进年轻兽人的成长,让六岁的孩子迅速变成十二岁。[53]

体质

艾泽拉斯的某些种族将兽人的脸形容为“面目狰狞”,他们的丑陋堪比巨魔。兽人有着又大又重的下巴,长着锋利的象牙状的牙齿,浓密的眉毛,宽而扁平的鼻子和尖尖的耳朵。就像他们的巨魔盟友一样,兽人獠牙和牙齿的数量、大小和位置特别多变。

从矮小可怜的苦工到笨重的狂战士,兽人有着各种形状和大小。[54]男性,尤其是战士,通常会有不同程度的弯腰驼背,而有些人则非常挺拔,例如格罗玛什·地狱咆哮。兽人的两性之间存在相当多的性别差异,男性兽人具有更极端的兽人身体特征,比较明显的是他们拥有更宽的肩膀和更大的獠牙。然而,与人类相比,所有的兽人(除了经常被忽视的苦工)都是相当巨大的、强壮的生物。然而,像德雷克塔尔这样的老兽人通常身体虚弱,但并非所有人都允许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弱,比如瓦罗克·萨鲁法尔

饮用了深渊领主之血的兽人会迅速增加体重和力量,[55]甚至这些邪兽人中最弱的家伙也能变成致命的敌人。[56]这种不自然的力量显然没有传给他们的子孙。邪兽人的牙齿通常要比一般兽人长得多,身上还会长出的尖刺。

近距离观察《魔兽争霸:兽人与人类》封面上的一个兽人会发现,他们的脸颊上长着角,还有着毛茸茸的耳朵。

类型

肤色

最初,所有的兽人要么是棕色皮肤,从树皮状棕色到红棕色不等;要么是灰色皮肤,从浅灰色到深灰色不等。然而,除了孤立的玛格汉之外,一旦学习了古尔丹介绍的术士魔法,他们的身体就会做出反应。部落中所有拥有术士魔法的兽人在得到恶魔玛诺洛斯之血之前,都发现自己的皮肤慢慢变绿了。[55]

第一个喝下深渊领主之血的兽人迅速完成了向绿色皮肤的转变。[55]通过进一步饮用血液,会使他们的皮肤再次从绿色变为猩红色,将他们变成邪兽人。喝了玛诺洛斯之血的兽人在他们的绿色皮肤上留下了灰色的印记。这种状态可以通过某些仪式进行扭转,不仅可以恢复兽人的理智,还可以恢复他们以前的绿色皮肤。[57]皮肤没有变绿的兽人能够恢复到完全未腐化的状态。

在《魔兽世界》中,黑石、黑牙氏族和龙喉氏族(在大灾变中)的皮肤是灰绿色或灰色的,这与其他兽人种族不同。由于多年居住在黑石山的矮人城市中,黑石兽人的皮肤明显变黑了。[58]

当绿皮兽人像其他人那样“脸红”时,他们会脸色发紫。[59]

肤色从棕色变为绿色似乎永久性地改变了他们,因为直到最近才直接接触术士魔法的萨尔从出生起就拥有了绿色皮肤。

湿地龙喉兽人原本是淡绿色的,但在大灾变中变成了灰色。目前尚不清楚它们的灰色是遗传的结果,还是在格瑞姆巴托居住多年的结果。龙喉兽人可能故意用染料改变了他们的皮肤颜色。早期兽人的淡绿色皮肤可能代表了氏族之间肤色的差异。灰色肤色也常用于兽人信徒,或表示一种病态的感觉,类似于人类和侏儒信徒的灰紫色皮肤。大灾变中,龙喉酋长祖鲁希德保留了他的绿色皮肤,这可能是一个疏忽。

兽人被腐化时皮肤颜色变化的特性与其他被邪能接触的种族有很大不同。魔血精灵艾瑞达人从他们原来的肤色直接变成了极端的肤色(红色),而且似乎没有任何过渡肤色。

Chris Metzen看来,兽人的绿皮肤会在第二代或第三代兽人身上消失,除非有人再次自愿接触魔血,[60]但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眼睛

自然所生的兽人眼睛颜色包括棕色、橙色、黄色、红色、[61]绿色、灰色、紫罗兰色、靛蓝色、[62]以及在极少数情况下出现的纯蓝色。当兽人屈服于愤怒或嗜血状态时,眼睛的颜色可能就会变成红色。[63][64][65]

喝了深渊领主玛诺洛斯之血的兽人总是有一双明亮的血红色眼睛,[55]玛瑟里顿之血腐化的邪兽人也是如此。[66]即使在第二次战争后,兽人们从术士魔法中解脱后,这双眼睛也没有变得黯淡。即使是身处收容所的囚犯,那些红着眼睛的兽人也是所有人中最羞愧、最困惑和最渴望获得方向的。[67]只有格罗玛什·地狱咆哮的牺牲,才最终将那些兽人从他们的诅咒中解救出来,让他们的眼睛恢复了原来的颜色。[68]

