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icon-silver-48x48.png
基本完善
vuekyabsgyi!这篇文章已经基本完善了,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关于平行世界中的乌瑟尔·光明使者,请查阅乌瑟尔·光明使者(平行宇宙)
Uther HoW.jpg
乌瑟尔·光明使者
Uther the Lightbringer, Uther Lightbringer
Alliance 32.png
基本信息
头衔 光明使者
圣骑士教会最高指挥官[1]
首位圣骑士[2]
性别 男性
种族 人类
职业 圣骑士
前:骑士牧师
身份 首位圣骑士与银色之手领袖
所在地 多个地点
状态 已故
势力信息
阵营 联盟
势力 洛丹伦联盟
洛丹伦王国
白银之手骑士团
人物关系
导师 阿隆索斯·法奥
门徒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麦拉·黎明之刃
同伴 坚定(坐骑)


我们绝不能被复仇蒙蔽了心神。倘若我们任由自己的激情转变为嗜血的渴望,那么我们便和邪恶的兽人没有任何分别。

—— 乌瑟尔对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所言

“光明使者”乌瑟尔Uther the Lightbringer, Uther Lightbringer)是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首位圣骑士,并率领教团在第二次战争中迎击部落。在第三次战争中,乌瑟尔在守护泰瑞纳斯国王的骨灰瓮时被自己的得意门生阿尔萨斯王子背叛并杀害。

生平

第二次战争时期的乌瑟尔。

圣骑士的崛起

第一次战争中,乌瑟尔曾是一位骑士,也是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手下的一名学徒牧师[3][4] 并从年轻时开始就是一位圣光的忠实信徒。乌瑟尔在这位大主教还是法奥主教时就与他相遇,而后者自此便成为了乌瑟尔的灵魂顾问与导师。

当来自南方的幸存者与难民们出现在洛丹伦时,乌瑟尔前往巴尼尔农场打算将正在观察无敌降生的阿尔萨斯带回首都。在回去的路上,骑士向王子讲述了暴风城的沦陷以及瓦里安·乌瑞恩王子和安度因·洛萨领主的来访。[5]

暴风城的沦陷让法奥意识到有时候信念并不足以同全世界的邪恶势力对抗。他决定创建一个新组织,能够结合圣光与武学技艺与敌人作战。他希望乌瑟尔能与他同行,而白银之手骑士团——圣骑士也就此诞生。[6]斯坦索姆阿隆索斯礼拜堂[7] 乌瑟尔成为了这个新生组织的第一位成员,也是后来成员的领袖。这对于洛丹伦联盟与圣光的追随者们而言都是一个无比光辉的时刻。

第二次战争及尾声

WC2BnE logo 16x4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魔兽争霸II》中的乌瑟尔。
第二次战争时期的乌瑟尔。

乌瑟尔在第二次战争中参与了一些最为惨烈的战斗,包括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对洛丹伦的围攻,并帮助联盟最终击垮了部落——当然这其中也有古尔丹背叛后撤走部队的缘故。在战争中的某段时间,乌瑟尔在前往达伦米尔湖凯尔达隆时遭到了奥特兰克海盗的袭击,并发现奥特兰克已经密谋背叛了联盟。[8][9] 他还在黑石塔的最后一战中与洛萨并肩作战,并在战后被圣骑士同伴,安度因·洛萨的副官图拉扬称为“光明使者”。[10] 最终,这位光明使者与图拉扬一同领军向黑暗之门火刃氏族发起了最终袭击。

部落第二次战争结尾时战败后,乌瑟尔与图拉扬银色之手骑士团驻扎在暴风城圣光大教堂之中。这座城市仍然处于第一次战争之后的重建过程中,大教堂是为数不多保存完好的建筑之一。乌瑟尔在那里对老幼病残孕等各类平民提供了自己的帮助。甚至连奥蕾莉亚都调戏这位圣骑士快变成了一位“护士”。[11]

