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萨娜·拉文凯斯的日记Illysanna Ravencrest's diary伊莉萨娜·拉文凯斯所写的日记,共有6篇,位于黑鸦堡垒(副本)内。同时也是 从前你总爱涂写我的名字所需阅读的内容。

来源

内容

伊莉萨娜·拉文凯斯的日记
撕下的书页
收录于版本8.0.1.28153

我是伊莉萨娜抵抗军指挥官库塔洛斯·拉文凯斯的女儿。你们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父亲已经牺牲。但是失去至爱的不光是我。我们的伟大帝国,我们的整个世界,都在我们眼前熊熊燃烧。

在与燃烧军团的这场战争中,没有任何事情是顺利的。完全没有。我们每赢一次,就会吃下两次败仗。我们每杀死一只恶魔,就有十只冒出来顶替它的位置。

和我父亲一样,我也曾经相信,胜利必然属于我们。真是骄傲自满,愚蠢透顶。如今很多抵抗军战士还这样想。他们紧紧抱着过时的战术,不愿意承认我们无法通过常规策略取胜。我们要对抗的不是来自这个世界的东西,而是梦魇般的恶魔。

只有一个精灵明白这一点:伊利丹·怒风。他知道,要打败恶魔,我们必须接受新的事物。我们必须采纳非常规的新战术。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就会死。这一点再清楚不过了。

也许,你觉得伊利丹是个傲慢的巫师,或者甚至威胁到了我们的生活之道。我以前也这样想,但是我的看法变了。我写这份东西就是为了说明我改变的原因,以及记录我从伊利丹身上学到的东西。虽然他的声誉不佳,不过我相信,如果我们要在将来的日子里生存下去,他是我们的唯一希望。

边缘破损的书页
收录于版本8.0.1.28153

我第一次看到伊利丹是在大战前期,那时,我以为燃烧军团只是暂时的威胁。暗夜精灵抵抗军的总部就安在我们家族的祖屋,宏伟的黑鸦堡垒里面。回想起来,那些日子真是无比辉煌。数千位精灵,从帝国的各个角落集结在这个堡垒,齐心发誓要保护我们的土地,抵抗恶魔的侵犯。

身为拉文凯斯指挥官的女儿,我享受着权利与特权。我和月之守卫的巫师,艾露恩姐妹会的女祭司,以及其他大人物一起参加了许多议会的会议。我也与不太为人所知的一些抵抗军成员见过面——比如像伊利丹这样的精灵。

伊利丹和他的哥哥,德鲁伊玛法里奥·怒风,以及女祭司泰兰德·语风一起来到了黑鸦堡垒。我只和他们三人短暂地见了面,他们当时也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尤其是伊利丹,他和加入抵抗军的数百名巫师没有什么分别。

但是,大家很快都会知道他的名字。而且有一些,比如我,会开始对他不信任。

烧焦的书页
收录于版本8.0.1.28153

我们的行为都有驱动力,复仇、希望、爱、恨。伊利丹也如此。怨恨和痛楚搅动着他的内心,充斥着他的每一份思绪和每一次行动。

这份怨恨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如玛法里奥,他永远只能活在玛法里奥的阴影里。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怒风兄弟都研习过德鲁伊法术。伊利丹已经掌握了巫术,但是他也想掌握德鲁伊法术。可是他命中注定不能成为德鲁伊。于是,玛法里奥对自然魔法掌握得出神入化,而伊利丹却失败了。

这份痛楚是来自伊利丹对泰兰德·语风的爱。他爱慕这位女祭司,但是她对他并没有同样的感情。我想,他还害怕,玛法里奥必然会俘获她的芳心。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越来越沉迷于摧毁燃烧军团,他还会批评任何他觉得能力不足的人。他把自己绝大多数的忿怒都转向了拉图修斯,一位年长的月之守卫巫师的指挥官。对伊利丹来说,这位年迈的精灵象征着抵抗军所有的不足。这位年迈的精灵冥顽不灵、墨守陈规,胆小怕事。他的策略毫无成效,浪费了这些巫师的才华。他不只一次说,如果由他领导月之守卫,一定会干得更好。

