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icon-silver-48x48.png
基本完善
V'uekyabsgyi!这篇文章已经基本完善了,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Malfurion WotE Cropped.jpg
玛法里奥·怒风
Malfurion Stormrage
Alliance 32.png
基本信息
头衔 大德鲁伊
暗夜精灵共同统治者[1]
第一位德鲁伊
月光林地大德鲁伊[2]
性别 男性
种族 暗夜精灵 (人型生物)
职业 大德鲁伊
WC3RoC logo 16x32.png 丛林守护者
巫师[3](前)
身份 卡多雷大德鲁伊,月光林地大德鲁伊,塞纳里奥议会共同领袖,达纳苏斯共同领袖[4],海加尔守护者与海加尔复仇者领袖
所在地 多个地点
状态 存活
势力信息
阵营 联盟
势力 塞纳里奥议会海加尔守护者海加尔复仇者达纳苏斯联盟
前势力 卡多雷抵抗军
人物关系
亲属 泰兰德·语风(妻子)
伊利丹·怒风(孪生弟弟)
珊蒂斯·羽月(养女)
导师 塞纳留斯
门徒 哈缪尔·符文图腾范达尔·鹿盔布罗尔·熊皮,以及许多其它德鲁伊

你无法抵挡大自然的力量。

—— 玛法里奥·怒风

玛法里奥·怒风(Malfurion Stormrage艾泽拉斯的首位德鲁伊[5][6] 也是一万年前第一位在半神塞纳留斯的指导下在卡多雷人民之中传播德鲁伊教的暗夜精灵。通过玛法里奥的指引,暗夜精灵族在上古之战中成功地阻止了燃烧军团对艾泽拉斯的入侵。在此之后,他成为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大德鲁伊。玛法里奥·怒风是伊利丹·怒风的孪生哥哥,也是艾露恩的高阶女祭司泰兰德·语风深爱的丈夫。在艾萨拉女王上层精灵的统治分崩离析之后,他们夫妻二人便代表了暗夜精灵的领导地位。

玛法里奥通常被称为“杉多”,在达纳苏斯语中意为“尊敬的导师”。他与艾泽拉斯上的一草一木都有着深深的关联,并在经年累月中积淀了责任感与睿智,是魔兽宇宙中最为强大与受人敬仰的凡人之一。

生平

上古之战

详见:上古之战

玛法里奥,《永恒之井》。
年轻的玛法里奥。
塞纳留斯在瓦尔莎拉教导玛法里奥、泰兰德与伊利丹。

作为塞纳留斯最忠实的信徒之一,玛法里奥曾在瓦尔莎拉的森林中领会了德鲁伊教的真意。在天崩地裂前的远古时期,玛法里奥曾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学者,并对艾萨拉女王无比忠诚。他是第一批发现艾萨拉与其从者正在渐渐疏离民众的人之一,并开始怀疑永恒之井的力量并不像人们认为的一样纯净。尽管他当时还无法理解即将发生的事情,但玛法里奥知道的是,卡多雷会有一场重大变故。

艾萨拉与上层精灵对永恒之井十分感兴趣,并下令对其进行尽可能的深入探索。随着时间流逝,上层精灵逐渐掌握了从井中汲取并操纵能量的方法。最终,艾萨拉无止境地滥用魔法招致了燃烧军团的主人,万物之敌萨格拉斯的注意。在艾萨拉的宫殿开启传送门后,高阶顾问萨维斯率领上层精灵巫师们将大批恶魔放进了卡利姆多,其中包括燃烧军团的指挥官——阿克蒙德玛诺洛斯犬王哈卡——使其在大陆上肆虐,并碾过一切敢于反对的势力。暗夜精灵拼死将其击退,但其中陨落了太多英杰。燃烧军团在不断扩大胜势。上层精灵甚至还在永恒之井上施放出更大的传送门,打算将萨格拉斯召唤来此。

不过,绝望的卡多雷部队推举出玛法里奥·怒风作为领袖。说服自己的弟弟伊利丹放弃使用魔法后,玛法里奥与自己的挚爱,艾露恩高阶女祭司泰兰德·语风前往寻找半神塞纳留斯,希望他能够帮助自己被困的子民脱离险境。

即便有了塞纳留斯与巨龙女王阿莱克丝塔萨的协助,玛法里奥也知道自己的人民无法抵抗这些恶魔入侵者的大举攻势。他认为永恒之井是恶魔来到这个世界的大门,于是下决心要将其摧毁。明白这意味着永恒生命与魔法不再的暗夜精灵不情愿地同意袭击艾萨拉的堡垒并终结这场入侵。

然而,伊利丹由于对魔法的沉迷与对泰兰德畸形的迷恋,拒绝放弃自己的力量,并前往警告上层精灵。得知此事的玛法里奥随即发起进攻,希望还能起到奇袭的效果。

不过,艾萨拉与上层精灵已经做好了准备,她的混乱魔法将玛法里奥的部队打得七零八落。但是在看到泰兰德落入艾萨拉的前上层精灵,如今的萨特之手后,玛法里奥奋力打出了最后一击。

艾萨拉与玛法里奥与战斗导致传送门离开了魔法阵列,漩涡逐渐失去稳定。玛法里奥召唤出一阵狂风将地面上的恶魔们吹回了永恒之井另一侧的扭曲虚空。永恒之井随后开始崩塌,将大地、艾萨拉的宫殿与辛艾萨琳千疮百孔的城市废墟都吸入其中。尽管萨格拉斯直到传送门即将关闭,但他还是想做出常人不可想象之事——穿过传送门将其重建并借此进入艾泽拉斯。传送门最终完全塌陷并将萨格拉斯困于其中,而永恒之井的爆发也永远将世界变得四分五裂。

然而,玛法里奥幸存了下来。在建造了简陋的航海工具并到达今天的卡姆利多之后,玛法里奥·泰兰德与塞纳留斯一致同意在这里为人民建立一片新家园。

不过让他们恐惧的是,他们原以为永远消失的永恒之井中的魔法能量竟然又污染了海加尔山麓的一片小湖。沉迷于奥术魔法不愿放手的伊利丹提前装走了七小瓶井水,并将其中的三瓶倒进了小湖之中,创造了第二口永恒之井。了解到伊利丹仍沉迷魔法并终将成为世界安全的威胁之后,玛法里奥下令将自己的弟弟囚禁在海加尔山下的深穴之中。然而,对天崩地裂记忆犹新的玛法里奥与暗夜精灵并不敢尝试摧毁新的永恒之井。后来玛法里奥曾提到他不时会前往伊利丹的牢房劝说他,希望他回心转意。[7]