在第二次大战之后,乌瑟尔继续为联盟和它的人民效力,在吸收新成员进入组织的同时,也向东部王国的众多骑士与牧师做出了优秀的榜样。[9] 有一次,光明使者再次访问了凯尔达隆。[12] 乌瑟尔解决了不少平民之间的争端,以及阻止半人生物的暴乱,从而使洛丹伦始终处于和平之中。[13]

在第二次战争之后的几年,乌瑟尔仍然扮演着一位坚定的骑士与人民保护者的角色,为人民解决争端同时处理外部生物的威胁。在他逐渐成为圣骑士精英的过程中,他也向泰瑞纳斯国王卓有天赋的儿子阿尔萨斯王子传授圣光与战斗的要诀。在他与年轻的阿尔萨斯相处过程中,两人逐渐成为了好友,彼此如同家人一般。他曾陪同泰瑞纳斯前往斯托姆加德进行外交。他还出现在阿尔萨斯成为圣骑士的典礼之上,并送给他一副纪念性的经过圣光祝福的披风。阿尔萨斯随后继续跟随乌瑟尔进行学习。随着时间的流逝,乌瑟尔也渐渐退入了圣光的精神层面。[5]

鲜血与荣耀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多年后,乌瑟尔负责领导提里奥·弗丁斯坦索姆的庭审。他听过了提里奥与萨丹·达索汉巴瑟拉斯的陈述。乌瑟尔似乎说服了众位陪审员——大法师安东尼达斯、大主教法奥、阿尔萨斯王子与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给提里奥最后一个机会对洛丹伦宣誓效忠并背弃对伊崔格的誓言,这样后者就可以摆脱指控。然而提里奥在对洛丹伦宣誓效忠后却不愿背弃自己对伊崔格的誓言。对此感到失望的乌瑟尔宣判提里奥从此与圣光和圣骑士再无关系,并将他永远放逐。不过看在他们友谊的份上,乌瑟尔最终还是对这位前圣骑士网开一面,没有将他的家人柯兰德拉与泰兰一同放逐。

天灾军团降临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魔兽争霸III:混乱之治》中的乌瑟尔。
魔兽争霸III:混乱之治》中的乌瑟尔。

第三次战争最初开始时,乌瑟尔对阿尔萨斯与他并肩作战感到十分骄傲,两人在斯坦恩布莱德共同对抗在朱比瑟斯领导下逃过抓捕的黑石氏族兽人黑石氏族剑圣。在乌瑟尔负责守卫城镇时,阿尔萨斯遭遇了安营扎寨的兽人。在乌瑟尔的帮助下,阿尔萨斯摧毁了这座营地,并杀死了剑圣。

乌瑟尔此后未再有行动,直到他在某天遇见了吉安娜。她从壁炉谷匆匆赶来,并表示那座镇子正遭到天灾军团的猛烈袭击。乌瑟尔率领银色之手迅速赶到,但镇子已经遭受了严重损失,而阿尔萨斯也已弹尽粮绝。对自己的羞愧赶到恐惧、羞耻和困扰的阿尔萨斯迅速前往斯坦索姆打算找到玛尔加尼斯。乌瑟尔与他一同前往,并发现斯坦索姆已经沦陷在瘟疫之中。知道后果的阿尔萨斯命令乌瑟尔清洗整座城市。乌瑟尔对此感到恐惧并拒绝,阿尔萨斯以此宣布他为叛国罪,并就地解散了银色之手,令他离开。

在阿尔萨斯前往诺森德之后,乌瑟尔向泰瑞纳斯讲述了这些事情。二者认为阿尔萨斯因为自己在壁炉谷遭受的压力而心理落差过大,并派遣一位信使通知他尽快返回。阿尔萨斯最终在数周后返回,但他看起来有了些许不同。不论如何,洛丹伦还是为自己凯旋的英雄举行了盛大的典礼。然而,随着阿尔萨斯步入王座厅并用符文之刃霜之哀伤刺穿了自己的父亲,整场庆祝最终变成了一场恐怖。

