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icon-silver-48x48.png
基本完善
赞美圣光,这篇文章已经基本完善了,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Vol'jinHS.jpeg
大酋长沃金
Vol'jin
Horde 32.png
基本信息
头衔 部落大酋长
暗矛部族酋长
森金之子
暗矛部族暗影猎手
性别 男性
种族 丛林巨魔 (人型生物)
职业 暗影猎手
身份 部落大酋长,暗矛部族酋长,希蒙夸什首领,“三十三”成员
所在地 多个地点
状态 存活
势力信息
阵营 部落
势力 部落暗矛部族奥格瑞玛希蒙夸什影踪派三十三
人物关系
亲属 森金(父亲)
耶尼库(小儿子)[1][2]
萨尔凯恩(义兄弟)
导师 森金
部落是个大家庭。我们并不总是能达成一致。过去我们间也爆发过纷争。但当我们团结一致时,啊,部落无所不能。[3]

—— 沃金

暗影猎手沃金Vol'jin)(被影踪派称为Vol'jian[4])是森金之子,现任部落大酋长,也是暗矛部族酋长与杜隆塔尔回音群岛的合法领袖。

沃金发誓会像已故的父亲森金一样用一切力量领导暗矛部族。他曾多年居住于奥格瑞玛为萨尔提供战略建议并协助进行了不少关键行动,例如在大药剂师普特雷斯与恐惧魔王瓦里玛萨斯占据被遗忘者堡垒后发起了夺还幽暗城之战。然而在大地的裂变之后,沃金与部落新任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产生了冲突,不能接受兽人极端嗜战性情的巨魔领袖离开了奥格瑞玛并在暗矛岛组建了起义军。[5] 虽然与大酋长有着个人恩怨,沃金却仍然对部落保持忠诚并在天崩地裂之后对抗赞达拉并建立了新的巨魔帝国。

当联盟与部落的战争延伸至在潘达利亚的海岸后,沃金成为了加尔鲁什的劲敌。在一次加尔鲁什手下的库卡隆刺杀行动中幸存下来后,沃金转入地下,但仍然在部落内部集结势力打算推翻加尔鲁什的统治。

加尔鲁什战败被捕后,沃金在萨尔与其他部落领袖的支持下继承了部落大酋长之位。他也是首位获此名号的非兽人。

生平

审判》中的沃金。

早年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沃金是被流放至暗矛岛的暗矛部落首领巨魔巫医森金的儿子与前任助手。预见到即将发生之事的森金将沃金送至初始之乡接受神灵的试练并成为一名暗影猎手。一般来说这个年龄的巨魔从未被送往该处,因为其中的危险就连更加强大与经验丰富的巨魔都难以应付,但是时间确实不多了。沃金对自己并没有百分百的自信,并认为与挚友扎拉赞恩一起会将通过试练的几率提高不少。在这些试炼之中,两位巨魔分别看到了自己族人未来的影像。他们在其中学到了许多东西,并了解到二人终将相杀至死。通过试炼并与神灵交流之后,二人都寻到了自己的未来。然而,在离开初始之乡后的每一步,他们脑中的记忆都在逐渐消退,只留下了必要之事的模糊印象。回到村子之后,加德林大师说道他们已经离开了三个月,并确认了沃金看到的影像——兽人的出现与其父亲的死亡。随后他开始主导疏散工作并准备离开此地。[6]

加入部落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魔兽争霸III》中沃金的模型。
《魔兽争霸III》中沃金的头像。
《魔兽争霸III》中沃金的头像。

当二人自以为在初始之乡中逗留了一星期时,外界实际已经度过了三月之久,而暗矛部落由于一次人类入侵与持续不断的鱼人骚扰几乎已被荡平,只有在萨尔与兽人不时的干涉中才有一些巨魔得以幸存。然而,鱼人最终还是将一些巨魔、兽人与人类掳至其地下巢穴。萨尔成功挣脱枷锁并拯救了不少兽人和巨魔囚犯,一同杀出一条血路。在即将抵达出口之时,森金为了自己的人民和新盟友而壮烈牺牲。在其死后,沃金成为了氏族的新任暗影猎手。为了回报萨尔,沃金向部落宣誓永远效忠。

兽人离开后不久,大批巨魔也纷纷前往卡利姆多,但沃金并不在其中。他选择静待海女巫的怒火过后再与氏族的其他人另寻良机离开。最终在一年之后,他们集齐了所需物资并前往兽人的新国度杜隆塔尔。[7]

第三次战争中,暗矛氏族与酋长身在暗矛岛的兽人共同对抗燃烧军团。战争结束后,沃金将整个氏族定居在回音群岛,与杜隆塔尔隔海相望。然而在不久后新的威胁再次出现,海军上将戴林·普罗德摩尔的舰队向这片大陆驶来。沃金帮助雷克萨洛坎陈·风暴烈酒一起疏散了暗矛氏族,并将三人变为灵体双足飞龙以从联盟舰队上方进攻,同时还为他们提供了巨魔蝙蝠骑士的掩护。然而由于数量差距太大,沃金被迫撤退,但他仍然用自己睿智的建议为雷克萨与洛坎继续提供援助,并指引他们前往集结牛头人食人魔共同对抗人类。

建立森金村

帮助部落击退人类入侵后,沃金率领自己的氏族返回了回音群岛。然而这样的光景并不长久,一位名叫扎拉赞恩的巫医使用黑暗魔法奴役了许多暗矛族人,迫使沃金退守至大陆上,避免整个氏族沦为这位疯狂巫医的囚徒。沃金在杜隆塔尔的南海岸建立了森金村作为对扎拉赞恩反击的大本营。然而,他被召唤至奥格瑞玛援助萨尔,并将整个村子交给了加德林大师。尽管库尔提拉斯海军对贫瘠之地和杜隆塔尔的袭击不断,但这些都没有直接威胁到森金村。

魔兽世界

WoW Icon 16x1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
沃金在美酒节敲酒桶。

沃金留在了奥格瑞玛中萨尔的要塞,作为顾问为大酋长提供建议,协助部落扩张对卡利姆多的统治力与影响力,并贡献了不少计谋,如取回托卡拉尔用于对抗荆棘谷巨魔,而这一切都是为了给他的人民带来更好的未来。

