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平行世界中的瓦里安·乌瑞恩,请查阅瓦里安·乌瑞恩(平行宇宙)
如果你要找的是电影《魔兽》中的瓦里安·乌瑞恩,请访问瓦里安·乌瑞恩(电影).
Goldicon-silver-48x48.png
基本完善
V'uekyabsgyi!这篇文章已经基本完善了,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Varian Legion.png
瓦里安·乌瑞恩
Varian Wrynn
Alliance 32.png
基本信息
头衔 前任联盟的至高君主
暴风王国国王
洛戈什
上古之狼的子孙[1]
无畏远征军统领
血红之环的冠军
性别
种族 人类
职业 战士
角斗士
身份 暴风王国国王
联盟的至高君主
无畏远征军和神盾守备军统领
奴隶角斗士(曾经)
状态 死亡[2]
势力信息
阵营 联盟
势力 联盟
暴风王国
无畏远征军[3]
神盾守备军
乌瑞恩家族
前势力 洛丹伦联盟
血红之环
人物关系
亲属 蒂芬(妻子)
安度因(独子)
莱恩(父亲)
巴拉森 (祖父)
瓦瑞亚(祖母)
兰顿(曾祖父)
导师 泰瑞纳斯·米奈希尔
安度因·洛萨
亚尔玛尔·安威玛尔
雷加尔·大地之怒
同伴 布罗尔·熊皮
瓦莉拉·萨古纳尔
伯瓦尔·弗塔根
萨尔加斯·安威玛尔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高等侍卫泰里乌斯(侍卫)
高等侍卫凯鲁斯(侍卫)


我的孩子,一股可怕的 黑暗势力又回到了我们的世界,它仍然想要毁灭我们所珍视的一切,为了阻止它,我或许也会丧命。我戎马一生,征战无数。我见过诸国化为火海,无数英雄白白牺牲。在失去了那么多之后,我已经很难再相信其他人,但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耐心,宽容,还有信任。安度因,现在我抱着与你一样的信念,和平,即是最崇高的理想。但要想实现理想,你必须为之而战!为了艾泽拉斯!

—— 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瓦里安·乌瑞恩Varian Wrynn)也被称为“幽灵狼”洛戈什(Lo'Gosh the "Ghost Wolf"),[4]暴风王国的前任国王和前任联盟军队的指挥官。[5]

瓦里安的一生充斥着悲剧和纷争 。他的父亲莱恩国王半兽人迦罗娜刺杀,而他的妻子蒂芬死于一场骚乱。第三次大战平息多年之后,迪菲亚兄弟会与黑龙奥妮克希亚绑架了他,后者假扮成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士。瓦里安被黑龙盗取了记忆,并被一个卡利姆多的部落奴役,成为一名角斗士。他在角斗中为自己赢得了自由,被称为“洛戈什”,或称“幽灵狼”。在伙伴们的帮助下,他恢复了真实身份并击败了奥妮克希亚。在他的领导下,以暴风王国为首的联盟北上诺森德击败巫妖王

以坚韧意志和凶猛斗志闻名的瓦里安·乌瑞恩国王承诺会保护联盟的利益,培养自己的儿子安度因接替自己的位置。[6]随着大地的裂变将世界再度带入混乱,他得到了暗夜精灵矮人和其他联盟种族的尊重,执掌起联盟军队的帅印[7]

和部落的战争在决战奥格瑞玛的胜利后,最终结束了。

率领联盟在破碎海滩抗击燃烧军团时,瓦里安陨落于萨格拉斯之墓门前。他牺牲自己以使联盟的力量得以撤退。在撤退的飞艇离开,孤身战斗前,瓦里安委托吉恩·格雷迈恩将一封信交给他的儿子安度因,信中他对安度因说,他必须要愿为保护和平而战。战后,安度因继承了他暴风城国王和联盟至高王的身份。 -->

生平

第一次大战

小瓦里安在暴风城燃烧着的街巷上。

暴风王国王子瓦里安·乌瑞恩在第一次大战爆发十年前出生于暴风城[8]在欢乐和无忧无虑中度过了童年。他还会学习骑马和战斗。[9]但当兽人穿越黑暗之门试图毁灭他的家园时,一切都改变了。他深爱着的艾泽拉斯王国与部落间的第一次大战爆发了。

暴风王国的勇士安度因·洛萨召集同胞,顽强地将部落逼到绝境,以保全王国、国王莱恩和瓦里安王子。正当洛萨沉浸在阻挡住部落的几次小小的胜利中时,他所有的努力和成就都被半兽人迦罗娜毁掉了。作为暴风王国的盟友,半兽人迦罗娜在暗影议会的授意下背叛了莱恩国王,此事发生于纪元3年或4年左右。[9]瓦里安只能眼睁睁看着父王被杀,看着部落大军涌入他的王国,烧毁房屋,屠杀人民。[10]父亲的死给他的心理造成巨大的冲击。他后来的密友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回忆起第一次见到疲倦邋遢的瓦里安时说他“除了生命之外一无所有”。[11]

逃往洛丹伦

安度因·洛萨断定暴风王国已经无法再夺回,于是带着瓦里安及城中的幸存者逃离了家园,乘船向北渡海。洛萨与瓦里安以及肯瑞托法师卡德加商议后认为他们应该去提醒洛丹伦统治者泰瑞纳斯国王即将到来的危机,以保全其他人类免受部落的侵凌。

南海镇登陆后,洛萨、瓦里安王子和卡德加率领几名骑士向洛丹伦进发。小瓦里安一行受到泰瑞纳斯国王的欢迎,后者以平等的国王礼节对待瓦里安,表示为瓦里安提供支持与居所,并未因其年幼而怠慢。瓦里安初来乍到有些害羞,但他很快便克服了不安。泰瑞纳斯国王的儿子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只比他小了几岁,两人很快成为亲密的好友。

瓦里安定居洛丹伦后不久,泰瑞纳斯国王建立了洛丹伦联盟。在联盟统帅安度因·洛萨的指挥下,洛丹伦联盟在第二次大战中击败了部落。但是,这场胜利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安度因·洛萨死于战争结束前夕,没能等到暴风王国光复的那一天。[5]

与阿尔萨斯的友谊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避居洛丹伦期间,瓦里安与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很快成为好朋友。[11]尽管瓦里安在大部分时间里都克制自己的感情,但有一次阿尔萨斯试图安慰瓦里安关于他父亲被刺一事时,瓦里安还是忍不住大哭起来。之后,以及他们大部分的童年和成年后的时光,他都被阿尔萨斯称为“最好的朋友”。瓦里安则经常与稍显文弱的阿尔萨斯打斗,试图帮助他成为一名更好的圣骑士。他们建立起友好的竞争关系。多年后,瓦里安出席了阿尔萨斯加入白银之手骑士团的仪式,再次与其比试了一番。[12]尽管这看起来没有什么恶意,阿尔萨斯还是经常会感叹自己不如瓦里安强壮。

在杀死泰瑞纳斯国王的时候,阿尔萨斯想起瓦里安曾经跟他说过莱恩国王被“刺穿心脏”的话语,随即将霜之哀伤刺入父亲的心脏。阿尔萨斯堕落成为新的巫妖王之后,瓦里安视其为联盟最大的叛徒。[请求来源]

即位为王

瓦里安一家三口。
瓦里安抱着蒂芬的尸体。

随着暴风王国的光复和缓慢重建(泰瑞纳斯国王居功至伟,他敦促联盟成员筹集重建资金),瓦里安在十八岁时正式加冕暴风王国国王。[13]泰瑞纳斯国王很高兴看到瓦里安成为睿智贤明的国王,多年来他已经视其为己出。艾德温·范克里夫领导的石匠工会对重建工程施以援手,希望完工后的经济收入能给他们带来更好的前途。

即位后,瓦里安将政权交由贵族国会掌管,离开暴风城前往王国各处保护人民免受兽人的劫掠,会见搜寻刺客迦罗娜的间谍,指挥王国的重建。[10]历时数月的重建工程终于完工,全新的王国甚至比第一次大战前更加庄严雄伟。在这段和平时期,瓦里安迎娶了美丽的少女蒂芬·艾莉安并养育一子,为纪念伟大的英雄安度因·洛萨而为其取名为安度因

好景不长,联盟开始分裂,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人类王国斯托姆加德吉尔尼斯脱离联盟。尽管如此,瓦里安国王仍宣誓会站在泰瑞纳斯国王和洛丹伦联盟一边。恰在此时,参与重建暴风王国的石匠工会向瓦里安国王以及贵族国会索取酬劳。但是受到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影响的贵族国会腐败严重,拒绝付给工会足够的报酬。瓦里安国王无法给双方协调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很可能卡特拉娜女士把半数的国会成员、半数的工会成员都迷惑了,双方都不愿意让步:贵族国会只肯付给微薄的薪酬,而石匠工会则要求巨额的款项。[10]随即,艾德温·范克里夫率领石匠工会在暴风城发动了暴乱。在这场危险混乱的暴动中,瓦里安年轻的王后被石块击中头部身亡。在艾德温·范克里夫及石匠工会逃离暴风王国后,瓦里安国王陷入巨大的悲痛中,长达十年时间都没能从中走出来。悲痛伴随着瓦里安走过了第三次大战[14]在此期间,卡特拉娜女士利用他的心理状态施加蛊惑,但瓦里安战胜了魔法影响,恢复了神志与意志,并很快重新夺回王国控制权,发誓要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

被绑架

第三次大战尘埃落定后,瓦里安前往塞拉摩,想要跟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讨论联盟部落的关系。途中他被迪菲亚兄弟会绑架并被关押在奥卡兹岛[请求来源][15]

国王被绑架后,伯瓦尔·弗塔根很快成为暴风王国摄政王,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找回瓦里安国王。普瑞斯托女士成为王家顾问,说服了伯瓦尔·弗塔根公爵将瓦里安10岁的儿子安度因·乌瑞恩立为国王。但朝政仍然掌握在弗塔根手中,除非瓦里安回来或者安度因成年。

角斗士洛戈什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瓦里安设法逃出奥卡兹岛,失忆的他险些被淹死。最终一队兽人车队在杜隆塔尔的海边发现了他。车队的角斗士教练雷加尔·大地之怒目睹其只用一根木棍便杀死了一只巨大的鳄鱼,于是用魔法将其制服并作为奴隶训练角斗士技巧,给他起名“鳄鱼饵”。雷加尔把他与另外两名角斗士奴隶布罗尔·熊皮瓦莉拉·萨古纳尔一起关在笼子里。当夜,布罗尔对他进行了催眠,帮助他回忆起童年时身处一座燃烧的城市中的景象。