拉图修斯战死沙场后,伊利丹获得了证实自己说法的机会。

折角的书页
收录于版本8.0.1.28153

我本该一开始就对伊利丹敬佩有加的。毕竟,是他救了我父亲的命。

为了完成一项使命,库塔洛斯进入了黑鸦堡垒外面的荒野。我当时虽然不在场,但是据报告,一头贪婪的燃烧军团地狱猎犬袭击了我的父亲,让他失去了武器。如果没有伊利丹相助,那头怪兽可能已经把我父亲吃掉了。他思维敏捷,精通奥术魔法,他们兄弟二人打败了恶魔,让父亲逃过了一劫。

我父亲并没有低调处理这件事,而是公开庆祝自己逃脱险境。他认命伊利丹为自己的私人巫师,年轻的怒风成为了抵抗军的热门话题。月之守卫的成员嚷嚷着要见他,和他讨论战局,恶魔的本质,以及奥术魔法的技艺。不久以后,巫师伊利丹的声望变得无人能及。

从那天以后,伊利丹就和我父亲并肩作战。我密切地关注着他,决心要更多地了解我们家族内部的这位新成员。

但是我发现的东西并没有让我宽心,而是恰恰相反。

溅墨的书页
收录于版本8.0.1.28153

虽然我不信任伊利丹,但我的父亲不同。他指派这位年轻巫师担任月之守卫的指挥官。他一上任就立即着手革新。他把巫师逼到了极限,并且开发了使用奥术魔法的新技艺。

其中,最具争议的是伊利丹将其他巫师的能量引到他自己身上的技艺。这能让他获得强大到不可思议的魔力,让他消灭了许许多多的恶魔。但是,这么做是有代价的。那些把力量给了伊利丹的巫师在战斗中无法抵御攻击。很多人死在了军团的邪能之刃下。伊利丹从来没有为他们的死而道歉。他只是把他们看作是必要的牺牲。

很久以后,伊利丹的心境变得越来越黑暗,虽然我也不清楚原因。我相信,他与玛法里奥和泰兰德的关系中,有什么东西改变了。我每次提到他的坏脾气,他就会顾左右而言他,或者干脆直盯着我,一言不发。

有些精灵崇拜伊利丹。毕竟,他屠杀了许多恶魔,令他们感受到了痛苦的滋味。在他的领导下,月之守卫成为了抵抗军最强大的武器之一。但是,我的父亲对伊利丹的莽撞越来越担心,他开始质疑自己任命伊利丹为月之守卫领袖的决定。

也许库塔洛斯本可以阻止伊利丹的莽撞行为,但是他永远没这个机会了。军团的密探刺杀了我的父亲,他的死令抵抗军陷入了混乱和不安。

字迹潦草的书页
收录于版本8.0.1.28153

我并不想在这里分享我在父亲离世后的感受。这份痛楚我要自己一人独自承受,独自利用。但是我要说的是,我的看法变了。我的傲慢崩塌了。我质疑每件事,每个人。我在寻求一种办法,向军团发动反击,寻求一种武器,让恶魔遭受和我一样的痛苦。

在寻求的过程中,我明白了,伊利丹一直都是对的。虽然他冷酷而傲慢,他却一直卓有成效。他明白,为了打败恶魔,我们必须作出牺牲。我们必须抛弃恐惧和担忧,勇敢地迎接未知的事物。

在我父亲去世之后,伊利丹消失了。关于他的行踪有各种传言。有些精灵说他已经死了。还有人说他抛弃了抵抗军,加入了恶魔。不要相信这些谎言。伊利丹依然在为我们而战。他潜伏在暗影中,寻找着军团的弱点。不管他的行事做法有多么引人不满,这些都很有必要。

我现在要去找他,去追随他的脚步,了解我们的敌人。这条道路会通向何方,我不知道。但是我要不惜一切代价,为我的父亲复仇,并拯救我们一族免遭灭顶之灾。

如果你想的也和我一样,就来找我吧。

——伊莉萨娜·拉文凯斯

画廊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