美酒节时,沃金在每天的早晚6时会前往节日场地进行敲酒桶仪式。在场的玩家会获得2小时的“美酒节的热情”状态,获取的经验提高10%。

幽暗城之战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沃金在幽暗城之战时为部落效力。他骑在他的迅猛龙上,与炮兵部队与数位步兵守在洛丹伦废墟大门外,直到萨尔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到来。随后他继续留守并派遣了一些冒险者跟随大酋长夺回幽暗城。

暗矛的荣耀

沃金率军进攻回音群岛。

冒险者多次尝试夺回回音群岛后,沃金想出了一个击败扎拉赞恩并使暗矛巨魔重回群岛的计划。在他发出召集后,巫医赫兹托克瓦妮拉勇士乌拉金Zild'jian与其他部落成员纷纷前来,并将森金村作为解放回音群岛的大本营。瓦妮拉的蛙探对沃金的部队提供支援,而部落冒险者也成功找到并征召了岑塔布拉。与此同时,勇士乌拉金与部落冒险者们也说服了暗矛居民一同协助解放回音群岛。

在巫医赫兹托克与神灵交谈后,沃金受命向暗矛神明伯昂撒姆第赔罪。在发现计划可行并确保部队准备妥当后,沃金再次发起了对回音群岛的袭击。一开始他率军进击并向伯昂撒姆第证明自己的价值,之后他前往其他岛屿并击杀了Jun'do the Traitor同时伯昂撒姆第让暗矛之灵崛起并戴装备上古代面具与鲜血之矛前往协助沃金。只剩一座岛屿尚需征服后,沃金警告部下称扎拉赞恩十分狡猾,并且十分擅长巫毒妖术。随后他便向自己从前的朋友发起了冲锋。

一场血战之后,扎拉赞恩逃走,而岑塔布拉在变成蝙蝠后发现了他的位置,并迅速通知沃金称扎拉赞恩正在着手于某种黑魔法。或许是出于对老友的心存不忍,沃金给了扎拉赞恩投降的机会,但扎拉赞恩却趁机控制了暗矛氏族的战士,使他们转而对抗沃金与其他部落军队。计划失败之后,扎拉赞恩说他对此并不在意,因为没人能活着穿过他的屏障,而回音群岛将永远在他手中。沃金随后目睹了伯昂撒姆第出现并告诉扎拉赞恩死去的暗矛族人都归他所属,并召唤亡者杀死了扎拉赞恩。

沃金称对这位邪恶巨魔而言这是最好的结局,并感谢伯昂撒姆第的援助,而后者要他好好保重,其会在亡者世界静待他来临。岑塔布拉说她的命运已与沃金缠绕在一起。随后沃金开始准备回音群岛的重建工作。

元素暴动

元素暴动时他出席了元素暴动会议,并在会上与加尔鲁什关于其在巫妖王之战中的出现发生了激烈冲突。加尔鲁什宣称在战斗中沃金不过只夺回一点点的领土。沃金还抵御了元素对精神谷的入侵。

天崩地裂:浩劫的前奏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沃金注意到凯恩在与大酋长的决斗中轻易被杀,并对这场决斗产生了怀疑。

大地的裂变

Cataclysm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大地的裂变》中沃金在回音群岛上。

沃金与部落新任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发生了激烈冲突。对于这位兽人的极端主义和嗜战渴望十分不满的氏族首领率族离开奥格瑞玛并在暗矛岛上建立了反抗军。[5] 他参与了许多巨魔新手区任务,其中有一条影像通过火盆上的烟气显示了他与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在格罗玛什要塞中的争吵:加尔鲁什与沃金之间的冲突,二人的关系如同之前和凯恩一样降至冰点——最终沃金威胁要将他杀死。[8] 对加尔鲁什的领导力十分不满的沃金率领氏族回到了暗矛岛

在岛上,他们遭遇了导致森金死亡的纳迦女海巫,古代敌人扎基拉与其手下的恶鳞纳迦。与暗矛氏族之前的做法不同,沃金决定取下敌人首级,并向占领北方群岛的纳迦军队发起进攻,[9] 随后杀死了扎基拉,为父亲报了仇。利用其死时爆发出的巨大能量,沃金联系萨尔寻求他的建议。[10] 尽管沃金考虑过带领人民离开,但看在加尔鲁什的想法至少还是高尚的份上,还是遵循萨尔的提议为了部落的名义而留下。[11]

赞达拉的崛起

Cataclysm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祖尔集结所有巨魔部落召开会议时,沃金与古拉巴什氏族金度阿曼尼氏族达卡拉和一位未知的冰巨魔领袖一同出席。会上巨魔领袖们得知祖尔法拉克已成为不毛之地,而祖达克已沦陷于天灾军团之手。祖尔紧接着说各个巨魔氏族应当集结为一个新的巨魔帝国。他以重现祖尔格拉布祖阿曼的往昔荣耀为由诱惑金度与达卡拉,而当其他人纷纷同意时,沃金却准备离开,直到被问是否要背叛人民时才停下来。他反驳称部落才是他的家,如果赞达拉要将战争带至这片土地,他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

沃金率军进攻祖阿曼。

在此之后,知道部落无法独自对抗赞达拉的沃金派遣暗矛信使前往奥格瑞玛与暴风城。他随后会见了银月城游侠将军哈杜伦·明翼温蕾萨·风行者以处理祖阿曼的阿曼尼。沃金告诉他们赞达拉正准备建立一新的巨魔帝国,其范围将覆盖所有巨魔氏族,包含阿曼尼与他自己的暗矛氏族——此事如果不立刻处理将十分致命。知晓阿曼尼将成为奎尔萨拉斯的威胁后,哈杜伦与温蕾萨同意联合,并命令麾下的远行者、游侠和希蒙夸什猎手将阿曼尼困在祖阿曼之内。

沃金随后前往荆棘谷并向其中的部落与联盟军队提前通知了古拉巴什的存在。他又到藏宝海湾大财主里维加兹通知了古巴拉什的威胁。

在古巴拉什退却后,沃金命希蒙夸什猎手将其困在祖尔格拉布,而他则亲自进攻祖阿曼的阿曼尼,并在冒险者的援助下终结了达卡拉与赞达拉在祖阿曼的一切计划。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战争之潮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当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召集部落各位领袖举行会议时,沃金也应约前往。当他知道对塞拉摩的进攻后保持了沉默,但当加尔鲁什提到将暗夜精灵驱逐出卡利姆多时,这位暗矛巨魔发话了。沃金指出暗夜精灵在部落之前就早已存在于卡利姆多之上,将其强制驱逐会给联盟以可乘之机。会议结束后,当贝恩·血蹄得知加尔鲁什的新护卫马尔考罗克刚刚经过后,其与沃金进行了秘密谈话。当贝恩对加尔鲁什允许一名黑石氏族兽人与一名雷德·黑手的前任仆从加入部落表示不满时,沃金指出他自己也曾让野性图腾氏族的成员加入部落。而当贝恩说他更加喜欢牛头人时,沃金说这段时间他也这样想。