到达奥格瑞玛之后,雷加尔开始训练他的角斗士们,教授他们单打独斗和团队作战技巧。瓦里安拒绝作为兽人的玩物而作战,雷加尔允许了这一行为,让他在旁观看队友们训练。在一次与另一队角斗士的对抗中,瓦莉拉陷入困境,瓦里安拿起武器帮助他的队友。尽管取得了胜利,他们个个伤痕累累筋疲力尽。此时雷加尔命令哈尔库·钢刃趁机攻击他们,以锻炼他们应付突发事件的能力。布罗尔和瓦莉拉没有能力作战,瓦里安一对一将其击杀。自此,瓦里安知道了竞技场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他遵循角斗士的规矩,继承了哈尔库的兽人双刀。

三人组来到菲拉斯的厄运之槌参加角斗比赛。经过多场血战,他们最终赢得冠军。瓦里安的武艺技惊四座,赢得了“洛戈什(Lo'Gosh)”的称号,在兽人语中意为“幽灵狼”。[16]

瓦里安和布罗尔出逃。
洛戈什大战部落各种族。

赛后,雷加尔将洛戈什与布罗尔带到牛头人城市雷霆崖,让他们两个参加幻象之池的净化仪式,仪式将会揭示更多角斗士的过往并指引他们命运的走向。在池水中,洛戈什看到了另一番景象:一个怀抱婴儿的金发女郎——看起来是他的妻子——告诉他他的人民和他的儿子需要他。他决定,一旦有机会就要逃出雷加尔的掌控。

布罗尔和洛戈什受邀拜见牛头人大德鲁伊哈缪尔·符文图腾。德鲁伊给瓦里安讲述了“洛戈什”的传说——那是一头残暴的巨大白狼,燃烧军团第一次入侵艾泽拉斯时就已经有一万岁了。而在整个艾泽拉斯,各个种族都有关于这个故事的各种不同的版本。这些版本都有一个共同点,顽强不屈、异常残暴的洛戈什会穿越生命的界限帮助他的人民。最后,哈缪尔送给洛戈什一片角鹰兽羽毛。

两人来到达纳苏斯塞纳里奥区,见到了泰兰德·语风。泰兰德得知二人的处境后,将其送往塞拉摩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有可能帮助洛戈什恢复记忆。吉安娜找来她的总管艾格文帮忙,决心驱散包围在洛戈什身上的迷雾。最终,吉安娜与艾格文确认了洛戈什的身份,他就是暴风王国失踪的国王瓦里安·乌瑞恩。

得知自己的妻子已经去世的洛戈什急切地想要返回暴风王国和儿子团聚,不过艾格文建议他要慎重一些,安度因很可能因他的鲁莽而发生危险。在码头上,布罗尔与洛戈什遇到了瓦莉拉,他们准备好了一同前往暴风王国。

真相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洛戈什与玛加萨的洞穴元素对决。
洛戈什击退了一个纳迦
洛戈什被卷入一场酒吧斗殴。
黑石深渊,瓦里安躲避火元素的攻击。

洛戈什、布罗尔和瓦莉拉乘坐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的帆船“破浪号”出海。航行途中,洛戈什一直在思索吉安娜告诉他的那些真相。他并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想做回“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继续做“洛戈什”,做一个简简单单的角斗士。最终他们抵达米奈希尔港,除了关于洛戈什被绑架的一些情节外,他大部分的记忆都恢复了。

此时的暴风王国,人民兴高采烈地为国王准备了盛大的欢迎仪式,但归来的却是一个傲慢轻浮的瓦里安国王,挥霍无度,不理朝政。他的子民只知道他曾被迪菲亚兄弟会绑架过,实际上他还被纳迦囚禁过。总之,他的自由是用巨大的代价赎回来的。安度因·乌瑞恩对于父亲的改变非常难过。

与此同时,洛戈什等三人出现在米奈希尔港,一个醉鬼认出了瓦里安。醉鬼跑进一家酒吧,在那里,试图再次追捕瓦里安的迪菲亚兄弟会与洛戈什等人发生斗殴。在这场骚乱中,洛戈什遇到了麦格尼·铜须的密使萨尔加斯·安威玛尔——他的兄弟曾经训练过瓦里安。

尽管醉鬼逃掉了,洛戈什还是抓到了一个半死不活的迪菲亚法师。法师绝口不提背后主谋,只是提到了他们的雇主是用暴风王国的金币付的钱。弥留之际,法师宣称洛戈什的儿子会被杀死。三个角斗士和萨尔加斯踏上了前往铁炉堡的凶险之路,遭遇过刺客的包围,与黑铁氏族矮人发生过冲突。最终,他们见到了铁炉堡的矮人国王麦格尼·铜须

当洛戈什离开米奈希尔港的时候,麦格尼·铜须正在暴风城拜访,与“瓦里安国王”和伯瓦尔·弗塔根讨论对抗兽人和黑铁氏族矮人的相关事宜。但是瓦里安·乌瑞恩听从了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士的建议,不打算派兵攻打黑铁氏族。看到举止失礼的瓦里安对普瑞斯托女士言听计从,麦格尼国王非常失望。当他准备前往矿道地铁准备夺回萨多尔大桥时,年轻的王子安度因·乌瑞恩告诉矮人国王,他觉得他的“父亲”很不对劲。

不久,安度因在射箭练习中询问他的“父亲”他是怎么先后被迪菲亚兄弟和纳迦族绑架的。国王说他记不起被营救之前的所有事情了,他的过去是一片空白。

洛戈什到达铁炉堡后,麦格尼国王告诉他,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巧合,背后一定有人精心策划了这场阴谋,那个人知道瓦里安国王对于联盟的重要性。之前,在安度因的授意下,伯瓦尔·弗塔根大公爵和温德索尔元帅在麦格尼要求下着手此事的调查。温德索尔曾经指导瓦里安多年剑术,瓦里安对他抱有深深的敬意。调查后不久,温德索尔元帅就确定这个假冒的国王不仅仅是个冒牌货,他是一头

正当洛戈什与麦格尼继续他们的讨论时,一个大胡子男人跟踪了他们。瓦莉拉感受到一股被操纵的神秘力量,亲眼看到大胡子男人变出一把匕首来刺杀洛戈什。瓦莉拉迅速阻止了他,但是他变身成一头黑龙逃脱了。

暴风城外,安度因、瓦里安、伯瓦尔和普瑞斯托女士一同在郊外骑行,安度因苦苦哀求父亲处理一下政事,可是还没等他详细说明,他的坐骑突然受惊摔倒。瓦里安轻巧地抓住安度因,恰在此时,他的脑海中闪过许多过往画面。安度因抱住他的父亲,不再怀疑他是个冒牌货。瓦里安开始给伯瓦尔、安度因和普瑞斯托女士他看到的幻象,直到普瑞斯托女士碰了他一下。伯瓦尔猜测瓦里安就是因为她所以才变得糊涂昏庸,愈发着急想要知道关于瓦里安被绑架以及突然回归的真相。

通过魔法,伯瓦尔告知麦格尼国王温德索尔的报告已经逼近那只龙的真实身份,但却在黑石深渊被黑铁矮人擒获。之后伯瓦尔被洛戈什和他的朋友们救出,于是他告知洛戈什他的发现。

国王归来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瓦里安和洛戈什。
洛戈什和瓦里安。
洛戈什和瓦里安举起双子剑沙拉托尔与埃雷梅尼

城门下,洛戈什和他的朋友们被卡特拉娜·普瑞斯托手下的马库斯·乔纳森将军拦住。马库斯·乔纳森宣布他们被捕并立即以叛国罪处决,曾经与他一起在图拉扬帐下效力的温德索尔成功说服马库斯相信他们对祖国的忠诚。

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匆忙召集军队,但是王位上的“瓦里安”却宣布她违抗了国王的命令,解除了她对暴风王国的控制权。踏入暴风要塞后,洛戈什揭开了卡特拉娜的真实面目,她的真名是奥妮克希亚

卡特拉娜变身为龙,将许多侍卫变成龙人,暴风要塞大厅顿时变成战场。伯瓦尔·弗塔根与安度因王子及时赶到,控制住了要塞,但是温德索尔将军死在奥妮克希亚之手。

洛戈什斥责了他的分身威胁到了国家安定,而他的分身则反驳说他已经开始抵抗魔咒的力量,控制自己的行为。安度因被眼前的景象——两个瓦里安——惊呆了,他劝两人放下争执,合力面对共同的敌人奥妮克希亚。巨龙抓走安度因,传送回她的巢穴,无畏的瓦里安追了过去。跟朋友们汇合后,洛戈什告诉大家,一定要在奥妮克希亚的巢穴干掉她。两个瓦里安在性格上正好是两个极端。洛戈什非常焦急地想要找回儿子,以惊人的意志力指挥着军队;另一个瓦里安则沉着镇定,自从驱散奥妮克希亚的影响后变得魅力四射。

渡海之后,瓦里安的部队消灭了一些奥妮克希亚的幼龙刺客,最终抵达塞拉摩。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告诉他们,两个瓦里安身上所中的魔法来自一本古书,奥妮克希亚利用瓦里安的丧妻之痛对其施加控制,但是随着瓦里安对安度因的感情加深,巨龙的控制力会周期性失效。因此她试图使用新的魔咒重新控制瓦里安,这种魔咒不会杀死他,但是可以摧毁他的良知、意志力和责任感。

吉安娜对两个瓦里安施加魔法,他们回忆起被绑架的最后一部分情节:在奥卡兹岛上,蒙着面的人们发动黑魔法,难以忍受的疼痛让他奋力想要挣脱束缚。一道闪电惊醒了他,睁开眼发现身边有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复制品。奥妮克希亚摘下面具,试图杀死那个有着坚强意志的瓦里安,但却被赶到的莫格拉·夜哭及她率领的纳迦部队阻止了。奥妮克希亚和那些蒙面人化身为龙与纳迦族人激战,此时意志坚强的那个瓦里安挣断了绑缚,试图解救另一个瓦里安。他让另一个瓦里安去找把武器,但却发现他的复制品已经毫无斗志。

另一个瓦里安被推下悬崖掉进大海,被纳迦族人带走。只剩瓦里安孤身奋战,他装死骗过了奥妮克希亚。巨龙很满意,赶在更多纳迦族人出现前离开了。茉尔加拉试图抓住瓦里安,但他逃到岛的另一边,跳进布满礁石的大海。最终,他被海浪带到了杜隆塔尔的岸边。

在吉安娜的塔里,两个瓦里安吃惊地意识到他们是同一个人的两部分。吉安娜解释说,奥妮克希亚的咒语虽然把他们分开了,成了两个不同的人,但是他们可以战胜魔咒,重新恢复原身。

一个瓦里安成了竞技场上的角斗士冠军洛戈什,用武力夺回了他的记忆和应有的地位;另一个瓦里安被绑架带回了暴风城,成了奥妮克希亚的傀儡,尽管意志被剥离,仍然试图重夺自由。吉安娜拿出两柄古代精灵的宝剑沙拉托尔与埃雷梅尼送给两位国王。两个瓦里安宣布,一定要奥妮克希亚接受惩罚。