为了寻求诸位守护巨龙的建议,玛法里奥请求阿莱克丝塔萨伊瑟拉诺兹多姆从隐居之所现身,而其也对新生之井一事大为吃惊。他们一致认为燃烧军团会嗅到井中的能量,并再度找到艾泽拉斯

玛法里奥对此意见相同,并一致决定守护好这座井。最终,他们创造了世界之树诺达希尔,并打算以此保护永恒之井与暗夜精灵一族。生命的缚誓者阿莱克丝塔萨用加尼尔的一枚受祝福的橡实亲自让世界之树拔地而起。时光之王诺兹多姆为这棵树施下了祝福:此树在世一日,暗夜精灵便永远不会受到衰老与病痛的困扰。觉醒者伊瑟拉则将泰达希尔与翡翠梦境相连。通过这棵树,她便可以缓缓将整个世界重建。然而,为了维持翡翠梦境,她需要其他意识在永恒通道中徜徉。所有的德鲁伊最终同意消耗自己的寿命陷入数百年的长眠之中,并与翡翠梦境永远相连。

玛法里奥与泰兰德帮助人民在海加尔山周围的灰谷森林中重建了暗夜精灵社会。塞纳留斯教给他们自然之理,而玛法里奥在了解德鲁伊的过程中逐渐掌握了无比强大的力量,并成为了第一位大德鲁伊。

尽管玛法里奥非常想与泰兰德厮守白头,却不得不与其他德鲁伊一同开始多年的沉睡,直到被达斯雷玛与上层精灵余党的进攻所唤醒。他迅速展开行动,但德鲁伊们因为过去消逝的无数生命而拒绝痛下杀手,于是玛法里奥决定将上层精灵放逐出境。达斯雷玛及其追随者便是后来的高等精灵。怀着满心伤痛,玛法里奥离开了泰兰德,再次回到翡翠梦境之中,在月光林地中的怒风兽穴内重归长眠。

有时,根据种种迹象来看,玛法里奥与其他德鲁伊在上古之战与第三次战争之间沉睡了一万年之久,只有在大危机出现时才会被唤醒。然而大多数来源都认为这种沉睡有着阶段性的循环,德鲁伊们每隔数百年都会醒来一次,与自己的妻子、姐妹与女儿重聚。这种循环在需要时也会暂时中止,但德鲁伊们必须在第一时间回到梦境之中。[请求来源]
玛法里奥手持月神的镰刀放逐狼人。

狼人的诅咒

详见:War of the Satyr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在实验德鲁伊的变形能力时,玛法里奥发现了凶猛的狼形态。然而,这种形态的凶残天性让他难以控制,并陷入了暴走之中,甚至向塞纳留斯发起了攻击。半神让玛法里奥沉睡在翡翠梦境中的达纳尼尔之下,平复了他的怒气。从那时开始,玛法里奥便禁止他的学生使用狼形态,但尽管如此,一个自称为镰爪德鲁伊的教派还是出现了。

上古之战后过了几年,萨特聚集了一些残余的恶魔并在灰谷再次燃起了战火。莱拉尔·牙火与自己的导师争辩,要求变身为狼形态,但玛法里奥仍然十分坚决,即使阿维尔因为自己不使用变形的承诺而死。

使用戈德林的尖牙与艾露恩祝福过的法杖制成的镰刀,追随莱拉尔的德鲁伊们最终在试图控制狼形态并向玛法里奥证明其可控性的过程中成为了第一批狼人。然而,一方面狼人是对敌的强力武器,另一方面他们凶残的战斗风格也会伤及友军。

玛法里奥召集了没有追随莱拉尔——如今被称为Alpha Prime——的德鲁伊在月光林地中举行会议。他们一同为将来的德鲁伊制定下行为准则并决定采取行动对抗狼人,同时在塞纳留斯的祝福下建立了塞纳里奥议会。莱拉尔的朋友,已故的阿维尔之妻女祭司贝瑞莎·星风打断了这次会议并将月神的镰刀交给玛法里奥。

在一片宁神花田中会见Alpha Prime及其追随者后,玛法里奥怀着悲哀的心情使用月神的镰刀将狼人封印在翡翠梦境之后总,让他们长眠在达纳尼尔下。

永恒的结束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详见:Third War

魔兽争霸III:混乱之治》中的玛法里奥。
魔兽争霸III:混乱之治》中的玛法里奥。

一万年之后,燃烧军团的再度入侵迫使泰兰德又一次需要唤醒德鲁伊。在击败了林地的三位神圣守护者——雷之守护者火之守护者冰之守护者——之后,她成功取得了塞纳留斯之角,并唤醒了玛法里奥。这位大德鲁伊在翡翠梦境之中就感受到了大地的污染与腐化,并在苏醒后从森林中召唤树人消灭了居所附近的亡灵入侵者。

唤醒玛法里奥的泰兰德告诉他,阿克蒙德已经带着燃烧军团回到了卡利姆多。玛法里奥立刻明白了这位术士的意图——他打算登上海加尔山,并将诺达希尔的魔法能量汲取一空。于是他们的任务便十分明确了:唤醒其他德鲁伊并阻止阿克蒙德。

当玛法里奥见到与亡灵战斗的异域种族时,他认为可以与其结盟以面对接下来的战斗。但泰兰德立刻对此想法提出了反对,并说他们杀死了塞纳留斯,应当让他们在亡灵的攻势下自生自灭。

当他们打算唤醒在冬泉谷内的猛禽德鲁伊兽穴中沉睡的猛禽德鲁伊时,发现这股原始的天性已经扩散开来。泰兰德发现了一群她曾尽力帮助的熊怪,而它们现在已在暗影中堕落,泰兰德的部队只得将其全部杀光。他们奋力在亡灵与兽人和人类的战斗中杀出一条血路抵达了兽穴,并由玛法里奥吹响了塞纳留斯之角。猛禽德鲁伊苏醒之后承诺帮助玛法里奥唤醒海加尔山深穴内的利爪德鲁伊

进入山中的洞窟之后,玛法里奥与泰兰德发现邪恶之源已经蔓延到了海加尔山的圣地之中,一些蜘蛛与其他生物都因为污染而变得巨大无比。不久后,他们抵达了关押玛法里奥的叛徒弟弟伊利丹的大厅门前。泰兰德不顾玛法里奥的反对,决定进入监狱中营救伊利丹,而玛法里奥继续向前,发现利爪德鲁伊们已经忘记了自身的存在,保持为了凶猛的熊形态。如今这些德鲁伊的思维已与真正的巨熊没有多少分别,根本无法沟通。不过玛法里奥用塞纳留斯之角成功让他们从这种状态中解脱了出来。因为重归神智而无比感激的利爪德鲁伊答应一同对抗燃烧军团。