沃金随后独自率领暗矛氏族进攻北方城堡。他在莫高雷巨门遇见了贝恩领导的牛头人部队,并一同穿过贫瘠之地向北方城堡进军。一场恶战之后,北方城堡在强大的部落面前沦陷。胜利后,部落成员(主要是沃金贝恩科兰缇尔‧血刃弗兰迪斯‧法利)对加尔鲁什留守北方城堡而非继续进攻的决定十分不解:塞拉摩可以借此机会集合援军,再想将其征服会更加困难。在加尔鲁什闭门不出的情况下,沃金与其他人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讨论大酋长现在的想法。然而,内部的叛徒将此事泄露给了加尔鲁什。当沃金说到被奴役的元素可能会武装自己对抗部落时,众人才意识到自己被监视了。马尔考罗克打算对其严惩,但加尔鲁什并未采取行动(除了因为血刃对其发出质疑而被打),并再次强调他们的忠诚属于部落。沃金也鞠躬致意,随后加尔鲁什吩咐他们回到自己的领地。

后来,沃金与贝恩受邀参与加尔鲁什的会议,并发现马尔考罗克也在场。部落的三位领袖进行了一番政治对话,直到贝恩表达出自己的担忧并询问加尔鲁什为何他只听那位黑石兽人所言。在确认马尔考罗克离开执勤后,加尔鲁什对沃金和贝恩说他对舰队有所命令。以为加尔鲁什会继续进攻塞拉摩或是让他们参战的二人怎么也没想到加尔鲁什竟然下令让舰队撤退。在前往执行命令时,贝恩对加尔鲁什说他希望部落不会因此而分崩离析。而在二人离开时,他们听见了大酋长与其护卫的大笑声。

当加尔鲁什终于开始进攻塞拉摩时,沃金不仅率巨魔军队参战,还和贝恩加入了加尔鲁什亲率进攻塞拉摩北门的部队。在进攻中,沃金意识到巨龙卡雷苟斯不仅在协助防御塞拉摩,还试图诱使部落军队防止其撤退。见到各自对敌的贝恩与加尔鲁什后,沃金将巨龙的图谋告诉了他们。加尔鲁什下令撤退后,沃金又迅速将他的命令重复给附近的部落军队,但沃金自己发现暗矛战士的嗜血欲望让他们不愿停止战斗。塞拉摩的战斗几近失败后,沃金和其他人来到加尔鲁什面前,看到他正凝视着尘泥海湾的大桥,而塞拉摩之战的真相此时才真正揭开。进攻塞拉摩并不是为了摧毁要塞,而是为了将联盟高阶将领,例如珊蒂斯·羽月马库斯·乔纳森将军等人聚集起来,这样用法力炸弹就能将城市连同内部人员全部消灭,而加尔鲁什宣称此举是为了弱化联盟。不久之后,部落军队便见证了法力炸弹摧毁塞拉摩的景象,有人为此欢呼,也有人对此唾弃不已,沃金就是后者之一。

在加尔鲁什与许多部落成员在奥格瑞玛中欢庆时,沃金与其他人如贝恩、科兰缇尔‧血刃与弗兰迪斯‧法利在剃刀岭集合讨论大酋长摧毁塞拉摩的真正意图。不久之后,马尔考罗克与库卡隆成员炸毁了剃刀岭旅店,杀死了包括曾质疑大酋长的血刃与法利等人并将其称为意外。当沃金得知这场“意外”后,他再也无法忍受并决定回到回音群岛。然而就在他准备出发时,一名暗矛信使通知他联盟舰队正在前往奥格瑞玛。

沃金后来在战后出现。在联盟舰队被逼退与部落控制的海怪被杀后,沃金得知联盟不仅收复了北方城堡,还成功突破了部落封锁线。之后他目睹了加尔鲁什下令让卡利姆多海岸防线进行回撤。贝恩对此十分高兴,认为加尔鲁什已经放弃了征服计划。然而让他恐惧的是,加尔鲁什称计划有变:他不再打算驱逐联盟,而是打算将其彻底灭族。目睹此事后,贝恩称倘若再有塞拉摩之类的事情发生,加尔鲁什将永远失去牛头人的支持,随后他看向巨魔领袖。尽管不同意加尔鲁什,但为了保护自己的人民,沃金向贝恩投去了悲哀的目光,轻轻摇了摇头。而贝恩则点点头,表示理解沃金的苦衷。

大战在即,沃金也回到了回音群岛计划下一步行动。

夺岛奇兵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沃金的新模型。

从入侵潘达利亚开始大约两个月后,加尔鲁什亲自率领部落舰队到来,并迅速将卡桑琅海岸附近的联盟部队清理一空。加尔鲁什和沃金在新建不久的统御岗哨再一次针对其嗜战行为展开意见交锋,最终导致长久忍受暗矛氏族酋长指责的加尔鲁什下令除掉自己的政敌(派遣沃金与库卡隆共同执行任务以掩人耳目)。沃金成功在此次谋杀中幸存,并指示英雄们将他的死亡报告给加尔鲁什并保持与其的亲近——静待时机,寻找其他志同道合的部落成员挽救在加尔鲁什的统治下濒临崩溃的部落。沃金还将这份任务托付给了贝恩·血蹄

后来他在一条河中被抓,并被见到其惨状的陈·风暴烈酒所救。陈和部落勇士帮助沃金重获力量后,他拜托他们前往寻找萨尔,并交出了他自己的炉石(与杜隆塔尔中的兽穴绑定)。在沃金恢复时,他的盟友们在回音群岛从遵照加尔鲁什指示的库卡隆手中救出了暗矛巨魔,同时萨尔决定与他们并肩作战直至沃金归来。不久后陈带沃金到影踪派寺院恢复状态,而沃金从贝恩处得知加尔鲁什在抓捕魔古并使用。在一封写给部落勇士的密信中,沃金表示他很担心加尔鲁什并不相信贝恩,并要他们保护贝恩,同时提醒道他们仍然受到加尔鲁什的新人。

