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cator-qualified.png
优质词条
这篇文章无论从翻译、排版、归纳和维基化等方面都无懈可击,打得不错。
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点击这里查看所有优质词条。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Rommath 6.1.jpg
大法师罗曼斯
Grand Magister Rommath

Horde 32.png
基本信息
头衔 奎尔萨拉斯的大魔导师
大法师
性别 男性
种族 血精灵 (人型生物)
职业 大魔导师
身份 奎尔萨拉斯的大魔导师; 凯尔萨斯王子的使者; 肯瑞托的大法师 (前)
所在地 多个地点
状态 存活
势力信息
阵营 部落
势力 银月城魔导师夺日者先锋军部落
前势力 肯瑞托新联盟伊利达雷 (笼统意义上)
人物关系
同伴

洛瑟玛·塞隆哈杜伦·明翼 女伯爵莉亚德琳艾萨斯·夺日者

奥能构造体 (守卫)
‘不可能’只是我们纵容出的结果。
Impossible is only what we allow it to be.

—— 罗曼斯

大法师[1]罗曼斯(Grand Magister Rommath奎尔萨拉斯大魔导师,即魔导师[2]的领袖。[3] 他是摄政王洛瑟玛·塞隆的私人顾问之一(另一位是游侠将军哈杜伦·明翼)。罗曼斯还拥有“大法师”的称号,并曾为肯瑞托效命过很长时间,直到在第三次战争后才与其断绝关系。[4]

罗曼斯曾是凯尔萨斯·逐日者的一名亲密伙伴,并且曾对凯尔萨斯有着狂热的忠诚。在天灾军团对奎尔萨拉斯入侵之后,王子远征外域,罗曼斯则被送回奎尔萨拉斯收复故土。在罗曼斯的执掌下,包括首都银月城在内大部分故土都被从天灾军团手中夺回。作为王子在奎尔萨拉斯的代言人,罗曼斯推广了伊利丹·怒风的指导——吸取奥术能量——以缓解和满足精灵们随着太阳之井被摧毁而日趋明显的魔瘾。[5]

王子的背叛和最终的死亡对罗曼斯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但他仍在这严酷的折磨中保持了对银月城的忠诚。罗曼斯将真正的忠心献给了他的人民[6],并且,他绝不愿看到摄政王塞隆重蹈凯尔的覆辙[4]

生平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作为一位天赋异禀的法师,罗曼斯陪伴着凯尔萨斯王子达拉然度过了他生命中的很长一段光阴。 他强大的力量使他获得了“大法师”的阶位——这可是一个几乎是只有达拉然统治者才能拥有的头衔。 达拉然曾被罗曼斯看做是与银月城相仿的家园。[4]第三次大战时期,罗曼斯回到奎尔萨拉斯,效力于当时的大魔导师贝洛瓦尔·萨罗纳

第三次大战及其余波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天灾军团入侵奎尔萨拉斯时,罗曼斯身处银月城,与他的前任大魔导师贝洛瓦尔一起主持城市的防御。当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围攻银月城时,罗曼斯被派去将平民们尽可能多的疏散出城市,让银月城的儿童们准备登船逃离,并尽力将精灵军队传送去保护奎尔丹纳斯岛

天灾军团入侵之后,在精灵君王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牺牲,太阳之井被腐化,奎尔萨拉斯近乎毁灭的局面下,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终于赶回家乡召集幸存者。贝洛瓦尔也在战斗中倒下了,于是罗曼斯被任命为他的继任者。罗曼斯与他的王子重聚后,作为王子的主要顾问为银月城带去消息。他不幸传入尚未收复的鹰翼广场,却英勇无畏地冲出重围,在成群的亡灵中杀出一条血路,并从银月城的废墟中援救了幸存的战友和同胞,最终率领他们抵达花园街市。罗曼斯在此找到了洛瑟玛·塞隆,并告诉他王子很快就会到达。 [3]

