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世熔炉是解锁联盟同盟种族光铸德莱尼的场景战役。

流程

洞穴

洞穴里回荡着呼啸声。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向前走。


不受欢迎的提示

眼前突然浮现出了一座德莱尼房屋。这是幻觉吗?
提帕托斯说: 你要知道,<玩家种族>朋友。提帕托斯并不是因为你弱小才选择了<玩家名字>。
提帕托斯说: 提帕托斯在战场上见过<玩家名字>。你是提帕托斯见过的最勇敢的<玩家职业>。
上古指引者说: 痛苦是记忆的缔造者。
提帕托斯说: 提帕托斯记得这个地方……

共鸣

这是往昔的回响,还是情感的扭曲?此地根本不存在善意。
艾拉妮说: 你怎么又矮又胖呀,提帕托斯?
拉伦说: 这个胖子可能听不懂你的问题,因为他太笨了!
上古指引者说: 这里没有仁慈。
艾拉妮说: 噢,矮胖子哭了!
拉伦说: 哈哈哈!真幼稚!
拉伦说: 我们要跟过去看看吗?

哀伤

这片沼泽散发着怨毒与痛苦的恶臭。
艾拉妮说: 不要,让这个胖冬瓜去跟青蛙玩吧。
提帕托斯说: 其他孩子……对提帕托斯不太友善。
提帕托斯说: 来吧。提帕托斯知道小提帕托斯会做什么。

慰藉

就算是在最绝望的情况下,也会有喘息之机。
上古指引者说: 痛苦与伤痕……需要抚慰。
提帕托斯说: 尝尝提帕托斯的拳头吧!
提帕托斯说: 提帕托斯喜欢小动物。青蛙、雷象、虫子……但蛇最讨厌了!

毒蛇

或许慰藉是不存在的呢?
上古指引者说: 就没有安慰和帮助吗?
提帕托斯说: 你休想阻止提帕托斯!

庇护所

或许只有躲得更深才能感到安全……
上古指引者说: 再躲深一点……寻找安全……和抚慰……

刨根寻底

一次放松的机会,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
提帕托斯说: 提帕托斯害怕时,就会找个地方躲起来。
上古指引者说: 想别的事能逃避痛苦。
提帕托斯说: 提帕托斯记得有个地方和这里很像。当时他挖得太深了。

狂怒

不公平!一切都是假象!
上古指引者说: 不公!不义!一切都表里不一!

暗影重重

每一片阴影中都有敌人存在!怎么可能阻止这样的黑暗?
上古指引者说: 每片阴影中都潜伏着敌人!这样的黑暗能被阻止吗?
提帕托斯说: 这真是帕托斯该走的路吗?提帕托斯有资格成为光铸者吗?

东躲西藏

只有隐藏起来才能熬过去吗?孓身一人?
提帕托斯说: 唔……那边……
上古指引者说: 孤独才是唯一的方法吗?孑然一身就不会受伤。

避人耳目

这是不错的藏身所,安全、安心、远离尘世。
上古指引者说: 安全、安稳。远离人群,远离一切。

可能性

不,它不会停止。唯一的办法就是勇往直前,击败恐惧,击败绝望。
上古指引者说: 恐惧是冷酷的、顽固的,是必须打倒的敌人。
上古指引者说: 就算再绝望,也有喘息之机。

黑暗的诱惑

有没有更容易的方法?或许需要的只是能力...不,力量,让自身成为恐惧。
上古指引者说: 为了战胜对黑暗的恐惧,你或许得拥抱它。
提帕托斯说: 这个提帕托斯发誓效忠圣光,却……跟黑暗做起了交易?这不可能!

坠落

不可能!纯洁和自律,这样的条件我不能接受。
提帕托斯说: 不!黑暗休想占据提帕托斯!
上古指引者说: 我拒绝了……可恐惧依然存在。

多面体

所谓真相,不仅限于善良与勇气。恐惧和绝望难道就不是吗?
上古指引者说: 灵魂能反映人的真面目。有些很高贵,而有些……
仁慈
提帕托斯说: 啊,雷象伊卡。它妈妈死后,提帕托斯收养了它。
勇气
提帕托斯说: 提帕托斯在圣光军团时,面对过很多这样的恶魔。
坚强
提帕托斯说: 提帕托斯能举起一座山!
自负
提帕托斯说: 这……提帕托斯有点尴尬。
恐惧
提帕托斯说: 呃!<玩家名字>能把蛇赶走吗?
无能

消亡

这就是一切的终点吗?直到湮灭的边缘?
提帕托斯说: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正的提帕托斯!
上古指引者说: 这条路会通向伟大?荣耀?还是毁灭?
提帕托斯说: 不……
堕落者提帕托斯说: 这力量在等着我们,提帕托斯。
堕落者提帕托斯说: 圣光不能通向真正的力量。
堕落者提帕托斯说: 抛弃圣光强加于你的锁链吧。
堕落者提帕托斯说: 对……放弃吧,提帕托斯。拥抱真正的力量!
提帕托斯喊道: 够了!!!
提帕托斯喊道: 圣光始终与提帕托斯同在!提帕托斯绝不抛弃圣光!

其他对话

提帕托斯进入战斗
提帕托斯说: 该战斗了!
提帕托斯说: 你是假的!
提帕托斯说: 提帕托斯!
提帕托斯说: 我们必须战斗!
提帕托斯说: 为了圣光而战!
提帕托斯说: 你休想阻止提帕托斯!
提帕托斯说: 尝尝提帕托斯的拳头吧!
提帕托斯说: 提帕托斯一定要坚持下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