乌瑟尔之死

乌瑟尔·光明使者之墓
乌瑟尔·光明使者的幽灵

泰瑞纳斯的遗体在火化后安置于一处魔法骨灰瓮之中。对两位好友沦陷于黑暗感到无比痛心的乌瑟尔决定亲自护送骨灰瓮前往安多哈尔。然而这座镇子已经被阿尔萨斯及其手下的亡灵部队袭击,并打算抢夺骨灰瓮用于施展死灵魔法。乌瑟尔挡在阿尔萨斯与他的手下面前,但在一场史诗般的战斗之后他最终战败——被他自己从前深爱的学生亲手杀害。[14]

在与阿尔萨斯的战斗之后,乌瑟尔的遗体被联盟的追随者们收敛并安置于乌瑟尔之墓中。这处墓穴位于西瘟疫之地,在冰风岗东方——它是这片黑暗大陆上唯一的光明。墓碑上的刻文如下:

光明使者乌瑟尔

光明使者乌瑟尔在此安息
第一位圣骑士,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奠基人。

乌瑟尔誓死保卫洛丹伦王国,尽管他最心爱的学生背叛了他,但我们相信他的灵魂永生。即使厄运降临我们的故土,他依然在关注着我们。他的光芒将照亮所有人类前行的路途——只要我们依然以他为榜样,它就永远不会消失。
——无名氏

魔兽世界

WoW Icon 16x1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

一开始,乌瑟尔之墓在西瘟疫之地的地图上只是一个圆点。然而在血精灵德莱尼人NPC遍布于艾泽拉斯后,乌瑟尔本人也再次返回——尽管只是幽灵形态。对联盟而言,学者特卢恩希望找到乌瑟尔死时留下的圣物并将其带到他的墓穴,以此纪念乌瑟尔。对部落而言,血精灵麦拉·黎明之刃希望玷污上述的圣物并将墓穴完全摧毁,以此作为乌瑟尔对阿尔萨斯,这位奎尔萨拉斯的摧毁者曾经的训练做出的报复。二者都涉及到前往壁炉谷之外的守卫高塔获取光明使者的印记。

巫妖王之怒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乌瑟尔曾暂时出现于时光之穴的“净化斯坦索姆”侧厅,并在“The Culling“事件中再次警告阿尔萨斯

映像大厅

映像大厅中乌瑟尔的幽灵。

在乌瑟尔被阿尔萨斯杀死之后,他的灵魂被霜之哀伤吸收,后来又在映像大厅中被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召唤而出。他警告称在阿尔萨斯被消灭之后必须有人代替他的位置,而巫妖王只能在自己被创造的地方才能被完全摧毁——那就是冰封王座

乌瑟尔也与奎尔德拉任务链有所关联。当一位玩家通过任务任务:映像大厅带着[淬火的奎尔德拉]进入大厅并接近霜之哀伤的剑座时,这把武器会被激活并攻击小队。乌瑟尔警告称这把利刃会在此汲取邪恶精华,如果他们想将其净化,就必须将其带往奎尔丹纳斯岛太阳之井

在巫妖王死后,一位曾成功协助锻造影之哀伤的冒险者发现了一个密封的箱子,在其中有一枚白银之手骑士团徽章,并将其带给圣光之锤中从霜之哀伤的禁锢中解脱的乌瑟尔的灵魂。

Uther the Lightbringer 说: Arthas...
Uther the Lightbringer 说: Alas, hero of Azeroth, you give me a greater gift than you know.
Uther the Lightbringer 说: Long have I struggled to forgive the prince for his terrible transgressions.
Uther the Lightbringer 说: My soul has been wracked with unbearable anxiety, dark thoughts... distancing me from the Light.
Uther the Lightbringer 说: I recall clearly the gleam of pride in his eye as he stood before me, eager to defeat the enemies of the Light...
Uther the Lightbringer 说: Eager to defend his people, no matter the cost.
Uther the Lightbringer 说: It is this memory of Arthas that I choose to keep in my heart.
Uther the Lightbringer 说: I shall always be in your debt, friend.
Uther the Lightbringer 说: Thank you.