凯尔的离去、饥荒、以及天灾军团的不断袭击早已让一些人民日渐绝望,而罗曼斯的冷漠疏远则似乎更向人民暗示了什么。罗曼斯参与了摧毁已被污染的太阳之井的尝试,期间,精灵们与天灾军团和阿曼尼巨魔进行了一场极危险的战斗。不久,他又成为了凯尔身边那一行强大的辛多雷法师中的一员,前往洛丹伦新联盟效命——但却受到了人类指挥官加里瑟斯元帅的监视。此时一些精灵们最终因叛国罪被判处死刑,关押在达拉然的地牢中,但最终被瓦丝琪女士解救。

肯瑞托的幸存者们对精灵们显而易见的漠不关心态度使罗曼斯感到十分厌恶,他们放任加里瑟斯仅仅因为私人的好恶不公正的地在达拉然地下将血精灵处以极刑的行为——尽管那些精灵们曾像效忠银月城一样效忠这座城市。因此即使是在许多年以后,罗曼斯对他们的怨恨也没有丝毫的减弱。[3]

在凯尔萨斯王子决定与瓦斯琪女士的新主人伊利丹·怒风为伍后,罗曼斯追随王子及他的新同伴一起前往外域。他所在的这个队伍囊括了奎尔萨拉斯最强大的成员。而在凯尔萨斯致力于为他的人民寻求新的家园时,大部分血精灵还留在艾泽拉斯。在伊利丹的指导下,凯尔萨斯学到了一种激进的新方法用以满足精灵们始终存在的魔瘾——包括从外界甚至是恶魔身上吸取魔力。这种快速的恢复方法激励了凯尔萨斯的部队,他们选择留在外域继续研究,而罗曼斯则被派回艾泽拉斯,将这希望讯息带给了还在奎尔萨拉斯的血精灵们。他一边描绘辉煌的新家园的画卷,一边传播伊利丹的教导(罗曼斯顺理成章的把它归功于凯尔萨斯王子),并种下了希望的种子——凯尔萨斯将在未来的一天回归,将他的人民带往乐土。[5]大部分血精灵很快接纳了这种高效的新方法,而反对它的人则被新的摄政王驱逐出奎尔萨拉斯。[4]

罗曼斯留在了奎尔萨拉斯帮助故土重建,等候王子的回归。在他的帮助下,艾泽拉斯的血精灵学会了如何吸取奥术能量以满足他们的魔瘾。恢复健康后,他们赞美自己在外的王子,并决定投身于更多的研究。罗曼斯和新一代精灵法师议会非常成功地指导他们的同胞操纵奥术能量。很快,由于动荡魔法驱动,银月城的塔尖再次伸向了天空。血精灵甚至开始收复永歌森林的土地。被王子回归的承诺所激励,他疲惫的人民开始重整旗鼓,走向未知的未来。[5]

上层精灵的血脉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罗曼斯策划并支持了血骑士议会的创立,其中包括吸取被束缚的纳鲁——穆鲁——的能量。被俘获的穆鲁是由凯尔萨斯送回银月城供他的人民所用的。这个决定使他和远行者的领袖哈杜伦·明翼产生了冲突——哈杜伦非常反感这种对穆鲁的榨取行为。

在收复了银月城并升职为大魔导师之后,罗曼斯的政治能量亦大大提升。虽然罗曼斯的一些方法并不为洛瑟玛所容许,但是他拥有凯尔萨斯的全力支持。[3]罗曼斯坚信平衡的重要性,他认为尽管血精灵遭受着似乎永无止境的魔瘾折磨,他们仍在过分匮乏与过分放纵中掌握了一种平衡,而只有在这两个极端间找到平衡,血精灵才能完满。

罗曼斯将莉亚德琳召往日怒之塔,在那里,他向前高阶牧师介绍了他组建一支可以奴役圣光的战士部队的计划,他们的圣光力量并非来源于道德约束或坚定信仰,而是来源于意志和支配。罗曼斯向莉亚德琳展示了穆鲁,并让她成为了第一位血骑士。

罗曼斯得知了一名叫做欧罗温的精灵被残忍杀害且尸体被悬挂在牧羊人之门上的事件。由于传闻直指血骑士为凶手,于是罗曼斯要求莉亚德琳找出真凶,并以“合适的”方式解决问题。罗曼斯随后前往外域与凯尔萨斯会面,向王子禀告关于血精灵正与部落商讨合作一事。他向莉亚德琳表示,希望这一事件在他返回时已被妥善处理。