恶首伏诛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重生的瓦里安手持萨拉迈恩
瓦里安怒斩奥妮克希亚

两个瓦里安率领骑兵部队杀入奥妮克希亚的龙人战阵。吉安娜破除了魔法障碍,瓦里安率军大肆屠杀奥妮克希亚的手下。最终他们与龙母碰面了,而安度因还在她手上。奥妮克希亚以安度因的性命相威胁,要求瓦里安投降,将王国拱手相让。安度因请求父亲不要答应她的条件,而洛戈什坚持要奋力一搏,哪怕安度因因此丧命。洛戈什掷出匕首正中巨龙抓住安度因的爪子,安度因从高处落下,但是布罗尔·熊皮变身为渡鸦及时将其接住。

安度因得救后,瓦里安的军队继续进攻。鏖战中,奥妮克希亚故技重施,想用在奥卡兹岛上施展过的咒语杀死洛戈什,但洛戈什的分身站上前来挡住魔法冲击,他认为洛戈什才是瓦里安真正的化身,该死的是他自己。而洛戈什并不愿意牺牲另一个自己。他跳到对方身侧试图保护他。魔法被两个瓦里安扰乱了,当尘埃落定,两个瓦里安合为一体。随即,瓦里安手执刚刚合体的精灵剑沙拉梅尼刺穿了绝望的奥妮克希亚。

瓦里安终于和他的儿子、朋友们重聚了。国王表示他们伟大的功绩将会得到嘉奖,重生的暴风王国必将迎来美好的未来。瓦里安将奥妮克希亚枭首,把她的头颅挂在暴风城城墙上。布罗尔·熊皮从地下召唤出树根将她巢穴的入口封印,并将她还未孵化的后裔全部打碎。

塞拉摩峰会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瓦里安与萨尔
迦罗娜刺杀瓦里安

返回塞拉摩后,吉安娜·普罗德摩尔邀请瓦里安会见兽人大酋长萨尔,尝试缓和部落和联盟的紧张关系。但是瓦里安对此事表示谨慎,他在童年目睹过第一次大战中兽人在暴风王国的暴行,因此并不信任他们。但吉安娜用生命保证萨尔值得信赖。本来瓦里安满足于暴风王国和部落不再开战的状态,但他还是被安度因和瓦莉拉说服了——人类-兽人联盟确实对暴风王国有好处。

在塞拉摩,[17]瓦里安和萨尔展开了友好的讨论,但他们各自都想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利益。他们谈到往事,谈到资源问题,比如部落对暗夜精灵的战争需要大量木材。瓦里安表示愿意提供木材给萨尔,作为交换,大酋长将供应铜矿和毛皮。但是瓦里安不得不早早结束了会谈,因为他收到了关于闪金镇南海镇同时遭受天灾军团的侵袭的报告。

正当萨尔和瓦里安准备结束这场友好的领导人峰会离开塞拉摩之时,暮光之锤入侵了这座城市。瓦里安瞥到了半兽人迦罗娜,认定是萨尔派她来刺杀自己,就像暗影议会曾经对他父亲做过的一样。[18]当瓦里安准备给予迦罗娜致命一击时,麦德安冲进来保护他的母亲。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指责联盟策划了这场袭击,而瓦里安同样指责了部落。尽管瓦里安怀疑部落有参与嫌疑,他还是决定亲自审问迦罗娜以查清楚事实真相。但迦罗娜受到魔法迷惑,坚称她自己就是这次暗杀的主谋。从她口中,瓦里安只知道她的目标还包括了他的儿子安度因。国王勃然大怒,要立刻处决迦罗娜,但这次被吉安娜拦住了。法师声明,迦罗娜是塞拉摩的囚徒。

瓦莉拉·萨古纳尔说服了瓦里安,留下她在塞拉摩处理迦罗娜的相关事宜。国王宣布他再也不会参与任何和平会议,当处理完天灾军团的事情后他便会回到塞拉摩宣布迦罗娜的死刑。

回到暴风王国

天灾入侵

巫妖王苏醒后就派遣他的天灾军团涌入艾泽拉斯各个角落。为了消灭瘟疫和亡灵,圣光教会的成员们来到沙塔斯,打造了一件纳鲁之光。联盟的勇士们将它传送给瓦里安。重夺王座后,瓦里安与伯瓦尔·弗塔根暴风城港口击退了亡灵大军。瓦里安组建了无畏远征军以彻底消灭巫妖王。伯瓦尔奉命在龙骨荒野天谴之门安加萨搭建一座堡垒,距离冰冠冰川已然近在咫尺。

死亡骑士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韩国漫画

萨萨里安带着大领主提里奥·弗丁个人请求见到了瓦里安国王。[19]国王允许黑锋骑士团死亡骑士加入联盟参与对抗巫妖王。

夺回幽暗城

国王在沉思。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一直以来,瓦里安视伯瓦尔·弗塔根为手足一般,伯瓦尔与其共同治理国家,并在瓦里安失踪期间照顾他的王储。得知伯瓦尔的死讯,瓦里安悲怒交加。他让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前往奥格瑞玛查明部落出卖他们的真相。吉安娜归来后,告知瓦里安法理玛瑟斯皇家药剂师协会背叛了他们所有人,幽暗城已经脱离了部落的掌控。

瓦里安和吉安娜集合联盟军队攻打幽暗城,希望能像夺回洛丹伦一样将其重新划归联盟的羽翼下,并向大药剂师普特雷斯进行复仇。进城之后,瓦里安对这座一度繁荣的城市的环境感到恶心。最终,普特雷斯在炼金房被瓦里安和吉安娜打败。可怕的是,他们还发现了数十具残废的被污染的尸体,药剂师协会一直用它们做实验研发新的瘟疫。显然,尽管联盟和部落签署了持续数年的停战协议,被遗忘者却在秘密寻找消灭他们所有人的方法。

瓦里安当面对萨尔宣告,和平永远不会到来。当联盟和部落再度开战之时,吉安娜制止了萨尔与瓦里安的厮杀,将瓦里安、她自己以及联盟部队传送回暴风王国,以避免更多伤亡。

奥杜尔的秘密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布莱恩·铜须得知尤格萨隆奥杜尔的上古监牢中逃脱,罗宁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向瓦里安国王请求帮助,于是瓦里安邀他们在紫罗兰城堡会面。当罗宁与瓦里安国王讨论时,萨尔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抵达城堡,他们无视吉安娜的警告,进入塔中。

罗宁还没来得及解释情况,瓦里安就已经看到萨尔和加尔鲁什。他质问兽人来这里的目的,而加尔鲁什出言侮辱了瓦里安,拔出了兵器。国王在加尔鲁什出手之前也同样拔出兵器,将阻拦的吉安娜推开一边。罗宁赶忙劝架,呼吁双方共同合作对抗上古之神。瓦里安表示,因部落的背叛而损失的人手比在天谴之门死在天灾军团手下的还要多,他拒绝与部落合作。“愿这位死神夺走你们所有人的命,”国王这样告诉萨尔和加尔鲁什,随即带着手下传送走了。[20]

十字军演武场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瓦里安国王在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的陪同下,出席了在冰冠冰川十字军演武场举行的比武大会,随行人员有联盟的勇士和代表们。

冰冠堡垒

瓦里安国王在冰冠堡垒的圣光之锤。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联盟击败死亡使者萨鲁法尔之时,瓦里安在吉安娜的再次陪同下出现在冰冠堡垒穆拉丁·铜须想阻拦前来夺取儿子尸体的瓦洛克·萨鲁法尔大王,但瓦里安对战士的英勇表达了敬意,准许瓦洛克通过。

霜翼大厅大门打开后,可以在圣光之锤的入口大厅找到瓦里安。

翡翠梦魇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击败巫妖王后,暴风王国遭到翡翠梦魇的侵袭,瓦里安成功逃脱了它的侵蚀。但他没能救出他的儿子,翡翠梦魇的迷雾吞噬了包括安度因在内的很多人。玛法里奥·怒风组织了一支多种族的幸存者部队对抗梦魇之王和它转化的梦魇生物,希望由瓦里安领导这场即将到来的大战。但瓦里安仍然记恨着部落,他坚定地拒绝领导一支有着部落成员的军队,还诅咒他们全部被翡翠梦魇吞噬。玛法里奥劝说他为安度因的安危着想,先将个人仇怨放在一边。再三考虑后,暴风国王接受了玛法里奥的建议,同意领导这支军队。另一方面,部落成员们对听命于瓦里安亦有所顾虑,但贝恩·血蹄的努力让部落各种族放下成见,团结在瓦里安周围。

瓦里安·乌瑞恩率军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抵挡住了梦魇大军的侵蚀——坚持到苏拉玛法里奥分别在翡翠梦境艾泽拉斯两个位面击败了梦魇之王。瓦里安在梦境状态下化身迅捷的幽灵狼,随着战斗愈发白热化,那些听说过洛戈什传说的人看到他们的领袖,便愈发充满信心。翡翠梦魇的威胁退却后,世界又要开始重建。瓦里安国王作为联盟的贵宾之一参加了玛法里奥·怒风和泰兰德·语风的婚礼。[21]

元素入侵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暴风要塞中议事的瓦里安和其他联盟领袖

瓦里安国王出席了联盟主要首脑就最近的一系列地震事件举行的会议。讨论期间瓦里安也提出了对于暴风王国出现的一些暮光之锤信徒的疑虑。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瓦里安国王率军情七处杀入铁炉堡。

圣光大教堂举行的为消灭巫妖王而牺牲的战士们的纪念仪式被两名暗夜精灵哨兵打断。他们报告说暗夜精灵的车队遭到野蛮的袭击,货物也被抢走。尽管在击败巫妖王之后联盟和部落签署了和平条约,这种野蛮行径不由得让所有人开始考虑和平条约是否还有价值。瓦里安自然将此事联想到萨尔身上,但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坚决为萨尔辩护。吉安娜认为萨尔不可能下这种命令,这件事也不应该怪罪到他头上,即便是瓦里安也不能完全控制他自己的手下,比如当年的迪菲亚兄弟会。但这个不恰当的例子勾起了瓦里安的回忆,他内心洛戈什的那一面占据了上风。国王勃然大怒,斥责吉安娜不会识人,阿尔萨斯殷鉴不远。此外,他还说吉安娜是个“只会哭鼻子的和平主义者”,不论付出什么代价永远把和平放在第一位。

在旁偷听的安度因·乌瑞恩打断了他们。王子对于父亲对待吉安娜和和平主义者的态度感到憎恶,他本人便坚信和平主义的信条。瓦里安随后向吉安娜道歉,保证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绝对不会跟萨尔翻脸。看起来瓦里安了解到伯瓦尔·弗塔根在冰冠冰川遭遇的事情,起码他听到过一些传言。国王派遣密使质问萨尔这次袭击事件,他要求萨尔公开谴责这次袭击,重申部落会遵守和平条约的条款,将袭击者移交联盟,并公开谴责此次袭击中所犯下的罪行。萨尔仅仅同意重申对条约约束力的承认,而拒绝公开谴责这次袭击和劫掠暗夜精灵车队,也拒绝因为伤人而道歉。这大大降低了联盟领导人们对他的评价。

