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icon-silver-48x48.png
基本完善
vuekyabsgyi!这篇文章已经基本完善了,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Lorthemar-theron-singular.jpg
洛瑟玛·塞隆
Lor'themar Theron
Horde 32.png
基本信息
头衔 奎尔萨拉斯的摄政王,摄政王,[1]游侠领主[2]
性别 男性
种族 血精灵 (人型生物)
职业

WoW Icon 16x16.png 游侠

TCGlore.jpg 猎人
身份 奎尔萨拉斯摄政王,夺日者先锋军指挥官,奎尔萨拉斯摄政者(与凯尔萨斯一起)[3]
所在地 多个地点
状态 存活
势力信息
阵营 部落
势力 奎尔萨拉斯王国部落夺日者先锋军远行者
前势力 洛丹伦联盟
人物关系
同伴 哈杜伦·明翼
大法师罗曼斯
女伯爵莉亚德琳
艾萨斯·夺日者
我们所做的事情,只不过是尽可能有尊严地沿着面前的道路走下去,无论这条路的终点是荣耀还是灭亡,并且祈祷在一切都结束的时候,自己真实的心灵还能有些许残余。以太阳之井的名义,我希望在那时候,我自己的内心,也尚未被完全吞噬。

—— 洛瑟玛·塞隆[4]

洛瑟玛·塞隆Lor'themar Theron)是奎尔萨拉斯的摄政王[5] 以及凯尔萨斯王子不在时艾泽拉斯血精灵领袖。在凯尔萨斯背叛并被杀后,洛瑟玛成为了血精灵唯一的领袖。他曾经是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副手,并在天灾军团入侵时一度担任高等精灵的临时领袖,这为他在王子回归后获得摄政权力打下了基础。[6]

在从天灾军团入侵奎尔萨拉斯的残酷战争中幸存下来之后,作为前远行者指挥官的洛瑟玛被远征外域的凯尔萨斯王子托付了看守国家的重任。不久之后,当被恶魔腐化的凯尔萨斯回到艾泽拉斯并试图用太阳之井召唤基尔加丹时,洛瑟玛的意志经受了考验。凯尔萨斯随后因自己的背叛而被杀,使得洛瑟玛独自领导血精灵前进。随着太阳之井的重生,光明的未来再次摆在了奎尔萨拉斯王国的面前。

洛瑟玛经历了王国的黑暗岁月,现在他正领导他的人民走上新的命运。[7]在解决了复活的雷神之后,由于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不断增长的偏执和狂妄,洛瑟玛选择站在暗矛起义军一边,协助他们推翻大酋长的独裁统治。在围攻奥格瑞玛的战事结束后,洛瑟玛向新任大酋长沃金宣誓效忠。

生平

背景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天灾入侵之前的洛瑟玛,担任高等精灵远行者太阳之井的守卫。

作为一名远行者中尉的洛瑟玛经常与祖阿曼阿曼尼巨魔发生冲突。在一次任务中,他的三人小队遭到巨魔的伏击,洛瑟玛被俘并被带到一处献祭室里。在这里,他遇到了精灵莉亚德琳达尔坎加列尔,他们四人在拷问开始前试图逃脱。阿曼尼首领祖尔金亲自审问他们,想要得知关于守护奎尔萨拉斯的精灵符文石的情报。洛瑟玛伺机挣脱并与巨魔搏斗,成功使得达尔坎将他们传送至安全的地方。

此后数年中,洛瑟玛在远行者中的军阶稳步提升,在第二次战争前已经成为了游侠领袖[2]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副手,并曾经担任太阳之井的守卫。[8]

第二次战争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第二次大战期间,洛瑟玛是银月城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副手。[9]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国王决定一劳永逸地击败阿曼尼巨魔后,洛瑟玛加入了对抗旧部落入侵的同胞行列中。在一次龙喉氏族和他们奴役的红龙的空中袭击中,浴血奋战的洛瑟玛遇到了奥蕾莉亚·风行者图拉扬。奥蕾莉亚介绍他为最优秀的精灵游侠之一,而同样处于各自种族的副军事长官位置的洛瑟玛和图拉扬也在战斗中获得了对方的尊重。[10]

洛瑟玛称自己与手下的战士们成功逃脱了暴走红龙群的袭击,但他们无法穿越火海营救余下的族人。虽然奥蕾莉亚希望在此般困境中继续作战,但洛瑟玛还是说服她先行撤退。洛瑟玛随后与卡德加、图拉扬、奥蕾莉亚与库德兰前往首都协助防御。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正在那里发起围攻,但他在得知自己的首席术士古尔丹背叛后不久便撤出了战斗。[11] 奥蕾莉亚与塞隆随后也返回了家乡。

第二次战争之后,洛瑟玛被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在庆功典礼上擢升为游侠领主(萨拉斯语为Alar'annalas),并穿上了高级战袍证明自己的身份。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国王也亲自向他表示祝贺。[2]

第三次战争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多年之后,当安纳斯特里亚国王宣布奎尔萨拉斯退出联盟时,洛瑟玛已经成为了远行者的首席指挥官——其专门负责监视太阳之井并守护那些会监管整个奎尔萨拉斯的存在。在此期间,达尔坎·德拉希尔来到他身边,这位带有过去脸庞的人物恳求他的接纳。

达尔坎利用自己与洛瑟玛的友谊逐渐收集奎尔萨拉斯的防御情报,并表面上从兽人在第二次战争入侵后对周围的人表示鼓励,暗地里却向洛丹伦的后裔,死亡骑士阿尔萨斯王子(达尔坎已向其投诚)透露了如何突破防御的消息。洛瑟玛与其同伴在祖阿曼山脉附近巡逻时[3]注意到了入侵的迹象。他们迅速赶往安欧维恩,然而那里的隐形魔法已被破除,而其中储藏的月之水晶——用于维持银月城周围的护盾Ban'dinoriel(高等精灵语中意为“守护者门扉”)——已经不见踪影。洛瑟玛一边安慰自己,就算月之水晶被偷走,魔导师们也能靠自己维持护盾,一边匆忙赶往第二处储藏地安达洛斯。他逐渐开始觉得内部出现了叛徒,但处于危难之中的王国让他无法分心旁顾。

赶到安达洛斯之后,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遍地的尸体。然而让洛瑟玛不敢相信的是,死去的精灵们又纷纷站了起来,并杀死了不少他手下的游侠。洛瑟玛推测只有斩首才能彻底杀死这些被复活的族人,并成功解决了几个,但在伤势与疲惫之下也渐渐力竭。经过一番苦战后,几名亡灵守卫重伤了洛瑟玛,其中一名刺瞎了他的左眼。正当它们准备斩杀这位游侠领主之时,哈杜伦·明翼率部赶来射杀了余下的亡灵。二人随后迅速赶回首都,祈祷他们的到来为时未晚。[2]

尽管洛瑟玛相信事情还有转机,但事实已经不再给他们一点机会。抵抗阿尔萨斯的游侠队英勇作战,但还是逐渐被迫向城下撤退。[12]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在银月城外被阿尔萨斯所杀,城中一片狼藉,[13]安纳斯特里亚国王与整个银月城议会也被屠杀殆尽。塞隆一路杀向奎尔丹纳斯岛,但太阳之井此时已经被阿尔萨斯所污染。[3]

