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icon-silver-48x48.png
基本完善
vuekyabsgyi!这篇文章已经基本完善了,感谢这篇文章的所有贡献者
你也可以点击这里继续完善页面。
Goldicon-2men-48x48.png
需要帮助
这篇文章需要改进。你可以点击这里来编辑这篇文章。
关于平行世界中的半兽人迦罗娜,请查阅半兽人迦罗娜(平行宇宙)
GaronaWCS.jpg
半兽人迦罗娜
Garona Halforcen
Horde 32.png
基本信息
性别 女性
种族 兽人1/2+德莱尼1/2
职业 潜行者
身份 暗影议会翻译(前)
间谍
暗杀者
状态 存活
势力信息
阵营 部落
势力 部落 / 独立 (中立)[1],无冕者
前势力 暗影议会
艾泽拉斯王国
暴掠氏族
暮光之锤
人物关系
亲属 麦德安 (儿子)
麦迪文 (爱人)
去世的母亲
恐惧不能阻止我生存。我身上参半的血统让我更加深刻的认识人类这一物种。

—— 迦罗娜

半兽人迦罗娜Garona Halforcen)是一位具有一半德莱尼[2] 血统的半兽人[3] 。在她身世水落石出之前,绝大部分人(包括她自己)都认为迦罗娜是一位半人[4] 她是一位优秀的刺客[5] ,同时也是间谍大师。[6]部落第一次入侵艾泽拉斯时,她以部落使者的身份来到联盟,之后受到精神操控,在违背自己意愿的情况下刺杀了国王莱恩·乌瑞恩一世。之后,迦罗娜与她的儿子麦德安以及新提瑞斯法议会成员一并加入了对暮光之锤的战斗。

生平

早年经历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古尔丹一起时的年轻迦罗娜

迦罗娜的出生与古尔丹有着极大联系——他将一位德莱尼女性“交给”他手下的一名兽人战士,最终二者的结合迎来了迦罗娜的诞生。早在孩提时代,迦罗娜就已展露出极像人类的外貌特征。在本应充满幻想的童年时期,迦罗娜却遭受古尔丹无情的折磨,古尔丹甚至控制了她的思想以确保迦罗娜的绝对服从。[7] 之后的岁月里,迦罗娜在兽人的军营里同她父亲的族人共同生活。因为相貌的极大差异,迦罗娜一直被其他兽人歧视和厌恶,并被贴上“丑陋和畸形”的标签,这早年形成的思想烙印为她日后的种种经历埋下伏笔。幸运的是,她的德莱尼母亲有一位哥哥——守备官玛尔拉德 。她的这位舅舅持有与兽人完全相反的态度,他丝毫不介意迦罗娜那一半兽人血统。在得知姐姐生产后,玛尔拉德毫不犹豫地踏上了持续多年的寻亲之路。[8]

Questionmark-medium.png 以下为理论推测和演绎,不能被当做官方说明。
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卷中没有明确阐明玛尔拉德、莱兰迦罗娜的关系。并且迦罗娜在莱兰被俘时已有行动能力。由此可以推断玛尔拉德不再与迦罗娜、麦德安有任何关系。

成长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德拉诺的成长经历使迦罗娜深谙兽人的文化。也正是这一宝贵经验,使迦罗娜成为了暗影议会的首席翻译官,并兼任古尔丹的私人间谍和刺客。不久,她被引荐给由术士掌权的暴掠氏族。但是,迦罗娜不属于任何氏族,也不向任何家族效忠,[9] 背负着复杂身世的她,注定会被抛弃。为了在这严酷世界中挣扎生存,除了依靠自己的智慧,迦罗娜别无选择。在抵达艾泽拉斯后,迦罗娜通过观察人类这一全新的敌人,极大地丰富了自己的阅历。

情系麦迪文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魔兽争霸I》中的迦罗娜.
麦迪文 & 迦罗娜.