与此同时,泰兰德也将伊利丹放了出来,希望他能为这场战争贡献自己的关键力量。然而多年已过,玛法里奥却仍然没有恢复对伊利丹的信任。伊利丹向玛法里奥指出他们兄弟曾一同抵抗恶魔,但玛法里奥仍十分坚决:他和伊利丹道不同不相与谋。

伊利丹率领一支暗夜精灵部队进入被污染的费伍德森林并开始与提克迪奥斯战斗。泰兰德与玛法里奥立刻前往援助伊利丹,但当他们赶到时,伊利丹已经获得了胜利,并进入了一种怪物般的恶魔形态。尽管伊利丹辩称自己使用了古尔丹的头骨之中的力量以击败提克迪奥斯,玛法里奥与泰兰德却无法接受他的这个选择,并将他永远放逐出了森林。伊利丹没有再做争辩,并独自踏上了征途。

兽人、人类与暗夜精灵的领袖们会见麦迪文。

那一晚,玛法里奥收到了一幅影像。一只巨鸦来到他面前并要他带泰兰德一起前往海加尔山脚。好奇的玛法里奥依约前往,却在那里发现了率军来到卡里姆多的外来者领袖吉安娜萨尔

泰兰德对二人的出现如临大敌并立刻准备开始战斗,然而这时渡鸦突然出现,并表明自己就是麦迪文,最后的提瑞斯法守护者。麦迪文说服暗夜精灵加入兽人与人类的联军,阻止阿克蒙德对世界之树的前进。泰兰德不情愿地答应了这个提议。

玛法里奥吹响塞纳留斯之角。

在世界之树与永恒之井栖息的海加尔峰发生的“牺牲”事件中,玛法里奥组织了一次攻击计划。守护者们迅速沿山路建起了防御工事,并做好准备面对阿克蒙德的出现。玛法里奥早已心知肚明:为了击败阿克蒙德,他只能释放世界之树的力量消灭这位强大的恶魔领主。

阿克蒙德在剩下三位强力助手(巫妖雷基·冬寒、玛诺洛斯的继承者阿兹加洛与提克迪奥斯的继承者安纳塞隆)的帮助下向海加尔山发起围攻,并摧垮了吉安娜与萨尔的基地。最终他抵达了泰兰德的最终堡垒并将其撕成碎片,在轰开圣地大门后,开始向世界之树做最后的进发。在他接近之时,泰兰德与玛法里奥已经将无数先祖守护者聚集在海加尔山脚。阿克蒙德由于自己的胜利而自信心膨胀,丝毫没有注意到前方为他设下的陷阱。

当阿克蒙德到达世界之树下时,玛法里奥吹响了塞纳留斯之角。大自然召唤出的数千名先祖守护者从树上席卷而出,向阿克蒙德发起了攻击,并通过自爆彻底毁灭了阿克蒙德,也将海加尔山顶的森林夷为平地。世界之树成为了碎片,暗夜精灵一族的永恒生命也不复存在。

恐怖之潮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玛法里奥、泰兰德与玛维在同伊利丹的部下交战。
魔兽争霸III:冰封王座》中的玛法里奥。

某天在照常巡视诺达希尔的情况时,玛法里奥与泰兰德意外地遇见了一名守望者玛维派来的信使,后者向他们请求援助共同对抗伊利丹。这位前恶魔猎手再度归来,并集结了一支名为纳迦的蛇人部队帮助他开展计划,其中便包括尝试杀死玛维·影歌及其部下。玛法里奥立刻与泰兰德一同踏上征程。

玛法里奥带着下属的山岭巨人一同参战,并在纳迦大部队中杀出一条血路来到玛维身边。然而,玛维对泰兰德释放伊利丹时杀死众多看守者一事仍然耿耿于怀。玛法里奥在二人开战之前及时阻止了这场争端,并希望她们放下私怨,优先对付伊利丹。双方展开了一场大战,直到泰兰德被伊利丹所掳走。不过他并未为难泰兰德,并警告她不要再追杀自己,随后在其他人抓住他之前匆匆离去。精灵众人尾随其后远渡重洋,最终登上了洛丹伦的海岸。

由于担忧森林的腐化情况,玛法里奥退至林中与森林之灵交流,同时要求玛维与泰兰德放下成见,在他缺席时先行搜寻伊利丹。

随着玛法里奥步入深林之中,他逐渐感受到了大地的伤痛,而仁慈的森林之灵为他展现出一幅景象——诺森德正因伊利丹手中萨格拉斯之眼的强大力量而摇摇欲坠。玛法里奥对世界安危十分担忧,并下定决心要阻止自己的兄弟。

然而,当他找到玛维时,他并未看到泰兰德的身影。玛维向他沉痛地表示泰兰德已经陨落在了战斗之中。怒发冲冠的玛法里奥立刻下令血洗伊利丹的纳迦军队,并在玛维与其新盟友凯尔萨斯的帮助下将其击败,抓住了伊利丹。玛法里奥要伊利丹为泰兰德的死负责,但凯尔萨斯这时介入,称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因为她只是掉进了河中。意识到自己被骗的玛法里奥立刻控制住玛维并开始找寻泰兰德,与此同时伊利丹自告奋勇率领纳迦部队沿河道展开搜索。

他们找到泰兰德时,她正率领一小队哨兵打算与亡灵大军展开殊死决战。伊利丹与其纳迦穿越河流前往泰兰德所在之处,而玛法里奥负责抵挡亡灵进攻者。最终他们击退了亡灵部队,而伊利丹也救出了泰兰德。

伊利丹将泰兰德送还给玛法里奥时,他表示十分感谢,并决定让伊利丹重返自由。但玛法里奥同时也警告伊利丹,倘若他再敢打扰暗夜精灵一族的生活,将罪无可恕。伊利丹表示同意,并开启了一扇神秘传送门。

在他撤退之时,玛维紧随其后出现愤怒地斥责玛法里奥与泰兰德放虎归山。盛怒之下,她和手下的看守者跟随伊利丹穿过了传送门。泰兰德试图阻止她,却被玛法里奥拦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

一声叹息之后,玛法里奥与泰兰德返回了自己的领土,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们处理。