在安纳斯特里亚、整个议会、大魔导师贝洛华与希尔瓦娜斯全部牺牲之后,洛瑟玛只能暂代高等精灵领袖之职,并率领余下不多的部队在银月城陷落之后留在奎尔萨拉斯中抵抗天灾军团的残军。[9] 洛瑟玛从亡灵手中夺回了集市区,并将其作为供精灵幸存者找寻的临时基地。不久之后,返回故乡的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开始调查王国受到的损害。他派大法师罗曼斯前来联系洛瑟玛准备迎接他的到来。洛瑟玛带王子见过了他父亲的尸体,并出席了老国王的火葬仪式。他与凯尔、罗曼斯、哈杜伦、莉亚德琳与其他几人一同再次前往奎尔丹纳斯岛,并赶在阿曼尼巨魔之前摧毁了被污染的太阳之井

终结掉太阳之井腐化状态的众人得胜归来,但失去了太阳之井后的精灵们因为缺少奥术能量而逐渐陷入了萎靡不振的境地。凯尔萨斯随后宣布高等精灵正式重生为血精灵,以此纪念那些逝去的同胞。洛瑟玛被选为奎尔萨拉斯的摄政王,并奉命在凯尔萨斯率领血精灵部队加入加里瑟斯领导的新联盟抵抗军对付洛丹伦的天灾军团时负责“守护故土并为人民寻找解药”。他的老朋友银月城游侠将军哈杜伦·明翼也会协助他完成这项任务。[14]

太阳之井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韩国漫画
天灾军团入侵奎尔萨拉斯时洛瑟玛一路杀向太阳之井
洛瑟玛、哈杜伦远行者们拦截了卡雷苟斯及其同伴。

第三次战争之后,叛徒达尔坎·德拉希尔追捕着太阳之井现在的化身安薇娜·提歌进入了奎尔萨拉斯。率领血精灵游侠与佣兵游击队抵抗天灾军团部队的洛瑟玛与其好友哈杜伦·明翼决心要将这片支离破碎的故乡从天灾军团的手中夺回来。在一场遭遇战之后,洛瑟玛命令烧掉牺牲战友的尸体——防止他们作为亡灵复活。洛瑟玛注意到达尔坎在奎尔萨拉斯之中的出现,并在与哈杜伦的交谈中提到达尔坎是奎尔萨拉斯的大叛徒。

在达尔坎背叛之后,洛瑟玛誓死作战保护太阳之井;尽管他在天灾军团的屠杀中幸存,却眼睁睁地看着这片曾经圣洁的泉水染上了邪恶之力。从那天起,他就发誓要守护奎尔萨拉斯的剩余地域不受天灾军团,尤其是达尔坎的侵扰。洛瑟玛随后集结属下,动身前往消灭这名大叛徒。

洛瑟玛发现达尔坎正在与安薇娜交谈。他安排了一次伏击,并将达尔坎重重包围,但这名大叛徒召唤出高等精灵的骷髅保护自己。洛瑟玛与手下的游侠不敌,被迫撤退。在前往安全地的途中,洛瑟玛震惊地听到一个声音在远处回荡,那是他从前的游侠将军——如今的女妖之王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洛瑟玛来到卡雷苟斯与其同伴面前,希望这些外来者能放下武器投降。他为后者指明了一条活路——向他说出希尔瓦娜斯的位置。卡雷苟斯对洛瑟玛说出了安薇娜目前的困境,并称达尔坎是他们共同的大敌。

尽管洛瑟玛对这位半血龙人的话将信将疑,卡雷苟斯却称他可不是什么混血种——事实上他是一条当前无法变身的货真价实的蓝龙。洛瑟玛与哈杜伦把这当成一个不太现实的故事,而洛瑟玛嘲笑称如果卡雷苟斯能证明这一点,他们说不定还会相信。此时塔丽苟萨现出了自己的巨龙形态,吓坏了这群血精灵。惊慌失措的洛瑟玛单膝下跪为自己的失敬而道歉。

洛瑟玛与自己的新同伴进行了交谈,并向他们讲出了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之死的历史。他们不知道这位女妖之王如今是敌是友,只清楚她一定也对达尔坎恨之入骨。众人来到太阳之井林地,而卡雷苟斯道出安薇娜就是太阳之井的凡世化身。在此之后洛瑟玛与众人分开,并在卡雷苟斯对付达尔坎时同哈杜伦的队伍会合。洛瑟玛再次来到战场攻击达尔坎,不过这名叛徒耻笑他的屡战屡败,并仍然将注意力放在卡雷苟斯身上。安薇娜本体成功觉醒,并用太阳之井的力量消灭了达尔坎。

随着达尔坎战败以及考雷斯特拉兹让安薇娜周围现出的迹象,洛瑟玛让她重新回到了血精灵一族的怀抱中——她真正的身份将永远作为最高机密。[15]

夺回奎尔萨拉斯

洛瑟玛·塞隆与天灾军团战斗。

在凯尔萨斯抛弃了新联盟之后,他前往外域为自己的人民谋求一片新家园,并带走了15%的辛多雷人民。[16] 然而凯尔萨斯并为忘记艾泽拉斯上的子民:大法师罗曼斯与一众魔导师奉命回到奎尔萨拉斯,并带来了血精灵王子的命令——洛瑟玛负责守护奎尔萨拉斯,并准备将全部人民都迁往王子在外域发现的新家。[14] 罗曼斯还称他们发现了一种新方式可以治疗法力瘾症,并且能够变得更为强大,这都是凯尔萨斯王子的教诲。这一方法能让这些在太阳之井被毁后萎靡不振的居民再度获得魔法的力量。[16] 奎尔萨拉斯的大部分精灵都对此交口称赞,只有一小部分忧心忡忡。

作为奎尔萨拉斯政权的最高代表,以及协助身处外域的王子共同统治精灵一族的摄政王,洛瑟玛被迫放逐了几名拒绝接受罗曼斯教诲的前战友,并称自己绝不能让整个国家分裂。这个决定也让他痛苦不已。[4]

曾经对洛瑟玛以及游侠部队产生极大威胁的天灾军团在罗曼斯与众位魔导师的面前却显得不堪一击,而后者也几乎在“一夜之间”便收复并重建了银月城。作为奎尔萨拉斯的摄政王,洛瑟玛负责监管这座重焕生机的城市。在此期间他的身旁有两位助手:好友哈杜伦以及王子的忠实顾问罗曼斯

上层精灵的血脉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洛瑟玛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不时会与莉亚德琳有联系。他为她提供足够的法力水晶满足后者的奥术渴求(游侠们并不像沉迷魔法的精灵们那么依赖法力),而在血骑士教团创立之初洛瑟玛曾相信他们会克服对自身的非难并成为奎尔萨拉斯一支优秀的军事力量。在那段时候,塞隆开始考虑与部落谈判。莉亚德琳在一次访问时注意到了他桌上盖有部落印戳的信件。

从游侠向政客转变的生活方式对于洛瑟玛而言有些不太适应。他从不愿放弃对过去生活的热情,并且有时仍然把自己视为一名远行者。[4] 好友哈杜伦在这段时间对他帮助不小,而他知道这位与他最为亲近与忠实的游侠将军是在这段纷乱的历史中最为坚实的助力。[2]