大地的裂变

暴风城大教堂广场上乌瑟尔的雕像。
Cataclysm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在任务任务:抢救血色财产中,血色十字军发现了光明使者的罩布与其他圣物,并打算将其运往提尔之手的军营中。由于在死后被复活为亡灵,十字军战士们无法触碰这些神圣的物品,包括乌瑟尔的罩布,因此将它们保存在箱子中。科尔法克斯派遣玩家代表银色北伐军取回这些圣物。

在《大地的裂变》中,乌瑟尔的雕像取代了原来位于暴风城大教堂广场阿隆索斯·法奥雕像。两位NPC泰伦·“公正”·格雷格里德雅·玛丽为这位伟大的英雄写下墓志铭。[15]雕像的刻文如下:

Uther the Lightbringer
A righteous Paladin, an honorable man, and a dear friend. You will never be forgotten, Brother.

传承

纵然身死他乡,乌瑟尔作为光明的勇士却永远无法被摧毁。前往西瘟疫之地拜访他墓穴的人们也许还能看到刻在墓穴大理石之上的文字,他的灵魂依然长存,并会出现在冒险者与联盟和部落的成员面前。他的幽灵充满智慧,并对来此纪念他的人们表示感谢,此外还有对曾经伤害甚至杀死他的人表示原谅。

乌瑟尔被人民视为英雄与誓死向国家、教会与国王效忠的烈士。作为银色之手骑士团的创建者,第二次战争时期的指挥官与安度因·洛萨死后让摇摇欲坠的联盟再次团结的中流砥柱,在许多人眼中乌瑟尔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骑士与圣者之一。

然而,也有一些圣骑士批判他被人们赞颂的地方。他们称正是由于乌瑟尔对王权的过分忠诚才导致他不敢阻止阿尔萨斯屠杀斯坦索姆的镇民。[请求来源] 由此看来,乌瑟尔被某些人看做希望与激励的象征,同时也被另一些人视为愚忠与过失的典型。

角色扮演游戏中

The RPG Icon 16x3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角色扮演游戏,这些设定可能是非官方设定.

性格

影与光》中的乌瑟尔。

尽管历经沧桑而充满热忱,乌瑟尔的眼中却流露出善良与睿智。他把自己当做洛丹伦的守护者,却因为不得已需要暴力解决某些事端而悔恨不已。乌瑟尔有着极富领导力的磁性嗓音与强健的体魄,此外还兼具温柔与激情,不过他对愚者无法接受。他是圣骑战士的最好典范——对敌人是可怕的对手,而对盟友则是希望的堡垒。[16]

战斗

乌瑟尔擅长肉搏战,通常都将自己置身于战场中央,愿意为了盟友身入险境。他最善于对付恶魔和亡灵,并会让自己的法术与技能火力全开消灭这些生物——猛击、放逐之击、力量转换、战锤圣光、束缚之钩与驱除邪恶。对能够抵抗战锤的亡灵,他会亲手将其撕成碎片。面对强大的对手时,乌瑟尔会用大粉碎来进攻。他更愿意率领他人参战,但情况紧急时也会孤军奋战。乌瑟尔会为了他人置身险境,并在需要时牺牲自己——但他绝不会白白送死,因为他知道自己对洛丹伦的重要性。[16]

装备

光明使者之锤

这把双手锤的锤柄用红木打磨,而锤头的材质则是精金。锤头中央有一处银色之手的徽记,两侧则有着黄金装饰。这把强大的武器在大主教法奥创立银色之手骑士团时被锻造而出,而大主教将其赠送给教团的第一任首领——乌瑟尔·光明使者。一群圣骑士在乌瑟尔死后将这把战锤取回,但无人认为自己够资格举起这把传奇武器。[17]