燃烧的远征

TBC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

大法师罗曼斯和他在外域的同胞们保持着联系,并获知了德拉诺仍有未受污染的兽人活动的消息。[7]洛瑟玛·塞隆认为,这种联系将会在他与大酋长萨尔进行的,关于血精灵加入部落的谈判中成为重要筹码——它或许能使血精灵以与其他种族对等的身份加入部落。在与新盟友密谈时,罗曼斯的魔导师负责将反对当局的声音迅速压制。[8] 罗曼斯与镇守幽魂之地的军队也保持着联系,他们希望大魔导师能尽快派遣他们为抵御天灾的援兵[9]罗曼斯还指示他的魔导师们对消除死亡之痕的污染的可能性进行研究。然而这道被腐化的土地被认为是几乎不可能重获生机了,这令人沮丧的结果也被马上报告给大法师。[10]尽管哈杜伦对洛瑟玛接纳被遗忘者的援助的决定表示支持,罗曼斯却对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动机颇有微词——后来发生的事则证实了他的疑虑。[4]

凯尔萨斯曾对他的人民许诺过美好的未来,王子最后却转而效忠于基尔加丹及其背后的燃烧军团。为此他以一种疯狂的状态返回奎尔萨拉斯,与他的邪血精灵一起抢走了穆鲁,占领了奎尔丹纳斯岛上的太阳之井高地,企图以太阳之井为媒介将他的新主人召唤至艾泽拉斯。

凯尔萨斯最终因他的背叛被诛杀于魔导师平台,而罗曼斯在整个过程中表现出的对他的人民始终如一的忠诚,使他获得了游侠将军哈杜伦的尊重——这在从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但罗曼斯的内心其实几乎被这变故击溃。这最终让他下定决心——如果今后领导者再做出这种会将血精灵推入深渊的决定,他绝不会再袖手旁观。[4]

日影之下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凯尔萨斯的背叛和太阳之井的战斗使罗曼斯的健康大幅受损。他曾多么热忱地效忠于王子,他便有多因其背叛之行而哀痛——或许是所有清醒的同族中遭受打击最重的那个。

六人议会大法师艾萨斯·夺日者表达了他拜访银月城的意图后,罗曼斯和哈杜伦一起在洛瑟玛之侧听取了这名肯瑞托大法师的请求。罗曼斯对艾萨斯对织法者玛里苟斯发了疯且攻击凡人法师的描述并不感冒,并以艾萨斯在肯瑞托的关系质疑他是为了个人的政治前途而来。因为罗曼斯本人曾在达拉然生活过很长时间,却最终在第三次大战时被肯瑞托背叛——他与凯尔萨斯和其他精灵险些在达拉然的地牢中遭到新联盟的屠杀,“无所不见的紫罗兰之眼”却偏偏对此视而不见。艾萨斯试图回应辩解,向罗曼斯保证在新领袖的领导之下肯瑞托已与曾经不同了,而新肯瑞托对此事也并不负有责任。但罗曼斯并不认同,并宣布他绝不会让手下的魔导师为紫罗兰城堡的利益而战——他只希望紫罗兰城堡这些人都在地狱中腐烂,或者是成为阿尔萨斯的奴隶。哈杜伦试图缓解罗曼斯的怒火。

洛瑟玛在此时介入,提醒罗曼斯,是否出兵的决定应当由他——摄政王——作出,迫使大魔导师在这一点上做出了让步。尽管洛瑟玛看上去在此事中保持中立,但他发觉自己内心确实像罗曼斯一样对达拉然十分不满,并私下同哈杜伦承认了这点。而尽管游侠将军和大魔导师在许多方面意见相左(尤其是血骑士奴役穆鲁一事),但在太阳之井高地的变故后,罗曼斯已经赢得了哈杜伦的尊重与信任。

洛瑟玛执意前往国土南部的奎尔林斯小屋,将太阳之井已经被成功净化的消息告知他曾经的同僚们。罗曼斯认为这一举措是毫无意义的,但他还是建议摄政王带一位血骑士作为护卫。罗曼斯自然不会对这趟行程最终得到的糟糕结局感到意外。