尾声

玛法里奥与泰兰德。

在这场可怕冲突的尾声,玛法里奥与泰兰德帮助人民重建家园,并暂时成为了领导者。他还与哈缪尔·符文图腾成为了朋友,并向其传授德鲁伊之道[8]与自然的祝福。为了重新获得不朽的生命,一群德鲁伊打算再次种下一棵巨树,将自己的灵魂与永恒世界连接起来。玛法里奥听闻这个计划之后立即警告称大自然绝对不会祝福这样自私的行为。然而在不久之后,玛法里奥重返翡翠梦境积蓄力量,灵魂却迷失在了梦境深处。尽管其他的德鲁伊试图找回他徘徊的灵魂,玛法里奥却只剩一副空壳沉睡在自己的兽穴之中。在他神游的这段时期,曾与他意见不合,同时也是要求重新栽种世界之树众人之首的首席副官范达尔·鹿盔成为了新任大德鲁伊。上位之后,他立刻与部下的德鲁伊一起在卡利姆多的北海岸重新种下了新的世界之树泰达希尔。

他被视为先知与人民的救世主,最伟大的德鲁伊,也是有史以来的最强者之一。[9]

玛法里奥的梦境出了一些问题,导致他被困在了梦境深处,甚至连绿龙都无法控制。在原版游戏的任务中,他与塞纳留斯的灵魂一起在对抗梦魇。在玛法里奥缺席的情况下,大德鲁伊范达尔·鹿盔接管了德鲁伊的领导权,并说服黑海岸的古树之灵,称复兴暗夜精灵与重获永恒生命的时机已到。在得到许可之后,鹿盔不顾其他派系的反对,与其他强大的德鲁伊一同种下了新的世界之树泰达希尔

玛法里奥目前的状态是高度机密。只有塞纳里奥议会与艾露恩姐妹会的高级成员才有权知晓。

《魔兽世界》中

WoW Icon 16x1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
玛法里奥的幻象。

玛法里奥在《魔兽世界》的剧情之前一直处于神游状态,并且在《燃烧的远征》与入侵诺森德时都是如此,直到巫妖王被击败之后才醒来。这并未阻止他继续尽力守护艾泽拉斯。

Icon-delete-black-22x2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已从魔兽世界中移除。

他两次通过翡翠梦境出现,一次出现在月光林地,另一次则是在流沙节杖任务的绿色支线中出现在阿塔哈卡神庙

他会开启任务:伊兰尼库斯,梦境之暴君,并参与了任务:梦魇的缠绕

与雷姆洛斯的对话

Icon-delete-black-22x2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已从魔兽世界中移除。

击败梦魇之龙获取梦魇包裹的物品。将其带给雷姆洛斯后,仍困在翡翠梦境的玛法里奥的影像便会出现,并与守护者雷姆洛斯讨论关于四巨龙与翡翠梦魇的崛起:[10]

Keeper Remulos says: Malfurion!
Malfurion Stormrage says: Remulos, old friend. It is good to see you once more. I knew the message would find its way to you – one way or another.
Keeper Remulos says: It was shrouded in nightmares, Malfurion. What is happening in the Dream? What could cause such atrocities?
Malfurion Stormrage says: I fear for the worst, old friend. Within the Dream we fight a new foe, born of an ancient evil. Ysera's noble brood has fallen victim to the old whisperings. It seems as if the Nightmare has broken through the realm to find a new host on Azeroth.
Keeper Remulos says: I sensed as much, Malfurion. Dark days loom ahead.
Malfurion Stormrage says: Aye Remulos, prepare the mortal races.
Keeper Remulos says: You have been gone too long, Malfurion. Peace between the Children of Azeroth has become tenuous at best. What of my father? Of your brother? Have you any news?
Malfurion Stormrage says: Cenarius fights at my side. Illidan sits atop his throne in Outland – brooding. I'm afraid that the loss to Arthas proved to be his breaking point. Madness has embraced him, Remulos. He replays the events in his mind a thousand times per day, but in his mind, he is the victor and Arthas is utterly defeated. He is too far gone, old friend. I fear that the time may soon come that our bond is tested and it will not be as it was at the Well in Zin-Azshari.
Malfurion Stormrage says: Remulos, I am being drawn back... Tyrande... send her my love... Tell her I am safe... Tell her... Tell her I will return... Farewell...
Keeper Remulos says: Farewell, old friend... Farewell...

阿塔哈卡神庙中的对话

Icon-delete-black-22x2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已从魔兽世界中移除。

流沙节杖任务链中,在阿塔哈卡神庙内,玛法里奥再次出现并确认了一位上古之神正在腐化翡翠梦境。[11]

The walls of the chamber tremble. Something is happening...
Malfurion Stormrage bows.
Be steadfast, champion. I know why it is that you are here and I know what it is that you seek. Eranikus will not give up the shard freely. He has been twisted... twisted by the same force that you seek to destroy.
Are you really surprised? Is it hard to believe that the power of an Old God could reach even inside the Dream? It is true - Eranikus, Tyrant of the Dream, wages a battle against us all. The Nightmare follows in his wake of destruction.
Understand this, Eranikus wants nothing more than to be brought to Azeroth from the Dream. Once he is out, he will stop at nothing to destroy my physical manifestation. This, however, is the only way in which you could recover the scepter shard.
You will bring him back into this world, champion.

梦魇之主与怒风的回归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在小说《怒风》中,玛法里奥被范达尔·鹿盔困在翡翠梦境之中,同时打算用冒险者收集来的晨光麦逐渐杀死其导师的肉体。玛法里奥被关在翡翠梦境中,梦魇之主不断折磨他以征服翡翠梦境与艾泽拉斯。梦魇之主就是翡翠梦魇的统治者,覆盖了翡翠梦境的瘟疫,后来证实他其实是玛法里奥的老对手萨维斯。玛法里奥曾给予苏拉关于其叔父布洛克斯之死的错误梦境,以使其为了复仇而在翡翠梦境中找寻他。苏拉的确进入了翡翠梦境并抵达了玛法里奥被困的树下,不幸的是泰兰德与其友军也进入了梦境,并无视玛法里奥的警告试图阻止苏拉。苏拉最终成功砍倒了囚禁玛法里奥的巨树并将其释放,然而他却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事情。伊瑟拉莱索恩与翡翠梦魇引诱进入圈套之中,那时玛法里奥才意识到梦魇之主的目标一直都是伊瑟拉,囚禁玛法里奥不过是出于个人因素。玛法里奥与泰兰德、布罗尔、鲁坎·狐血和苏拉一同逃出了翡翠梦境,而他的梦境形态也终于回到了梦魇已经出现的月光林地中的本体之内。他从那里奔向灰谷,并注意到了腐化的泰达希尔