最初,迦罗娜是最先入侵艾泽拉斯的兽人大军中的一员,也是少数能与麦迪文正面交锋的人之一。

北郡修道院中,获得了一些魔法信息的迦罗娜意外被绑架。但这一绑架行动很快失败,迦罗娜也被部落营救出逃。修道院被夷为平地。[10]

迦罗娜的小队在战斗中被剿灭,她侥幸逃脱,回去向古尔丹汇报。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她重新回来并多次与麦迪文会面 。最终,她以使者的身份被派往卡拉赞。也正是在卡拉赞,迦罗娜结识了她的挚友,麦迪文的学徒卡德加(来自达拉然王国的观察者)。[11] 起初,迦罗娜的出现激怒了卡德加,但迫于老师麦迪文的要求,卡德加只能对她保持尊重。两人关系在一次战斗后发生转变。一只狰狞的恶魔出现在高塔上的图书馆里。紧急之下,卡德加和迦罗娜使用各自的技能合力战胜了它。而从这次默契的合作开始,两人逐渐建立并巩固信任的纽带。但是他们仍然批判对方的种族,并维护各自的立场。最终,迦罗娜透露给卡德加,兽人将通过黑暗之门到达艾泽拉斯。

不知不觉中,迦罗娜敬仰麦迪文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也正是对麦迪文的这种羁绊使她重新思考忠诚的定义:有鉴于那位“老者”将所有事都已告知于她, 她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只是一个间谍,但即便如此,迦罗娜还是觉得自己永远不会辜负麦迪文的信任。这份信任让她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人”,并且她了解到麦迪文有着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伟大梦想。随着两人逐渐熟悉,迦罗娜怀上了麦迪文的儿子,也就是麦德安

对抗麦迪文

WoW-novel-logo-16x6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系列小说短篇
暴风要塞中的迦罗娜

不久后,波澜再次发生。麦迪文近期的怪异行为引起了卡德加和迦罗娜的注意。这时兽人的突然来访引起了他们的怀疑。在预感到两者的联系之后,他们意识到必须刻不容缓地查清原委。看到过去的幻象后,卡德加和迦罗娜恍然大悟:将兽人带到艾泽拉斯的不是别人,正是麦迪文。随着谎言被揭穿,麦迪文的整个阴谋全盘暴露。[11] 这一事实深深震撼了迦罗娜的内心。最初她单纯的以为兽人的入侵只是法术防御的失败,但她最终醒悟,是麦迪文亲手设计了这一切,而且这个男人,亲自为兽人打开了通往艾泽拉斯的大门。真相大白后,卡德加、迦罗娜和麦德文对峙。在两人与麦迪文的短暂交锋中,卡德加通过召唤艾格文的幻象成功分散了麦迪文的注意力,趁着这一机会,两人险中逃脱,踏上前往艾泽拉斯王国(前)的旅程。

度过一段波澜不惊的旅程,卡德加和迦罗娜最终还是成功与安度因·洛萨会面。他们将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洛萨和艾泽拉斯的国王莱恩·乌瑞恩一世,但莱恩国王无法相信这一事实。虽然国王还在犹豫,但洛萨很快着手防御这位大法师的疯狂背叛。在洛萨的建议下,卡拉赞聚集了对抗麦迪文的突袭队。当晚,在莱恩国王的要求下,迦罗娜将自己的皮肤染上人类的颜色,随后也加入了突袭队,骑着狮鹫飞向麦迪文的藏身之塔。

反复搜查高塔之后,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隐蔽的地下通道。通道联通了高塔的镜像,而麦迪文体内的另一暗影萨格拉斯就在其中。在镜像中,命运大门再次开启:迦罗娜和卡德加见证了会永远改变迦罗娜命运的东西——迦罗娜的未来幻象,这位半兽人姑娘在惊恐中看到了自己的未来[12] —— 在暴风城围攻战中刺杀了国王莱恩……一段时间里,知道结局的迦罗娜终日惶恐不安,因为在她悲惨的生命中,除了莱恩国王,几乎没有人对自己如此仁慈,她不想杀他,永远不想。时局并没有给迦罗娜太多逃避的时间,卡德加的警告猛然将迦罗娜唤醒,强迫她专注于现在更为紧急重要的事。同时卡德加也告诉迦罗娜:若幻象是真的,那么他们俩都将活着离开卡拉赞(因为卡德加也曾见证过自己的命运);若幻象是假的,那她将慨然死去,不必背负背叛莱恩国王的沉重包袱。

最终,二人找到了堕落的大法师,麦迪文释放出母亲艾格文与父亲恶魔领主萨格拉斯所赋予他的所有强大力量。深陷被麦迪文背叛的愤怒之中,——也许是一心求死,以图早日摆脱心中虚妄的影象——迦罗娜孤注一掷杀向了大法师,却被强大的法术击倒。麦迪文表达了对迦罗娜的失望——他曾希望她以及所有人都能理解他,而不是反对他。