瓦里安觉得最好是把安度因送到塞拉摩,在那里有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保护他。之后再去铁炉堡,在那里安度因可以提高军事素养,或许还能明白部落并不是那么可靠。国王认为最好是跟安度因分开一段时间,这样在洛戈什那一半性格爆发时,他可以尝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之后,瓦里安国王、安度因王子和吉安娜女士出席了麦格尼·铜须的葬礼。

茉艾拉·索瑞森在麦格尼·铜须国王石化后率领黑铁氏族夺取了铁炉堡,瓦里安得知这一消息后十分愤怒。在一段时间内,茉艾拉将包括安度因王子在内的城内所有人扣押为人质。瓦里安与十八名军情七处的特工实施了解放铁炉堡、暗杀茉艾拉·索瑞森的计划。正当瓦里安准备处决茉艾拉之时,迅速返回铁炉堡的安度因劝说国王放她一马,引导她做一名更好的领导人要强于直接杀了她。虽然在扣押人质这件事上茉艾拉确实像个暴君,但是她仍然拥有王位的合法继承权,她要是死了,铁炉堡的继承人又会是个大麻烦,难免会引起更多的暴乱与冲突。而她活着的话,她和她的子嗣将使各大矮人氏族联合起来。瓦里安虽然接受了安度因的建议,但是仍然放不下心,因为茉艾拉曾经引发过暴动,还威胁到他儿子的生命安全。国王饶了茉艾拉的性命,但是与她约法三章——茉艾拉要成为合格的领导者,团结所有矮人,只有这样她才能争取到人民的承认,成为当之无愧的女王。考虑到全部矮人的利益,瓦里安组建了三锤议会作为最高领导团体。终于,父子拥抱,重归于好;铁炉堡民众拍手称赞瓦里安国王的英明决策。[22]

狼心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狼心小说。
瓦里安,戈德林的子孙

在宴请联盟宾客的酒席上,吉尔尼斯国王吉恩·格雷迈恩鼓吹吉尔尼斯在对战部落时取得的丰功伟绩,但却遭到瓦里安·乌瑞恩的嘲笑。瓦里安侮辱吉尔尼斯人,说他们是可怜的懦夫和弱者。吉恩国王忍着怒气劝说暴风王国国王,他说吉尔尼斯早已经变了,吉尔尼斯人准备好了成为联盟中强大的一员。瓦里安·乌瑞恩却没有罢休,把第三次大战期间吉尔尼斯抛弃了危难中的联盟一事拿出来说。瓦里安批评了吉尔尼斯作为盟友的失职表现,并宣布自己不会与这个令人失望的国家进行任何同盟与合作。

在决定是否让吉尔尼斯重返联盟的领导人峰会上,瓦里安·乌瑞恩宣称联盟不需要这种善变的朋友,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杂种”加入联盟。这让峰会陷入喧闹和争吵,也意味着吉尔尼斯失去了加入联盟的任何机会。尽管玛法里奥·怒风劝说瓦里安改变主意,但他的恳请都是徒劳。瓦里安悲观地告诉玛法里奥他的峰会是场彻头彻尾的失败,正如他一生当中经历过的许多其他事情一样。奥妮克希亚煽动的骚乱、蒂芬温德索尔元帅的死、洛丹伦的陷落,这些沉重的包袱都压在他身上。而现在,他又多了全人类实际上的领导人这份重任。分别前,玛法里奥建议瓦里安宽恕他自己的罪责,也不要用对待自己的标准来衡量吉恩国王,吉恩永远都没办法跟他比肩,也没有机会救赎自己。峰会结束后,瓦里安打算尽快离开达纳苏斯返回暴风王国。安度因·乌瑞恩王子无意间偷听到了他俩的谈话,于是他决定不随父亲回国,而是要跟随维伦踏上旅途。瓦里安不想离开儿子,坚决要求他呆在暴风城。于是安度因转身离开,而这让瓦里安着了慌。又气又急的瓦里安抓住安度因的胳膊,却不小心伤到了他。国王拼命恳求儿子不要走,承诺永远都不会再伤害他。但安度因还是离开了。

瓦里安在安度因的房间生着闷气,借酒浇愁。玛法里奥邀请国王一同出猎调节调节情绪,但其实他计划借此机会让瓦里安与吉恩见面。瓦里安被引诱进狼人的狩猎场,他和吉恩因为谁是更好的猎手而发生了争执。玛法里奥提议用一场狩猎比赛作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为了能让吉尔尼斯国王在他的属下面前出丑,瓦里安一口答应下来,盘算着要把吉恩全部猎物都抢先,狠狠羞辱他一番。在追逐一头野猪的时候,他们不小心激怒了一头巨熊。为了搭救一名落入险境的吉恩的属下,吉尔尼斯国王与暴风王国国王勠力同心,最终由瓦里安割开了熊颈。吉恩和他的狼人对瓦里安的英勇大加赞赏,但他却没有留下来接受赞扬,而是溜进了树林里反省自己。反复思考过后,瓦里安找到吉恩询问他如何能控制好自己的怒气,此时他正准备离开达纳苏斯。吉恩带他来到风嚎橡树,告诉他有一套暗夜精灵的仪式可以让狼人控制住他们的兽性。不过他提醒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通过仪式的试炼程序,有些人屈从于狼人天性,他们必须被杀掉。瓦里安先后喝下了宁静之井、平衡之井和愤怒之井里的水。

依照吉恩教给他的方法,瓦里安首先记起了他的童年。在宁静的试炼中,瓦里安想起来他跟父母在一起的平静幸福的童年。但是随着兽人的到来,一切都结束了。兽人们席卷了他的家乡,刺杀了他的父亲。尽管他的童年被战争和暴力夺走了,他明白这些美好的记忆仍然保留着,创伤和苦痛并不能将它们抹去。

在平衡的试炼中,瓦里安记起他年纪轻轻当上国王那时候的事情。尽管在他的朋友比如阿尔萨斯王子或者抚养他长大亲如生父的泰瑞纳斯国王看来,他是个睿智、干练、乐观的统治者,但瓦里安掩藏不住他偶尔爆发的绝望与抑郁。只有他的未婚妻蒂芬开朗的性格能多少平复下他阴暗焦虑的内心。蒂芬给他的生活带来了欢声笑语,让他成为那个万民爱戴的君王。他发誓要迈过这道坎,学着宽恕,从失误中汲取教训,让自己能以一个男人、一个父亲以及一个君主的身份来面对一切事情。他决心要用这种方式来怀念他最爱的王后。

愤怒的试炼让瓦里安想起了安度因,他一生中最珍视的人。他经常担心安度因的安危,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这些瞎担心并不能帮助儿子和他的王国摆脱危险。一想到这些威胁他就怒火中烧,但是随着怒气增加,他想起来他的愤怒是怎么伤害安度因以至于把他逼走的。瓦里安点燃了自己的怒火,试着去控制它。瓦里安决心不再让自己被怒气左右,而是要在战斗中利用它,作为一件强大的武器去对抗那些敢于伤害他所爱的敌人。瓦里安听到戈德林的嗥叫,那是在对他表示赞许。瓦里安醒来了,吉恩和狼人们充满敬畏地看着他,因为此刻他浑身笼罩着戈德林的气场。毫无疑问,他就是戈德林选定的勇士。瓦里安让吉恩召集手下狼人,他已经决定要跟他的敌人——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一决雌雄。

我曾是个鲁莽轻率的人,被悲痛和恐惧所役使。悲痛是因为失去了太多重要的东西——太多重要的人。而恐惧是因为担心失去仅存的珍爱之物,比如我的儿子,但现在我明白了。艾泽拉斯需要我们。你们所有人——还有我——我们成为这样是为了救助这个世界。我们也必须去救助它……

—— 瓦里安对吉恩和其他狼人说

瓦里安·乌瑞恩调集本部大军和狼人部队,开赴灰谷增援在那里跟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所帅部落大军鏖战的联盟军队。瓦里安冲锋在前,狼人们冲着猛犸人蜂拥而上,瞄准他们的薄弱位置进攻,将这些巨大的怪物扑倒在地。借着戈德林赋予的神力,瓦里安率军向部落发起了冲锋,将所有拦路的猛犸人、库卡隆和其他部落种族统统赶尽杀绝。在瓦里安身后扬起的沙尘和迷雾中,戈德林的影像出现了。许多联盟士兵喊着戈德林和瓦里安的名字作为战斗口号。瓦里安将联盟各种族的战士聚集起来,向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发起勇猛的冲锋。两位首领过招数个回合,谁敢插手他们的决斗,便会命丧当场。当加尔鲁什筋疲力尽时,瓦里安仍然体力充沛,攻势丝毫不减。随后,瓦里安将加尔鲁什击伤,除了他的兵器——神兵血吼。眼看战斗就要结束,一个将死的猛犸人将两名勇士分开。尽管加尔鲁什很想解决眼前的问题,但是整场战役的局面已经对部落十分不利。在他的库卡隆侍卫坚持下,加尔鲁什不情愿地撤退了。瓦里安并没有穷追不舍,他说优秀的猎手知道什么时候该放猎物一条生路。

战斗结束后,瓦里安成为灰谷之战当之无愧的英雄,印证了自己正是戈德林赐福的勇士。之后,瓦里安召开了第二次联盟峰会,这次他主动提议吉尔尼斯和狼人重归联盟。瓦里安向联盟显贵们道歉,因为他个人的错误行为导致联盟分裂。随后,瓦里安陈述了更多迫在眉睫的事情,许多敌人已悄然临近,威胁到大家奋斗许久而得来不易的和平。部落对联盟的威胁比以往更甚,大家需要团结起来对抗敌人,这样才能在这个死亡之翼创造的新艾泽拉斯上生存下去。随着狼人的加入,瓦里安向盟友们保证,联盟必将以正义的方式获胜。[23]

英雄纪念日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详见:父辈之血

短篇小说《父辈之血》中的瓦里安·乌瑞恩

英雄纪念日,瓦里安在梦魇中重新目睹了他的父王半兽人迦罗娜刺杀的那一幕。

突然间,成千上万条蛆虫从死去国王的嘴里喷涌而出,如潮水般淹没莱恩国王惨白面容。瓦里安还没来得及躲到一边,蛆虫的唧咀声就将他吞噬,他只能在痛苦中发出最后一声叫喊。

—— 《父辈之血

瓦里安惊醒后,发现自己坐在暴风要塞塔顶书房的地图桌上睡着了,马库斯·乔纳森将军冲进来查看他的状况。从马库斯那里失望地得知安度因还没有回家的消息后,国王与大主教本尼迪塔斯巴隆斯·阿历克斯顿讨论了暴风城的修复工作。不久前,黑龙死亡之翼给城堡造成了巨大损坏,巴隆斯表示,维修费用不会便宜。