靠近之后,他发现一些德鲁伊正试图治愈世界之树。然而,玛法里奥明白这样做真正的后果不过是使其腐化的程度更深。他前往塞纳里奥区并发现了被困住的哈缪尔·符文图腾纳拉雷克斯珊蒂斯·羽月。随后玛法里奥前往塞纳里奥区,并在那里发现了被困的哈缪尔·符文图腾纳拉雷克斯珊蒂斯·羽月。然而泰达希尔堕落的幕后黑手,疯狂的范达尔·鹿盔立刻向他发起了攻击。在二人战斗之时,德鲁伊众人来到此处并发现了他们以为是叛徒的布罗尔,尽管后者尽力辩解范达尔才是罪魁祸首。玛法里奥在战斗中释放了哈缪尔、纳拉雷克斯与珊蒂斯,几人亲自指认了范达尔的背叛。而范达尔则施放出一道法术,打算除掉众位德鲁伊。不过玛法里奥摧毁了一股假冒范达尔已故的儿子瓦尔斯坦的暗影,从而让他陷入了几近昏迷的状态。在此之后,玛法里奥看到了布罗尔的金色眼睛,明白他在帮助其他德鲁伊的过程中实现了自己的真正潜能。他随后前往泰达希尔的树冠,并发现了泰达希尔堕落的真正原因:萨维斯将自己的一根树枝接到了世界之树上。移走这根树枝后,玛法里奥让所有德鲁伊为泰达希尔治疗萨维斯造成的腐化。治疗十分成功,从而使得阿莱克丝塔萨能再次为世界之树施加祝福。从那时开始,这棵巨树终于成为了它本该成为的样子。巨龙女王告诉玛法里奥,所有通往翡翠梦境的传送门都已被关闭,除了范达尔所藏身的,玛法里奥知晓的那一处。他随后命珊蒂斯前往安抚达纳苏斯的居民,布罗尔与哈缪尔负责看护他,而他自己则使用梦境形态踏上了环游艾泽拉斯的旅程——在暴风城,他说服瓦里安率领一支部队对抗梦魇;在雷霆崖,贝恩·血蹄也同意援助他;他还去往达拉然,尽管其中的人们都在沉睡之中。在召集翡翠梦魇的幸存者们武装起来后,他回到了自己的身躯,却发现雷姆洛斯守在自己身边并讲述了泰兰德遭绑架与塞纳留斯战斧失窃的事情。玛法里奥命布罗尔统帅梦境大军,而他则与雷姆洛斯一同进入了梦魇之中。当他们抵达泰兰德与战斧所在处时,才发现萨维斯早已将雷姆洛斯腐化并变为了自己的爪牙。玛法里奥不得不击败这位月光林地的守护者以释放泰兰德。在这之后,他们转移到一处更安全的地点,但还是遭到了萨特的攻击。泰兰德呼唤艾露恩的力量拖延住萨特的进攻,与此同时玛法里奥派布罗尔找到苏拉并听到了由于鲁坎而重新开口的伊瑟拉的声音,后者讲出了自己被囚禁的地点。玛法里奥帮助伊兰尼库斯救出了伊瑟拉,但伊兰尼库斯也为此牺牲了自己。可惜获救的伊瑟拉无法帮助自己的配偶,也无法帮助玛法里奥进行他的计划。于是他决定从艾泽拉斯与翡翠梦境之中收集能量,清理掉艾泽拉斯上的梦魇。随后他向艾泽拉斯上的萨维斯之树发起攻击,同时苏拉毁掉了萨维斯在翡翠梦境之中的暗影之树。萨维斯死后,[12] 剩余的梦魇退回了梦魇裂口,萨维斯主人的掌握之中。[13]

对抗梦魇的战斗终于告一段落,而在梦境之中奋战的人们也回到了艾泽拉斯。精疲力竭的玛法里奥随后在达纳苏斯城中醒来。没有浪费一点时间,带着伊瑟拉阿莱克丝塔萨的祈福,联盟众位领袖与部落老朋友萨尔的祝愿,二人终于在暗夜精灵主城达纳苏斯喜结良缘。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玛法里奥与泰兰德。

麦格尼·铜须国王被石化之后,作为领袖的玛法里奥与泰兰德参加了旧铁炉堡的纪念仪式。

信念之种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天崩地裂导致艾泽拉斯遭受了一系列自然灾难后,玛法里奥派德鲁伊前往调查暗夜精灵领地受到的损伤。尽管有些地方仍完好无损,像黑海岸之类的地方却因为大风暴而无法接近。更糟的是有报告称纳迦已经发起了入侵。玛法里奥与泰兰德·语风一起前往搜寻并营救珊蒂斯·羽月将军。两人消灭了集结在萨尔多岛的纳迦部队并救出了已负重伤的将军,随后参加了在最近灾难事件中团结一致对抗苦难之潮的逝者纪念仪式。[14]

狼心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玛法里奥·怒风在尽力维持与联盟之间的关系,但他作为德鲁伊的职责让他更加集中于大自然之中。他和自己的伴侣泰兰德都清楚必须要有另一位负责引导联盟的人选,特别是在大地的裂变之后,他们要面对的是由一位粗暴的新大酋长所领导的新生部落。二人召开了一次峰会,在其间不仅将狼人吉尔尼斯介绍进入联盟,还希望能出现一位能领导联盟前往全新世界的人选。这件事并非容易做到,因为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对如今谦卑的吉恩·格雷迈恩国王始终怀有敌意。玛法里奥还面临着其他的麻烦。除了要处理联盟的政治斗争之外,达纳苏斯城中突然又传来了上层精灵被杀的报告。

玛法里奥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招致了玛维的怒火,后者因为他原谅上层精灵并允许其重回暗夜精灵社会的行为而大发雷霆。不仅如此,她还对玛法里奥没有让泰达希尔得到恰当的祝福,从而导致暗夜精灵未能重获永恒生命而耿耿于怀。玛法里奥意识到暗夜精灵已经因为不朽而变得过于洋洋得意与疲惫不堪,并认定现在应当重归凡人的生活,重新感受世间的一切。玛维计划抓捕玛法里奥并将其缓慢折磨致死。然而她的阴谋却被自己的弟弟加洛德·影歌所挫败,玛法里奥也被救出。之后玛法里奥与加洛德一同拯救了遭到玛维屠杀的上层精灵并将玛维驱逐出境。加洛德不久后成为了看守者的首领,而玛法里奥警告他不要走上玛维的老路。随后玛法里奥见证了狼人正式加入联盟。[15]

大地的裂变

模板:Cat-section

玛法里奥在涡流之眼的中央,黑海岸

玛法里奥在《魔兽世界》中的初次正式露面是在达纳苏斯城中,与泰兰德·语风一同作为暗夜精灵的领袖出现。

黑海岸,玛法里奥召唤出一股强大的空气漩涡维持住即将分裂的大陆,而他与暗夜精灵啧尝试阻止暴走的元素。[请求来源] 这场漩涡让黑海岸没有沉入海中,直到元素被抑制住。之后他又参与到区域南部阻止纳迦与暮光之锤威胁的行动中。后来,冒险者受命前往取回远古之角,证实艾萨拉女王是造成这一切麻烦的罪魁祸首,她为了吸引玛法里奥的注意,让他忽视海加尔山中的小动作。玛法里奥随后前往加入海加尔守护者,一同阻止拉格纳罗斯。