出于对眼前这位半兽人姑娘的愧疚,麦迪文摸了摸她的头,并在不经意间对她施展了第二次法术——将自己思想中的怀疑与矛盾注入了迦罗娜脑中。法术完成后,迦罗娜失去了意识,昏倒在地。期间经过一翻激战,麦迪文最终被卡德加和洛萨杀死(与此同时,深陷守护者思维中的古尔丹仍处于昏睡状态)。迦罗娜随后不知所踪。

刺杀莱恩国王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刺杀国王莱恩时的迦罗娜
刺杀国王莱恩时的迦罗娜

麦迪文死后不久,迦罗娜成为了莱恩国王信赖的心腹知己。由于麦迪文的控心术影响,迦罗娜无法真正忠于莱恩国王。迦罗娜将兽人部落内的各种活动等重要信息告知国王。这样,拥有充足信息的国王莱恩,更能够在战争中合理的使用自己的优势击败兽人。大约三、四年后[13] ,幻象成为现实,暗影议会对迦罗娜下达了刺杀国王莱恩的命令。[14] 放弃了与命运的抗争后,迦罗娜怀着深深的悲痛极不情愿地执行了这个任务——谋杀国王莲恩并挖出他的心。年轻的王子瓦里安(莱恩的儿子)目睹了整个谋杀的过程,即使在这位王子成年之后,他仍然十分困惑:在刺杀过程中,为何作为暗杀者的迦罗娜会满含眼泪。答案是:迦罗娜已经孕育了新的生命——麦德安[2]

在古尔丹沉睡期间,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充分利用这一时机,杀死了腐败的黑手一举获得了大酋长之位。奥格瑞姆的间谍发现了迦罗娜,将她折磨得奄奄一息。幸运的是,迦罗娜发现了暗影议会的秘密地点,随后成功逃脱。但她一个人的逃脱却为整个议会带来了惨痛的后果——议会被铲平且众多术士被屠杀。时间推移至第二次大战,在这期间,未知组织的间谍依旧在追踪迦罗娜的下落[15],她成功逃离了这一追踪,也在此期间安心生下了麦德安。迦罗娜找到了古代亡灵法师梅里·冬风(她的旧友),告诉了他暗杀事件的真相。与此同时,考虑自己会给还在襁褓里的麦德安带来无穷的危险,所以迦罗娜最终将麦德安托付给了梅里,并请求他永远不要向孩子提及自己的存在。在告别了梅里后,迦罗娜退隐于世,但是却在暗处密切关注着麦德安的成长。[2]同时,出于对刺杀事件的愧疚,迦罗娜也要求梅里隐藏她刺杀时用的匕首——绝望之刃,希望永世不会再被启用。[16]

迦罗娜的回归

WoW-comic-logo-16x68.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系列漫画

迦罗娜一直默默关注着麦德安。直到远征(《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麦德安被暮光之锤氏族中的一个帮派袭击。这个组织由一名食人魔,一名兽人,一名牛头人,一名暗夜精灵和一名被遗忘者组成。在这些成员围攻麦德安的关键时刻,迦罗娜突然出现。护子心切的迦罗娜屠杀了整个帮派,[2] 但是却被斯塔西亚·坠落暗影制服,随后被押往安其拉神庙

当迦罗娜到达神庙后,她震惊地发现古加尔仍然活着。更令人震惊的是,他知道刺杀事件背后的真相。随后,古加尔将迦罗娜引荐至塞拉摩,希望她能够刺杀人类的新国王——瓦里安·乌瑞恩 。因为只有弑杀新的国王,才能将人类与兽人的结盟计划扼杀在摇篮里。这一任务的首要目标是:不惜一切的代价首先杀死国王瓦里安·乌瑞恩;其次,王子安度因·乌瑞恩和大酋长萨尔也在迦罗娜的死亡名单中。事与愿违,这一暗杀计划因为迦罗娜被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抓获而画上失败的句号。同一时间,麦德安再次沦为了暮光之锤的阶下囚。吉安娜和艾格文很快发现存在于迦罗娜思想中的强大法术。若要彻底破解这一法术,迦罗娜必将遭受巨大的痛苦,甚至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经过权衡后,迦罗娜与瓦莉拉·萨古纳尔立下契约——她将忍受解除法术的巨大痛苦并为瓦莉拉提供有效信息。当然,前提是瓦莉拉得用这些情报去解救被暮光之锤囚禁的麦德安。