接着,罗曼斯与洛瑟玛、哈杜伦一起与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会面。女妖之王前来要求血精灵对即将开始的诺森德战争提供军力。希尔瓦娜斯以撤走她在幽魂之地的兵力,将奎尔萨拉斯再次暴露在天灾之下相威胁,逼迫摄政王将本就所剩无几的军力“贡献”到战争中的行为,罗曼斯目睹这一行径,惊骇不已。罗曼斯愤怒而绝望地指责希尔瓦娜斯用他们的土地勒索她曾经族人的行为,但希尔瓦娜斯不为所动。而洛瑟玛迅速结束了这次“对话”并同意了希尔瓦娜斯的要求的举动,更加激怒了罗曼斯。

在这个精灵们还未能从奎尔丹纳斯一役遭受的打击中喘口气的时刻,罗曼斯不愿面对这样的结果,他向洛瑟玛再次确认了这出兵的决定。洛瑟玛强调如果他们不做出行动,就将失去被遗忘者甚至是整个部落的支持,奎尔萨拉斯的国土也将失去近半。但罗曼斯的情绪无法平复,他甚至说那些为保卫奎尔萨拉斯而牺牲的精灵,与其看到他们的摄政王让他的人民为恶魔而战,并以他们的牺牲为名为自己辩护,怕是更应宁愿自己是无谓牺牲。洛瑟玛察觉,罗曼斯说出这样的话语并非出于愤怒或敌意,而是几近绝望——这是一种他在罗曼斯身上从未见过的情绪。

洛瑟玛强调了他在这件事上的决定权,并指出就算是被恶魔利用,只要这是保护奎尔萨拉斯安全所必需的,那这就是他所要做的事,而罗曼斯应服从他的命令。罗曼斯最后以一种轻轻的语气提起了血精灵的另一位领袖也曾对他说过相似的话,他当时没有提出质疑,甚至认为这是正确的——而最终他们一起将那位领袖埋葬在了奎尔丹纳斯。这样的对比让洛瑟玛如坠冰窟,后来,他在私人日记中承认了自己在此事上的想法和最终导致了凯尔萨斯灭亡的想法几乎如出一辙。

最终,罗曼斯离开,将最终的决定通知给女伯爵莉亚德琳和魔导师阿斯塔洛·血誓。艾萨斯则被派去找罗曼斯确定关于进入肯瑞托的其他信息——尽管他们都并不喜欢这最终的解决方案。

巫妖王之怒

大魔导师罗曼斯旁观太阳之井修复奎尔德拉。
WotLK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

大魔导师罗曼斯在重铸传奇之剑奎尔德拉的过程中出现。冒险者能在得到游侠将军哈杜伦·明翼的允许去使用太阳之井的圣光力量净化此剑后,在太阳之井旁见到他。在摄政王洛瑟玛·塞隆、乌瑞克·猎日者上尉和大魔导师本人的旁观下,奎尔德拉被浸入井中。尽管洛瑟玛对它的真伪稍存疑虑,罗曼斯却表现得很肯定。

对非血精灵玩家,洛瑟玛会试图自己把剑拿去,并对冒险者把奎尔德拉还给“它真正的主人”表示感谢。然而剑刃会把他弹到房间的另一头,对他造成大量伤害。太阳之井的守卫立刻拔出武器围住玩家和乌瑞克,罗曼斯则将玩家冻在冰块里并要求解释背叛的意义。乌瑞克·猎日者要求罗曼斯让卫兵退下,并说奎尔德拉会自己选择它的主人,而不是被人选择。罗曼斯最终接受了这个解释,挥退了卫兵。在这名上尉称摄政王为“蠢货”后,罗曼斯要求他在此圣地注意言辞。罗曼斯继而让玩家带走奎尔德拉——既然它已不再属于血精灵。

而对血精灵玩家,洛瑟玛则只会在一旁观看,并称赞玩家为“血精灵的英雄”。罗曼斯则顺着摄政王的话对玩家的努力表示支持,指出曾残破不堪、无人问津的奎尔德拉正如被王子背叛后的银月城——而现在,它将成为血精灵永不言弃的标志。