银色之手手套

据说乌瑟尔·光明使者因为这双手套陪伴他一同抗击天灾军团而为其附魔。这双巨大的皮甲手套通体洁白,掌心处有银色之手标记的烙痕。尽管它们是盔甲套装,但戴起来却很轻便。[18]

光明使者披风

尽管已故圣骑士乌瑟尔·光明使者原本的披风在多年前天灾军团与联盟的战斗中就已遗失,但世间仍然有着关于它的传说。有些圣光教会的的牧师为这些麻线织物灌注了力量以纪念他们陨落的勇士。这些披风由柔软而洁白的亚麻线制成,约3到6英尺长。其蕴含的神圣魔法会创造出一幅死去圣骑士的灰白图像,一般是这件披风的主人。[19]

光明使者

乌瑟尔有个广为人知的称号“光明使者”但一开始并非如此。事实上是图拉扬将军在看到这位银色之手领袖对部下的激励之后想到了这个外号。当他被卡德加与乌瑟尔任命为联盟最高指挥官时,他回应道:

"And I thank you, Uther the Lightbringer," Turalyon replied, and he saw the older Paladin's eyes widen at the new title. "For so shall you be known henceforth, in honor of the Holy Light you brought us this day." Uther bowed, clearly pleased, then turned without another word and walked back toward the other knights of the Silver Hand, no doubt to tell them their marching orders.[10]

在之前的一些来源中,他在此之前就被称为"光明使者“乌瑟尔。

著名语录

如果你要找的是gag quotes,请访问Quotes of Warcraft III/Human Alliance#Uther the Lightbringer.

阿尔萨斯·迈向冰封王座

  • "Lad, no one feels ready. No one feels he deserves it. And you know why? Because no one does. It's grace, pure and simple. We are inherently unworthy, simply because we're human, and all human beings--aye, and elves, and dwarves, and all the other races--are flawed. But the Light loves us anyway. It loves us for what we sometimes can rise to in rare moments. It loves us for what we can do to help others. And it loves us because we can help it share its message by striving daily to be worthy, even though we understand that we can't ever truly become so. So stand there today, as I did, feeling that you can't possibly deserve it or ever be worthy, and know that you're in the same place every single paladin has ever stood."

魔兽争霸III

  • "Remember, Arthas. We are paladins. Vengeance cannot be a part of what we must do. If we allow our passions to turn to bloodlust, then we will become as vile as the orcs."
  • "Easy, lad. Brave as you are, you can't hope to defeat a man who commands the dead all by yourself."
  • "Watch your tone with me, boy. You may be the prince, but I'm still your superior as a paladin."
  • "You are not my king yet, boy. Nor would I obey that command if you were!"
  • "You've just crossed a terrible threshold, Arthas."
  • "Damn that boy! I've got to inform King Terenas. Don't be too hard on yourself, girl. You had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slaughter."
  • "Your father ruled this land for seventy years, and you've ground it to dust in a matter of days." (Arthas: Rise of the Lich King lists this as fifty years.)
  • "I dearly hope that there's a special place in hell waiting for you, Arthas."

交互式卡牌游戏

他自己

  • "By safeguarding those around him, a paladin aids in his own defense." - Devotion Aura
  • "The third and most important of the Light's virtues is compassion." - Holy Light
  • "My church is the field of battle." - Consecration

关于他

  • It was said that every enemy Uther felled strengthened his resolve. - Seal of Light

轶事

乌瑟尔早期艺术图。

平行时间线

萨尔大地的裂变时代中进入了另一条时间线,其中有一位完全不同的乌瑟尔[25]

在《风暴英雄》(可能尚未完善)中,有五个版本的乌瑟尔——乌瑟尔·光明使者、大师级乌瑟尔、审判套装乌瑟尔(在与阿尔萨斯的冲突中幸存,现在效忠于瓦里安)、伐木工乌瑟尔与医疗兵乌瑟尔。

画廊

风暴英雄

参考与注释

继承自
无(组织建立者)
头衔
白银之手领袖
继任者
提里奥·弗丁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