当国王走进王座大厅时,贵族们正在窃窃私语,一个年长却仍然强壮的贵族认为连年征战劳民伤财,奥尔德斯·莱斯科瓦男爵则向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表示,希望其劝阻国王不要再沉迷于战争。瓦里安国王对贵族们的抱怨十分不满,大声呵斥着他们,重申了自己肩头背负的责任。当瓦里安发泄完他的愤懑后,才发现他的儿子也来了。安度因的眼神里满是惊恐和困惑,慢慢后退了几步就转身离开了。看着儿子消失,瓦里安不再愤怒,心里只有空虚。他回到王座上,吩咐所有人都退下。

人群散去,只有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大主教本尼迪塔斯留下来劝解他。两人准备离开时,大主教表示有礼物要送给国王和王子,并与瓦里安约定了单独见面的地点。

当然可以,陛下。只要他能在这个严酷的时刻撑下来就行。希望这困境能够煅烧他灵魂中的污垢,熔炼出钢铁般的意志。况且,乌瑞恩的国王总能展现出英勇和果敢。

—— 大主教本尼迪塔斯

傍晚,瓦里安来到了见面地点——城市公墓。当国王在亡妻墓前追忆往事时,大主教本尼迪塔斯与安度因王子一同出现了。原来大主教请王子前来时并未如实相告瓦里安国王也在此处。随后,本尼迪塔斯告退,留下国王和王子在逝去的王后墓前。父子两人终于敞开心扉交谈,冰释前嫌,但是两人并没有忽视在周围已经监视他们很久的刺客。英雄纪念日的闭幕式开始了,一团团焰火升上高空,暮光之锤刺客们也现身将二人围拢,共有十人。一番苦战后,父子二人合力将刺客及其召唤出来的龙兽全部诛杀。瓦里安国王因为伤势过重而死去,但最终被安度因的祷告救转过来。

突然,比一千个太阳还要明亮的光束从安度因的指尖流出,穿过了国王的身体,把一切都涂上了金黄的光彩。当瓦里安的身体因纯净的圣光涌入而开始晃动时,守卫们都惊讶得倒退了好几步,光芒太过强烈,她们不得不伸手遮住眼睛。安度因跪在光芒的中央,他紧紧拥抱着父亲,无尽神圣之光在他们俩周围旋转,起舞。

—— 《父辈之血

在及时赶到的马库斯将军和吉安娜等人的帮助下,瓦里安父子来到了纪念日的闭幕式现场。国王慷慨陈词,激励民众不畏黑暗势力,奋勇抗争。人民群情激昂,高声呼喊。[24]

他发现自己切身感受到了作为一个父亲的幸运,作为暴风城国王的荣光。对瓦里安·乌瑞恩国王来说,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让他觉得自己身为人类的一员而自豪。

—— 《父辈之血

大地的裂变

Cataclysm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The king of Stormwind, recently returned to claim his rightful place, has little love for the Horde. His reasons are many: when Varian was a young boy, he saw his father murdered by the half-orc Garona; the orcs' warchief, Orgrim Doomhammer, slew the valorous Anduin Lothar, who had delivered Varian safely to Lordaeron after the fall of Stormwind; Varian was later enslaved by the orcish gladiator trainer Rehgar Earthfury; and at the Wrath Gate, many brave Alliance soldiers died at the hands of the Forsaken's Royal Apothecary Society. Varian, who had always been wary of the orcs, discovered that the Royal Apothecary Society had been developing the new plague for years. The events that transpired during the battle for the Undercity convinced the human king that the Horde has been left unchecked for too long: the time has come to make things right.[25]

瓦里安组建了一支舰队以攻打暮光高地暮光之锤,但一些小插曲耽搁了出征日期。在游戏中,瓦里安冒险安排安度因王子来解决这些阻碍,希望能让其获得一些人生的经验,同时派玩家保护王子的安全。这次行动揭露了暮光之锤的阴谋,一名深受信任的暴风城侍卫试图刺杀瓦里安,但安度因王子化解了这次危机。最终,瓦里安派遣玩家乘坐法戈·弗林特洛克的飞机前往暮光高地协助联盟

战争之潮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战争之潮小说。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知悉部落攻击塞拉摩进而征服整个卡利姆多的计划后,向瓦里安国王请求增援。瓦里安了解到事态的严重性,向她保证自己会派遣第七军团的舰队前往塞拉摩,并安排几位他最好的将领去辅佐她击退部落的进攻。

加尔鲁什施放了一颗用聚焦之虹充能的法力炸弹,将城市摧毁大半,塞拉摩之战以联盟方的失败告终。暴风城为了纪念塞拉摩的陷落,为其哀悼一天。瓦里安惊喜地发现吉安娜得以幸存,但这场战争永远的改变了她。法力炸弹残余的奥术能量把她的金发变成银白色。狂怒中的吉安娜要求瓦里安集结联盟舰队攻打奥格瑞玛, 此刻的部落无疑聚集在此庆祝塞拉摩之战的胜利。瓦里安试图安抚吉安娜,告诉她部落已在卡利姆多建立起封锁,阻止他们与暗夜精灵同盟汇合。瓦里安说这场复仇还需谨慎行事,在策划妥当、重建舰队、打破封锁和收复北方城堡后再做打算;莽然行事毫无益处。吉安娜建议使用聚焦之虹血洗部落,但瓦里安和安度因都反对在战争中使用不正当手段。吉安娜等不及联盟的计划,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部落。

之后瓦里安和盟友专心于重组舰队,联盟的其他种族也配合行动以图反击。瓦里安国王和联盟代表聚集在地图室商讨对部落的策略。其他代表纷纷提议己方出兵打破封锁,但瓦里安国王建议先不着眼于此,而是误导部落让他们以为联盟舰队意图解放黑海岸,迫使加尔鲁什转移海军主力;同时,真正的联盟部队围攻奥格瑞玛,刺杀加尔鲁什。如果能联系到城内不满加尔鲁什统治的力量,那就更稳妥了。这个大胆的计划得到了联盟代表的支持,大家都认为直取敌首更能让部落方寸大乱。瓦里安不顾贵族议会的反对,决意身先士卒亲自上阵。

远航前,瓦里安和安度因给予了激动人心的战前动员演讲,提醒联盟成员他们为何而战:他们是为了正义,而不是种族屠杀;也永远不会沦落到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夺取胜利。他们是联盟美德的化身;而正义必将胜利。安度因为舰队和自己的父亲祈福,他将留下来替远征的父亲治理暴风城王国。

刃拳湾只看到少数几支部落舰船,联盟舰队知道佯攻的计划奏效了。加尔鲁什放出了另一个秘密武器:被魔法召唤的海怪,一出现就损毁了几艘联盟船只。加尔鲁什跳到瓦里安的舰船上与之搏斗,这是两人的第三次正面交锋。搏斗随着波浪之狮号被击沉而中断。瓦里安从爆炸中逃生,游到了船只残骸上。大部分联盟船只都被海怪摧毁,只有海洋女士号尚且幸存。瓦里安下令联盟海军撤退,落水的人员游回岸边;然而海怪并不肯放过他们。被围困的舰队面临被全歼的处境,瓦里安决定带着荣誉死去,死前尽可能杀死更多的敌人。就在此时,吉安娜带着聚焦之虹召唤的水元素前来对抗海怪;并和卡雷苟斯一起救出瓦里安和舰队,一同去往北方城堡,并肃清了此地驻守的部落。瓦里安预测加尔鲁什将会因保全 杜隆塔尔而被迫结束对卡利姆多其余联盟港口的封锁。瓦里安还派出一支联盟舰艇陪伴普劳德摩尔女士去往塞拉摩,给往生者一个体面的告别仪式。与此同时,瓦里安回到了暴风城。其余联盟国家已在大量炮制武器、重组舰队,为即将到来的世界大战做准备。瓦里安在暴风城港口观看了施工,之后回到暴风要塞备战。

熊猫人之谜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瓦里安欢迎决定加入联盟阵营的熊猫人,表示对他们的加入早已期待不已。同时他强调,部落以及那些加入部落的熊猫人,是他们的敌人。国王将派出一名冒险家和一些军情七处的精英特工随天火号前往搭救“白卒”(它搁浅了,错过了安度因)。

Varian will also be involved in a quest chain known as the "Trials of the High King", similar to the Labours of Hercules, to allow Alliance players to learn more about him.

登陆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在雄狮港

穿越迷雾两个月后,瓦里安国王的舰队终于抵达潘达利亚。瓦里安率卫队首先登陆,与玩家以及联盟先锋军会合。听完简报,国王将和玩家一起从一支部落小部队手里营救托德曼元帅和他的侦察兵。瓦里安成功地在凶猛的部落活动范围内守住了雄狮港的计划建址,之后遇到探险者协会的代表范妮·盘角。瓦里安和玩家同样需要从部落手中将她和她的探险队救出。瓦里安与希尔达达成协议:探险者协会将为雄狮港的修建提供一座采石场,作为交换,联盟部队会保护他们的挖掘点。协议敲定后,瓦里安国王悟出了领袖的意义——将大家团结在一起。地盘和资源都有了,联盟舰队顺利抵达,雄狮港开始建造。基地的准备工作完成后,瓦里安与他的儿子安度因重聚了。安度因王子对这场战争给潘达利亚带来的后果心生疑虑,但国王向他保证,与部落作战并非出自私人恩怨,而是为了正义。瓦里安恳请儿子相信他的正义之举并助他一臂之力。父子俩决心共同合作保护潘达利亚。

消息传来,泰兰德·语风率领暗夜精灵游侠军队将一支部落部队逼进朱鹤寺。鉴于朱鹤寺刚摆脱的肆虐,安度因建议瓦里安不要让这里成为战场。国王察觉到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试图引诱联盟离开海滩,于是他计划派遣少量精英去解决这个问题。

瓦里安和泰兰德夺取朱鹤寺
吉安娜在解释达拉然发生的一切

这次战役是瓦里安作为联盟至高君主的第一次试炼,在游戏中被演绎成场景战役“王者的耐心”。瓦里安以充足的耐心将部落军队引诱出朱鹤寺,引入联盟设下的埋伏。此役,部落军队连同指挥官全军覆没,而联盟方面伤亡几乎为零。这场胜利给泰兰德·语风留下深刻印象,不久后她便率领暗夜精灵支持瓦里安,并听从其指挥。

之后,联盟显要和盟友们在七星殿讨论是否使用煞的力量。安度因向瓦里安报告说,是煞的力量让他们的部队如此暴力。尽管瓦里安坚信联盟能够击败任何敌人,但安度因还是建议他不要轻视煞,煞会吞噬人内心最脆弱的地方,扭曲、操控他的思想。恰在此时,怨恨回响出现了,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用冰咒将其困住。很多在场人员被它的黑暗力量吓到了,但还有一些人看到了煞身上的价值,想要研究煞的能量,甚至将其作为武器。瓦里安询问安度因关于此事的意见,王子认为虽然煞的力量不是不可能被驯服,但这是在拿自己的人民的生命在冒险,太不值得了。国王赞同了他的看法,将煞摧毁掉,禁止使用它的力量。