最后,罗曼斯指示冒险者带着重铸的奎尔德拉去找大法师艾萨斯·夺日者,并指出辛多雷不畏面对任何敌人。

熊猫人之谜

MoP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

夺岛奇兵

得知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坐上了肯瑞托首脑的位置后,罗曼斯认为现在的达拉然已被牢牢掌握在联盟的手中。鉴于第三次大战,以及辛多雷在加里瑟斯手中险些没能逃脱的屠杀事件中——肯瑞托的漠然态度显然是最大帮凶——得到的教训, 罗曼斯对肯瑞托现在所谓的“中立”态度毫无信心。

罗曼斯被委任探索一件在潘达利亚找到的魔古设施的秘密,并为此与大法师艾萨斯·夺日者合作。罗曼斯发现它和奎尔萨拉斯曾赖以生存的邪能水晶有着相似的原理(也就是说,无论是恶魔、情感亦或是灵魂能量,通过元素形式的具现化后相差甚微,因此都能被这种设施奴役和储存)。这件设施被激活后,一种暴怒的煞能从中泄露了出来。这种煞能使罗曼斯陷入盛怒,导致他直接和艾萨斯打起架来(抡起法杖!)。在部落特工(玩家)成功击杀这只煞后,罗曼斯说他几乎像是已有一个世纪没有感受到过哪怕是一丁点这样剧烈的情感波动了。这场实验导致血精灵与加尔鲁什的关系愈发紧张起来,或许就像艾萨斯所说的,这种奴役其他生命以获取能量的方式正如同凯尔萨斯·逐日者曾经所做的那样,会将血精灵再次推入深渊。

达拉然大清洗事件中的罗曼斯。

鉴于他对肯瑞托一贯的不信任,在吉安娜宣布放弃达拉然的中立立场,正式决定为联盟效力后,罗曼斯并未感到惊讶。[11]达拉然大清洗事件中,罗曼斯赶往这座城市援救艾萨斯和其他被捕的夺日者。从下水道开始,罗曼斯第一时间将迫在眉睫的危险向夺日者示警,并一路与银色盟约作战,以拯救遭受攻击的无辜平民。 在混乱中,罗曼斯占领了市中心, 将其作为对抗联盟的临时基地。尽管他成功地拯救了很多民众(还派部落勇士攻击银色盟约,解救了被困在夺日者圣殿里的夺日者),艾萨斯却不知去向。救助了许多受伤的夺日者和他们的龙鹰后 (这让得救的精灵们得以逃离城市), 罗曼斯前往紫罗兰监狱,成功破坏了对艾萨斯的监禁设施。 最终,罗曼斯和艾萨斯乘之前释放的龙鹰逃离了城市,并返回了银月城。

到达银月城后,罗曼斯将情况报告给了洛瑟玛。愤怒的摄政王命令罗曼斯将夺日者收入他的麾下,并要求哈杜伦召集远行者。洛瑟玛发誓今后他(而非联盟或部落)将主导血精灵的行动,而罗曼斯认为洛瑟玛同样能成为一位优秀的大酋长

雷神再临

罗曼斯和他的奥术守卫寻晨者海角

罗曼斯与洛瑟玛、哈杜伦和艾萨斯一同前往雷神岛,领导夺日者先锋军作战。 罗曼斯领导了部落方对白骨庭院的袭击,与船长埃尔萨斯·炎鹰瑞西尔·明束哈兰·白晨一同监督对魔古人的攻击。罗曼斯相信对于历经风雨的辛多雷来说,雷神的手段不足为惧。

在营地建设顺利进行时(没有他俩的日常的时候),罗曼斯和哈杜伦经常会回到寻晨者海角。罗曼斯还将奥能构装体这一大魔导师的私人奥术机器人带了过来。

军团再临

Legion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罗曼斯、莉亚德琳在杜隆塔尔出席了沃金的葬礼和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就任部落大酋长的典礼。

罗曼斯让魔导师艾莎拉·维林德成为了魔导师的求知者,这是给在奎尔萨拉斯之外为魔导师部队寻求力量与智慧的个人授予的职位。这让他们两个都松了一口气——鉴于艾莎拉在她的同胞中有些不合群。艾莎拉不满足于一辈子待在银月城的高墙内,罗曼斯便让她去调查苍穹会,一个转向使用邪能的叛变法师组织。