洛瑟玛对一位名为Thadirr的人出现感到困扰,并迅速发现了后者的真实身份:他就是众人认为已被安薇娜消灭的达尔坎·德拉希尔。他当时并未死去,并且现在听命于巫妖王,谋划将奎尔萨拉斯彻底破坏。这名叛徒将血骑士引诱到晨星之塔的陷阱中,而后塞隆与阿斯塔洛·血誓赶到现场并加入了哈杜伦的游侠部队。洛瑟玛亲自与达尔坎对决,但却力有不敌,被后者的火焰命中并留下等死。血骑士的治疗术挽救了他的性命,随后洛瑟玛张弓搭箭,用一枚火花之石射中了达尔坎,将其再次“击杀”。注意到莉亚德琳也在场后,洛瑟玛前去寻找她,并来到了多年之后他们被关押的旧巨魔洞穴。莉亚德琳在那里为即将变成失心者的加列尔尸体悲痛万分,并不得已将后者击杀。[2]

燃烧的远征

TBC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
洛瑟玛的初版服装。

与凯尔萨斯王子协同领导血精灵的洛瑟玛作为摄政王负责看管整个奎尔萨拉斯。然而在天灾军团持续的威胁以及失去了联盟的支持之后,洛瑟玛开始寻找盟友。一开始他碰到了不少机会——一位来自联盟的大使希望能让奎尔萨拉斯与联盟之间破镜重圆,不过这只是假象;安威瓦尔德与几名哨兵间谍暗地里在打探并破坏血精灵的奥术圣殿,最终他为自己换来了处决的下场。

血精灵从一支意想不到的势力处得到了援助:前任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率领的被遗忘者。尽管血精灵一开始把这当成了阴谋诡计,不过他们还是允许被遗忘者提供人力在幽魂之地对他们进行援助。通过被遗忘者,洛瑟玛开始与这位意料之外的盟友所在的阵营接洽——那就是部落

尽管被认为已经完全消灭,达尔坎·德拉希尔却再一次逃脱了死亡,并打算偷取太阳之井的力量。[17] 魔导师坎迪瑞斯派遣部队前往击败达尔坎,并将这名叛徒的头颅带给了洛瑟玛。对此十分愉悦并坚信在幽魂之地击败天灾军团主力部队会为辛多雷洗刷污名的洛瑟玛向萨尔写信希望能在部落中占得一席之地。在前银月城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大力支持以及大酋长外域收到的银月城大魔导师的消息——暗示仍有未受污染的兽人存在后,萨尔正式接纳了辛多雷加入部落。[18]

后来,凯尔萨斯回到奎尔萨拉斯打算通过太阳之井召唤他的新主人基尔加丹。他率领邪血精灵银月城发起进攻,并绑架了血骑士的力量来源——纳鲁穆鲁,将其带回了风暴要塞之中。洛瑟玛对自己的人民称即便凯尔萨斯如同之前的阿尔萨斯一样背叛,他也绝对无法摧毁辛多雷的意志。在凯尔萨斯于魔导师平台被击败以及基尔加丹消失后,太阳之井靠着穆鲁生命的最后光芒重焕生机。

洛瑟玛在太阳之井恢复后独自注视着它,并为凯尔萨斯的背叛导致人民向自己的询问以及今后摆在自己面前踽踽独行的领袖之路感到一片空白。[4]

在王室成员不复存在之后,辛多雷接受了洛瑟玛的统治,而曾宣称凯尔萨斯会带领他们走向力量与荣耀的血精灵哨兵如今也开始为洛瑟玛说话。

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死后,再没有余下的逐日者王朝皇室成员继承王位,于是奎尔萨拉斯的未来便扛于洛瑟玛一人肩上。凯尔的背叛与血精灵参与伊利丹(也就是燃烧军团)部队的事情极大的伤害了辛多雷与外界的关系,而洛瑟玛的当务之急就是迅速修复人民与其他种族的联系,同时为奎尔萨拉斯重新建立起政权与秩序。[3]

日影之下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日影之下》中的洛瑟玛。

带着因为凯尔萨斯的背叛以及同时发生的内战尚未愈合的伤痛,洛瑟玛成为了血精灵族人的唯一领袖。尽管他已身居高位,罗曼斯哈杜伦等人对他更为恭敬,但洛瑟玛自己仍然觉得他还是摄政王——不是国王——并将安纳斯特里亚称为奎尔萨拉斯的最后一任国王。

大法师艾萨斯·夺日者的大量来信全部被洛瑟玛忽视之后,艾萨斯本人宣布他将要造访银月城。在与哈杜伦简要说明造访事项后,这位游侠将军将洛瑟玛对政事的态度比作一位国王。哈杜伦希望洛瑟玛能披上银月城战袍装扮一下自己,但洛瑟玛表示这毫无必要。哈杜伦提醒他作为远行者领袖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这个国家的首领应该有一身更加得体的装束。在观察过他坚忍的大魔导师后,洛瑟玛反称罗曼斯的伤痛他感同身受,如今他在这位因凯尔萨斯背叛而崩溃的人身上只能感受到悲悯之心。洛瑟玛亲自向刚刚赶到的大法师表示问候,并为这位年轻精灵表现出的野心与头衔倍感惊奇,决定听听他的想法。

艾萨斯称织法者玛里苟斯决心要消灭所有凡世的施术者,并代表肯瑞托请求援助自己的人民对抗这位疯狂的守护巨龙。尽管洛瑟玛对此事保持中立,罗曼斯却立刻拒绝了这个请求,认为肯瑞托当年在血精灵于达拉然地牢中面临处决时同样也袖手旁观。艾萨斯一再坚持,但罗曼斯称绝不会让自己的魔导师援助肯瑞托。他用冰冷的语气表示只有摄政王才能干预大魔导师的决定。

洛瑟玛在此时用自己的权力阻止了二人的争论。他提到自己在南方还有事情要做,寒暄几句之后随后便返回了住处。在与哈杜伦商议后,他认为这场援助并非不能接受,只要艾萨斯愿意为其工作——向奎尔萨拉斯秘密传达情报。哈杜伦对这个想法感到很有兴趣,并再次把他的话语与国王的角色做了对比。

数日之后,洛瑟玛骑着他的陆行鸟与几名远行者护卫踏上了前往南方的旅程。哈杜伦对洛瑟玛亲自前往表达了担忧,不过洛瑟玛还是坚持如此。当他穿过幽魂之地时,看到这片奎尔萨拉斯南部区域现在命运的洛瑟玛不仅对自己无比厌恶——倘若那些竭尽全力的守护者没有牺牲,也许这里便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洛瑟玛抵达了自己的目的地奎尔林斯小屋,他与众位远行者战友曾多次作为人民的英雄造访此地。然而在场的奎尔多雷游侠们用冰冷的话语回应了他的问候,而他在一系列言语交锋后放下了自己的武器。洛瑟玛希望能找到自己从前的战友——死亡猎人霍克斯比尔奥萝拉。在得到准许之后他见到了满怀怨恨的霍克斯比尔与奥萝拉。洛瑟玛称有不少日怒者已经回到了奎尔萨拉斯,而霍克斯比尔则问道回到王子的军队中是否意味着洛瑟玛来此是代表凯尔萨斯致歉的。洛瑟玛称如果王子还活着的话那么很可能会是这样的。当震惊的霍克斯比尔听完整个故事之后,洛瑟玛悲痛地讲述了降临在皇室后裔身上的命运,而奥萝拉则总结道太阳之井已经回到了血精灵人民之中。