纯蓝色的眼睛在兽人种族中相当罕见,被视为是身负伟大使命的标志。[61]  萨尔就拥有蓝色的眼睛,在某些描述中长着蓝眼睛的还有雷加尔·大地之怒迦罗娜

德拉诺之王中玩家角色的模型更新后,龙喉兽人现在拥有了发光的黄色眼睛。其原因尚不清楚。

头发

在魔兽世界中,兽人的头发颜色多种多样:黑色,棕色,蓝色,红色,紫色,随着年龄的增长,还会出现灰色和白色头发。在早期的描述中,兽人只有黑色、灰色或白色的头发。剃光头(如果有头发的话)在两种性别的兽人中都很常见。一些男性兽人会留胡须,而另一些则刮得干干净净。

在早期的游戏和美术中,兽人只有黑色、红色、灰色和白色的头发。从《魔兽世界》开始(包括TCG),兽人的头发颜色更加鲜艳。在魔兽争霸II中, 卡加斯·刃拳有着金色的毛发。

尽管萨尔的原始模型是深蓝色的头发,而不是黑色,但在大灾变中他的又头发变回了黑色,这表明他的蓝色头发要么是疏忽,要么是染的。

血液

兽人的血是深红色的,[69][70]比矮人和人类的血要深得多。正因为如此,兽人被他们的联盟敌人称作“黑血”。[71]

关系

银色北伐军的兽人侍从。

部落中,兽人与来自卡利姆多的种族成员有着密切的联系。兽人、牛头人和丛林巨魔之间的联系是毋庸置疑的。在第三次战争之后,萨尔、凯恩和沃金不情愿地允许被遗忘者加入了部落的行列,随着黑暗之门的重新开放,部落招募了第五个种族,血精灵大灾变之后,地精也加入了部落的行列,熊猫人潘达利亚的迷雾散去后加入了部落。虽然部落有七个著名的种族,但部落也收纳了一些较小的组织作为其成员。萨尔曾试图与铁炉堡矮人建立联系,以尽量减少两个种族之间的战争。从萨尔命令部落冒险者进入黑石深渊寻找麦格尼·铜须的女儿茉艾拉·索瑞森时,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在与巫妖王的战争中,部落与牦牛人 (牛头人的一个古老分支)和海象人 结盟。兽人与人类有着悠久的冲突历史,尽管他们在第三次战争期间并肩作战,但有些兽人仍然对人类怀有旧恨。[72][73] 然而,虽然他们一般不喜欢人类,但兽人们确实很尊重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尤其是在她选择站在他们一边而不是她的父亲之后。

备注和轶事

  • 在《熊猫人之谜》的结尾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被推翻后,可玩兽人种族没有了正式的领袖。在整个《德拉诺之王》的版本中,官方网站只是简单地将他们的领袖栏列为“无”。[74]在沃金战死,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在《军团再临》开始时被宣布为新的部落大酋长后,瓦罗克·萨鲁法尔接替了格罗玛什要塞中沃金所在的位置。虽然瓦罗克已被官方确认为当时的兽人种族领袖,[75][76]但新版官网并未将他列为领袖;虽然所有其他种族都有明确指定的领袖,但兽人条目中仍然将萨尔列为兽人的“典范”。[42]
  • 魔兽争霸》是极少数正面看待兽人历史的奇幻系列之一。
  • 兽人在魔兽系列游戏中有很大的影响力。这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因为大多数以兽人为特色的奇幻作品通常将他们描绘成易杀死、野蛮和无脑的敌人。
  • 直到《巨龙之夜》之前,兽人在每部魔兽小说中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 几个兽人的盟友,包括:食人魔、血精灵和被遗忘者都曾经是部落的敌人。
  • 在德拉诺,兽人通常会生育大量的后代,因为很多人在童年时期就死去了。只有强者和聪明人才能幸免于难。[77]
  • 兽人的视力比人类更敏锐。[78]
  • 有趣的是,《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揭示的兽人种族的起源与他们的死敌人类非常相似:
    • 兽人和人类都是泰坦战士种族的后裔(维库人巨灵)。
    • 而且,两个种族的直系祖先原本都对他们的后代怀有敌意,但最终都被他们(兽人和人类)超越了。
    • 人类和兽人甚至似乎有一个共同的泰坦守护者:阿格拉玛万神殿的勇士。