后来沃金了解到部落与联盟都在试图获得圣钟。尽管他并不希望地狱咆哮拿到这件圣物,但沃金认为其在部落的手中更可以接受。了解到吉安娜将部落清洗出达拉然后,沃金在给盟军的信息中提到加尔鲁什已经改变了他曾认识的那位吉安娜。此外他还知道了洛瑟玛与加尔鲁什之间关系的裂痕,并计划在自己恢复好些时与这位摄政王“谈谈”。

部落之影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濒临死亡边缘而奋力求生的沃金终于杀出了蜥蜴人洞穴,并意识到他的伤口无法愈合。加尔鲁什的计划十分完备:沃金的自然治疗能力因为拉克戈尔的毒药而失效,而这位暗矛氏族酋长在逃离时又遭到当地蜥蜴人的伏击而九死一生。由于伤口的不断恶化,他几近来到另一个世界,而伯昂撒姆第和其父森金都想看看沃金如何渡过难关。这位伟大的神灵认为沃金为了人民安全的想法过于狭隘——他完全忘却了作为巨魔应当进行血腥杀伐而不是固步自封的天性。尽管受到这种前景的诱惑,但在蜥蜴人洞穴中看过了血肉重塑的恐怖(与凡人拥有这种恐怖力量需要经受的堕落)之后,他放弃了这种力量。对他的反应十分好奇并对其最终没有轻易放弃生命而高兴的伯昂撒姆第将其送回了生者世界,并让他看到了赞达拉帝国曾无比辉煌的过去。

在小河上顺流而下失去意识的沃金被一群熊猫人发现,并向陈·风暴烈酒通报称有个“怪物”在附近。十分担心好友状况的陈立刻带他来到滨岸村并前往附近的影踪禅院。沃金在影踪派的照料下醒来,但他并不是独自一人——一位名叫提拉森·克尔特人类猎人前不久也被陈发现,并将两人放在一起“治疗”,这样熊猫人就能更好理解双方的冲突以及自身所持的立场。在祝踏岚的关注下,两人通过互帮互助进行各种任务的考验,包括“机会”游戏和当地的友谊下棋游戏,但双方似乎并未达成满意的结论。随着沃金治疗的进行,他和提拉森终于达成共识,那就是只有团结一致才能取得胜利。

沃金不停受到伯昂撒姆第影像的嘲笑,质问这位暗矛氏族酋长和他在艾泽拉斯的地位。

沃金开始与熊猫人武僧一同训练,慢慢恢复自己的力量。他们称他为“Vol'jian”——这个有多重含义的名字他们念起来更顺口——并看着他毫无置疑地完成了祝踏岚的各种试练,包括空手劈开石板等等。

不久之后,一场大暴雪席卷北方,而此时提拉森正在山间进行旅行。沃金试图去追他,但祝踏岚却拒绝了这一要求:他仍处于恢复阶段,此时前往无异于自杀。祝要他继续之前的“杂务”,并思索一个问题:他究竟是担心这名人类的安危,还是期冀从援救他的行动中获得好印象。不久后,被暴风雪掩埋而濒死的提拉森被武僧们找到。在此,沃金第一次与自己内心的,这阻止他康复的恶魔们正面对抗。疑之煞会攫取人们的灵魂,而沃金进行了溯源酒仪式得以解脱。紧接着,沃金目睹了提拉森的同伴们接下任务界前往神龙之心。在那里,他们被煞一网打尽,包括一名沃金猜测与提拉森关系匪浅的女性。提拉森内心对她死亡的愧疚与疑惑给了沃金一个突破口,这位暗影猎手随即消灭了萦绕在他心头的疑之煞,终结了他的疑虑并拯救了他的性命。

沃金与陈·风暴烈酒并肩作战。

提拉森与沃金在分享记忆后进行了交谈,他对从前避开的问题一吐而出。他说自己曾在神龙之心“死去”过——他不再是那时的自己,正如沃金也不再是逃出蜥蜴人洞穴并在禅院苏醒的那个他一样。然而,二人的问题现在困扰着他们彼此。沃金表示如果他能找到战胜恐惧的方式一定会加以分享。

自从沃金进入这位人类的思绪之后,神灵就离他十分遥远。沃金认为这是因为他的信仰或他在人类身体中的经历,尽管他在内心深处知道自己仍然忠诚于神灵,只是不像其他人那么野蛮。他最终通过蝙蝠之神希里克和蜘蛛之神沙德拉的影像证明自己没有被遗忘。然而他并不是唯一试图在潘达利亚呼唤神灵的人。

随着时间流逝,提拉森和沃金渐渐能更好地理解彼此。不过这并不是二人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提拉森曾在戴林·普罗德摩尔的部队中效力,对抗萨尔手下迅速成长的部落。他的几名同伴当时曾打算杀死沃金,然而并未成功。二人开始讨论将过去的自己抛弃有何意义。在对话之后,沃金看到了另一幅影像,这一次是座隐藏在北方的岛屿,一艘赞达拉舰队正向着卓金村而来。祝踏岚、陈、沃金与提拉森开始计划下一步行动,而后面三人负责率领十八位勇士阻止赞达拉前进并拯救卓金村。全副武装上熊猫人的盔甲之后,沃金和他的人类同伴一同踏上了征程。

沃金与提拉森在卓金村防御战中负责打头阵,目标是击垮村子周围的包围网,并在伤亡过多之前撤回。有些巨魔发现在与同族战斗时目瞪口呆,沃金趁此机会夺取了战斗的上风。然而尽管他奋勇杀敌,却还是力有不逮,并被一名赞达拉逼至绝境,身负数伤。然而提拉森从远处射杀了敌人,救了他一命。小队进行撤退并观察赞达拉的进军以计划下一步攻击位置,同时对周围的村落进行疏散。