霍克斯比尔询问谁将继承奎尔萨拉斯的王位,而洛瑟玛——按照凯尔萨斯王子的说法将安纳斯特里亚国王称为奎尔萨拉斯的最后一任国王——称目前没有任何一人能担当此称谓。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述完毕后,洛瑟玛提到有了日怒者的参与,幽魂之地现在已经比过去安全许多,他也能为备受折磨的辛多雷提供援助与物资。然而霍克斯比尔对洛瑟玛的好意不为所动。他认为洛瑟玛曾经以国家团结的借口将那些反对罗曼斯种族教义的精灵赶出了家乡,现在他们只能生活在瘟疫之地的水深火热当中。除此之外,他还提到代表纳萨诺斯·凋零者部落密探曾向小屋发动过攻击,为了一本名册大肆搜掠并在其间杀死了数名游侠。霍克斯比尔宣称这些被遗忘者都是洛瑟玛的同盟,他应该杀掉洛瑟玛并将其首级作为“礼尚往来”送给希尔瓦娜斯

洛瑟玛试图修补双方之间的裂痕,发誓他口中之事自己完全不知晓,但这并未起到作用。霍克斯比尔自己无法下手杀死洛瑟玛,于是下令将其全部驱逐,若是他胆敢向奎尔多雷派遣援军,那么他见到的就会是一具具尸体。摄政王即刻带着远行者离开,而他心中远比预想还要伤痛。他在刺骨的寒风中跋涉返回银月城,一边回想着霍克斯比尔的话语。有一位远行者希望他披上斗篷,然而洛瑟玛却感觉自己的内心已坠入冰渊。

在他返回之后,艾萨斯询问这次旅程的结果如何——特别是作为一名游侠他可以与反对血精灵进入达拉然的另一位游侠温蕾萨·风行者达成共识。在罗曼斯与哈杜伦称此次计划以失败告终后,艾萨斯推断这样的事情是完全不可能的,而洛瑟玛也说他的推测是正确的。后来,洛瑟玛把途中的故事告诉了哈杜伦,并称自己当时只能选择将它们放逐,他不能在那个时刻让国家四分五裂。他们提到了纳萨诺斯,洛瑟玛不敢相信这位从前的战友竟会对奎尔多雷做出这种事情。然而,哈杜伦鼓励这位垂头丧气的摄政王,称尽管信任被遗忘者需要承担风险,但此时也没有其他势力愿意为奎尔萨拉斯而战了。

后来,洛瑟玛开始考虑如何处理艾萨斯的请求。此时有一位信使到来称一位重要人物正等待他的接见。洛瑟玛表示自己没有时间,但信使告诉他女妖之王可不会久留。洛瑟玛迅速带着哈杜伦与罗曼斯赶到日怒之塔会见这位黑暗女王。他用冷淡的目光打量着希尔瓦娜斯:从她的脸上他仿佛又看到天灾军团入侵给自己留下的伤痛。希尔瓦娜斯称部落已经向巫妖王宣战,并要求作为部落一份子的辛多雷派遣部队参战。洛瑟玛对此有些疑虑,表示他刚刚结束了奎尔丹纳斯的内战。不过希尔瓦娜斯表示如果辛多雷没有动作,肯定会失去部落的支持——特别是在其领地之中援助的被遗忘者。双臂交叉的洛瑟玛思考了很久,最终同意派遣部队前往幽暗城,不过罗曼斯十分不情愿将指挥权移交给希尔瓦娜斯。洛瑟玛制止了大魔导师与黑暗女王之间的争论,并用萨拉斯语向他的前游侠将军道别。

罗曼斯对此大发雷霆,斥责洛瑟玛竟然会向这种显而易见的敲诈屈服。洛瑟玛则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奎尔萨拉斯的延续,即便为此要为人爪牙。罗曼斯只是告诉他称辛多雷的另一位领袖也说过类似的话,罗曼斯当时认为他是正确的,并没有提出反对——而现在这位领袖已经被葬在了奎尔丹纳斯。他随后离开将摄政王的决定通知给血骑士的领袖。

洛瑟玛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哈杜伦,并要他准备率领远行者参战。哈杜伦对洛瑟玛的决定也有些心寒,对他的回应也不同寻常地略显冷淡,不过他并未像罗曼斯一样道出自己心中的忧虑。洛瑟玛最终同意援助艾萨斯,但并不是为了肯瑞托。他派遣艾萨斯与罗曼斯沟通,而强压怒火的洛瑟玛表示奎尔萨拉斯将会继续处于自己一人统治之下。

巫妖王之怒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洛瑟玛与罗曼斯在观察恢复的太阳之井
洛瑟玛获取奎尔德拉

太阳之井恢复以及奎尔丹纳斯内发生的非常事件后,洛瑟玛·塞隆将这处圣地开放作为族人的祭拜地点;太阳之井如今被奥术守护者太阳之井荣誉守卫严加看护。他还允许朝圣者——不论是血精灵还是高等精灵——前往朝圣。洛瑟玛本人在取回奎尔德拉的任务中出现在太阳之井前,旁边还站着罗曼斯莉亚德琳乌瑞克·猎日者。一开始他对这把武器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不过又很快改变了主意。

对于非血精灵玩家,洛瑟玛向其将奎尔德拉送回“正确的主人”表示感谢,并试图将其取走。然而这把利刃并不认可他作为自己的持有者,并将他甩到平台的另一头,损失了一大块生命值。罗曼斯与太阳之井守卫打算将玩家与乌瑞克以叛国罪逮捕,但乌瑞克成功化解了局面。罗曼斯随后称如果这把武器不属于血精灵,那么玩家便将其带走。[19]

对于血精灵玩家,洛瑟玛会看着这把武器在太阳之井中得到净化。洛瑟玛、罗曼斯与乌瑞克都对辛多雷玩家在这次行动中的贡献表示感谢,洛瑟玛还深鞠一躬。他把玩家称作辛多雷的英雄与楷模,“是我们面对背叛与悲剧而奋力抵抗的象征”,而罗曼斯让他们将这把重新锻造过的武器交给大法师艾萨斯·夺日者[1]

大地的裂变

Cataclysm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太阳之井恢复后,血精灵面前重新出现了一条荣耀之路。陪伴奎尔萨拉斯度过了一段最黑暗的日子后,洛瑟玛决心要率领人民走向光明的未来,并公开鼓励他们用太阳之井解决自己对魔法的渴求。尽管不少血精灵听从了摄政王的话语,仍有一小部分精灵不愿放弃对奥术魔法的依赖。[7]