画廊

《魔兽世界》
剧照
魔兽系列
《风暴英雄》
电影形象
《炉石传说》

引用和注释

  1. Rise of the Horde, page 139
  2.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第19页~第20页
  3.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第36页
  4. The Art of World of Warcraft: Warlords of Draenor, pg. 103
  5. 5.0 5.1 5.2 5.3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第39页~第44页
  6. 6.0 6.1 6.2 6.3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第46页~第50页
  7. 部落的崛起, pg. 139
  8. The Measure of a Leader (Alliance)
  9. Bashiok on official forums
  10. Adventure Guide entry for Hellfire Citadel
  11. Harbingers: Gul'dan
  12. Crossroads Conscription
  13. Warcraft: Legends Volume 4, pg. 133, 134
  14. Warcraft: Legends Volume 4, pg. 134, 136, 144
  15. 15.0 15.1 Golden, Christie. 《Rise of the Horde》, 125. ISBN 978-0-7434-7138-1. “'Children begin training at age six,' Kur'kul continued. 'They are strong enough to fight at age twelve. [...]'” 
  16. Lord of the Clans, pg. 42 (ebook)
  17. Rise of the Horde, pg. 321 (ebook)
  18. Wind Rider Cub
  19. Bloodbeak
  20. Mud Jumper
  21. The Sundering, pg. 313
  22.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第151页
  23. The Brass Compass
  24. Brawn (NPC)#Quotes
  25. 25.0 25.1 Headdress of the First Shaman
  26. Headdress of the First Shaman (Draenor Clans)
  27. Beasts of the Savage Lands — Nagrand
  28.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第183页
  29. The Spirits of Stonetalon
  30. The Shattering: Prelude to Cataclysm
  31. Earthmender Wilda
  32. Escape from Coilskar Cistern
  33. Victory!
  34. Target of Opportunity: Telaar
  35. Sergra Darkthorn
  36. Rise of the Horde, pg. 109: "while shaman could certainly grow in skill over time, once the ancestors had appeared to them in visions they were all accorded equal honor and respect."
  37. They Eat Like Orcs
  38. 38.0 38.1 Warcraft II: Tides of Darkness manual: Pig Farm
  39. Everything Is Better with Bacon
  40. Careful, This Fruit Bites Back
  41. Galgar's Cactus Apple Surprise
  42. 42.0 42.1 Blizzard Entertainment Blizzard Entertainment. Orc - WoW。 重新获取于2017-01-03.
  43. Destiny Awaits!, pg. 16
  44. Warcraft III: Reign of Chaos Game Manual
  45. The Turd Problem
  46. Legends Volume 2, Family Values
  47. Golden, Christie. 《Rise of the Horde》, 21. ISBN 978-0-7434-7138-1. 
  48. Golden, Christie. 《Rise of the Horde》, 40. ISBN 978-0-7434-7138-1. 
  49. Height#Official lore heights
  50. World of Warcraft: Official Beginner's Guide, 43
  51. Rise of the Horde, pg. 109, "Then the wind shifted and [Durotan] laughed as he caught Orgrim's scent."
  52. Lord of the Clans comparing Thrall to Jaramin Skisson: "He was only six years old, but already almost as big as his tutor" and later "Damn Thrall! He was an orc, had been fighting since he was six years old."
  53. Rise of the Horde, pg. 125 (ebook) Kur'kul: "Children begin training at age six .. strong enough to fight at age twelve .. I have the ability to accentuate their growth .. take all the children that are between six and twelve now and age them to twelve .. increase the numbers of warriors on the field by almost fifty percent."
  54. Loreology on Twitter (dead link)
  55. 55.0 55.1 55.2 55.3 Rise of the Horde
  56. Fel Orc Scavengers
  57. "The Invasion of Kalimdor: By Demons be Driven", Warcraft III: Reign of Chaos. 暴雪娱乐.
  58. Jaina Proudmoore: Tides of War, chapter 2
  59. A Good War, pg. 36
  60. Chris Metzen on Twitter
  61. 61.0 61.1 Lord of the Clans
  62. Playable orc models in World of Warcraft
  63. Dranosh Saurfang#Burning Crusade
  64. Lords of War - Durotan
  65. Shadow Council Invasion! (Horde)
  66. Fel orc models in World of Warcraft: The Burning Crusade
  67. Lord of the Clans, chapter 7 and 8
  68. The Death of Hellscream (WC3 Orc)
  69. The Prophecy
  70. Orc blood in-game in Warcraft III
  71. "The Founding of Durotar: Theramore Isle", Warcraft III: The Frozen Throne. 暴雪娱乐.
  72. Tides of Darkness, pg. 20
  73. Cycle of Hatred, pg. 13 - 14
  74. Blizzard Entertainment Blizzard Entertainment. Orc - Game Guide - World of Warcraft。 从原始页面归档于2015-12-30。 重新获取于2017-01-03.
  75. Meeting the Orcs
  76. Ion Hazzikostas Q&A, Gamescom 2017
  77. The Last Guardian, pg. 302 (ebook)
  78. Cycle of Hatred, pg. 63 (ebook)

模板:Sapient species alien to Azeroth

avatar
0

兽人永不为奴 kappa

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