在海加尔山,玛法里奥领导了向炎魔之王拉格纳罗斯的冲锋,并与哈缪尔塞纳留斯一起将这位炎魔之王送回了火焰之地

元素誓约

Cataclysm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玛法里奥会见了自己的朋友萨尔与其妻子阿格娜,以在海加尔山中结合德鲁伊与萨满的力量。然而,他们被一位神秘人所袭击——此人将萨尔的精魂打散进了元素界。玛法里奥发誓会向他复仇,而他则揭露出了自己的身份——他不是别人,正是玛法里奥之前的学生,在他缺席时担任达纳苏斯大德鲁伊的范达尔·鹿盔

火焰的愤怒

Cataclysm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玛法里奥在熔火前线

范达尔开始将德鲁伊带入他所建的服务于拉格纳罗斯的堕落教派,并称之为烈焰德鲁伊。范达尔的儿媳莱雅娜怪罪玛法里奥对待部落的中立态度导致了自己女儿的死亡,并对哈缪尔·符文图腾发起攻击,差点将其杀死。重伤的哈缪尔被送往玛洛恩庇护所接受治疗。玛法里奥随后试图说服莱雅娜称范达尔已经堕落过深无法自拔,但她无视了玛法里奥的话语,只在他提到哈缪尔仍然存活时有了些反应。他看着已经恢复的哈缪尔解决掉莱雅娜,然后二人离开了。

随着萨尔的复苏,玛法里奥与泰兰德一同见证了萨尔与阿格娜成为了灵魂眷侣。

在对火焰之地的袭击中,狂怒的范达尔命令自己的追随者将玛法里奥生擒前来。在对战拉格纳罗斯最强形态的最后一战中,玛法里奥与塞纳留斯和哈缪尔一起援助英雄们终结了这位炎魔之王的野心。

在熔火前线的对话

How are we doing in the battle?

You have done well, <class>. Our presence here can no longer be unnoticed by Ragnaros. We are an essential thorn in his side. As his rage grows, so must we continue to press forward.
We must stay ever vigilant here, but it is time to cast our eyes upon the final battle. It is time to face the Lord of Fire himself.

What are we building here?

We are building a permanent outpost here in the Firelands, <name>. Even if Ragnaros is defeated, another may someday take his place. We cannot allow what happened in the Burning Steppes and Mount Hyjal to threaten our world again.
To that end, we will grow the "Sentinel Tree." A tree with roots in Azeroth, but a protective canopy growing here in this terrible realm. Under its shelter, we will permanently station a group of druids to maintain an eternal vigil over this desolate world.

永恒之井

4.3版本:暮光审判中,他过去的自己出现在永恒之井。在玩家们援助伊利丹泰兰德对战玛诺洛斯与瓦罗森时,玛法里奥在援助守护巨龙们关闭永恒之井的传送门,迫使燃烧军团退出艾泽拉斯。

战争之潮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当部落准备进攻塞拉摩时,吉安娜向玛法里奥与泰兰德请求战士与船舰。[16] 大德鲁伊与他的妻子派出了珊蒂斯与一队哨兵援助防御。[17]

玛法里奥与妻子还派遣了几艘船舰前往帮助瓦里安进行反攻。[18]

战争罪行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泰兰德在对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审判中被选为起诉者后,在一次晚餐中,玛法里奥对她说他很担心这场审判会改变她。[19]

可怕的预兆

WoD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

与钢铁部落的战争中,阿克蒙德手里有一份本该被封印的梦魇裂口力量碎片,并严重干扰了玛法里奥。认为这是不祥之兆的玛法里奥动身前往自己曾作为德鲁伊受训的瓦尔莎拉[20]

军团再临

Legion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在月光林地之中,玛法里奥召集了哈缪尔·符文图腾岑塔布拉纳拉雷克斯雷姆洛斯与一位冒险者以开启传送门穿过翡翠梦境来到瓦尔莎拉的梦境林地。在冒险者取回一件强大的神器后,玛法里奥用塞纳里奥议会的一位大德鲁伊为其命名。

关闭萨格拉斯之墓与阻止燃烧军团入侵需要的创世之柱之一的艾露恩之泪就位于瓦尔莎拉。玛法里奥带话给达拉然卡德加,称将其取回应当十分容易,他只需要向塞纳留斯索求此圣物。然而在抵达塞纳留斯森林后,玛法里奥发现他的导师已被翡翠梦魇所折磨,无法醒来。忧心如焚的玛法里奥请来了三位远古大德鲁伊——科达·钢爪Thaon MoonclawElothir——帮助他与森林之主并肩作战。Koda与Elothir集结后,Thaon却被复活的萨维斯所腐化并最终被杀。

玛法里奥、Elothir与科达呼唤伊瑟拉寻求帮助,而这位前任守护巨龙认为只有艾露恩之泪才能拯救塞纳留斯。然而,作为储藏之所的神殿正在遭受萨维斯的进攻。没有艾露恩之泪的塞纳留斯逐渐被腐化,而因为失去导师而怒发冲冠的玛法里奥开始追击萨维斯。不幸的是,萨维斯从玛法里奥身边夺去的还不止这些:当伊瑟拉与一位冒险者找到萨维斯时,他成功腐化了这位前任守护巨龙自己,将其变为了梦魇之龙。萨维斯与伊瑟拉将玛法里奥掳为人质后撤退,而看到玛法里奥影像的泰兰德与冒险者紧随其后穷追不舍。

劫持玛法里奥的萨维斯向这位高阶女祭司下达了最后通牒:她可以继续这场追逐并与丈夫共度他生命的最后时刻,或者返回艾露恩神殿保护其不受伊瑟拉领导的萨维斯军队入侵。万分悲痛又忧心如焚的泰兰德最终做出了痛苦不已的决定——舍弃丈夫而选择自己的女神。伊瑟拉死后,泰兰德命冒险者继续跟随萨维斯与玛法里奥。在黑心林地玛法里奥终于被释放,而萨维斯在艾泽拉斯的投影也被击败,但他的真身仍然潜藏在梦魇之中。

角色扮演游戏中

The RPG Icon 16x3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角色扮演游戏,这些设定可能是非官方设定.