天灾军团攻击塞拉摩时,瓦莉拉和梅里·邪风正在前往营救麦德安的路上;另一方面,迦罗娜被玛尔拉德秘密释放重获自由。后来,玛尔拉德向迦罗娜解释了他们的血缘关系:他的妹妹是迦罗娜的母亲,因此他是她的亲舅舅。正当玛尔拉德和迦罗娜相认的时候,本负责照看迦罗娜的瓦莉拉从战斗的溃败中逃出,赫然出现在两人眼前。瓦莉拉的失败意味着契约的失效。在玛尔拉德分散瓦莉拉注意力的时候,迦罗娜准备趁乱赶去营救麦德安,但却意外发现紧跟瓦莉拉脚步的麦德安出现在自己面前。母子重逢的迦罗娜非常激动,但是她选择了克制情绪,也并没有将一切全盘托出(直到古加尔逝世后,迦罗娜才选择将真相告诉麦德安,因为只要古加尔活在这个世界上上,迦罗娜会永远被所谓的安全词所牵制)。与之前的情况相同,若迦罗娜留在麦德安身边,她依旧会给带彼此来巨大的危险,所以她又一次将麦德安托付给他人——她的舅舅玛尔拉德。安顿好儿子后,迦罗娜孤身前往安其拉神庙,静候杀死古加尔的契机。

由于没能把握好机会,刺杀行动未遂。但是迦罗娜却意外发现了埃提耶什的基石。她将重启埃提耶什的要义和力量都交付了麦德安,希望他能够击败古加尔。尽管作为暴风城逃犯的迦罗娜自身难保,她却立下复仇誓言——继续诛杀剩余的暮光之锤成员。因此,她离开瓦莉拉来到瓦里安身边,向这位国王说明了她的处境。

大地的裂变

Cataclysm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大地的裂变
暮光高地上的迦罗娜

在《大地的裂变》资料片中,迦罗娜到达了暮光高地中的血之峡谷,并选择在这里了结古加尔的生命。刺杀计划对先知和预卜的依赖引起了迦罗娜的失落和不满。她选择与其静观其变,不如以主动出击的方式结束这次与命运的斗争。部落成员以及精英库卡隆援助迦罗娜进行刺杀任务。不幸的是, 古加尔袭击了这一支部队,只有迦罗娜和小部分成员进攻暮光堡垒

在释放了被困住的莉拉斯塔萨之后,迦罗娜争取到了来自大地之环的营救。至此,她的复仇计划最终启动,虽然她浑然不知自己已处于古加尔布下的陷阱之中。古加尔 撤退至暮光堡垒,留下戈隆碎颅者魔山消灭迦罗娜和她的同伴。随后,督军扎伊拉寇茲文龙喉部队的及时到达让局势发生转变,但最终,强大的戈隆还是被击杀了。

军团再临

Legion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世界:军团再临

现在,作为无冕者之一的迦罗娜,正位于达拉然王国的机密暗影大厅之中。

血统

迦罗娜的 "非兽人" 的那部分血统在很长时间里都饱受争议。正如她自己坚称的,部分人也将她归为人类一员[3][9][17][18][19] (例如: 半人) 。因为她是从德莱尼族那里继承的血统(不同于艾泽拉斯的人类),[4]所以麦迪文卡德加认为她只能被称之为“近似人类”而非“人类” 。[17][20]另一部分人认为:她是德莱尼人[21] (例如:半德莱尼人) ,并且这一猜想已经得到证实。[2][4]

最初,因为迦罗娜在魔兽手册和最后的守护者中的宣言,很多人坚信(包括她自己)迦罗娜同时拥有兽人人类的的遗传因子。[4] 在手册中,迦罗娜还特别强调了自己"……兼具兽人和人类两者的血统"。迦罗娜进一步解释道:她是被迫与兽人一起通过黑暗之门,从德拉诺来到艾泽拉斯[11](这意味着她出生在德莱尼)。[11][22]

即使麦迪文所在的探险者协会拥有很多兽人和人类成员,他们仍然拒绝承认迦罗娜的身份。人类成员将她视为兽人成员。而兽人则相反的将她视为人类成员。因为与兽人相比,迦罗娜拥有人类的双手,人类的手在兽人看来实在太苍白虚弱了,甚至是丑陋。[9]