阿曼尼帝国宣布重生后,哈杜伦远行者沃金酋长及其精英部队的援助下前往祖阿曼与之作战。不堪重负的游侠将军还召唤温蕾萨·风行者与其手下游侠的协助,保护奎尔萨拉斯不受阿曼尼巨魔的入侵。洛瑟玛得知温蕾萨前往幽魂之地,并对此表示愤怒不已。他向同样驻扎在幽魂之地的哈杜伦派去信使,要求其解释温蕾萨出现背后的原因。在与哈杜伦就其邀请“流放者”回到本族领土上的决定进行交谈后,洛瑟玛的信使了解到沃金、哈杜伦与温蕾萨准备从三路向祖阿曼发起进攻,并将其作战计划回报给了银月城的摄政王。[20]

战争之潮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洛瑟玛与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沃金酋长贝恩·血蹄贸易大王加里维克斯伊崔格马尔考罗克加尔鲁什本人一同出席了部落会议,他坐在加尔鲁什的右手边。当大部分其它领袖都对大酋长有所不满时,洛瑟玛却更加倾向于(或者说容忍)加尔鲁什的立场,而后者也对这位摄政王表示了尊重。[21]

与希尔瓦娜斯对塞拉摩的陷落十分担忧不同,尽管这位黑暗女王认为被遗忘者与辛多雷会唇亡齿寒,洛瑟玛却显得无动于衷。希尔瓦娜斯在会上一再试图唤起他的同情心,但洛瑟玛选择视而不见。

加尔鲁什随后私下里召唤洛瑟玛前来,并为其忠诚表示感谢。当提到忠诚这件事情时,洛瑟玛明确表示自己效忠的是部落,不过加尔鲁什则提醒称他就是部落的同义词。洛瑟玛纠正他说他不过只是部落的领袖而已。加尔鲁什注视着这位辛多雷离开奥格瑞玛,暗自下定决心将其放在了重点监视名单中。

洛瑟玛与希尔瓦娜斯后来收到攻打塞拉摩的征召,但二人均未从命。而洛瑟玛与哈杜伦以自己的名义向科兰缇尔·血刃派去了两艘满载精灵战士的船舰。

熊猫人之谜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夺岛奇兵

洛瑟玛、哈杜伦罗曼斯与被救出的艾萨斯回到银月城。

洛瑟玛受到大酋长加尔鲁什的召唤来到潘达利亚,并带来了一支遗物挖掘队、一支随行的日怒者部队、以及作为护卫的众位游侠血骑士。他一开始出现于双月殿,身边有他的护卫Ellendra Palescorn,以及加尔鲁什马尔考罗克。洛瑟玛因为加尔鲁什没有警告他关于昆莱山之中的强大魔古而与后者发生了冲突,然而最终还是领命前往发掘这片地域的魔古宝藏。后来,洛瑟玛派遣部落密探以及Ranger OrestesBlood Knight Aenea杀入魔古控制的帝王谷,并将魔古领袖捉回了加尔鲁什面前进行拷问——洛瑟玛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忠诚——以使部落的胜利更加简单。

洛瑟玛对加尔鲁什努力效仿魔古的行为逐渐产生了疑虑,这群曾经无比强大的征服者实行的野蛮统治最终还是被平凡许多的熊猫人所推翻。塞隆回到了银月城奉加尔鲁什之命发掘某台魔古设备之中的秘密。洛瑟玛派罗曼斯完成这件任务,并召唤大法师艾萨斯·夺日者前来援助自己摆脱窘境。罗曼斯对这件物品的研究有了不错的进展,不过也导致了魔在银月城中暴走,使得被煞魔扰乱心神的大魔导师与艾萨斯大打出手。部落英雄与银月城守卫们前来制止了这场威胁,而随后赶来的洛瑟玛也目睹了一切。

洛瑟玛重申自己作为游侠的过去,以及辛多雷如今成为部落一份子的原因。然而血精灵现在正忍受着加尔鲁什的蔑视与遍地,正如多年前的加里瑟斯一般。洛瑟玛不禁开始思考“旧联盟”的事情。此后关于洛瑟玛对加尔鲁什不满的传言逐渐开始在部落军队中蔓延开始,而塞隆本人也与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奎尔萨拉斯回归联盟一事进行了商议。

塞隆随后在加尔鲁什尔哨站等待加尔鲁什与贝恩同Shan Kien进行谈判。加尔鲁什向达纳苏斯组织了一场劫掠并使暗夜精灵将其归咎于血精灵,从而破坏了塞隆的外交努力。[22]Fanlyr Silverthorn的帮助下,部落成员从联盟手中偷出了圣钟并将其送往银月城。肯瑞托领袖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迅速发现城中出现了部落的内应,并为此勃然大怒。她对达拉然中的夺日者家族成员进行了一次肃清,其中有不少人遭到监禁或杀害。罗曼斯亲自率部进行了一次援救行动,救出了艾萨斯以及不少夺日者成员,然而更多的人据说被关押在紫罗兰监狱中。洛瑟玛与哈杜伦迅速赶往Court of the Sun慰问获救的精灵们。

洛瑟玛发表了一片演讲,内容提到吉安娜的清洗不可宽恕、她的举动坚定了自己反对联盟的决心以及他将率领血精灵回到地狱咆哮掌权的部落与罗曼斯哈杜伦艾萨斯等人之,随后他又宣称加尔鲁什的新藏品之上沾满了血精灵族人的鲜血,而他无比希望这件圣物将加尔鲁什彻底消灭。洛瑟玛命令罗曼斯召唤魔导师并将夺日者的力量加于己身,又让哈杜伦集结游侠部队。罗曼斯认为洛瑟玛会成为一位“优秀的大酋长”,而塞隆本人握紧手中的利刃,发誓今后的路将由他自己来主宰。

雷神再临

洛瑟玛登上他的驱逐舰Crimson Treader”号。
洛瑟玛在寻晨者海角

洛瑟玛接管了前往对抗新近归来的雷神的部落军队,并将这支部队(混合了夺日者魔导师以及游侠和其他士兵)称为夺日者先锋军

在加尔鲁什从统御岗哨集中精力攻打联盟时,洛瑟玛率领这支先锋军在对抗全潘达利亚的威胁雷神。洛瑟玛的号召分为两方面:其一是为了正义,其二则是将这位帝国的武器收为已用,作为对抗加尔鲁什的利器。洛瑟玛猜测部落内部的起义随时都可能出现,并决定为此早做准备。群岛上的冲突是洛瑟玛作为摄政王以来亲身参与的首场大战,而塞隆也表示重新回到战场上的感觉真是无与伦比。

在他的驱逐舰Crimson Treader”号上,洛瑟玛与影踪派就结盟一事进行了交谈。洛瑟玛负责建设寻晨者海角,指引部落密探们袭击肯瑞托的主营,并援助哈杜伦攻击赞达拉巨魔。在战事推进之际,洛瑟玛亲自率领夺日者向雷神的要塞发起进攻,而这位摄政王在前线的出现让斥候队长艾尔希娅不禁担心起他的个人安危;不过洛瑟玛在乱战之中依旧勇猛不减。在游侠们解决了Lightning Vein Mine的守卫者后,洛瑟玛顺势将其占领,并计划让部落的铁匠在此为他暗地里研究魔古的制造技术。