布莱恩与德鲁伊

在月光林地与德鲁伊们交谈后,布莱恩·铜须得到了一份关于玛法里奥昏迷前因后果的解释——可能有人袭击了玛法里奥。“一位神秘人最近对这位德鲁伊知名领袖玛法里奥·怒风进行了一系列动作,而他从此便陷入了某种昏迷状态之中。了解到塞纳里奥议会有了一位强大到袭击自己领袖的德鲁伊们开始变得忧虑而多疑。在与一些德鲁伊交谈后,我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尚无定论的——事实。”[21] 布莱恩认为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也许会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之一。“最受怀疑的人就是雷姆洛斯与范达尔·鹿盔,因为只有这两位德鲁伊足够强大到能干扰玛法里奥在翡翠梦境中的作为;又或者背叛者根本不是德鲁伊。”[22]

性格

“玛法里奥·怒风”(《影与光》),作者Theodore Park。

玛法里奥是暗夜精灵德鲁伊睿智而可靠的领袖。他有着父亲般的气场,并十分乐于指引人民探寻自己的内心与周围的环境。他一般不会直接帮他人解决问题或给出完全的答案,而是提供一些有用的暗示与建议,这样别人可以通过自身发现来找到解决方法。

他对于兽人与人类部队援助抵抗燃烧军团十分感激,并欢迎这些种族的访客。他也对牛头人和矮人十分尊敬。然而,玛法里奥十分厌恶高等精灵与地精,并禁止其踏入灰谷一步。部落与联盟的政治并不能引起玛法里奥的兴趣,在他看来,其他种族之间的冲突比起自己的人民与环境简直微不足道。

对自然环境与其居民表现出尊敬的访客将会受到玛法里奥与德鲁伊们的热情欢迎,他们会给外来者提供暂时住所与食物。不过灰谷毕竟是暗夜精灵的圣地,因此玛法里奥并不希望也无法忍受其他种族长时间的逗留。外交使者与冒险者也会受到欢迎,但移民者与妄图从此地获利的不法之徒将会被毫不留情地驱逐。[23]

"坚定",“睿智”,与“正直”是对这位怒风导师最好的描述。他致力于守护他深爱的森林与艾泽拉斯众生的圣洁。玛法里奥的负担自然沉重:他必须守护卡利姆多的森林与翡翠梦境,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有时必须要有人提醒他分担一些自己的责任——塞纳留斯是他的导师,而其他德鲁伊与远古存在也愿意援助他。玛法里奥对妻子泰兰德的深爱更胜自然与生命——没有她的生活将毫无意义。

在战斗中玛法里奥会呼唤自然的援助。他有着召唤生物、树人、树妖、暗夜精灵战士与其他盟友作为依靠。他会用法术支援后者并作为行动指挥。如果玛法里奥陷入孤军作战的境地,他通常会用法术遁回森林,稍后再带着帮手回来。[24]

外表

玛法里奥大体上看起来与正常的男性暗夜精灵无异,只是头上多了一堆粗大的鹿角。与其他拥有鹿角(这是塞纳留斯的祝福[25],被认为是伟大前途的象征[26])的德鲁伊不同,他的鹿角是后天长成,而其他精灵如布罗尔·熊皮则是出生便有。玛法里奥的灵魂在翡翠梦境中徘徊多年时他的身体仍在沉睡,因而也获得了新的动物形态,例如鸟、猫与熊。[27] 他的手臂、肩膀与胸腹部长出了蓝色条纹,胡子也比之前长了很多。

玛法里奥的发色前后有些矛盾,在《魔兽争霸III:混乱之治》与《魔兽争霸III:冰封王座》中是蓝色,但《永恒之井》的封面却成了绿色。有些玩偶则呈现出更多颜色,而《魔兽争霸III》过场动画与《魔兽世界》模型均为绿色。根据《魔兽世界》与角色扮演游戏的大部分图片来源,看起来应该是绿色的。

性格

他在请求自然牺牲自己治疗他人时感到十分自责。[28] 在他意识到萨维斯承担的一切后,他对其感到深深抱歉。[29]

语录

《上古之战》三部曲

  • "You'll find us a sour treat." (Malfurion's answer to Sargeras' threat that he will devour all of Azeroth.)
  • "You want power? Feel the power of the world you would betray, captain!"
  • "For you, there is only the Well and the supposed might of a demon that claims godhood. For me--there's the power of the world itself as my ally."
  • "You have betrayed too many, you have hurt too many, lord advisor. I won't let you hurt anyone, anymore. From you there will only come life from now on, not death."
  • "Hush Tyrande! Where is Illidan?
  • "Illidan, the Well is out of control!
  • "Not if we are caught up in it! Why weren't you running? What have you've been doing with your hand in the Well, Illidan?

魔兽争霸III

  • "The horn has sounded, and I have come as promised. I smell the stench of decay and corruption in our land. That angers me greatly."
  • "Oh, no. How could I have forgotten? This door leads to Illidan's prison, Tyrande. We should go... now!"
  • "That beast must never be set free!"
  • "Illidan! You were sentenced to pay for your sins, nothing more!"
  • "Whatever comes, my love, remember--our bond is eternal."
  • "If pride gives us pause, my love, then perhaps we have lived long enough already."
  • "You have brought much suffering to the world, Illidan. For that, you can never be forgiven. However, you saved the life of my love. For that I will let you go. But, should you ever threaten my people again..."

魔兽世界

  • "Be steadfast, champion. I know why it is that you are here, and I know what it is that you seek. Eranikus will not give up the shard freely. He has been twisted... twisted by the same force that you seek to destroy." -- (Eranikus, Tyrant of the Dream)

怒风

  • You are beyond being my student anymore. No student could I dare ask what I must ask you now![30]

大地的裂变

问候语

  • "Hail to the night!"
  • "May Elune grant us strength."