瓦里安国王无意干涉达拉然的中立状态,但达拉然的夺日者仍然宣布效忠部落,这对战争走向将会产生重大影响。国王派安度因王子和一名联盟勇士去跟达拉然的血精灵谈判,紧接着,他听说洛瑟玛·塞隆对部落有所不满。于是瓦里安暗地里联系到这位奎尔萨拉斯摄政王,提议让辛多雷重归联盟。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发现了夺日者在帮助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偷取圣钟来使用达拉然的传送门进入达纳苏斯,于是她联合了肯瑞托、联盟部队以及银色盟约的力量将达拉然的部落势力清除。事后,吉安娜告知瓦里安达拉然已经脱离部落掌控,并率领肯瑞托向联盟效忠。但是瓦里安对此事非常不快,因为吉安娜未与他商议便对夺日者发动进攻,此举很可能逼迫辛多雷回归部落。在吉安娜动身前去召集肯瑞托成员时,瓦里安告诫她联盟必须统一行动。现在没有了从部落内部策反的机会,瓦里安国王打算凭借一支完整的联军来击败加尔鲁什。

之后,瓦里安发现安度因和一名联盟勇士私自外出阻止加尔鲁什使用圣钟。尽管安度因成功了,圣钟也被毁了,但加尔鲁什将圣钟粉碎,此举重伤了安度因王子。瓦里安非常后悔没有早早让安度因回暴风城,于是他安排维伦将其立刻送回家。此时的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则怒气冲天,向瓦里安发誓要加尔鲁什付出代价。吉安娜传送走之后,瓦里安决定由他自己来了结加尔鲁什。国王宣布,失去了加尔鲁什的领导,部落将会群龙无首,而联盟将会给予部落最后一击。

雪山血战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瓦里安和茉艾拉

瓦里安国王的侦察兵发现赞达拉巨魔联合了霜鬃巨魔,威胁到矮人首都铁炉堡。瓦里安国王想当然地认为,倘若他出手帮忙解决了巨魔的麻烦,矮人们会在对抗部落时给予更多军事帮助。但瓦里安没有想到的是,矮人们并不相信彼此。当他向三锤议会寻求帮助时,穆拉丁·铜须弗斯塔德·蛮锤均拒绝参与铁炉堡的防守,因为他们担心黑铁氏族会趁他们不在时击败剩下的氏族并控制铁炉堡。瓦里安非常失望,他强调说如果大家都坐视不管,那么铁炉堡会被包围攻陷。只有茉艾拉·索瑞森出手相助,她表示黑铁氏族会在铁炉堡保卫战中证明他们对三锤议会、铁炉堡和整个联盟的忠诚。于是,茉艾拉与联盟至高君主在大雪中出发前往救援矮人首都,留下其余人思考他们此次行动的意义。

他们抵达闪光岭时,发现巨魔使用人造的风暴阻碍矮人军队的进攻。国王的勇士前去将这股保护闪光岭的魔法风暴消除了,随即瓦里安命令茉艾拉率部进攻巨魔村落。国王的勇士们救出幸存的高山矮人,杀死了巨魔用鲜血祭品供养的元素——这场风暴正是它召唤出来的。之后,勇士们与茉艾拉的熔炉卫士会合,并力击杀赞达拉部族领袖,攻占了霜鬃村落。战后,瓦里安称赞了茉艾拉和黑铁氏族在这次胜利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他还说铜须氏族和蛮锤氏族必将因没能分享她的荣耀而后悔。但是茉艾拉谦逊地表示,她只是想以身作则保护铁炉堡,并不是为了羞辱谁。瓦里安清楚,茉艾拉已经做到了这一点。随后,他们返回铁炉堡,向三锤议会宣布了她的战果。对此,其余的矮人领导人对自己的作为深感愧疚,发誓永远不会让恐惧和怀疑干扰他们的判断。三位矮人领袖肝胆相照,决心以全部力量献给联盟的伟大事业。

部落内战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在对杜隆塔尔发动进攻之前,瓦里安国王派遣军情七处特工安玻·吉尔妮苏利·麦克莱利前去侦查,以期在奥格瑞玛附近找到合适的登陆点,打探敌人的弱点,以为联盟的登陆创造一切可用的优势。部落内战爆发后,联盟派遣一名勇士作为使者与暗矛起义军订立了盟约。通过一点点政治手腕,这位勇士确保了一处联盟的潜在登陆点,同时还挑拨了巨魔和兽人的关系,他们将在杜隆塔尔各处自相残杀。随着内战日渐激烈,乌瑞恩国王给这名联盟勇士送去一封信,信中国王对勇士的努力表示了嘉奖,同时表示虽然他不太信任沃金,但是他同意勇士对此事的处理。国王宣布他已经在准备登陆进攻杜隆塔尔的舰队。

决战奥格瑞玛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要求瓦里安肢解部落
瓦里安国王在内厅

瓦里安与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温蕾萨·风行者洛瑟玛·塞隆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刃拳海湾登陆。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部落起义军和联盟部队成功夺取奥格瑞玛外围的控制权。瓦里安派遣他的勇士们接应沃金的起义军和泰兰德·语风哨兵部队,后两者此时正在围攻城市的前门。在前门和紧接着的力量谷两场大战将这两个组织的命运绑在了一起。当战火蔓延到地下要塞,瓦里安出手协助联盟探员鏖战库卡隆兽人。

在联盟/部落的冒险者击败加尔鲁什亚煞极之心后,加尔鲁什倒地不起。萨尔靠在加尔鲁什的身上,告诉他他对他有多么失望。当萨尔准备了结加尔鲁什之时,瓦里安阻止了他,宣布加尔鲁什的惩罚不能由他一个人来定夺。但萨尔并不情愿让联盟来决定加尔鲁什的命运。祝踏岚建议将加尔鲁什押解至潘达利亚再行审判他对艾泽拉斯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瓦里安和萨尔都同意了。于是,加尔鲁什被祝踏岚带走了。

当部落成员聚集起来商讨下一步的行动时,吉安娜·普罗德尔催促瓦里安借此机会征服奥格瑞玛,肢解部落。瓦里安和他的侍卫们来到部落的集会地,要求跟新任大酋长——沃金接过了这一职位——对话。尽管部落罪行累累,但是由于部分成员也反抗过加尔鲁什的暴行,所以瓦里安提出停火。临走时,他威胁沃金说,如果他的部落像加尔鲁什那样无法以荣誉为行事准则,联盟会回来消灭他们。

Aftermath before cinematic
At last, the time for justice is at hand. This monster will answer for each and every Alliance life that we have lost in this war.
Alliance
Thank you, hero. You and your companions were the tip of the Alliance spear: Your work exploring Pandaria, securing the Vale, and ultimately assaulting Garrosh's stronghold is what made this victory possible.
Our triumph here will put a stop to the fighting in Kalimdor, but even in peace, there's much to be done - here, back home, and elsewhere.

What's next for the Alliance?

We are unified like never before. We've bought our people security in Kalimdor, an end to the blockade, and an end to the total war that's spilt so much blood on either side of the great sea.
Now, to the work of winning the peace. I would like to station a garrison near Theramore. We need to investigate cleansing the plague from Gilneas lands so they can rebuild. We must contain Sylvanas.
From here on forward, the Alliance will be proactive. Never again can there be another the likes of Hellscream.

Why not keep fighting?

I understand your desire to inflict more suffering on the Horde. But when do we stop? How many more Alliance will number among the dead if we invaded Thunder Bluff, Azshara, and the Echo Isles? And how would we govern the conquered people?
The Pandarens always question why we fight. Today, we've won justice, and have given the Horde an opportunity to atone by supporting their rebellion. Further bloodshed would be for vengeance alone - and it would reap vengeance in return.
Horde
I have nothing to say to you, <race>. Your people have a lot to answer for. But maybe this is a new beginning.


战争罪行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战争罪行小说。

加尔鲁什被击败后,瓦里安和其他联盟领导人收到了雪怒的使者送来的信笺,邀请他们参加在白虎寺举行的对前任大酋长的审判。途中,游侠将军温蕾萨·风行者表示了对瓦里安阻止古伊尔处决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不满。瓦里安则保证祝踏岚会在审判后给出公正的裁决,一如她所愿。国王本准备亲自担当控方,但遭到沃金的反对后他选择了泰兰德·语风替代。

公审第一天开始时,瓦里安把庭堂的景象比做他曾经抛洒热血、四周坐满观众的决斗场。双方书绍陈词后,瓦里安思忖之前阻止古伊尔处决加尔鲁什的决定是否正确。庭休间,瓦里安得知加尔鲁什想和安度因谈话。即便很生气,瓦里安还是让安度因自己来决定。安度因同意后,瓦里安提议自己陪同前往,但是王子拒绝了。

公审第六天,瓦里安得知吉安娜和贝恩·血蹄过去的来往时十分生气。他问吉安娜,贝恩是否知道加尔鲁什关于法力炸弹的计划,吉安娜回答说不知道。第六天结束时他们回到紫罗兰高地,两位领导人间再次爆发了关于当日所揭示的历史的争论。瓦里安恼怒吉安娜在做决定之前不通知他,吉安娜则辩解说瓦里安会对她的意见充耳不闻。最后,意见相左的两人不欢而散。

公审第八天,贝恩传唤瓦里安出庭作证。贝恩展示了瓦里安潜入铁炉堡,挟制茉艾拉·铜须的时光之相。开始时,由于安度因被幽禁而心急如焚的瓦里安不惜付诸暴力,但经过安度因劝说后,他同意矮人的首领应由他们自己决定。由此贝恩得出一个关爱人民的聪明的首领,可以改变自我的结论。贝恩问瓦里安,加尔鲁什是否关爱自己的子民、是否是个聪明的人、是否有改变的可能,瓦里安回答是。贝恩结束问询时,泰兰德指出瓦里安与加尔鲁什行为上的根本区别,以期抵消瓦里安之前的证词。祝踏岚表示接受泰兰德的异议,但证词仍然有效。

第九日,也是公审最后一天,瓦里安听取了双方书绍的最终辩护。退庭等待天神决议时,卡雷克前来道别。瓦里安随后听取了吉尔鲁什的最终陈词,并注意到克罗米缺席的异状。之后瓦里安带着安度因在大殿门口见到了古伊尔。正在此时,混乱爆发了。

加尔鲁什在凯诺兹多姆的帮助下逃脱,督军扎伊拉带着一队海盗和以永恒龙为坐骑的龙喉氏族殿后。瓦里安将扎伊拉击落坐骑,吉安娜的火球术击中了兽人督军,但她自己也被夏琪亚重伤。瓦里安放弃追杀扎伊拉,抱着身负重伤的吉安娜跑回大殿。众人对吉安娜的伤势束手无策,此时赤精赶到治愈了所有人。