在一次与祝踏岚的交谈中,沃金开始思考自己的身份——暗矛氏族酋长,部落领袖,或者仅仅是一名巨魔。那天晚上,伯昂撒姆第再次来到他身边,而这次沃金的答案让这位神灵十分满意。伯昂撒姆第告诉沃金,他从其他神灵那里看到的影像是为了让他谨记作为巨魔的意义,而沙德拉(赞达拉的母神)给他的影像则是出于不明原因要他对抗自己的信徒,也许是为了鞭策他们更好地愉悦她。伯昂撒姆第感谢沃金让他在往生世界“照料”了许多新的巨魔,并将一样他失去已久的能重新赠予他:巨魔与生俱来的恢复能力。临别前,沃金承诺会带给他更多赞达拉巨魔的灵魂,然后开始全力恢复。

在重获恢复能力之后,沃金身上几处最严重的伤口也开始愈合,不过他选择将自己喉咙上的一道切口加深,并略微改变了自己的声音,作为全新自我的证明——他不再是那个加尔鲁什手下的巨魔。

因为沃金与提拉森在卓金村防御战中的贡献,祝踏岚决定给予他们和影踪派武僧一样的荣耀,将二人的头像雕刻在潘达利亚山中的巨石上。有关沃金的传言此时正在外部世界中四处传播:有些部落成员认为这位暗矛酋长在与大酋长的敌人战斗中英勇牺牲了,而有些人则认为他遭到了刺杀。仅仅只有一小部分人相信沃金仍然还活着。为了纪念他,不少部落成员纹上了暗矛文身。

为了阻止赞达拉的前进,沃金、陈和提拉森受命前往锦绣谷阻止赞达拉复活其处于沉睡之中的盟友魔古。尽管这次任务实际上是有来无回(他们七个人要对抗整支赞达拉大军),沃金和提拉森却认为反正都是一死。二人在旅途中又关于过去和未来进行了交流:沃金对二人跨越种族间长年的仇恨而抵达现在的亲近关系感到十分奇妙。根据提拉森所说,世界上绝不会有人相信他们之间的友谊,并且现在还要为了一片与他们并无关系的大陆而并肩作战,以及如果二人的关系曝光,他会背上叛国的罪名而被处决。

沃金再次收到了毒蜘蛛女王的一幅影像,这一次他看到了赞达拉与魔古在远古时期的同盟,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沃金意识到二者分道扬镳的原因:他们都有着极其相似的傲慢态度。两个帝国因为不同的原因而陨落:赞达拉帝国在部族内乱中不断虚弱,而魔古则是被自己手下的侍从所推翻。他醒来的时候发现有一只蜘蛛正在自己的脸上结网。

提拉森与沃金在附近发现了一支赞达拉营地,其中有联盟的一队斥候正受到折磨。提拉森坚持要在暗中帮助他们,沃金最后也同意帮忙。他们将这群小队释放后,发现藏于暗处的救命恩人的队长想知道提拉森 Knort的藏身之所。沃金为了保护自己朋友的身份,讲出了自己是暗矛氏族的部落领袖沃金,那些人都是他亲手击杀的。斥候们联想到关于沃金已死的沸沸扬扬的传言,在得知他仍活着的事实后十分震惊。沃金让他们逃回了安全之处。

这支小队遭到了由Khal'ak率领的赞达拉部队伏击,并将沃金引诱至开阔地带。Khal'ak抓住了提拉森并对他进行了严刑拷打和威逼利诱,告诉他只要沃金投降就放他一命。他被迫答应了下来。

令沃金惊讶不已的是,这位冷酷的统领对他并没有任何恶意。二人骑着迅猛龙来到一处魔古山宫殿附近的小屋中,而沃金作为暗影猎手与暗矛氏族首领受到了热情款待。Khal'ak要他沐浴更衣,而后二人在宴席上讨论了此刻的困境。Khal'ak在拉斯塔哈大王天崩地裂中召集巨魔时就认出了他,并目睹了沃金拒绝加入巨魔大联盟的举动。她并未怪罪他的选择——暗矛氏族在他的领导下欣欣向荣,并免除了与阿曼尼古拉巴什一样的命运。Khal'ak再次提出了之前的建议,而这一次的条件也更加诱人:只要他选择同盟,暗矛氏族将是超越其他氏族的赞达拉第一大氏族。沃金仔细思考了这个提议,鉴于之前拒绝拉斯塔哈时的主要理由也因为加尔鲁什的背叛而不复存在,他也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

作为合作的回报,Khal'ak也保证了沃金同伴的安全。在目睹了Warlord Kao复活后,巨魔们返回了宫殿并开始前往雷神岛。在这里,沃金见到了Khal'ak的上级Vilnak'dor,并且向他表明了自己的用处。沃金随后向Khal'ak表示,为了让暗矛氏族更顺畅地融入新同盟,这个家伙必须被除掉。

其实,沃金至今为止的经历让他做出了完全相反的决定:他是个暗影猎手,也是暗矛氏族的酋长,一位部落领袖;加尔鲁什的背叛与部落的方向背道而驰,但这仅仅只是他的个人举动。沃金意识到部落是一个整体,而他需要保护这个大家庭不受加尔鲁什野心的侵害。尽管他思考了Khal'ak的提议,但事实仍然是暗矛氏族的繁荣昌盛并不是为了重建一个他们无法想象的巅峰帝国,而是适应这个世界的现实并努力取得一席之地。

沃金找到了他的同伴们,并帮助他们挣脱了禁锢。趁着夜色的掩护,他们逃离了赞达拉营地并乘坐一艘渔船返回了潘达利亚大陆。回到禅院之后,沃金向祝踏岚讲述了他们遇到了事情,以及赞达拉接下来会将禅院作为目标。他坚持要影踪派以及撤离,但祝踏岚打算与其抗争到底。于是沃金、提拉森和陈也决定加入其中,这三十三名禅院的守卫被称为“三十三”。沃金预先部署了大量陷阱阻止赞达拉前进,并在战斗前与提拉森进行了交谈。尽管二人都知道这场战斗有死无生,但他们并未选择为即将到来的命运而道别。提拉森希望能为沃金打算用来杀死加尔鲁什的利箭绑上羽毛,而沃金承诺绝不会让他失望。武僧们也为沃金锻造了一柄阔剑,让他在蜥蜴人洞穴被刺后再次拥有了自己的武器。