迦罗娜的血统暴露后,为了让迦罗娜能更好地潜伏在国王莱恩·乌瑞恩一世身边,古尔丹故意隐瞒迦罗娜的真实身世。但这一恶意隐瞒和欺骗事件,很快露出了马脚。[4]

在古尔丹编织谎言时, 迦罗娜无条件相信了他。但与她的舅舅玛尔拉德在德拉诺的相认改变了这一切。在玛尔拉德说明原委,尤其是在他唤醒了迦罗娜的记忆后,她逐渐相信叔叔所说的是事实。随后,她也将自己拥有德莱尼血统这一事实告诉了麦德安。这使得麦德安感到震惊,因为这一事实证实了预言的正确性,现实正在逐步走向预言的轨道。[2][4]

在漫画正式揭露迦罗娜身世之前,[2] 前暴雪社区管理员Caydiem已经表明了迦罗娜的真实身份——半兽人和半德莱尼人.。直至在《燃烧的远征》中德拉诺沦陷后,Caydiem才隐晦表示:游戏中的德拉诺已经有些偏离剧情。因为游戏中,在传输的过程中德拉诺就已经被通道瓦解。[21]

The RPG Icon 16x36.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角色扮演游戏,这些设定可能是非官方设定.

根据迦罗娜的外貌特点,德莱尼族的外貌特点以及对世界上仅存的半德莱尼人的认知,布莱恩·铜须以及部分探险者否认了上述事实。[19]不得不承认,布莱恩的怀疑不无道理:首先,在第一次大战时,迦罗娜已经成年,所以她不可能同时拥有人类和兽人的血统;[19] 其次,理论上讲,半德莱尼人应该拥有兽人和德莱尼的生理特征,[23] 可迦罗娜并不具有德莱尼族的特征,这在当时是最为疑惑的谜题。[24]

外表

随着对真正德莱尼特征的深入了解——他们有着与艾瑞达类似的形态,迦罗娜的外表其实离半德莱尼人相去甚远。她并不具有德莱尼人拥有的颅骨特性、独特的腿部结构、尾巴以及健壮的跟腱。更重要的是,她的刺客身份越发将她区别于"一半未曾堕落" 的德莱尼人。在《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中,还有另一位具有一半兽人血统的德莱尼人剑圣,重拳部族的领袖——位于纳格兰兰特瑞索·火刃(他被使用了与雷德·黑手手下的兽人一样的3D模型)。在游戏中,因为缺少半德莱尼人的模型,兰特索瑞和迦罗娜的模型是以兽人为原型的,所以他们很相似(在游戏中,类似的借用也出现在精灵模型和半精灵模型的建造中)。

World of Warcraft (Wildstorm comic)中对迦罗娜的造型描绘与早先相同,兽人的特性占据了主导,德莱尼人的特点仅在她的眼球(是紫色而非白色) 和她的前额上得以体现。迦罗娜也曾向玛尔拉德形容她的脚 "几乎就像兽蹄一样"[8] 。虽然没有看见她的角和尾巴,但并不能否认它们的存在,因为这些特征有可能在成长过程中被移除或者被衣服或者头发遮盖。与迦罗娜相比,麦德安的情况完全不同。尽管麦德安只拥有1/4德莱尼的遗传基因,但是他却比母亲迦罗娜拥有更多德莱尼人的特征。

迦罗娜的衣服,图腾,以及发型均与2003年由Samwise Didier设计的兽人刺客形象相似。[25] 这或许暗示着早在2003年就已存在迦罗娜的设定。

被移出游戏

魔兽争霸 III

WC3RoC logo 16x3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来自魔兽争霸III
魔兽世界测试版本中的迦罗娜

早在《魔兽争霸III》发布初期,包括一些媒体的非官方消息都纷纷猜测:考虑到迦罗娜对于萨尔线的重要影响,她一定会在战役中起到决定性作用。而且在2000年4月27日,IGN.com邀请Rob Pardo针对这款游戏进行访谈,访谈内容显示,[26] 游戏中的迦罗娜是极具可玩性的英雄角色。可令人困惑的是,在2002年,当游戏正式发行后,迦罗娜这一角色却消失了。