后来,摄政王会见了准备进攻Stormsea Landing的祝踏岚与陶矢。当洛瑟玛见到风暴项圈时,他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件强大的圣物,并要求艾萨斯对其进行检视。

洛瑟玛最终率领部队军队进入了Bloodied Crossing,援助祝踏岚向雷神的要塞发起进攻。艾尔希娅艾萨斯还有一群游侠负责协助他完成此项任务。然而洛瑟玛的部队并不是孤军作战——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亲自率领联盟也来到了庭院之中。洛瑟玛称自己在必要时会对付吉安娜,而部落和联盟应该先处理掉山怖的军团再解决内部纷争。

洛瑟玛与吉安娜在解决掉山怖之后终于正面对峙。洛瑟玛要求释放紫罗兰监狱中的夺日者,表示他们与加尔鲁什对达纳苏斯的劫掠毫不相干。吉安娜则反驳称这些精灵都是战争罪犯,以及如果洛瑟玛将艾萨斯交出来的话她会考虑放他一条生路。塞隆拒绝了这个要求,此时负伤的祝踏岚打断了两人的交涉,并命令洛瑟玛与吉安娜暂且搁置彼此间的争斗。

在经过一番唇枪舌剑(吉安娜认为部落毫无和平的诚意,而洛瑟玛称他只想保护自己的人民)之后,两人同意各自鸣金收兵。吉安娜明确表示在加尔鲁什统治部落的前提下绝不会有真正的和平,而让她惊讶的是洛瑟玛表示这也正是自己如今保存实力的意图。听到他的回答之后,吉安娜的表情略有柔和,两位领袖各自鞠躬结束了这次“谈判”。

最终,洛瑟玛在这座岛上找到了自己希求的力量:部落英雄们为摄政王带来了一块充盈着黑暗意志力量的水晶,而洛瑟玛用它让海角上一位沉眠的Animus Golem再度苏醒。随后他派遣众位顶尖大法师对其进行详细研究。[23]

绝地反击

洛瑟玛与暗矛氏族沃金酋长进行联系,并在幕后向沃金手下茁壮成长以推翻加尔鲁什的起义军提供援助。然而在洛瑟玛身处雷神岛(远隔重洋)时大酋长已经开始压制、逮捕与处决暗矛氏族成员,沃金不得已采取了更为直接的手段,公开宣布起义的消息。

决战奥格瑞玛

决战奥格瑞玛中洛瑟玛在德拉诺什尔港。

傲之煞出现于锦绣谷之后,游学者周卓逃离此地寻找援助,并带着洛瑟玛与吉安娜返回。吉安娜告诉摄政王称她对加尔鲁什向锦绣谷释放出煞魔毫不意外。他们还注意到加尔鲁什丢下了血吼。洛瑟玛与希尔瓦娜斯的被遗忘者以及大部分联盟军队从潘达利亚返回并准备登陆刃拳海湾。在船上,塞隆与希尔瓦娜斯讨论了复活死去精灵的问题。洛瑟玛对精灵的事情严加禁止,但对人类则毫不在意。在从迦拉卡斯之上的督军扎伊拉率领的龙喉兽人手中夺下码头之后,他与手下的血精灵联系到正在奥格瑞玛大门的沃金贝恩并赶往援助。

洛瑟玛与其他的部落领袖(除去早前围攻时负伤的季·火拳)共同见证了加尔鲁什的战败与被捕。当萨尔指名沃金为新任大酋长时,洛瑟玛鞠躬以示尊敬。

联盟
I have nothing to say to you, <race>.
部落
I find politics exhausting. I am confident Vol'jin will take us where we need to go.
<Lor'themar glances over Sylvanas.>
Assuming he can hold this Horde together.

战争罪行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洛瑟玛与哈杜伦和其他部落领袖一同出席了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潘达利亚的审判。他对至尊天神担任加尔鲁什案件的法官、陪审员以及处决者有所异议,但祝踏岚向他保证这绝不对有什么问题。洛瑟玛支持沃金安排贝恩作为加尔鲁什的辩护者,认为他非常适合这个角色,不过也同时表示让瓦里安作为这位阵营前领袖的起诉者不太妥当。塞隆与温蕾萨在审判中曾相互问候,这让希尔瓦娜斯很是惊讶。

在一场萨拉斯语的对话中,摄政王与黑暗女王讨论了当天的审判结果;得知洛瑟玛对二人的过节仍耿耿于怀时,希尔瓦娜斯又一次希望培养双方的“同伴”关系,却未能奏效。在加尔鲁什逃脱后,塞隆与其他人一起聆听了至尊天神的裁定。[24]

外表

洛瑟玛的原始外表。

洛瑟玛的外表在他每次出现时都有着不小的变动。在《太阳之井三部曲》中,洛瑟玛被描述为穿着彰显领袖身份的服装,佩有肩甲、长剑与一件破烂的斗篷,这与他的游侠指挥官形象比较符合。他有一头柔顺的长发,并很明显地失去了左眼。在《燃烧的远征》中,洛瑟玛的外表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他的双眼完好,头上有了发饰,而服装也简单了许多。洛瑟玛在游戏中使用的是阔剑与盾牌的组合,这在之前从未见到过。

在《Battlecry mosaic》中,洛瑟玛的服装再次大改——这一次显得奢华了许多,肩膀上也有着金红色拼出的雄鹰肖像。他的手中仍然握着盾牌,而其设计与银月城守卫的非常类似。他还被画上了一些山羊胡。

在《战争之潮》中出场时,洛瑟玛被描述为有着深棕色的眼睛与玉米色的头发。[25] 在TCG中,洛瑟玛的发色则是深金色,不过他从《燃烧的远征》之后的其他出场都是苍白色的头发。

洛瑟玛自《大地的裂变》后更换的新模型又与之前的大不相同。这次他的服装很像是太阳之井平台副本产出的潜行者法师6阶套装的混搭变色版。尽管此次的设计截然不同,他当前的模型却好像与插画中的有所吻合。

背景故事中对其外表反复改变最科学的解释就是洛瑟玛人生经历的多元文化碰撞——从深处前线保家卫国的游侠,到覆手遮天精于政务的一国首领。他的服装也随着身份的变化也不断调整。

最终他在《日影之下》的官方艺术图中似乎融合了之前所有的外表。他左眼的伤疤异常显眼,服装与游戏内基本相同(包括武器)而《Battlecry Mosaic》中的图片也被还原到了他的双肩之上。

从他在《燃烧的远征》中初次登场到《熊猫人之谜》的发布版本时,洛瑟玛一直都有着完好的双眼,这与他在《太阳之井三部曲》中失去左眼的描述不符。在版本5.1中他终于戴上了眼罩,纠正了这个持续将近六年的失误。

性格

洛瑟玛在幽魂之地

洛瑟玛成为了一位兼顾对王国的深爱与人民重担的统治者,尽管他的责任也不总是如此重大。在他参与政务多年前,洛瑟玛曾是位充满爱国热情的游侠,在战斗与军略上都颇有造诣。洛瑟玛对自己身为远行者太阳之井的守护者非常自豪,然而大叛徒达尔坎·德拉希尔却利用了他的感情。洛瑟玛对自己没能看穿达尔坎的背叛而无比内疚,而他作为摄政王的早期生活中也做出了不少艰难的决定并打了不少硬仗才将人民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后来他被凯尔萨斯王子的背叛深深打击,因为这也意味着奎尔萨拉斯的未来将交于他一人手中。这些经历让他对暴政与不公非常反感,并永远将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考虑。[3]