尽管赞达拉军队因为沃金和提拉森而行动缓慢,他们还是靠数量优势像一片暴风雨般逼近了禅院。沃金决定独自来到阵前,并向任何打算通过他的敌人发起一场荣誉之战。他的对手是一位名叫Deng-Tai的高大魔古,手持一把骇人的长矛。沃金与这个大块头的对手进行交战,但在战斗中途赞达拉指挥官下令全军冲锋。眼看战势告急,陈和几位武僧及时加入了战斗,然而还是不敌对方被迫逃离。重整旗鼓后,沃金没有看到提拉森的身影,而幸存者们——已从三十三名降到了十四名——再次受到了赞达拉侵略者的猛烈袭击。

沃金浴血奋战,并在一片混乱中击杀了Khal'ak的队长,但紧接着又遭到了打算用长矛将他刺穿的另一名魔古的攻击。提拉森将他顶向一旁,而自己承受了这一击。祝踏岚前来击败了这名魔古,而沃金发现并开始与渴望复仇的Khal'ak作战。他的对手敏捷而狡猾,并能看穿沃金的招数做出相应对策。为了反击,沃金放弃了平常惯用的战斗方式,而使用了与影踪派武僧训练的成果。他不断向前进攻,并抓住了Khal'ak的破绽,一拳打爆了她的头颅。

受到抵抗军精神的震慑,群龙无主的赞达拉军队开始逃离此地。尽管提拉森已决意向死,沃金还是发誓要拯救他的性命,并使用治疗能力修复他的伤口。他与伯昂撒姆第取得联系想救下他朋友的性命,一番交谈后大神最终同意了这个请求,而提拉森也踏上了一条与沃金不同的恢复之路。沃金在治疗成果中一直照看着提拉森,二人在适当时机下又进行了一次交谈。沃金提醒提拉森他早先作出的承诺,而这位人类也保证会为那支利箭绑上羽毛。两位好友最终分别:被沃金救下一命的提拉森打算与家人重聚,而沃金也打算如此

战势升级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沃金骑在他的迅猛龙上。
沃金领导剃刀岭之战

沃金和奎尔萨拉斯的摄政王洛瑟玛·塞隆进行联系,并在推翻加尔鲁什的事情上得到了后者的支持。返回杜隆塔尔后,沃金得知他的人民正处于库卡隆的戒严令看管下。在洛瑟玛处理完雷神岛(海对岸)的事情后,沃金被迫率先宣布公开起义对抗加尔鲁什,并将其大本营设在森金村。在与萨尔交谈后,沃金派遣部落冒险者们在北贫瘠之地加尔鲁什的库卡隆部队身上收集补给。收到物资之后,沃金发现库卡隆已经开始向村子发起进攻。在一场恶战之后,沃金率军成功将侵略者挡了回去。[12]森金村安全之后,沃金准备开始向剃刀岭进军,然而萨尔阻止了他并说出了自己前往奥格瑞玛的计划。尽管沃金表示族人需要自己,萨尔却坚持要找寻诸如萨鲁法尔伊崔格这样反对加尔鲁什的兽人。为了阻止萨尔,沃金直截了当地说加尔鲁什的部队会杀了他,然而萨尔却说他愿意冒这个风险看看他的人民并不都甘心服从于加尔鲁什。随后他要沃金在自己失败后照顾阿格娜与自己的儿子,而暗影猎手答应了这个请求。

看着萨尔离开后,沃金在森金村集结部队,并亲自率军进攻剃刀岭。库卡隆部队被消灭后,剃刀岭的人民同意加入暗矛起义军,而沃金会见了贝恩·血蹄。在同意援助起义军,同时保证奥格瑞玛内自己人民的安全后,奥格瑞玛是一座坚固的堡垒,沃金需要在部落以外寻找帮手。[13] 不久后,联盟成员接近沃金,而暗影猎手和冒险者们都同意暂时结盟以对抗加尔鲁什,并约定从两个方向发起进攻:部落将从陆上出发,而联盟则负责海战。[14]

决战奥格瑞玛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沃金与贝恩驻扎在剃刀岭,等待雷霆崖战士和暗矛猎头者到来。两位领袖讨论了当前海上登陆的形势,以及有关加尔鲁什的事情。

沃金,部落大酋长。

沃金的起义军在围攻奥格瑞玛时保住了杜隆塔尔的大部分,而现在部队来到了城门外。沃金的对手是纳兹戈林将军,而后者释放了钢铁战蝎对付暗矛酋长和贝恩·血蹄。将其击败之后,泰兰德·语风拿下了奥格瑞玛的入口,并让沃金继续前进,她来断后。

沃金和贝恩在地下要塞中援助部落密探对抗库卡隆兽人。他要贝恩和他的战士守住阵地,同时要冒险者们追赶萨尔和加尔鲁什。沃金希望能阻止地上发生的种种血腥事件。

击败加尔鲁什后,沃金与其他部落领袖来到心灵圣殿。沃金告诉萨尔部落需要真正的大酋长归来。然而萨尔指出是沃金将部落团结在一起并捍卫了它的荣耀,随后下跪恳请追随沃金左右。沃金并不认为自己值得这一头衔,但部落的其他领袖都支持他,于是他宣誓会奉献自己的一切。随后瓦里安前来拜访,一开始他对沃金成为大酋长一事表示惊讶,但在了解到后者对联盟与部落之间和平的期望后渐渐平复。不过他也警告称如果沃金像加尔鲁什一样辜负了部落的荣耀,那么联盟就会亲手将其终结。

联盟
Dat's de end of Hellscream.
<Vol'jin eyes you warily.>
What next, <race>?

部落

Stand tall, <class>. Today ya saved de soul of de Horde.