后来,艾莎拉加入了提瑞斯秘法会(法师玩家是其领导),为达拉然工作。 罗曼斯本人对肯瑞托重新接纳部落成员(尤其是艾萨斯和他的夺日者)一事的态度并未被提及。

部落玩家达到威望等级2后,罗曼斯与其他部落首领一起出现在幽暗城。 在觐见酋长任务中, 他出现在由大酋长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主持的,为表彰部落玩家在对抗联盟的战斗中取得的成果而举办的庆典中, 旁观玩家被大酋长授予高阶督军的勇气勋章并获得新神器外观。

起义

罗曼斯与莉亚德琳在苏拉玛城

罗曼斯率领着他的魔导师部队,与女伯爵莉亚德琳的血骑士部队一起前往苏拉玛,支持堕夜精灵反叛军夺回他们被迫与燃烧军团同流合污的城市的行动。他向自己询问:如果辛多雷所拥有的是暗夜井,命运又会怎样?但这已无所谓了,他的人民已不再是魔瘾的奴隶,他们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命运,获得了足以自豪的荣耀。

罗曼斯仍对肯瑞托在精灵营地的出现嗤之以鼻,且并不认为在卡多雷挑衅时能得到公正的对待。双方营地间的气氛非常紧张:卡德加不得不介入以阻止温蕾萨对罗曼斯拔箭(这显然不是第一次了)。罗曼斯和莉亚德琳在他们的前哨站与卡德加和首席奥术师塔莉萨会面。

罗曼斯对联盟方的部队不以为然,并认为他们只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是因为有他的魔导师和莉亚德琳的血骑士充当中坚力量,起义军才能直击苏拉玛的心脏。他派部落冒险者(玩家)去帮助潜入城市的联盟和部落的斥候。 罗曼斯认为这场攻城战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时刻——血精灵与他们失落已久的暗夜精灵同胞们将共同决定全体精灵的命运。

罗曼斯后来与女伯爵莉亚德琳和血精灵部队出现在暗夜要塞中。

性格

罗曼斯的举止冷漠而生硬,有时甚至过于尖锐。但总体上,他是一名实用主义的践行者,一名强大的法师,更是天生的政治家。在凯尔萨斯的背叛后,虽然他仍大权在握,仪态威严,但作为王子曾经最忠诚的拥护者,他相应地承受了最沉痛的打击——就连他一贯的傲慢态度也曾近乎崩溃。而现在,罗曼斯似乎已经成功走出了王子离去的阴影,将精力再次投入到奎尔萨拉斯的事务之中。尽管被某些人认为冷酷残忍、令人不安,罗曼斯却确实拥有良好的意图,他将真正的忠诚奉献给了他人民的福祉。[6][3]

洛瑟玛哈杜伦与罗曼斯在日怒之塔

罗曼斯曾经是凯尔最可靠而坚定的支持者之一。在返回奎尔萨拉斯的途中,罗曼斯迅速的接受了伊利丹·怒风关于吸取能量的教导,并将其归功给凯尔的努力。正因如此,当凯尔萨斯暴露了他真正侍奉的主子,罗曼斯几乎被击溃了——他所受到的打击极可能比奎尔萨拉斯的任何一个人更严重。此后罗曼斯经历了微妙的改变,最为明显的是,他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探索血精灵民众未来的道路上。在将风雨飘摇的辛多雷派往诺森德一事上,罗曼斯抛下了他的镇静,情绪激烈地表达了他对洛瑟玛作出的参战决定的反对。凯尔萨斯的堕落是对罗曼斯的惨痛教训,他绝不愿看到这样的事(在自己的纵容下)重演。[4]

罗曼斯对肯瑞托怀恨在心,他见证了肯瑞托在辛多雷即将被新联盟处死时那冷眼旁观、甚至是暗中期待的态度。因此,他与大法师艾萨斯·夺日者,这名达拉然六人议会的前成员矛盾重重,甚至斩钉截铁地拒绝将他的魔导师派去援助任何有利于肯瑞托的行动。不过,尽管他对夺日者的行为早有忧虑,罗曼斯还是亲自在达拉然大清洗中援救了他们——包括艾萨斯本人。