作为奎尔萨拉斯的摄政王,洛瑟玛不得不深入政界,并让自己迅速得出推断结论与看穿对方面具之后的真实想法。尽管尊崇权力(并敢于表现出来),洛瑟玛也会对自己顾问关于国事内外的意见慎重思考。不过政客的生活并不是洛瑟玛的追求;这位内心潜藏着游侠之情的王者仍然对战斗充满激情,并怀念很久之前那段作为远行者的日子。

洛瑟玛认为奎尔萨拉斯与其人民的安定高于一切。他的忠诚十分明确:他不会接受伤害人民的盟约,也不会人民的苟且偷生而与敌人谈判或是谋反

尽管领袖的重担在凯尔萨斯王子背叛后就压在了洛瑟玛一人肩上,在他的领导下奎尔萨拉斯还是熬过了最黑暗的一段日子。他决心要带领人民努力奋斗,向着光明的未来前进。[7]

洛瑟玛并没有家人,也不想开启一段新的王朝。[3] 他对女伯爵莉亚德琳似乎有些好感,并与其度过了一些最紧密的时刻:莉亚德琳同样也对这位摄政王有所回应。[2] 他将哈杜伦·明翼视作自己最亲密与忠实的好友,[2] 而在王子背叛后与罗曼斯的关系也日益密切。[4] 洛瑟玛对政客的角色得心应手,靠着自己对思绪的把握与意图的掩藏使他人坐立不安;[26] 不过在《上层精灵的血脉》、《太阳之井三部曲》与《熊猫人之谜》这些他没有参政的故事中,他表现得更为富有激情、敢于直言而又不失幽默。

语录

太阳之井三部曲
  • "I dream of a Quel'Thalas renewed, but by our weapons alone, that will not come to pass."
  • "I see his mocking face in my dreams, Halduron! I see his misdeeds play over and over!"
  • "Come, let us welcome our wayward brother home by planting his grinning head on an end of a spear."
  • "Tell us where the banshee hides now! Tell us where Sylvanas is!"
  • "I must do nothing for you! A half-blood's demands mean nothing!"
  • "I swore then that I would keep the memory of Quel'Thalas and the Sunwell from being further tainted, especially by the traitor."
上层精灵的血脉
  • "We are together in this, and whether we survive or perish, we will do so as one!"
  • "The forests call to me, brother. Bow in hand, warm sun on my skin, promises of adventure whispered on the wind. No walls... no schedules to keep. That is when I am most alive. I envy you your freedom."
  • "I refuse to let my feelings interfere with the weight of my responsibility. And I hold fast to a single fragment of hope: the belief that our shared hardship will unite us... that our kingdom will not only regain its former glory but surpass it, that we will all learn from our mistakes. True leadership is not about making the right decisions every time. Sometimes it is about pressing on despite having made the wrong ones. You did what you thought best, and you have served Quel'Thalas with unwavering courage and integrity. And throughout all we have endured, you have remained my most loyal and trusted comrade."
  • "Greetings, Thaddir. I have come to put you out of your misery at last."
日影之下
  • "I am the regent lord. Not the king."
  • "The crown is unclaimed."
  • "Since the Sunfury have returned to us, and our position in the Ghostlands is more... secure... The Farstriders are finding themselves stretched a bit less. They... -I-... would offer you supplies."
  • "I never wanted to see them dead. But I could not afford to lead a nation divided."
  • "Send my exhausted people to find more death in Northrend, or risk losing Quel'Thalas to the Scourge once again. There is no choice here, Sylvanas."
  • "I will do whatever it takes to protect Quel'Thalas and its people. Even if it means being used."
  • "And it is still by my will that Quel'Thalas is ruled."
洛瑟玛的日志

Journal of the Regent Lord, entry 83

I cannot remember the last time I told anyone such a bald-faced lie, even since I was forced into politics. But I did lie to Aethas, and he knows it, and I know it, and anyone who heard me say it knows it. My will means very little, in fact. I can pretend my power is real, but in the end, it is all an act, and none of it is honest. I can wash my hands of it, play martyr, be victimized, and accomplish nothing, or I can fight and victimize others in my turn and thus become the essence of all I have battled. If I have ever rationalized my choices using any other logic, I was certainly lying to myself. Hawkspear was right: I deal with the devil indeed, but the Sunwell may never have been restored had we not sunk to those levels. He and Aurora can sleep soundly, knowing they have never compromised their ethics, but if they deny that they prosper in the wake of those who have, then they delude themselves as much as I.

Here I find myself so close to believing that the ends justify the means. But the ruins of the Magisters' Terrace will haunt me forever, reminding me of the fate I tempt with that thought. This is the line I walk, finally knowing that the actions I take in necessity are nonetheless indefensible. Those truths can never be reconciled, but sometimes I can hold them both side by side and almost understand. I might call this revelation profound if I were ignorant enough not to realize that I am only learning what Kael'thas, and Anasterian before him, had also learned in their turns. All we can do is walk the road we are given with such dignity as we can muster, each to our own glory or demise, and pray that there yet remains something of our own hearts when all is said and done. By the Sunwell, I hope that there will remain something of mine.

TCG
  • "The blood elves will endure any hardship, overcome any obstacle, and emerge stronger than before."[27]

魔兽世界

闲谈
  • "Be strong. Kael'thas has betrayed us and what we know is in flux, but do not lose heart. We will endure, as we always have. Arthas did not crush our spirit when he swept through our land, and neither will Kael'thas. Let it serve as a lesson to us all as we move forward to our prosperous future."
  • "Like our people, the Horde is always in motion, always changing. But make no mistake. We will endure."
问候
  • "The eternal sun guides us all."
  • "As Regent lord of Quel'Thalas, I will defend my people against any who would do us harm."
  • "Silvermoon will rise again. All will know the power and glory of the sin'dorei."
  • "The blood elves will endure any hardship, overcome any obstacle, and emerge stronger than before."
发怒
"Do. NOT. Touch. The HAIR!"
作战
  • Our enemies will fall!
  • You've come a long way to die.
击杀玩家
  • You die in vain!
  • It was inevitable!
死亡
Glory to the... SIN'DOREI!