战争罪行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战争罪行》

沃金成为大酋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悬赏扎伊拉的首级。他派了一队密探前往暮光高地但效果不佳,此时这位部落的新领袖收到了一封前往旁听对加尔鲁什裁决的邀请。他和部落的其他领袖一同来到了白虎寺。

沃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临。他在围城战之后仍然与瓦里安意见相同,认为剩下的兽人不应该走上加尔鲁什的老路。在祝踏岚表示将会有一场审判后,部落领袖们商议让谁来为前任部落大酋长作辩护。希尔瓦娜斯自告奋勇,但沃金拒绝了,并说比起辩护人而言她更适合作为起诉人。在此之后沃金选择了贝恩承担这一任务,尽管他不太乐意,但还是在其他人的劝说下接受了。宣布了辩护人之后,沃金了解到联盟选派了瓦里安·乌瑞恩作为起诉人。然而沃金对此表示否定,于是联盟又宣布由泰兰德·语风作为起诉人。

在旁听安度因的证词之后,沃金告诉贝恩他做得很好。希尔瓦娜斯也来到他们身边,但她和贝恩争吵了起来。大酋长阻止了他们,并要她保持耐心。在第二天,他作为泰兰德的下一位证人出庭。他讲述了加尔鲁什统治下的巨魔与潘达利亚战役。他目睹了加尔鲁什命令拉克戈尔·血刃在沃金不合作时将其刺杀的影像。在贝恩进行询问时,他要沃金重述了他对加尔鲁什的威胁。

审判接近尾声时,沃金给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写了一封信,表示理解她最近的举动。在加尔鲁什逃脱与后续的混乱平息后,他与萨尔一同发誓定会找到凯诺兹将加尔鲁什带往了何时何处。

钢铁之潮

WoD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

正式就任为部落大酋长后,沃金现在身处格罗玛什尔要塞之中。

钢铁部落开始向艾泽拉斯发动初步侵略后,沃金派遣了部落勇士加入当地部队与来犯者战斗。[15] 部落勇士们与卡德加萨尔一起向他通知了这场新的威胁以及其对艾泽拉斯的影响。

德拉诺之王

WoD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

他派遣战争大师佐格前往霜寒晶壁援助指挥官,并派遣大批包括洛坎在内的暗影猎手前往援助德拉诺各处的部落军队。沃金还通过骑士领主德兰纳卢斯保持对德拉诺各处部落军队状况的了解。当要塞到达第三阶段后,沃金将指挥官擢升为德拉诺部落军队的总大将。

古尔丹接手钢铁部落之后,沃金来到霜寒晶壁计划对塔纳安的进攻。他建议建造一处船坞并派遣指挥官前往钢铁码头。船坞建造完毕后,他祝愿指挥官能为部落带来荣耀。他还建立了一支精英巨魔部队沃金之锋并派其援助在塔纳安的行动。此外,大酋长对于格罗玛什成功武装戈隆的方式也十分感兴趣。

军团再临

Legion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沃金似乎在破碎海岸失踪,希尔瓦娜斯代替他成为部落暂时的大酋长。[16]

地点

出现地点
位置 等级 生命值
美酒节  ?? 5,578,000
回音群岛  ?? 348,909,600
奥格瑞玛 模板:Boss Icon Small  ?? 129,000,000
黑暗中的匕首 92 42,159,200
决战奥格瑞玛 92 - ?? 168,636,800 - 348,909,600

性格特点

Icon-externalarticle-48x48.png
需要来源
*这篇文章需要注明出处/来源。

沃金是一位睿智而实际的领袖,永远将人民的利益摆在个人喜忧之上,甚至为此受苦也在所不辞。

从个人来讲,沃金崇尚自由高于一切,即便受到种种苦难,也不愿将自己束缚在安逸的笼中生活之中。除此之外,沃金也很看重个人关系,他将萨尔和凯恩视为“兄弟”,与父亲森金有着很深的感情,同时与扎拉赞恩从出生起就是挚友,直至后者因为自身的力量而走火入魔。尽管他并不推崇战争,并对赞达拉通过战争的方式重获荣耀与加尔鲁什对待联盟的侵略态度深痛恶绝,但他也会为了人民的安全而不惜一切,就像他对萨尔和部落宣誓的一样,将整个部落和暗矛氏族一样视为自己的子民。

从他与加尔鲁什之间有着激烈的矛盾可以看出,他并不回避用暴力解决问题,但他也是一位优秀的外交家,懂得如何选择话语以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他看起来与联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因为其对于向暴风城港口运送物资换取协助进攻赞达拉在祖尔格拉布的势力一事没有任何意见,同时与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非常好相处。当他暂时放下手中的工作时,沃金会指引人民,悉心照料自己的亲朋好友,并随时准备消灭胆敢伤害他们的人。

除此之外沃金应该也是一位强大的暗影猎手,他曾使用巫毒妖术将雷克萨、洛坎和陈·风暴烈酒变形为隐身的双足飞龙,这一手此前从未见他使用过。

根据“海军上将的命令”任务中手机的情报来看,他曾经对人类持不信任态度。然而这段对话只是简单从用此结束任务的纳兹格雷尔那里复制来的。[17] 任务本身已无法再接取。尽管如此,他的确对人类有着些许鄙弃与不信任。在《沃金:部落之影》中,在陈告诉他有位叫做提拉森·克尔特的人类在接近他后,他十分警惕并打算抗议。当提拉森为了阻止他绘制另一个jihui cube而触碰他时,他反应非常激烈,差点将提拉森的手掰了下来,因为他认为人类根本没有资格触碰像他这样的暗影猎手。随着时间流逝,他终于渐渐将提拉森视为朋友,甚至在其身受重伤时请求伯昂撒姆第饶恕他。在加尔鲁什战败后, 沃金用十分礼貌的语气回复了瓦里安的请求。他甚至给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写了一封信表示理解其经受的折磨。在加尔鲁什与凯诺兹多姆逃离后,他同意与联盟一同追捕加尔鲁什。

语录

作战
  • You make big mistake, mon.
  • Here come the voodoo!
  • For the Darkspear tribe!
问候
  • Spirits be with you, stranger. How may I help?
  • You come to consult the spirits?
  • How can old Vol'jin help you?
Icon-delete-black-22x2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已从魔兽世界中移除。
格罗玛什尔要塞
  • Another hero? The fates smile upon us on this day, <name>.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 Watch me back, mon.
  • Keep ya eyes wide open.
  • Stay close.
  • Spirits be wit'cha.
  • How kin ol' Vol'jin help ya?
  • De spirits be restless.
  • Dese be da dark times.
  • Da Darkspear never gonna give up.

美酒节敲酒桶

  • We will learn who the greatest brewmaster is. We know the breweries are up for the challenge. We would not have invited them otherwise. So now, let us celebrate with our fine warrior brothers! Let us count down from five. Then old Vol'jin will tap this keg and we can all decide who is the greatest of brewmasters. Ziggy Zoggy Ziggy Zoggy Oy Oy Oy![n 1] The keg has been tapped! The battle begins! Now raise your glasses with me, as I toast our combatants... Brew for the Horde! Drink for the Horde!