之后瓦里安和众人听取了最终裁决,并认识到加尔鲁什并不是唯一受审之人,他们也重面了自己的内心。

战争之王

瓦里安在研究诅咒之地的地图

钢铁部落即将来袭,瓦里安独自对着诅咒之地的地图评估形势直到深夜。面对几乎就是当年杀死他父亲、劫掠城市的同一种威胁,国王并没有太多把握。玛尔拉德打断了他,催促他在宣战诏书上签字。针对瓦里安的顾虑,玛尔拉德将几位钢铁部落首领——卡加斯·刃拳格罗玛什·地狱咆哮基尔罗格·死眼以及萨尔的父亲杜隆坦——的底细讲述给他听,并阐述了自己为何如此坚决地要参加这场战争。瓦里安国王信心倍增,将印章盖上战书,宣布军队集结,准备开战,并且表示“此刻的艾泽拉斯,正需要英雄的力量”。[26]

我们都曾被往日的阴影笼罩着,而很少人能有机会去改变它。

—— 瓦里安·乌瑞恩

钢铁狂潮

WoD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

钢铁部落发动入侵后,瓦里安国王派遣联盟的勇士们支援在诅咒之地的战事以阻挡兽人的威胁。[27]卡德加玛尔拉德向他汇报战况。

德拉诺之王

WoD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

在联盟动身前往黑暗之门前,国王建议玛尔拉德派人负责德拉诺的行动。[28]

拉希奥出现在海军上将泰勒的要塞时,瓦里安收到一封消息,提醒他黑龙王子在德拉诺出现。

古尔丹接手钢铁部落后,瓦里安抵达坠落之月,策划进军塔纳安。他提议建一座造船厂,并派遣指挥官前往钢铁码头

军团再临

瓦里安和安度因在听取卡德加关于燃烧军团重现的警示。
Legion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燃烧军团重回艾泽拉斯卡德加来到暴风要塞提醒瓦里安。

破碎海滩

Icon-warning-22x22.png 此段落包含剧透。如果你想自己体验剧情,请跳过此段落。
“军团再临”资料片过场动画中的瓦里安

瓦里安率领联盟舰队进攻破碎海滩。考虑到此次迎战燃烧军团很可能有去无回,国王在途中给儿子写了一封信,信中他支持了安度因追求和平的信念,还提到了安度因的耐心、宽容和信任对自己起到的积极作用。最后,他给儿子提出建议:他所渴望的和平需要武力来争取和守护。写毕,瓦里安将信装好,并将镶有儿子画像的指南针带在身上,来到甲板。一艘部落炮艇靠了过来,部落首领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站在舰首,向瓦里安国王点头致意。国王向其点头回应,拔出背上的精灵剑

一群地狱蝙蝠出现,瓦里安下令开火。一个深渊魔击中瓦里安的炮艇,向其发动进攻,但被希尔瓦娜斯一箭射中。瓦里安的舰船撞上部落炮艇,希尔瓦娜斯跳上联盟炮艇与瓦里安并肩作战击败恶魔。由于受损严重,瓦里安的炮艇坠入大海。国王随舰船落入海中,护肩掉落。但他猛然跃出水面,将沙拉梅尼分成双剑,斩杀海滩上的恶魔。瓦里安·乌瑞恩跃到勇猛作战的希尔瓦娜斯身边,高喊:“为了艾泽拉斯!”

《魔兽世界:军团再临》开场中文动画

瓦里安、吉恩吉安娜的部队在黑暗城门前会合,开始进军。他们击杀了许多恶魔,关闭了他们的传送门。途中,他们找到一些银色十字军囚犯,他们之前进攻这里但在魔火倾盆降下后遭到俘虏。瓦里安决心找到提里奥·弗丁,随后发现他在古尔丹手中。联盟军队准备快速营救他,但提里奥告诉他们这是一个陷阱。随即,他们遭到艾瑞达巨人Krosus的进攻,而提里奥落入邪能熔岩,身上燃起火焰。联盟勇士们击败了巨人,并继续追逐古尔丹。他们在萨格拉斯之墓找到了穷途末路的古尔丹。瓦里安承诺给他一个干脆的了断,但一大群强力魔物大大增强了术士的力量。

瓦里安的葬礼

一番苦战后,瓦里安国王战死,联盟部队退回暴风城。他的葬礼在暴风要塞举行,联盟的所有首脑人物和无数的市民前来哀悼。首脑们就联盟的未来进行了讨论,而安度因加冕暴风王国国王。在去世前,瓦里安把他写给安度因的信给了吉恩·格雷迈恩,但吉恩国王没法面对安度因,派人将信送给新任国王。[29]

德拉诺之王》中瓦里安国王在暴风要塞里。

首次出场

Icon-delete-black-22x2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已从魔兽世界中移除。

直到1.9.0版本,玩家都能看到瓦里安国王被囚禁在塞拉摩北部奥卡兹岛的牢房中,不过那时候他不涉及到任何任务流程。在1.10版本中,瓦里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62级的精英娜迦侍从海潮之王鲁尔加斯以及充斥着精英娜迦的下水道,而奥卡兹岛成了维维尔博士的地盘,是事件安其拉之门的主要发生地点。

从系列漫画中可以看出,这个瓦里安是两个瓦里安中那个没能逃脱的,被娜迦俘虏,后来被送回暴风城成为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士的傀儡。

性格

瓦里安父子的关系通过一次狩猎牢牢绑在了一起。

作为一个统治者,瓦里安国王对他的臣民和儿子安度因有着强烈的爱。他甚至愿意付出生命拯救他的人民。他的内心被古老的准则——需要它的领袖付出更多——所驱使,而现如今很少有人能理解这些行为准则。他坚信真理、荣誉、公正和职责。[24] 尽管他在一生中有很多次对部落产生怀疑,但他还是表现出维护和平的意愿。被迪菲亚兄弟会绑架前,他正在前往与萨尔进行和平峰会的路上。天谴之门事件和幽暗城之战后,他对整个部落都毫不留情地怀有偏见,并试图将其整个瓦解。他的这一态度在亡灵战争大部分时间里都愈发强硬。但是,在得知天谴之门事件的全部细节并目睹德拉诺什·萨鲁法尔的命运后,他的态度开始转变。瓦里安让部下停手,允许瓦洛克取回儿子的尸体,这一场面让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感动流泪。整个“大地的裂变”期间,瓦里安逐渐变得头脑冷静,外交手腕愈发熟练,这都归功于安度因王子给他的许多建议和告诫。与加尔鲁什不同,瓦里安国王没有利用这场大灾难以图军事利益,而是专注于应对死亡之翼古神愈发强势的威胁。等到了潘达利亚时期,瓦里安已经完全变了个人,更崇尚和平主义,更喜欢用外交手段解决问题。他在利用煞作为武器的讨论中投了反对票;他指挥了一次细致、周密的行动夺取了部落控制下的朱鹤寺;最后,他宣布战争随着加尔鲁什被捕而结束,愿意给新酋长领导下的部落一次机会。

当他的意志被奥妮克希亚撕裂时,他的性格也一分为二。一边继承了瓦里安的学识、行为和礼仪,而另一边的洛戈什则拥有瓦里安的战斗技巧、好战习性和对敌人的冷酷无情。[24]尽管这两部分最终合为一体,但两部分并不和谐。洛戈什更加强势,如果他觉得有必要的话他也不会避开任何冲突。[30]

在战斗中,瓦里安野兽般的强壮和速度以及闪电般的反应人尽皆知。半兽人迦罗娜曾把跟瓦里安交战比喻成跟两个人同时战斗。凭借戈德林的祝福,瓦里安在战斗中从来不会疲倦,他的感官也更加敏锐。看过他战场上英姿的人都会把他形容成狼。瓦里安能够迅速找到敌人的弱点并利用它。他也曾经麻痹他的敌人使其自鸣得意,然后看着敌人走入他预先设下的圈套中。

纪念

无畏要塞纪念雕像
致敬瓦里安·乌瑞恩国王

有些人称呼他“幽灵狼”洛戈什

他在经历多年流浪克服艰险后奇迹般的回归点燃了联盟每个人心中的激情和勇气。

我们应当将他的勇气和坚韧秉持心中 向这些凶险的土地顽强进军。

—— 大公爵伯瓦尔·弗塔根

  • 暴风要塞前耸立着另一座国王雕像,但没有铭文。

装备

  • 瓦里安的腰带曾是安度因·洛萨系过的。[10]
  • 瓦里安其余的盔甲出现在奥妮克希亚的咒语将两个瓦里安(洛戈什穿着角斗士的装备,而另一个瓦里安身着王室华服)合二为一的时候。[31]这套盔甲可能也是洛萨穿过的,因为二者的设计纹样很搭配。
  • 瓦里安的兵器是传奇宝剑沙拉梅尼,它是由两把精灵剑沙拉托尔与埃雷梅尼融合而成。瓦里安国王手中的沙拉梅尼先后出现在漫画、奥杜尔的秘密宣传片、战吼拼图、小说《怒风》和游戏《魔兽世界》(从3.3.3版本开始)中。这把剑后来在大地的裂变中有所提及。

语录

Beyond the Dark Portal

"Greymane only complains to hear the sound of his own voice." [32]

Arthas: Rise of the Lich King

"My father tried to protect me, too. Didn't work. The realities of life have a way of intruding."[33]

魔兽世界漫画

  • "A gladiator's life is simple: You win and live, or lose and die. A king's life is more complex. The only truth for a king is that there are no easy answers."
  • "I will seek out my enemies, and woe betide those who set themselves against me."
  • “我是暴风城的国王,无论是娜迦,还是天灾军团,就算是燃烧军团的邪恶领主们也不能把我和我的人民分开!”[34]
  • “当我们获胜,巫妖王被打败的时候……让我们寄希望于那时吧,的时代将会来临,一个和平时代万民得以休养生息。当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你将成为比我还要伟大的王。”[35]

巫妖王之怒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 Too long have I been gone, fighting my way across Azeroth to rediscover my past and reclaim my throne. With all the challenges that have tested the Alliance in my absence, it warms my heart to see heroes such as yourself defending our coalition.
  • "At the Wrathgate, the Horde's partnership killed more of our men than the Scourge. I'm done with your Horde. May this death god take you all."
问候
  • 暴风城将赞颂你的丰功伟业。
Stormwind honors your service to the Alliance.
I am Varian, but I am also Lo'Gosh.
  • 暴风城的君王传承已经恢复。
The line of Stormwind's kings has been restored.
  • 我张开的手会奖赏朋友,也会让敌人胆寒。
My open hands will reward my friends, but let my enemies beware!
  • 暴风城已经重生!
Stormwind is reborn!
告别
Never again will our kingdom be deceived.
  • 我们的战斗还远未结束。
Our struggles are far from over.
  • 荣耀至上。
Serve with honor.
  • 再会了。
Fare you well.
  • 艾泽拉斯的新命运将由联盟创造。
The Alliance will forge a new destiny for Azeroth!
生气
  • 你比我更身经百战?
You want to compare scars?
  • 激怒我可不是件好事。
You don't want to see my angry side.
  • 我还没有拿定主意。
I'm of... two minds about all this.
  • 你一定以为我是另一位瓦里安。他不在这儿了。
You must have me confused with the other Varian. He's not here anymore.
Hmph... if only I were still in the Crimson Ring...