位置

出现地点
位置 等级 生命值
银月城  ?? 87,227,400
太阳之井  ?? 1,397,200
达拉然  ?? 87,227,400
雷神岛  ?? 87,227,400
杜隆塔尔 110 166,282,800
苏拉玛  ?? 230,117,408

语录

日影之下

  • 告诉我,大法师,在你动身前,茉德拉是否对你说了些什么?你的字字句句都溢满了她虚伪的外交手段。至少她还不敢亲自踏足这片土地。看来,她还有那么点头脑。
  • 他们害怕同时面对玛里苟斯阿尔萨斯,(对他们而言)理应如此。在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他们就会寻求援助——而在遇到关于奥术魔法的麻烦时,他们又会去找谁呢?是的,我们。肯瑞托的人类会对天发誓,说你对他们是无可替代的,你的能力是无价之宝。而当事情过去,你就变成了他们的麻烦,就会被随手丢弃。问问吧。他们也清楚。而我是最有发言权的那个。
  • 一次虚妄的指控,以及一场铭于史册的背叛。就在达拉然……就在那全知明辨的紫罗兰之眼的注视之下。
  • 他们正是那些当我们被加里瑟斯判处死刑时欣然选择无视的人。他们都应烂死在地狱里。至少阿鲁高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 一开始自己提出援助我们的!我们从未请求过你的帮忙,这些都是你主动给出的!你怎么能一边以我们的盟友自居,一边又以我们自己的国土勒索我们?
  • 那就丢掉吧!如果他们的牺牲不过是让能打着尊重烈士的旗号沦为一个……一个恶魔手中的傀儡,他们会宁愿白白地死去!……不要被的威胁吓倒了。她只会利用你。
  • 辛多雷的另一位领袖也曾对我讲过十分类似的话,洛瑟玛。当时我没有与他争执——事实上,恰恰相反,那时我以为他是对的。……我们在奎尔丹纳斯岛上埋葬了他。

奎尔德拉

大法师罗曼斯说: 摄政说得对, <玩家名>。 萨洛瑞安的牺牲无法阻止太阳之井的覆灭。
大法师罗曼斯说: 当你找到那把剑时,那把剑已经是残破不堪,无人问津了,很像是被凯尔萨斯出卖了的银月城。
大法师罗曼斯说: 让奎尔德拉成为我们永不言弃的标志,面对敌人我们将不再心存恐惧。

达拉然大清洗

雷神岛

  • “我们血精灵历经风雨。无论雷电之王有什么花招,我们必将百倍奉还!”