轶事

  • 《怒风》中写道泰兰德与玛法里奥共同统治(在她坚持下)暗夜精灵,但在游戏中只有泰兰德。作为首领级,玛法里奥甚至没有PVP标签,即使泰兰德被部落玩家攻击也不会援助。
  • Chris Metzen称玛法里奥·怒风是他在《魔兽》背景故事中个人最喜爱的角色。[31]
  • Ed Trotta在《魔兽争霸III:混乱之治》、《魔兽争霸III:冰封王座》与《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中为玛法里奥配音。
  • 联盟的德鲁伊2阶套装与9阶套装均以其命名。
  • 玛法里奥有时也会被亲朋好友称作“法里奥”或“玛尔”。
  • 玛法里奥也出现在儿童周节日中。人类孤儿渴望见到这位回归不久的大德鲁伊,而玛法里奥则赐予他一对暂时性的白色羽翼。[27]
  • 他与克拉卡隆德的法里奥名字相同,这位黑暗精灵巫师来自战锤宇宙。
  • 玛法里奥在《魔兽》背景故事中广受其他名人尊敬:麦迪文第三次战争中用卡多雷称号“杉多”(尊敬的导师)称呼玛法里奥,而萨尔则称其为“怒风大师”。
  • 据说在上古之战中,玛法里奥消灭了恐惧魔王卡斯拉纳提尔[32]
  • 传言称迅捷雷刃豹是以他而命名的。[33]
  • 根据《魔兽争霸III》手册中的“英雄与恶徒”章节,玛法里奥与伊利丹在黑暗之门20年的第三次战争时已经15032岁了。
  • 服务器:Malfurion US服务器:Malfurion Europe均是以其命名的。
  • 在《大地的裂变》测试版中,数据挖掘的声音文件传遍了网络,其内容为玛法里奥在担忧一名“堡垒内部的叛徒,此人关系匪浅”。最终证实德纳萨里安就是这名叛徒,而玛法里奥与他相识已久并对他寄予厚望。然而这起事件并未在游戏中出现。[38]
  • 玛法里奥是《炉石传说:魔兽英雄传》中德鲁伊职业的可选英雄。他的卡牌描述是:“暗夜精灵的领袖,睿智而高贵的大德鲁伊。没错,那些鹿角是真货。”
  • 玛法里奥是《风暴英雄》中的可选角色。[39]
    • 他的皮肤之一“背叛者玛法里奥”描述了另一个宇宙,其中玛法里奥成为了背叛者,伊利丹成为了大德鲁伊而泰兰德成为了守望者。皮肤的描述为“崩溃的玛法里奥无法抵抗萨格拉斯的低语。她称他为‘背叛者’……很快,所有人都会对他俯首称臣。”
    • 另一皮肤“怒风肩甲玛法里奥”则提到布罗尔·熊皮为了保护海加尔山而死。皮肤的描述为“尽管布罗尔·熊皮拯救了大德鲁伊,但为此他也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时至今日,玛法里奥仍然穿着他的战甲,提醒自己为了挽救海加尔付出的种种牺牲。”

推测

Questionmark-medium.png 以下为理论推测和演绎,不能被当做官方说明。

根据《大地的裂变》中鹿盔的行为,很有可能他就是在第三次战争后进入翡翠梦境时对抗玛法里奥之人。

画廊

风暴英雄

粉丝艺术

参考与注释

  1. Ultimate Visual Guide, pg. 91
  2. Brothers in Blood
  3. Well of Eternity pg. 595 - Despite having turned to druidism, Malfurion was almost as adept at sorcery as his brother and even in his present condition he believed that he could cast some sort of spell.
  4. World of Warcraft: Stormrage, p.394-395
  5. The Warcraft Encyclopedia/Druid
  6. Micky Neilson on Twitter
  7. World of Warcraft: Stormrage
  8. Ultimate Visual Guide
  9. World of Warcraft: Game Manual
  10. Shrouded in Nightmare
  11. Eranikus, Tyrant of the Dream
  12. Knaak, Richard A.. "29: The Two Trees", 《Stormrage》, 746 (ebook). ISBN 978-1439-18946-7. “In the end, only a rotted trunk—seemingly already centuries dead—remained when the last of the dust settled. Xavius, once counselor to Queen Azshara, once first among the satyrs, once the Nightmare Lord... was at last no more.” 
  13. Knaak, Richard A.. "29: The Two Trees", 《Stormrage》, 746-8 (ebook). ISBN 978-1439-18946-7. 
  14. Seeds of Faith
  15. Wolfheart
  16. Jaina Proudmoore: Tides of War - Jaina nodded. “[...]I’ll be contacting the other Alliance leaders as well. The kaldorei may be able to send both ships and warriors - Page 128
  17. Jaina Proudmoore: Tides of War - “Battle sister,” Shandris said, returning the smile gently. “The archdruid and the high priestess send me to you with joy, and it is with joy that I and my Sentinels come to aid you” - Page 167
  18. Jaina Proudmoore: Tides of War - “Malfurion and Tyrande are more than willing to help you as best they can. You may look to see a few dozen of our graceful ships alongside yours in the not-too-distant future.” - Page 258
  19. War Crimes
  20. Quest:Dark Waters
  21. Lands of Mystery, pg. 19
  22. Lands of Mystery, pg. 20
  23. Shadows & Light, pg. 52-53
  24. Shadows & Light, 53
  25. Stormrage
  26. The Comic Volume 1
  27. 27.0 27.1 Quest:Malfurion Has Returned!
  28. Demon Soul pg. 465- All life had been drained from the tendrils. Peering around, Malfurion saw that the field for as far as he could see was dry and black. A pair of trees stood leafless in the distance. Fear at what he had done made the druid shiver until he felt the stirring of life beneath the earth. The roots of the grass still live and, with the earth's help, they would soon grow new, mighty stalks. The trees had also survived and, if given the opportunity, would create for themselves new leaves. The night elf sighed in relief. For a few desperate seconds, he had imagined himself no better than the Burning Legion.
  29. Stormrage pg. 751
  30. Stormrage pg.776
  31. Medievaldragon. [http://www.blizzplanet.com/blog/comments/chris_metzen_micky_neilson_pocket_star_books_lore_qa_video_interview/ Chris Metzen & Micky Neilson Pocket Star Books Lore Q&A Video Interview]. BlizzPlanet. Retrieved on 2009-04-14. “I mean Malfurion's always been, personally, my favorite Warcraft hero...”
  32. The First Guardian
  33. Mount Journal entry for Reins of the Swift Stormsaber
  34. Knaak, Richard A.. "One", 《The Sundering》, 19 (ebook). ISBN 978-0-7434-2898-9. “Night elves aged very slowly, but the young Malfurion looked much older than his few decades.” 
  35. The Warcraft Encyclopedia: Malfurion Stormrage
  36. The Warcraft Encyclopedia: Illidan Stormrage
  37. The Warcraft Encyclopedia: Tyrande Wisperwind
  38. http://www.wowhead.com/sounds?filter=na=malfurion;ty=10#0
  39. Shan'do Stormrage
继承自
None
头衔
暗夜精灵大德鲁伊
继任者
范达尔·鹿盔
继承自
范达尔·鹿盔
头衔
Archdruid of the night elves
继任者
Incumbent
继承自
None
头衔
Leader of the Cenarion Circle
继任者
范达尔·鹿盔
继承自
范达尔·鹿盔
头衔
Leader of the Cenarion Circle
继任者
Incumbent
继承自
泰兰德·语风
(as Ruler of the Kaldorei)
头衔
Co-Ruler of the Kaldorei
(with 泰兰德·语风)
继任者
Incumbent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