魔兽世界

Icon-delete-black-22x22.png 本段文字所记述的内容已从魔兽世界中移除。

在魔兽世界测试版本中,迦罗娜在拉文霍德并以 "专业暗杀者"的身份引领着暗杀者们。尽管在《大地的裂变》中再次出现,可是在游戏发行前,迦罗娜这一角色仍然被移除。

其他

在《魔兽争霸I》中,迦罗娜曾以英雄的身份出现(详见迦罗娜 (魔兽争霸I))。

语录

我拥有兽人人类两种血统。这一事实加之早年受到的教诲和训练,让我能正确的评估自己,直视自己的地位。
已经是极致了,尽管需要一些训练,可卡德加足以胜任。
就是这样,因为我识字而感到震惊吧...
人类的语言实在有些...繁琐。
我只能说互斥的忠诚给我带了巨大的困扰。
他如此善待我,而我却要杀死他;他倾听我诉说的一切,而我却要杀死他。不!
在你们的历史中,总为地狱般罪恶的行动找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以贵族荣誉和种族传承做挡箭牌,来掩盖所有种族灭绝,暗杀乃至是大屠杀的行动。相比之下,至少我们的部落是诚实的,因为我们从不掩饰自己对权利的赤裸而又热烈的渴望。
人类还是兽人... 一个兽人说我拥有人类的双手,拿不住巨斧连颅骨都无法握碎的百无一用的双手,如此羸弱无力而又丑陋的双手。你只看见我身上流淌的兽人的血液,但是那些兽人,我的兽人导师,那些所有的兽人们,都将我视为人类。我兼具两者,却又谁都不是,永远处在中间的游离状态,永远不属于任何一方。"[9]
很久以来,我已经遗忘成为人类是什么感觉了,而他,让我感觉被当成人类一样对待。"[27]
恐惧不能阻止我生存。我身上参半的血统让我更加深刻的认识人类这一物种。"[28]
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 只有那些强壮有力而聪明的人才能存活。虽然我处在排名第三的阵营,但仍然被遗弃。尽管如此,纵使如此,纵使处在暴掠氏族的边缘,我也会尽最大努力残喘生存。当世界失去秩序时,至少,这里还会属于暴掠氏族。[29]


轶事

  • 在迦罗娜心里,仅将卡德加洛萨莱恩三人当成她的人类朋友。[请求来源]
  • 迦罗娜存在于尤格萨隆的幻象中。幻象中显示,当迦罗娜在刺杀国王莱恩时,黑手正在袭击暴风城。而终极图文指南中指出,其实是奥格瑞姆发起的进攻。
  • 第一次见到卡德加时,麦德安告诉卡德加他年事已高的母亲正在遭受折磨,还跟暗影议会有瓜葛。但是麦德安并没有向卡德加透露他如何知道的这一切,其实他只跟他的母亲有过零星而短暂的交谈。看起来,麦德安是从舅舅玛尔拉德那里得知这一切的。
  • 血之峡谷,迦罗娜的突然出现让她的中立立场更加扑朔迷离。因为世人不确定她是想通过龙喉氏族再次重新加入部落 ,或者可能只是利用血之峡谷打击古加尔和暮光之锤。但在《终极图文指南》中,她被归为部落中的独立个体 (中立)。
  • 迦罗娜在官方设定中有着蓝色的眼睛,但在魔兽漫画中,她的眼睛成了炽热的紫罗兰色。[30]
  • 起初,迦罗娜在阿尔法军团中领导着无冕者,但这一位置后来被乔拉齐·拉文霍德公爵接替。
  • Paula Patton在即将在2016年上映的《魔兽》中扮演迦罗娜。
  • 在最初的设定中,迦罗娜其实是兽人与人类的混血。然而在燃烧的远征发布时,暴雪重置了一系列关于外域的设定,如艾瑞达人与德莱尼人的关系。在最初设定里,萨格拉斯是受艾瑞达人引诱而堕落的,而德莱尼人就是现在破碎者的形象,两者之间并无联系。燃烧的远征丰富化了德莱尼人的历史,也将迦罗娜合理化为兽人与德莱尼人的混血。

画廊

家族

 
 
 
 
 
 
 
 
 
 
 
 
 
 
 
 
 
 
 
 
 
 
 
 
 
埃兰
 
艾格文
 
未知女
 
玛尔拉德
 
 
 
 
 
 
 
 
 
 
 
 
 
 
 
 
 
 
 
 
 
 
 
 
 
 
 
 
 
 
 
 
麦迪文
 
迦罗娜
 
 
 
 
 
 
 
 
 
 
 
 
 
 
 
 
 
 
 
 
 
 
 
 
 
 
 
 
 
 
 
麦德安
 
 
 
 
 
 

参考和注释


avatar