轶事

  • 罗曼斯没有姓氏。[12]
  • 他写了一本咒术书
  • 罗曼斯的法杖和叛徒的毁灭任务奖励的太阳之杖及凯尔萨斯在魔导师平台掉落的烈日能量法杖很相似。他似乎戴着血精灵强盗面具或者是其他什么同模型配色的东西。[13]
  • 罗曼斯的长袍是独特设计的。和凯尔萨斯的袍子很像,但没有凯尔的大披风;泰瑟兰·血望者也穿着相似的上衣。罗曼斯胳膊上有类似符文纹身的东西,和他的长袍纹理相似。
  • 3.2.0版本之前大法师罗曼斯有一个事实上是bug的“独特”发型,那个发型是角色戴着大头盔时显示的短发。3.2.0版本将他的发型换成了一个巫妖王之怒中出现的新血精灵发型。
  • 作为一名法师,罗曼斯似乎更偏爱火系法术。但在4.0.3a版本前,罗曼斯在游戏中并没有被赋予施放火系法术的能力——很可能是程序员的疏忽。这使得许多玩家嘲笑罗曼斯为“没有法力的法师” ,有些甚至更过分地称其为“银月城版没装备队长[14]这个问题已被修复,现在罗曼斯在战斗中会使用多种火系法术。[15]
  • 大地的裂变的某个测试版中,数据挖掘者挖出的一段与大法师罗曼斯相关的语音曾流传甚广。它的内容是罗曼斯和洛瑟玛的一段对话,摄政王因一个可疑的文件与大魔导师对质。经过一段令人好奇的争吵,他们打了起来,然后罗曼斯从这场战斗中脱身,离开了银月城。这个事件从未在正式游戏中出现过,也没有任何相关暗示。正式游戏中一个小角色在暮光高地前置任务中成为了“暮光教派叛徒”。因此这所谓的背叛事件很可能仅仅是开发组转移数据挖掘者注意力的小把戏,也有可能是编剧最终决定不让罗曼斯走上这条道路。[16]
  • 虽然他的点击语音与普通男性血精灵语音的其中一种相同,但在战斗时罗曼斯有着一种不同的,更具侵略性的声线。这种声线似乎是来自于他在上面那个事件中的配音演员。
  • 燃烧的远征的测试版中,罗曼斯有一名名为Maltrake的,有些神经质的侍从。他提供前往银月城的传送服务。[17]
  • 5.1版本中,罗曼斯的配音演员是Kirk Thornton
  • 罗曼斯的私人奥术守卫奥能构装体,在里面有什么?任务中与玩家对话时,称呼它的主人为“高贵而强大的那一位”。罗曼斯可能在给它编程序的时候加入了良好的幽默感,也有可能是这个粉丝构装体有表达自己感情的能力。
  • 莉亚德琳在《上层精灵的血脉》中与罗曼斯初遇时将他称作“年轻的”魔导师,而罗曼斯本人则将艾萨斯称作“年轻的新贵”。这或许揭示了三人的年龄大小。
  • 罗曼斯的重生时间和大多数主城首领(两小时)不同(但和洛瑟玛及哈杜伦相同),只有五到十分钟。
  • 在凯尔萨斯王子的真实计划被揭露后,罗曼斯对他王子的忠诚和对他人民的爱孰轻孰重曾是人们热爱猜测的问题。在魔导师平台的地图刚刚发布时,人们注意到最终房间名为“大魔导师的圣堂”——由于罗曼斯是现存唯一的大魔导师,这似乎暗示他应身处其中。但是并没有。是凯尔萨斯·逐日者在这个“圣堂”度过了他最后的生命。后来的剧情则明确了罗曼斯的最终选择:站在他曾狂热地效忠的王子的对立面。这也是他所作出过的最艰难的抉择。[4]
  • 航母罗曼斯之火以他命名。
  • 魔兽世界:军团再临的测试版本中,罗曼斯曾作为六人议会的一名成员出现。在后来的版本中他的位置被卡雷苟斯替换。这应当是出于他对肯瑞托的厌恶,而这样的态度在7.1版本的苏拉玛,他讽刺地评论肯瑞托维护对立的精灵阵营之间和平的能力上也展现了出来。
    • 他似乎曾被设计为是提瑞斯秘法会的一员,因为他有一个带有“任务专员”名号的角色ID。但这从未在游戏里出现。[18]

画廊

引用与注释

  1. 虽然在游戏中的名字是“大法师罗曼斯”,但这指的其实是大魔导师(Grand Magister)而非大法师(Archmage),但他也拥有大法师的称号。本页面将除“大法师罗曼斯”这一组合称呼外的所有"Grand Magister"一词均译为“大魔导师”。
  2. 血精灵的传统法师编制
  3. 3.0 3.1 3.2 3.3 3.4 上层精灵的血脉
  4.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日影之下
  5. 5.0 5.1 5.2 The Warcraft Encyclopedia/Blood Elves
  6. 6.0 6.1 Ultimate Visual Guide, 144页
  7. 洛瑟玛·塞隆的信
  8. 牧师卡斯玛
  9. 幽魂之地守卫者
  10. 任务:研究笔记
  11. 终极视觉指南
  12. 设计师Micky Neilson的推特
  13. 注:这个面具不能幻化,而其它同模型的面具都是皮甲,总之法师玩家怎么样也不能幻化
  14. “如果他懂一点法术就能更好的战斗了!”(原梗
  15. 甚至不在战斗中时他也会给自己上熔岩护甲。
  16. 数据挖掘语音
  17. 正式游戏里没有。
  18. 数据库

外部链接

继承自
大魔导师贝洛瓦尔
头衔
奎尔萨拉斯的大魔导师
继任者
现任
继承自
凯尔萨斯·逐日者
(血精灵之主)
洛瑟玛·塞隆
(奎尔萨拉斯的摄政王)
头衔
奎尔萨拉斯领袖的顾问
(与哈杜伦·明翼
继任者
现任

模板:Illidan's forces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