父辈之血

“有人说,比起我们的敌人,我也好不到哪去!说我是个野兽。好,就算我是,也是人民所需要的野兽。我就是一只凶残狂暴,誓要将恐惧注入每一颗邪恶之心的怪物,一只不顾一切也要把人类从深渊中拯救出来的怪物。”[36]

英雄纪念日演讲

“听我说,暴风城的子民们!你们的国王现在站在你们面前,他的心脏仍在跳动,而且会越来越有力,因为他看到了你们从悲剧中重建的决心和毅力。就如依旧屹立不摇的守望着你们的这些雕像,暴风城也将屹立不摇的守望着你们,现在是,永远都是!我们今天在英雄纪念日中相聚,为的是悼念那些用他们生命的光芒和传奇的战功来教导我们的英烈们。

“乌瑟尔·光明使者!安度因·洛萨!

“又一次,我们面对着一个新出现的巨大威胁。就连现在,处处皆是邪恶势力毁灭我们家园时所留下的伤痕。但是人类是绝对不会就此屈服的!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坚守阵线!我们永远不会成为恐惧的奴隶!

“今天,我们既要缅怀胜利,又要记住伤痛,因为只有经历了逆境与失败才能够成长!我自己曾经是个……不称职的国王,我只会一味地驱赶我们的敌人,把他们打到地底深处。我把你们的安全视为最高的责任,却不知你们生活幸福才应是我第一也是唯一的职责。我知道了一个真理:不是人民来服务国王,而是国王应服务于他的子民!

“我一直都不是最好的领导人……最好的父亲,或最好的丈夫。有个智者曾经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而我,依然有成长的空间。我很欣慰在我身后,看到一个满怀希望、从灾难中重建的城市正在冉冉升起!

“没错,今天我们要缅怀过去,但更要放眼美好的未来!一个我们共同铸造的未来!一个为了我们自己,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子孙后代所铸造的未来!每一代人都注定会成就他们的一番大业。没错,每一代人都会面对属于他们的考验和逆境,有些人知道他们的旅程要结束了。酒馆中总有人津津乐道地说什么美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全是假话!没错,我们活着的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一天,而每一代人都会独立地成长为有史以来最英勇的一代人!

“在过去,我们依赖力量和钢铁杀出一条血路。我们保护能够保护的,我们摧毁必须摧毁的,但那不是唯一的道路。我们要修复这个世界所受到的创伤,那么就一定要等到有一天,艾泽拉斯的首领们都不再是战士,而是医者!让那些善于治愈的取代那些善于破坏的,只有这样子才能真正的医好我们的弊病,实现永远的和平。

“看看我们周围!这些英雄就站在我们身边,我们今天是在这里纪念缅怀他们的丰功伟绩。但是,请看看你身边的人们,他们中就站着我们明天的英雄!你,你,还有你。我们每一个人都肩负着自己的使命,每一个人都将有属于出自己的道路。终有一天,荣耀将归于我等,我们也将被后世缅怀,我们也将创造出我们自己都不曾想到过的伟业!

“那么,暴风城的臣民们,今天,让我们团结起来,让我们重新起誓去捍卫和发扬圣光,我们要一起面对即将到来的黑暗和风雨,我们会屹立不倒——过去人类从不曾倒下……我们也绝不会倒下。”[37]

狼之心

“狂暴和愤怒都必须要有所目的!保家卫国才是正当的愤怒!保护亲友才是正当的愤怒!让自己所爱之人远离敌人的威胁才是正当的狂怒!”[38]

熊猫人之谜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 If the Horde will push us over the brink into war, then so be it.
Light help me, I will fight for my kingdom and people.
Glory to the Alliance!
  • The pandaren may be strangers now, but in time, I believe they will prove to be valuable allies.
  • The burden of a king is great, as is the burden of a father. I will stop at nothing to find my son.
  • The Horde has committed heinous crimes, Vol'jin. But some among you fought against Garrosh's tyranny. For that, I'm willing to end this bloodshed. But know this: if your Horde fails to uphold honor as Garrosh did, we will end you.

A Little Patience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问候
  • 我们将以我的方式取胜。
We'll win this on my terms.
  • 他们正等着我们。必须巧妙应对。
They're waiting for us. We've got to be smart about this.
  • 我似乎正在经受考验。
I feel like I'm being "tested".
  • 部落可不蠢。我们不可操之过急。
The Horde are no fools, we must be patient.
  • 要利用手头的一切资源。
Make use of every resource we have.

Other

  • "I wish the uprising back at home would settle itself soon. I wouldn't want anyone to be hurt."
  • "The time has come to bring retribution for the countless souls lost in Lordaeron's fall!" [39]
  • "It is a tragedy. I think... I believe that our kind is cursed. We are cursed to lose our greatest warriors; our most noble heroes; our most gifted scholars."[40]

轶闻

联盟的统治者!安度因的父亲!同时他还喜欢玩竞技模式,场均12胜。

—— 瓦里安·乌瑞恩的卡牌描述

平行宇宙

大灾变时期萨尔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于主时间线的平行世界,一个不同于主时间线的瓦里安·乌瑞恩存在于此。[46]

在另一条时间线中,瓦里安·乌瑞恩被杀,王位由他的儿子继承。

电影《魔兽》中,瓦里安将拥有一条全新的时间线设定。[47]

家族

 
 
 
 
 
 
 
 
 
兰登
 
 
 
 
 
 
 
 
 
 
 
 
 
 
 
 
 
 
 
 
 
 
 
 
 
 
 
 
 
 
瓦瑞亚
 
巴拉森
"磐石"
 
 
 
 
 
 
 
 
 
 
 
 
 
 
 
 
 
 
 
 
 
 
 
 
 
 
 
 
 
 
 
莱恩一世
 
塔莉亚·乌瑞恩
 
 
 
 
 
 
 
 
 
 
 
 
 
 
 
 
 
 
 
 
 
 
 
 
 
 
 
蒂芬
 
瓦里安
 
 
 
 
 
 
 
 
 
 
 
 
 
 
 
 
 
 
 
 
 
 
 
 
 
 
 
 
 
安度因
 
 
 
 
 
 
 
 

画廊

官方图

粉丝创作

References

  1. Knaak, Richard A.. "29: To Forge a Future", 《Wolfheart》, 684 (ebook). ISBN 978-1451-60575-4. “And whoever they were, wherever they came from, Varian Wrynn, scion of the wolf Ancient, would be there to guide them.” 
  2. Quest:The Battle for Broken Shore
  3. http://www.worldofwarcraft.com/wrath/features/primer/index.xml
  4. http://www.comicvine.com/logosh/29-14648/
  5. 5.0 5.1 http://www.worldofwarcraft.com/info/story/chapter4.html
  6. http://us.battle.net/wow/en/game/race/human
  7. http://us.battle.net/wow/en/blog/1055008#blog
  8. https://twitter.com/Loreology/status/464465825681133568
  9. 9.0 9.1 Wolfheart, chapter 22
  10. 10.0 10.1 10.2 10.3 World of Warcraft: The Comic, Issue 13: Flashback
  11. 11.0 11.1 Arthas: Rise of the Lich King, pg. 25
  12. Arthas: Rise of the Lich King, pg. 56
  13. 穿越黑暗之门 (Year 8): Varian, the recently crowned young king of Stormwind...
  14. Wolfheart Chapter 15
  15. 联盟玩家手册
  16. World of Warcraft: The Comic, Issue 2: Killing Ground, pg. 23
  17. World of Warcraft: The Comic, Issue 16: Threat!
  18. World of Warcraft: The Comic, Issue 17: Gathering Thunder!
  19. World of Warcraft: Death Knight
  20. Secrets of Ulduar trailer
  21. 怒风
  22.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23. 狼之心
  24. 24.0 24.1 24.2 父辈之血
  25. World of Warcraft: Cataclysm - Features - Lore
  26. 战争之王
  27. http://us.battle.net/wow/en/blog/16296588/patch-602-the-iron-tide-crashes-into-azeroth-october-14-10-9-2014
  28. 任务:为了联盟!
  29. Quest:The Fallen Lion
  30. The Shattering: Prelude to Cataclysm, Chapter 6
  31. World of Warcraft: The Comic, Issue 14: Into the Jaws of Death!
  32. Beyond the Dark Portal
  33. Golden, Christie. 《Arthas: Rise of the Lich King》, 25. ISBN 978-1439-15760-2. 
  34. 《魔兽世界漫画》,第一部,第七章:英雄知命驱魔孽,171页
  35. 《魔兽世界漫画》,第三部,第七章:惊天秘密不为奇,166页
  36. 父辈之血
  37. 父辈之血
  38. Wolfheart Chapter 29:To Forge a Future
  39. 模板:Ref tcg
  40. Quest:Order Must Be Restored
  41. Tides of Darkness, first prologue
  42. Chris Metzen (2009). Blizzcon Panel. BlizzCon 2009. YouTube. Retrieved on 2009-12-29.
  43. Jon St. John (2010). "The Voice of Duke Nukem" Jon St. John Interview. PAX 2010. G4. Retrieved on 2010-10-28.
  44. Chris Metzen (2012). Chris Metzen on Twitter. Twitter. Retrieved on 2012-11-02.
  45. http://www.mmo-champion.com/content/5252-World-of-Warcraft-Cinematics-The-Road-to-Legion
  46. Thrall: Twilight of the Aspects
  47. Micky Neilson on Twitter

游戏数据

暴风要塞 冰冠冰川 冰冠堡垒 卡桑琅丛林 雄狮港
继承自
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
头衔
联盟至高君主
继任者
在位
继承自
莱恩·乌瑞恩一世
(国王)
头衔
暴风王国统治者
(国王,由安度因·洛萨摄政)
继任者
瓦里安·乌瑞恩
(国王)
继承自
瓦里安·乌瑞恩
(国王,由安度因·洛萨摄政)
头衔
暴风王国统治者
(国王)
继任者
安度因·乌瑞恩
(国王,由伯瓦尔·弗塔根摄政)
继承自
安度因·乌瑞恩
(国王,由伯瓦尔·弗塔根摄政)
头衔
暴风王国统治者
(国王)
继任者
安度因·乌瑞恩
(国王)
avatar
avatar
0

瓦王在军团再临资料片里战死了吧...

21个月
avatar
北落师门
0

你还玩wow。。。

21个月
avatar
0

回复@北落师门:不玩,我看看魔兽历史。你这个人物卡片里的状态还是alive...

21个月
avatar
北落师门
0

回复@Generaldeng:Gamepedia的锅。

21个月
avatar
0

回复@北落师门: wowwikia上他的词条已经更新到战死状态了(wowwiki.wikia.com/wiki/Varian_Wrynn),不过legion部分的内容没你这个来源多(但你这个其实也就把资料片预告片的内容复述了一遍嘛)

21个月
avatar
北落师门
0

回复@Generaldeng:现在确认死了。。。不过算剧透

19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