轶事

  • 在TCG的首张背景图中,洛瑟玛被画成了一位圣骑士,但他的背景故事中从未提到这一点。这可能是因为血精灵是部落中第一个拥有圣骑士的种族(血骑士),而洛瑟玛便被列为了“圣骑士(血骑士)”以强调者一点。与此相似的是,背景为牧师维伦在TCG中也被画成了萨满
    • 这些卡牌在《被遗忘者之墓》TCG系列中又有变更,洛瑟玛与维伦再次更改了职业,这一次精确了许多:洛瑟玛的职业是猎人,而维伦则是牧师
  • 尽管他人生中大部分时间的身份都是以箭术闻名的游侠,洛瑟玛却好像更加偏好近距离的白刃战。他在《太阳之井》三部曲中使用长剑作战,在《黑暗之潮》中使用长矛/盾牌的组合,这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位战士,而不是与精灵游侠关系更为密切的猎人。有趣的是,他的姓氏“塞隆”在希腊语中意为“猎人”。
  • 洛瑟玛在游戏中的战斗方式(近战与反魔法能力)更像是一位破法者而不是游侠或战士。
  • 尽管在《太阳之井三部曲》漫画中,他在亡灵入侵银月城时失去了一只眼睛,但在《魔兽世界》中他仍然保持着双眼完好的状态。直到版本5.1时他的模型上才多了一个眼罩。
    • 在马赛克中,洛瑟玛似乎又拥有了一张完好无损的脸庞。这可能只是暴雪公司的失误,因为洛瑟玛的眼睛不可能重新复明。
      • 在最近的艺术图中,他的眼旁重新添加了一道疤痕,而他剩下的一只眼睛则被叫做“他的好眼”。[4]
      • 奇怪的是,他在决战奥格瑞玛中出现时,脸上的不是眼罩,而是单片眼镜。
  • 洛瑟玛·塞隆在《魔兽世界》中是血精灵种族的领袖。在所有的种族领袖中,他直到《大地的裂变》才最后一个拥有了自己的模型。
  •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一样,洛瑟玛·塞隆被联盟玩家击杀时没有通常的两小时刷新机制,而是在死后大约5-10分钟(与哈杜伦和罗曼斯一起)重生。
  • 洛瑟玛是同人小说《日影之下》的主要角色,这本小说在暴雪公司首届全球创意小说大赛中获得了头名。[4] 小说的内容被暴雪官方所接受,并在经过略微调整后成为了种族领袖短篇中洛瑟玛的故事。[28]
  • 洛瑟玛是少数在阵营领袖战斗中拥有全程对话的种族领袖之一,其他还有贝恩·血蹄贸易大王加里维克斯三锤议会吉恩·格雷迈恩
    • 在击败联盟玩家后,除了播放通常的“扫清来袭者”对话之外,洛瑟玛还会大喊出自己的胜利宣言;在他之前只有凯恩·血蹄会这样做。
  • 洛瑟玛的住处很明显不在日怒之塔。不过他在那里的时间远多于“自己的家”。
  • 洛瑟玛手中的武器好像是辛多雷巨剑,或者是一把相似模型的武器。令人好奇的是,他只用了单手拿武器。在《大地的裂变》更新前,洛瑟玛使用的是一把阔剑与一面盾牌。
  • 洛瑟玛有一句语音与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女士有关:“There is no choice here, Sylvanas”,这句话与凯尔萨斯向瓦丝琪女士达拉然地牢中说的“There is no choice here, Vashj.”非常类似。根据罗曼斯的说法,这可能是洛瑟玛与凯尔相似点的证明。
  • 洛瑟玛的自然瞳色是深棕色。[25]
  • 洛瑟玛在《燃烧的远征》前曾下令恢复破法者的训练,因此血精灵军队中也存在一些破法者。[29]
  • 洛瑟玛·塞隆由Dave Mallow配音直至版本5.1,现在他的配音者是Gideon Emery
  • 在背景故事中,洛瑟玛在决战奥格瑞玛时举倾族之力参加,其中也包括血骑士。[30]
  • 风筝大师泰克泰克将加尔鲁什与洛瑟玛作对比,称前者依仗蛮力,而后者则以策略见长。他在念洛瑟玛的名字时费了不少劲。[31]

推测

Questionmark-medium.png 以下为理论推测和演绎,不能被当做官方说明。
  • 从他与部落的政治谈判结论来看,洛瑟玛提到了大法师罗曼斯收到了外域传回的消息——对萨尔某个问题的答案为斩钉截铁的“是”。[32] 这个问题的内容并未被确认,不过考虑到上下文来看,很可能是罗曼斯确认了德拉诺上仍有未被污染的兽人在活动。这也许会使洛瑟玛与希尔瓦娜斯确保辛多雷在部落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关键筹码。洛瑟玛后来提到血精灵也许是与“萨尔的人民”之间的重要联系,从而进一步证明了这个理论。
  • 洛瑟玛在上位成为摄政王之前可能就是某位贵族;他在《黑暗之潮》中的头衔是塞隆领主。也许这只是一种亲昵的称呼(说话者也是洛瑟玛的好友)或者是为了强调洛瑟玛身为希尔瓦娜斯副手的身份。
  • 日怒者返回奎尔拉萨斯之后,洛瑟玛可能就成为了他们的领袖。

画廊

官方作品

粉丝作品

参考与注释

  1. 1.0 1.1 Quest:The Purification of Quel'Delar (Horde)
  2.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Blood of the Highborne
  3. 3.0 3.1 3.2 3.3 3.4 3.5 Ultimate Visual Guide, 144-5 - Lor'themar Theron
  4. 4.0 4.1 4.2 4.3 4.4 4.5 4.6 In the Shadow of the Sun
  5. The Burning Crusade Townhall/History of the Blood Elves#Chapter 6: Reconstruction
  6. The Warcraft Encyclopedia/High Elves
  7. 7.0 7.1 7.2 Races of World of Warcraft: Blood Elf
  8. The Sunwell Trilogy
  9. 9.0 9.1 The Burning Crusade Townhall/History of the Blood Elves#Chapter 4: The Third War (Warcraft 3)
  10. Rosenberg, Aaron. 《Tides of Darkness》, 228. ISBN 978-1-4165-3990-2. 
  11. Rosenberg, Aaron. 《Tides of Darkness》, 228-285. ISBN 978-1-4165-3990-2. 
  12. "Path of the Damned: Into the Realm Eternal, Key of the Three Moons", Warcraft III. 暴雪娱乐.
  13. "Path of the Damned: Fall of Silvermoon", Warcraft III. 暴雪娱乐.
  14. 14.0 14.1 The Burning Crusade Townhall/History of the Blood Elves#Chapter 5: Rise of the Blood Elves
  15. Ghostlands
  16. 16.0 16.1 The Warcraft Encyclopedia/Blood Elves#Blood Elves and the Horde
  17. Quest:The Traitor's Destruction
  18. Quest:Hero of the Sin'dorei quest chain
  19. Quest:The Purification of Quel'Delar (Alliance)
  20. Silvermoon Messenger
  21. Tides of War
  22. Leaders of Warcraft: Lor'themar Theron, Regent Lord of Quel'Thalas
  23. Quest:Life Blood
  24. War Crimes
  25. 25.0 25.1 Tides of Darkness, pg 228
  26. Tides of War, pg 37
  27. 模板:Ref tcg
  28. Leader Short Stories
  29. Sean Copeland on Twitter, RE: Spellbreakers (2013-05-03).
  30. Dave Kosak on Twitter (2014-04-15).
  31. Quest:To the Valley!
  32. Letter from Lor'themar Theron
继承自
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
(奎尔萨拉斯国王)
头衔
奎尔萨拉斯摄政王
(与血精灵之主凯尔萨斯·逐日者共同统治)
继任者
他自己(独自一人)
继承自
凯尔萨斯·逐日者(血精灵之主)
他自己(奎尔萨拉斯摄政者)
头衔
奎尔萨拉斯摄政王
(独自一人)
继任者
在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