回音群岛

会见哈杜伦与温蕾萨
沃金在祖阿曼之外会见哈杜伦·明翼与温蕾萨·风行者。

Silvermoon Messenger 说: I bring word from the Regent Lord of Silvermoon.
Silvermoon Messenger 说: Lord Lor'themar demands an explanation for the presence of this... exile in our lands.
Vereesa Windrunner 说: Quel'Thalas is as much my home as it is yours and I would not see it fall to our ancient enemy. Now, you tell your cowardly regent --
Halduron Brightwing 说: Vereesa, please!
Halduron Brightwing 说: She is here at my invitation, courier. Most of my Farstriders are away and cannot be recalled easily. Vereesa's rangers know the land and are experienced combatants.
Silvermoon Messenger 说: Lord Lor'themar does not concur with your reasoning, ranger-general. You have no authority to invite this --
Halduron Brightwing 说: I am the commander of Silvermoon's defenses and I will seek assistance as I deem necessary!
Halduron Brightwing 说: Now, Chieftain Vol'jin, before we were so rudely interrupted, you were telling us of the Zandalari's plans.
Vol'jin 说: Dat I was. Da Zandalari called a meeting 'o all da troll tribes includin' da Darkspears.
Vol'jin 说: King Rastakhan, he be plannin' to unite da troll tribes under his Zandalari.
Vereesa Windrunner 说: Including the Amani?
Vol'jin 说: Da Amani, da Gurubashi, all 'o dem. He be dispatchin' emissaries to every tribe.
Halduron Brightwing 说: My scouts have reported nothing but quiet outside Zul'Aman.
Vol'jin 说: Dey be holed up inside da ruined city, regroupin'.
Vol'jin 说: Rastakhan be callin' me his brother, but da Horde be our true brothers. We gotta stop him before he can sweet-talk the others into joinin' his empire.
Vereesa Windrunner 说: So how are we going to deal with this alliance between the Amani and the Zandalari?
Halduron Brightwing 说: We must prevent it from occurring in the first place.
Vol'jin 说: Dat be da plan. My men be infiltratin' the city and learnin' what dey can about da new Zandalari warlord.
Vereesa Windrunner 说: Halduron, we should combine our forces and make preperations to act on reports from the Darkspear scouts.
Halduron Brightwing 说: Agreed. Messenger, you may carry word of our plans back to Lord Lor'themar, but make it clear that I will not tolerate any further interference.

黑暗中的匕首

详见:Dagger in the Dark

沃金:部落之影

战势升级

详见:Darkspear Rebellion#Quests

决战奥格瑞玛

Vol'jin 喊道: Garrosh be concealin' a whole hidden base. Where did his lust for power take him?
Baine Bloodhoof 喊道: We will soon find out. He is cornered like a rat down in one of these corridors.
Baine Bloodhoof 喊道: What should we do next?
Vol'jin 喊道: Baine, you and your warriors hold this junction. These heroes should forge ahead an' flush the Warchief out of hidin.
Baine Bloodhoof 喊道: What about you?
Vol'jin 喊道: People be dyin' up above. Da city is in chaos. I'm gonna finish it - stop da bloodshed. I'll come back for ya.
Baine Bloodhoof 喊道: ...very well.
Vol'jin 喊道: It's gonna be fine, Baine. We gonna find Thrall, gonna kill de Warchief, gonna avenge your father.
Baine Bloodhoof 喊道: Earthmother protect you, Vol'jin.
Vol'jin 喊道: Hah. Darkspear never die.
加尔鲁什战败后
Vol'jin: The Horde needs its true Warchief now, more than ever.
Thrall looks back over his shoulder.
Thrall: Yes, but it was you that held the Horde together during this madness.
Thrall turns around fully to speak to Vol'jin.
Thrall: It was you that protected our honor.
Thrall: From this day forward, Vol'jin - If you lead, (Kneeling) I will follow.
To Vol'jin's stunned surprise, Thrall takes to one knee before him with his head bowed and the Doomhammer set on the floor at his side.
Vol'jin: I am not worthy...
Vol'jin sounds unsure, but when he looks to the others, Lor'themar and Baine bow to him. Jastor removes his hat and bows, while Sylvanas simply nods. With this show of support, Vol'jin's acceptance grows firm.
Vol'jin: But I will give my all.
Vol'jin: (Bowing) For the Horde.
Vol'jin bows to his companions, becoming the first non-orc Warchief of the Horde.
Varian approaches the Horde contingent; all he can see at the moment are the backs of the gathered orc soldiers.
Varian Wrynn: I will speak to your Warchief!
The orc soldiers step aside to reveal Vol'jin in the center, with Thrall off and behind his surrogate brother's left shoulder. Varian looks surprised.
Vol'jin: I speak for the Horde.

注意

  1. This is shouted by the audience and hosts of the Comedy Central series "The Man Show" before everyone drinks a beer at the show's conclusion. Both are based off a traditional German Oktoberfest drinking song that goes "zicke zacke zicke zacke hoy hoy hoy!"

轶事

平行时间线

在审判地狱咆哮的最后一天,青铜龙凯诺兹多姆召唤出另一条时间线帮助加尔鲁什逃离。沃金的平行分身比他本体而言更加原始、野蛮而暴虐成性。根据Christie Golden所说,《战争罪行》中并未太多提到平行时间线上的沃金,除了“很坏”这样的描述。[24] 他是一位暗影猎手,戴着由人类和精灵的耳朵制成的项链,并且没有主宇宙的本体这样好说话。根据贝恩所言,凯诺兹选择的都是人们最破碎而黑暗的版本。要想将其送回原本的世界,就要接受这另一个自己。他在攻击安度因·乌瑞恩的过程中得到了病态的快感,并试图割下他的耳朵当作奖品,幸而克洛米及时出现把他扔飞。[25] 沃金如何接受另一个自己(贝恩说这是将其送回原本时间线的唯一方法)或反应尚不得而知。

人类、巨魔和精灵的矛盾在平行时间线中很可能十分激烈。在《沃金:部落之影》中,沃金试图告诉陈·风暴烈酒有关人类和巨魔间的冲突与仇恨。此外书中还提到沃金曾杀死过不计其数的人类。

画廊

参考与注释

外部链接

Echo Isles Echo Isles Zul'Aman Cape of Stranglethorn
继承自
森金
头衔
暗矛部族首领
继任者
仍在任
继承自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头衔
部落大酋长
继任者
仍在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